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 (41) 作者:画纯爱的JIN

【情妖】

作者:画纯爱的JIN2020/9/20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 第四十一章:季蓉蓉的危局(上)

“严经理,你去看看吧,青木堂那位又来了!”正在指挥着属下做事的严经理,忽然被心腹贴耳低语了几句,他的面色大变,原本一直维持的好心情也瞬间消失了。

“那个废物刀又来了?这个白痴每次都是来白吃白喝,嫖娼还不给钱,我就没见过这么掉价的黑道大哥!”严经理面带不屑道:“这个废物刀现在哪里?”

那名服务员面色古怪的回道:“在总经理室!”

“什么!”严经理先是一怒,可是片刻之后他就强压下自己的怒火,面色铁青道:“算了,我去找他吧,不知道这废物刀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夜王夜总会总经理的办公室自然不会小气,那宽敞的空间,高档的家具,气派的装修,可惜都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显得极为粗俗不雅。却见一个头大如番薯,个头矮胖,明明是名牌西装却穿出了种土大款的范,那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正躺在原本属于严经理的大班椅上,双腿毫不客气的翘在那宽敞的正宗红木书桌之上。他摇着番薯模样的大脑袋,嘴里哼着不知什么歌词的淫曲。

而在他身边,则站在两名近身,一名便是那嗓音独特的“唐老鸭”。而另一名则是个面色阴沉,留着寸头的青年。

“青木堂主光临本会所,怎么不提前说声呢!小弟也好提前迎接,准备给你好漂亮的公主啊!”严经理一脸谄笑的推门而入,对着正坐在原属于他的大班椅上的矮胖男人作揖拱手道。只是他低头的时候,眼里总是会掠过一抹强忍的杀意和愤怒。

那躺在大班椅上的自然是夜王青木堂堂主刀哥,而身边的两个青年这则是他的近身“唐老鸭”和“水鬼”。

刀哥看着满脸谄笑的严经理,似乎也对这些人的奉承习惯了,听着那有些肉麻的吹捧话语,他只是翻了翻白眼,把桌上的两个文玩核桃随手丢来丢去,看得严经理心头流血。刀哥随口问道:“严经理啊!我听说咱们夜王夜总会的姑娘质量比方独眼的欢乐街的姑娘要高,是不是啊?”

严经理被刀哥的话给问得有些蒙了,他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也不知道该怎么会回话。不过他到底是会所的总经理,大场面见识的多了,倒也没有愣神多久,他便笑道:“那肯定的,这里的姑娘都是我精心从各地挑选来的!所以咱们夜总会才会生意兴隆,稳稳压了方独眼一头!”

刀哥也不废话,说道:“我看中了一个,你看是不是……”

严经理心里暗骂这个废物刀果然又是来白嫖来的,不过脸上还得堆着笑,说道:“不知道堂主看中了哪位公主?我立刻就安排!”

刀哥猛地把那文玩核桃一掌拍到那红木书桌上,脆弱的文玩核桃瞬间四分五裂,而红木书桌也陷进去一个凹坑。严经理顿时两眼通红,血压升高,可是颊肉猛地抽搐了几下后,他却不得不强行忍住怒气,问道:“青木堂主可是有什么不满?”

谁料刀哥却大笑道:“不,我很满意啊!哈哈哈!有了老严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到这里,刀哥忽然得意一笑,摸着他肥厚的下巴说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胸很大的清洁工?”

严经理一听这话,顿时心里一颤,他的不祥预感灵验了,他咽了口唾沫,说道:“确实有个清洁工胸很大,但是……”

“但是什么?”刀哥看着他,问道。

严经理擦着额前的冷汗,说道:“人家不是坐台的公主,只是个普通的清洁工,而且年纪大了,人家孩子都快二十了。我还是给你换个吧,我们最近引进了几批乌克兰大洋马,你要不要去学学外语?”

刀哥摇了摇头道:“我学习热情没那么强,我就想要那个大奶子清洁工,你去给我把她给我招来,我今天就要点这个人的钟!”

