情妖 (07) 作者:畫純愛的JIN

簡體

.book18.org

【情妖】 book18.org

作者:畫純愛的JINbook18.org

2020/2/19 首發於sis001 book18.org

第七章 公交車上和基友美母季蓉蓉的腿穴抽插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完成永續任務——慾海沉浮,獎勵100情慾點!」 「叮!恭喜宿主獲得破碎圖鑑——萬玉貞,獎勵500情慾點!」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獲得5點背德值(與人妻性交)」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完成周期任務一,獎勵300情慾點」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功法進階,獎勵1000情慾點,獲得特殊技能——靈犀淫指」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解鎖特殊體質的新能力,解鎖本命天賦五——鶴髮童顏」 「叮!恭喜宿主解鎖特殊任務——性慾PLAY,當前角色扮演次數*1(該任務暫時無法查詢)」 book18.org

在送走了靈肉皆爽到極點,極度滿足又滿臉緋紅的萬玉貞之後,程庭樹迫不及待地打開了系統,一連串的提示音頓時彈了出來。 book18.org

這次的收穫頗豐,別看明面上,系統給的獎勵不如上次的多,可是程庭樹實際上獲得的好處,卻遠超過上次。 book18.org

封聖功升到了第二重境界,情妖真氣的量翻了一倍,不管是武道術法,還是床上的御女能力,都大幅得到提升。而且獲得了那個特殊技能——靈犀淫指。 「名稱:靈犀淫指」 book18.org

「品階:特殊」 book18.org

「屬性:特殊」 book18.org

「限制:武道等級不低於後天五品,指部肌肉必須強於**」 book18.org

「消耗:初始10%真氣。此後每秒1%真氣」 book18.org

「效果(被動):指部靈活度大幅提升,其他指法類技能效果提升5%。挑逗女性敏感點的效果大幅提升。」 book18.org

「效果(主動):接觸到女性身體時,手指可以釋放出催情氣息,小幅提升女性的性慾。若手指進入女性體內,則催情效果翻倍。」 book18.org

程庭樹看著這個技能,倒是有些驚喜,這個靈犀淫指的效果,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都明顯非常實用,放在商城裡恐怕也價格不菲。這次隨著封聖功進階,而自動獲得,程庭樹可謂撿了個大便宜。 book18.org

程庭樹點開百美圖鑑,想要看看萬玉貞的破碎圖鑑是什麼樣的。 book18.org

「破碎圖鑑——萬玉貞」 book18.org

「罩杯:E」 book18.org

「性慾渴望:強烈」 book18.org

「性生活質量:極差」 book18.org

「長相:A 身材:A 氣質:B 性技:S」 book18.org

「特殊:無」 book18.org

「綜合評分:A」 book18.org

「對宿主的性慾依賴:70%」 book18.org

程庭樹看到這個性慾依賴,也真是有些吃驚了。通過系統可知,尋常夫妻在感情正常,雙方性慾和性能力正常的情況下,女性對丈夫的性慾依賴為30%至50%。而超過60%的話,要麼是雙方感情如膠似漆,處於熱戀的那種狀態,要麼是男方性能力極強,花樣繁多。 book18.org

可是萬玉貞對自己的性慾依賴居然高達70%,達到這個水平的話,再往上只能是不斷地性交,增強雙方肉體的磨合度。 book18.org

程庭樹又點開了那第五個本命天賦,卻聽得耳邊提示音響起。 book18.org

「本命天賦五:鶴髮童顏(被動)」 book18.org

「效果:宿主精液對於女性有延緩衰老,美白護膚等養生效果。若是內射,則效果額外增加」 book18.org

「嘖嘖嘖,這個天賦可真是有趣啊,說不定以後我還能用它來開個美容院,哈哈哈……」程庭樹輕笑道。 book18.org

程庭樹點開了個人屬性,現在的他和剛得到系統時,已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了。 book18.org

「程庭樹,男,十九歲」 book18.org

「武道品階:後天五品」 book18.org

「術法品階:人間境」 book18.org

「異能品階:E」 book18.org

「精神力品階:凡境三品」book18.org

「本命異能:神忌之體」 book18.org

「特殊體質:天生媚體」 book18.org

看著自己的各項數據,程庭樹知道自己還遠遠不夠,他再度將那沙袋綁在腿上,然後深吸一口氣,仔細想了想,他又打開了慾海商城。 book18.org

「當前宿主擁有4600情慾點,C級情慾令*1」 book18.org

別看這些情慾點貌似很高,可是真正能買的實用道具卻很有限。程庭樹沉默片刻,明白完成系統發布的任務,是獲得情慾點的最快途徑,而這樣的話,調教趙曉娟的事情,就需要提上日程了。 book18.org

