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淫神係統 (第一卷 第十二回) 作者:風景

.

【最強淫神系統】 (亂倫、後宮、不綠)

作者是誰:風景2021-4-30首發:SIS001(同發春滿四合院)

*** *** ***

第一卷:初臨異世練龍陽,第十二回,愛侶千萬又如何

得到郭幫的襄助,鐵膽決定再次挑戰仙魅妖,這次人多勢眾,仙魅妖插翅難飛!

眾人以郭蓉為肉盾,唯有她境界在武師中期,加上她練的內功又是偏重體質,她當肉盾就最好不過了。

有了肉盾,加上藍羽臣的輸出,仙魅妖只能成劍下亡魂。

可是萬九點血也不是磕的,眾人也費了一番周折才成功擊殺牠。

成功擊殺後,眾人都熱烈歡呼,郭蓉是大姐頭,也是靠她坦住仙魅妖才能順利斬殺,所以由她來分配藍仙魅是理所當然的吧。

結果她選擇用抽籤決定,花瓣有十八片,而人數則有三十人之多,平均兩人中選一個出來。

結果藍羽臣、凌彤和何怡都抽中了,鐵膽和另外的那一對情侶則抽不到,眾人也沒有異議,這已經是最公平的做法了。

「叮!恭喜藍羽臣將等級提升至20級!」

吃完藍仙魅的一片花瓣,藍羽臣果真提升了一級!

現在他已經是武士巔峰的級數了~~

想踏入武師之境,必須參悟出道體,有道體才能正式邁入修仙者的門檻,他十三歲時就是修得道體,從此掌乾坤,令五行,並且他當時修成的是先天道體之一。

道體分為先天和後天,兩者雖然只差一個字,但實質相差十萬八千里!

先天道體主要是煉精、氣和神,合三才而命立,也就是天、地、人三才,得天獨厚,乃是至真至純的力量。

而後天道體則主要修身、心、靈,聚上、中、下三氣歸一,是為本氣朝源,乃至虛至濁之力量。

換個簡單直接的說法,一個擁有先天道體的人,可以和十個後天道體的人戰斗,並且穩勝!

那麽如何修出先天道體呢?

這就和那人修練的內功有關了,一般黃級內功都修不出先天道體,唯有黃級極品以上的內功才有機會修成,內功級數愈高,成功率愈大。

這一層,藍羽臣倒是沒多大擔心,因為既然以前的藍羽臣可以修《龍陽破月心經》煉出先天道體,那麽現在的他也絕對可以吧。

重點是昔日的藍羽臣修練《龍陽破月心經》到第幾層呢?

從他破而後立的行動看來,應該接近圓滿了吧。

那麽接下來他要做的事就是將《龍陽破月心經》點滿?

「叮!恭喜藍羽臣將《龍陽破月心經》提升至10級!晉級為黃級極品武學!」

「叮!恭喜藍羽臣將《龍陽破月心經》提升至11級!」

「叮!恭喜藍羽臣修練《龍陽破月心經》至第三層,習得第三式劍法——破邪龍波!」

藍羽臣馬上查看此招資訊。

招式:破邪龍波

等級:10(最高30級)

品級:黃級極品

攻擊:6000(升一級 100)

靈氣:1000(升一級 300)

經驗:0/4000(升1級 800)

藍羽臣繼續點《龍陽破月心經》。

「叮!恭喜藍羽臣將《龍陽破月心經》提升至14級!」

剩2900武練點……

太可怕了!

藍羽臣查看《龍陽破月心經》後大為感嘆。

武學:《龍陽破月心經》

等級:14(第三層)(最高45級)

品級:黃級極品

經驗:0/6800(升1級 1000)

雙修得來的2萬多武練都花光了,還差很遠呢~

要升到玄級至少要點到20級以上吧,即第五層?

努力做愛呀~~

眾人之後又轉戰其他瑰寶,這次藍羽臣自願不分寶物了,現在的他不急著升級了,反而要壓等,等《龍陽破月心經》等級提升至20級以上,那至少要儲10萬點以上武練呀~~

乾乾干!奮力干!

