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寄生 (三十一)顧慮

本文首發於Pixiv,禁忌書屋。

麻煩到首發站留下評論/點贊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點擊都是我寫下去的寶貴動力。

恐怖屋番外真結局解鎖眾籌開始,喜歡的朋友麻煩支持一下。

群號和發電連結在P站,歡迎加群催更吐槽!————————————————————————————————————————————「照片的事,你乾得不錯。」

林月凝聽到誇讚,恨不得張出根尾巴來搖一搖,捧著奶子的手掌賣力擠壓,裹著棒身的白嫩乳肉翻湧,直讓辛野生出肉棒插在某個緊窒體腔的錯覺。

他眸子幽深,輕撫著少婦的臉頰,回憶起林月凝提到那間書房的情形。

「什麼?」辛野揉著少婦美乳的手指不覺用力,深深陷入乳肉,「千里豪的心機......竟已至此。」

林月凝告訴辛野,千里豪得以縱橫商場而不敗的秘密,就是靠收集本市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不可告人的事,以此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亦或是得到更多的類似信息。

辛野震驚之餘,靈機一動,便讓林月凝從書房裡取出周立安的有關文件。如此重地本來應該看管嚴密,然而一來周立安算不得什麼大人物,純粹屬於雞肋,二來千里豪根本對這個重度社恐的妻子沒有任何防備,就這麼順利地讓她將照片拿到了手。

在辛野沉思怎麼可以讓其為他所用時,林月凝已經有些後力不繼,畢竟她也被折騰了很久,即便如此,她的靈活舌尖還是不住的舔舐龜頭,還不時探入馬眼將前液盡數嘬凈。

辛野沒有刻意忍耐,馬眼大張,雞巴突突跳動,頂著她雪白的軟膩胸脯,在她溫熱乳肉的美妙包圍之下射出了精液。

他惡趣味地將林月凝白生生的奶子作畫似的塗滿了精液,兩隻滾圓乳球染得污濁不堪,狼藉一片,端是淫邪無比。

林月凝待辛野把玩盡興之後,才終於得以將自己的胴體再次清洗乾淨。其實母女兩多少都有一些潔癖,房間就連一點灰塵也不許有,這樣的侍奉可以說她們無形之中犧牲了很多。

和辛野一起洗了個香艷的澡後,林月凝有些不舍地挽留要走的辛野:「爸爸,今天挺晚的了,不如留下來安歇吧。這孩子起來的時候,要是能看到你會很高興的。」

邊說著,她還有意無意地掀起了被子的一角,露出千里妍一截仿佛玉石雕就的美腿,暗示意味十足。林月凝這也是死性不改,即便被辛野剛剛教訓過,還是熟練地將女兒賣了個一乾二淨。

這次不是之前的試探,而是真情實意的哀求。儘管在辛野面前表現得像個缺乏關愛的小女孩,但是林月凝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都是實打實的成熟婦人。她這樣做的目的,無非就是以女兒作為籌碼,增加自家在辛野心目中的地位。

「你個小騷貨。」無意點穿她的小心機,辛野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彈了她的白凈額頭一下。

「哎喲。」林月凝委委屈屈地抱著額頭,嘟囔道:「反正丫頭睡覺的時候,腳丫子閒著也是閒著嘛。」

眼前自然而然出現了玩弄沉睡中殘疾少女秀美玉足的場景,辛野充分發泄過的肉棒竟有了幾分蠢蠢欲動的趨勢。他趕緊揮去了這種誘人的念頭,要是在外面不經申請過夜,希芸說不得要怎麼暴走。

美少婦額頭被彈了一下,眸子裡卻泛起了淡淡的情霧。她倒不是什麼受虐狂,但是這種類似父女之間的親昵動作總是能輕易地撥動她心中那根隱蔽的情弦。

「唔......」

辛野以為又是她的什麼小伎倆,卻見她真的難過地蹙起柳眉,出言問道:「我也沒有那麼用力啊,爸爸看看。」

林月凝俏臉泛起紅霞,有點不好意思地湊近辛野,引導著他的大手穿過絲綢睡衣。除了觸碰到彈滑臀肉之外,辛野還碰到了一個冰涼堅硬的金屬,他這才恍然是什麼在折磨著美少婦。

「囡囡......好想上廁所。」幽香的氣息打在辛野的耳朵,美人難耐地摩擦著豐腴美腿,充滿了強烈的暗示。

若不是辛野今天已經在這對嬌艷的母女花身上射過幾回,他一定會落入這赤裸裸的美人計。強自抑制住衝動,辛野惡狠狠地說道:「居然又在賣騷!」說著重重「啪」一下掌摑了她的豐滿玉股。

