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08) 作者:画纯爱的JIN

【情妖】第八章——周玉洁弄巧成拙反做嫁衣和盛依依的哀求(长篇剧情、后宫、乱伦、系统)(过渡章节)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0/2/21 首发于sis001

字数:10470

*********************************** 大家吼啊,作者君又带着新的一章来了。

这一章为过渡章,主要介绍了盛依依的背景,因为盛依依会在接下来的主线剧情里有很大戏份。接下来的一两章应该就是调教赵晓娟的了,然后就是重点——第一个主线剧情了。

关于大家设计的角色,感谢大家的踊跃。现在主要是男性角色还是比较少,而且缺少剧情类男性角色,不是非要被绿的,也可以是商人官员,底层百姓,术道魁首之类的,还是老样子以姓名/性格/立场/身份的格式留言,姓名也是主要的,毕竟姓名是角色的重要指标。

有人建议我把一些人物简介,男主能力或者境界表写在正文后面,我觉得也是个好建议。我以后会在正文后面写一些,帮助大家梳理一下。

本章的灵感源自巫女屠龙记的某一章,那是本非常不错的逆推文,可惜太监了……

***********************************

第八章 周玉洁弄巧成拙反做嫁衣和盛依依的哀求

今天又是一个大热天,程庭树站在昭月高中的校门口,仅仅只是一天没来上学,可是他却恍若隔世。

附近靓丽的少女们依然穿着清凉的衣服,在程庭树身边走过,不时有学生向他打招呼。而程庭树也很客气地一一回应。

程庭树深吸一口气,准备迈步进入校园。而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盛依依?”程庭树微微蹙额,他再度看到了那个打扮土气,戴着厚厚近视眼镜,衣裤鞋都漆黑的少女。

和昨天不同,盛依依这次似乎是有意而来,她一直站在学校门口,无视路过同学各色的眼光,直到程庭树出现,她才忽然抬头,看向了前者。

不知为何,程庭树能够看透盛依依眼镜后面,那双充满期待和不安的眼神。

程庭树走上前去,刚想和她打个招呼,询问下她等待自己的原因。还没等他抬手,肩头忽然被人一拍,王扬武那个特有的声音便从后头传来,“大树,听说你昨个儿把腰闪了?怎么如此不小心呢!昨天放学我和干子还去你家看你来着,可惜你不在家。”

程庭树转头看去,见王扬武和王围干正关心地看着自己,他笑道:“是啊,不过睡一觉就好了,没啥大问题。”

王扬武见状锤了程庭树一拳,呵呵笑道:“我就说嘛,这小子平时壮得跟头牛一样,这点小伤哪能碍着他!”

王围干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看向程庭树。

程庭树和两位基友说说笑笑地走向校门,而盛依依早就消失不见,前者若有所思地看向她消失的位置,最终却没有说什么,跟着两位基友进了学校。

到了班级门口,程庭树老远便看到周玉洁似乎正昂着白皙的脖子,正盯着大门的位置。只是当程庭树的身影出现在窗户时,她又立刻转头过去,假装没看到自己。

程庭树轻轻一笑,走到自己的位置,推椅而坐。

“谢谢你昨天给我送的笔记,我已经记好了,现在还给你!”程庭树看着假装没发现自己的周玉洁,轻笑着从书包里取出一个粉色的笔记本,放到周玉洁的桌面。

昨天程庭树回到家里后,妹妹就跑过来告诉他,傍晚有三批同学来看自己,只是当时他还在享受着季蓉蓉的腿穴,自然没有碰面。那三批同学里,有一批是王扬武和王围干,还有一批则是周玉洁。

其中周玉洁则是带来了她的课堂笔记,嘱咐妹妹一定要让程庭树看,这里面是昨天各项课程里所讲的重点。

程庭树自然也不会辜负她的一番好意,认真地翻阅记录了那本笔记,然后今天特地向她表示感谢。

而周玉洁听到这番话,脸颊微微有些红润,眼底更是掠过一抹欣喜和羞涩,可是她却撇开脑袋,淡淡地说道:“你别想太多,我只是不想一个成绩差我太多的同学,和我同桌而已。”

程庭树也是淡淡一笑,这个青梅竹马似乎有朝着傲娇方向发展的趋势。他倒是不大讨厌,程庭树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看向周玉洁的眼神带了一丝戏谑,他故意挪动椅子,靠近周玉洁。而周玉洁则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不断朝旁边缩去。

