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 (三十三-三十四)包租婆 點解霎時間會冇水呢

本文首發於Pixiv,禁忌書屋。

麻煩到首發站留下評論/點贊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點擊都是我寫下去的寶貴動力。

喜歡的朋友麻煩發電支持一下。

歡迎加群催更吐槽! ———————————————————————————————————————————— 不管肉體還是心靈都十二分滿足的於淼曼玉腿纏在辛野的雄腰間,雪股起落間,將最後的殘餚吞入肚中,同時進入她平坦白嫩的小腹的,還有辛野忍耐已久的精液。

即便是性能力天生過人的辛野,一天下來應付了千里妍母女還有家裡的兩隻榨汁妖精也感到力不從心。

於淼曼察言觀色,在例行事後清理之後,沒有再讓辛野費多餘的勁,將碗筷桌面都收拾乾淨。

待她忙碌完了之後,回頭想要和主人討一個表揚,卻見辛野跟希芸摟作了一團,已然不省人事。

於淼曼嚇了一跳,查看過後只是疲極而眠,這才放下心來。

辛野平靜的睡顏在燈光下鍍了淡淡的光,輪廓恍如刀刻斧鑿造就,像是一尊年輕的神祇雕像,充滿了不怒自威的威嚴還有美感。

於淼曼心跳不由自主加快,好像被什麼無形的精怪迷了神志,大膽地伸手摸了摸辛野的臉。

主人......原來這麼好看的嗎?

黑絲美腿不自覺地互相摩擦,就連淫穴里他的精液好像都在作怪,由內而外發出驚人的熱量,讓她臉龐發熱,血流加速。

她小聲嘀咕道,似乎在努力說服自己:「誰叫你天天那麼欺負人。」

嘴唇湊近那張即便睡夢中都不假顏色的冷峻唇角,隨著距離的拉進,她心如鹿撞,心湖激盪,腦子卻意外的清晰,僅僅只有再嘗一次主人的嘴唇,重溫這刻薄的嘴唇唯一對她溫柔的甜蜜瞬間。

於淼曼沒注意到自己的一縷髮絲悄悄落到了辛野臉上,而被瘙癢驚動的他緩緩睜開眼,和近乎貼到臉上的於淼曼對視了一眼。

於淼曼剛剛還在瘋狂鼓動的芳心幾近停頓,她的主人多麼喜怒無常她再清楚不過,剛剛就讓自己裸體去拿外賣,說不得因為這次的擅自冒犯,真箇將她丟給流浪漢侵犯!

萬幸辛野實在倦極,只是迷迷糊糊伸手把她也拉進了被窩裡。這次他已經用盡了最後的能量,看樣子是要一覺到天亮了。

她任由辛野稍嫌刺癢的頭髮軋著嬌嫩敏感的酥胸,甚至主動往下墊了墊,好讓他躺著舒服些。

不敢再去觸碰主人的臉龐,尾指輕輕拂過黑色短髮。

「晚安。」

一夜無話。

意識猶在朦朧夢鄉的於淼曼因為面部被什麼東西壓迫而睜開了眼睛,可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

「起得比主人還晚,真是個沒用的尿壺。」

於淼曼聞言一驚,下意識地要按住床爬起來,卻不料面部被辛葉的胯部緊緊按住,由於她掙扎,瓊鼻更是深深陷入了辛野的會陰。吸著男人胯部髒濁的空氣,濃郁的汗臭味混著精囊的尖銳酸味,仿佛連嗅覺都在被強姦一樣。

辛野大刺刺地跨坐在於淼曼的臉上,雖然說並沒有坐實,但是那股滋味想來也足夠不好受。

希芸將一頭青絲挽了個單馬尾,隨著她吞吐晨勃肉棒的動作輕輕搖動,給淫靡的早晨帶上了幾分清新的青春氣息。

「咕滋咕滋......「」少女眸子眯了起來,好像貪吃的貓咪在享用餐點,收縮嫩頰好讓口腔更窄,集中精神用嬌嫩的舌腹壓著龜頭。

粗黑肉杵沒有顧忌希芸用心侍奉的脈脈溫情,冷酷地肏入她溫熱濕潤的口腔,最後竟突入少女嬌嫩幼滑的喉道,讓少女纖細的雪頸都可以隱隱窺見肉棒的形狀。

兩個邪惡兄妹上來就占據了懵然無知的於淼曼上下兩個方位,辛野若無其事地騎在於淼曼臉上,而希芸則是占了於淼曼的纖腰,堂堂正正在她嬌嫩的身子上白日宣淫。

於淼曼反應過來之後,也不甘心就這樣當兄妹倆的人肉坐墊,將垂在嘴邊的皺巴巴的陰囊吃進了嘴裡。她收緊了小嘴一下下裹吸著,小舌頭打著圈的舔,讓辛野猝不及防背脊一麻,險些射進了希芸的小嘴裡。