严经理额前都渗出冷汗了,他急得直搓手,说道:“可是人家只是清洁工,不是出来卖的。”

“哼哼,你别跟我打马虎眼!逼良为娼这种事情你们没少做吧?不就是钱!爷有的是!”刀哥打了个响指,唐老鸭立刻拿出一个金属箱,打开之后放到书桌上,却见里面满满登登的都是粉红色的百元大钞!

“看到没,一个清洁工而已!出来做清洁工有几个有钱的,如果对方不肯,就拿这些钱往她脸上砸!逼良为娼的事情,反正你们没少做!”刀哥用皮鞋敲着红木桌面,飞扬跋扈道。

严经理对于刀哥的嚣张跋扈既是愤恨,又是敢怒不敢言,夜王作为S市第一黑道,逼良为娼的事情自然没有少做,可那个季蓉蓉却是易建腾下令要善待的,他并不知道这个巨乳美妇有什么特殊身份,可是也知道如果真的逼迫她,恐怕易建腾堂主知道后,他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可是那个刀哥位同易建腾,而且他舅舅还是王渊明的心腹谋士,地位非同小可。他更是得罪不起。

就在严经理上下为难之际,刀哥却不怀好意的说道:“我说老严啊,那个娘们又不是你婆娘,你用得着那么犹豫么?何况此事若是成了,你也有好处啊!”

刀哥随手从那箱钞票里拿出一摞厚厚的人民币,塞到了严经理的手里,半是威胁半是利诱的说道:“这事成了,你老严就是我刀哥的朋友,有何事都好说,我青木堂的兄弟都不是吃干饭的!”

严经理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了利弊权衡,废物刀虽说名声不佳,但是有一点倒是肯定的,那就是一诺千金。答应给手下的封赏绝对不会克扣或者毁赖,对方既然承诺会欠自己一个人情,那就肯定不会赖账,搭上青木堂或者说许先生的人脉,倒是条不错的选择。

至于易建腾那边,给足了季蓉蓉赔偿,估计也就可以了事了。从严经理得到的资料来看,这个季蓉蓉家境很差,有个正常上学的儿子需要抚养,所以应该很缺钱,所以如果给她开出高价,应该会让她同意。毕竟这年头谁会和钱过不去?

想到这里,严经理顿时一拍大腿,说道:“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我这就去给你办!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

刀哥拿起一杯红酒,然后一饮而尽,甚至还像酒桌上喝完白酒般,将杯口朝下,以示自己已经喝光了。严经理看向了那瓶自己珍藏的八二年拉菲,那个废物刀居然像喝葡萄汁一样糟蹋了自己的上品红酒。严经理只觉得自己得赶紧离开,否则血压起码继续升高!

*** *** ***

“你年长我几岁,我就叫你一声季姐吧!”在小会议室里,严经理笑容可掬的看着面前惴惴不安的巨乳美妇季蓉蓉,用尽可能和善的语气说道。

季蓉蓉受宠若惊的说道:“不敢当,不敢当,严经理你还是叫我小季吧!”

严经理却依然满脸笑意,说道:“不不不,还是叫你季姐吧,毕竟你年长我几岁。”

“那好吧,严经理,你找我什么事?”季蓉蓉只能勉强答应道。

严经理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听说你家境不是很好,你的丈夫似乎很早就不在了?”

“嗯……”季蓉蓉似乎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可是对方是自己的上司,她也不得不回答道:“是,我丈夫在十多年前便离家出走,从此下落不明,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这些年来,都是靠我打工来抚养儿子。”

“嗯……确实很辛苦啊,我也是太忙了,没有注意到手下员工的情况。”严经理忽然表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而季蓉蓉却连忙受宠若惊道:“严经理你是干大事的人,哪能注意到我们这些打工的。”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夜总会是最讲人情味的。我们对于家境困难的员工是有特殊照顾的。”严经理从兜里取出了一叠粉红的人民币,递到了季蓉蓉面前。

季蓉蓉连忙推辞道:“不行的,不行的,这钱我不能收。”

严经理却强行将钱塞到她的手中,然后说道:“唉,我们对于家境困难的员工确实是有照顾的,这点是必须的。这也是为了你们能够安心的工作,同时也是我们夜王夜总会的企业文化啊!”