可是光靠現在的能力,程庭樹並不能保證自己可以做到這點,他目光瀏覽著商城裡的各種道具。片刻之後,他眼前忽然一亮,「這東西或許可以。」 「名稱:淫龍跳彈」 book18.org

「品階:四星」 book18.org

「屬性:調教類道具」 book18.org

「限制:滿狀態下最長持續工作十二個小時,全頻率開啟可工作一個小時。此道具為充能型,須填裝特殊電池」 book18.org

「售價:3000情慾點,D級情慾令*2」 book18.org

「效果一:可以令女性更快地達到高潮。開啟時,會產生小幅的催情效果。若是使用地點為目標的敏感點,則催情效果翻倍。」 book18.org

「效果二:若目標屬於主動佩戴,快感增加10%。若目標屬於被動佩戴,則其羞恥心和背德感等數值,以30%的數值,轉化為身體敏感度。」 「備註:此道具為套裝道具,若湊齊全部系列,則除道具效果額外增加20%外,還會產生額外的特殊效果」 book18.org

待到兌換完畢後,一套粉色的禮盒出現在了程庭樹的面前,裡面除了4個粉色跳彈外,還有一個粉色的遙控器和一本薄薄的說明書。 book18.org

這個淫龍跳彈可不是普通的情趣用品,除去本身的刺激作用外,還有催情效果。更重要的是,它的第二個效果更是配合著孽欲淫環,堪稱強大。而且程庭樹注意到了,這個調教類道具屬於套裝系列,也就是說湊齊一套的話,會獲得額外的效果,所以他才狠下心來,兌換了它。 book18.org

「娟姐的下面恐怕還受不了刺激,算了,今天就放過她吧!下午去師父那,我必須要快速提高實力。」程庭樹暗想道。 book18.org

等程庭樹來到那處廢棄小區時,瘸腿乞丐罕見地出現在了一樓樓梯附近,看上去他的氣色更差了。 book18.org

「你突破了?」還沒等程庭樹說話,瘸腿乞丐直接開口問道。 book18.org

程庭樹也沒有否認,直接點點頭。 book18.org

瘸腿乞丐輕笑道:「看來你最近艷福不淺啊!封聖功已經突破到第二重,武道也已經後天五品了。」 book18.org

「但是還不夠,對麼?」程庭樹沒有一絲喜悅的神色。 book18.org

瘸腿乞丐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說道:「你應該知道武道一途,後天武者為最底層所在。即使是世俗里,沒有練過古武術的人,也可以練至後天一品到巔峰。不過也僅是如此罷了。沒有古武術的加持,一輩子都只能是後天武者。」 「唯有修煉過古武術,才有可能練出罡氣,罡氣外放,是為先天。達到先天武者,才是踏入術道強者的第一步。先天之上還有地煞、天罡兩境,兩境之後便為武道大宗師。但那不是終點,大宗師之上乃是凡人能夠達到的頂點,名為蛻凡境,意思就是脫離凡人的境界。」 book18.org

「蛻凡境往上還有麼?」程庭樹問道。 book18.org

瘸腿乞丐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嘆息道:「有,蛻凡之上,是為聖賢,於武道而言,名為武聖。傳聞武聖可以揮掌斷峰,喝聲散雲。只是自明朝邋遢道人張三丰成就武聖,破界而去之後,華夏已經有數百年未有武道高手成聖了。別說武聖了,如今華夏武道,蛻凡境的頂尖高手都很少出現了。」 book18.org

「那術法一道呢?」程庭樹問道。 book18.org

瘸腿乞丐沉默了片刻,說道:「術法起始於人間,初階故名人間境,此後為百鬼、地煞、天罡三境。天罡境後,陰陽二氣開始匯聚,是為陰陽境。待到陰陽二氣達到一個玄妙的平衡之後,便會匯聚為一種特殊的真氣,是為混元境。而當混元境之後,術士積攢足夠的能力,便可以力破混元,成就聖賢,是為術聖!而華夏最後一個術聖,也是張三丰,他是同時成就武聖和術聖,堪稱傳奇!」 講到這裡,瘸腿乞丐忽然笑道:「現在你該知道你的實力只能說是最底層的存在,現在把你丟到真正的術道里,哪怕一個三流勢力的外門弟子,都有可能將你斬殺!所以你要走的路還很長!還有就是別指望情妖秘術可以幫你輕鬆對敵,情妖秘術有相當一部分屬於精神類術法,敵人如果精神力很強的話,效果會大打折扣!」 book18.org

