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 (三十一)顾虑

本文首发于Pixiv,禁忌书屋。

麻烦到首发站留下评论/点赞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点击都是我写下去的宝贵动力。

恐怖屋番外真结局解锁众筹开始,喜欢的朋友麻烦支持一下。

群号和发电连结在P站,欢迎加群催更吐槽!————————————————————————————————————————————“照片的事,你干得不错。”

林月凝听到夸赞,恨不得张出根尾巴来摇一摇,捧著奶子的手掌卖力挤压,裹着棒身的白嫩乳肉翻涌,直让辛野生出肉棒插在某个紧窒体腔的错觉。

他眸子幽深,轻抚著少妇的脸颊,回忆起林月凝提到那间书房的情形。

“什么?”辛野揉着少妇美乳的手指不觉用力,深深陷入乳肉,“千里豪的心机......竟已至此。”

林月凝告诉辛野,千里豪得以纵横商场而不败的秘密,就是靠收集本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可告人的事,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亦或是得到更多的类似信息。

辛野震惊之余,灵机一动,便让林月凝从书房里取出周立安的有关文件。如此重地本来应该看管严密,然而一来周立安算不得什么大人物,纯粹属于鸡肋,二来千里豪根本对这个重度社恐的妻子没有任何防备,就这么顺利地让她将照片拿到了手。

在辛野沉思怎么可以让其为他所用时,林月凝已经有些后力不继,毕竟她也被折腾了很久,即便如此,她的灵活舌尖还是不住的舔舐龟头,还不时探入马眼将前液尽数嘬净。

辛野没有刻意忍耐,马眼大张,鸡巴突突跳动,顶着她雪白的软腻胸脯,在她温热乳肉的美妙包围之下射出了精液。

他恶趣味地将林月凝白生生的奶子作画似的涂满了精液,两只滚圆乳球染得污浊不堪,狼藉一片,端是淫邪无比。

林月凝待辛野把玩尽兴之后,才终于得以将自己的胴体再次清洗干净。其实母女两多少都有一些洁癖,房间就连一点灰尘也不许有,这样的侍奉可以说她们无形之中牺牲了很多。

和辛野一起洗了个香艳的澡后,林月凝有些不舍地挽留要走的辛野:“爸爸,今天挺晚的了,不如留下来安歇吧。这孩子起来的时候,要是能看到你会很高兴的。”

边说着,她还有意无意地掀起了被子的一角,露出千里妍一截仿佛玉石雕就的美腿,暗示意味十足。林月凝这也是死性不改,即便被辛野刚刚教训过,还是熟练地将女儿卖了个一干二净。

这次不是之前的试探,而是真情实意的哀求。尽管在辛野面前表现得像个缺乏关爱的小女孩,但是林月凝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是实打实的成熟妇人。她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以女儿作为筹码,增加自家在辛野心目中的地位。

“你个小骚货。”无意点穿她的小心机,辛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弹了她的白净额头一下。

“哎哟。”林月凝委委屈屈地抱着额头,嘟囔道:“反正丫头睡觉的时候,脚丫子闲着也是闲着嘛。”

眼前自然而然出现了玩弄沉睡中残疾少女秀美玉足的场景,辛野充分发泄过的肉棒竟有了几分蠢蠢欲动的趋势。他赶紧挥去了这种诱人的念头,要是在外面不经申请过夜,希芸说不得要怎么暴走。

美少妇额头被弹了一下,眸子里却泛起了淡淡的情雾。她倒不是什么受虐狂,但是这种类似父女之间的亲昵动作总是能轻易地拨动她心中那根隐蔽的情弦。

“唔......”

