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40) 作者:画纯爱的JIN

.

【情妖】

作者:画纯爱的JIN2020/8/29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 第四十章:暂休兵戈和陷入危机的季蓉蓉

兴和茶馆是 S市历史极为悠久的老茶馆了,不过这里从来都不是普通贩夫走卒会来的地方,当然王公贵族、富商巨贾也不会到这里凑。这间茶馆建设的唯一目的,便是调节黑道的矛盾。茶馆的初代目是黑道的传奇人物和气僧,此人出身来历师承都极为神秘,出现在S市时,正值满清末年,S市作为通商港口,被大力开发,而城狐社鼠自然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这些黑道人马往往不会遵循规则,稍有不和,便会大打出手,往往造成严重的流血事件,即使官府都难以管理。

直到和气僧的出现,他武艺高强,做事公道,很快成为黑道著名的和事老。黑道两方势力如果出现矛盾,首选便是和气僧,由于其处事决断不偏不倚,故而往往能够让双方都满意。而他开的兴和茶馆,便成为诸多黑道谈判消遣的地方。

自改革开放之后,黑道势力一度在华夏卷土重来,只是他们虽说抛弃了诸多旧式黑道的规矩。可是出事就到兴和茶馆谈判的传统,却依然保留了下来。只是和气僧早就仙逝多年,这黑道间的纷争却依然不休,而且这和事老的人选也就只有黑道宿老一项选择了。

今日的兴和茶馆早就物是人非,除了正堂还供奉着和气僧的铜像外,茶馆的格局早就和清末完全不同。只是不变的是,黑道依然波云诡谲,而谈判也永远不会消失。

兴和茶馆的服务员小刘正在角落里打着瞌睡,现在这个时候早就过了普通黑道成员喝茶的点,也不是寻常黑道组织谈判的时间段。而这家茶馆的老板也不会太过拘束的管理服务员,所以小刘每天的午后总喜欢躲在茶馆的角落里打会儿瞌睡。可惜今天他的如意算盘破裂了,大门忽然被人开启,连带着门口的风铃也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小刘顿时睡意全无,他正满脸不愉快地准备告诉对方现在不是营业时间,待看清对方的长相时,却觉得浑身打了个冷颤。

却见走在最前面的老头一口金牙,上半身西装,下半身却是沙滩裤,还跛着一条腿。而他身后紧跟着一名身材瘦削,面容如刀削般的中年男子,那人怀里正抱着一柄长刀。

“南郊霸主卢瘸子!”小刘瞬间就睡意全无,整个 S市有以上特征的黑道人物,唯有称霸南郊的卢瘸子。当然他自然不敢直呼对方的诨名,连忙堆起笑脸,小跑着来到卢瘸子面前,说道:“哟,卢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

卢瘸子张嘴露出一口金牙,他对于一个小小的服务员,素来是极为和善的。他微微一笑,虽说不是很和蔼,可是却让人不再畏惧,“我今天来,是为了给两方人马调停下矛盾的,劳驾安排个雅间!”

“您这可是折煞小人了,楼上雅间请!”小刘连忙露出了受宠若惊的神色,躬身展臂,将卢瘸子迎上了二楼。这时他才发现后面还跟着四个相貌丑恶,身材魁梧的汉子,他作为兴和茶馆的服务员,自然是见过黑道中高层的,自然一眼便看出了那四人是夜王名气不小的夜王五虎中的四个!

小刘心里暗暗吃惊,卢瘸子今天要调节的双方居然有一边是 S市第一黑道组织夜王,或者说夜王门下的五虎。那另一方会是谁?王佛爷?方独眼?还是其他黑道中小组织?可是让小刘失望了,他眼巴巴地等待了半天,都没有看到了什么出名的黑道人物。

“等等,小朋友,这里可不是学生该来的地方。”小刘忽然看到人群最后,似乎还有个长相阳光帅气,可是一眼便看出是学生模样的青年,他连忙想要阻拦对方。

谁料卢瘸子却笑道:“那位可是我今天请的客人哟!”

小刘猛地一愣,满脸不可置信看向了卢瘸子,卢瘸子依然那副微笑的表面,他的金牙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异芒,“你在怀疑我的话?”

