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最強淫神系統 (第一卷 第十回) 作者:風景

.

【最強淫神系統】

作者是誰:風景2021-4-26首發:SIS001(同發春滿四合院)

*** *** ***

第一卷:初臨異世練龍陽 , 第十回,幻字真秘藏仙境

獸潮結束後竟然出現人潮!

據說那名身懷異寶的人是在一個廢墟中找到寶物,這廢墟的地下埋藏著一個極宏偉的宮殿,那人還在這地下宮殿中,於是人們紛紛向地下宮殿出發。

藍羽臣和凌彤二人跟著藍家的人馬行動,想來個混水摸魚,說不定能找到靈源石。

地面上的廢墟成為大家紮營休息的地方,有些人迫不及待已經先進地下宮殿中尋寶去了。

現在已經入黑了,藍傲塵命令眾人休息一晚,第二天才進去。

藍羽臣也問藍傲塵取了一個營帳,他和凌彤二人在營帳中卿卿我我,聊人生理想……

然後在眾人熟睡後,藍羽臣的營帳中傳出陣陣淫蕩的叫床聲。

藍羽臣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操穴的機會,他要賺取淫練點,主要不是為了提升性寵的等級,而是到性寵商店買東西。

這個跨時空的性寵商店,有齊各式各樣的性玩具,甚麽奇奇怪怪的都有,單是跳蛋就有幾十款,還有其他情趣用品,如兔女郎服、貓娘服、SM女王服等等~

還有各式各樣的性刑具,單是皮鞭就上百款,最誇張的是鋼鐵處女,專用來收集處女之血……

現在藍羽臣才有幾萬點淫練點,連最普通的跳蛋也買不起,真是夠可憐的。

他最想買的是黑色透肌絲襪,他媽的要30萬點淫練點……

絕對是要拚了老命乾女人,只要和女人有性接觸都能增加淫練點。

如果啟動雙修模式的話,更能同時增加經驗值和武練點,這是最大的好處吧,做愛也能練等~

這個系統絕對是淫蕩系統!