今天的周玉洁梳着可爱俏丽的双马尾,上身穿着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将她发育到初步规模的玉乳衬托出来。不得不说,她的胸部不算大,可胸型非常可爱,就像两个大小适中的玉碗,倒扣在胸前。而她腰间则是套着件下摆到大腿中部的深蓝色百褶裙。在百褶裙下的,则是两条穿着白色过膝袜的修长大腿,将少女的娇憨俏丽突显得淋淋漓尽致。

终于程庭树将周玉洁逼到了墙边,后者将身体蜷缩起来,用双臂遮住面部,只在夹缝间露出一双明亮的双眼。

“你想要干什么?”周玉洁娇羞地问道。

程庭树看着自己这位青梅竹马,那娇羞如小白兔的模样,顿时是一阵喜悦,若不是周围还有同学,他几乎有将周玉洁壁咚,然后强吻的冲动。不过现在毕竟是教室,程庭树只得凑到周玉洁的附近,然后用柔和的声音问道:“最近市区新开了家网红奶茶店,听说味道不错。为了感谢你的笔记,我请你如何,周末有空不?”

周玉洁先是一愣,旋即面露喜色,眼里甚至似乎有星星在闪烁,可是片刻之后,她便将那股兴奋强压下去,换了副冷淡的模样,许久才回道:“哦,既然你这么诚心地邀请了,我就勉强答应吧!”

程庭树轻轻一笑,摇着头开始预习功课。而周玉洁却在桌下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握紧了两个小拳头,满心欢喜地暗道:“这个木头终于肯定主动邀请人家,我一定要趁热打铁,把他拿下!对了,妈妈说接下来的步骤是……”而在教室另一个角落,毫无存在感的盛依依,却表面翻阅着课本,厚厚近视眼镜下的眼角余光,却一直盯着程庭树的侧颜。

今天是周五,而按照昭月高中的规矩,下午只有两节课,然后会安排两个小时作为社团活动。程庭树原本的社团是武术社,不过现在开始学习古武术的他,已经看不上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了。不过社团分还是要拿的,就在程庭树准备和两位基友一起出发,前往武术社时,周玉洁忽然站起将他拦下。

“怎么了?”程庭树莫名其妙地问道。

周玉洁迟疑了片刻,然后说道:“今天不能去武术社!”“为什么?”程庭树反问道。

周玉洁嘿嘿一笑,回道:“我已经和你们部长说过了,今天请假。”“哦?”程庭树略微有些不悦,不过他还没什么生气,毕竟他也不大想去武术社,“那我就直接回家算了。”

“不能,你这次得陪我去社团那里!”周玉洁似乎是鼓足了所有勇气,才说出了这段话。

“嗯,你没搞错?我记得你报的是舞蹈社吧,我一个大男人去那里干啥?”程庭树也有些乐了。

周玉洁也没废话,她直接瞪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咬着小猫嘴,看向王扬武和王围干,问道:“你们说他是不是该去舞蹈社?”虽说周玉洁一直没和程庭树表白,但是经过有心人的传播,同学间都把他们当成准恋人来看,所以对于这种类似打情骂俏的行为,都视为撒狗粮。

王扬武和王围干自然不会不识趣,他们纷纷表示周玉洁的做法很对,坚决拥护她的观点。

周玉洁趾高气扬地看着程庭树,看得他眉头有些蹙起,可是片刻之后,周玉洁忽然露出了一丝短暂的哀求之色,那模样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宠物猫,让心软的程庭树(赵晓娟再次表示?)违心地说道:“算了,下不为例!”“哼!”周玉洁立刻拉起程庭树的手腕,朝着后面跑去。

王扬武手搭凉棚,看向远去仿佛热恋男女的两人,嘿嘿笑道:“我觉得周玉洁和大树在一起也不错,郎才女貌的。”

王围干却是面色淡淡地说道:“是啊……”

而盛依依正好路过,她将两人的话语都停在耳中,然后在身形错位时,忽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郎才女貌?哼哼!可惜……”舞蹈社的场地位于学校的另一侧,那里有专门的练功室。昭月高中也招纳艺术生,校内设立有舞蹈队,历代舞蹈队也曾经获得从市到国际的各种大奖,各种奖杯奖牌奖状直接铺满了一面墙。

