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04) 作者:画纯爱的JIN

第四章 “哥哥,哥哥……大笨蛋,快起床,快起床啊!你快迟到了!”

还在睡梦中的程庭树忽然眉头一皱,他耳边仿佛听到了一个清脆如银铃的女声。昨夜在赵晓娟身上奋战了好几回的程庭树,一把抓住薄毯的边缘,将其蒙在头上,半睡半醒地嘟囔着说道:“还早呢,让我再睡会儿!”

“笨蛋哥哥,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上课了!你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这回程庭树算是听清楚了,那是自己的妹妹的叫声。他睁开双眼,迷茫地感受窗外射来的强烈阳光,打了个哈欠,抓着自己杂乱的头发,迟缓地问道:“现在几点了?”

一身粉色睡衣,头上还戴着个兔子双耳型睡帽的妹妹,拿着她自己的粉色手机,塞到了程庭树的眼前。

“等等,六点四十三。嗯?六点四十三!不好,要迟到了!啊!好疼……”程庭树看了半天手机,瞳孔一缩,可是他刚想一个鲤鱼打挺跃起,却觉得腰部一阵剧痛,忽而失声尖叫起来,直接瘫在床上。

“哥哥,你怎么了,要不要叫救护车?”妹妹连忙一脸关心地凑过来,伸手摸向了程庭树的额头。

“我说,我闪的是腰,你摸额头是什么鬼?”不过这话程庭树自然不会说出来,他感受着妹妹冰凉而又柔软的玉手,在自己的额前轻轻抚摸,说道:“刚才闪了腰,没什么事。只是这次估计要迟到了,妹子,把哥的手机拿过来。”

“哦。”妹妹嘟着粉嫩的小嘴,转身去拿桌上的手机,然后递给程庭树。

程庭树接过手机,翻出班主任林秋雅的号码,然后按下了拨打键。在等待对方接听的过程中,程庭树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昨天那个刺激而又鬼畜的夜。

昨夜赵晓娟想要反抗,却被程庭树直接用肉棒深喉,逼得她连连作呕。赵晓娟只能用她那无力的双手,不断拍打着程庭树的大腿,可那样只是徒劳地给程庭树增加快感罢了。直到程庭树在她嘴里痛快地射精后,才将肉棒拔出。而那时赵晓娟不断干呕,将那些腥臭的精液全部吐出,可是那嘴边残留着点点白斑的可怜模样,却又引起了程庭树的兽欲。

之后他又在赵晓娟体内中出了两次,并让她高潮三次后,程庭树才觉得意犹未尽地结束了性交。

程庭树清楚地记得,当时赵晓娟已经躺在床上,宛若死尸。汗水将她凌乱不堪的头发,黏糊在一起,粘在额前脸边和肩头。赵晓娟两眼茫然,丁香小舌像母狗一样伸得老长,舌苔和嘴边满是腥臭的白色精液,混合着口水,显得有些淫靡不堪。

而赵晓娟的双乳更是被揉捏啃咬得通红,双条粉白的藕臂上也布满了牙印。作为全身仅有的衣物,她下半身的蕾丝肉色裤袜也被撕得破破烂烂,阴阜和穴口满是白浊,将胯下的床单也彻底染湿。因为过度摩擦,赵晓娟的大小阴唇明显红肿起来,穴口更是呈现“O”状,短时间是无法闭合了。

程庭树当时挺着疲软的肉棒,坐在赵晓娟不远处喘息恢复,并开始打开系统查看信息。

“叮!恭喜宿主初次令女性高潮,获得500情欲点。开启特殊功能——百转春潮(初阶),鉴于宿主第一次开启,获得随机抽取一项情欲道具的机会。详情请点击相关选项”

“叮!恭喜宿主获得23点背德值,开启背德商城,详情请点击相关选项”

“叮!恭喜宿主完成永久任务——欲海沉浮,获得100情欲点。此任务为永续任务,可继续完成”

“叮!恭喜宿主获得新称号——卑劣的黄毛,是否更换称号?”

