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 (三十三-三十四)包租婆 点解霎时间会冇水呢

本文首发于Pixiv,禁忌书屋。

麻烦到首发站留下评论/点赞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点击都是我写下去的宝贵动力。

喜欢的朋友麻烦发电支持一下。

欢迎加群催更吐槽! ———————————————————————————————————————————— 不管肉体还是心灵都十二分满足的于淼曼玉腿缠在辛野的雄腰间,雪股起落间,将最后的残肴吞入肚中,同时进入她平坦白嫩的小腹的,还有辛野忍耐已久的精液。

即便是性能力天生过人的辛野,一天下来应付了千里妍母女还有家里的两只榨汁妖精也感到力不从心。

于淼曼察言观色,在例行事后清理之后,没有再让辛野费多余的劲,将碗筷桌面都收拾干净。

待她忙碌完了之后,回头想要和主人讨一个表扬,却见辛野跟希芸搂作了一团,已然不省人事。

于淼曼吓了一跳,查看过后只是疲极而眠,这才放下心来。

辛野平静的睡颜在灯光下镀了淡淡的光,轮廓恍如刀刻斧凿造就,像是一尊年轻的神祇雕像,充满了不怒自威的威严还有美感。

于淼曼心跳不由自主加快,好像被什么无形的精怪迷了神志,大胆地伸手摸了摸辛野的脸。

主人......原来这么好看的吗?

黑丝美腿不自觉地互相摩擦,就连淫穴里他的精液好像都在作怪,由内而外发出惊人的热量,让她脸庞发热,血流加速。

她小声嘀咕道,似乎在努力说服自己:“谁叫你天天那么欺负人。”

嘴唇凑近那张即便睡梦中都不假颜色的冷峻唇角,随着距离的拉进,她心如鹿撞,心湖激荡,脑子却意外的清晰,仅仅只有再尝一次主人的嘴唇,重温这刻薄的嘴唇唯一对她温柔的甜蜜瞬间。

于淼曼没注意到自己的一缕发丝悄悄落到了辛野脸上,而被瘙痒惊动的他缓缓睁开眼,和近乎贴到脸上的于淼曼对视了一眼。

于淼曼刚刚还在疯狂鼓动的芳心几近停顿,她的主人多么喜怒无常她再清楚不过,刚刚就让自己裸体去拿外卖,说不得因为这次的擅自冒犯,真个将她丢给流浪汉侵犯!

万幸辛野实在倦极,只是迷迷糊糊伸手把她也拉进了被窝里。这次他已经用尽了最后的能量,看样子是要一觉到天亮了。

她任由辛野稍嫌刺痒的头发轧著娇嫩敏感的酥胸,甚至主动往下垫了垫,好让他躺着舒服些。

不敢再去触碰主人的脸庞,尾指轻轻拂过黑色短发。

“晚安。”

一夜无话。

意识犹在朦胧梦乡的于淼曼因为面部被什么东西压迫而睁开了眼睛,可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

“起得比主人还晚,真是个没用的尿壶。”

于淼曼闻言一惊,下意识地要按住床爬起来,却不料面部被辛叶的胯部紧紧按住,由于她挣扎,琼鼻更是深深陷入了辛野的会阴。吸著男人胯部脏浊的空气,浓郁的汗臭味混著精囊的尖锐酸味,仿佛连嗅觉都在被强奸一样。

辛野大刺刺地跨坐在于淼曼的脸上,虽然说并没有坐实,但是那股滋味想来也足够不好受。

希芸将一头青丝挽了个单马尾,随着她吞吐晨勃肉棒的动作轻轻摇动,给淫靡的早晨带上了几分清新的青春气息。

“咕滋咕滋......“”少女眸子眯了起来,好像贪吃的猫咪在享用餐点,收缩嫩颊好让口腔更窄,集中精神用娇嫩的舌腹压着龟头。

粗黑肉杵没有顾忌希芸用心侍奉的脉脉温情,冷酷地肏入她温热湿润的口腔,最后竟突入少女娇嫩幼滑的喉道,让少女纤细的雪颈都可以隐隐窥见肉棒的形状。

两个邪恶兄妹上来就占据了懵然无知的于淼曼上下两个方位,辛野若无其事地骑在于淼曼脸上,而希芸则是占了于淼曼的纤腰,堂堂正正在她娇嫩的身子上白日宣淫。

于淼曼反应过来之后,也不甘心就这样当兄妹俩的人肉坐垫,将垂在嘴边的皱巴巴的阴囊吃进了嘴里。她收紧了小嘴一下下裹吸著,小舌头打着圈的舔,让辛野猝不及防背脊一麻,险些射进了希芸的小嘴里。