「常人的精神力是為凡境,分為九品至一品。九品最弱,一品最高。這和天賦有關。一般來說,正常人的精神力為六品左右。再往下的話,就是有智力缺陷了。而你是三品,精神力天生就比常人要高,所以學起情妖秘術事半功倍。精神力越高的人,對於催眠這類精神力控制的抵抗就越高,甚至可以反噬施法者。」 「修煉過魂魄精神一道的術士,可以將精神力升為靈境。靈境之上為地境、天境、玄境、命境。而命境之上,則是傳說中的源境。修煉到這個境界的人,雖說無法成就聖賢,可是精神力之強,已經可以讓魂魄離體,單獨存在。那種人極難殺死。」 book18.org

瘸腿乞丐從懷裡掏出幾本古書,然後丟給程庭樹,說道:「所以今天開始,你的課程除了武道之外,術法和精神力的修煉,也必須提上日程了。」 程庭樹接過那幾本書,耳邊就不斷聽到系統的提示音。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獲得典籍(初階符籙術)」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獲得典籍(初階手訣)」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獲得典籍(初階法咒) book18.org

「叮!恭喜宿主獲得典籍(初階魂法)」 book18.org

「……」 book18.org

接下來整個下午,程庭樹都在這個破舊小區修煉武道、術法和精神術。而瘸腿乞丐也不斷在旁邊指點糾正錯誤,程庭樹在不斷吸收各種知識,直到離開前,瘸腿乞丐還特地花了半個小時給他講術道見聞和各種基礎知識。程庭樹仿佛一個吸足了養分的種子,開始茁壯成長起來…… book18.org

直到天色變黑,華燈初上,瘸腿乞丐才將程庭樹放走,而累得渾身酸痛的程庭樹,也不想留在這個骯髒陰冷的廢樓里,他猶豫了半天,直到瘸腿乞丐都忍不住說道:「有屁快放!」 book18.org

他才將自己強姦趙曉娟時,自己性情大變,而且對於性慾的渴望也越來越強的事情,告訴了師父。 book18.org

瘸腿乞丐靜靜地聽著程庭樹的問題,沉默了許久,方才說道:「這世上任何一種能力的獲得,都得付出一定的代價。而情妖秘術同樣如此,隨著你修煉它越來越強,越來越精熟時,也會被其影響,變得性慾越來越強烈,而且情妖秘術的副作用,也會越來越強!」book18.org

「副作用?什麼副作用!」程庭樹頓時瞪大了雙眼。 book18.org

瘸腿乞丐答道:「情妖秘術有相當一部分是催眠這類控制他人精神的術法,你在對別人施法時,自己的精神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情妖秘術的使用,會打開你內心的黑暗面和各種負面情緒。日積月累之下,如果不想辦法化解,那麼你最終會淪為一頭只想著性慾,毫無理智的人形淫獸!」 book18.org

「當年某代情妖就是過於貪歡,才導致走火入魔,一夜之間擄走了三百多名女子,有幾十名女子承受不住他的性慾,活活被凌辱致死。此事爆出後,他被術道諸雄追殺,最終被一個瘋和尚抓住,是死是活就不得而知了!」 book18.org

程庭樹蹙額道:「那破解之法是什麼?」 book18.org

瘸腿乞丐回道:「唯一的破解之法,便是提升你的精神力。一切情妖秘術的施展,除了情妖真氣之外,還是靠精神力。你的精神力越強,就能更好地壓制化解那些負面效果。我會傳給你化解的秘法,但是一切還是得靠精神力來化解!」 在得到滿意答案之後,程庭樹很快便坐上公交,朝著楚雲公寓樓而去。 這時正值晚高峰,公交上非常擁擠,幾乎容不下人落腳。程庭樹也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擠進了車內。還不容他喘息片刻,後面又是一撥人擠了進來,直接把他朝著車後方推了過去,引起了不少人的咒罵。 book18.org

程庭樹也只能苦笑不止,他正要伸手抓住車上拉環,忽然看到前方不遠處的一幕。只見一名穿著粉色連衣裙的美婦,正滿臉羞紅地看四周的乘客投去求助的目光,而她身後則站著一個地痞無賴模樣,染著滿頭金毛,手臂紋著龍的青年。那青年雖說側著身子,擋住了自己大半視線,可是眼力甚好的程庭樹,卻能看到那無賴的手,正在肆無忌憚地摸著美婦的臀部。 book18.org

那粉裙美婦雖說向四周乘客投去求救的目光,可是那些衣冠楚楚的上班族卻不願意招惹那黃毛無賴,不是假裝打瞌睡,就是低頭看手機,根本無人願意當出頭鳥,所以那黃毛無賴才敢如此囂張地猥褻粉裙美婦。 book18.org

那黃毛無賴正摸得入港,忽然覺得一隻手像鐵箍般握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後將自己的手挪開粉裙美婦的臀部。 book18.org