而舞蹈社虽说不会像校舞蹈队那样专业,但是指导老师宋夜鸢却是实打实的舞蹈专业出身。宋夜鸢原本也是校舞蹈队的队长,只是后来退出,开始当起了健身教练。后来昭月高中扩招,她便应邀重新回校,当起了体育老师,平时也负责指导学校舞蹈社。

一路上很多学生都看到拉着程庭树的周玉洁,男生们有不少露出了嫉妒和不甘的神色,女生则是交头接耳,对着两人指指点点。周玉洁乃是四大校花之一,不少男生视其为梦中情人。而程庭树在觉醒了特殊体质后,也被有心人编入了所谓的十大校草。他本就人缘不错,以前没少收到女生情书,现在看到两人凑在一起,恐怕有不少人的心要碎了。

来到舞蹈练功室前,程庭树又有些犹豫了,他迟疑道:“这个,你们舞蹈社应该都是女的吧?”

“对啊,怎么了?”周玉洁反问道。

“要不我还是不进去了,毕竟我是男的。”程庭树苦笑道:“你究竟有什么事,非要我来?”

周玉洁下意识地转移了视线,说道:“那个,我们舞蹈社今天要练形体,都是一对一的,而有个同学今天正好请假,所以老师让我请个人过来。”“正好请假?可为什么要找我一个男的?”程庭树有些狐疑道。

周玉洁含糊其辞,直接推搡程庭树,说道:“你别问那么多,帮帮忙嘛!”说罢,周玉洁竟一反常态,撅着小猫嘴,露出了可怜兮兮的模样。

程庭树也没想到她会故意卖萌,顿时觉得心仿佛被什么射中了,当即两腿不听使唤地朝里走去。

看着被自己卖萌术打倒的程庭树,周玉洁也是吐了吐舌头,她的母亲宋雅竹曾经告诉她,男生是受不住漂亮女生的偶尔卖萌的。看着程庭树被自己迷得不要不要的,周玉洁顿觉心里一阵喜悦。

直到进入舞蹈练功房,看着眼前满屋子的少女,程庭树才倏然醒过神来。而就在程庭树进入的瞬间,屋子里的少女们也转头看向了他。

被这么多少女看着,程庭树面色也有些羞红,尴尬地站在原地。而周玉洁则是从他身后钻出,然后对着练功室的深处喊道:“老师,人我已经带到了!”“知道了!没必要喊那么大声啊。”一个清脆有力,让人听着就精神振奋的女声,自练功室深处的更衣间传来,紧接着房门推开。程庭树首先看到的,便是一条结实修长的小麦色大腿,紧接着便大腿上穿着的水蓝色运功短裤。程庭树定睛看去,那人便是舞蹈社的指导老师宋夜鸢。

宋夜鸢约莫三十出头,和身边的那些白皙的少女不同,她的皮肤因为健身的缘故,显露出健康的小麦色。宋夜鸢的一头秀发扎成一根马尾辫,垂于脑后。为了方便活动,她只穿着水蓝色的运动背心和运动短裤,那紧身的运动背心将她丰满的乳房勒突得几欲裂衣而出。而结实健美的小腹有着明显的人鱼线,两条结实修长的大腿更是给人一种独特的美感。

这位宋夜鸢可是昭月四大美女老师之一,而且是四大美女里少有的未婚者。

“好了,好了,大家去更衣室换衣服吧!”宋夜鸢拍着手掌说道。

程庭树看着周围的少女们嬉笑着朝着更衣室挤去,自己独自一人站在原地,尴尬不已。而周玉洁更是很没义气地直接溜了进去。此时宋夜鸢忽然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变戏法一样,从身后取出一个未开封的手提袋,递给程庭树,说道:

“你是程庭树吧?来,这是你的训练服。”

程庭树仔细看去,面色顿时大变,所谓的训练服竟是一套黑色的紧身衣!

“这……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来……”程庭树迟疑地说道。

宋夜鸢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回道:“没错,你今天也算是舞蹈社的成员,所以自然要穿上训练服了。”

“能不能不穿?”程庭树哀求道。

宋夜鸢皮笑肉不笑道:“不能!练功室最里面有个小型厕所,委屈你在里面换衣服了!”

