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寄生 (三十四)特別的作業

本文首發於Pixiv,禁忌書屋。

麻煩到首發站留下評論/點贊支持一下作者,每一份點擊都是我寫下去的寶貴動力。

喜歡的朋友麻煩支持一下。

歡迎加群催更吐槽!————————————————————————————————————————————

事實上,辛野根本都沒有注意到那邊的騷亂,他還在奇怪秦蓁有些異常的反應。

秦蓁始終表現得鬱鬱寡歡,仿佛有什麼心事一般。上課時常常偷看辛野,臉上還露出不安愧疚的表情,這一切都讓辛野感到十分之奇怪。

代表著繁忙上午的終結,教室里宛如活屍的學生們被下課鈴注入了活力,吵吵鬧鬧地往食堂狂奔,誰也不願因為落於人後幾秒而多排一串長隊。

辛野有心開解一下秦蓁,口袋的手機卻不合時宜地震動起來。待他查看之後,再去尋美人倩影,已然無處可覓。

鬱悶得長長吐了口氣,辛野四下一望,見周圍除了幾個打盹的以外就沒有其他人,於是便放下心來,打開了和千里妍的對話框。

新信息的提示來源於一個封面是千里妍清麗嬌靨的視頻,長度還相當不短。辛野心中大奇,千里妍在最近才第一次擁有手機,畢竟她在此之前都與外界完全封閉,沒有和其他人聯繫的必要。

辛野和她的聯絡大多也是安排補習時間之類的,這就讓他對這段視頻內容產生了好奇。

戴上耳機,辛野點開了視頻。

視頻的千里妍隨即動作起來,搖晃了一下鏡頭確保錄製正常,才對著鏡頭點了點頭,竟就這樣一句話不說,自顧自脫離了鏡頭拍攝範圍。

要不是知道千里妍就是這麼個沉默寡言的性格,辛野估計就右上角了。果然,他的耐心沒一會就得到了回報。

視野不停晃動,料想應該是千里妍坐在輪椅上,拿著手機在往什麼地方移動。很快,畫面再次亮了起來,顯示出了一具正在不安扭動的赤裸肉體。

以主人房衛生間作為背景,作為這間屋子主人的林月凝卻十分狼狽,像頭待宰的牲畜一樣,被人用倒攢馬蹄的姿勢用紅色棉繩將手腳綁到了一塊,若不是她平時經常練瑜伽保持身材,柔韌度相當不錯,恐怕這下已經受傷了。

她像只無助的懷孕大白羊一樣坐在馬桶上,光潔的小腹鼓脹到極限,像只白玉西瓜一樣,就連上面淡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見。沒有了四肢支撐,渾圓肥嫩的大屁股因為用力和激動而充血發紅,在馬桶圈上不斷挪動,極力保持著平衡,就連嫣紅的黏閉性器和如魚嘴般翕合的精緻屁眼全數暴露在鏡頭之下都顧不得了。

鏡頭拉進,滿頭香汗的林月凝顯然也發現了女兒,腴美的身子不住扭動,戴著口枷的小嘴邊滿是唾液幹掉的痕跡,努力發出嗚嗚的哀鳴,顯然是想讓女兒放開自己。

千里妍將手機轉為前攝像頭錄製,好將母女二人都收攝進去。她對著鏡頭苦惱地抱怨道:「老師,我昨天按照你留下的作業,監督媽媽跟你留下來的教學視頻里一樣排泄,可她怎麼都不願意被我拍。」

這也情有可原,就算林月凝願意拋棄一切倫理道德,與女兒同床侍人,但是當著她面排出男人的精尿混合物還是超出了林月凝的心理承受範圍。

數番承歡的她實在疲憊不堪,本想自己偷偷排放掉肚子裡的負擔,卻又猶豫要不要違背辛野的命令,一來二去抵抗不住睡意,就這樣戴著肛塞睡著了,不料卻在自己房間的廁所醒來,還是被綁成了這樣屈辱的姿勢。

千里妍臉上難得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沒辦法,我只能偷偷把媽媽關到這裡來。既不會讓下人們發覺,媽媽也跑不掉,只能乖乖聽話啦。」

她嬌靨上孩子氣的表情天真而殘酷,好像期待著辛野的表揚。配合一邊肛塞被女兒拔掉,因為忍耐排泄衝動而臉色扭曲的林月凝,這個畫面讓辛野肉棒硬得發疼,忍不住伸進褲襠套弄起鐵杵似的肉棒來。

好像意識到手機不會有回應,千里妍不著痕跡地撇了撇嘴,轉而向媽媽懇求道:「很快就會結束的,媽媽。閉上眼睛就好了,釋放出來就好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一秒對林月凝來說都像一個世紀那樣漫長。她悲慘的哭叫聲都被口枷封住,性感惹火的胴體在空中彈簧般的亂蹦亂跳,豐滿屁股上的嫩肉已經繃緊的幾乎要抽筋,但還是不能阻止快要瀉堤的洶湧洪流。那淡褐色的小巧屁眼逐漸隆了起來,就像是一朵美麗的菊花無可避免的盛開綻放。

女兒的柔聲安撫毫無作用,她淚流滿面,就連尖叫聲都被口枷堵住無法傳遞,曼妙的性感胴體如同蛇一般不斷扭曲,如同十月懷胎一般的腫脹肚皮仿佛一刻就要撐破。而矛盾的是,後庭里卻感到一種充實無比的莫大滿足。

對剛剛經歷過肛穴調教的她來說,灌腸已經是種混合著痛苦和快樂的奇妙滋味了,令她恐懼而又沉迷其中。逞論肚子裡面的東西還是辛野的精尿,又在其上增加了一層別樣的刺激,就像是辛野親自在玩弄她一樣。

「嗚......嗚嗚!」

林月凝不知所云地浪叫著,情慾已如潮水般爆發,將她的心神完全吞噬。這一刻她盡情沉浸到了肉慾的顛峰快意中。她扭著渾圓的屁股,兩條大腿交纏在一起拚命摩擦,滾熱的淫汁從黑亮叢林裡大量湧出,不到片刻就將身下的地面完全打濕了。

受虐中的裸體幾乎每個部位都是如此吸引,充滿了被折磨的美感。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胸前那豐滿無比的美乳,隨著掙扎甩動著洶湧澎湃的波濤,晃出了一陣又一陣白花花的誘人乳浪。

千里妍似乎心有不忍,上去輕輕撫摸媽媽瀕臨極限的雪白肚皮:「這樣會舒服一點嗎?媽媽?」

孰料林月凝現在本就是一點就著的火藥,排山倒海的便意和快感,再加上被女兒注視著如同母豬一樣的不堪模樣,就在千里妍素手一碰之下,她後庭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滿是紅潮的臉猛地抬起,脖頸青筋跳動,雙眼向上翻白,花穴戰慄著因為失禁而高潮,狂飆而出的大片液體已經分不清是尿還是淫水;肛門括約肌猛然一松,一股淡黃色的汁液同時從屁眼裡噴了出來,足足持續了數秒鐘,感覺隔著螢幕也能聞到那陣濃郁的雌性臭味。

這場奢侈的淫邪煙花是用一個體面女性全部自尊做成,場面端是壯觀而慘烈。

辛野看得興奮不已,同時擼動的速度也逐漸加快,正要到達巔峰時,一隻修長白凈的玉手伸了過來,輕輕巧巧地摘走了他面前的手機。

「你帶手機來學校就是做這種事?」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