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 (三十二)我只会心疼主人

本文首发于Pixiv,禁忌书屋。

麻烦到首发站留下评论/点赞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点击都是我写下去的宝贵动力。

发电连结在p站

恐怖屋番外真结局解锁众筹开始,喜欢的朋友麻烦支持一下。

欢迎加群催更吐槽!————————————————————————————————————————————一番盘肠激战之后,希芸小小的不快顺利化解。可这也代表着浑身酥软乏力的她没有办法张罗晚饭,再加上于淼曼又是个富家小姐,口交和喝尿虽然学得飞快,轮到厨艺就实在是不敢恭维了。希芸动过几次教她做饭的念头,最后的结果厨房被弄得一团糟,近乎灾难,这个想法也就胎死腹中。

剩下还算有动手能力的辛野倒是可以做饭,但是平日里买了些非生活必须品希芸就心疼地唠叨,更别提点外卖如此奢侈了。

趁着节俭的管家婆胴体使不上劲,辛野兴致勃勃地点起了外卖。希芸也没力气说他,打了个哈欠,枕在于淼曼的软腻乳肉上,杏眸半睁半闭,要不是腹中犹自空空,说不得下一秒就昏睡过去。

辛野看着她这副慵懒的模样,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仿佛被传染了一样。他眼角随意一扫,瞥见于淼曼摸著嘴唇傻笑。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本来以为胁迫监禁了个邪恶大小姐,没成想更像是放进来了个变态m奴痴女。

看不过于淼曼这偷吃到鸡的狐狸一般的得意模样,辛野没好气地踹了她的屁股一脚:“傻笑什么,屁股翘起来看看。”

于淼曼打了个激灵,将昏昏欲睡的希芸放到了真正的枕头上,扶着床边分开双腿,向主人毫无保留地展示妖冶的粉嫩性器还有雪股上的印记。

“你还挺勤奋。”

辛野意外地扬了扬眉头,光洁浑圆的股肉上赫然写了两个正字。毕竟能给予她这个能换取生活资源甚至排泄资格印记的只有辛野和希芸,只要辛野和希芸聊两句,要是于淼曼胆敢作假的话,谎言立马不攻自破。

“姐姐没事就......”于淼曼偷眼瞧着辛野的脸色,小声说道:“让我亲她下面。”

这丫头之前还装模作样不肯,尝过一回之后却趁偷偷享受,还给她屁股上写正字当做封口费,真是可爱得紧。

希芸抱着玩偶,不知道自己被尿壶卖了个底掉,翻了个身,嘴里嘀咕著:“包子......面条......。”看来是饿得狠了。

辛野好笑地揉了揉她平坦的雪白小腹,向眼巴巴地看着他的于淼曼招了招手。

见主人大刺刺地分开大腿,于淼曼不敢怠慢,凑上前轻抿一口龟头,探出舌尖试探的轻舔一下马眼,看着手中的巨物明显跳了一下,似是受到鼓励一般张开小嘴含住了前端。

吞吐了一会,她抬眼瞧见辛野根本无动于衷,好像一个在替他奋力口交的赤裸美人还不如手机上的新闻有意思。于淼曼不服气似的张开小嘴将鸡巴含的更深,滚烫的硕大肉棒将她的小嘴塞的满满当当,她艰难的动着小舌舔吮著柱身,时不时吞吐吮吸一下,小手也不忘捧著一对儿卵蛋轻轻揉弄著,可谓极尽讨好之能事。

迷醉著双眼,虔诚又痴迷的吃着一嘴腥檀的肉棒,感受着男人的鸡巴在口中不断胀大,于淼曼吐出嘴里硬挺肉棒,恋恋不舍的吻了下龟头,才伸著小舌顺着青筋一寸一寸的舔吮柱身。

辛野扶著美人螓首,看着她仰著小脸神情迷醉,张著小嘴舔着他的鸡巴根部,乖巧驯服的美人令他淫虐欲一下暴涨,捞起美人的后脑,牢牢按在自己的胯间。

“咳咳咳......”