程庭树沉默了片刻,然后面色怪异地喃喃道:“卑劣的黄毛?嘿嘿,我这行为还确实挺符合黄毛的,让我看看这个称号如何!”

“名称:卑劣的黄毛”

“品阶:二星”

“属性:情欲”

“效果:在与他人女友或人妻性交时,所得快感略微提升,目标身体敏感度小幅提升,目标对宿主的性欲依赖会随着次数,永久地略微提升”

“备注:此称号为特殊稀有类,可以进化并衍生出不同支线的高阶称号”

“真是个好东西啊,其他倒无所谓,这个对于人妻女友,啪啪啪次数增加,还能永久性地提升对我的性欲依赖,啧啧啧……要是能够进化成高阶称号,岂不是……”程庭树嘿嘿笑着,看着床上的赵晓娟。

而依然处于高潮短暂昏厥的赵晓娟,却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淫魔,并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百转春潮是什么?”程庭树点击了一个新出现的粉红色的选项,下一刻他的双眼,仿佛看到了无边的粉色海洋,大量的海浪不断翻滚,还有无数女子娇吟的淫靡之音。

不多时粉色海洋退去,系统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百转春潮,**系统特有的功能。唯有宿主与女子性交并令其高潮时,方会开启。”

“目前百转春潮为初阶,每逢一百次女子性交高潮,则算完成一轮。每隔九次轮回,则可以升级该功能。每轮随机获得一件奖励,奖励为特殊剧情道具。此道具会对攻略某位百美图鉴级别的女子,有着特殊效果,属于个人专属道具。使用此道具后,对于该女子所产生的影响,会和宿主的行为关联。”

“随着百转春潮级别提升,还会解锁其他能力。目前百转春潮次数*3”

“由于百转春潮初次开启,所以额外奖励——白精护心丹”

程庭树微微蹙额,对于这个百转春潮,他倒是有些兴趣,攻略女子的特殊道具么?这个功能以后应该会有大用,不过这个白精护心丹是什么,看上去似乎是传说中的丹药。

“名称:白精护心丹”

“品阶:特殊”

“属性:丹药”

“效果:可以缓解部分诅咒和术法的负面效果,缓解效果会逐渐递减”

“对象:林秋雅”

“备注:以三十多种珍贵药材(部分为异界独有)配合丹道高手炼制而成,本品为特殊制品,掺和了宿主的精液,不影响药效。”

“嗯,林秋雅专属?”程庭树看着行囊里的那个置于玉瓶中的九颗米白色的丹药,心里却浮现出了,班主任林秋雅那江南美少妇的形象,胯下的肉棒竟兴奋地跳了跳,看得已经苏醒过来,正在抱着被子低泣的赵晓娟一阵恐惧,生怕这个小淫魔再次侵犯自己。

程庭树看到了背德值,然后轻轻点击,却见一个弹幕忽然出现。

“背德值属于**系统的独有特殊货币,只能用于兑换背德商城的道具和性技。”

“背德值是宿主进行某些违背社会道德、法律的行为,主要是与性相关。包括不限于与他人女友妻子发生关系,与血亲发生关系,强奸迷奸,与多名有特殊关系的女子同时发生关系。每一项都有相应的背德值奖励,详见列表。”

“本次共获得23背德值,包含迷奸+5,与他人女友性交+3,夫前侵犯+5,强奸+10”

这个背德商城简直是鼓励程庭树去当黄毛,搞犯罪,他略微看了奖励列表,竟有数十项之多。基础奖励里,和他人女友妻子,和老师(包含传统意义上的师父)、学生,和表姐妹、堂姐妹、舅母、叔母、伯母、姨妈、姑姑、义母姐妹,乃至亲姐妹,亲女儿,儿媳,甚至母亲有性接触,或者性交,都有着数额不同的背德值奖励。

额外奖励项里,还有诸如迷奸强奸,双飞多P,夫前侵犯,和特殊关系的女子多P(比如姐妹、母女、妯娌、师生婆媳等)

奖励最低的和他人女友发生性接触(手淫、口交、乳交),背德值+1。而奖励最高的,居然是令自己的亲生母亲怀孕,背德值直接+1000!