“不敢不敢,请几位楼上雅间请!”小刘能做这行,自然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小,连忙换上谄媚的神色,迎着卢瘸子前往雅间,只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关注着最后的学生,也就是程庭树。

到了雅间,分主宾分开而坐,小刘给诸位来宾上过茶后,便退了出去,轻轻把门带上,直到这一刻他还是不知道那个中学生为何会被请到这里来。

“好了,废话老夫也不多说,这回请诸位来,是受人所托,调解夜王和程小兄弟的过节!”卢瘸子捧着一只茶杯,露出满口的金牙道。

夜王五虎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头脑最清晰的奔雷虎姚阳开口道:“卢老板,您的好心我们心领了。但是这小子把我们夜王的草鞋罗虎打成重伤,又废了我们五虎之一的旋风,等于干掉了一个红棍。卢老板,您手头的红棍要是被人废了,想来您也不会这么客气的跟人喝茶吧?”

程庭树却是极为淡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跛脚男人是谁,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个中年刀客身上,地煞境高手的气场可不是一般的强,哪怕快刀王二已经下意识的压制住了自己的煞气,可是坐在不远处的程庭树,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种如同刀锋临颈的危险。

卢瘸子听到奔雷虎如此回答,倒也不生气,他点燃一根雪茄,轻轻地嘬了几口,然后吐了串烟圈,笑道:“嘿嘿,混黑道,黑道,最终不就是为了钱和利益嘛!只要利益给到了,没有什么不能谈的。”

奔雷虎微微蹙额,他们对于罗虎和旋风哥被废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只是觉得同为五虎和易建腾门下,面子被人驳了,再加上堂主要求教训对方,所以才会倾巢而出。现在卢瘸子的意思是,对方会出钱来化解矛盾,这让夜王五虎都是微微动容,对于他们来说,在黑道称王称霸那是太过遥远的事情,最实在的事情莫过于捞钱。

就像下山虎乌鸦哥来说,他就借着夜王的名号扩大自己的地下黑拳拳场,疯狂的赚黑心钱。而其他的四虎也都有自己的来钱渠道,对他们来说夜王也只是他们唬人的旗号和捞钱的工具罢了。所以如果程庭树能够拿出让他们满意的条件,他们也是非常乐意和解的。

谁料程庭树玩弄着手头的瓷杯,眼睛看着那琥珀色的茶水,淡淡地说道:“抱歉,我可没有什么可以钱财可以给他们的。”

夜王五虎顿时恶狠狠的瞪向了程庭树,后者淡淡地呡了口茶,然后说道:“不知卢老板打算怎么调解?事先说好,我可没钱!”

卢瘸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驳自己面子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个中学生,他摸着自己的下巴,笑道:“哦,你想要夜王他们怎么做?”

程庭树也没有抬头,只是淡淡地说道:“我的条件是夜王以后不得再骚扰我和我的家人朋友,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和夜王真的见见血!”

“放肆!你以为你是谁?还敢跟我们夜王谈条件!信不信我杀了你全家!”锦毛虎金勉忽然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程庭树忽然抬眼,从袖中取出一枚稻草人,上面用灵符贴着三根毛发,他淡淡地说道:“你再说一遍……”

“我就说,我要肏你……”金勉的话还没说完,便发出一声惨叫,他捂着手腕忽然跌倒在地,夜王五虎都是面色一变。

快刀王二瞳孔一缩,喃喃道:“茅山厌胜术!”

程庭树轻轻捻着一根银针捅入稻草人的左臂,略有些惊讶道:“好眼力,这确实茅山正宗的厌胜术,不过我只是学了点皮毛。我这门咒术源自陆压道人的钉头七箭书,当然威力是远远不如后者,只是这生效的时间却大幅提前了。”

快刀王二一听顿时紧张起来,纵身挡在了卢瘸子面前。也无怪乎他会紧张,咒术师乃是术道之中极为诡异阴狠的存在,而咒术更是诸多术法之中最为诡异狠辣的一种,那种取人头发,便能远隔千里杀人的手段,即咒术的一种表现形式。不过好在历代王朝因为巫蛊之事而大加杀戮的事情也不少,咒术师在历朝历代大多是被打压的对象,到了现在更是人丁稀少。可是极为严苛的生存条件,也让咒术师变得更加古怪狠辣,手段也是更加诡异莫测。