“骚逼尿壶......”辛野好不容易压制住精关。骂了一句,犹不解恨,腰臀用力往下一压,重重坐在于淼曼的俏脸上。

而于淼曼不以为意,鼻尖主动埋进辛野的胯下,殷勤地舔弄他鼓囊囊的卵袋,贪婪地汲取他股间浓重的男子味道,火辣辣的腥臭化作性感的信号,电击一般穿过神经,让少女花谷轻颤结出盈盈朝露。

两名绝色少女各施手段,没一会辛野就觉得肉棒一跳一跳,亟待发泄。便命令她们面对面躺好,二女各擅胜场的粉嫩耻丘紧紧贴在一起。而辛野各抬起她们一条美腿抓在手里,肉棒插进她们小穴中间,摩擦她们充血娇挺的幼嫩花蒂,让希芸和于淼曼随着插入的节奏接连发出动人娇啼,好似唱歌一般。两只红腻肥润的淫穴衬得紫黑的粗硕阴茎愈加狰狞。

这样的阵仗饶是辛野精力正旺也没有坚持太久,一股浓臭阳精就顶着她们软腻屁股怒射而出,将娇喘微微的希芸和于淼曼下体染得肮脏不堪,涂满精浆,这才算结束了早上的荒唐淫宴。

“一大清早这么精神,射得人家屁股上黏糊糊的。和平时一样射嘴里不行吗?”

希芸摸了一把屁股上粘稠的精液,皱着细长蛾眉,马尾一蹦一跳就径直进了洗浴间洗澡了,留下于淼曼打扫战场。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辛野琢磨著上学之前还来不来得及射一发,拍了拍帮他舔干净胯下最后一挂粘液的于淼曼,打算也一起洗澡,却不料里面传来一声惊叫。

辛野心里一紧,一个箭步上前打开了浴室门。希芸像见了救星扑进了他的怀里,沾著水珠的身子浑然一块微凉的温润美玉,而不是热水冲刷之后的红润火热。

面对他疑惑的眼神,靠辛野体温才好不容易缓过气的希芸委屈巴巴地投诉:“那个水龙头又突然坏了,我要搬家!”

辛野这才松口气,哑然失笑。

年久失修的浴室突然没有热水算是家常便饭,但是现在生活质量上升之后,以前可以咬牙坚持的小毛病突然变得刺眼起来。少女早先就被辛野说服解开小小心结,再加上这坏的恰到好处的水龙头,希芸从犹豫不决一下变成了搬家派的坚定支持者。

热水澡刚洗了个开头就没了,可这边希芸和于淼曼的身子还黏糊糊地往下滴著精液呢。希芸只好紧紧贴著辛野,由他当做缓冲区,用他的热量来消弭抵消水的冰凉。

可没有等洗完,小丫头自己因为肉贴肉地耳鬓厮磨而美眸迷离,春情勃发,粉樱色的乳首颤巍巍地充血娇立,让辛野的手臂感受得十分明显,就算是冷水浴也无法浇灭她的热情。为了不耽误上课,辛野只好用手帮她高潮了一次,希芸这才乖乖披上浴巾,擦干身子。

至于于淼曼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她被命令双手抵著墙壁,双腿岔开,辛野拿着喷头毫不客气地冲刷着她的赤裸娇躯,还故意重点照顾胸口和下体,让冷冰冰的湍急水流冲得她丰满挺拔的白皙乳球不住摇晃,完全是当成牲口一样对待。

轻蔑的视线不出意外地让于淼曼兴奋不已,浑圆玉股甚至下意识扭动摇摆,主动追求水流的冲击来获取快感,害得辛野不得不放弃洗干净这只变态尿壶的努力,照着她的淫穴被水冲击就会喷出来更多的淫水作为回应的势头,不知道洗到什么时候去。

由于家里两个女奴的意外发情,得特地错过和她们上学路线的辛野紧赶慢赶才没有迟到。虽然说在老师那里等于查无此人的辛野不在乎被罚站之类的,但是避免引来不必要的瞩目已经是他接近本能的保护色。

刚坐下喘了口气,一只嫩生生的小手就递来了个装满水的粉红卡通水壶。

口干舌燥的辛野也不客气,对着还残留浅浅唇印的水壶边缘就咕噜咕噜灌了起来。

“你这人,故意的对不对?”