作為不知羞恥的懲罰,辛野命令她裝著這一肚子尿液和精液,直到千里妍醒過來,才能親手幫她拔出肛塞。

和女兒並肩承歡都經歷過,這種事情也算不得什麼。林月凝只是粉面微紅,就乖乖答應了會錄下視頻為證。

在赤裸胴體上套上件蠶絲連衣裙,開車將辛野送回了他家樓下,林月凝忍不住撲進副駕駛座上的辛野懷裡索吻,一副小女孩撒嬌的依戀模樣。

在她被摸到嬌喘吁吁,肛塞都險些鬆脫釀成慘劇之後,林月凝看著破舊的樓房道:「爸爸,你平時就住在這種地方啊。」

瞥辛野的臉色有些難看,林月凝意識到自己失言觸碰到小男人敏感的神經,趕緊拉著辛野大手到自己單薄的連衣裙下。

辛野握了滿手的白膩奶肉,滑膩綿軟,這才冷哼一聲:「我倒是想儘快把將你們千里家的產業搶到手,只是白曉霖實在是礙眼的很。」

林月凝似乎想到小爸爸搬到家裡,每天疼愛她們母女的美好未來,一雙秋水美瞳泛起不清不楚的水霧:「曉霖沒有什麼壞心眼,給我一點時間說服她,她會理解的。」

辛野粗暴地蹂躪著滑膩酥乳,惹得美人低低發出嬌呼,對林月凝說的話不置可否。見辛野沒有什麼反應,她轉而笑道:「如果爸爸不嫌棄的話,不如搬到我名下的一個房子。雖然算不得什麼好地方,但也算是寬敞整潔。」

他聞言有些意動。辛野作為一個現實的實用主義者,可不會覺得拿女人東西有什麼不好意思。

見辛野揉奶子的手都頓了頓,林月凝試探性地說道:「那我先把房子的密碼發給你吧?」

「嗯,我就知道我女兒孝順。」

被表揚的林月凝一雙美眸愉悅地半眯起來,好半天才不好意思地提醒道:「那能不能先放開我啊,我現在渾身發軟,拿不了手機了。」

「哦。」

鬧了好一會,兩人才終於分別。作為林月凝有時候散心的秘密居所,房子的舒適程度自然不容置疑。辛野臨分別前讓她安排了幾處特別的裝修,光是描述,就聽得她是手掩嬌靨,面紅心跳。

從堂皇華麗的豪宅回到自己破落的陋室,辛野心裡卻沒有什麼落差感。就算這個破舊的小屋水電問題不斷,叫人頭疼,可單是有在裡面等待著自己的佳人,就能稱之為家了。

從外面遙望到一盞溫馨的燭火為自己亮起,辛野緊趕幾步,想要看到妹妹看到自己回到家的驚喜笑顏。

「試試這件。這對肥肉沒事長這麼大作什麼,新買的衣服都要撐壞了。」

和想像中的歲月靜好完全不一樣,包裝袋在地上被丟得到處都是,而希芸叉著腰威風凜凜地站在當中。

於淼曼則身穿白色鏤空的情趣內衣,一雙細嫩的修長美腿上也被白色長筒絲襪包裹起來。她有些無助地掩住胸脯,但是實在難以遮擋胸前飽滿肥美的乳肉,反倒讓人將注意力集中在上面,自然地流露出半遮半掩的妖艷風情。無毛的牝戶除了一條紅色細繩以外沒有任何遮掩,大膽地暴露在人前,更別提那根繩子還深深勒進淫裂,讓裡麵粉嫩的晶瑩果肉得以被人一覽無餘。

還有許多類似的服裝被隨意地丟在腳邊,比如說兔女郎服裝還有某個手游的女武神的COS服,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辛野一看這情形哪裡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出於個人隱秘愛好網購的情趣裝扮正好在他不在家的時候到貨,被希芸順勢簽收打開了。