程庭树只能带着手提袋,走进了厕所,无奈地换下了黑色的紧身衣。

不得不说,这套黑色紧身衣倒是高档货色,那种冰凉光滑的触感,让人有种摸到真人皮肤的错觉。程庭树深吸一口气,换下身上的衣物,穿上了那套黑色紧身衣,然后转身回到练功室。

此时已经有不少女学生换好了训练服,她们穿的是红色的紧身衣。那种紧身衣将她们的身材都突显出来了,原本还在嬉笑的少女们,忽然看到了出来的程庭树,一时间竟安静下来,紧接着纷纷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程庭树原本就常年锻炼,再加上最近又修炼古武和术法,那一身健硕的身材直接通过黑色紧身衣给衬托出来。而且他自从觉醒了天生媚体后,那种对于女性的吸引力和特殊气质,更是让不少少女都眼前一亮,心生好感。而且程庭树胯下的兄弟,即使不勃起,也是不小的模样,黑衣紧身衣也将胯下的凸起显现出来。

而在听到周围少女在夸赞程庭树身材好,气质好时,周玉洁少有地没生气,反而有些高兴。那种感觉就像是别人在夸自己老公,这让周玉洁很受用。

周玉洁向宋夜鸢投去一个眼神,后者微微一笑,然后拍拍手掌,朗声道:“各位同学,今天我们要进行的课程是形体训练一字马!为了加强训练效率,我决定一对一地进行训练。鉴于上次自由搭配,你们闹出了很多矛盾,这回我们就公正点,抽签决定!”

话音未落,宋夜鸢从练功室内侧的办公室里,取出一个不透明的盒子。

“这个盒子里各自放了写有数字的黑白两色球,你们依次来抽,拿到数字相同的两个球的人为一组!这下大家没问题了吧?”宋夜鸢笑道。

周玉洁再度投去一个确认的眼神,宋夜鸢也回了一个放心的信号,前者这才有些心安地捻动衣角,含着一丝羞涩地看向独自站在角落,有些尴尬的程庭树。

然而生活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的。

当程庭树取出球时,发现是黑球十二号。而他看到周玉洁手中的白球明显是个数位,难道这次不是周玉洁设计的局?

正狐疑的程庭树,忽然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哪位是黑球十二号?”程庭树抬头看去,却见一名身材修长,穿着红色紧身衣的长发少女,正在四下询问,他下意识地举起了自己的手掌。

那长发少女眼前一亮,在周玉洁几欲杀人的眼神注视下,朝着程庭树走去。

程庭树见那长发少女长着一双妖媚的狐狸眼,再配上长长的眼睫毛,哪怕没什么她没有什么淫邪心思,也会流露出让人浮想联翩的媚意,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一双薄如柳叶的朱唇,更是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泽,更是让人想上去狠狠地亲上一口。

那紧身的红色训练服将她胸前的一对巨乳,衬托出完美的弧度,罩杯之大甚至堪比指导老师宋夜鸢。而即使有如此巨乳,可是长发少女却有和林秋雅一样,不堪一握的水蛇腰,让人看了不免为其担心能否撑住胸前那两坨美肉。而那两条大腿修长纤细,迈步起来更使得她的蜜桃美臀左右摇晃,更是看得人口干舌燥。

“看来你我这回是一组了!”长发少女笑道,一股狐媚之意溢于眉宇之间。

“同学你是?”程庭树觉得眼前的长发少女有些面熟,可是却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

而不远处的周玉洁恨得银牙紧咬,手掌握住抬脚用的不锈钢栏杆,捏得吱吱作响。她怎么也想不通,这原本都是安排好了的。她不惜哀求自己的小姨,在舞蹈社做指导老师的宋夜鸢,让后者在抽签的环节做手脚。按理说,不管怎么抽,周玉洁肯定会和程庭树抽到一组,可是现在……周玉洁向宋夜鸢投去了询问的目光,宋夜鸢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老师,我们是不是该练习了?”长发少女轻笑道,她眉宇间流转的媚意,连周围的一众少女们,都有些心动不已。

宋夜鸢点点头,笑道:“也罢,我们开始吧,所有人沿着墙壁站成一圈,每组相隔两米站好。”

众少女们也按照宋夜鸢的要求去做,唯有周玉洁一脸幽怨地看向程庭树。

“每组成员轮流将自己的腿压到对方的肩头,每次至少三分钟,听到没有。

我会巡察的,别想偷懒!”宋夜鸢淡淡地说道。

“那我先来吧!”长发少女竟不在乎男女之别,直接抬起自己的美腿,先是右膝提起,随后是小腿伸开,她竟没用手去扶,直接便将自己的修长美腿搭在了程庭树的肩头。这种姿势在男女之间,无疑是非常诱惑的。