「誰這麼大膽,敢得罪我黃三!」黃毛青年大怒,他在附近可是出名的地痞無賴,沒想到居然有人敢攪他的好戲。抬頭看去,卻見一個面容俊朗的高中生,黃三瞪著兩眼,用陰森的語氣威脅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黃三聽過沒?別給自己找事!」 book18.org

程庭樹冷冷地看著他,若是沒有遇到瘸腿乞丐之前,他還真的未必敢挺身而出,可是現在他不是凡人了,是術士!以後要面對的是無形無影的惡鬼,是千奇百怪的妖怪,是猙獰可怖的殭屍。你黃三一個混混,也配跟我叫板? book18.org

「哦,我如果不放呢?」程庭樹冷冷道。 book18.org

黃三面色頓時變得陰沉如水,他好歹也算是附近幾條街的地頭蛇,手下還有一批兄弟。尤其是最近他搭上了東郊黑道組織「夜王」的線,認了裡面一個高層黑哥為乾爹,更是在附近橫著走。 book18.org

在黃三看來,程庭樹就是個還在學校,有些正義感的愣頭青,對付這種人,讓他知道社會的險惡,才是最好的辦法。黃三猛地一拳揮向了程庭樹,後者依然面無表情,黃三的這一拳雖說來得突然,可是在程庭樹看來,實在太慢了,對方應該連一點武術都不懂。 book18.org

程庭樹後發先至,一招游鯊掌拍開了黃三的拳頭,然後手掌貼著其手臂,轟向他的胸口。 book18.org

黃三隻覺得胸口中了一拳,緊接著肚子裡內臟就像是倒了個位置,差點沒將胃裡的食物吐出來。而程庭樹握著他的那隻手陡然發力,將黃三捏得直喊疼,也得虧前面似乎爆發了爭吵,將這裡的動靜給壓了下去。 book18.org

「小子,你有種,你有本事就亮個名號,我黃三……」黃三疼得面色扭曲,可是仍不忘放出狠話。 book18.org

程庭樹卻輕蔑一笑道:「你當我傻麼,想知道我是誰,就自己查吧!」 說罷,他猛地一腳踢中黃三的腹部,將這個一百多斤的漢子,直接踢得連連倒退,然後順著正好打開的後車門,摔倒在某個站台上。 book18.org

「你小子等著,我黃三不會放過你的!」黃三的威脅聲隨著公交的遠去,而逐漸消散。 book18.org

附近的乘客看到程庭樹如此勇武,一個個更像是受驚的鵪鶉,或是假裝低頭看手機,或是轉頭看窗外。程庭樹輕蔑地冷哼一聲,然後滿臉堆笑地對著那粉裙美婦,直到這時,他才有機會正面觀察那粉裙美婦。 book18.org

那粉裙美婦大約三十多歲的年紀,一頭如同絲綢般順滑的長髮垂到腰間。她的容貌俊美,尤其是水汪汪的大眼睛,配合著那眉宇間的春情,給人一種女人果然是水做的感覺,那嘴邊的美人痣更是增添了一絲熟女的風韻。而她一身粉色的連衣裙,將其凹凸有致的身形給襯托得淋漓盡致,。 book18.org

然而最令程庭樹矚目的,卻是粉裙美婦胸前的那對巨乳。即使是目前母親范清妍和風騷入骨的房東萬玉貞,她們的胸前雙峰,恐怕都比不上眼前這位。用通俗的話來說,就像是她胸前塞了兩個西瓜,恐怕至少得F罩杯!在程庭樹所見的美女之中,目前屬於最大的一位!她裙下露出兩條修長美腿似乎還穿著肉色的蕾絲褲襪,腳下踏著黑色的高跟鞋,給人一種柔美如水的成熟風韻。 book18.org

「她的孩子小時候估計吃得很飽!」程庭樹在心裡想道。 book18.org

「多謝小朋友。唉,你不是我兒子的同學,是叫……小樹來著?」那粉裙美婦本來一開始還在不斷感謝,可是待到仔細一看,卻忽然捂嘴喊道。 book18.org

「嗯?」程庭樹聽她這麼一說,也是眉頭微蹙,他凝神看去,倏然發現,眼前這位粉裙美婦居然是自己的好基友王圍乾的母親季蓉蓉! book18.org

「原來是季姨啊!我說那麼巧呢,嘿嘿……」程庭樹也是傻笑道。 book18.org

季蓉蓉忽然羞紅了臉,沒想到自己被流氓猥褻的模樣,被自己兒子的好朋友兼同學給看得一清二楚,她頓時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book18.org