不知为何,程庭树脑海里竟浮现出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范清妍的绝美容颜和前凸后翘的身体,他胯下的肉棒竟逐渐充血上翘,恢复了之前的狰狞模样,看得赵晓娟面露惧色,身体不由得朝着床头挤去,生怕他再逞兽欲。

“不行,你在想什么!她可是你亲妈!我程庭树就是死,死外边,下半辈子碰不到女人,鸡巴缩短到1厘米,我也不可能对亲妈有一丝非分的举动!”程境泽在心里暗暗发誓(大家应该知道这个梗)。

“不过这个背德商城里,倒是不少好东西!”程庭树翻阅着背德商城列表,发现里面的道具大多都是调教和催眠类的道具,和欲海商城里的那种偏辅助和助性类的道具,有很大的不同。

“嗯,这个东西倒是不错,20点背德值,也正好可以使用。娟姐虽说相貌和身材,在我见过的美女里,只能算垫底,可毕竟是我第一个女人,破我处的女人!”程庭树默默地兑换了那个道具,然后喃喃道:“这是个值得纪念的女人,以后我的后宫里各种性格,各种身份的美女都要存在,娟姐就作为都市OL存在吧。我不打算抹去她的记忆了,我准备让她保持清醒状态,慢慢接受我的调教,我要让她乖乖地服侍我!”

程庭树顾不得细看任务系统的内容和所谓的百美图鉴,他只是默默地看着掌间的一个项圈模样的物体,对着赵晓娟嘿嘿一笑。

“名称:孽欲淫环”

“品阶:四星”

“属性:调教类道具”

“限制:目标精神力低于地境”

“售价:20点背德值”

“效果一:目标对宿主的恐惧、仇恨,50%转化为性交时额外的身体敏感度(仅对宿主),非性交时该数值会储蓄”

“效果二:目标对男友、家人的愧疚、不安,20%转化为对宿主的性欲依赖”

“效果三:目标想到或被提及性方面时,以上效果转化率翻倍。同时平时身体敏感度和性欲也会小幅上升。”

所谓的孽欲淫环不知是由什么材料打造,光滑如玉,触手有种微微的温热。在其表面,雕刻着一个相貌艳丽的女子,只是那女子一半脸在哭泣发愁哀怨,而另一半脸却在欢笑快乐,两种截然相反的神态合在一起,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淫靡艳丽。

“来,过来,我送你一个东西。”程庭树握着孽欲淫环,不怀好意地对赵晓娟。他不担心对方会发现什么,这种由系统兑换的道具,在常人眼里,只是个普通的项圈类饰品。

此时赵晓娟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她听到程庭树的话,下意识地朝后缩,像条饱受折磨的小母狗。

“你还是走吧,我不会报警的……”赵晓娟惴惴不安地说道。

她的这句话反而提醒了程庭树,他知道恐怕自己穿上裤子走人,她第一时间就会报警。程庭树冷冷一笑,他直接拉开被子,将孽欲淫环套在了赵晓娟的脖子上。这个调教类道具一旦生效,除非使用者主动解开,否则只能蛮力破坏。只是用寻常的工具,根本无法破坏。而且目标和别人会下意识地忽略这些道具。

赵晓娟被戴上孽欲淫环后,只觉得浑身一凉,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程庭树看着瑟瑟发抖的赵晓娟,嘿嘿笑道:“我知道,在我走之后,你就会报警。所以我那么容易离开的。”

说罢,程庭树也不管赵晓娟反应如何,径直走向了谢伟。

“你想干什么?”赵晓娟见状连忙变色道。

程庭树眼含寒芒,冷冷道:“你如果再大声说话,我就杀了你们两个!”