程庭树对这里发生的事情,早就疑心重重,先前十有八九是周玉洁的局,想要和自己一组。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他的预料。眼前的长发美女显然是认识自己的,可是他虽说有些脸熟,却对她没有印象。

“你究竟是谁?”程庭树狐疑地问道。

长发少女轻笑道,眉宇间的媚意满溢而出,“我是盛依依。”“你是盛依依?”程庭树有些瞠目结舌道。他不敢相信眼前的美女,居然是那个平素打扮土气,气质阴郁,毫无存在感的盛依依!她现在的模样,足以成为第五位校花!

“怎么,很惊讶?嘿嘿,那就对了。这才是我的真面貌,怎么,是不是很想肏我?”盛依依捂嘴笑道,她的一颦一笑都能让人感到百媚丛生,言语虽粗俗,可是从美少女嘴里说出,竟好似佛陀鸣唱的梵音。

程庭树苦笑道:“你想多了,我又不是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的种马。你的真面貌是确实漂亮,比上次我看到的还漂亮,可是……”盛依依面色逐渐肃然起来,问道:“你当初答应过我的事情,还记得么?”程庭树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记得,他苦笑道:“我真的有心帮你,可是……我现在自己还要母亲养,真的暂时没办法帮你。”“没有时间了,那个老色鬼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自从有次我不小心露出真正容貌,那个老色鬼就一直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对我动手了。”盛依依蹙额说道。

不得不说,少女即使在蹙额,那模样依然给人一种另类的媚意,以至于程庭树都认为盛依依也是天生媚体了。

程庭树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盛依依是个比自己还要可怜的人。

在盛依依自己生日的那天,她父母为了给她买蛋糕而出了车祸,双双殒命。

盛依依被迫由父亲的一位远亲抚养,那是一对老夫妻。可是她的养父是个色鬼,从一开始收养盛依依,就不怀好意,随着盛依依逐渐成长生育,养父对她不免有些动手动脚,虽说没有真正的性接触,可是却像头苍蝇绕在周围。

原本盛依依和程庭树并无交集,只是因为某次尴尬又香艳的相遇,两人才有了联系。当时程庭树头脑一热,提出自己会帮盛依依脱离那个魔窟。现在对方似乎是来找自己来兑现承诺了。

程庭树只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想要帮忙盛依依的话,没有那么简单。首先他必须要让盛依依的养父家和盛依依本人,去相关机构解除收养手续,而且还要将其户口迁出去。

程庭树倒不担心对方会拒绝。盛依依的养母是吝啬的泼妇,对盛依依非常反感,对于自己老公向养女动手动脚的风声,她也知道一些。所以只需要花些钱,让她这个真正的一家之主点头同意还是比较简单的。

可是接下来呢?昭月高中可是私立贵族学校,学费极为昂贵。即使盛依依也是尖子生,可以用奖学金抵消大半。可是剩下的费用,依然不是个小数目。程庭树倒是有个小金库,卡里也有两三万,那是他历年省吃俭用下来的零花钱。即使这些全部贴进去,也不够。

再进一步说,盛依依现在要是离开养父家,去哪里住?生活费那些呢?她即使可以勤工俭学,也不可能抵消这些费用。

就算带回来自己家,母亲范清妍会不会同意。即使后者同意,对盛依依的名声不好。

这一连串的问题,也给程庭树提了个醒,那就是独立的经济。必须要有独立的经济!

程庭树日后想要广开后宫,纳天下美女于床榻间,那必须要有独立的经济。

否则如何养得起女人?就拿赵晓娟来说,即使真正调教好了赵晓娟,程庭树如何养活对方,难道要靠赵晓娟打工养活自己?

“只可惜系统没有兑换钱或者黄金的功能,兑换一些法器之类的倒是可以卖钱,可是我上哪里去找买家?”程庭树面露苦色,心里暗道。

盛依依见他面露苦色,还以为他想赖账,她连忙说道:“你可不许赖账啊!

你说过要帮我离开的!”