藍羽臣努力幹著凌彤,她則努力地呻吟助興,玩女人就是要讓女人愈操愈浪,愈搞愈淫,甚麽道德倫理都拋到九霄雲外,淑女都變蕩婦~

「噢~主人~好棒~~我愛死你了~~~」凌彤又淫賤地說。

「彤奴,我要操爆妳的賤穴~」

「哦哦嗯嗯~~~不要~~~奴家的小穴穴受不了啦~~~噢賣葛~~~~丟了~~~」凌彤不少被藍羽臣的地球人術語所薰染。

「這麽快丟~~今晚妳就別想睡了!」

「主人饒命哦~~~哦呵呵呵呵呵~~~」

營外守夜的守衛慾火焚身,竟打手槍起來……

藍羽臣的營帳內燈火通明,兩條人型肉蟲扭在一起,那道曼麗的女性影子,讓守衛們遐想不斷,白天那麗人出色的容貌,已經深深的吸引男人們的慾望。

「啊青!我不行了,來一發吧~~」

「我干!我是男的好不好!」

「我忍不住了,男的都照殺!」

「你媽媽的兒子臭鴨子……噢嗚~~~~~」

營帳外上演一場龍陽之癖的戲碼……

翌日,清晨,眾人整裝待發,便進入地下宮殿的廊道裡,帶頭的人拿著火把,在乾燥的廊道中照亮前路。

三四個人拿著火把,前、中、後都有人拿著。

走了約莫一小時,終於看見亮光,眾人喜出望外,前路突然豁然開朗,光線充足。

地下宮殿內竟然都是發光的紫水晶環繞而成,這裡就好像一個特殊的空間,獨立成世,遠離煩囂的城市生活。

這裡就好像一個地底城市一樣,有大大小小的房屋,青瓦紅牆,翹簷圓頂。

眾人都聽見陣陣打鬥之聲,大地都微微顫抖,於是眾人趕緊尋向中心宮殿處。

廣大的殿堂外人滿為患,而大殿門口有一壯碩男人手持石鎚與兩人酣戰。

藍羽臣走得稍微近些觀看,發現另外兩人的其中一人便是花姥,另一名是位儒雅公子,他運用陣法使出一條水龍困住那持石鎚的男人。

而花姥則利用花瓣攻擊,萬天花舞,既曼麗又暗藏殺機。

手持石鎚的男人獨力戰花姥,而不落下風,藍羽臣估計沒錯的話,這男人是以純肉體加靈氣的渾厚而力抗二人。

同時,藍羽臣發現他左手手上拿著一件金色的東西,那東西散發淡淡金光,有些細微的粉末被他吸收,為他提供源源不絕的靈氣,所以石鎚男人久戰不疲,靈氣旺盛。

藍羽臣聽見有人議論戰況道:「葉家那郭公子的困龍陣果然利害啊,不愧為三階陣師。」

另一人附和地道:「對啊,已經戰鬥了兩小時,靈氣消耗可不一般啊。」

「最厲害的還是那石破天,一身蠻氣,與花姥同為武宗強者,竟能以一敵二,靈氣消耗最大的應該是他。」

「可是不知他手中拿的那金石是甚麽東西,為他提供源源不絕的靈氣,真仍神物啊。」

「這絕對是一件瑰寶!」

這二人蠢蠢欲動,不,應該說在場的人都蠢蠢欲動,但因修為低微而觀戰一陣罷了,其實是想冷手執熱煎堆!

藍羽臣心想暗道:「一定是靈源石!就是我要找的東西!應該怎樣取過來呢?」

藍羽臣再環顧四周,沒發現洛顏花的身影,他大為失望。

眼前先要得到靈源石,這樣才能開啟幻魅仙境!

打定主意,藍羽臣對凌彤說:「我去勸他們別打了,我有個想法,不知是不是真。」

凌彤擔憂地道:「他們會停手嗎?」

「為了更大的寶藏,一定會停的。」

「那主人你小心點。」

藍羽臣應了一聲,便慢慢擠出人群,他鼓起靈氣,扯起嗓音道:「停手!」

酣戰的三人真的停下來,第一,是想休息一會,第二是好奇誰人這般大膽。

花姥認出藍羽臣,便道:「是藍家的小伙子?你想干甚麽?」

藍羽臣心想要眾人聽他的話,必須挑起眾人的貪念,說的話必須重磅,夠份量!

「再打下去對大家也不好,倒不如留些氣力挑戰武王的潛修之地。」

眾人都大為驚訝,武王的潛修之地?幻魅仙境?這近乎傳說的地方,真的有嗎?

花姥人老心不老,她問:「你怎會知道幻魅仙境所在?」

藍羽臣坦白道:「我當然不知道確切地點。」

石破天先興奮,後失望,他吼道:「臭小子!不要命了?敢在這胡言亂語?」

藍羽臣理直氣壯地道:「我沒有胡言亂語,我確實不知道幻魅仙境確實地點,但你知不知道,你手中的寶物,乃是開啟幻魅仙境的重要之物!」

「此話當真?」郭公子好奇地問。

「我沒必須說謊來騙大家,我正要尋找靈源石,是巨石像告訴我的。」

「巨石像?」

於是藍羽臣將任務內容告訴他們,石破天聽後大為興奮,道:「這顆金石竟然就是靈源石?是幻魅仙子留下給巨石像的?難怪這般神異!」

「如果大家不信,大可跟我一起到巨石像那兒,到時候就一清二楚了。」

這消息廣傳開去,彷彿炸開了鍋,武王潛修之地啊!會有甚麽寶物?這絕對是天大的機遇!