得到了**系统的程庭树,此时整个人性格大变,仿佛是那种真的可以杀人的模样。赵晓娟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杀意,只得咬着牙,强忍着不哭出声。而在这时,程庭树收到系统的通知,孽欲淫环开始生效了,程庭树看着满脸淫液和尿液的谢伟,然后颇为嫌弃地取出几张纸巾,掐住对方的两颊,取出一瓶液体朝着谢伟嘴里灌去。做完这一切后,他才将瓶子随手丢到垃圾桶,然后对着赵晓娟说道:“刚才给你男朋友喂的是迷药的解药,不过……”

程庭树故意话说一半,然后看着惶然的赵晓娟笑道:“不过我只喂了他一半解药。”

“你不讲信用!”赵晓娟立刻低呼道。

程庭树想要伸手摸对方的脸,却被赵晓娟避开,他不以为逆,轻笑道:“放心,剩下的一半解药我会给你的。接下来一周,我亲自每天送一份解药给你!你每天给他喝下一份就行了。等一周后,你男朋友体内的副作用就会完全消失!”

赵晓娟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她虽说不敢明面反驳,可是对于程庭树所谓的迷药副作用已经产生了质疑。这点自然不能逃脱程庭树的冷眼观察,他既然决定留下赵晓娟的记忆,自然要做出善后的举措。

其实刚才他喂谢伟的,只是普通的矿泉水,这类食物饮料在系统商城里非常便宜。

程庭树冷笑着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对着赵晓娟说道:“我知道你很质疑我用的迷药的成分,以为我是在骗你对吧?告诉你,我给你男朋友用的迷药,可是从美国军方生物实验室里流到黑市的,我能得到它也是费了不少工夫。而且这种迷药只能用特殊器皿容纳,否则具有强烈的腐蚀性。不信你看……”

话音未落,他将那个瓶子朝下倾倒,一股绿色的液体瞬间流出,在接触到地板后,立刻发出“嗤嗤”的声音。那块地板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黑,被腐蚀出一个狰狞的黑洞。

赵晓娟面色惊恐地看着这一切,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尖叫出来。系统传来的数据,程庭树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恐惧在不断飙升。

“哼!这么高的恐惧值,转化为身体敏感度,恐怕下次再干她的时候,搞不好一插进去就直接高潮了。”程庭树在心里冷笑道。

程庭树收起瓶子,然后又取出了一个和孽欲淫环在常人视角里的形态,极为相似的项圈。他将已经被淫液精液和汗水的混合体沾湿的床单扯了下来,盘成一堆。程庭树将项圈放在床单上,然后取出一个遥控器,他对着赵晓娟冷笑:“如果你还不信的话,执意要报警的话,那我就告诉你,你脖子上的那个项圈,也是美军专门设计用来拷问折磨要犯的刑具,只要我这里轻轻一按……”

话音未落,程庭树已经按下了手上的遥控器,床单上的项圈立刻微微颤抖,从其内侧的特殊金属层上开启了几个细小的黑洞,一股股绿色的液体顿时流溢而出,在沾染到床单后,立刻将其腐蚀。赵晓娟看得冷汗直流,浑身瑟瑟发抖。

见到效果已经收到,程庭树再度按下按钮,那些黑洞顿时封闭起来,再度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项圈。

“你也看到了,你脖子上的项圈和这个是一样的,里面都是强效的腐蚀性液体。你可以报警,但是我看到警察来抓我后,我肯定第一时间按下这个按钮,你和你的男友,一个会直接死,一个会因为没有解药而死。有两个人陪葬,我一点都不会怕哟!你也可以赌,警察会在我反应不及时就将我擒住,可是我还有个备份的遥控器,交给了某个值得信赖的人。我一旦被抓失联,你们照样得死!”