「騷逼尿壺......」辛野好不容易壓制住精關。罵了一句,猶不解恨,腰臀用力往下一壓,重重坐在於淼曼的俏臉上。

而於淼曼不以為意,鼻尖主動埋進辛野的胯下,殷勤地舔弄他鼓囊囊的卵袋,貪婪地汲取他股間濃重的男子味道,火辣辣的腥臭化作性感的信號,電擊一般穿過神經,讓少女花谷輕顫結出盈盈朝露。

兩名絕色少女各施手段,沒一會辛野就覺得肉棒一跳一跳,亟待發泄。便命令她們面對面躺好,二女各擅勝場的粉嫩恥丘緊緊貼在一起。而辛野各抬起她們一條美腿抓在手裡,肉棒插進她們小穴中間,摩擦她們充血嬌挺的幼嫩花蒂,讓希芸和於淼曼隨著插入的節奏接連發出動人嬌啼,好似唱歌一般。兩隻紅膩肥潤的淫穴襯得紫黑的粗碩陰莖愈加猙獰。

這樣的陣仗饒是辛野精力正旺也沒有堅持太久,一股濃臭陽精就頂著她們軟膩屁股怒射而出,將嬌喘微微的希芸和於淼曼下體染得骯髒不堪,塗滿精漿,這才算結束了早上的荒唐淫宴。

「一大清早這麼精神,射得人家屁股上黏糊糊的。和平時一樣射嘴裡不行嗎?」

希芸摸了一把屁股上粘稠的精液,皺著細長蛾眉,馬尾一蹦一跳就徑直進了洗浴間洗澡了,留下於淼曼打掃戰場。

「這丫頭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辛野琢磨著上學之前還來不來得及射一發,拍了拍幫他舔乾淨胯下最後一掛粘液的於淼曼,打算也一起洗澡,卻不料裡面傳來一聲驚叫。

辛野心裡一緊,一個箭步上前打開了浴室門。希芸像見了救星撲進了他的懷裡,沾著水珠的身子渾然一塊微涼的溫潤美玉,而不是熱水沖刷之後的紅潤火熱。

面對他疑惑的眼神,靠辛野體溫才好不容易緩過氣的希芸委屈巴巴地投訴:「那個水龍頭又突然壞了,我要搬家!」

辛野這才鬆口氣,啞然失笑。

年久失修的浴室突然沒有熱水算是家常便飯,但是現在生活質量上升之後,以前可以咬牙堅持的小毛病突然變得刺眼起來。少女早先就被辛野說服解開小小心結,再加上這壞的恰到好處的水龍頭,希芸從猶豫不決一下變成了搬家派的堅定支持者。

熱水澡剛洗了個開頭就沒了,可這邊希芸和於淼曼的身子還黏糊糊地往下滴著精液呢。希芸只好緊緊貼著辛野,由他當做緩衝區,用他的熱量來消弭抵消水的冰涼。

可沒有等洗完,小丫頭自己因為肉貼肉地耳鬢廝磨而美眸迷離,春情勃發,粉櫻色的乳首顫巍巍地充血嬌立,讓辛野的手臂感受得十分明顯,就算是冷水浴也無法澆滅她的熱情。為了不耽誤上課,辛野只好用手幫她高潮了一次,希芸這才乖乖披上浴巾,擦乾身子。

至於於淼曼就沒有那麼好的待遇了,她被命令雙手抵著牆壁,雙腿岔開,辛野拿著噴頭毫不客氣地沖刷著她的赤裸嬌軀,還故意重點照顧胸口和下體,讓冷冰冰的湍急水流沖得她豐滿挺拔的白皙乳球不住搖晃,完全是當成牲口一樣對待。

輕蔑的視線不出意外地讓於淼曼興奮不已,渾圓玉股甚至下意識扭動搖擺,主動追求水流的衝擊來獲取快感,害得辛野不得不放棄洗乾淨這隻變態尿壺的努力,照著她的淫穴被水衝擊就會噴出來更多的淫水作為回應的勢頭,不知道洗到什麼時候去。

由於家裡兩個女奴的意外發情,得特地錯過和她們上學路線的辛野緊趕慢趕才沒有遲到。雖然說在老師那裡等於查無此人的辛野不在乎被罰站之類的,但是避免引來不必要的矚目已經是他接近本能的保護色。

