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淫神系統 (第一卷 第六回)作者:風景

簡體

. book18.org

【最強淫神系統】 book18.org

作者是誰:風景24-4-2021首發:SIS001(同發春滿四合院) book18.org

*** *** *** book18.org

第一卷:初臨異世練龍陽,第六回,群雄夜動襲葉家 book18.org

穆淺仁收到通知後,高興得立上想見藍羽臣,可是田不義卻阻止,並叫他慎防魚目混珠,但穆淺仁不聽勸,立即找人叫了藍羽臣來。 book18.org

藍羽臣來到穆家正廳,為了保險起見先要求見到小花才將丹方交出,穆淺仁馬上答應,命人帶小花出來。 book18.org

「小花!」 book18.org

「羽臣哥哥!」 book18.org

二人相見,百感交集,藍羽臣便將偽丹方交給穆淺仁,穆淺仁不通醫理,對丹藥毫無研究,於是交給田不義看,田不義細心琢磨,然後問了幾個問題,藍羽臣早已經料到如此,所以一早問了小紅關於這偽丹方的事情,例如用甚麽方法煉製、下藥的先後次序和藥的藥效是甚麽等等。 book18.org

田不義察覺不出有任何不妥,於是就認同了此丹方,並如實告訴穆淺仁這丹方上的藥材都很珍貴,不是那麽易到手,想勸穆淺仁把藍羽臣扣押下來,直到煉成此丹。 book18.org

可是穆淺仁見丹方不假,便不再強留藍羽臣,主因是害怕對方背後的師父不高興,能教出這般出色的徒弟,實力自然不差,所以就放行了。 book18.org

於是,藍羽臣帶著小花回到葉府,經此波折,二人都有說不盡的話。 book18.org

這晚兩人相擁而睡,說不出的溫馨甜蜜。 book18.org

如今是天和十七年,十月十五,秋末之際。 book18.org

在龍幽城中,各大家族的實力都差不多,是以東葉、西藍、南諸葛、北獨孤四大家族為首,分別坐鎮城東、城西、城南和城北。 book18.org

其他小家族一直被壓制,對四大家族俯首稱臣,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 book18.org

龍幽城之大,即使騎快馬,也要繞個三天三夜,人口多達十萬,富人只佔了二十分之一,中產階層佔最多,約為三分之二。 book18.org

剩下的三分之一有一半是介乎中產和富人之間游移的流動人口,剩下的就是窮人了。 book18.org

龍幽城外的官道上有兩道身影,一男一女,年齡屆乎十六歲到十八歲,二人長貌娟秀,男的溫逸如玉,女的溫婉如兔,男的壯碩高大,女的身姿曼妙,兩人均穿著一身淡藍色的長衫,手中拿劍,似是某門派的弟子。 book18.org

女的用花巾抹去香汗,並說:「陸師兄,龍幽城就在前面了,你確定那人在這兒麽?」 book18.org

姓陸的師兄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的道:「誰知道呢?」 book18.org

女的皺了皺黛眉,怨道:「你不是有把握才帶我來嗎?」 book18.org

陸師兄嬉皮笑臉道:「人家想和殷師妹共處多些才……哎唷~」 book18.org

姓殷的師妹踩了師兄的腳一下,轉身欲走,陸師兄快上拉著她,勸說道:「師妹,別急著走嘛,難道妳想回去師門裡悶死嗎?」 book18.org

殷師妹停下來,思考一會,然後又轉過身來,邊繼續向龍幽城前行,邊一本正經地道:「或許真的給你蒙對了也不一定,咱們一於好好調查一番,回去師門時也好回復。」 book18.org