半個月下來,眾人的實力都突飛猛進,凌彤的實力也到了19級,算是快了,而她體內的龍胎也凝實了不少,龍源汨汨,相較同期的修仙者都為強大。

只是因功法關係,沒有懷孕,這也算是好事?

這半個月裡,各大勢力的人產生不少磨擦,為了各種修練資源而爭執,甚至大打出手。

死傷在所難免,為了資源,為了生存,各大勢力的人都互不相讓。

石破天自得到火皇巨蜥的精魂後實力突飛猛進,修為突破到武宗中期,力壓花姥一頭。

石破天的人馬也囂張跋扈,最終釀成兩股勢力的大戰!

雪原冰川之上,風雪停止很久,因為冰青雪蟒已經死了,此地也成為納蘭靜潛修之地,藍絲帶的基地~

石破天的人馬闖進雪原冰川,誓獅討伐納蘭靜,兩大勢力的人馬集結,藍羽臣跟在最後面,他不想出戰,莫說是為了納蘭靜,即使為了她,他也不會多管閒事,頂多叫多兩聲助興。

所以藍羽臣帶同凌彤躲在人群中,見勢色不對馬上走人。

眾人馬陸續集結完畢,石破天叫聲甚囂塵上,公然挑釁納蘭靜,一副恨不得肏爆那婊子的模樣。

既然對方要撕破臉皮,納蘭靜就要打他的狗嘴!

可是納蘭靜才剛進入武宗前期境界,又有甚麽底氣和武宗中期的石破天叫板?

下一刻,石破天一聲令下,他的人馬如嗜血的狂魔般瘋狂進攻納蘭靜的人馬。

頓時一片喊殺聲震天,納蘭靜的粉絲們為了偶像而戰,一個個悍不畏死!

五彩斑斕的法術和招式拚爆,血染冰川,石破天的人馬比較厲害,他們收割納蘭靜的人馬的印記,旋即立即晉升等級,實力愈強,戰力愈強,愈為瘋狂!

郭蓉一馬當先,衝進人群,大肆殺戮。

她憑武師中期的實力大舉進攻石破天人馬的中堅力量,後遇上一位姓李的男人,名叫李寬。

李寬手持一杵,呈鐵青色,鐵杵上有金光符紋,雷霆之力加持,每一下都爆出雷鳴閃電。

郭蓉以冰拳對之,以冰源之力加上血體的強橫與李寬較量。

冰雷交擊,寸寸寒光電影,起初李寬略為佔優,但隨著郭蓉爆發出一道冰蟒虛影,實力大幅上漲,一招冰蟒拳直接貫穿李寬身體,李寬亡!

郭幫聲勢大振,發起猛攻,郭蓉憑著那道冰蟒虛影,所過之處,無人能擋!

石破天冷冷一笑,道:「納蘭靜那賤人居然將冰青雪蟒的精魂給了她?!暴殄天物啊!區區一名武師中期實力,何以發揮出地獸之威?」石破天說完,身影一動,立即出現在郭蓉面前。

他的石鎚也晉級了,融合了火皇巨蜥的精血,焠煉成焚皇鎚!

焚皇鎚輕輕一印,郭蓉催動冰青雪蟒的力量來抗衡之,結果郭蓉吐了一口鮮血,暴飛出老遠。

「不堪一擊!叫妳那臭婊子納蘭靜出來吧!」

郭蓉聲嘶力竭叫道:「休得無禮!靜師妹豈是你這等人亂叫的?」說罷,又再沖向石破天!

石破天完全不費吹灰之力,莫說動用火皇巨蜥的力量,連簡單的招式也不用。

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郭蓉身體堅韌,奮力應戰,郭幫人馬心情沉重,內心開始催促自己的偶像快些出現吧~~

郭蓉血流披面,仍不投降,勇氣可嘉,卻小命不保啊~

「住手!」一聲嬌喝震天,一道冰錐激射向石破天,來勢洶洶,石破天運起氣勁掄動焚皇鎚對之!