于淼曼呼吸不畅,发出了难受的呜咽,难以呼吸。所幸一通电话打断了辛野暴虐的享受,让他暂且松开了近乎窒息的性奴:“喂。”

对面没有察觉到辛野被打断的愠怒:“喂,您好,您的外卖到了。请问是放在楼下还是我给您送上来?”

于淼曼不住细喘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力,辛野嘴角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弧度:“麻烦你送到门口吧。”

————————————————————————————————————“我操,这里也是真他妈的黑,这破小区楼道灯都不舍得开吗?”

藤小东骂骂咧咧地提着外卖,摸黑爬著楼梯。他这会被这隐约散发着异味的漆黑楼道搞得心情非常烦躁,要是那个点外卖的人现在出现说不定要被他一顿臭骂。

“301,可算到了。”

哐哐哐的敲门声时隔好一会才有了动静,本就一肚子火的藤小东打定主意一会见到人一定要好好数落他一段,送个外卖容易吗他!

可等待门真的打开一条缝,藤小东全然忘记了刚刚心里暗暗说过的一万句狠话,心里只有三个字:“好漂亮”。

仅仅从门缝间窥得的少女样貌美的惊人,肤白似雪,脸颊上一抹薄红,分明是妖娆明艳的一张脸,却生了双空灵的杏眼,眸子水洗过一般清透,给妩媚之中又增加了几分脱俗的灵秀。

藤小东觉得说了千万次的台词一下就不顺口了,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这这是您的外卖,请收好。”

门里的少女看起来紧张程度完全不次于他,似乎迟疑着要不要去接,浑圆可爱的雪嫩肩头就这么无意间露了出来,可想而知她藏在门后的身子多半一丝不挂!

藤小东上面和下面的大小脑袋同时充血,A片里痴女诱惑外卖员的情节闪电一般循环播放,难道今天那个好运的外卖员是我?

蠢蠢欲动的男性欲望让他不顾一切地扒拉住半开的门缝:“小姐姐,这有点重,我给你送进去吧?”

成年男性的力量哪里是少女这点可怜的臂力可以比拟的。就算是于淼曼反应过来全身压在门上,也难以改变门在一点点地被推开的事实。

外卖员整只手都伸进了进来,在半空中试探性地挥舞的时候,他仿佛都能遥遥感受到女孩身上温热的肌肤触感。一道冷淡的男声响了起来:“不劳烦你了。”说着接过了他手上的袋子,在他妄想最炽烈的时候重重一脚落在他将将挤进门内的裤裆,把他整个人踹飞了出去。

随手把外卖员的惨叫关在了门外,辛野若无其事地开始布置餐桌。过了一会,他见于淼曼兀自呆坐在墙角,好像还没有从强烈的刺激中反应过来,皱眉道:“还不过来帮忙,你就等著吃?”

于淼曼极度绷紧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星眸眨巴眨巴,一连串泪珠从她脸上上无声地淌下来,没有一点儿的哭声,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或许是因为差点被陌生男人看见赤裸的少女身子,或许是因为主人的轻蔑调教。

辛野心头一股无名火起。这团火从他见到于淼曼和周立安并肩走过的那个时候开始燃起,却又不知道往哪里发泄。他本来以为让一个肉便器和周立安假意谈情说爱两天就可以出一口气,是个血赚不赔的买卖,可就连辛野自己都没想到,于淼曼在他心中,不知不觉间占了比他想像中要重的比重。

“臭婊子,假惺惺哭什么。你不是最喜欢在大街上露你的烂穴吗?给人送外卖的看看还不愿意了?”

辛野极尽羞辱,将手伸进于淼曼的腿心,试图找到她因为暴露而发情的粘稠证据。

什么都没有。

入手处除了新长出来的浅浅阴绒,花瓣干燥无比。

这意味着于淼曼真正面对露出危机的时候,她心里没有一点绮念,有的只是一般少女的惶恐不安。

她喜欢的不是给陌生人欣赏胴体,仅仅因为来自于主人的羞辱是那份扭曲之爱存在的证明,于淼曼才心甘情愿接受暴露调教还有各种公共场所的交媾。

于淼曼一上来就用肮脏手段对付他的妹妹,这让辛野一直以为于淼曼之前的挣扎还有对其他男性的抗拒都是演技,一种婊子自抬身份的把戏罢了。

或许她的话语可以说谎,可是生理反应却是真真切切骗不了人的。

这是一朵只为了他而绽放盛开的妖艳罂粟,并非什么野蜂都可以采的轻薄花蕊。

“好了,哭到什么时候,吃饭了。”