贴心的小女友秦蓁见辛野对着自己刚刚喝过的那一边狂饮,凝脂似的肌肤害羞得泛起红晕,赌气地跺了跺脚。

“小气。”

辛野一抹嘴巴,他撇撇嘴,俯身在秦蓁耳语道:“一会老公在你的小屁屁里还你。”

秦蓁不敢置信地瞪大星眸,头上几乎可以看得“噗噗”冒出的蒸汽。辛野这才意识到有点过了。虽然秦蓁虽然她已经什么都豁出去和辛野做了,就是最后一层膜也是辛野的囊中之物。但是教养良好的她并不是什么离经叛道的话都能接受的。

就在辛野刚要道歉的时候,秦蓁只是轻哼一声就坐了下来,算是轻轻放过了辛野。即便她对辛野近期经历了什么一无所知,但是女孩子与生俱来的直觉告诉她,有什么外来的东西正在虎视眈眈她的自留地。这样一来,选择和辛野发脾气明显不是明智的决定。

这角落里的一幕落在不少有心人的眼中。正在读书的希芸久久没有翻页,书页的一角已经被捏了下来;于淼曼不小心写断了一支笔;许萱冉面色算是平淡,只是轻轻咬了咬樱唇。

周立安恰巧看见了辛野的背影,越看越觉得眼熟,但他下一刻就打消了自己无聊的念头,没有在这个穷酸身上浪费时间。

他深情款款地从身后掏出一大束玫瑰,引来周围一大群人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就连隔壁班的都好奇地过来凑热闹。

“淼曼,你之前受委屈了,这些花代表了我的心意。”

“哇......”

“周公子好浪漫哦。”

“1202年了还有人送花?真老土。”

于淼曼见了这怒放的玫瑰,上面还带着新鲜的露珠,分外惹人怜爱。最喜玫瑰花的热烈花语的她却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避之如蛇蝎,尖叫道:“拿开!”

上次和周立安假装情侣就让她差点给外卖员看光了清白身子,要是让辛野以为她有意收花,还不让她裸体游街?

周围的人本来都是“磕到了”的吃瓜表情,现在却对她的异常反应议论纷纷。周立安自觉知道为什么,眼睛里的深情和愧疚愈发强烈,不可一世的他就连精心准备的花朵被丢到脸上都没有生气,让众人纷纷称奇。

(三十四)特别的作业

事实上,辛野根本都没有注意到那边的骚乱,他还在奇怪秦蓁有些异常的反应。

秦蓁始终表现得郁郁寡欢,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上课时常常偷看辛野,脸上还露出不安愧疚的表情,这一切都让辛野感到十分之奇怪。

代表着繁忙上午的终结,教室里宛如活尸的学生们被下课铃注入了活力,吵吵闹闹地往食堂狂奔,谁也不愿因为落于人后几秒而多排一串长队。

辛野有心开解一下秦蓁,口袋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待他查看之后,再去寻美人倩影,已然无处可觅。

郁闷得长长吐了口气,辛野四下一望,见周围除了几个打盹的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于是便放下心来,打开了和千里妍的对话框。

新信息的提示来源于一个封面是千里妍清丽娇靥的视频,长度还相当不短。辛野心中大奇,千里妍在最近才第一次拥有手机,毕竟她在此之前都与外界完全封闭,没有和其他人联系的必要。

辛野和她的联络大多也是安排补习时间之类的,这就让他对这段视频内容产生了好奇。

戴上耳机,辛野点开了视频。

视频的千里妍随即动作起来,摇晃了一下镜头确保录制正常,才对着镜头点了点头,竟就这样一句话不说,自顾自脱离了镜头拍摄范围。

要不是知道千里妍就是这么个沉默寡言的性格,辛野估计就右上角了。果然,他的耐心没一会就得到了回报。

视野不停晃动,料想应该是千里妍坐在轮椅上,拿着手机在往什么地方移动。很快,画面再次亮了起来,显示出了一具正在不安扭动的赤裸肉体。

以主人房卫生间作为背景,作为这间屋子主人的林月凝却十分狼狈,像头待宰的牲畜一样,被人用倒攒马蹄的姿势用红色棉绳将手脚绑到了一块,若不是她平时经常练瑜伽保持身材,柔韧度相当不错,恐怕这下已经受伤了。

她像只无助的怀孕大白羊一样坐在马桶上,光洁的小腹鼓胀到极限,像只白玉西瓜一样,就连上面淡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没有了四肢支撑,浑圆肥嫩的大屁股因为用力和激动而充血发红,在马桶圈上不断挪动,极力保持着平衡,就连嫣红的黏闭性器和如鱼嘴般翕合的精致屁眼全数暴露在镜头之下都顾不得了。

