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最強淫神系統 (第一卷 第十四回) 作者:風景

【最強淫神系統】(第一卷 第十四回)

作者:風景2021年5月8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一卷:初臨異世練龍陽,第十四回,龍紋俠館萬事通

藍羽臣每天過得都很踏實,煉丹、畫符、雙修等等,實力也在不斷進步。

煉丹等級也提升到8級,畫符等級提升至6級。

枯燥無味的修練生活,讓藍羽臣更加想女人,一想到女人,就會想到洛顏花。

他問過母親關於洛顏花的事,可是白素月也不太清楚,並叫他去問藍傲塵。

藍傲塵當時只說小花的真名叫洛顏花,是花姥的孫女,至於父親是誰,叫甚麽名,他是問小紅才知道的。

洛天笑是洛顏花的父親,也是金蛇幫的幫主,她一定是回到父母身邊了。

為何洛顏花會來到藍家做婢女?藍傲塵死活不肯說,顧左右而言他,這當中隱藏著甚麽秘密?

為了與洛顏花相見,藍羽臣四處查探金蛇幫的幫址,但莫說是幫址,就連幫眾也找不到,這神秘的金蛇幫行事隱密,幫眾都是不公開身份的吧。

這天下著大雪,藍羽臣在嚴冬里行走在大街上,口中吐出白氣,他到面檔吃碗牛肉麵,同時留意一些人們的交談。

忽然,他聽到有一朴衣青年道:「聽說穆家那頭臘腸狗找到了。」同桌的另一名瘦小青年應道:「是嗎?就是穆信最心愛的那頭狗?」朴衣青年道:「還有那一頭呢,聽說是在豬肉檔那兒找到的,差點就給宰了。」「誰這麽厲害連賣豬肉的魯叔也甘願交出到口的狗肉?」「不就是那張錢通嗎?」瘦小青年訝異地問:「就是那個萬事通?」

「還有誰?張錢通是龍幽城出了名的人物啊,黑白兩道誰不給點面子?所以才能從魯叔那兒取回那頭狗。」藍羽臣聽到這兒,就對這張錢通很感興趣,於是走去問朴衣青年道:「兩位好,請問在那兒能找到張錢通?」「哦,你可以在城東的泉川街找到他,他經常在那兒蹲。」「泉川街……謝謝。」藍羽臣結了帳就離開。

從城西市集去城東約花兩個小時,乘馬車的話可在一小時內到達。

城內交通便利,有不少車夫和馬車供人乘坐,當然,人力拉車就比較慢了,多數只會在城西、城東、城南和城北各自的區域內載客。

想節省跨區的時間,有錢的人大多都會雇用馬車,就相等於香港的計程車一樣。

藍羽臣不熟路,當然是召馬車了。

城東,泉川街。

藍羽臣下了馬車,走在寬廣的大街上,這兒商店林立,多數的是藥材店,其次是雜貨店,最少的是食店。

藍羽臣問一下人就發現張錢通正是蹲在街邊的青年,他頭髮散亂,兩眼無神,一副窮酸相,衣衫不整,整天像等運到的頹廢青年。

藍羽臣好奇地走過去問他:「請問,你就是張錢通嗎?」他用痞子的口吻說:「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是不是有甚麽東西想找啊,來找我就對了,我收的價錢絕對公道。」藍羽臣想試一試他的膽色,於是裝作為難地道:「恐怕我的委託不是那麽易干哦~嗄,我還是找別人好了。」張錢通馬上知道有大水魚上門,瞬即改變語氣,變得熱誠起來,道:「天底下還有我萬事通不能破的案子嗎?其他地方不敢說,但在龍幽城,我人面廣,黑白兩道通吃!」「你是修仙者嗎?」

「不是,我只是普通人。」

藍羽臣更懷疑,一個普通人能有多能耐呢?

便問他:「我要查的事可牽涉到強大的黑道勢力,你敢接嗎?」張錢通拍拍心口道:「我叫張錢通,錢通錢通,有錢就萬事都通,我萬事通沒有甚麽不敢接的!」「那好,我想找尋一個人,一個女人。」

張錢通訕笑道:「找女人不應該去鬼畜街嗎?怎麽來找我了?這女人一定不簡單,願聞其詳。」「她是金蛇幫幫主洛天笑的女兒,叫洛顏花。」張錢通大驚,張口欲說,卻不敢說,這當中的顧忌太多了,雖然金蛇幫重出江湖不久,但其凶名早已經深入民心了,在江南一帶,沒有人沒聽說過金蛇幫。

而上年葉家被襲事件卻引出花姥這號人物出來,眾所周知花姥和金蛇幫關係密切,於是這重磅的炸彈在龍幽城炸開了鍋,好一段時間各大勢力都紛紛調查金蛇幫,令他忙得不可開交,是最近的半個月內才沉靜下來而已。

如今竟然有人要調查金蛇幫幫主之女的下落?這不是要開大片的節奏?