所以即使程庭树哪怕连先天都没有踏入,快刀王二却依然护住了自己的老板卢瘸子,就是因为他已经误把程庭树当成了咒术师。实际上程庭树根本不是咒术师,他的这手秘法实际上连咒术师的皮毛都没有摸到,严格算起来,这是他师父瘸腿乞丐教给他的一招半咒术半精神力的法门。这招对于术士根本没啥用,瘸腿乞丐也不许程庭树学习咒术,按照他的说法,咒术师每次施法,都会折损寿命,在咒术师势力巅峰的元朝,高阶咒术师没有一个能够活过四十的!哪怕有人凭借秘法侥幸活下来,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其中的痛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而程庭树之所以会施展这招,一来是为了警告夜王五虎,二来也是为了向卢瘸子展示肌肉。

只是在场的都是武者,没有一个术士,所以即使快刀王二也没有看出其中的端倪。程庭树淡淡地说道:“现在我有谈判的资格了吧?还有你要是再侮辱我家人,我就直接卸了你四肢!”

金勉从来没有今日这么狼狈过,可是他却不敢继续辱骂,对方只是扎了贴有自己头发的灵符的稻草人,自己的左臂就疼得厉害,这明显是传说中的厌胜术!他虽说极为凶悍,可是对于术士,还是颇为忌惮的,尤其是会厌胜术的咒术师,那更是人人闻之惊惧的角色。哪怕是在现在咒术师人才凋零的大环境下,在术道行走的咒术师依然可以做到千里之外,凭借一根头发,杀人于无形之中。

“没想到程小兄弟居然还是位咒术师,看来果然年少有为,深藏不露啊!”卢瘸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程庭树面无表情道:“我可不是咒术师,只是知道点法门罢了。否则的话,他们四个还能坐在这里喝茶?”

夜王五虎皆是面色一变,他们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鄙夷和嘲讽,可是他们偏偏又忌惮于程庭树的厌胜术,所以只能尴尬地坐在原地。而卢瘸子似乎从程庭树的反应里看出了一些东西,他呡了口茶水,笑道:“你们几个做长辈的,怎么着也得让着点人家年轻人啊!这样吧,依着我的想法,你们各退一步。如何?”

奔雷虎姚阳看了看其他三虎,然后眼珠一转,问道:“不知道卢老板口中的各退一步,是什么标准?”

卢瘸子斜睨了他一眼,嘿嘿笑道:“你们夜王五虎答应人家不得再找程小兄弟的麻烦,而程小兄弟当场服个软,向你们道个歉,这事就算了了,如何?”

程庭树微微一愣,他原本以为对方会开出更加严苛的条件,让自己实现,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只是让自己服软道歉。他原本已经准备好谈判破裂,实行武力强开的后手了,他可不是什么宁折不弯的好汉,程庭树素来坚持能屈能伸,服个软又如何。只是夜王五虎那边就有些不愿意了,乌鸦哥面色难看的说道:“卢老板,你这建议不大公道吧?”

“哦,怎么个说法?”卢瘸子呡着茶,淡淡的反问道。

乌鸦哥愤愤不平道:“他可是废了我们夜王一个红棍,把一个草鞋和诸多兄弟都打成了重伤。如果是你的……”

卢瘸子却噙着一抹冷笑,对着乌鸦哥说道:“我的手下如果敢招惹一个咒术师,我会先把他的腿给卸了!”

乌鸦哥顿时闭口不言,而奔雷虎姚阳却说道:“卢老板果然有气魄,不愧是一方魁首。只是我们夜王五虎同气连理,素来一荣俱荣,如今旋风被他所废,肯定得要个说法。”

卢瘸子却冷笑道:“说法?你们那个什么狗屁旋风偷袭人家不成,反被别人废了武功,传出去只会让人耻笑你们五虎无能,夜王空有虚名罢了。”

夜王五虎俱是面色一变,而卢瘸子摇晃着手头的茶杯,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跟旋风真的有情有义?不然吧!你们现在出手无非是易建腾被驳了面子,脸上不好看罢了。想来你们上头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吧?”