剛坐下喘了口氣,一隻嫩生生的小手就遞來了個裝滿水的粉紅卡通水壺。

口乾舌燥的辛野也不客氣,對著還殘留淺淺唇印的水壺邊緣就咕嚕咕嚕灌了起來。

「你這人,故意的對不對?」

貼心的小女友秦蓁見辛野對著自己剛剛喝過的那一邊狂飲,凝脂似的肌膚害羞得泛起紅暈,賭氣地跺了跺腳。

「小氣。」

辛野一抹嘴巴,他撇撇嘴,俯身在秦蓁耳語道:「一會老公在你的小屁屁里還你。」

秦蓁不敢置信地瞪大星眸,頭上幾乎可以看得「噗噗」冒出的蒸汽。辛野這才意識到有點過了。雖然秦蓁雖然她已經什麼都豁出去和辛野做了,就是最後一層膜也是辛野的囊中之物。但是教養良好的她並不是什麼離經叛道的話都能接受的。

就在辛野剛要道歉的時候,秦蓁只是輕哼一聲就坐了下來,算是輕輕放過了辛野。即便她對辛野近期經歷了什麼一無所知,但是女孩子與生俱來的直覺告訴她,有什麼外來的東西正在虎視眈眈她的自留地。這樣一來,選擇和辛野發脾氣明顯不是明智的決定。

這角落裡的一幕落在不少有心人的眼中。正在讀書的希芸久久沒有翻頁,書頁的一角已經被捏了下來;於淼曼不小心寫斷了一支筆;許萱冉面色算是平淡,只是輕輕咬了咬櫻唇。

周立安恰巧看見了辛野的背影,越看越覺得眼熟,但他下一刻就打消了自己無聊的念頭,沒有在這個窮酸身上浪費時間。

他深情款款地從身後掏出一大束玫瑰,引來周圍一大群人此起彼伏的起鬨聲,就連隔壁班的都好奇地過來湊熱鬧。

「淼曼,你之前受委屈了,這些花代表了我的心意。」

「哇......」

「周公子好浪漫哦。」

「1202年了還有人送花?真老土。」

於淼曼見了這怒放的玫瑰,上面還帶著新鮮的露珠,分外惹人憐愛。最喜玫瑰花的熱烈花語的她卻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避之如蛇蠍,尖叫道:「拿開!」

上次和周立安假裝情侶就讓她差點給外賣員看光了清白身子,要是讓辛野以為她有意收花,還不讓她裸體遊街?

周圍的人本來都是「磕到了」的吃瓜表情,現在卻對她的異常反應議論紛紛。周立安自覺知道為什麼,眼睛裡的深情和愧疚愈發強烈,不可一世的他就連精心準備的花朵被丟到臉上都沒有生氣,讓眾人紛紛稱奇。

(三十四)特別的作業

事實上,辛野根本都沒有注意到那邊的騷亂,他還在奇怪秦蓁有些異常的反應。

秦蓁始終表現得鬱鬱寡歡,仿佛有什麼心事一般。上課時常常偷看辛野,臉上還露出不安愧疚的表情,這一切都讓辛野感到十分之奇怪。

代表著繁忙上午的終結,教室里宛如活屍的學生們被下課鈴注入了活力,吵吵鬧鬧地往食堂狂奔,誰也不願因為落於人後幾秒而多排一串長隊。

辛野有心開解一下秦蓁,口袋的手機卻不合時宜地震動起來。待他查看之後,再去尋美人倩影,已然無處可覓。

鬱悶得長長吐了口氣,辛野四下一望,見周圍除了幾個打盹的以外就沒有其他人,於是便放下心來,打開了和千里妍的對話框。

新信息的提示來源於一個封面是千里妍清麗嬌靨的視頻,長度還相當不短。辛野心中大奇,千里妍在最近才第一次擁有手機,畢竟她在此之前都與外界完全封閉,沒有和其他人聯繫的必要。

辛野和她的聯絡大多也是安排補習時間之類的,這就讓他對這段視頻內容產生了好奇。

戴上耳機,辛野點開了視頻。

視頻的千里妍隨即動作起來,搖晃了一下鏡頭確保錄製正常,才對著鏡頭點了點頭,竟就這樣一句話不說,自顧自脫離了鏡頭拍攝範圍。

要不是知道千里妍就是這麼個沉默寡言的性格,辛野估計就右上角了。果然,他的耐心沒一會就得到了回報。

視野不停晃動,料想應該是千里妍坐在輪椅上,拿著手機在往什麼地方移動。很快,畫面再次亮了起來,顯示出了一具正在不安扭動的赤裸肉體。

以主人房衛生間作為背景,作為這間屋子主人的林月凝卻十分狼狽,像頭待宰的牲畜一樣,被人用倒攢馬蹄的姿勢用紅色棉繩將手腳綁到了一塊,若不是她平時經常練瑜伽保持身材,柔韌度相當不錯,恐怕這下已經受傷了。

她像只無助的懷孕大白羊一樣坐在馬桶上,光潔的小腹鼓脹到極限,像只白玉西瓜一樣,就連上面淡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見。沒有了四肢支撐,渾圓肥嫩的大屁股因為用力和激動而充血發紅,在馬桶圈上不斷挪動,極力保持著平衡,就連嫣紅的黏閉性器和如魚嘴般翕合的精緻屁眼全數暴露在鏡頭之下都顧不得了。