藍羽臣見張錢通驚愕的模樣,便冷嘲地道:「怕了麽?」誰知張錢通朗聲笑起上來,街上的人都轉眼望過來看他,知道他一定又遇到甚麽大案子而興奮。

「接!我一定要接!」

藍羽臣突然看見他雙眼爆出熾熱的火花,那道火花燃起了藍羽臣的信心,心想:「張錢通這人不簡單啊。」於是讚賞地道:「好膽色!錢方面……」藍羽臣話未說完,張錢通就伸手打斷道:「錢方面不用擔心,絕對給一個公道的價格,單是閣下和洛顏花的關係,就已經值10萬貝了。」藍羽臣有點汗顏,乍聽之下他所說的公道價格也不便宜啊。

於是張錢通問藍羽臣一些關於洛顏花的線索,才吃驚地知道藍羽臣和洛顏花的關係竟非一般普通朋友關係,已經是夫妻關係了麽?

張錢通了解過後,就正容地道:「包在我身上,金蛇幫的事我也調查過不少,只是這幫實在太隱秘,一時間我也找不到他們的人馬集結在哪,不過你可以放心,我已經有些眉目了。」「那我就等你好消息。」

如此,藍羽臣就乘馬車返回城西的藍府。

接下來的日子,藍羽臣就繼續修練各種項目。凌彤漸漸發現他心中的另一位女性的影子,可是她既然接受了他多情的性格,就不會介意他為甚麽女人而煩惱。

對於藍羽臣心中的那個她,凌彤也有興趣知道多一些,便不時旁敲側擊,套取洛顏花的資訊。

藍羽臣也沒有隱瞞,坦白地告訴她他知道的事。

凌彤也聽說過金蛇幫的事跡,這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邪惡而又神秘的組織,和黑鷹協會一樣幹些不正當的勾當。

如果說金蛇幫是香港的某黑社會組織,那麽黑鷹協會就是黑社會中的販毒賣色情黑暗商人,其實兩者都差不多一樣邪惡。

可是凌彤對龍幽城的黑暗勢力不太清楚,只知道金蛇幫和黑鷹協會都不是本土的勢力,都是外來勢力。

正所謂有正必有邪,有邪必有正,有黑暗勢力的存在,就有維護正義的一方,凌彤聽說有嵐天國中有一個正氣的組織,叫滅魔神族。

由於魔道橫行,許多正道的修仙者便聯合起來,共同抵抗魔修,他們以神族自居,是一個龐大的正道聯盟。

凌彤自小就經常聽那些神族的英雄故事,耳濡目染之下,曾經也立志加入神族的一員,可是因自己修為太低,人家看不上眼,故此才放棄這理想。

如今她聽藍羽臣說起尋找金蛇幫一事,便想起這神族的事來,於是就告訴藍羽臣或許能依靠滅魔神族的勢力找到洛顏花也不一定。

藍羽臣知道後大為興奮,同時又想到自己不是加入了血玫瑰嗎?這組織的情報收集能力不知如何,能不能幫他找到金蛇幫的幫址?

不過,一想到藍傲塵也是血玫瑰的成員,尚且隱瞞一些重要的線索,又怎能依賴其背後的組織呢。

故此,藍羽臣對這滅魔神族很感興趣,於是便去找張錢通問一下這方面的資料。

「滅魔神族?我知道啊,我家開的龍紋俠館就是其下的成員嘛。」「哦,原來你家和滅魔神族有聯繫?」「別多想了,人家偌大的組織,是不會幫你找人的,還是寄望我吧。」「那你家的店在哪?」「跟我來。」

張錢通帶藍羽臣走過幾條街,轉過幾個彎角,穿過幾道冷巷,最後來到一處破敗的院落門外。

藍羽臣吃驚地望著眼前快要坍塌的院落,那道牆垣裂痕之多,缺口之大,當藍羽臣想推開正門入內時,張錢通喝止道:「別從那兒進,來這邊。」只見他從一道缺口鑽進院內,藍羽臣心都涼了,這還叫甚麽龍紋俠館,不如叫殘牆破館還妥當。