季蓉蓉听不懂什么叫企业文化,可是天性善良的她却知道要知恩图报,所以她连忙说道:“严经理,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辜负你的期望和公司的照顾!”

严经理等得就是她的这句话,他连忙说道:“你有这份心就好了!我这里正好有个难题,正好需要你帮忙。”

“我帮忙?可是我学历又低,又不会什么技术,能帮什么忙?”季蓉蓉好奇的问道。

严经理眼珠一转,说道:“是啊,我们这里来了个上面的领导,非得找人陪酒。唉,你也知道的,咱们这里的生意太好了。陪酒的那些公主都没有档期,所以……”

季蓉蓉再天真也听出了对方言语里的意思,可是在她这种农村妇女的传统观念里,出来陪酒的都是小姐,都是出来卖身的。这让她无法接受。严经理见对方面露难色,也早就有所预料,他故意叹息一声,说道:“唉,我也没办法啊,那个领导太过刁钻,只能季姐你这种温柔如水的美妇才能劝住对方。弟弟我这算是求你,如果不把那位领导伺候好了,咱们夜总会都关门歇业!”

季蓉蓉先是被严经理的美妇夸赞羞得满脸通红,后面对方又是苦苦哀求,就差跪地磕头了,她心里本就不忍,再加上还拿别人那么多的钱,帮忙赶个场子,这种事情也不算过分。季蓉蓉在这家夜总会里干了一段时间,也知道所谓的陪酒小姐有“金鱼”和“死鱼”之说。

所谓金鱼就是可以观赏嬉笑,却不能真正上手的那种,单纯的喝酒赔笑。至于死鱼,那才是真正出卖肉体,换取金钱的小姐。严经理故意没有提及具体,就是为了含糊其辞,让季蓉蓉不生疑。而后者果然也没有想到对方的险恶用心,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便点头称是了。

严经理自然极为高兴,他连忙换来秘书,让后者带着季蓉蓉去换衣服。看到被秘书带出去换衣服的季蓉蓉逐渐远去,严经理犹豫起来,他不知道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自己的上司易建腾,毕竟这家夜总会算是后者的产业,而且对方也是他的黑道靠山。可是犹豫了很久,严经理还放下了那已经拿起的电话,这件事情搞不好会得罪刀哥和许先生。

他永远不会想到,他的这个决定给他自己,乃至整个夜王,或者说S市黑道势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无数人的命运也就此发生了改变……

季蓉蓉被严经理的秘书小月带到了一件更衣室,后者微笑着拉开衣柜,露出了里面满满当当的一排各式女性衣裙。

“季姐,这回你可是走运了,跟大领导陪酒,那小费可不是一般的多啊!要是被哪个大领导看中了,说不定就是飞上枝头成凤凰了!”秘书小月满脸艳羡的说道。

季蓉蓉却苦笑道:“小月秘书,瞧你说的,我不过就是去赶个场子,跟大领导陪酒而已。哪有那么厉害啊!”

小月秘书却以为对方是在炫耀,却也不点明,而是问道:“季姐,你看你选哪套?我看这套皮衣就不错,听说那位刀哥就喜欢狂野的!”

季蓉蓉看着那套黑色铆钉皮衣,确实足够狂野,可是对于她这个农村妇女来说,还是过于刺激了。看着季蓉蓉摇了摇头,小月秘书也不生气,她又挑了一件青花瓷高开叉的旗袍,问道:“季姐,这件如何?”

季蓉蓉看到那件旗袍几乎开叉到了腰间,这种暴露的款式让她也无法接受。在继续换了四五款衣服后,季蓉蓉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衣服,直到小月秘书拿出了一套紫色的包臀裙,她才有些有些心动。那件紫色包臀裙虽说领口开得很低,可是其他地方还是比较正常的。于是她便选择了这套紫色包臀裙,而小月秘书则是帮她换衣服,结果当季蓉蓉穿着那套紫色包臀裙出现时,着实惊艳了她一跳。