辛野以为又是她的什么小伎俩,却见她真的难过地蹙起柳眉,出言问道:“我也没有那么用力啊,爸爸看看。”

林月凝俏脸泛起红霞,有点不好意思地凑近辛野,引导着他的大手穿过丝绸睡衣。除了触碰到弹滑臀肉之外,辛野还碰到了一个冰凉坚硬的金属,他这才恍然是什么在折磨著美少妇。

“囡囡......好想上厕所。”幽香的气息打在辛野的耳朵,美人难耐地摩擦著丰腴美腿,充满了强烈的暗示。

若不是辛野今天已经在这对娇艳的母女花身上射过几回,他一定会落入这赤裸裸的美人计。强自抑制住冲动,辛野恶狠狠地说道:“居然又在卖骚!”说着重重“啪”一下掌掴了她的丰满玉股。

作为不知羞耻的惩罚,辛野命令她装着这一肚子尿液和精液,直到千里妍醒过来,才能亲手帮她拔出肛塞。

和女儿并肩承欢都经历过,这种事情也算不得什么。林月凝只是粉面微红,就乖乖答应了会录下视频为证。

在赤裸胴体上套上件蚕丝连衣裙,开车将辛野送回了他家楼下,林月凝忍不住扑进副驾驶座上的辛野怀里索吻,一副小女孩撒娇的依恋模样。

在她被摸到娇喘吁吁,肛塞都险些松脱酿成惨剧之后,林月凝看着破旧的楼房道:“爸爸,你平时就住在这种地方啊。”

瞥辛野的脸色有些难看,林月凝意识到自己失言触碰到小男人敏感的神经,赶紧拉着辛野大手到自己单薄的连衣裙下。

辛野握了满手的白腻奶肉,滑腻绵软,这才冷哼一声:“我倒是想尽快把将你们千里家的产业抢到手,只是白晓霖实在是碍眼的很。”

林月凝似乎想到小爸爸搬到家里,每天疼爱她们母女的美好未来,一双秋水美瞳泛起不清不楚的水雾:“晓霖没有什么坏心眼,给我一点时间说服她,她会理解的。”

辛野粗暴地蹂躏著滑腻酥乳,惹得美人低低发出娇呼,对林月凝说的话不置可否。见辛野没有什么反应,她转而笑道:“如果爸爸不嫌弃的话,不如搬到我名下的一个房子。虽然算不得什么好地方,但也算是宽敞整洁。”

他闻言有些意动。辛野作为一个现实的实用主义者,可不会觉得拿女人东西有什么不好意思。

见辛野揉奶子的手都顿了顿,林月凝试探性地说道:“那我先把房子的密码发给你吧?”

“嗯,我就知道我女儿孝顺。”

被表扬的林月凝一双美眸愉悦地半眯起来,好半天才不好意思地提醒道:“那能不能先放开我啊,我现在浑身发软,拿不了手机了。”

“哦。”

闹了好一会,两人才终于分别。作为林月凝有时候散心的秘密居所,房子的舒适程度自然不容置疑。辛野临分别前让她安排了几处特别的装修,光是描述,就听得她是手掩娇靥,面红心跳。

从堂皇华丽的豪宅回到自己破落的陋室,辛野心里却没有什么落差感。就算这个破旧的小屋水电问题不断,叫人头疼,可单是有在里面等待着自己的佳人,就能称之为家了。

从外面遥望到一盏温馨的烛火为自己亮起,辛野紧赶几步,想要看到妹妹看到自己回到家的惊喜笑颜。

“试试这件。这对肥肉没事长这么大作什么,新买的衣服都要撑坏了。”

和想像中的岁月静好完全不一样,包装袋在地上被丢得到处都是,而希芸叉著腰威风凛凛地站在当中。

于淼曼则身穿白色镂空的情趣内衣,一双细嫩的修长美腿上也被白色长筒丝袜包裹起来。她有些无助地掩住胸脯,但是实在难以遮挡胸前饱满肥美的乳肉,反倒让人将注意力集中在上面,自然地流露出半遮半掩的妖艳风情。无毛的牝户除了一条红色细绳以外没有任何遮掩,大胆地暴露在人前,更别提那根绳子还深深勒进淫裂,让里面粉嫩的晶莹果肉得以被人一览无余。

还有许多类似的服装被随意地丢在脚边,比如说兔女郎服装还有某个手游的女武神的COS服,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辛野一看这情形哪里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出于个人隐秘爱好网购的情趣装扮正好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到货,被希芸顺势签收打开了。

他现在的心情简直就像R18珍藏被年幼无知的妹妹翻了出来,心中不欲为所人知的阴暗爱好被人若无其事地放在了阳光底下一样。

就在辛野几欲掩面而逃之时,希芸一下就发现了他回家了。

“哥!”