轟!

冰錐碎裂,而石破天也飛退老遠才停下,他凝視著上空,看那曼麗的身影踏著冰蓮而來~~

「納蘭偶像!」不知誰先驚呼,最後人聲鼎沸地熱血起來。

「納蘭!納蘭!納蘭!」眾人齊聲叫嚷。

「石哥!石哥!石哥!」石破天的粉絲也叫起來。

藍羽臣此刻完全是看戲的心態,他倒想看看納蘭靜的實力究竟強悍到甚麽地步。

只見納蘭靜釋放出一頭冰鳳虛影,一股極寒之氣深深地鎮壓全場,如斯可怕威勢,恐怕擁有火皇巨蜥加護的石破天也無法行動自如啊!

石破天心道:「是排行地網榜第五十名的地獸冰蓮天雀?難怪她將冰青雪蟒給郭蓉,兩者同是地獸,但排名卻相差甚遠,冰青雪蟒恐怕只是第一百六十一名的地獸吧。」

而他的火皇巨蜥也只不過是第一百五十七名的地獸罷了!

排名以地獸的實力和收服的難度作區分。

這納蘭靜惹不過啊!

但石破天騎虎難下,若果他打退堂鼓,如何向粉絲交代?

該死啊!這次他踢到鐵板了~~

納蘭靜露出自己的地獸魂當然不會就此甘休,她右手輕輕一揮,冰寒徹骨的氣震向石破天,石破天運起地獸之魂抵擋!

轟!

石破天如脫線風箏一樣倒飛出老遠,重重落地,然後他急速爬起來,夾住尾巴熘之大喜,他的屁股還穿了個洞呢~

石破天敗走,他的人馬瞬即潰散,石破天的勢力從此就完蛋了吧。

藍羽臣還以為能看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原來石破天也不是那麽強嘛~

此後,趙幫聲勢更加誇張,他大舉吞併石破天的勢力,降則留,不降則殺,他的實力也漸漸迫向武師巔峰!

最後他沉靜下來,需要好好休整一段時間,準備為突破到武宗境界而打下根基~

他需要地獸魂!

就不知道幻魅仙境還有沒有地獸存在。

其實他也不急,在這兒有納蘭靜罩著,一般的修仙者根本不敢反抗,地獸魂等邁入武宗境界後再獵殺也不遲,就如石破天一樣。

當然,他也不貪心,只要是排名一百以下到一百六十以上的地獸就可以了。

納蘭靜得天獨厚,是雲劍宗大長老名下的掌上明珠,或許也是把她當成孫女看待吧,連雲劍宗珍藏的冰蓮天雀也願意獻給她就可想而知二人的關係了吧。

一個人一生只能融合一個獸魂,所以儘可能都取最適合和強大的,主要還是適合問題吧,太過強大的獸魂融合的難度也太大了。

納蘭靜自小修習玄級極品內功,一身修為都是經過別人悉心栽培的,路走起來自己較暢順平坦,另一方面也不能不佩服她的努力,天才加努力就是無敵!

趙虎想想納蘭靜所受的磨難,心中都滴出汗來,那是多麽的艱苦~

可以說,大長老已經把納蘭靜當作下一任掌門來培育了。

但其他四大長老的意見不一致,雲劍宗內形成兩大黨派,一是以大長老為首的長老派,二是以三大長老為首的血脈派。

血脈派主張要承襲雲劍宗祖上的嫡系子孫血脈,唯一的合法掌門繼承人是當今掌門的獨生子——令狐修。

所以其餘三位長老都建議將納蘭靜許配給令狐修,這樣就兩全其美。

這是後話了。

一個月後。

天空突然震動,一道華光降臨地上,形成一條長長的水晶梯階,直達天上。

有聲音從天上下來,說:「眾同道辛苦了,經過一個半月多的時間,本仙實在對各位情侶間的愛意深感遺憾,為了促進愛侶之間的交流,本仙特意安排了一場考驗給大家,希望各位堅貞的愛侶務必要參加,完成獎勵可是很豐厚哦~」

眾人都一陣譁然,這究竟是那門子的仙境?這幻魅仙子為何這麽喜歡讓情侶受考驗?她想干甚麽?

