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最強淫神系統 (第一卷 第八回) 作者:風景

.

【最強淫神系統】

作者是誰:風景2021-4-26首發:SIS001(同發春滿四合院)

第一卷:初臨異世練龍陽, 第八回,獨行森林遇凌彤

藍羽臣從藍傲塵那兒得知洛顏花的身份後,曾經企圖去找金蛇幫的幫眾,詢問香花谷的具體位置,可是任他如何努力尋找,就是找不到半個金蛇幫幫眾。

這金蛇幫本就不是甚麽名門大派,據江湖傳聞,他們行蹤極為神秘,有拜羽蛇神的傳統,金蛇幫是花姥的兒子洛天笑所成立的秘密組織,和香花谷有密切的關係,因該這樣說,香花谷是洛天笑的老家,金蛇幫只是他創立的社團。

寒冬忽至,藍羽臣改穿一些厚重的禦寒衣物,因龍幽城地處北方,所以應該會下雪吧。

這段時間他亦惡補地理和歷史知識,得知如今是天和十七年十一月初七,國家名叫嵐天國,時正天德皇帝掌權的第十七年,今年天德皇帝五十六歲,國中太平已有四十餘年,北方蒙真族正內亂,無暇南顧,西北方達太國亦多年積弱,面臨亡國。

西面是一片黃沙,黃沙之外稱為無常域,甚少人去過。

西南面是一片毒瘴叢林,蠻川之地。

江南之東南則是一片奇山峻岭,海魔山脈正位於此。

東邊是大海,傳說冰蠶島就在東海某處。

總括而言,嵐天國相等於中國北宋時期般的環境,只是沒有被外族入侵罷了。

所以,古稱嵐天國為中原之國,亦是因地理位置的原故。

嵐天國被一條叫嵐江的大河所分隔,此河東流大海,西及蠻川。

江南就是指嵐江南面的地域,北面稱為泰斗,因泰斗山位於北方,是一處歷朝皇帝祭天之地。

龍幽城位於飛河省的伏龍山附近,飛河省則位於嵐天國的西側,西面是沙漠,東鄰中都,西北朝達太國,東北向泰斗山,南面是嵐江的分支河流,再往南下渡過嵐江就是江南第一要塞濮純城。

藍羽臣打聽到龍幽城的天才青年選拔賽還有一年半多才舉行,是在夏天,還有一段時間可以給他修練,想穩穩勝出最好就是練到武師境界。

藍羽臣開始打龍幽城西北方的幻魅森林的主意。

剛巧藍傲塵來通知他一件笑爆嘴的事情,就是他竟然有未婚妻!

原來,當藍羽臣還在母腹中時,他爺爺就指明了一門婚事,就是藍家和納蘭家的結親。

藍羽臣的爺爺和納蘭家的納蘭武是生死之交,兩人交情甚篤,都達到能互守秘密的程度了。

當時納蘭武的兒媳剛剛懷孕一個月,而白素月則快臨盆了,藍羽臣的爺爺見此就很想和納蘭武做親家,於是就說如果誰的媳婦生男孩,另一方生女孩,兩人就結為夫妻,為了確定此事,雙方還交換了信物。

結果白素月生了藍羽臣,而納蘭武的媳婦生了納蘭靜,如此,兩家的親事就作實了。

隨著藍羽臣的成長,他漸露鋒芒,深得納蘭武喜愛,這門親事更成為龍幽城的美談。

但後來納蘭靜被雲劍宗的大長老看中,繼而自小在宗門長大,和藍羽臣的感情自然疏遠,對他沒甚麽特殊感情,後來藍羽臣更經脈受損,成為廢人,納蘭武深感沉重,而納蘭靜則散發天才少女的光環,遠遠甩開藍羽臣,自此,這門婚事就擱置了。

藍傲塵說到這兒,藍羽臣已經知道又是這種狗血劇情,甚麽指腹為婚,男的有才,女的有貌,但好景不常,男的折墮,女的傲慢,結果甚麽鬧休妻的劇情,看得多都厭了吧。

眼下真的要上演這一幕,藍羽臣又是百般滋味在心頭,身為鐵錚錚的男子漢,理應自強不息,努力奮鬥,可是現實就是現實吧,過去的由得他過去是最好的。

「怎樣?要不要見一下她?」

「不見!」

「嗄,我早想到了,人家納蘭靜如今是半隻腳踏入武宗境界的強者,你和她……是不可能的了。」

「甚麽?!武宗?」藍羽臣戳手指一算,那豈不是至少30級的存在?