程庭树浑然不知,自己当时的模样,和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魔,并无二样。

而赵晓娟除了捂嘴强忍着恐惧,根本无力反抗眼前的这个小淫魔。

实际上那瓶液体和刚才拿的项圈,确实是刑具,只不过是系统采集于异界的存在。即使送到世界上最先进的实验室,也很难检测出其原理,根据介绍那个世界的科技领先本土至少50年。仅仅是这么一瓶腐蚀性液体和刑具项圈,就花了程庭树700情欲点。

在威胁完毕之后,程庭树开始处理现场,并和赵晓娟对词,编造了谢伟接到女友回家后,一时间性欲大发,两人为爱鼓掌的虚假故事。而处于死亡威胁的赵晓娟,领悟力出奇的高,只是几次便将那些临时编的故事大概记住了。

而完成了这一系列事情的程庭树,早就身心俱疲,不断地使用各种道具,极大地消耗了他的精力。而激烈的性交,也消耗了他的体力。若非数次性交,使得他功力上涨了不少,他搞不好会直接晕过去,程庭树强撑着到了门口,然后关上了大门。

此时旁边的胡奶奶家早就灯熄室空,胡奶奶并不住在这里,她家里富裕,在东郊有几套别墅。只是胡奶奶喜欢和老邻居打麻将,每天晚上都会在楚云公寓约上一批老麻友打麻将。赌局一散,家里的司机就会来接她回别墅休息。

程庭树忽然注意到门旁似乎有一滩不大不小的水迹,而且有些呈喷射状。

“这公寓的排水系统又出问题了!”不暇多想,程庭树强撑着身体赶回了家中,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回忆到现在,程庭树也觉得有些后怕,一来他没有抹去赵晓娟的记忆,这无疑是留下了隐患。二来他对于昨晚的自己,也感到了一些恐惧和陌生。那还是温和善良,甚至有些内向的自己么?

仔细去回忆,程庭树觉得那时的自己,简直是个强奸惯犯兼大魔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程庭树暗暗想道,他现在隐约猜到了,这神秘系统的各种功能和道具,恐怕不是白平享受的。自己的性格和精神,已经受到了无形的影响,“看来得向师父问问了。”

就在这时,电话忽然接通,那头传来了林秋雅甜腻却不做作的软语,“喂,请问是哪位?”

程庭树集中精神,然后在数秒中编了个故事,对着那头的林秋雅将事情解释了起来。他将自己腰伤到的原因,改成了楼道电梯坏了,为家里搬米上楼弄得。

而林秋雅作为班主任,是知道程庭树家庭情况的,她点点头,回道:“这样吧,我先给你批半天假,你去医院或者诊所看看。如果伤得严重的话,再打电话给我,到时候我再给你批假。庭树同学啊,你就是太过执着了,经常逞强……”

美女老师的劝诫,程庭树早就听不到了,他满脑子都是林秋雅那江南美妇的柔美形象和火辣身材,只知道“嗯嗯啊啊”的含糊答应,林秋雅什么时候挂的电话他都没有注意到。

躺在床上的程庭树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性欲,他忽然想起自己昨天还有两个系统选项没有细看,于是脑中连上系统,首先打开了所谓的百美图鉴。

“百美图鉴是**系统独有的功能,为了方便攻略天下美女,故有此设定。凡是和宿主发生关系的女子,其容貌、身材、气质、性技巧等方面,综合达到C级以上的,可以在图鉴中获得记录和破碎图鉴。想要获得该女子的完整图鉴,须令其在对宿主的性欲依赖达到100%”

“若宿主解锁完整的百美图鉴,除去获得大量的情欲点和情欲令之外,还能获得一个该女子的专属情欲道具。有较低的几率,可以获得对该女子进行一次常识置换的机会,该常识置换只能涉及性知识和性方面。”