程庭樹也感到其中的尷尬,他忽然眼珠一轉,想找個話題岔過去,「唉,現在這麼晚,季姨要去哪兒?」 book18.org

季蓉蓉遲疑了片刻,回道:「唉,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為了讓我家那小子能夠安心上學,我不得不又找了份兼職。在夜王夜總會裡當保潔,那裡工資開得高,干到夜裡12點下班。」 book18.org

程庭樹也知道王圍乾的家庭情況,父親是個爛賭鬼,老早就因為欠下一屁股而逃之夭夭,下落不明。季蓉蓉只得打好幾份工,償還丈夫的賭債,還要獨自撫養兒子。現在王圍干進入昭月中學,雖說有獎學金抵消了大部分學費,可是負擔依然不小。 book18.org

「不過阿姨還是得感謝你的……你的幫忙,等放假了,你到我家吃飯吧,阿姨為你準備一桌好菜!咦,對了,今天不是節假日啊,你怎麼……」季蓉蓉先是邀請程庭樹,可是片刻之後卻有些狐疑道。 book18.org

程庭樹只得將自己糊弄林秋雅和萬玉貞的鬼話,再度拿來糊弄季蓉蓉,聽得季蓉蓉母性大發,不停地問他還疼不疼。 book18.org

就在程庭樹想要解釋早就不疼時,公交車忽然一個急轉彎,車內的乘客都沒什麼準備,紛紛東倒西歪,原本就擁擠的車廂,變得更加混亂。而程庭樹和季蓉蓉原本就處於車廂角落,程庭樹背後就是車尾,被那擁擠的人群推搡著,季蓉蓉一個站立不穩,竟朝著程庭樹身上撲去。 book18.org

季蓉蓉胸前的巨乳直接撞到程庭樹結實的胸膛上,被擠得變形。而程庭樹直接感覺人生到達了巔峰,那柔軟的觸感全方面地刺激著他的感觀。更何況季蓉蓉身上的體香,也湧入了他的鼻腔內。 book18.org

季蓉蓉瞬間再度羞紅臉,她被身後的人群推搡,直接和兒子好友正面相貼,如熱戀中的男女,就差沒有激情舌吻了。 book18.org

「季姨,我……」程庭樹剛想說些什麼,卻被季蓉蓉打斷道:「不要說話,不是你的錯!」 book18.org

程庭樹只覺得自己胯下的小兄弟有些怒漲的趨勢,他額前頓時露出了冷汗。這可不是萬玉貞,萬玉貞對自己早有好感,巴不得自己上了她。可季蓉蓉可是自己好兄弟的媽媽,要是自己真的勃起,這麼狹窄的區域,對方肯定會發覺,到時候恐怕…… book18.org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前方交通燈剛換綠燈,司機換擋起步,可是剛剛準備出線,卻有個老太太突然加速,闖紅燈過馬路,嚇得司機連忙踩下剎車,整個車廂再度亂成一團。而剛想從程庭樹身上離開的季蓉蓉,只覺得身後又是一陣推搡,整個人直接趴在他身上,為了站穩,甚至還雙手抱住了程庭樹。 「我艹!」程庭樹好不容易安穩住胯下的兄弟,這回徹底完了。季蓉蓉的巨乳直接全部擠在他的胸前,力道之大,甚至直接擠成餅狀了。而且那雙白皙的藕臂,更是抱住了自己的脖頸和後背,那股淡淡的幽香更是衝擊著他的鼻腔。兩條肉絲美腿也緊緊地依附在他的雙腿上,不斷隨著車輛晃動而摩擦,發出好聽的「沙沙」聲。 book18.org

這下就算是聖人再世也受不了啊,程庭樹的小兄弟直接怒漲起來,成為一條想要品嘗粉蛤的毒蛇。兩人靠得如此之近,而且程庭樹的肉棒又異常粗壯,季蓉蓉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其中的雄偉。 book18.org

「我的天啊,這是那孩子的……這麼粗長!呸呸呸!你在想些什麼?」季蓉蓉頓時羞紅了臉,不知該如何處理。 book18.org

程庭樹也是極為難受,別看他性慾強盛,當初也強姦了趙曉娟,這是眼前這人是自己基友的母親,他怎敢有什麼邪念。 book18.org

「季……季姨,我不是故意的!」程庭樹只得硬著頭皮解釋道。 book18.org

季蓉蓉低著頭,也不敢看他,用蚊子哼般的聲音回道:「季姨知道……」 程庭樹也是非常尷尬,他剛想說些什麼,公交車似乎路過了一個陷坑,整個車猛地顛簸起來。 book18.org