奔雷虎姚阳微微蹙额,这种事情明明是夜王内部的机密,严格来说,是锐金堂内部商议的结果,可是卢瘸子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这让他有些狐疑起来。他开始怀疑卢瘸子在夜王有内奸,不过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稀罕事,黑道组织之中互相派遣间谍,再正常不过了。

而卢瘸子的话,似乎也真的触及到夜王五虎的 G点,他们确实没有替旋风出头的意思。实际上他们都是为了捞好处而来的,至于他们的老大易建腾,则是为了出口气,防止在夜王内部舆论陷入不利的地位。但是对方居然是个术士,而且还会疑似咒术的秘法,那这就不是块肥肉,而是个马蜂窝了。

而现在卢瘸子的建议,却可以让双方停火,程庭树只要服软道歉,那么易建腾的面子有了,他们也不需要为了一个废物而去和一个咒术师拼命。这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奔雷虎和其他三虎交流了下眼神,点点头道:“卢老板的话说得极有道理,我们同意,就看那位的意思了……”

而众人的视线都投向了正在喝茶的程庭树,后者放下茶杯,淡淡的说道:“我嘛,我的意思是……”

*** *** ***

“唉……怎么又有些紧了?难不成我又胖了?”S 市东郊某处出租屋内,一名身材丰腴,胸前双峰极为雄伟的中年美妇,正在尝试将自己的黑色大号胸罩背后的扣子连接起来,可是她的粉白藕臂无论怎么发力,都难以将那个黑色大号的胸罩扣子接上。等她深吸一口气,把胸前两堆山丘般的雪白乳球微微收敛之后,才将那黑色大号胸罩完全穿上,可是那紧绷之感,还是让她有些不舒服。

试衣镜里的美妇长着标准的鹅蛋脸,两条细长的黛眉没有任何修剪,却依然弯如新月。两只朦胧的杏眼精致可爱,眼眸里不断泛着一抹抹灵光。圆润的瑶鼻之下,是她略显肥厚的嘴唇,可是那红润的唇瓣,却会让人直接无视其唇形的缺陷。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黑色丝绸般凌乱地披在中年美妇白皙的肩头,圆润的下颔轻轻摇动,更突显出她洁白无瑕,如同羊脂玉雕琢而成的挺直脖颈。

因为胸部的再度变大,导致原先的黑色大号胸罩已经显得有些紧了,而那两团粉白滑腻的乳球,便直接暴突出来,除了在中间挤出一道深不可测的缝隙外,那大片白皙的乳肉更是有溢出胸罩束缚的征兆。季蓉蓉只要稍微动作,那胸前的双峰便会晃晃悠悠地在半空中荡出阵阵白花花的淫浪。

而且季蓉蓉的体质有些特殊,她的汗腺非常发达,导致出汗就比较频繁。虽说这个特点并不影响生活,可是季蓉蓉在试图穿上胸罩时,也费了不少气力,所以现在胸前香汗淋漓,细密的汗珠使她原本就白皙的胸前变得油光闪闪的一片,极具熟女美妇的诱惑。尤其是当汗珠顺着乳沟,滑入到雪白乳球间的缝隙里时,那更是极为香艳的美景。

在费力穿上有些嫌小的黑色胸罩之后,季蓉蓉看着镜子里拥有丰腴身体的自己,顿时犯了难,她工作的地方要求必须要穿丝袜。可是她并不大喜欢穿丝袜,生性节俭的她买不起那些高档丝袜,只能买些地摊上十几块一双的便宜货,这种劣质丝袜不仅无法透气,还会导致皮肤过敏,所以季蓉蓉素来都不愿意穿丝袜。

可是在夜总会那种讲排场,在季蓉蓉眼里很正规的地方工作,她认为还是要穿丝袜,于是她托人买了条比较昂贵的裤袜,据说很符合她的工作场景。于是季蓉蓉便怀着虔诚的心开了封,拿出了那条据说很符合她工作地点的高档丝袜。

那是一条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的裤袜,摸上去触感冰凉,丝滑柔顺,完全没有劣质物的粗糙感和膈应手感。即使用力拉扯,也没有拉丝褶皱的痕迹,季蓉蓉忍不住感叹道:“真是一分钱一分货啊!这花了大价钱的丝袜就是不一样,这手感,这质地。明明薄得跟透明的差不多,但就是不拉丝。连裤裆都是开的……等等,这丝袜怎么是开档式的!”