却见季蓉蓉一身紫色的包臀裙,那包臀裙开口还是很低的,大片雪白的乳肉顿时暴露在外,两团粉嫩滑腻的乳球间,形成了一道深邃的沟壑。尤其是在换衣服时,季蓉蓉动作有些频繁,所以汗腺发达的她大量出汗,导致胸前汗津津的一片,泛着一抹油光,显得极为淫靡。

而包臀裙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修身,季蓉蓉的身材属于那种爆炸式的丰腴,尤其是双峰和美臀,更是如此。季蓉蓉穿上这件紫色包臀裙后,就觉得有些紧身,不过刚才已经麻烦了人家小月秘书那么久了,她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挑选了。只是在小月秘书眼里,季蓉蓉那磨盘大小的美臀直接把那紫色包臀裙绷到极限,撑起了一个高高隆起的美妙弧度。那臀部的布料几乎被撑到了极限,仿佛变成了透明的所在。

最为重要的是,有一点小月秘书没来得及说,那就是穿这种修身的包臀裙最好要配丁字裤,否则极容易像现在这种把内裤的轮廓都给勒出来……

小月秘书有意提醒季蓉蓉,可一想到刀哥那种急躁的性格,她就头皮发麻,只能说道:“季姐你果然很漂亮,穿这身绝对能够迷倒一大片男人!”

“哎哟,你就别磕碜我了,我都四十多岁的老娘们儿了……哪里还能称得上漂亮啊!”季蓉蓉心里虽说有些高兴,可是也知道这话十有八九只是客套而已。

“赶紧把季蓉蓉带过去,刀哥又在发脾气了。”严经理的命令通过耳麦传给了小月秘书。

“是,已经换好衣服了,马上就把她带过去。”小月秘书也是见惯了这种事的,她低声做出了回复,然后对着季蓉蓉道:“季姐,咱们动作快点,客人那边已经开始催了!”

季蓉蓉连忙穿上了准备的十厘米高的蓝色亮光细足高跟鞋,结果等到她真正穿上走路时才发现,很少穿高跟鞋的她仿佛已经不会走路,稍微步伐迈得大点,就会东倒西歪,有种即将摔倒在地的趋势。

小月秘书看着季蓉蓉那副仿佛稚童刚学会走路般的模样,顿时有种想笑的冲动,可是现在偏偏要装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然后搀扶着季蓉蓉,说道:“季姐,看来你不常穿高跟鞋啊!现在这社会,你得学会适应啊!以后多穿穿就适应了!”

“唉,我以前哪有机会穿啊……”季蓉蓉也没有穿过几次高跟鞋,只能赔着笑脸说道。

“到了,季姐,你要用心服务啊!这回的领导可不一般!”小月秘书意有所指道。

季蓉蓉连忙惶恐的点头道:“那是自然,我可不能浪费了严经理和咱们夜总会的好意!”

小月秘书似乎有所不忍,可是最终还是摇着头打开雅间大门,将季蓉蓉送入了其中。此时的雅间里正亮着粉色的淫靡光线,而里面正摆着几排真皮沙发,对面的影视墙正播放着一曲不知何名的口水歌。而干瘦的唐老鸭和阴沉的水鬼都坐在真皮沙发上,此时都带着难看的笑容,正打着节拍。而聚光灯下,一个矮胖如番薯的中年男子正拿着话筒,用他完全不着调的声音在唱着歌。那声音简直堪比胖虎!

季蓉蓉从来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歌声,她忽然觉得隔壁工地打桩机的轰鸣声都比这个歌声耐听。就在她和小月秘书强忍着精神污染,听完了整首歌之后,唐老鸭和水鬼立刻站起来发起了猛烈的掌声,同时嘴里叫着好,仿佛是旧社会里那些卖艺的台下捧场的客人。

而刀哥更是颇为得意的朝着台下的部属挥了挥手,满脸的自得,直到看到满脸娇羞,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的季蓉蓉和小月秘书,刀哥才忽然从台上跃下,大步朝着季蓉蓉赶来。

“没想到你们速度还挺快的嘛,这么快就把人送过来了!”刀哥极为满意的看着小月秘书,大大咧咧道。

小月秘书脸上带着职业性的笑容,说道:“那是自然,刀哥的话,谁敢不听啊!”