辛野抱了兀自砸巴著小嘴的希芸在大腿上,朝墙角的女奴不耐烦地喝道。

于淼曼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怯怯地膝行到饭桌脚,准备吃狗食盆里的为她准备的食物,可今天里面空空如也。

女性的心思十分敏感,于淼曼也心知辛野对于这出美人计生出的不满。她对这种无中生有的厌恶无处申辩,但也同时心中暗地里为这种独占欲感到欢喜。她拿出十二分的乖巧来,就是希望可以以此平息主人心中的妒火。

她沮丧地垂下头颅,看来主人对于她没有遵守命令露出还是心有不满,只是因为外卖员想要跨过底线而出手。自己终究在他心里只是一介供他取乐的玩物而已。

希芸早就被饭菜的香气勾引出馋虫。然而不知道是因为刚刚耗费了太多体力,还是辛野宽厚火热的怀抱太过舒适,她的身子还是使不上劲。

她皱起可爱的琼鼻,娇蛮地命令道:“喂我!哥~~~”最后那个哥字还特意拉长。

“好好好。”辛野宠溺地一笑,舀了一勺希芸爱吃的豆腐就往她的小嘴里送。不料她头一偏,还嗔道:“我冷!”

她虽然还是一丝不挂的状态,可现在正值夏天,没有空调的屋子颇为闷热。二女之所以在家里经常将窗帘拉紧,将衣服脱光除了方便服侍辛野,另外也有避暑的因素,何来冷之一说?

辛野心领神会,笑骂道:“小骚货。”说罢就挺枪插满了她。

希芸发出被炙热肉棒贯穿的享受娇啼,眉眼间尽是满足的喜悦。小屁股顺势扭了扭,调整到最舒服的位置,这才乖乖张开小嘴等待喂食。

餐桌上兄妹淫乱而带着一点温馨的气氛,愈发衬得桌角跪着的于淼曼孤单可怜。

她从桌底下看着主人的肉棒轻柔地挺送,虽然没有大开大合,却偏能将那只诱人粉穴戳得阴津四溅。比起说这是男女间为了彼此满足的野蛮媾和,不如是深情款款的贴身起舞更加贴切。

如此相得的关系,自己怕是永远不可能拥有了吧。尽管于淼曼一度曾经甚至庆辛自己委托了流氓,最后让她遇到了辛野。但是此刻的她,无疑是深深憎恨著在灵魂深处刻下这份原罪的自己的。

“哐哐。”

辛野在盘子边缘敲了敲筷子,吓得于淼曼背脊挺直,连带着丰腴的酥乳都颤了一颤。

“做饭又不会做,摆桌子你也不知道帮忙,吃饭你也不会自己动手吗?”

“可是......”于淼曼下意识地将眼神投向空荡的狗食盆。

“把你的大屁股洗干净,今天就准你上桌子吃饭。”

于淼曼沉到谷底的心一下飞扬雀跃了起来,急促的心跳让她几乎有了头晕目眩的感觉。她勉强定了定神,站起来将本就十分干净的身子简单洗了洗。

粗粗搽干净水珠之后,于淼曼鬼使神差地去套上了一双黑色包臀裤袜,而这双裤袜没有一般丝袜中间深色相对不透明的保护区,而是可以让人清晰看见羞处轮廓的设计。

于淼曼在小心翼翼地确认两张小嘴都被塞得满满的希芸没有办法反对之后,才轻轻坐到辛野旁边。

直到实打实地坐到辛野旁边,感受到他切实的体温,于淼曼才确认自己不是身处梦中。

于淼曼的修长玉腿,饱鼓的阴部和圆润屁股都被丝袜包裹着,性感又朦胧,辛野不禁将另外一只手放到她的大腿上面细细摩挲,感受丝袜的光滑,以及肌肤在其包裹之下的特别触感。

“嗯......主人......”