藍羽臣徹底沒脾氣,人家實力擺在哪兒,這樣還痴心妄想人家肉體,是丟臉!

看來一直留在藍家一定沒有出色的了,要出去闖!

有此決定後,藍羽臣辭別藍傲塵,帶著小紅離開龍幽城。

藍羽臣一路朝西北行,要繼續前行必須穿過幻魅森林,而官道太過安全,藍羽臣轉移入幻魅森林之西,這才叫冒險嘛~

「叮!觸發支線任務《幻魅仙境》,任務內容:在幻魅森林內找到武王——幻魅仙子的潛修之地。任務難度:C級,任務獎勵:1萬點經驗、3千點武練、100點積分、500貝,請問是否承接?」

藍羽臣意想不到幻魅森林中竟然能觸發任務,看來這兒值得探索一番。

「是!」

「叮!完成接《幻魅仙境》支線任務,任務期限:無。」

沒有任務期限,藍羽臣感覺到應該不易找到,一切都是看機緣吧。

於是他放開胸懷,當作一般歷練,不久,就遇到一隻香菰妖,藍辰拿出聖龍劍(殘),舉劍就噼!

普攻!-500!

藍羽臣查看香菰妖的能力值。

靈獸:香菰妖

等級:16

境界:武士中期

生命:5600/6100

靈氣:3050/3050

藍羽臣二話不說再使出龍破萬劍~

-4000!

再用一次。

-4000!

「叮!恭喜藍辰擊殺香菰妖,獲得1400點經驗、700點武練、10點幸運、100銅板,並獲得香菰一朵。」

藍羽臣見香菰妖經驗有1400點,用龍破萬劍能差不多能秒掉,故打定主意要瘋狂獵殺。

一小時後。

「叮!恭喜藍辰提升至16級。」

藍辰查一下自己的能力值。

等級:16(最高100級)

境界:武士(武者、武士、武師、武宗、武王、武帝、武皇、武尊、武聖及武神)

姓名:藍羽臣

年齡:17

性別:男

武學:《龍陽劍訣》、《龍陽破月心經》

招式:殺拳、龍破萬劍

生命:6300/6300

龍氣:3150/3150

幸運:100/100

狀態:飽足

經驗值:2842/7300

武練點:16700

積分:100

金錢:2萬500貝(1萬貝=10兩黃金),109兩白銀20銅板

一小時升1級,太快了吧。

幾小時後,他感覺到森林昇起一股躁動不安的氣息,內心油然而生一種驚恐的感覺,直覺告訴他,有危險!

但有危才有機,藍羽臣決定冒險一下~~

四周響起陣陣嘰嘰咕咕的聲音,然後他看見一幕詭異的畫面,無數香菰妖向著同一個方向前進,好像是被甚麽力量吸引。

藍羽臣尾隨牠們,結果來到一個巨石陣外,密密麻麻的香菰妖向著一尊巨石像下拜,場面震人心魄。

月光映照,森林內的這片空曠的巨石陣中,昇起一片金色粉末,自香菰妖身上散發出來。

巨石像忽然有了生命力,站起來,它在吸收金色粉末?

藍羽臣發現幻魅森林的隱秘,這事情不知在這兒發生了多少次?

接著,突然出現一隻巨大的銀毛狼,牠襲擊巨石像,兩者打起上來。

拳對爪,爆出鏗鏘之聲,拳拳到肉,爪爪及骨,香菰妖也加入戰團,牠們以身體撞擊巨狼,雖然身型比不上巨狼,但勝在數目多。

由始至終,巨石像都沒有退半步,一直守在原地,好像守護甚麽似的。

而巨狼則主動進攻,發瘋似的攻擊巨石像。

最後香菰妖結集成拳,巨拳打在巨狼身上,牠痛苦哀號,最後死了。

究竟巨狼為甚麽要攻擊巨石像呢?