陸師兄馬上附和地道:「師妹英明,我也是這般想的!」 book18.org

殷師妹看不過眼他的拍馬屁功夫,轉移話題道:「究竟那個甚麽惡魔的微笑有甚麽古怪呢?為何會被那人劫走?」 book18.org

陸師兄也不太清楚,只能籠統回答:「那人應該也不是甚麽好東西了,竟然搶這種『偽術品』。」 book18.org

「一定要徹底調查清楚!」 book18.org

陸師兄又附和道:「一定要!」 book18.org

殷師妹不滿意道:「你能不能有些主見啊?」 book18.org

「師妹說的一定沒有錯!」 book18.org

「給你氣死了!」 book18.org

「嘻嘻,師妹發怒的樣子真可愛耶~」 book18.org

「變態!」 book18.org

「對,我就是變態!」 book18.org

「無恥!」 book18.org

「誰人無恥呀我無恥~~」 book18.org

「去死!」 book18.org

師兄妹二人小打小鬧似乎已經慣了,這兩師兄妹真的有趣呢,不知他倆到龍幽城會引起甚麽的趣事? book18.org

官道上沙塵滾滾,突然有一匹棕色馬疾奔而過,師兄妹二人吃了不少塵埃,殷師妹大罵道:「騎馬不長眼!想撞死人呀?」 book18.org

馬上之人穿著黑紗衣,並頭戴紗帽面罩,只露出一雙精靈的眼睛,看她婀娜的身材,似乎比殷師妹還有看頭,年齡應該較大,但不會超過二十歲吧。 book18.org

陸師兄色迷迷地盯著人家,看見對方轉頭過來看他,差點想跪下膜拜她。 book18.org

黑衣女子朗聲道:「路這麽大,你二人不懂閃避嗎?笑話!」 book18.org

殷師妹那受過如此的氣,吃了不少塵還給罵? book18.org

「好膽別走!」殷師妹拔出劍來,欲追上去。 book18.org

「嘿~駕!」黑衣女子輕叱一聲策馬而去,怎追也追不到了。 book18.org

殷師妹當然追不到那黑衣女子,人家騎馬會比妳慢嗎? book18.org

師兄妹二人一進入龍幽城,馬上找到一家旅店住下來,而這家旅店就是城東葉家開的那家旅店。 book18.org

城東,葉家,地下密室中。 book18.org

昏黃的燭光之下,一道道影子投射在牆上,氣氛異常神秘。 book18.org

「爹,這是甚麽東西?」一名青年疑惑地問。 book18.org

「具體是甚麽我也不知道,應該是甚麽凋塑吧,只是形象怪異了點。」葉家家主葉豪鬼神情凝重地說。 book18.org

那青年就是葉豪鬼的次子葉富,他好奇地問:「那麽是如何得到手的?」 book18.org

此時,房間內的一位儒雅公子禮貌地道:「由我來說吧。」 book18.org

眾人都等待著他開腔,但他卻慢條斯理,毫不緊張,這樣令眾人更加緊張。 book18.org

「這是在黑暗拍賣會買來的。」 book18.org

「甚麽?黑暗拍賣會?」葉富驚疑地道,他一想就想到邪惡二字上,和黑暗有關的東西都不會是好東西吧,這是他的直覺~~ book18.org

「就是由黑鷹協會每月舉行的拍賣會,不過,有時候幾個月也沒有舉行一次,但一旦舉行,就必引起龍幽城各家族的注意。」 book18.org

密室內另一名高大的青年擺出一副「原來如此」的明白表情,可是其實他還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原來此時密室中共有四人,分別是葉家家主葉豪鬼、其長子和次子,還有儒雅公子。 book18.org

葉豪鬼的長子葉振邦問:「這東西從黑暗拍賣會投得,那麽沒有解釋過他的來歷麽?」 book18.org

儒雅公子答道:「沒有,這是一件神秘的藝術品而已。」 book18.org

葉豪鬼似乎十分相信這位儒雅公子的眼光,他道:「想必郭先生一定知道些甚麽吧。」 book18.org

「沒錯,這件藝術品名叫惡魔的微笑,是出自海魔之手!」 book18.org

「甚麽?!」眾人都大驚,一聽見海魔這名字,彷彿代表著絕對的邪惡和力量,震撼人心! book18.org

而葉富卻只是裝作懂得罷了,其實他甚麽也不知道…… book18.org

「海魔?是不是二十年前令江南的修仙界聞風喪膽的那大魔頭?」問問題的是葉富,因為這事情太久遠,葉富不太清楚。 book18.org

郭公子答道:「正是,海魔凶名遠播,不單止殺人如麻,而且更好色成性,被他禍害的女人多不勝數,之所以稱他為海魔,是因為他罪惡滔天,罪孽如海深重。」 book18.org

此時葉振邦奇怪地問:「據說他二十年前突然在某山脈中失蹤,後人稱之為海魔山脈,自此眾說紛紜,有些人說他在山脈中進行不知名的邪惡計劃,有些人又說他在山脈中發現到重寶,不幸中伏死於非命,不知又是不是真的?」 book18.org