百美图鉴在系统里是以一本类似相册的形式存在的,程庭树打开了图鉴,却见偌大的图鉴里,只有一张孤零零的纸页,那应该就是赵晓娟的页面了。

“破碎图鉴——赵晓娟”

“罩杯:B”

“性欲渴望:一般”

“性生活质量:一般”

“长相:C 身材:C 气质:C 性技:C”

“特殊:无”

“综合评分:C”

“对宿主的性欲依赖:15%”

“性欲依赖居然才15%,毕竟现实不是那种大屌一上,就能让女人臣服的色文啊!”程庭树感叹道。

程庭树又打开了任务系统,却见原本大片是灰色的任务界面,已经点亮了不少。

“周期任务已经开启,本期周期任务分别为一星、二星、一星”

“周期任务一:让一名女子为自己口交(一星)”

“奖励:300情欲点”

“周期任务二:斩杀五只低阶恶鬼(二星)”

“奖励:800情欲点”

“周期任务三:获得系统外的任意一件法器、道具(一星)”

“奖励:500情欲点”

程庭树微微蹙额,第一和第三个周期任务倒好理解,可是第二个周期任务,斩杀五只低阶恶鬼,现在这世道,上哪里去找恶鬼?

就算程庭树找到了恶鬼,现在他根本不会术法,那时候也是找死。看来得早些让师父教自己术法了。

事件任务选项依然是灰色,未解锁的。而永久任务和特殊任务倒是开启了。其中永久任务里,只有一项,那就是……

“名称:欲海沉沦(永久)”

“内容:和一位女子性交”

“奖励:100情欲点”

“限制:同一人任务冷却时限为24小时”

而特殊任务里,却多出了许多,世界级任务多出了两条,个人专属任务多出了一条。

“名称:身世之谜(世界)”

“内容一:获得父亲程为王下落的线索”

“内容二:获知母亲范清妍的家族背景”

“奖励:完成任务一,获得2000情欲点,开启后续任务。完成任务二,获得1500情欲点,并开启后续任务”

“名称:情妖秘葬(世界)”

“内容:找到情妖秘葬”

“奖励:得到线索,获得3000情欲点,C级情欲令*1。进入秘葬,获得5000情欲点,A级情欲令*1,并开启后续任务”

在看到这两个世界级任务,程庭树忽然陷入了深思,情妖秘葬他倒好理解。毕竟师父说过,那个令牌是某个秘葬的开启钥匙,想来就是情妖秘葬。

“原来我父亲叫程为王么?老妈从来没有提过。”程庭树默默想道,他忽然有些狐疑。实际上从小到大,他很少听到母亲提及过父亲,甚至连父亲的名字都不知道。现在想想,程庭树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母亲至今未婚,应该是对父亲还有感情,可是家里却没有一件和父亲有关的东西,仿佛父亲从未存在过。

程庭树幼时也曾经问过范清妍,自己父亲的情况,可是范清妍总是用悲伤忧郁的神色看向自己,而孝顺的他,自然也不忍问下去。

现在看来,程庭树需要正面和母亲问问这件事情了。

而最后的个人专属任务,却让程庭树微微一愣。

“名称:初次调教(个人专属——赵晓娟)”

“内容:在七天之内将赵晓娟调教成功”

“要求:赵晓娟对宿主的性欲依赖达到至少80%”

“奖励:2000情欲点,D级情欲令*1,特殊称号(新手调教师)”

“这个系统真是神奇啊,我想什么就来什么,真是得好好利用啊!”程庭树嘿嘿想道:“先定他一个小目标,七天里调教成功赵晓娟!”