院內的大樹盤根錯節,地磚凸起,樹根都露了出來,二人走到正殿前,這本來宏偉的建築物,因長年失修而變得殘破失色,布滿蜘蛛網。

藍羽臣跨過門檻,進入其中就好像一個古式公堂審訊犯人的地方,正前方有一案桌,左右兩邊有木欄,用來分隔中央的朝堂。

張錢通走到案桌前坐下,笑呵呵道:「怎樣,還可以吧。」藍羽臣皮笑肉不笑地回應:「地方大是大,可是這般殘舊……」張錢通搔了搔頭,尷尬地道:「本來是有錢修葺一下的,可是給我花光了。」藍羽臣不想說他經營不善,他好奇地問:「其他人呢?不是說是你家開的嗎?」張錢通像緬懷過去的一點一滴道來:「我太爺爺留下這院子後,家道中落,一直以變賣財產渡日,到了我父親接手,家中已經沒甚麽剩下的了,我媽媽又因父親不爭氣,早早下堂求去,我爹雖然不太願意,也無能為力,結果我三歲時就沒有母親了,之後我父親因一次調查案件時被奸人誣害,結果死在牢中,剩下我一人。」藍羽臣意想不到張錢通的身世還真的有點令人心酸,家道中落不單止,還母離父死。

「那滅魔神族是如何看上你的,這龍紋俠館怎樣成為會員?」「喔~這個嘛~其實滅魔神族並沒有正式承認龍紋俠館是其中一員的,這館是我自己成立的,那要從我十歲那年說起了……」張錢通十歲那年,父親還在獄中鬱鬱寡歡,而他則自己照顧自己,都有一段時間了。

起初他是靠變賣一些陳年的文物撐下去的,多多少少值點錢,後來給他發現到一枚銀戒指,上面刻有滅魔神族的標誌,起初他也不知道是甚麽,便拿去變賣,誰知那人看見這戒指,就偷偷地告知上級,原來他是神族的一員。

後來有一位老伯來找張錢通,將這銀戒指的事告訴他,他才知道太爺爺原來是滅魔神族的一員,這銀戒就是他的信物。

這老伯看見張錢通的苦況,便想幫一幫他,可是他一無潛力,二無學識,三無金錢,這三個基本的本錢都沒有,無論老伯想教導他成修仙者或是賢士,又或是煉丹師和符師也不行。

在這個世界,凡人就註定一生庸碌,在苦海中浮沉,能餬口就不錯了。

眼見情況這麽糟糕,老伯也無能為力,於是將一件紫水晶交給他,對他說:

「如果有一天你能揭開這紫水晶的秘密,滅魔神族就必承認你的才能,到時候你就可以不愁衣食了。」老伯給了點小錢給張錢通,自此就在他的人生中消失了。

「我苦思五年,都不能解開這紫水晶的秘密,之後我就開始幫人解決疑難,小至尋找貓狗,大至尋人,凡是和龍幽城有關的事,我全都接下,當中自然有些解決不了的事,這樣我就不收錢,經過三年努力,我終於打出名堂,打著滅魔神族的旗號,立了名聲,就愈來愈多人找我幫忙,我黑白兩道的人也幫,漸漸混出了萬事通的名號,如今我二十歲,龍幽城內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清楚,也整合了查案的心得。」藍羽臣也想到一個過慣悽苦生活的小孩子突然有錢會怎樣,所以那老伯不給他一大筆錢,而是讓他自立,動腦筋,想來那五年參悟紫水晶的秘密,對他腦筋的開發也有很大的幫助。

藍羽臣查看過那紫水晶,除了有微弱的靈氣波動外,並沒有甚麽特殊之處。

張錢通又道:「我甚麽方法也試過了,水泡、火燒、尿浸、泥掩等等,這究竟有甚麽秘密?」藍羽臣勉勵他道:「想必這紫水晶的力量已經暗暗影響你了,看看你如今的成就不就清楚了?」「我也是這樣想,如果這就是紫水晶的秘密,我又如何獲得滅魔神族的認同呢?」「智慧!智慧就是人類的潛能的結晶!」

張錢通似乎明悟了一些事情,看來那老伯真的深謀遠慮啊。

張錢通笑說:「不說我了,我沒有甚麽值得欣賞的,唯一的長處就是愛管閒事。」「哈哈,這也不錯哦~」

「對了,你叫我查的事我有些資料查到。」

就在此時,堂外步進一位長相溫逸如玉的帥哥,此人便是陸童。

張錢通看見陸童進來,便打著哈哈的說:「陸兄,你又來了麽,我剛巧有新的消息。」陸童有點憔悴,心情鬱郁,他淡淡地道:「有甚麽消息?」張錢通簡單介紹一下藍羽臣和陸童給雙方認識,然後才道:「你們倆人要查的地方都和金蛇幫有關,我查到殷純當日遇到的人好可能是一名叫沐倩影的女子,有人認出她來。」陸童神情激動,問:「她是甚麽人?和金蛇幫有甚麽關係?」「這我就查不到了,當中牽涉到金蛇幫的內部事情,但我查到沐倩影是鬼畜街中的忘憂島的其中一名經營者,這忘憂島和金蛇幫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我黑白兩道通殺,為不引起黑道不滿,我只能查到這兒罷了,其餘的事,要你自己去查。」「忘憂島……鬼畜街……難道殷師妹已經……」想到鬼畜街,陸童有不好的預感。