他現在的心情簡直就像R18珍藏被年幼無知的妹妹翻了出來,心中不欲為所人知的陰暗愛好被人若無其事地放在了陽光底下一樣。

就在辛野幾欲掩面而逃之時,希芸一下就發現了他回家了。

「哥!」

希芸雀躍著蹦進了辛野的懷裡,於淼曼的美眸也是一亮,躊躇了一會,還是沒有敢上前擠壓希芸的空間,只得輕言細語地說:「歡迎回家,主人。」,乖巧地跪下,幫辛野換上了拖鞋。

辛野清了清嗓子:「咳咳,你們在......幹嘛呢?」

希芸無情揭穿他試圖矇混過去的心態,似笑非笑地斜睨著他:「在試你買回來這些破布啊。」

誠如希芸所說,這些情趣服裝穿在身上,實在不比一塊破布的遮羞效果好多少,反倒讓人更加慾火焚身。

於淼曼感應到辛野的視線意味深長地落在自己身上,小臉頓時泛起紅暈,卻也沒有試圖遮擋辛野在露出縷空胸罩間隙的嬌嫩乳首,而是端正地跪好,供主人欣賞內衣上身之後的效果。

被二人的視線同時匯聚,粉嫩的乳首居然自顧自地充血勃起,一點嫣紅在白色的縷空胸罩里分外顯眼。本就十分羞恥的於淼曼臉上紅暈顯得更鮮艷了,而且蔓延到身後頸間,仿佛溫柔甘美的肉的氣息正在燕發出來。

「被人盯著看奶頭都能硬,你還真是個天生當公共廁所的料。」辛野挑了挑眉頭調笑道。

正要伸手切實感受一下胸罩的質量,一旁的希芸卻搶先抓住了於淼曼沉甸甸的渾圓,笑眯眯地說:「你天天都在玩這堆脂肪,也該輪到我了吧,哥哥。」

於淼曼渾身一僵,沒有敢反抗,可憐兮兮地望向辛野求助。辛野也不作聲,只拿眼瞪了一眼希芸。

希芸生怕辛野真的惱了,不情不願地讓出了一隻被揉得凌亂不堪的美乳,嘀咕道:「小氣。」

辛野沒有占領另外一半地盤,而是壞笑著抓住的希芸T恤里隱隱躍動的調皮白兔。這一手圍魏救趙殺得希芸措手不及,媚眼如絲地軟倒在他懷裡。

一陣笑鬧之後,兩女最後都自然而然地脫掉一絲不掛,各自的芊芊玉手擼動著辛野的肉棒,以及按摩著那一對沉甸甸的囊袋。

辛野摟得玉人在懷,盡享齊人之福,忽然想起來林月凝所提到的房子。搬家可不是什麼小事,還是和希芸商量一下為好。

和辛野想像的不同,平日裡一直嫌棄房子破舊憋悶的希芸聽說要搬到新的大房子,反應卻是悶悶不樂,就連擼動肉棒的手都停了下來。

於淼曼她本就生於豪富人家。她都已經捨棄家裡的豪宅還有傭人,眼巴巴地跑來給辛野當尿壺戲耍侮辱,對於搬家自然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可能還不如手指間的肉棒有沒有排泄需求重要。

辛野展顏一笑,將鬱鬱寡歡的希芸擁進臂彎里,腰跨微微使力,就突破了黏閉花瓣,插滿了她的花徑。

「唔!」

希芸下意識嬌軀猛地一抖,低哼出聲,嘴上卻惱道:「去找你的大奶尿壺去,別來鬧我。」

辛野偏偏不如她意,賁張的龜頭一下下頂弄著最柔嫩的花心,一下子頂碾上微微探出頭的肉蒂,戳得希芸揚起天鵝般修長的頸子,不覺發出了難耐的呻吟。

對於這對淫亂兄妹用通溝來代替溝通的交流方式,於淼曼雖然不敢苟同,但是還是對這種親密關係產生了某種羨慕。

正呆呆出神,辛野就擰了她的屁股一把:「去,用你發育過剩的大奶子給小芸當個枕頭。」

聽到飽含羞辱的命令,於淼曼認命地抱起希芸鬢髮散亂的螓首,靠在豐滿挺拔的酥乳上。未曾想,為了賭氣不想叫出聲音的希芸一把咬住了大團軟膩乳肉來封住自己的嘴巴。即便她沒有真箇使勁,敏感的乳峰被希芸的小嘴吮吸的感覺還是讓於淼曼發出苦悶的哼叫。