以季蓉蓉这个农村妇女的思想,在她的眼里,只有那些出去卖的小姐,才会穿这种开档式的丝袜。所以当她看到那双丝袜居然是开档式的时候,顿时羞得面红耳赤,止不住地咒骂自己拜托代买丝袜的混混马六。那个马六是自己所租房屋所在地的城狐社鼠,也算是这一片的混混头子,也干着类似中介的活儿。所以购买高档丝袜的事情,必须由对方插手,捞一笔油水,否则他们会像苍蝇一样,在你身边骚扰。

那个马六素来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带着淫邪,经常找借口过来撩骚几句,或者趁机揩油吃点豆腐。最近一段时间,不知为何,那个混混头子反而安稳了很多,见面也颇为客气,也没有再过来性骚扰。季蓉蓉只道他改了心性,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死心不改。季蓉蓉看着那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的开档裤袜,以及旁边放着的另一盒额外的蝴蝶式开档黑色情趣内裤,便知道马六那个混蛋是在向自己做出某种性暗示!

可是气归气,季蓉蓉还是不得不拿起那件裤袜,她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穿上它。毕竟这工作离家相当较近,也不是很辛苦,薪水又高,她不能轻易放弃。

在深吸一口气后,季蓉蓉只能搬来张椅子,然后翘起二郎腿,拿起那双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的开裆裤袜,拿起裤尖部位,轻轻将其捻平。季蓉蓉抬起自己丰腴的美足,她的玉足充满了肉感,十根脚趾就像胖胖的春蚕,看上去精致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一个个吞入口中,使劲吸吮。她伸出大脚趾,先将其穿入裤袜袜尖的位置,然后用双手调整丝袜的裤尖,让大脚趾进入标准的位置。

季蓉蓉如法炮制,将其他四根脚趾都缓缓地探入到袜尖的标准位置。待到五根脚趾都进入其中后,她轻轻地按压袜尖,确保脚趾都处于丝袜里的准确位置。然后便将另一只脚掌伸入另一条袜筒之中,按照上面的方法,再把另外五根脚趾也穿入袜尖。待做好这一切后,季蓉蓉开始发力,将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的开档裤袜的袜筒朝着膝盖部位拉伸。先是左腿那条,然后右腿那条。等到裤袜拉到膝盖以上时,季蓉蓉便椅子上站起,继续拉着袜筒朝上拉去。

而接下来的时候,季蓉蓉便开始对裤袜在大腿和臀部周围的松弛和紧绷的部位进行调整,不断地拉扯或者捻平,以确保裤袜可以贴合自己的腿部。毕竟她要干得是体力活,如果裤袜不穿得合体,还是颇为难受的。而将裤袜拉到大腿部位时,季蓉蓉便深吸一口气,她将手指将裤袜的袜口摊开,让自己丰腴的大腿可以更好的进入袜筒之中。只是她的身体比起寻常熟女,还要丰腴几分,所以那油光棕色开档裤袜穿起来,还是有些艰难。这让季蓉蓉不得不再度抱怨自己又胖了一些。

季蓉蓉不得不不断小跳着,让大腿内侧的肌肉可以稍微收敛,将那条丰腴的美腿能够被油光棕色裤袜给收容进去。而当裤袜将大腿几乎穿进去时,腰后那两片肥厚的臀瓣还在等着她呢!季蓉蓉喘了口气,让自己的大腿先适应下这条新的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的开档裤袜。

不得不说高档丝袜的用料就是不错,非但没那种廉价丝袜的粗糙和劣质感,反而和她不算娇嫩的肌肤有种天然的适应。仿佛那油光开档丝袜就是自己的第二层肌肤一样,触感冰凉,摸上去发出“沙沙”的轻响,仿佛是丝绸般柔顺光洁。哪怕她是个女性,都有些痴迷于那种手感了,看着试衣镜那穿着油光棕色开档裤袜的中年美妇,季蓉蓉也心里暗道:“怪不得城里的女人都喜欢穿丝袜,看上去确实有些不错啊!”