藍羽臣也知道了石破天在那兒找到這顆靈源石,以此推測,他說:「我估計這兒就藏著幻魅仙境的入口!」

「大有可能!正所謂愈平凡的地方就愈適合藏寶物!」石破天表現出豪氣的一面,他將靈源石交給藍羽臣,並道:「這個給你,你拿去給巨石像吧。」

藍羽臣不客氣了,接過靈源石後系統就發出「叮」的一聲,道:「恭喜藍羽臣完成《尋找靈源石》支線任務!獎勵已發放!」

「謝了,大家就等我四天吧。」

「好。」

藍羽臣前去找巨石像,他手中拿著引路石,此石記憶著巨石像的氣息,過了兩天就找到巨石像位置。

他呼叫巨石像說:「巨石像,是我,藍羽臣,我已經找到靈源石了。」

巨石像認得藍羽臣的聲音,便起來對他說:「你找到了?」

藍羽臣拿出靈源石,問:「你看看是不是這顆。」

巨石像拿著那金色的石子,悠長地道:「是啊~~就是它。」

巨石像張開口把靈源石吞進腹中,藍羽臣期待地問:「那可以開啟幻魅仙境了?」

「開啟?不,我不能開啟。」

藍羽臣馬上變了臉色,他問:「為甚麽?你想反口?」

「對狡猾的人類不用那麽誠實啊,你知道我是誰嗎?」

藍羽臣感到不太樂觀,眼前的巨石像難道就是幻魅仙子?

「你就是幻魅仙子?」

「不,我叫魅岩,是幻魅仙子座下的守護將之一!」

藍羽臣立即轉身就跑,魅岩冷笑道:「人類果真狡猾啊~~嘿嘿嘿嘿~~」

魅岩發出古怪的嚎叫聲,然後整個幻魅森林內的靈獸和妖獸都得到了一個命令——殺光所有人類!

