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淫神系统 (第一卷 第十四回) 作者:风景

【最强淫神系统】(第一卷 第十四回)

作者:风景2021年5月8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第十四回,龙纹侠馆万事通

蓝羽臣每天过得都很踏实,炼丹、画符、双修等等,实力也在不断进步。

炼丹等级也提升到8级,画符等级提升至6级。

枯燥无味的修练生活,让蓝羽臣更加想女人,一想到女人,就会想到洛颜花。

他问过母亲关于洛颜花的事,可是白素月也不太清楚,并叫他去问蓝傲尘。

蓝傲尘当时只说小花的真名叫洛颜花,是花姥的孙女,至于父亲是谁,叫什么名,他是问小红才知道的。

洛天笑是洛颜花的父亲,也是金蛇帮的帮主,她一定是回到父母身边了。

为何洛颜花会来到蓝家做婢女?蓝傲尘死活不肯说,顾左右而言他,这当中隐藏着什么秘密?

为了与洛颜花相见,蓝羽臣四处查探金蛇帮的帮址,但莫说是帮址,就连帮众也找不到,这神秘的金蛇帮行事隐密,帮众都是不公开身份的吧。

这天下着大雪,蓝羽臣在严冬里行走在大街上,口中吐出白气,他到面档吃碗牛肉面,同时留意一些人们的交谈。

忽然,他听到有一朴衣青年道:“听说穆家那头腊肠狗找到了。”同桌的另一名瘦小青年应道:“是吗?就是穆信最心爱的那头狗?”朴衣青年道:“还有那一头呢,听说是在猪肉档那儿找到的,差点就给宰了。”“谁这么厉害连卖猪肉的鲁叔也甘愿交出到口的狗肉?”“不就是那张钱通吗?”瘦小青年讶异地问:“就是那个万事通?”

“还有谁?张钱通是龙幽城出了名的人物啊,黑白两道谁不给点面子?所以才能从鲁叔那儿取回那头狗。”蓝羽臣听到这儿,就对这张钱通很感兴趣,于是走去问朴衣青年道:“两位好,请问在那儿能找到张钱通?”“哦,你可以在城东的泉川街找到他,他经常在那儿蹲。”“泉川街……谢谢。”蓝羽臣结了帐就离开。

从城西市集去城东约花两个小时,乘马车的话可在一小时内到达。

城内交通便利,有不少车夫和马车供人乘坐,当然,人力拉车就比较慢了,多数只会在城西、城东、城南和城北各自的区域内载客。

想节省跨区的时间,有钱的人大多都会雇用马车,就相等于香港的计程车一样。

蓝羽臣不熟路,当然是召马车了。

城东,泉川街。

蓝羽臣下了马车,走在宽广的大街上,这儿商店林立,多数的是药材店,其次是杂货店,最少的是食店。

蓝羽臣问一下人就发现张钱通正是蹲在街边的青年,他头发散乱,两眼无神,一副穷酸相,衣衫不整,整天像等运到的颓废青年。

蓝羽臣好奇地走过去问他:“请问,你就是张钱通吗?”他用痞子的口吻说:“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想找啊,来找我就对了,我收的价钱绝对公道。”蓝羽臣想试一试他的胆色,于是装作为难地道:“恐怕我的委托不是那麽易干哦~嗄,我还是找别人好了。”张钱通马上知道有大水鱼上门,瞬即改变语气,变得热诚起来,道:“天底下还有我万事通不能破的案子吗?其他地方不敢说,但在龙幽城,我人面广,黑白两道通吃!”“你是修仙者吗?”

“不是,我只是普通人。”

蓝羽臣更怀疑,一个普通人能有多能耐呢?

便问他:“我要查的事可牵涉到强大的黑道势力,你敢接吗?”张钱通拍拍心口道:“我叫张钱通,钱通钱通,有钱就万事都通,我万事通没有什么不敢接的!”“那好,我想找寻一个人,一个女人。”

张钱通讪笑道:“找女人不应该去鬼畜街吗?怎么来找我了?这女人一定不简单,愿闻其详。”“她是金蛇帮帮主洛天笑的女儿,叫洛颜花。”张钱通大惊,张口欲说,却不敢说,这当中的顾忌太多了,虽然金蛇帮重出江湖不久,但其凶名早已经深入民心了,在江南一带,没有人没听说过金蛇帮。

而上年叶家被袭事件却引出花姥这号人物出来,众所周知花姥和金蛇帮关系密切,于是这重磅的炸弹在龙幽城炸开了锅,好一段时间各大势力都纷纷调查金蛇帮,令他忙得不可开交,是最近的半个月内才沉静下来而已。

如今竟然有人要调查金蛇帮帮主之女的下落?这不是要开大片的节奏?

蓝羽臣见张钱通惊愕的模样,便冷嘲地道:“怕了么?”谁知张钱通朗声笑起上来,街上的人都转眼望过来看他,知道他一定又遇到什么大案子而兴奋。

“接!我一定要接!”

