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 (三十四)特别的作业

本文首发于Pixiv,禁忌书屋。

麻烦到首发站留下评论/点赞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点击都是我写下去的宝贵动力。

喜欢的朋友麻烦支持一下。

欢迎加群催更吐槽!————————————————————————————————————————————

事实上,辛野根本都没有注意到那边的骚乱,他还在奇怪秦蓁有些异常的反应。

秦蓁始终表现得郁郁寡欢,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上课时常常偷看辛野,脸上还露出不安愧疚的表情,这一切都让辛野感到十分之奇怪。

代表着繁忙上午的终结,教室里宛如活尸的学生们被下课铃注入了活力,吵吵闹闹地往食堂狂奔,谁也不愿因为落于人后几秒而多排一串长队。

辛野有心开解一下秦蓁,口袋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待他查看之后,再去寻美人倩影,已然无处可觅。

郁闷得长长吐了口气,辛野四下一望,见周围除了几个打盹的以外就没有其他人,于是便放下心来,打开了和千里妍的对话框。

新信息的提示来源于一个封面是千里妍清丽娇靥的视频,长度还相当不短。辛野心中大奇,千里妍在最近才第一次拥有手机,毕竟她在此之前都与外界完全封闭,没有和其他人联系的必要。

辛野和她的联络大多也是安排补习时间之类的,这就让他对这段视频内容产生了好奇。

戴上耳机,辛野点开了视频。

视频的千里妍随即动作起来,摇晃了一下镜头确保录制正常,才对着镜头点了点头,竟就这样一句话不说,自顾自脱离了镜头拍摄范围。

要不是知道千里妍就是这么个沉默寡言的性格,辛野估计就右上角了。果然,他的耐心没一会就得到了回报。

视野不停晃动,料想应该是千里妍坐在轮椅上,拿着手机在往什么地方移动。很快,画面再次亮了起来,显示出了一具正在不安扭动的赤裸肉体。

以主人房卫生间作为背景,作为这间屋子主人的林月凝却十分狼狈,像头待宰的牲畜一样,被人用倒攒马蹄的姿势用红色棉绳将手脚绑到了一块,若不是她平时经常练瑜伽保持身材,柔韧度相当不错,恐怕这下已经受伤了。

她像只无助的怀孕大白羊一样坐在马桶上,光洁的小腹鼓胀到极限,像只白玉西瓜一样,就连上面淡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没有了四肢支撑,浑圆肥嫩的大屁股因为用力和激动而充血发红,在马桶圈上不断挪动,极力保持着平衡,就连嫣红的黏闭性器和如鱼嘴般翕合的精致屁眼全数暴露在镜头之下都顾不得了。

镜头拉进,满头香汗的林月凝显然也发现了女儿,腴美的身子不住扭动,戴着口枷的小嘴边满是唾液干掉的痕迹,努力发出呜呜的哀鸣,显然是想让女儿放开自己。

千里妍将手机转为前摄像头录制,好将母女二人都收摄进去。她对着镜头苦恼地抱怨道:“老师,我昨天按照你留下的作业,监督妈妈跟你留下来的教学视频里一样排泄,可她怎么都不愿意被我拍。”

这也情有可原,就算林月凝愿意抛弃一切伦理道德,与女儿同床侍人,但是当着她面排出男人的精尿混合物还是超出了林月凝的心理承受范围。

数番承欢的她实在疲惫不堪,本想自己偷偷排放掉肚子里的负担,却又犹豫要不要违背辛野的命令,一来二去抵抗不住睡意,就这样戴着肛塞睡着了,不料却在自己房间的厕所醒来,还是被绑成了这样屈辱的姿势。

千里妍脸上难得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没办法,我只能偷偷把妈妈关到这里来。既不会让下人们发觉,妈妈也跑不掉,只能乖乖听话啦。”

她娇靥上孩子气的表情天真而残酷,好像期待着辛野的表扬。配合一边肛塞被女儿拔掉,因为忍耐排泄冲动而脸色扭曲的林月凝,这个画面让辛野肉棒硬得发疼,忍不住伸进裤裆套弄起铁杵似的肉棒来。

好像意识到手机不会有回应,千里妍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转而向妈妈恳求道:“很快就会结束的,妈妈。闭上眼睛就好了,释放出来就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秒对林月凝来说都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她悲惨的哭叫声都被口枷封住,性感惹火的胴体在空中弹簧般的乱蹦乱跳,丰满屁股上的嫩肉已经绷紧的几乎要抽筋,但还是不能阻止快要泻堤的汹涌洪流。那淡褐色的小巧屁眼逐渐隆了起来,就像是一朵美丽的菊花无可避免的盛开绽放。

女儿的柔声安抚毫无作用,她泪流满面,就连尖叫声都被口枷堵住无法传递,曼妙的性感胴体如同蛇一般不断扭曲,如同十月怀胎一般的肿胀肚皮仿佛一刻就要撑破。而矛盾的是,后庭里却感到一种充实无比的莫大满足。

对刚刚经历过肛穴调教的她来说,灌肠已经是种混合著痛苦和快乐的奇妙滋味了,令她恐惧而又沉迷其中。逞论肚子里面的东西还是辛野的精尿,又在其上增加了一层别样的刺激,就像是辛野亲自在玩弄她一样。

“呜......呜呜!”

林月凝不知所云地浪叫着,情欲已如潮水般爆发,将她的心神完全吞噬。这一刻她尽情沉浸到了肉欲的颠峰快意中。她扭著浑圆的屁股,两条大腿交缠在一起拚命摩擦,滚热的淫汁从黑亮丛林里大量涌出,不到片刻就将身下的地面完全打湿了。

受虐中的裸体几乎每个部位都是如此吸引,充满了被折磨的美感。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胸前那丰满无比的美乳,随着挣扎甩动着汹涌澎湃的波涛,晃出了一阵又一阵白花花的诱人乳浪。

千里妍似乎心有不忍,上去轻轻抚摸妈妈濒临极限的雪白肚皮:“这样会舒服一点吗?妈妈?”

孰料林月凝现在本就是一点就著的火药,排山倒海的便意和快感,再加上被女儿注视著如同母猪一样的不堪模样,就在千里妍素手一碰之下,她后庭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满是红潮的脸猛地抬起,脖颈青筋跳动,双眼向上翻白,花穴战栗著因为失禁而高潮,狂飙而出的大片液体已经分不清是尿还是淫水;肛门括约肌猛然一松,一股淡黄色的汁液同时从屁眼里喷了出来,足足持续了数秒钟,感觉隔着屏幕也能闻到那阵浓郁的雌性臭味。

这场奢侈的淫邪烟花是用一个体面女性全部自尊做成,场面端是壮观而惨烈。

辛野看得兴奋不已,同时撸动的速度也逐渐加快,正要到达巅峰时,一只修长白净的玉手伸了过来,轻轻巧巧地摘走了他面前的手机。

“你带手机来学校就是做这种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