于淼曼轻轻叹息,像是享受又似不满,想要大手更加深入的爱抚。

希芸如瀑的长发从肩头垂下,轻轻瘙弄著辛野的肩膀。她玉颊绯红,美目媚波荡漾,一边蹲在辛野腰间摇晃着挺翘玉股,一边示威似的发出高亢的淫叫,实在诱人无比。

眯着眼睛享受着玉人小穴媚肉誓要榨取精液的有力挤压,辛野调笑道:“小于不都是吃你骚水的好姐妹了嘛?她的醋你也吃啊。”

正被粗大肉棒顶得魂飞魄散的希芸一愣,扭头看向眼神闪躲的于淼曼,正要发作,却被辛野抓住机会,抓住了双手反剪到身后,压在饭桌边缘,一轮猛攻,将无力反抗的希芸干得娇躯乱颤。

身下那只美臀光滑柔嫩,如玉般温凉,唯独蜜穴又暖又热,随着肉棒的进出,春潮阵阵涌动,没一会功夫,冰凉的淫水就浇在了滚烫的龟头上。

不甘被冷落的于淼曼贴了上来,滑腻的乳肉夹住了辛野的手臂,带来销魂的触感。

“怎么,你也想要了?”

按说看了两场活春宫,被调教得对辛野肉棒中毒的于淼曼早就已经湿透了。可她却摇了摇头,出乎意料地柔声道:“主人还没吃饭呢,怎么好在尿壶身上浪费气力。”

这么一说,辛野刚刚全在喂饱希芸,自己是粒米未进。被淫欲压制下去的饥饿突然浮现出来,肚子很不给面子地适时“咕”地响了起来。

于淼曼温柔一笑,伸手将深深贯入希芸蜜壶的肉棒拔了出来,发出“啵”一声的轻响。辛野这才注意到身下的赤裸女体已经昏睡过去。

“姐姐今天怕主人随时回家,所以没有睡午觉。”

希芸每天都要睡午觉,不然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本就精力不足的她和辛野做了两回之后,在又一次高潮之后,就这样睡着了。

“这丫头......”辛野苦笑着将昏睡不醒的希芸送回床上,盖好被子。而于淼曼则是将饭菜逐一放进微波炉热了一次,再将它们放回桌子上。

本来是贤惠得体的一幕,可是由一个浑身一丝不挂,仅仅穿着黑色情趣丝袜聊以遮羞的巨乳少女作为主角,其中的意味就变得非常的色情。

辛野忍不住从身后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肉棒高高挺起,顶住了裹着裤袜的圆臀,感受软肉的弹性和温热。

“等......等下。”

于淼曼被抱住的瞬间娇躯一僵,近乎不顾一切地和主人求欢,然而她深吸一口气之后,强忍住毒品一般的强烈诱惑,将男人轻轻推开,转身面对他跪了下来。

辛野的肉棒棒身血脉虬张,还沾著未曾抹拭的体液,紫涨的龟头像件凶器一样狰狞可怖。她却像捧著最珍贵的宝物,用纸巾仔细擦拭干净,像在进行什么仪式一样庄重。

准备就绪之后,她玉靥微红,将裆部变魔术似的拉开,变成了一条邪恶的开档丝袜。

辛野抚掌道:“这挺方便的。”

于淼曼又羞又喜,拉着辛野坐下,一如刚刚的希芸一般侧身坐到了他的腿上。

辛野自然没有犹豫,没费多少功夫就破开关口,肉棒齐根捅进了于淼曼的小穴里。

于淼曼倒吸一口凉气,竭力控制住像个娼妇一般疯狂摇摆屁股,索求那销魂快感来遏制自己子宫阵阵瘙痒的冲动,只是有节奏地收紧嫩屄,边将饭菜送到辛野嘴边。

辛野一点力也不用出,饭来张口就行,还可以顺便把玩于淼曼有意无意放到手边的黑丝美足,真是神仙不换的舒适体验。

他吃了一口混著鸡肉的米饭,含含糊糊地说道:“你还挺会伺候人。什么时候学的这些东西?”

于淼曼没有提自己偷偷买了多少以往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资料,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我只会心疼主人而已。”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