刀哥对于她的话极为享受,虽说掏出一叠人民币,塞到了对方的胸口,然后挥手示意对方离开。而这时唐老鸭和水鬼也识趣的起身,跟小月秘书准备离开。只留下了一脸尴尬和紧张的季蓉蓉和心怀不轨的刀哥。

“别害怕嘛,做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刀哥恬着那张番薯般的大长脸,嘿嘿笑道。

*** *** ***

“下面有请最近出道的双人女子偶像团体——晚安少女!这个双人女子团体自出道以来……尤其是队长唐沁儿更是影视歌三栖,最近凭借精湛的演技,获得了著名的菲律宾铁猴子奖!”

某著名卫视的颁奖晚会上,漂亮的女主持人正在拿着提词卡侃侃而谈,朝着电视机前地观众们介绍着两名娱乐圈的新星。程庭树看着那两名美女明星新人,有些微微蹙额。那名叫做周媚儿的少女倒是长相妩媚,跟盛依依有三分相似,可是那名叫做唐沁儿的少女明星,那种高冷孤傲的模样,倒有些空谷幽兰的气质,只是那清纯高冷的外表下,程庭树总觉得那名叫做唐沁儿的少女明星有哪里不大对劲。

直到他盯着屏幕里的唐沁儿,连妹妹都差点以为哥哥对那个高冷小花有什么想法时,程庭树才发现了哪里不对劲,那就是作为一个事业上升期的明星来说,她的印堂有些过于黯淡了,虽说周身贵气缭绕,鸿运当头,可是一股挥之不去的黑气却附着在她的周身。只是唐沁儿现在贵气十足,所以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一旦气运衰减,恐怕会百鬼缠身。

不过这些对于程庭树来说,太过遥远了,他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帮助对方,更何况人家还未必会信。

“叮叮叮……”程庭树放在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却见屏幕上写着“王围干”三个字。

“这么晚了,他有什么事?”程庭树嘟囔了一声,然后按下了接通键,他还没有说话,就听到王围干的急切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庭树,快出来帮我个忙,我妈失踪了!”

“季姨失踪了?不会吧,什么时候的事情?”程庭树心里狐疑道。

王围干颇为急促道:“我妈本来应该是九点半下班的,可是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却还没有回来。”

程庭树微微一愣,问道:“会不会是季姨加班了?”

“不可能的,我妈以前如果加班的话,会打电话回来,让我知晓。可是这回却没有。而且我打电话过去,却没有人接。我担心我妈妈出事了。”王围干的声音颇为急促且惊慌。

程庭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这个性格阴沉的基友如此惊慌,在他记忆里,对方虽说性格阴沉,可是却很少露出惊慌之色。像这样今天这样连话语都带着颤音的情况,程庭树还是第一次看到。不过程庭树也是能够感受到基友对他母亲季蓉蓉的爱,或许换成其他孩子,绝对不会如此对母亲迟回家一个多小时,或者不接电话就如此紧张吧。

“好,我们先去季姨工作的那个夜总会去看看吧。”程庭树作为王围干的基友,算是这个城市里少有的能够帮助到他的人了。就在这时,忽然一条短信插入进来,程庭树点开短信,却发现那是盛依依发来的消息,上面只有寥寥数字。

“速救季蓉蓉,此人涉及到破局关键。英莱酒店七楼七零七。”

程庭树微微一愣,盛依依是命数师,她肯定是感应到了什么,才会特地编写一条短信来提醒自己。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行动起来了,程庭树立刻让妹妹关好门,早点睡,然后自己拿起了家伙,便朝着楼下奔去。现在一般的交通工具已经比不上他的奔跑速度了,正好夜深人静,附近又没有多少人,所以他干脆施展轻功朝着那英莱酒店而去。

而在楚云公寓五楼,安静的卧室里,一滩鲜血显得极为狰狞可怖。盛依依穿着杏黄道袍,捂嘴瘫坐在地,她如青葱般修长的玉指间满是鲜血。

“咳咳……咳咳……大意了,没想到有了护体道袍,天道之罚居然还如此厉害!看来我心血来潮,推算出季蓉蓉的下落,这件事牵涉到无数人的生死因果!不过无所谓了,只要能够让树哥度过这一劫……咳咳咳……”