“喂,你在淫笑着什么呢!”妹妹的娇嗔声忽然传来,程庭树才猛地想起,自己的妹妹程庭兰还在身边。

程庭树连忙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无辜表情,妹妹翻了个白眼,嘟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化为一声叹息,“哥哥,我们很久没有这么安静地单独在一起了。”

程庭树心里一动,他转头看向了妹妹,那是一张刚刚脱去婴儿肥,宜喜宜嗔的俏脸。

“是啊,很久没有这样了。之前妹妹在老妈身边,我孤身一人来S市求学。即使她到了我身边,我也是早起晚归,周末假期不是在房间里学习,就是和王胖子王围干他们出去玩,很久没有陪妹妹一起说说话了。”

妹妹捧着脸,盘坐在地上,看着程庭树,笑道:“没想到这次能和单独安静地坐着,居然是你病倒躺在床上的时候。”

程庭树苦笑道:“你就别嘲讽我了,我记得客厅柜子里还有几贴膏药,你帮我贴上。”

妹妹娇笑着小跑出去,似乎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不到片刻,那可爱娇俏的身影便再度出现在了房间内。

“来,哥哥,你稍微翻身。呀!你的身体好臭啊,衣服都粘在身上了,就算昨天没有洗澡也不可能这么臭吧?”妹妹刚掀起程庭树身上的薄毯,就闻到一股汗臭从下面涌出,她捂着鼻子嫌弃道。

程庭树自然不能说是昨夜和赵晓娟激战数次,所以累得没能洗澡,现在又是夏天,自然浑身汗臭。

妹妹无奈下,她皱了皱自己好看的小眉毛,然后转身蹦着出去。过了片刻,却见她吃力地拎着一桶清水走了进来,肩头还搭着条毛巾。

“唉,你脚还没好利索,医生都说了别让你扛重物,你怎么不听呢?”程庭树蹙额道。

妹妹擦了擦额前的汗珠,笑道:“以前总是你们照顾我,现在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应该的!”

程庭树也暗自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看似柔弱,实则内心刚强,当即也不拒绝,配合着妹妹将学校制服和背心脱下,露出下面结实的肌肉。

“哇!哥哥,你的胸肌好大啊,腹肌也很漂亮!”妹妹眼前一亮,轻轻抚摸着程庭树的胸腹,感叹道。

程庭树一边感受着妹妹冰凉柔软玉手的抚摸,一边暗地里腹谤道:“那也不如你的“胸肌”啊!”

妹妹很快便将毛巾浸湿,然后开始擦拭程庭树的上半身,而程庭树感觉到自己胯下的兄弟,居然开始有了一丝反应。

“冷静,冷静!这不是妹妹,这是如花!这不是妹妹,这是如花!”程庭树默念着这几句,好不容易将内心的躁动给压制下来,胯下的肉棒也才逐渐安稳下来。

“哥,你胸口的刀疤还是没有去掉么?”妹妹在擦拭到程庭树心口时,忽然问道。

程庭树也是微微蹙额,他看着自己心口那道有点像桃花的刀疤,摇了摇头,回道:“没有,我用了很多办法,都去不掉。”

那道刀疤是他遇到第二次水劫后才出现的,按妈妈的说法,当时程庭树被抢救到医院时,心肺已经收到严重损伤,只能开刀,所以才留下了这道刀疤。可是现在程庭树却有些起疑了,尤其是这道刀疤怎么也无法去掉,而且其形状越看越像是一朵艳丽的桃花,怎么看也不像普通的刀疤。

过了大概五分钟,妹妹终于将程庭树的上半身清理完毕。而就在程庭树还在享受时,却觉得腰带一阵抽动,他抬眼望去,只见妹妹正一脸认真地试图将他的腰带解开。

“妹子,你在干什么?”程庭树有些惊诧道。

妹妹一脸无辜地回道:“我在帮你解裤子啊,既然上半身擦了,那下半身也顺便擦了呗?怎么了?”

程庭树有些忸怩道:“这,咱们毕竟年纪大了,还是注重点男女之别吧!”