巨石像又在守護甚麽呢?

天亮,一切又回歸平靜,藍羽臣走到巨石陣中查看,四周豎立的石柱,正正圍著中心的巨石像,這兒就好像一個廣場,供香菰妖膜拜牠。

過了一會,藍羽臣查不出有甚麽特別,於是決定先行離開,今晚再來看看。

結果今晚卻沒有發生任何事,之後幾天也都沒事發生。

藍羽臣觀看月亮所得,推測那晚應該是圓月之夜,巨狼的出現也印證這想法。

如果經常發生的話,又沒那麽神秘和稀罕了,也早被人發現吧。

接下來的日子,藍羽臣在幻魅森林碰見各種各樣的動植物妖獸,可是他沒再瘋狂獵殺,這太累了,他反而放慢速度,輕鬆享受狩獵的快感。

一天,他遇到了一隊人,三男二女,其中的青年見藍羽臣獨自一人在幻魅森林內行動,便知道他實力不錯,想與他結伴。

藍羽臣看中了隊伍中的一位少女,便答應與他們結伴。

交談之下才知道他們是冒險者,喜歡到各地的名勝尋幽探秘,一個月前他們來到附近的村落,查詢之下才從一名小童口中知道一個隱秘。

提意和藍羽臣結伴的那青年叫張東,樣子平庸,但一副古道熱腸的性格,喜歡交朋結友,他也是近幾個月前才加入這支冒險小隊。

其餘的人分別是叫許昌、文圖、何芝和凌彤,許昌年紀最大,約二十歲,何芝年紀最小,只有十四歲。

而藍辰看中的少女是凌彤,她今年剛滿十六歲。她頭髮修長,雙眼澄澈,尖尖的下巴很想捏著把玩,胸脯豐滿,腰姿輕盈,臀肉肥美,身穿淡黃衣衫,裙襬翩翩,走起路來一擺一擺的。

幾人的實力都屆乎武士中期到後期之間,即14級至18級不等。

實力最強的是許昌,其次是凌彤,之後到張東……最後是何芝,只有14級。

別人幾經辛苦,浴血奮戰才能提升等級,靠的是絕境催促人的成長,壓榨自身潛力,而藍羽臣則是扎紮實實賺取穩定的經驗值升級,兩者最大的分別是,後者不用冒險太多。

所以,除了一般危急情況,一般小隊的人都不會插手各人的戰鬥,因為救了你,卻累你失去寶貴的經驗!

藍羽臣一直都沒有出手,也不獵殺怪物,眾人開始驚奇他來幻魅森林的目的,他表現出來的個性,就如一個紈絝子弟沒分別,整天膩在凌彤身邊,奉承、諂媚、討好,同行的男生都以他為恥!

就連古道熱腸的張東也漸漸後悔邀他進小隊。

凌彤是17級的武士,而藍羽臣則是16級,所以她對他的態度有點倨傲,可是,又樂意被他纏著,她覺得這是自己的魅力,故此暗暗沾沾自喜。

平時有事發生時把藍羽臣當槍使,遇到強大的怪物就扮可憐,博同情。

藍羽臣多次出手救她,但他隱藏實力,每次都裝作險象環生,堪堪勝之。

漸漸地,給小隊的感覺就是死好命,幸運,並不是因實力。

其實藍羽臣已經收集好這兒怪物的圖鑑,情楚知道怪物的弱點,這才能裝得出僥倖罷了,但其實這是經過精心的計算的結果。

一天,眾人分開行動時,藍羽臣又黏著凌彤,凌彤早已習慣為常。

「咦?這是……金銀花!」凌彤發現一株金銀雙色的奇花,這花狀若牡丹,體長九吋,生在樹幹上,吸收樹的精華而成長,是一種寄生類的花卉。

正當凌彤走過去採摘時,藍羽臣大叫:「小心!」

凌彤一經提醒,馬上收手退後,這時一條金銀雙色的蛇從樹上鑽出來!