盛依依俏丽苍白如金纸,原本妖媚的狐狸眼也是神色黯淡,显然遭到了天道之罚的重创。

“可是光救下季蓉蓉一人,就牵涉到如此多的因果。那树哥的第三次命中大劫……”盛依依那黯淡的狐狸眼看向窗外漆黑的夜,心里有些不安……

*** *** ***

英莱酒店距离夜王夜总会并不算远,按照导航来说,只隔了一条街,也算是座五星级酒店。越是靠近那座酒店,程庭树的心里就有种奇特的感觉,那是一种即将有大事发生的预感,就像是猛兽扑杀猎物前的紧张时刻。明明只是去寻找一个人,可是在程庭树眼里,却有着仿佛要进行一场恶战的感觉。

周围的街道熙熙攘攘,夜晚的降临并没有影响人们娱乐的兴头,而东郊的几条街都是夜市和娱乐场所的聚集地。英莱酒店作为一家五星级酒店,自然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其几乎是S市的地标建筑。所以程庭树根本不用查导航,便知道这座全城皆知的销金窟。

不过当他来到酒店门口时,程庭树才发现自己是穿着T恤短裤出门的,脚上还趿拉着人字拖。这种打扮是肯定是无法进入英莱酒店这种地方,不过这种小问题素来是无法难倒程庭树,他从系统里取出几道灵符,然后拿出朱笔在上面认真绘制着起来。以他现在的修为,绘制这种低阶灵符根本不算费事。

程庭树将那两道灵符贴在自己的前胸后背,然后便堂而皇之的走进了酒店。那站在门口的门童如同没有看到他一般,任由穿着极为休闲的程庭树走进大堂。实际上隐身符根本不算是什么高阶灵符,作用也极为有限,大约三十分钟左右,可以让人无法看到自己的踪迹,包括电子产品。但是一旦被人触碰,就会失效,部分高科技产品也会发现问题。而且对术士来说,犹如皇帝的新衣,没啥大用。本质上算是一种低阶的幻术。

不过进了大堂之后,程庭树就会呆住了,这里固然富丽堂皇,装修奢华,可是却连个指示牌都没有。他忽然想起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个人进来都会有专门的服务员进行指引,自然偷偷进来的,自然没有人过来指引了。就在他苦苦思索着该用什么办法寻路时,两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随着服务员的指引走进了大堂之中,程庭树眼前一亮,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陈总,刘总,你们还是老规矩么?”负责指引的服务员谄媚的笑道。

为首的西装青年长相英武不凡,只是那左眼周围有块狰狞的青斑,显得有些破坏美感。他点头道,“还是老规矩,七楼的总统套房,应该还留着吧。”

“那是自然,两位常年留着的房间,我们自然不敢动的,每天都会打扫!”那名服务员谄笑道。

那胖些的西装青年却轻笑道:“真的有打扫吗?我总觉得这酒店里似乎多了些东西啊?”

程庭树顿时对那人悚然而视,他可以确信自己身上的隐身符没有失效,可是对方那种语气,却分明是在点明自己!可是看着那两名青年的模样,却不像是发现了自己的模样。

那名服务员还有些奇怪,只道是两名老板在开玩笑,连忙回道:“两位这话可就是玩笑了,我们英莱酒店可是行内有名的良心。”

“希望如此,既然如此,那就快些带我们去七楼吧!”青脸青年若无其事的朝着程庭树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服务员说道。

程庭树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青脸青年的一眼看来,居然让他忽然有了一种人生走马灯出现在眼前的错觉,仿佛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般!等到一行人已经走到转角处时,程庭树才从一身冷汗中惊醒过来。他连忙加快速度,想要跟上那三人的步伐。而那两名奇怪的青年也似乎等待着程庭树的跟上,故意放慢了步伐。直到后者赶到了电梯口,然后小心翼翼的钻入了并不拥挤的电梯。那青脸青年才微笑着示意对方按下关门键。