程庭树无奈笑道:“我倒不是想要赖账,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你知道办这事需要钱的。”

盛依依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说道:“我岂不知这有些难为你了,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不多了,什么意思?”程庭树狐疑道。

盛依依冷笑道:“我无意中听到,他准备在暑假我过生日的时候给我开苞,如果我不愿意他就用药!”

“这个老畜生!”程庭树两条剑眉顿时竖了起来,低声喝道。

“所以只有你能救我了!”盛依依身躯微微朝着他靠近,胸前被紧身衣勒束的巨乳更是逐渐贴近,“我跟你说过,只要你帮我离开那里,我愿意把第一次献给你,难道我不漂亮么?”

盛依依的眉宇间流露出一股哀怨的气质,让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不得不说,盛依依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质,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即使是四大校花在她面前都有些逊色。

程庭树忽然觉得自己胯下的兄弟有些怒涨的趋势,“我艹,哥你不能这样,我穿着紧身衣呢!”

他吓得面色有些白,要知道他现在穿的是紧身衣,如果肉棒真的怒涨起来,那简直就像黑夜里点亮一盏明灯,在场的少女包括宋夜鸢都会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这时,宋夜鸢忽然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开始下一组动作!”程庭树还在呆滞中,他还没有练习站立一字马,不过这样也好,那样等于把胯下对准盛依依,到时候肯定尴尬。

宋夜鸢看着眼前的,轻轻一笑道:“下面的动作需要一位同学来帮忙演示,不知道哪位出来?”

周玉洁忽然举手说道:“我来!”

宋夜鸢有些意外,不过片刻后她便笑道:“你也行,来先躺这块坐垫上!”周玉洁顺从地躺在坐垫上,然后听到宋夜鸢说道:“将腿呈一字马分开!”在众人有些惊诧的目光下,周玉洁顺从地分开伸直双腿,竟没有一丝停顿和辅助。在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周玉洁竟高昂着白皙的脖颈,朝着盛依依投去一个挑衅的目光。

盛依依轻轻哂笑,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宋夜鸢看着自己的这个外甥女和那个长发女生之间暗中较量,也觉得有些好笑。原本周玉洁跑过来哀求自己,在抽签环节作弊,让她和程庭树成一组,然后故意今天训练几个姿势比较暧昧的动作,就是为了间接增进感情,给两人创造机会。结果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导致现在这个情况。

宋夜鸢眼珠一转,说道:“接下来的动作大家仔细注意,待会儿大家都要做的。”

说罢,宋夜鸢忽然身形下落,双手撑地,竟是趴在周玉洁的身上,同时她的双腿伸直分开,也以一字马的姿势展开,同时脚尖触碰周玉洁的脚踝。这一大一小两位美女,竟以这种镜像模式,展现在众人面前。尤其是两位大小美女的丰满双乳挤在一起,都变成了饼状。那种视觉的刺激,直让程庭树两眼发光。

盛依依见此面色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每组两人身体相靠,都以一字马分开。上面那人必须要用脚尖抵住下面那人的脚踝!坚持起码三分钟!好了,大家开始吧!”宋夜鸢从周玉洁身上站起,朗声道。

就在众人准备行动时,周玉洁忽然发出异议,“报告老师,程庭树那组恐怕有些不妥,他毕竟是个男生,男女有别。如此亲密的动作,恐怕有些不好吧!”宋夜鸢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女,不想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和别的女生过于亲密,她转头看向了程庭树和盛依依。

没想到盛依依却朗声回道:“我没有问题,可以继续,我不介意的!”宋夜鸢若有所思,她眼神询问向程庭树。程庭树思索片刻,当想要拒绝,可是耳边却传来了盛依依的话语。

“你是术士对吧?”

程庭树瞳孔一缩,眼神凌厉地扫向盛依依,而后者却气定神闲地微微闭眼,根本不理会。

程庭树深吸一口气,回道:“我也没有问题。”周玉洁面色顿时阴沉下来,而宋夜鸢则是饶有兴致地看向他,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那好,就这么定了!大家开始分组练习吧!”宋夜鸢拍着手说道。

在周玉洁恨不得杀人的目光下,程庭树躺在了坐垫上,任由盛依依柔软年轻的身体下压靠近,直到对方用柔软的脚尖顶在自己的脚踝,他都没有说话。盛依依丰满的巨乳,平坦的小腹和柔软的下体,几乎和程庭树正面紧贴着。可是程庭树却没有心思享受那份快感,他眼神凌厉地看着盛依依。