希芸雀跃着蹦进了辛野的怀里,于淼曼的美眸也是一亮,踌躇了一会,还是没有敢上前挤压希芸的空间,只得轻言细语地说:“欢迎回家,主人。”,乖巧地跪下,帮辛野换上了拖鞋。

辛野清了清嗓子:“咳咳,你们在......干嘛呢?”

希芸无情揭穿他试图蒙混过去的心态,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在试你买回来这些破布啊。”

诚如希芸所说,这些情趣服装穿在身上,实在不比一块破布的遮羞效果好多少,反倒让人更加欲火焚身。

于淼曼感应到辛野的视线意味深长地落在自己身上,小脸顿时泛起红晕,却也没有试图遮挡辛野在露出缕空胸罩间隙的娇嫩乳首,而是端正地跪好,供主人欣赏内衣上身之后的效果。

被二人的视线同时汇聚,粉嫩的乳首居然自顾自地充血勃起,一点嫣红在白色的缕空胸罩里分外显眼。本就十分羞耻的于淼曼脸上红晕显得更鲜艳了,而且蔓延到身后颈间,仿佛温柔甘美的肉的气息正在燕发出来。

“被人盯着看奶头都能硬,你还真是个天生当公共厕所的料。”辛野挑了挑眉头调笑道。

正要伸手切实感受一下胸罩的质量,一旁的希芸却抢先抓住了于淼曼沉甸甸的浑圆,笑眯眯地说:“你天天都在玩这堆脂肪,也该轮到我了吧,哥哥。”

于淼曼浑身一僵,没有敢反抗,可怜兮兮地望向辛野求助。辛野也不作声,只拿眼瞪了一眼希芸。

希芸生怕辛野真的恼了,不情不愿地让出了一只被揉得凌乱不堪的美乳,嘀咕道:“小气。”

辛野没有占领另外一半地盘,而是坏笑着抓住的希芸T恤里隐隐跃动的调皮白兔。这一手围魏救赵杀得希芸措手不及,媚眼如丝地软倒在他怀里。

一阵笑闹之后,两女最后都自然而然地脱掉一丝不挂,各自的芊芊玉手撸动着辛野的肉棒,以及按摩著那一对沉甸甸的囊袋。

辛野搂得玉人在怀,尽享齐人之福,忽然想起来林月凝所提到的房子。搬家可不是什么小事,还是和希芸商量一下为好。

和辛野想像的不同,平日里一直嫌弃房子破旧憋闷的希芸听说要搬到新的大房子,反应却是闷闷不乐,就连撸动肉棒的手都停了下来。

于淼曼她本就生于豪富人家。她都已经舍弃家里的豪宅还有佣人,眼巴巴地跑来给辛野当尿壶戏耍侮辱,对于搬家自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可能还不如手指间的肉棒有没有排泄需求重要。

辛野展颜一笑,将郁郁寡欢的希芸拥进臂弯里,腰跨微微使力,就突破了黏闭花瓣,插满了她的花径。

“唔!”

希芸下意识娇躯猛地一抖,低哼出声,嘴上却恼道:“去找你的大奶尿壶去,别来闹我。”

辛野偏偏不如她意,贲张的龟头一下下顶弄著最柔嫩的花心,一下子顶碾上微微探出头的肉蒂,戳得希芸扬起天鹅般修长的颈子,不觉发出了难耐的呻吟。

对于这对淫乱兄妹用通沟来代替沟通的交流方式,于淼曼虽然不敢苟同,但是还是对这种亲密关系产生了某种羡慕。

正呆呆出神,辛野就拧了她的屁股一把:“去,用你发育过剩的大奶子给小芸当个枕头。”

听到饱含羞辱的命令,于淼曼认命地抱起希芸鬓发散乱的螓首,靠在丰满挺拔的酥乳上。未曾想,为了赌气不想叫出声音的希芸一把咬住了大团软腻乳肉来封住自己的嘴巴。即便她没有真个使劲,敏感的乳峰被希芸的小嘴吮吸的感觉还是让于淼曼发出苦闷的哼叫。