「啊!」季蓉蓉只覺得自己的陰阜上頂著一根炙熱粗長的棍狀物體,早就有孩子的她自然知道那是什麼,只是現在不管是動,還是不動,都會刺激到自己。 好在季蓉蓉發出這聲尖叫時,車內的乘客們也在尖叫咒罵著,勉強蓋過去。即使少數幾個聽到的,也假裝沒有聽到。 book18.org

程庭樹面容尷尬,這種體驗說不上快感,反而增添了三分尷尬。 book18.org

就在兩人都陷入各自的尷尬時,公交車駛入了一段偏僻荒遠的路段。這裡原本是東郊相對偏僻之地,之前很多超載的貨車司機為少交錢,經常走這條小路,導致路面坑坑窪窪的。即使後來政府將東郊劃為新的經濟中心,卻因為此段的偏僻,而沒有修整路面。 book18.org

這可苦了季蓉蓉,隨著公交的顛簸,兩人的身體也會晃動,尤其是程庭樹的肉棒,總會隔著粉色連衣裙,在她的陰阜和兩腿之間不斷滑動,將她那具已經很久沒有性交的肉體,都刺激得有些甦醒了。 book18.org

「不要動!」季蓉蓉強忍著羞恥,對身前的大男孩說道。 book18.org

程庭樹也是極為痛苦,這真不是他淫心所致,他也是受害者,他只能咬著牙說道:「我也不想,季姨。」 book18.org

季蓉蓉貝齒輕咬著朱唇,忽然心裡下定了某個決心,趁著程庭樹的肉棒滑到穴口下方,兩腿之間時,倏然兩腿發力,將其夾住! book18.org

「嘶……」程庭樹倒吸一口涼氣,這個動作著實出乎他的意料,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個溫柔如水,性格善良的朋友美母居然會這麼做。 book18.org

「不許看!」程庭樹剛想低頭看看情況,卻聽到季蓉蓉低聲嬌喝道。 他抬頭看向季蓉蓉,卻看到後者面頰緋紅,那如水般柔美的眉宇間竟有一絲情動和媚意。程庭樹不敢看下去了,他怕自己真的憋不住,化為發情的公狗,眼前這人可是自己的同學兼好基友的母親,如果自己真的動了手,恐怕日後…… 但是事情的發展可不是程庭樹和季蓉蓉能夠控制的。 book18.org

程庭樹的肉棒遠超常人,即使有季蓉蓉豐腴的大腿夾著,可是仍有一前一後兩截在外。雖說肉棒隔著兩層衣物,但是那股炙熱和堅挺,卻讓季蓉蓉內心震撼不已。而身前那雄厚的男人氣息,更是讓她有些心神不寧。 book18.org

這也是天生媚體的厲害之處,程庭樹的氣息和體液都會對女子產生特殊的效果,也就是他現在還沒能徹底開發自己的身體。否則的話,他的每次呼吸,每一滴體液,對女人都是催情的春藥。饒是如此,程庭樹在車上的這些行為,依然讓季蓉蓉除了羞恥,沒有產生其他負面情緒。若是換個人的話,她恐怕早就掙紮起來了。 book18.org

公交車依然在坎坷的路面行駛,車身不斷顛簸跳動,而程庭樹的肉棒也在季蓉蓉的肉絲美腿間,不斷跳動掙扎,逼得後者不得不羞紅著臉,加大力度。可是這樣,等於間接讓程庭樹增加了快感。 book18.org

而且由於車內乘客的推搡擠壓,季蓉蓉本人也在不斷地前後挪移,正等於給肉棒一個抽插相似的過程。無意之中,季蓉蓉給程庭樹造了個特殊的「腿穴」。 程庭樹現在在快感和折磨兩者間煎熬,季蓉蓉的大腿屬於那種豐腴型的,每次摩擦都會給他帶來那種肉肉的觸感和腿穴獨有的快感。可是對方畢竟是王圍乾的老媽,他還是不想踏出那一步,哪怕現在只是迫不得已。 book18.org

而季蓉蓉更是羞恥到極點,被自己兒子的同學在公交上用肉棒頂著,還被迫用大腿夾著對方的肉棒,這種背德感讓她面頰緋紅滾燙,而久旱的身體竟有了一絲濕潤! book18.org

「不,這不是快感,這只是正常的生理反應罷了!你看,小樹他也不正在難受著呢?難為他了!」季蓉蓉強迫自己相信這只是正常反應,尤其是看到程庭樹面色不斷變化,極為煎熬的模樣,更是有些心疼和母性泛濫。 book18.org

而程庭樹在煎熬中忽然靈光一閃,他心裡默念道:「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啊,距離我家或者夜王夜總會起碼還要十分鐘,我的雞兒快憋炸了!有了,王老弟,我只能暫時對不起了,借你媽一用!」 book18.org