藍羽臣極速奔逃,但路上遇到的妖獸皆向他攻擊,他費了很大的勁才能擺脫牠們。

當他回到廢墟,就看見來尋寶的人都陷入戰鬥中,藍羽臣大叫道:「退守地下遺蹟!快!」

眾人如找到救命草一樣瘋狂地退到地下遺蹟中。

藍羽臣跑到大殿外,將事情告訴眾人,眾人立即怨聲載道,對藍羽臣恨之入骨。

不知誰先喊:「我們衝出去!」

「不!太危險了!」藍羽臣企圖阻止。

可是眾人不聽,又再衝出去。

最後還是退回來,死傷無數。

「封死出口!」不知誰人又喊,他們已經失去理智~

結果眾人被堵在地下遺蹟裡。

石破天揪著藍羽臣的衣領,狠道:「都是你害的!」

藍羽臣冷靜地道:「現在對付我有用嗎?我也被騙了啊,誰知道那巨石像就是幻魅仙子座下的守護將?」

石破天重重地把藍羽臣摔開,然後毅然走向出口,並道:「誰跟我殺出去?」

藍羽臣冷嘲地道:「憑你就能殺出去嗎?沒錯你修為很高,可是你面對的是整個幻魅森林的靈獸和妖獸,誰想做你的替死鬼?」

計劃被識破,石破天掄起石鎚,準是想砸在藍羽臣身上。

凌彤擋在藍羽臣身前,勸說道:「石前輩,現在我們要同心協力,不是自相殘殺的時候呀!」

藍羽臣站起來道:「有一點我倒是覺得奇怪。」

「你別在危言聳聽了!」石破天怒吼道。

郭公子卻禮貌地道:「現在絕對要冷靜,任何可疑的地方都可能是我們的一線生機。」接著轉頭對藍羽臣問:「你發現了甚麽嗎?」

藍羽臣點了點頭,道:「是的,我覺得魅岩有能力號令幻魅森林內的所有靈獸和妖獸,其實力應該不低,但為甚麽要放我回來通知大家呢?」

「因為殺你如殺一隻螻蟻那樣容易!其真正目的是想一鍋踹!」石破天暗諷藍羽臣實力微弱,卻想在這兒當大哥。

此時一直沉默的花姥說:「會不會這兒有甚麽特殊?」

藍羽臣道:「我也是這麽認為,或許幻魅仙境的入口就真的在這兒!」

郭公子道:「對喔,外面的動靜也沒有了!魅岩一定是要保護這兒!所以不敢用強的!」

眾人都鬆一口氣,藍羽臣附和地道:「沒錯,所以我們在這兒應該很安全~」

郭公子提議道:「可是長久下去被困在這兒也不是辦法,既然幻魅仙境的入口可能在這兒,我們就搜尋一下吧。」

眾人都表示同意。

藍羽臣和凌彤一起尋找,她擔心地問:「主人,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兒?」

「別胡思亂想,我們一定會沒事的。」藍羽臣堅定地答。

凌彤看見藍羽臣堅定的樣子,內心自然地升起一股信心,不知怎樣覺得依靠著他就會覺得很安心,這也是為何她稱呼他作主人的原因,沒別的,就是覺得他如自己的主人一樣會好好照顧她。

一小時過去,眾人還是找不到幻魅仙境的入口。

有些人開始抱怨,開始質疑這兒是不是真的有幻魅仙境的入口,一些人索性坐下來等死。

兩小時過去……

「不找了!這兒根本就沒有甚麽幻魅仙境的入口!我們都會死在這兒!」不知誰先大喊~

眾人都心情沉重,此時,藍羽臣雖然仍未放棄,可是也動搖了信心,而在這時,凌彤不知去了哪。

他到殿堂內看一看,發現凌彤果然在這,從一開始她就對這殿抱持好奇的態度。

藍羽臣走過去,問:「妳發現了甚麽嗎?」

「沒有。」

「那妳在找甚麽?」

「我記得小時候來這兒玩的時候,這兒有一塊石碑的,可現在不知去了哪。」

藍羽臣詫異地問:「妳小時候來過?」

凌彤點了點頭,道:「我記得小時候沒地方去玩,就經常走進幻魅森林,當時發現了這兒,還把這兒當作基地甚麽的遊樂場呢,那時這兒有很多小朋友來玩的。」

「沒有受到靈獸和妖獸的攻擊嗎?」

「沒有耶~那時候這森林很和平,都沒有主動攻擊人類的靈獸或妖獸。」

藍羽臣彷彿找到一個突破口一樣,他追問道:「那時候妳多大?」

「七、八歲吧。」

藍羽臣的記憶中也似乎有這兒的樣子,腦海中浮現一位小女孩的樣子,竟和凌彤的樣子重合了,難道二人自小就有過一面之緣?曾經一起玩過?

「我也記起了!這兒的而且確有一塊石碑!」藍羽臣斬釘截鐵地道。

藍羽臣想起甚麽,心想:「難道那五塊石板就是那石碑的一部份?」於是就走去問石破天。

「石前輩,請問你那顆靈源石在那兒得到的?」

「就在這個殿中啊。」

「哈哈哈哈哈哈~」藍羽臣大笑起來。

石破天疑惑地問:「臭小子,是不是想到些甚麽?」

「我們被騙了。」藍羽臣信心十足地道。

「被騙?」眾人都有點緊張,依藍羽臣的口氣,好像已經解開了一些秘密。

「巨石像根本沒有說謊,而是轉移視線,他一直在保護幻魅仙境,而保護的最佳方法,就是讓入口就在你眼前,你仍是找不到,如果一開始就不給你們找的機會,你們就會千方百計地尋找,這就是人類的天性,所以倒不如大剌剌地擺在我們面前。」

郭公子似乎有點茅塞頓開之感,他附和地道:「對啊,俗語不是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嗎?」

石破天抓破頭也不明白,他心急地問:「你是不是已經找到幻魅仙境的入口,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吧。」

藍羽臣斬釘截鐵地道:「是!」

「在哪?」

「就在這殿中!」

「甚麽?!」

眾人皆驚疑不定,這殿老早被人搜索過千萬遍了,如果真的有入口,又會在哪?