經過這麽久的相處,一些男女彼此間都產生情愫,加之幻魅仙子的「遊戲規則」,令到不少男女都向對方表白,如今幻魅仙境內的情侶數目多達五百人。

眾人紛紛欲試這一場考驗,然後幻魅仙子續道:「第一場考驗就是登上這天梯,我不要求你們完成整條梯階,可是至少要顯示出誠意!凡登天梯者,不可半途而廢!限時七天,盡最大努力登上來,我會篩選合適的人~」

藍羽臣當然想和凌彤試下登梯了,不論成功與否,一定受益非淺!

可是,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納蘭靜公然向藍羽臣邀請成為伴侶~並承認她是他未婚妻的身份~

這又是一個重磅的炸彈哦~

眾多位單身男都對藍羽臣抱有敵意,納蘭靜是甚麽女人?豈是隨隨便便說和誰結伴就可以的?

藍羽臣嚇得不輕,這根本上一次過得罪所有單身狗啊!

納蘭靜啊納蘭靜,這不是叫藍羽臣被眾人惦記麽?

這種惦記是極為危險的那種哦~

納蘭靜古井無波,恬靜嫻雅,又如少女初戀,刻骨銘心,誰不想成為她的伴侶?

凌彤心中不是味兒,既然藍羽臣早有未婚妻,又為何要與她相好?

藍羽臣見此先是吻向凌彤,然後公告世人說:「凌彤才是我的合法妻子!」

怦怦!

心動啊~

感動啊~

凌彤不知說甚麽才好,只感動得抱著藍羽臣不放,有夫若此,夫復何求?

小紅則嘀咕著說:「混蛋主人!那小花姐姐算個屁啊?」

藍羽臣怒罵,道:「閉起你的鳥嘴!我還沒說完~」

藍羽臣退後一步,轉身挽著納蘭靜的纖弱的手,情深款款地說:「可是我藍羽臣一生風流,又怎會讓女孩子失望呢!」說罷,抱著納蘭靜就是一吻!

「啊嗚~~~~~~~~~~~」眾人嚎叫起來。

一地的玻璃心碎片~

郭蓉驚訝得張大了口,納蘭靜是甚麽女人?豈是一屆俗夫能染指的?現在他竟然吻她!

深深的一吻,納蘭靜竟然沒有反抗?

她該反抗的是宗門內的那些親掌門的人吧!她老早想反了~

天才都是叛逆的。

吻久,唇分,絲絲銀津藕斷絲連,狀若痴淫。

「啊靜,我願意一生守護著妳!做我的女人吧~」

納蘭靜幽幽地問:「你敢與我宗門對抗嗎?你敢把我從令狐修手中搶過來嗎?你敢為我死嗎?」

藍羽臣毫不疑惑地回答:「我敢!」

納蘭靜深受感動,她反吻他一口,二人唇舌相纏,互舔對方的甜津,軟柔又帶香味的舌頭狂舞著、翻攪著、震動著!

如果說一開始藍羽臣是強吻她的話,那麽現在就是納蘭靜反強吻他。

世紀之吻!

眾單身狗心都碎了~

最後納蘭靜甜甜一笑,道:「我等你~」

凌彤雖然內心希望藍羽臣只屬自己一人,但他既然宣告她是他的妻子,這份情說到這份上也夠了,她勇敢地走過去納蘭靜身邊,衷心地說:「希望妳和我一樣都是真心喜歡主人。」

納蘭靜覺得有點怪怪的,可是並沒有說甚麽,只點了點頭,然後二女就歡快地交流起來。

納蘭靜知道這次回去宗門後,必定迎來大長老的嚴厲管教,但她不怕,為了自己的自由戀愛,她豁出去了!