季蓉蓉将双手伸入腰后,轻轻地拉着裤袜的边缘,然后用手指将屁股后头的褶皱摊开,将其伸入裤袜内侧,将后者拉长,绷开出一个空间,然后将她那肥厚坚挺的臀瓣缓缓纳入其中。而这个时候,季蓉蓉双脚呈现内八字站起。她不断地抖动屁股,让那肥厚的臀瓣可以不断晃动,一点点的将其收入裤袜之中。如果有人能够在后面看到那肥厚臀瓣在半空中荡出一道道白花花的淫浪,肯定会兴奋的直接勃起,甚至射精吧!

只是季蓉蓉的臀瓣过于肥厚,她前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那裤袜还没提到三分之一,就被晃动的臀瓣给震了回去。直到第四次,她才狠下心来,猛地将裤袜提到了肥厚臀瓣的一半处。然后猛地发力,同时屁股剧烈扭动,在那白皙臀肉的不断晃动中,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的开档裤袜终于把她的两片磨盘似得臀瓣给收敛其中。

而季蓉蓉一直将裤袜边缘拉到腰眼处方才罢休,按理说这个时候,普通的女性还要再将手掌伸入丝袜内侧,将臀后的一些褶皱部分给推平,防止膈应。但是她的臀瓣实在过于肥厚,几乎把那原本就超薄透肤型的裤袜撑得到了极限,那臀部末端几乎撑为透明的白色。

季蓉蓉把两条丰腴的美腿给分别缓缓抬起,充分的扭动伸缩了一下,确保它有充分的活动空间,而不被裤袜给拉扯绷紧。最终她在撩起两只美足的脚后跟,伸手调整了下脚后跟的裤袜褶皱,整个过程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累得季蓉蓉浑身香汗淋漓,仿佛覆盖了一层油光,倒是跟她穿的裤袜有三分相配。

其实倒还不错,就是那裤袜是开档式的,让季蓉蓉有些羞赧,下体神秘地带不断传来的凉意,让这位保守的农村美妇,有些不知所措。她连忙拿过一条下摆还算长的黑色格子裙,将其手忙脚乱的抓起,然后抓起一条白色弹力打底衫,就迅速穿了起来。

等到刚刚她穿戴好时,儿子王围干那阴柔的面容随着轻轻的敲打声,而出现在了房门的缝隙间。

“妈妈,你上班的时间快到了,赶紧吧!不然错过了公交车,就麻烦了。”

季蓉蓉拿出纸巾擦了擦额前和脸颊、颈部的香汗,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她明明外面已经穿着一条下摆齐到膝盖的黑色格子裙,可是裤裆那里的凉意却有增无减。尤其是在自己心爱的儿子面前,那种感觉就更加严重了。

王围干推开门,看到自己年过四十,却依然妩媚美艳的母亲季蓉蓉,也是颇为感慨。自己的父亲在小时候便因为欠一屁股赌债,外出潜逃,从此下落不明。而自己的母亲守了十几年寡,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自己拉扯大,还供给自己读书。因为担心继父会欺负自己,她还拒绝了很多优秀男性。现在想想,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想到这里,王围干忽然一把抱住了季蓉蓉,后者微微一愣,面色微红,有些惊疑的问道:“怎么了,儿子?”

“妈,我爱你!”王围干嗅着母亲身上的洗发水和玉体的香气,发自真心的说道。

季蓉蓉听到这话,原本有些紧张的身体也逐渐放松下来的,她的那对豪乳抵在儿子宽阔结实的胸膛上,几乎挤成了饼状,然后对着王围干说道:“我也爱你啊,儿子!”

母子二人真情相拥,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相处的时光,以往季蓉蓉要打几份工,而王围干也经常要奔波于各个补习班,所以母子两人很少有能静下来交谈相处的时间。只是这美好的时光过于短暂,随着季蓉蓉事先在手机里设置的铃声响起,中年美妇面色一变,慌忙的拿起小包,急急忙忙朝着门口跑去,说道:“儿子,饭菜在冰箱里,到点了就拿出来热下。今晚可能要下雨,记得睡前把窗户关上,大门要反锁好,要记得……”

“知道啦,老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王围干有些无奈的说道。

而季蓉蓉却对着儿子微微一笑,说道:“你在妈的心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

说罢,她便开门匆匆下楼离去,而王围干的眉头却逐渐蹙起,喃喃道:“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裤袜……妈妈什么时候会穿这种高档丝袜了?而且我记得这个牌子的这种款式,只有开档式的吧?嘶……夜总会……”