凌彤看見金銀蛇後才急速暴退,與之保持一定距離,並拔出劍來,準備隨時開殺。

藍羽臣來到她身旁助陣,可是凌彤卻慎重其事的說:「這頭金銀蛇快突破到武師了,我們不是對手,一會兒我引開牠,你去幫我採摘那金銀花。」

「不行,太危險了,換我去引開金銀蛇,妳去採摘金銀花。」

凌彤大搖其頭,她不認識這次光靠運氣能得手,就連她也沒十足把握脫身,何況藍羽臣?

「不!我來,這是我需要的寶物,由我來擔當餌誘!」

藍羽臣看出她這次十分認真,看來她是志在必得的了。

「好,我幫妳採摘金銀花,然後會去協助妳。」

凌彤想不到如紈絝子弟的他,也會這麽不顧危險去幫人,要麽他就是笨蛋,不知道金銀蛇的厲害,要麽他就是痴情,為了她不顧危險~

凌彤深受感動,戲言道:「如果這次平安無事,或許我會考慮接受你呢。」

藍羽臣頓時如打了一支強心針,鐵定要幫她奪得金銀花及保她周全,一定!

然後,她使出一招劍法,劍法剛猛迅快,以雷為力,斬出一道電光擊向金銀蛇!

-200!

藍羽臣清楚看見此招對金銀蛇造成的傷害,同時看清牠的血量。

9799/9999。

她此招比藍羽臣的殺拳傷害還少吧,武學的等級恐怕只有黃級下品罷了。

藍羽臣看準機會,待凌彤引開金銀蛇遠去後,他就前去採摘金銀花,成功採摘金銀花後,他馬上去追凌彤~

凌彤邊跑邊攻擊金銀蛇,一招又一招雷光斬噼向金銀蛇的身軀,可時這般的攻擊,絕對不會致命,相反,更激起金銀蛇的怒氣!

金銀蛇噴出毒箭,射向凌彤背部,凌彤轉身擋住,卻腳步踉蹌跌倒了。

金銀蛇急速追上,用尾巴搧飛她。

凌彤整個人飛撞在樹幹上,手中的劍脫手而出,她昏倒過去。

此時,藍羽臣追到來,眼見凌彤一動不動,而金銀蛇正張口欲吞掉凌彤,情急之際,他取出聖龍劍來使出龍破萬劍!

轟!

-2000!

此招同時帶有推開對手的效果,故此金銀蛇被推飛很遠,凌彤的危機解除~

藍羽臣來到凌彤身邊,拭去她嘴角的血,並將她平放在地上,這才去找金銀蛇霉氣!

藍羽臣查看金銀蛇的血量和等級。

靈獸:金銀蛇

等級:20

境界:武士巔峰

生命:4599/9999

靈氣:5000/5000

剩4599血~

他再使出龍破萬劍~

「叮!觸發聖龍劍2倍效果,配合聖龍套裝2倍效果,合計4倍效果發動!」

-8000!

秒!