电梯大门缓缓阖上,程庭树却觉得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降临到了这个并不算拥挤的电梯间。那名服务员作为一个凡人或许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对于程庭树这个术士来说,简直如同泰山压顶般,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都是什么神仙啊!居然这么有压迫感,当初无言山的王百烈都没给我这么大的压迫感!”程庭树满头的冷汗,他尝试用天眼来窥探这两个古怪青年的来历,谁料天眼刚刚释放,两团极为刺眼的紫光便出现在了他面前。程庭树刚想要惨叫一声,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还贴着隐身符,隐身符一旦被人察觉,那种幻术的效果便会消散,所以他连忙散去天眼,捂紧嘴巴,刚才的那一幕让他差点灵识报废。

在术士的天眼里,普通活物的气息是橙色、黄色,若是邪祟的话,普通阴魂是灰色,恶鬼呈现黑色。而若是妖类,则是呈现出蓝色,道行越深,颜色最浓。若是术士的话,则是呈现红色。唯独一种特殊的情况,气息会呈现紫色,那便是脱凡入圣,达到圣贤之境!相传函谷关守将遇老子时,便是看到一股紫气东来!

“那两人是圣贤?”程庭树满脸是汗,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两个年轻人竟是术圣,“不可能,术圣不可能长时间存在于俗世,天道不会允许这种级别的存在留于俗世!”

就在他还胡思乱想时,电梯已经来到了七楼,那三人已经离开了电梯,眼看着电梯门就要自动合拢,程庭树连忙一跃而出,在即将关闭的瞬间跳出了电梯。

而这时程庭树又有些发难了,这七楼明显不止一条走廊,那条是通向七零七的?他正准备想办法用秘术寻找季蓉蓉时,忽然一股淡淡的紫色在地面涌出,化为了两排脚印。其中一排是男人的宽大脚印,而另一排明显则是女人高跟鞋的印记。只是那高跟鞋印有些凌乱,显然那女人走路已经明显不稳了。

那两排紫气形成的脚印自电梯门口形成,一路朝着某条走廊的深处而去。

“这是……那两人留下的?他们在帮我?”程庭树顿时觉得有些狐疑道。只不过他想不出对方有什么意图,只是如果对方想要害自己,以对方的实力,一掌足以将自己毙命。

程庭树已经来不及想些什么了,他连忙沿着那紫气脚印,朝着走廊深处而去……

就在他离开电梯口没多久,那青脸和胖子青年的身影便从原地逐渐浮现。胖青年问道:“他就是程庭树吧?”

“是,所料不错的话,他就是。”青脸青年微笑道。

胖青年微微蹙额道:“他就是情圣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要照顾的程庭树?这功力也太弱了吧,如今距离他第三次命劫不足数年,他这个道行能度的过?”

“别忘了,我们当年也是从这个品阶过来的。不过那个季蓉蓉牵扯到太多的因果,如果不救下她,势必会导致命运出现偏差。所以天道才让我们从界上界来到这一界,给他点小小的帮助。只是这一界牵扯到的因果太多了,界上界也有一些术圣是从程庭树日后对头的势力那里出来的,所以我们不能停滞太久……唉,即使是术圣,甚至在术圣之上,也依然要受到天道制约,你说可不可笑?”青脸青年语出惊人道。

胖青年也是苦笑道:“当年我们拜师学艺时,也曾以为术圣便是世间最为自在之人,可是如今成为界上界的天门守护,才发现我们也不过是笼中鸟罢了!”

当然这些话,程庭树是不知道的,他即使知道了,也未必知道那两人所说的究竟是指什么。或许当他也脱凡入圣之后,才能了解一二吧。

只是现在他停留在了七零七的大门前,紫气脚印就停留在门口,便消失无踪了。而程庭树就在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撞进去时,他忽然陡然浑身一凉,一种极为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让他觉得如果不立刻行动,仿佛有什么极为不妙的事情就会发生一样。程庭树当机立断,他猛地二话不说,直接翻身一记鞭腿,轰在了那客房的大门之上。

他也顾不得会有什么,但听得一声闷响,大门被他直接踹得大门朝内倒下,程庭树直接窜了进去,却见客房之中一名矮胖男子正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而他的双手正在解床上丰腴美妇的衣领。而那名丰腴美妇不是季蓉蓉,还能是谁!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