看着那紧闭的大门,不知为何,王围干陡然升起了一种不安之感。

不同于儿子的不安,季蓉蓉的心情很愉快,最近她感觉自己的生活极为顺风顺水。马六这种地痞无赖也好,自己那个素来严肃苛刻的经理也罢,最近都对自己笑脸相迎,仿佛冥冥之中,有贵人相助一般。于是心情大好的季蓉蓉乘着公交来到了自己工作的夜王夜总会,这回没有像黄三那种流氓来骚扰她了,甚至司机看见她,都不禁点头示好,这倒是让季蓉蓉有些受宠若惊。

“抱歉,我来迟了片刻。”季蓉蓉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半分钟,当她换上清洁工的制服,赶到大厅集合时,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集结列队,听候大堂经理的训话了。

季蓉蓉原本已经准备接受那个五大三粗,如同铁塔般的严肃古板的严经理的训斥了,毕竟这个严经理素来不苟言笑,而且为人处世极为严苛,当初有个服务员只是犯了点小错,就被他训斥了整整半个小时,最终还把人家的奖金给扣了一半。

没想到的是,看到惴惴不安的季蓉蓉,严经理只是微微蹙额,说了句“下次注意”,便让她归队。季蓉蓉没想到自己居然运气如此之好,没有被那个严老虎责骂半句,她顿时如释重负的走回了队列之中。而严经理很快便开始了每天必备的训话……

夜王夜总会是个坐地极大的超大型综合娱乐会所,里面有诸多娱乐项目,而季蓉蓉原本是负责宴会厅,也就是饮食部分区域的卫生的。而最近严经理忽然给她调个岗位,让她负责SPA区域的卫生。相比于前者,SPA区域的活要轻松很多,那里人流量相对较少,所以算是比较好的活,一般只是和经理关系好的保洁,才会分配到那里。

季蓉蓉从杂物间领了清洁用具,刚想准备开始打扫,忽然听到一阵粗鲁毫不遮掩的笑声。

“哈哈哈……我就说嘛!赌拳还是得看我刀哥!这回又大赚了一笔吧?”

这时另一个沙哑如唐老鸭的声音也逐渐传来,“那是,咱刀哥是什么人?那是咱夜王十大……跟着刀哥吃肉,咱起码也能捞碗汤喝啊!”

“就是这回咱们不就跟着刀哥捞了一笔么?”第三个声音忽然响起,那个声音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听着都觉得带着一股湿意。

“哈哈哈,好,今儿刀哥高兴,请你们去做个精油按摩!妹子随便选啊!”那个最为粗鲁的声音再度响起。

季蓉蓉正在 SPA区的单向玻璃门后,还有些呆愣,忽然大门开启,一个肥胖的身影顿时和季蓉蓉撞了个满怀。

“他妈的,居然敢撞你刀哥,不要命了!我今天非……非得……哟!”那个矮胖男子原本被季蓉蓉撞得直接跌倒在地,满脸暴怒,可是在看清季蓉蓉的长相和身材时,顿时多云转晴,露出了淫邪的笑容,“没被撞疼吧?唉,都怪我没注意……”

季蓉蓉其实只是被对方撞了个踉跄,并没有像那个矮胖男子那样倒地,可是能够在这里消费的都是客人,她自然不敢得罪,连忙点头哈腰道歉起来。那个脑袋像番薯,身材矮胖的男子看着那胸前双峰把制服绷得高高隆起,还穿着油光棕色超薄透肤型裤袜的中年美妇,眼里的淫邪毫不掩饰,他伸手摸着季蓉蓉那圆润柔软的玉手,淫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是哪个部门的?”

季蓉蓉被矮胖男子摸得极为羞恼,她奋力挣开后者的安禄山之爪,低声了一句,然后面色羞红拿着工具狼狈逃离。而那个矮胖男子举着刚刚玩弄季蓉蓉玉手的手掌,然后放到自己的鼻下闻了闻,仿佛那里还残留美妇的体香,他对着身旁的两个近身说道:“去把老严找过来,我今天就准备点这个清洁工的钟!”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