鏡頭拉進,滿頭香汗的林月凝顯然也發現了女兒,腴美的身子不住扭動,戴著口枷的小嘴邊滿是唾液幹掉的痕跡,努力發出嗚嗚的哀鳴,顯然是想讓女兒放開自己。

千里妍將手機轉為前攝像頭錄製,好將母女二人都收攝進去。她對著鏡頭苦惱地抱怨道:「老師,我昨天按照你留下的作業,監督媽媽跟你留下來的教學視頻里一樣排泄,可她怎麼都不願意被我拍。」

這也情有可原,就算林月凝願意拋棄一切倫理道德,與女兒同床侍人,但是當著她面排出男人的精尿混合物還是超出了林月凝的心理承受範圍。

數番承歡的她實在疲憊不堪,本想自己偷偷排放掉肚子裡的負擔,卻又猶豫要不要違背辛野的命令,一來二去抵抗不住睡意,就這樣戴著肛塞睡著了,不料卻在自己房間的廁所醒來,還是被綁成了這樣屈辱的姿勢。

千里妍臉上難得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沒辦法,我只能偷偷把媽媽關到這裡來。既不會讓下人們發覺,媽媽也跑不掉,只能乖乖聽話啦。」

她嬌靨上孩子氣的表情天真而殘酷,好像期待著辛野的表揚。配合一邊肛塞被女兒拔掉,因為忍耐排泄衝動而臉色扭曲的林月凝,這個畫面讓辛野肉棒硬得發疼,忍不住伸進褲襠套弄起鐵杵似的肉棒來。

好像意識到手機不會有回應,千里妍不著痕跡地撇了撇嘴,轉而向媽媽懇求道:「很快就會結束的,媽媽。閉上眼睛就好了,釋放出來就好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秒對林月凝來說都像一個世紀那樣漫長。她悲慘的哭叫聲都被口枷封住,性感惹火的胴體在空中彈簧般的亂蹦亂跳,豐滿屁股上的嫩肉已經繃緊的幾乎要抽筋,但還是不能阻止快要瀉堤的洶湧洪流。那淡褐色的小巧屁眼逐漸隆了起來,就像是一朵美麗的菊花無可避免的盛開綻放。

女兒的柔聲安撫毫無作用,她淚流滿面,就連尖叫聲都被口枷堵住無法傳遞,曼妙的性感胴體如同蛇一般不斷扭曲,如同十月懷胎一般的腫脹肚皮仿佛一刻就要撐破。而矛盾的是,後庭里卻感到一種充實無比的莫大滿足。

對剛剛經歷過肛穴調教的她來說,灌腸已經是種混合著痛苦和快樂的奇妙滋味了,令她恐懼而又沉迷其中。逞論肚子裡面的東西還是辛野的精尿,又在其上增加了一層別樣的刺激,就像是辛野親自在玩弄她一樣。

「嗚......嗚嗚!」

林月凝不知所云地浪叫著,情慾已如潮水般爆發,將她的心神完全吞噬。這一刻她盡情沉浸到了肉慾的顛峰快意中。她扭著渾圓的屁股,兩條大腿交纏在一起拚命摩擦,滾熱的淫汁從黑亮叢林裡大量湧出,不到片刻就將身下的地面完全打濕了。

受虐中的裸體幾乎每個部位都是如此吸引,充滿了被折磨的美感。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胸前那豐滿無比的美乳,隨著掙扎甩動著洶湧澎湃的波濤,晃出了一陣又一陣白花花的誘人乳浪。

千里妍似乎心有不忍,上去輕輕撫摸媽媽瀕臨極限的雪白肚皮:「這樣會舒服一點嗎?媽媽?」

孰料林月凝現在本就是一點就著的火藥,排山倒海的便意和快感,再加上被女兒注視著如同母豬一樣的不堪模樣,就在千里妍素手一碰之下,她後庭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滿是紅潮的臉猛地抬起,脖頸青筋跳動,雙眼向上翻白,花穴戰慄著因為失禁而高潮,狂飆而出的大片液體已經分不清是尿還是淫水;肛門括約肌猛然一松,一股淡黃色的汁液同時從屁眼裡噴了出來,足足持續了數秒鐘,感覺隔著螢幕也能聞到那陣濃郁的雌性臭味。

這場奢侈的淫邪煙花是用一個體面女性全部自尊做成,場面端是壯觀而慘烈。

辛野看得興奮不已,同時擼動的速度也逐漸加快,正要到達巔峰時,一隻修長白凈的玉手伸了過來,輕輕巧巧地摘走了他面前的手機。

「你帶手機來學校就是做這種事?」

貼主:盲果於2021_04_28 21:44:32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