郭公子臉色沉重地道:「恐怕兩者都不是,實際上如何無人得知,只知道人們最後一次見他是在那山脈中,所以為了警戒後人,稱那山脈為海魔山脈。」 book18.org

葉豪鬼又更奇怪的問:「那這件藝術品又如何出自海魔手筆?」 book18.org

郭公子解釋:「海魔生平興趣頗多,尤以凋塑最愛,這件作品就是他發跡後作成的。」他頓了頓,好像故意讓眾人深思一會,然後才繼續道:「這件作品被稱為惡魔的微笑,不是沒有原因的,據說,是因他曾經戀上了一名女子,那女子是海魔一生中最愛的一位,可惜,那女子只不過是利用海魔,和他雙修提升修為,後來她找到另一位伴侶,棄海魔不顧,海魔緊追不捨,最後和她與她的伴侶發生驚天動地的戰鬥……」 book18.org

郭公子沒有說下去,葉富急問:「後來呢?」 book18.org

「沒有後來了,沒人知道結果,偷偷觀戰的人昏倒過去,最後他看見海魔笑著迎戰,那笑容之詭異,彷彿如惡魔一樣,後來這件作品面世,被觀戰的人看見,就稱這件作品為惡魔的微笑,據傳,這藝術品就是根據海魔當時的微笑來凋刻而成的。」 book18.org

葉富不禁好奇,問:「那這藝術品究竟有甚麽特殊的地方,令黑鷹協會拿到黑暗拍賣會拍賣?你又為何投標回來?」 book18.org

郭公子淺淺一笑,笑得極具深意,他道:「因為故事還沒完,這件藝術品被那觀戰的人得到,後來他發現了這件藝術品的不凡之處,短短五年間修為突飛猛進,但也從此入魔,最後眾正道修仙者一起誅殺他,那場世紀之戰……他最後戰死,臨死前展露出一個惡魔的微笑,並揚言道『吾身雖死,心卻永存,海魔之秘,笑而不語』,從此,世人對這件藝術品的猜測很多,它也輾轉落到過不同人的手中,但沒有人發現到一絲秘密,海魔發跡時三十歲,那是他人生的顛峰,這件作品就是出自那時候。」 book18.org

葉富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於是問:「那觀戰的人叫甚麽名?」 book18.org

「你猜。」郭公子故作神秘道。 book18.org

葉豪鬼知道自己的次子葉富根本不可能猜得到,於是把話接上,道:「那人的名字叫藍天敵,是藍家藍傲塵的爺爺的親弟弟。」 book18.org

「竟然和藍家有關?」葉富詫異地說。 book18.org

葉豪鬼像緬懷過去的說:「應該是二十五年前吧,藍天敵揭開了惡魔的微笑的秘密,只花了短短五年時間就超越同期的修仙者,在海魔消失那年,從此入魔叛離藍家,據說當時藍天敵的兄長也在誅殺藍天敵之列,戰況之慘烈,血流成河,生靈塗炭~」 book18.org

葉富無法想像那慘烈的畫面,當時他還沒出世呢。 book18.org

最後,郭公子打圓場地道:「好吧,我們就一起思考一下有甚麽特殊的地方吧。」 book18.org

結果看了半天,眾人都失望散去,葉富悄悄聽見父親問郭公子花了多少錢投得這玩意,郭公子舉起三根手指,然後葉豪鬼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說:「郭先生可大手筆啊,這筆錢該不會算在我葉家頭上吧。」 book18.org

「當然是算在葉家的帳上了。」 book18.org

葉豪鬼差點想吐血身亡……結果後來大病了一場。 book18.org

…… book18.org

另一處陰暗的地下室內,燃燒著的火炬被冷風吹歪, 火光搖曳,一道長長的黑影從長長的廊道上伸延。 book18.org

黑衣女子慢慢地走到一間石室中,如果殷師妹在的話,巴不定會狠狠地剮她幾劍,因她就是那騎馬不長眼的囂張女子。 book18.org

她那雙精靈的眸子,深邃而明亮,散發著火炬般的炙熱氣息,令人遐想連篇。 book18.org

黑紗罩下,那張若隱若現的美容,除了神秘,仍是神秘! book18.org

石室中有一男人背對著她,他聲音雄渾有勁,卻略顯陰霾。 book18.org

「沐倩影。」 book18.org

「屬下在。」 book18.org

「那東西在葉家。」 book18.org

「我立即去搶回來!」 book18.org

「不必!」 book18.org

「幫主另有想法?」 book18.org

氣氛陰沉又帶著神秘,究竟二人所指的那東西是甚麽呢? book18.org

男人冷笑幾聲,後道:「妳散播消息出去,說葉家藏有那東西,讓群雄相爭,咱們坐收漁人之利!」 book18.org

沐倩影邪笑道:「幫主好計,屬下這就去辦!」 book18.org

「記著,不要曝露身份,最好借孩童之口唱出。」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此後,龍幽城內傳出一首童謠,由孩童的口中傳誦。 book18.org