镜头拉进,满头香汗的林月凝显然也发现了女儿,腴美的身子不住扭动,戴着口枷的小嘴边满是唾液干掉的痕迹,努力发出呜呜的哀鸣,显然是想让女儿放开自己。

千里妍将手机转为前摄像头录制,好将母女二人都收摄进去。她对着镜头苦恼地抱怨道:“老师,我昨天按照你留下的作业,监督妈妈跟你留下来的教学视频里一样排泄,可她怎么都不愿意被我拍。”

这也情有可原,就算林月凝愿意抛弃一切伦理道德,与女儿同床侍人,但是当着她面排出男人的精尿混合物还是超出了林月凝的心理承受范围。

数番承欢的她实在疲惫不堪,本想自己偷偷排放掉肚子里的负担,却又犹豫要不要违背辛野的命令,一来二去抵抗不住睡意,就这样戴着肛塞睡着了,不料却在自己房间的厕所醒来,还是被绑成了这样屈辱的姿势。

千里妍脸上难得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没办法,我只能偷偷把妈妈关到这里来。既不会让下人们发觉,妈妈也跑不掉,只能乖乖听话啦。”

她娇靥上孩子气的表情天真而残酷,好像期待着辛野的表扬。配合一边肛塞被女儿拔掉,因为忍耐排泄冲动而脸色扭曲的林月凝,这个画面让辛野肉棒硬得发疼,忍不住伸进裤裆套弄起铁杵似的肉棒来。

好像意识到手机不会有回应,千里妍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转而向妈妈恳求道:“很快就会结束的,妈妈。闭上眼睛就好了,释放出来就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秒对林月凝来说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她悲惨的哭叫声都被口枷封住,性感惹火的胴体在空中弹簧般的乱蹦乱跳,丰满屁股上的嫩肉已经绷紧的几乎要抽筋,但还是不能阻止快要泻堤的汹涌洪流。那淡褐色的小巧屁眼逐渐隆了起来,就像是一朵美丽的菊花无可避免的盛开绽放。

女儿的柔声安抚毫无作用,她泪流满面,就连尖叫声都被口枷堵住无法传递,曼妙的性感胴体如同蛇一般不断扭曲,如同十月怀胎一般的肿胀肚皮仿佛一刻就要撑破。而矛盾的是,后庭里却感到一种充实无比的莫大满足。

对刚刚经历过肛穴调教的她来说,灌肠已经是种混合著痛苦和快乐的奇妙滋味了,令她恐惧而又沉迷其中。逞论肚子里面的东西还是辛野的精尿,又在其上增加了一层别样的刺激,就像是辛野亲自在玩弄她一样。

“呜......呜呜!”

林月凝不知所云地浪叫着,情欲已如潮水般爆发,将她的心神完全吞噬。这一刻她尽情沉浸到了肉欲的颠峰快意中。她扭著浑圆的屁股,两条大腿交缠在一起拚命摩擦,滚热的淫汁从黑亮丛林里大量涌出,不到片刻就将身下的地面完全打湿了。

受虐中的裸体几乎每个部位都是如此吸引,充满了被折磨的美感。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胸前那丰满无比的美乳,随着挣扎甩动着汹涌澎湃的波涛,晃出了一阵又一阵白花花的诱人乳浪。

千里妍似乎心有不忍,上去轻轻抚摸妈妈濒临极限的雪白肚皮:“这样会舒服一点吗?妈妈?”

孰料林月凝现在本就是一点就著的火药,排山倒海的便意和快感,再加上被女儿注视著如同母猪一样的不堪模样,就在千里妍素手一碰之下,她后庭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满是红潮的脸猛地抬起,脖颈青筋跳动,双眼向上翻白,花穴战栗著因为失禁而高潮,狂飙而出的大片液体已经分不清是尿还是淫水;肛门括约肌猛然一松,一股淡黄色的汁液同时从屁眼里喷了出来,足足持续了数秒钟,感觉隔着屏幕也能闻到那阵浓郁的雌性臭味。

这场奢侈的淫邪烟花是用一个体面女性全部自尊做成,场面端是壮观而惨烈。

辛野看得兴奋不已,同时撸动的速度也逐渐加快,正要到达巅峰时,一只修长白净的玉手伸了过来,轻轻巧巧地摘走了他面前的手机。

“你带手机来学校就是做这种事?”

贴主:盲果于2021_04_28 21:44:32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