他湊到季蓉蓉耳邊,用一種極為痛苦的聲音說道:「季姨,我好痛苦啊!」 季蓉蓉連忙慌張地問道:「怎麼了,你哪兒不舒服,難道腰又疼了?」 「不是,是下面,我的小雞雞好漲啊!好難受,像要炸開了。」程庭樹故意裝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憨憨模樣,痛苦地說道。 book18.org

季蓉蓉聽得面色一紅,她出身於落後的偏僻農村,父母都是文盲,對女兒的性教育約等於0。再加上她本身學歷也不高,而即使到了2035年,華夏的性教育依然被某些智障家長和別有用心之人阻撓,導致發展緩慢。所以季蓉蓉用自己的想法,還以為現在的男孩子,對於男女之事根本不知道,而逐漸進入程庭樹的節奏之中。 book18.org

「啊,那該怎麼辦啊?」季蓉蓉雖說對男女之事非常羞恥,可是現在母性大發,不忍程庭樹受苦,連忙問道。 book18.org

程庭樹深吸一口氣,然後繼續用那憨憨的語氣說道:「我以前在家這樣的時候,都是用手摩擦小雞雞,然後就會噴出一些白色的東西,然後就沒有那麼痛苦了,還有些舒服呢!」 book18.org

程庭樹的話讓季蓉蓉更是大羞,不過在她眼裡,沒有結婚的青少年都算是小孩,她強迫自己認為這些都是童言無忌,她問道:「可是這裡是公共場合,你不能那麼做!」 book18.org

「可是我現在好難受!」程庭樹撒嬌似的說道。 book18.org

其實程庭樹這套放在其他女子身上,恐怕只會換來一個耳光,可是一來季蓉蓉用著上個世紀那種落後的觀念,來看待現代青少年的性知識儲備。二來程庭樹經常到王圍幹家里做客,季蓉蓉也非常喜歡這個兒子的同學,對其好感很高,在前者天生媚體的影響下,總會下意識地肯定他的想法。 book18.org

季蓉蓉卻沒有辦法,喃喃道:「那該怎麼辦呢?」 book18.org

程庭樹見時機差不多了,連忙裝出思索許久的模樣,說道:「我有個辦法,我可以拿季姨你的大腿來摩擦雞雞啊!」 book18.org

「啊,不行不行,我是王圍乾的母親,也是你的阿姨,怎麼能這麼做呢?」季蓉蓉果然如預料般地否決了。 book18.org

程庭樹伸手抱住季蓉蓉的腰,然後施展了靈犀淫指,指尖不斷釋放出粉色的淫靡氣息,只是這些氣息很快便被季蓉蓉的肌膚吸收。他撒嬌般說道:「季姨,你就幫幫我吧!你待我最好了!」 book18.org

「可是……這樣不行啊,這樣做……」季蓉蓉被程庭樹搖得心神難定,她知道這種行為背德,而且對方還是自己兒子的同學兼好友,那就更羞恥了。只是程庭樹看上去確實很痛苦,她想要勸前者忍忍,只是母性大發的她看不得孩子如此痛苦,尤其是她的身體受到靈犀淫指的影響,也有些反應了。 book18.org

「去幫幫他,你看這孩子多可憐。去幫幫他,正好你也可以止點癢!更何況這是助人為樂,又不是真插進去。人家還幫你打跑了色狼!」季蓉蓉的腦海里不斷迴蕩著這個充滿誘惑的聲音。 book18.org

權衡利弊之後,季蓉蓉貝齒輕咬唇瓣,低聲道:「阿姨可以幫你,但是你不能碰我其他地方!」 book18.org

程庭樹連忙點點頭,他轉頭環視四周,附近的乘客忌憚於他之前的行為,根本沒人敢朝這裡看,再加上這裡屬於角落,偏僻得很。所以他放下心來,竟直接伸手將短褲褪下一半,放出了自己雄偉的肉棒! book18.org