辛野抄起希芸一條纖細美腿,雄腰聳動,將那眼粉穴乾得淫水四濺,咕唧作響,讓希芸直往於淼曼滑嫩乳峰間鑽,好像這樣能躲過辛野打樁機一般的鞭撻似的。

他見於淼曼面露難過,桃腮暈著緋紅,杏眸含露半眯著。辛野舔了舔唇,不覺間想到她的種種付出,心頭一軟,挑起了她的下巴,低頭輕含了一口粉潤潤的嫩唇。

於淼曼星眸圓睜,滿滿的都是驚喜。平日裡辛野很少和她接吻,突然降臨的幸福將女孩沖暈,只覺渾身都被男人炙熱的氣息挾裹著,揚起下頜軟軟的任他吃著小嘴。

辛野霸道地將嫩唇含吮得密不透風,間或噬咬一口肉肉的唇瓣,叨著下唇吸入口中大力吸吮嚼弄,唇齒間滿是嘖嘖的淫靡舔吮聲。

「唔……嗯……」於淼曼被舔吻的說不出話,鼻腔里溢出一聲聲嗚嗚噥噥的軟媚嬌哼,特別是將螓首深埋在自己懷裡的俏麗佳人才是這個家裡的真正女主人,讓她有了當面出軌的悖德快感。

辛野舌尖勾纏上嬌嫩嫩的丁香肆意挑弄,纏裹著香滑小舌大力吮吸,還嫌不夠的將香舌叨入口中裹吸嚼弄。

希芸沒有功夫注意到兩人正在背著自己纏綿熱吻,一眼嫩穴被男人掐著腰猛厲夯肏,膩滑的淫水剛剛分泌就被肉杵飛快打成粘膩的白沫。她忍不住從於淼曼的溫熱奶球間揚起玉頸,纖腰不住彈顫著,激爽的腦中一片空白,眼前好似閃過一道白光,軟軟的穴口闔張幾下射出一股小拇指粗的淫水,洇濕了一大片床褥。一向清純示人的嬌弱美人竟滿臉痴浪,涕泗橫流,淫態盡露。

十足淫靡的場景激的辛野眸底一片赤紅,低吼著狠肏幾十下,抵著希芸緊緊嘬著肉棒的蜜壺噗呲噗呲灌入精液。

待到最後一股精液射出,他才啵的一聲抽出肉棒,帶出一圈嫩嘟嘟的淫肉,粉穴早被撐得合不攏,內里媚肉一顫一顫的,淫水混著濁白精液往外涌。

挨了一頓結結實實的肉棍,鬧彆扭的希芸這才重新變得溫順老實。

而於淼曼這邊,一對兒肥奶被舔吃的瑩亮水滑,軟軟的微垂著輕輕晃蕩著,兩粒奶尖兒染著晶亮的口水,帶露櫻桃一般的泛著誘人的水澤,桃紅的乳暈周圍印著幾枚紅紫的牙印,足以見方才經受了怎樣一番蹂躪。沒等她喘口氣,和好的兩兄妹又一人一邊分享了於淼曼的高聳。

希芸醞釀了一會怎麼開口,才緩緩猶疑道:「我們不搬不行嗎?」

辛野正吃著於淼曼的白腴乳肉,上面還有希芸留下的淡淡清香:「但是一直住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加上這隻尿壺就已經很擠了。」說罷還擰了擰於淼曼的猩紅乳首,惹來她委屈的嬌嗔。

清秀佳人眼波流轉間,已然帶上了淡淡的悲傷:「可是,這裡有我們好多的回憶,是我和哥哥主人一起長大的家啊。」

辛野這才醒悟,在他努力拓展未來的時候,希芸卻只想牽著他的衣角,留住溫馨美好的過去。

他歉然地親了親希芸的額頭:「對不起,小芸。」

玉人抬起朦朧的淚眼:「我都明白的。哥哥主人在為了這個家很努力,小芸也是時候該長大一點了。」

撫摸著她柔順的青絲,辛野笑道:「傻丫頭,只要我和你在一起,哪裡不是家呢?何必拘泥於這些死物。」

希芸聞言,美眸再次煥發了光彩,輕輕抬起了下巴。辛野滿足了她此刻最需要的溫暖,溫柔地吻住了她的纖薄唇瓣。

和於淼曼那個充滿慾望的吻不同,這個吻悠遠綿長,無言的情愫在唇舌間激盪傳遞,好一會,兩對嘴唇才牽著一條透明的黏絲依依不捨地分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