妹妹有些小恼怒道:“咱们是家人,有什么要顾忌的!我又不是要吃了你!难道你不把我当成亲妹妹?”

说罢,妹妹有些幽怨地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也似乎弥漫了一层雾气。

程庭树最不忍受的就是妹妹的眼泪攻击,他的心是最软的(赵晓娟表示?)所以干脆默许了妹妹的举动。

妹妹褪下了程庭树的西裤,直到脚踝,然后用湿毛巾开始擦拭他的下半身。先是从小腿开始,在这个过程中,妹妹的手掌和手指,不可避免地和他的肌肤触碰到。不得不说,妹妹虽说因为特殊原因,体温一直保持着较低的状态。可是在这种盛夏,却给程庭树带来了一种别样的舒适感。

随着妹妹的手掌和毛巾逐渐上移,靠近大腿内侧,程庭树胯下的肉棒也仿佛苏醒的巨兽,开始逐渐抬起脑袋,想要一逞凶威,就连默念如花大法,都收效甚微了。

而妹妹终于擦拭到程庭树的大腿内侧,感受着浓厚的男性气息,她的俏脸也微微发红。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她当然不可能对性一无所知,自然知道在大腿内侧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算了,爱咋咋的吧!”程庭树感受着大腿内侧的清凉和舒适,索性不去控制。

而片刻之后,程庭树却忽然感觉自己的紧身内裤边缘,似乎被人握住了。程庭树猛地睁开双眼,却见妹妹正红着脸,单手握着自己的紧身内裤边缘,似乎是要朝下褪去。

“你在干什么?”程庭树脸都有些绿了,他用走了调的嗓音问道。

妹妹贝齿轻咬红唇,坚定地说道:“既然下半身都擦了,那内裤里也要擦。妈妈说过,无论男女,那里面是最容易藏污纳垢的了!”

程庭树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绿文里那种,因为容忍黄毛的逐步侵犯,而最终沦陷的少妇了。他当然不想在妹妹面前露出肉棒,他可没有露出癖,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妹妹。所以程庭树连忙抓住妹妹冰凉的小手,说道:“我说妹子,这事我自己来就行了。男女之别还是得讲究的!这里面是真的不能……”

本来以程庭树的力气,想要掰开妹妹的小手,那自然不会太费力。可是他腰部受伤,刚想要起身震开妹妹的手掌,一阵剧痛却从腰间传来,他连忙松手去捂腰。而趁着这个机会,妹妹双手齐用,猛地将程庭树的紧身内裤给扒了下来。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一道黑影自程庭树内裤里掠出,抡圆了朝着妹妹的脸颊打去,只听得“啪”的一声,那宛若儿臂粗,长达20厘米的肉棒,颤颤巍巍地从妹妹精致俏丽的脸颊上离开,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记。而鸡蛋大小的粉红龟头,正对着妹妹那高挑的鼻梁。

妹妹的两眼顿时失去焦距,脑袋也瞬间宕机。而程庭树则是呆滞当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有那狰狞的肉棒,依然竖立如戟,宛若毒龙。

直到数秒之后,妹妹才发出一声尖叫,猛地从地上蹿起,将手头的毛巾朝程庭树脸上扔去。然后捂着脸,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坏哥哥,笨哥哥,人家嫁不出去了!”

“喂,别跑那么快,你的脚刚好!”程庭树歪头避过毛巾,然后对着大开的房门吼道,“唉,还是我自己来吧!”

而躲在自己卧室角度,将满脸羞红的脑袋埋在双膝间的妹妹,却暗暗心道:“笨蛋哥哥的那根坏东西真的好大好粗啊,比性教育读物上的那些男人都大。这么大的东西,要是插进我的……哎呀,真是不要脸的小淫妇!”

“哼!等他好了,我就要他请我三个冰淇淋,不,五个!”心思单纯的美少女一提到吃的,很快便忘了那事,开始谋划该如何敲诈自己的老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