「叮!恭喜藍辰擊殺金銀蛇,獲得2000點經驗、1000點武練、10點幸運、100銅板,並獲得金銀蛇肉一條。」

藍羽臣哈哈大笑,想不到觸發了聖龍劍2倍效果,這金銀蛇真的倒楣了。

晚上,藍羽臣架起篝火,圍在火邊休息。

凌彤慢慢醒來,醒起金銀蛇的可怕攻擊,便拾起身旁的劍,大叫道:「看劍!」

當她看見藍羽臣正在煮一鍋不知名的肉湯,香氣四溢,她就好奇地問:「金銀蛇呢?」

他指了指那鍋肉湯,道:「這裡。」

凌彤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很是古怪,然後,藍羽臣拿出那朵金銀花並遞給凌彤。

「妳的。」

凌彤兩眼放光,一把抓過金銀花,珍視著,後道:「你是怎麽收拾金銀蛇的?」

藍羽臣隨口說:「運氣。」

「運氣?」凌彤有點不信。

他突然轉了嘴臉,一臉淫賤的說:「妳是不是要兌現承諾呢?」

「那……那是……」凌彤本想說「那是戲言」,可是她又深深被藍羽臣的英雄救美的恩情感動,便淡淡地問:「你有女朋友沒有?」

藍羽臣心想:「我連老婆也有了,妳說呢?」可是嘴卻說:「沒有,我還是處男呢。」

凌彤突然心兒亂跳,呼吸急速,她輕聲地道:「那……那我……就當你女朋友……七天吧。」

藍羽臣裝作聽不見,問:「妳說甚麽?」

凌彤出奇的爽朗坦率,她揚言道:「我就當你女朋友七天~」

藍羽臣樂呵呵地道:「就只當七天?」

「那你想呢?」

「至少十年八年吧,等我們生了娃兒,那時候妳不想嫁我也不行了。」

凌彤臉色紅潤地道:「誰要和你生娃兒啦~不知羞~」

「哈哈哈哈哈哈~~」他高興地笑起上來。

凌彤也「噗」的一聲咯咯地笑了。

這晚,凌彤吸收了金銀花的藥力,修為突破到18級,難怪她這麽想得到金銀花,原來她要突破了。

翌日,藍羽臣和凌彤看見隊友發射上天空的訊號彈,於是就向著訊號彈的方向集合。

當眾人都集合後,發現還差一個人——何芝!

「芝妹妹為何這麽久還沒來?難道遇到甚麽危險了?」

「應該不會,何芝是大家族的女兒,法寶很多,有自保能力的,不然她就不會跟我們來幻魅森林了。」許昌解釋道。

文圖突然退開幾步,遠離許昌,並道:「許昌,該不會是你殺了她吧。」

眾人都望向許昌,他則激動地道:「我為甚麽要殺她!」

文圖一副深明原委的態度道:「因為你想要她的烈火護甲啊。」

許昌心中有愧,他的確是覬覦過何芝的法寶烈火護甲,可是他沒有殺人!

「我是想要,可是我沒有殺她!」

「你敢給我們搜身嗎?不,那東西應該在乾坤袋中。」

「文圖!你別欺人太甚!其實你才是殺死何芝的兇手,因為她拒絕你示愛!」

「含血噴人!別想轉移視線!」

二人快要打起來的時候,張東站在二人中間,勸說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別吵了,現在還不知道何芝是不是死了,我們難道要在這兒拚個你死我活嗎?」

「哼!」許昌和文圖二人轉身往不同方向離去,張東拋下一句話就追上許昌。

「我去勸許昌,現在森林內可能有危險,不要單獨行動,你們去勸文圖歸隊。」

「好,你也小心點。」凌彤說。

藍羽臣和凌彤追上文圖,他正容地問:「你們相信我嗎?」

凌彤二話不說應道:「我信。」

藍羽臣則不置可否,文圖也不理會他,他由始至終都被排除在小隊之外。

文圖邊走邊說:「我的確喜歡何芝,也被她拒絕了,但愛一個人會想害她嗎?」

凌彤心有戚戚焉的說:「我明白,你和何芝是兩個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

文圖雙拳握緊,惱怒地道:「一定是許昌殺了她!不行,我不能怕了他,我要幫何芝報仇!」

說著,轉身向許昌走的方向跑,凌彤想追,但被藍羽臣阻止,他說:「由得他去吧,這種事外人管不了。」

二人慢慢地跟著文圖跑的方向,不一會,就聽見文圖的慘叫聲!

「出事了!」凌彤驚慌道。

「走!」藍羽臣趕緊加快腳步,然後他看見張東和文圖的屍體,他手中拿著一把古怪的劍,如蛇形的劍,劍在滴血,文圖的血!

「碧蛇劍!是你殺死何芝的?」凌彤一眼認出那把劍,後嚴肅地問。

「是又如何,妳也快死了呢,嘿嘿嘿嘿~~」

藍羽臣意想不到他走漏了眼,原來他覺得古道熱腸的張東,竟然是窮凶極惡的殺人魔?

「許昌呢?」凌彤似有猜測,但仍然問。

「妳下到黃泉去問他吧。」

說罷,就使出一招令人眼花繚亂的劍招。

「八方亂華!」張東叫道!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