辛野抄起希芸一条纤细美腿,雄腰耸动,将那眼粉穴干得淫水四溅,咕唧作响,让希芸直往于淼曼滑嫩乳峰间钻,好像这样能躲过辛野打桩机一般的鞭挞似的。

他见于淼曼面露难过,桃腮晕着绯红,杏眸含露半眯著。辛野舔了舔唇,不觉间想到她的种种付出,心头一软,挑起了她的下巴,低头轻含了一口粉润润的嫩唇。

于淼曼星眸圆睁,满满的都是惊喜。平日里辛野很少和她接吻,突然降临的幸福将女孩冲晕,只觉浑身都被男人炙热的气息挟裹着,扬起下颌软软的任他吃着小嘴。

辛野霸道地将嫩唇含吮得密不透风,间或噬咬一口肉肉的唇瓣,叨著下唇吸入口中大力吸吮嚼弄,唇齿间满是啧啧的淫靡舔吮声。

“唔……嗯……”于淼曼被舔吻的说不出话,鼻腔里溢出一声声呜呜哝哝的软媚娇哼,特别是将螓首深埋在自己怀里的俏丽佳人才是这个家里的真正女主人,让她有了当面出轨的悖德快感。

辛野舌尖勾缠上娇嫩嫩的丁香肆意挑弄,缠裹着香滑小舌大力吮吸,还嫌不够的将香舌叨入口中裹吸嚼弄。

希芸没有功夫注意到两人正在背着自己缠绵热吻,一眼嫩穴被男人掐著腰猛厉夯肏,腻滑的淫水刚刚分泌就被肉杵飞快打成粘腻的白沫。她忍不住从于淼曼的温热奶球间扬起玉颈,纤腰不住弹颤著,激爽的脑中一片空白,眼前好似闪过一道白光,软软的穴口阖张几下射出一股小拇指粗的淫水,洇湿了一大片床褥。一向清纯示人的娇弱美人竟满脸痴浪,涕泗横流,淫态尽露。

十足淫靡的场景激的辛野眸底一片赤红,低吼著狠肏几十下,抵著希芸紧紧嘬着肉棒的蜜壶噗呲噗呲灌入精液。

待到最后一股精液射出,他才啵的一声抽出肉棒,带出一圈嫩嘟嘟的淫肉,粉穴早被撑得合不拢,内里媚肉一颤一颤的,淫水混著浊白精液往外涌。

挨了一顿结结实实的肉棍,闹别扭的希芸这才重新变得温顺老实。

而于淼曼这边,一对儿肥奶被舔吃的莹亮水滑,软软的微垂著轻轻晃荡著,两粒奶尖儿染著晶亮的口水,带露樱桃一般的泛著诱人的水泽,桃红的乳晕周围印着几枚红紫的牙印,足以见方才经受了怎样一番蹂躏。没等她喘口气,和好的两兄妹又一人一边分享了于淼曼的高耸。

希芸酝酿了一会怎么开口,才缓缓犹疑道:“我们不搬不行吗?”

辛野正吃着于淼曼的白腴乳肉,上面还有希芸留下的淡淡清香:“但是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加上这只尿壶就已经很挤了。”说罢还拧了拧于淼曼的猩红乳首,惹来她委屈的娇嗔。

清秀佳人眼波流转间,已然带上了淡淡的悲伤:“可是,这里有我们好多的回忆,是我和哥哥主人一起长大的家啊。”

辛野这才醒悟,在他努力拓展未来的时候,希芸却只想牵着他的衣角,留住温馨美好的过去。

他歉然地亲了亲希芸的额头:“对不起,小芸。”

玉人抬起朦胧的泪眼:“我都明白的。哥哥主人在为了这个家很努力,小芸也是时候该长大一点了。”

抚摸着她柔顺的青丝,辛野笑道:“傻丫头,只要我和你在一起,哪里不是家呢?何必拘泥于这些死物。”

希芸闻言,美眸再次焕发了光彩,轻轻抬起了下巴。辛野满足了她此刻最需要的温暖,温柔地吻住了她的纤薄唇瓣。

和于淼曼那个充满欲望的吻不同,这个吻悠远绵长,无言的情愫在唇舌间激荡传递,好一会,两对嘴唇才牵着一条透明的黏丝依依不舍地分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