石破天鄙夷地說:「我看你是瘋了。」

「是不是瘋,一試便知。」

藍羽臣逕自走向殿內,然後盤膝坐下,說:「彤奴,跟我一起冥想。」

「甚麽?」

藍羽臣又對眾人說:「入口就在這兒,但進入的方法就是一個『幻』字,我先進去了,你們慢慢想吧。」

接著藍羽臣突然消失了,之後凌彤也消失,眾人看見皆震驚,郭公子立即笑呵呵道:「原來如此!」他也盤膝坐下來冥想,之後亦消失了。

如果藍羽臣突然消失是偶然的話,還可以解釋他弄甚麽隱身術的把戲,那麽凌彤又消失了呢?郭公子也似乎看穿甚麽,也都一起消失了。

「快冥想唄!」不知誰先喊,然後眾人紛紛爭搶坐到殿堂內冥想。

石破天此時不得不服藍羽臣,他說:「這臭小子果真有些門道啊!」

……

一片綺麗又夢幻的仙境中,四處都是奇花異卉,古樹怪蝶,景色幽靜,靈氣豐郁。

一座懸浮的巨大平台上,突然現出一道人影,正是藍羽臣。

他看見這麽蔚為奇觀的風景,都深深被幻魅仙子所懾服,想得出如此方法隱世,果真非凡的手段啊!

「叮!恭喜藍羽臣完成《幻魅仙境》支線任務,任務獎勵已經發放。」

「叮!恭喜藍羽臣將等級提升到19級!」

藍羽臣興奮地說:「哈哈哈哈~~連升兩級呢~~」

接著凌彤和郭公子也相繼出現,二人看見如此震撼的風景,皆被幻魅仙子的能力所懾服。

郭公子走前數步,到藍羽臣身前道:「謝謝你了,我先行一步。」

「好的,不送。」對於郭公子的自信,藍羽臣自然不會說三道四,但他面對陌生的環境的主見,還是等別人一起行動較好。

接著陸陸續續有不少人進來,當中不乏有自信者,例如石破天和花姥,二人都迫不及待出去探索一番。

然後,有一位絕色粉黛的少女走來對藍羽臣說:「好久不見了。」

「姑娘,我倆認識嗎?」

「我是納蘭靜。」

藍羽臣眉毛輕揚,她就是他的未婚妻納蘭靜?果真是上等貨色哦~

納蘭靜恬淡如水的神態,波瀾不驚的氣質,既幽雅又高貴,但話語中略帶驕矜之氣,看她出水芙蓉般的美貌,和那傲人的身材,又的確有傲的本錢。

同納蘭靜一夥的同伴中,有一位青年站出來提醒道:「納蘭師妹,別和他靠太近,注意身份。」

「我知道了,趙師兄。」回應一句後,就向藍羽臣拋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等你。」

我等你?

藍羽臣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淫樣,心想:「難道她也想當我的性寵?」

凌彤則聽出此話藏有深意,似是一種情吧,至於是不是男女相愛那種情,就不得而知了。

「主人挺受歡迎嘛~」凌彤酸熘熘地道。

藍羽臣一把摟過凌彤來,又摸又捏的說:「我的好老婆吃醋了?」

凌彤聽見他稱她為老婆,頓時內心一陣暖意,原來他一直把她當作妻子嗎?

「我們何時行動?」凌彤輕語道。

「不急,現在人數還沒有原來的一半,等多些人進來才行動。」

「可是,那些大宗門和大家族的有實力的人都先行動了哦~」

「那些人過度自信,在這未知的陌生環境中生存,必然要受些損傷,而我則想將傷害減到最低。」

凌彤滿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覺得他這個人做事很難觸摸,看似易被迷惑,卻又能保持清醒,她還以為自己已經迷得住他呢,看來又不然。

《第一卷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