季蓉蓉剛想尖叫起來,就被程庭樹給捂住了嘴,前者低聲質問道:「你幹什麼!」 book18.org

程庭樹低聲解釋道:「我在家裡就是脫光了摩擦的,這裡是車上所以我只脫了一半。」 book18.org

季蓉蓉想要反駁,可是遲疑了半天,最終卻嘆息道:「算了,趕緊解決!」 「唉!」程庭樹輕輕掀起季蓉蓉的粉色連衣裙,而後者也輕輕鬆開自己的雙腿。 book18.org

程庭樹將自己肉棒放到季蓉蓉的肉絲美腿之間,然後輕輕對著她說道:「可以了,季姨,你幫忙夾著點!」 book18.org

季蓉蓉羞紅著臉,卻按照程庭樹的要求,將自己的肉絲美腿併攏,以一種半緊半松的狀態夾住對方的肉棒。 book18.org

「好了,季姨,我開始了,我會儘快射出來的!」程庭樹低聲說道。而季蓉蓉則是直接扭過頭去,不願意讓兒子的同學看到自己的表情。 book18.org

程庭樹只覺得季姨的兩條豐滿的大腿,夾住自己的肉棒,形成了一個完美的腿穴。他輕輕挺動腰部,將自己的肉棒在季蓉蓉的兩腿之間抽插。季蓉蓉的大腿和萬玉貞的又有不同,她不像萬玉貞有閒錢和時間可以健身保持身材,她難免有些贅肉,可是卻算不得大象腿,甚至那種肉肉的感覺,給程庭樹帶來了別樣的快感。 book18.org

雖說看不到裙內的風光,可程庭樹卻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從龜頭開始,破開重重肉浪,讓肉色褲襪摩擦著他的棒身,一直到末端,然後他還故意用春丸撞擊季蓉蓉的大腿內側,發出輕輕的一聲「啪」,搞得後者身體微微顫抖。 原本只是想要儘快解決尷尬的程庭樹,卻感受到了不小的快感,心裡的那種背德感升騰而起,程庭樹幹脆加快速度,抽插起來,再加上公交車不斷晃動,季蓉蓉也不得不跟著晃動,被動地給他的肉棒增加了摩擦。聽著耳邊「沙沙」的絲襪和肉棒摩擦的聲音,程庭樹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淫笑。 book18.org

而季蓉蓉則是羞紅了臉,程庭樹的體外抽插讓她久旱的身體也逐漸有反應,尤其是這個小混球,偶爾會故意將龜頭點在自己的肉蛤之上,而且點的位置不是陰蒂,便是穴口,刺激得她陰道里都流出了一絲絲的蜜水。那敏感的大腿內側,也是微微發熱發軟。 book18.org

聽著耳邊程庭樹粗重的喘息聲,季蓉蓉忽然竟有了一絲悸動,她不敢往下深思,生怕無法自拔。 book18.org

而這時公交總算駛出了那段顛簸的道路,開始進入主街。季蓉蓉知道距離自己工作的夜王夜總會已經不遠了,連忙急促地說道:「好孩子,快點射出來,車快到站了!」 book18.org

她不知道的是,由於緊張,季蓉蓉兩腿下意識地併攏加緊,正好程庭樹將龜頭插在其中,那種擠壓造成的快感,迅速傳遍了程庭樹的身體。他喘息著在季蓉蓉耳邊說道:「好季姨,我快要來了!」 book18.org

季蓉蓉也感應到雙腿間肉棒的膨脹,知道這孩子要射精,可是一個現實問題又來了,程庭樹該射在哪裡?如果就這麼噴射,肯定要不就是噴到別人身上,要不就是射到地面,肯定有人會第一時間發現。到那時候,自己和這孩子豈不是要上新聞了!可若是讓他射在自己腿上,自己接下來還要工作,總不能帶著滿腿的精液去工作吧? book18.org

就在她進退兩難時,程庭樹忽然在她耳邊低吼一聲,「我射了!」 book18.org

季蓉蓉只得用雙手堵在他的馬眼前,任由濃稠腥臭的精液像子彈一樣噴射,雖說還要有些滴落在地,可大多是還是被留在了她的手掌上。此時正好車到站,程庭樹顧不得回顧高潮,連忙拉起褲子,從口袋裡迅速扯出一疊紙巾,蓋在她的掌間,然後帶著季蓉蓉下車。 book18.org

而季蓉蓉只能拿著紙巾擋住滿手的精液,低頭跟著人流下車。程庭樹拉著她來到一處偏僻之地,季蓉蓉用紙巾擦去掌間的精液,他猛地朝後者鞠躬道歉道:「對不起,季姨,我居然做出這種事情,對不起!」 book18.org

程庭樹不斷地鞠躬道歉,他現在只能這麼做,可是等了半天都不見季蓉蓉的半句訓斥或者責罵,他也有些好奇。抬頭望去,程庭樹只見季蓉蓉滿臉紅霞,嘴唇輕抿,那雙如水般柔和的眼睛裡,卻沒有任何怪罪的意思,甚至有一絲隱藏極深的媚意和情動。 book18.org

「算了,這次季姨也有些不對,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吧!」季蓉蓉最終還是不忍責備眼前的大男孩,千言萬語化為一聲輕嘆。 book18.org

程庭樹也不好再說些什麼,看著季蓉蓉轉身朝著遠處燈火輝煌,人煙熙攘的夜王夜總會而去。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