接下來藍羽臣右手挽著凌彤,左手挽著納蘭靜,三人一起步上梯階~

起初沒有任何困難,其他人也陸續登上,直到一小時後,眾人才發覺腦海中出現一幕幕奇異的景象!

情侶之間的羈絆與委身,是堅貞還是浪蕩,是忠誠或是背叛,在幻景中一一廣大和剖析。

有些情侶開始吵架。

「哦!原來你不是真正喜歡我的,你只是利用我!」

「不是的,我是真心喜歡妳的。」

「你這臭男人,原來你已經有妻子了?」

「不是的,那是未婚妻而已,我愛的人是妳啊~」

大大小小的問題出現,眾人皆不知道是幻覺,是試煉!

感情決裂,這些人只踏上幾百級梯階就失去彼此間的信任了,他們被強制送離幻魅仙境,返回幻魅森林中。

轉瞬半天過去,登梯的情侶數目大減一半以上的人,那些都是經不起考驗的人。

而藍羽臣一組所經歷的考驗更加恐怖,藍羽臣在幻象中力戰雲劍宗各大高手,既要保護納蘭靜,又要照顧凌彤,藍羽臣盡最大的努力,披荊斬棘,一路血祭閻王,踏上成魔之路!

當他幾經辛苦打敗雲劍宗掌門,最後出現在他面前的人,竟然是洛顏花!

「小花!」藍羽臣動搖了,洛顏花是他的軟肋,曾經一起渡過的美好時光,曾經的山盟海誓,曾經的結髮妻子!

「羽臣哥哥,我對你好失望~」冷冷的話語直刺藍羽臣的心,他無比的疼痛,心如刀絞!

而凌彤則怒氣沖沖地問:「主人!這女人是誰?」

「彤奴,這位是……」

洛顏花接續話說下去,道:「我是他的妻子。」

納蘭靜也激動起來問:「臣哥哥,你究竟有多少個妻子!」

藍羽臣腦炸欲裂,他極力保持鎮定地道:「彤奴!啊靜!這是幻境!是幻魅仙子的手段啊~」

「幻境?」

二女皆微微一震,頭腦清醒一點,然後洛顏花邪笑道:「難道幻境就不能是真的嗎?你敢對她倆說,你只有她倆位妻子嗎?」

「我……」藍羽臣無言以對。

洛顏花朗笑起來,狠道:「世間的男人都一個模樣的,見利忘義,見異思遷!男人都沒個好東西!」

「住口!幻魅仙子,妳到底想怎樣?」藍羽臣咆哮道。

「我要試盡世間的情侶!我要拆散他們!都和我一樣孤單最好!哈哈哈哈哈~~」

「可惡!世間的愛情豈容妳說了算?即使彼此都離棄對方,又能否定他們沒有曾經戀愛過嗎?沒有愛過彼此嗎?」

「所以愛沒有永恆!我討厭愛情!」

藍羽臣吼道:「存在於心中的那份至真至純的愛就是永恆!」

轟!

幻象被打破,藍羽臣三人又回到天梯上,原來不經不覺他們已經完成了整條天梯~

藍羽臣抽了一口涼氣道:「好險啊!」

凌彤和納蘭靜皆出了一身冷汗,可是比較沉靜思考的納蘭靜突然正經地問:「臣哥哥,你真的只有我和彤姐姐兩個妻子嗎?」

藍羽臣吱吱唔唔,最後答道:「不是,我還有一位妻子,她叫洛顏花,我不能向妳們保證我只有妳們幾位妻子,將來我或許有很多妻子,但我向妳們保證,我是真心真意地愛著妳們的,我愛妳們,如同愛我自己一樣。」

納蘭靜和凌彤都沉默下來,藍羽臣不知道二女想甚麽,他只能盡他的能力讓他身邊的女人感覺到自己的愛罷了。

一切順其自然!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