「葉藏於林隱鋒芒,家聲震城人心惶,有海成魔笑不語,寶貝沉底得成王~~」 book18.org

葉豪鬼也聽聞此謠,深感震驚,這童謠內藏劍鋒,直指葉家! book18.org

最近葉府附近多了很多陌生人來往,還有很多密探,龍幽城內傳得沸沸揚揚的是,葉家藏有海魔的寶物! book18.org

得者成王! book18.org

武王! book18.org

各家族都虎視眈眈,整個龍幽城都籠罩在一片陰霾之中。 book18.org

葉豪鬼擔心得整天坐立不安,他肯定有人暗中設計陷害他,甚麽海魔寶物?不就是那件沒用的藝術品麽?有甚麽特別的? book18.org

如果不是因郭公子花了重價投得,他葉豪得巴不得當垃圾丟了。 book18.org

這分明是想毀了他葉家! book18.org

他思來想去,都想不出自己得罪了甚麽人,竟然用如此歹毒的手段來摧毀他家。 book18.org

其心可誅呀~~~ book18.org

城北,獨孤家。 book18.org

座落于山上的城北獨孤家的宅第背山而立,偌大的府第有一片樹林作為點綴,有一種清幽典雅的美感,整座建築物宏偉非常,最獨特的地標莫過於七寶浮屠塔。 book18.org

位於西北面的七寶浮屠塔自成一片天地,位於山腰處,似乎不屬於獨孤家范圍,卻又無人敢踏足。 book18.org

是一片清幽潛修的好地方。 book18.org

七寶浮屠塔歷史久遠,至少有二百年歷史,連當今龍幽城城主王天霸遠遠還未接管此地之前已經存在了。 book18.org

如果要追溯,可追至嘉寶六年,雍清皇帝在位之時吧。 book18.org

據說,獨孤家祖上和嵐天國皇室有密切來往,其淵源頗深,暫且不深究。 book18.org

獨孤家現任家主是獨孤皇琦,年四十有九,育有二子三女,長子今年已經二十二歲,生得俊俏非凡,儀表堂堂,盡得其父真傳。 book18.org

他名叫獨孤天空。 book18.org

雅間內,獨孤皇琦和獨孤天空一邊下圍棋一邊談關於葉家有寶一事。 book18.org

「爹,葉家好像已經將那件藝術品賣掉了,並公諸全城。」 book18.org

「是福不是禍啊,葉家知道藏不住,與其成為眾矢之的,倒不如轉移視線。」 book18.org

「你是說葉家這樣做只不過是幌子?」 book18.org

「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book18.org

「我想關鍵是葉家是否已經解開了惡魔的微笑的秘密,否則那件作品也是徒具虛名罷了。」 book18.org

「我反而擔心背後作那首童謠的人的陰謀。」獨孤皇琦語態憂鬱的說。 book18.org

「爹,難道有人想擺葉家上臺?」 book18.org

「我相信那人已經知道其中的奧秘,只是想漁翁得利,一次過解決四大家族。」 book18.org

聽見父親這番警世之言,獨孤天空有種茅塞頓開之感,也深深佩服其父沒有把持不住貪婪的慾望而失去冷靜。 book18.org

往往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可是其父則眾人皆醉,唯我獨醒。 book18.org

或許,處處小心,見機行事就是他的座右銘吧。 book18.org

「爹,那我們下一步應該怎做?」 book18.org

「明奪重寶,暗伺龍幽。」 book18.org

「順水推舟!好計!」 book18.org

四大家族暗流涌動,背後的策劃者也悄悄蟄伏龍幽城,令整個龍幽城籠罩在一股陰霾裡。 book18.org

這一晚,月暗星稀,原來寂靜的街頭突然竄出一群黑衣人,然后街尾又竄出一群黃衣人,接著屋頂上又竄出一群紅衣人。 book18.org

三路人馬將葉家圍得水洩不通,此番陣勢驚動了葉府上下所有人,葉豪鬼心知要來的終歸要來,便從容地站出來,守在北院的宗祠外,先人安息之地,不容侵犯! book18.org