“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瘸腿乞丐曾经多次劝告他,千万不能在普通人面前泄露自己的身份,虽说术士并不是什么见光死的身份,可是他现在还不适合暴露。过早的暴露,只会引来仇家的注意。

盛依依摸了摸刚刚为了训练而扎成马尾辫的长发,轻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泄露你的身份的,因为我也勉强算半个术士!”“嗯,此话何意?”程庭树蹙额问道。

盛依依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父亲是一名命数师,虽说不入流,可是在姻缘方面十卦九准。”

程庭树微微一愣,他曾经听瘸腿乞丐说,命数师在术道属于术士里的异类,他们本身战力不强,但是高阶命数师却被诸多势力追捧。毕竟推演凶吉,风水星象等,都是极为实用的技能。但是命数师因为经常窥探天道,往往寿数不长,而且有五弊三缺。

如果盛依依的父亲真的是命数师,那她看出自己是术士应该不足为奇。她说自己也是半个术士,难道她也继承了她父亲的衣钵?

盛依依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说道:“不,我父亲没有将衣钵传给我。”“那你怎么知道我是术士?”程庭树倒不奇怪,命数一脉很少血缘传承,因为命数师本就寿数不长,子女也不会多,如果传给子女,等于将天道惩罚传给子女,数代下来的话,搞不好会断子绝孙!

盛依依解释道:“我虽说不是术士,可是我天生异体,对于各种能量的感应远超常人。我父亲生前也曾教过我如何区分这些能量,所以说我是半个术士。我在你身上感应到了明显的术士真气,而且真气质量还非常高!”程庭树沉默了片刻,说道:“即使如此,你也没有必要缠着我啊!你这么优秀,没必要绑死在我这棵树上。”

“我父亲虽说品阶不入流,可是于姻缘一道却造诣不低。他曾经跟我算过一卦,然后给了我一枚铜戒指。他在医院临终前对我说,日后遇到能让铜戒指变成红色的男人,便是你一生的丈夫。”盛依依举起自己的右手小指,那里有一枚殷红如血的戒指,“只有那次遇到你,我这枚金色的戒指才变成红色,我就确认你就是我一辈子的丈夫!”

程庭树微微蹙额,他不通命数,瘸腿乞丐也没有传授过他命数一道的术法。

按他的话来说,情妖秘术本就为术道不容,如果再添上天道惩罚,程庭树恐怕会活得更惨。要是他会命数的话,就可以看看他和盛依依之间是否有姻缘线。

“你只有肯带我离开,我不光把第一次献给你,我已经可以和你在一起。我不需要名分,哪怕你以后娶了别的女人,只要心里给我留块地方就行了。”盛依依可怜兮兮地哀求道,她的巨乳和柔软的下体更是不断地研磨着程庭树的身体。

程庭树只觉得一股热气瞬间涌起,下体的肉棒像怒蛙暴起,可却被紧身衣束缚,死死地贴在小腹。从外面看,就像是一根铁棍藏着衣内。

“唉,你看程庭树他下面!”

“我去,好大,那玩意儿估计我两手都抓不住!”“要是做他女朋友,岂不是美死了?”

“哈哈,小淫妇发浪了!”

“去死,你才发浪了……”

耳边听着那些怀春少女的窃窃私语,周玉洁的面色越来越阴沉如水,原本和程庭树调情的应该是自己,可是却被那个狐媚子占了先,这让她恼羞成怒,两腿下意识地发力,紧接着身下便传来一声惨叫,她悚然下看,却见一名长相清秀的少女正面目狰狞地在坐垫上痛苦的呻吟,而她的韧带部位已经红肿起来了,显然是刚才她陡然发力,伤到了对方。

宋夜鸢连忙赶回来查看,她柳眉微蹙,说道:“我带她去医务室,你们继续训练。”

“宋老师,我带她去吧,毕竟是我的错!”周玉洁一边诚恳说道,一边用“我懒得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的眼神瞪着程庭树和盛依依。

宋夜鸢沉吟了片刻,说道:“也好,再来个人帮忙,扶马小燕去医务室。”感受到周玉洁恨不得杀死自己的眼神,盛依依非但不惧,反而更加亲昵地靠近程庭树,还了个“我就是偷你汉子,你能奈我何”的表情,气得周玉洁双马尾都要竖起来了。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