張錢通又對藍羽臣說:「藍兄,那忘憂島極有可能是金蛇幫的巢穴之一,你可以去那兒看看,我只能幫到這兒了。」藍羽臣感激地道:「足夠了,謝謝你。」

「好極,那麽錢方面,每人收個2000貝好了。」藍羽臣立即刷卡付錢,陸童有些肉痛,但也付了。

及後,二人一起離開龍紋俠館,藍羽臣好奇陸童尋找的人也是女生,又見他臉容憔悴,定必是相思之苦,於是開解他說:「陸童是吧,我可以叫你陸兄?不必太過擔心的,開心點,陰天過後總有晴天。」「我沒事,只是有點失落。」藍羽臣見他可憐,便多說幾句:「殷姑娘是陸兄的愛人嗎?」「她是我師妹……可是我……喜歡她。」藍羽臣恍然大悟,心道:「原來是單戀。」

藍羽臣沒去過鬼畜街,所以不知道那兒是甚麽地方,但看見陸童聽完張錢通說鬼畜街三個字後,臉色變得更陰沉,心知這兒不是甚麽好地方,故試探地問:

「你知道鬼畜街是甚麽地方嗎?在哪兒?」

「鬼畜街在貧民區,是一處男人極樂,女人痛苦的地方。」陸童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話語中已經透露出鬼畜街的隱秘。

走著走著,二人正要分道揚鑣之際,剛剛要轉身時,陸童忽然又轉向藍羽臣說:「不如你和我一起去鬼畜街。」藍羽臣思考一會,尷尬地道:「男人的事,你懂的。」陸童用近乎哀求的語氣道:「拜託你,和我一起夜探鬼畜街,我怕我會墮落,我不可以背叛殷純啊!」藍羽臣深感陸童的為難,一方面必須去鬼畜街,一方面又怕被那兒的聲色犬馬所擄,他想忠於愛人,和藍羽臣的想法截然相反。

藍羽臣好奇地問:「那兒有這麽大魔力嗎?」

「有!絕對有!那兒是一個與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那兒的生存法則太過糜爛,任何男人都會迷失於情慾之中,鬼畜街有另一個名字,叫沉淪窟,不單止女人沉淪於男人的懷抱,男人更會沉淪於那兒的肉海之中啊!」藍羽臣愈聽愈期待,他倒是要看看那兒是否真的這麽淫穢!

藍羽臣相約陸童三天後一起夜探忘憂島,看陸童的表情,真的對那兒恐懼至深。

藍羽臣不禁好奇洛天笑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父親,他建立金蛇幫,潛藏鬼畜街,經營黃色事業,難道他是一位黑道傳奇人物?

洛顏花有這麽一位父親,她的童年是怎麽過的呢?所以她才會來到藍家做婢女?

是她父親派她來的?

藍羽臣想到很多,可是都沒真憑實據,洛天笑的人格恐怕好不到那兒去吧。

這一晚,藍羽臣和凌彤雙修時,藍羽臣心不在焉,腦中幻想著忘憂島的女人們有多美麗多淫賤,干起上來又會是怎麽一番情趣?

其實又有甚麽特別呢?

在香港住的時候不是也有很多黃色事業嗎?他也光顧過一次,那次的體驗十分之不好,那隻雞要吻不給吻,那兒一點鮮嫩的感覺也沒有,又松又闊,色澤又黑,除了樣子還過得去外,幹起來真的沒勁。

不過收費算是便宜,五百元港幣一次,額外服務另計收費。

藍羽臣去過一次就不去了,就是沒戀愛的感覺,沒有心動。

雙方都是為了解決需要,一個是肉體需要,一個是金錢需要。

還不如認真識個女友來得好,起碼有血有肉真感情。

想著想著,藍羽臣就乾得凌彤高潮了。

他縱有期待,也不過是圖個新鮮感罷了,鬼畜街真的那麽淫奢,早已經跳出固定圈子了吧,還用偷偷摸摸的嗎?

藍羽臣也提醒自己,不要過於沉迷女色,過於沉迷女色早晚也會遇到辣手的女人,到時感情陷得深了,不能自拔,又何苦來由?

總而言之,要適可而止,女人只不過是玩物,妻子則是衣服,舊了就換。

難得來到異世界,甚麽也應該體驗一番,這才不枉此生啊!!

月潔星純,這夜藍羽臣摟抱著懷中小美人熟睡,做了一個甜甜香香的美夢~~如果真的有神,神會懲罰這麽淫蕩的他嗎?

藍羽臣說著夢囈道:「我必成神……我必成神……」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