其實,這是通往地下室的入口處,所以有重兵把守。 book18.org

「攻!」黑衣人首領發施號令,率先沖入葉府。 book18.org

黃衣人和紅衣人則靜觀其變,打算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book18.org

葉府守衛和黑衣人交戰,死傷無數,葉豪鬼見形勢不對,逐命令眾守衛退守北院,固根守要。 book18.org

紅衣人站在高處,見葉家的守衛退守北方,首領逐下令進攻! book18.org

之後黑衣人和紅衣人又打起上來,兵戎相見。 book18.org

過了好一會,黃衣人見黑、紅雙方聲勢漸落,鋒芒過後,又下令進攻。 book18.org

結果黑、紅、黃衣人都打起上來,亂成一團! book18.org

此時,葉府內人聲鼎沸,喊殺之聲不斷,葉豪鬼心想:「鬼迷心竅的人啊,打吧,盡情打,來個魚死網破更好。」 book18.org

葉豪鬼留意到那些蒙面人的武功都不是出自四大家族,於是心生疑竇,便獨自殺入人群之中。 book18.org

一番交手之下,才一一辨認出對方底蘊。 book18.org

葉豪鬼朗聲道:「還以為是四大家族的其餘三大家族聯手圍攻我,原來只不過是魚毛蝦蟹!」殺得起勁,招招奪命! book18.org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知誰先喊,然後如波浪一樣此起彼伏傳出。 book18.org

當中各蒙面人的首領拉下面巾,露出真容道:「老鬼,是我,城北林家管家顏興。」 book18.org

「還有我,城西穆家管家田不義。」 book18.org

「我是城南李家管家牛叔。」 book18.org

葉豪鬼早覺得奇怪,四大家族的人城府極深,沒有理由看不出這事件的背後有陰謀,原來全部都想做黃雀! book18.org

葉豪鬼由始至終都感覺到被人擺上臺面,做眾矢之的,先不說背後的策劃人有甚麽陰謀,可就連其餘三大家族也想坐收漁人之利,不顧四大家族的情誼,連自己人也想搞挎! book18.org

雖然葉豪鬼一向知道四大家族明面是和平共存,實質勾心鬥角,無所不用其極,何時都想吞拼對方,然而,他萬萬想不到是在整件事都有莫大的陰謀之下,而明奪重寶,暗伺龍幽! book18.org

誰都想做老大!可不是不選擇時機啊! book18.org

「嘻嘻~~」此時,突然有一把稚氣的女孩笑聲響起,眾人望向房頂,看見有一小女孩手中拿金蛇,正笑咪咪地居高臨下望著眾人。 book18.org

「一群傻瓜~~嘻嘻~~」小女孩笑罵道。 book18.org

田不義厲聲斥喝小女孩道:「大膽的小娃!竟敢笑我們?」 book18.org

「嗖!」「噝~」 book18.org

「啊……」田不義突然叫了一聲,眾人向他望去,看見一條金蛇咬著他的脖子,一瞬間他就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然後身體僵直,死了! book18.org

那條蛇像有靈性,只咬田不義一人,不知誰先大叫:「金蛇幫!」 book18.org

眾人驚疑問:「金蛇幫?甚麽金蛇幫?」 book18.org

葉豪鬼想了想,然後轉身對小女孩客氣地問:「金娃小妹妹,不知花姥在哪?」 book18.org

小女孩咪咪嘴笑,道:「你倒是聰明,知道花婆婆不會丟下我不管。」 book18.org

葉豪鬼馬上緊張起來,提醒眾人道:「大家小心,花姥在附近!」 book18.org

「花姥?」眾人一個接一個驚疑地問。 book18.org

然後眾人都抽了一口涼氣,內心祈禱千萬不要是那個花姥才好。 book18.org

「咳……咳……」一陣咳嗽聲傳出,眾人的心都涼了一截,真的是那個花姥! book18.org

從中庭慢步而來的老婆婆手拿木杖,木杖頂端開了一朵粉紅色的花,老婆婆的白髮捲束成髻,雙目炯亮,卻面容憔悴,身穿繡花衣衫,整個人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