蓝羽臣突然看见他双眼爆出炽热的火花,那道火花燃起了蓝羽臣的信心,心想:“张钱通这人不简单啊。”于是赞赏地道:“好胆色!钱方面……”蓝羽臣话未说完,张钱通就伸手打断道:“钱方面不用担心,绝对给一个公道的价格,单是阁下和洛颜花的关系,就已经值10万贝了。”蓝羽臣有点汗颜,乍听之下他所说的公道价格也不便宜啊。

于是张钱通问蓝羽臣一些关于洛颜花的线索,才吃惊地知道蓝羽臣和洛颜花的关系竟非一般普通朋友关系,已经是夫妻关系了么?

张钱通了解过后,就正容地道:“包在我身上,金蛇帮的事我也调查过不少,只是这帮实在太隐秘,一时间我也找不到他们的人马集结在哪,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有些眉目了。”“那我就等你好消息。”

如此,蓝羽臣就乘马车返回城西的蓝府。

接下来的日子,蓝羽臣就继续修练各种项目。凌彤渐渐发现他心中的另一位女性的影子,可是她既然接受了他多情的性格,就不会介意他为什么女人而烦恼。

对于蓝羽臣心中的那个她,凌彤也有兴趣知道多一些,便不时旁敲侧击,套取洛颜花的资讯。

蓝羽臣也没有隐瞒,坦白地告诉她他知道的事。

凌彤也听说过金蛇帮的事迹,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邪恶而又神秘的组织,和黑鹰协会一样干些不正当的勾当。

如果说金蛇帮是香港的某黑社会组织,那麽黑鹰协会就是黑社会中的贩毒卖色情黑暗商人,其实两者都差不多一样邪恶。

可是凌彤对龙幽城的黑暗势力不太清楚,只知道金蛇帮和黑鹰协会都不是本土的势力,都是外来势力。

正所谓有正必有邪,有邪必有正,有黑暗势力的存在,就有维护正义的一方,凌彤听说有岚天国中有一个正气的组织,叫灭魔神族。

由于魔道横行,许多正道的修仙者便联合起来,共同抵抗魔修,他们以神族自居,是一个庞大的正道联盟。

凌彤自小就经常听那些神族的英雄故事,耳濡目染之下,曾经也立志加入神族的一员,可是因自己修为太低,人家看不上眼,故此才放弃这理想。

如今她听蓝羽臣说起寻找金蛇帮一事,便想起这神族的事来,于是就告诉蓝羽臣或许能依靠灭魔神族的势力找到洛颜花也不一定。

蓝羽臣知道后大为兴奋,同时又想到自己不是加入了血玫瑰吗?这组织的情报收集能力不知如何,能不能帮他找到金蛇帮的帮址?

不过,一想到蓝傲尘也是血玫瑰的成员,尚且隐瞒一些重要的线索,又怎能依赖其背后的组织呢。

故此,蓝羽臣对这灭魔神族很感兴趣,于是便去找张钱通问一下这方面的资料。

“灭魔神族?我知道啊,我家开的龙纹侠馆就是其下的成员嘛。”“哦,原来你家和灭魔神族有联系?”“别多想了,人家偌大的组织,是不会帮你找人的,还是寄望我吧。”“那你家的店在哪?”“跟我来。”

张钱通带蓝羽臣走过几条街,转过几个弯角,穿过几道冷巷,最后来到一处破败的院落门外。

蓝羽臣吃惊地望着眼前快要坍塌的院落,那道墙垣裂痕之多,缺口之大,当蓝羽臣想推开正门入内时,张钱通喝止道:“别从那儿进,来这边。”只见他从一道缺口钻进院内,蓝羽臣心都凉了,这还叫什么龙纹侠馆,不如叫残墙破馆还妥当。

院内的大树盘根错节,地砖凸起,树根都露了出来,二人走到正殿前,这本来宏伟的建筑物,因长年失修而变得残破失色,布满蜘蛛网。

蓝羽臣跨过门槛,进入其中就好像一个古式公堂审讯犯人的地方,正前方有一案桌,左右两边有木栏,用来分隔中央的朝堂。

张钱通走到案桌前坐下,笑呵呵道:“怎样,还可以吧。”蓝羽臣皮笑肉不笑地回应:“地方大是大,可是这般残旧……”张钱通搔了搔头,尴尬地道:“本来是有钱修葺一下的,可是给我花光了。”蓝羽臣不想说他经营不善,他好奇地问:“其他人呢?不是说是你家开的吗?”张钱通像缅怀过去的一点一滴道来:“我太爷爷留下这院子后,家道中落,一直以变卖财产渡日,到了我父亲接手,家中已经没什么剩下的了,我妈妈又因父亲不争气,早早下堂求去,我爹虽然不太愿意,也无能为力,结果我三岁时就没有母亲了,之后我父亲因一次调查案件时被奸人诬害,结果死在牢中,剩下我一人。”蓝羽臣意想不到张钱通的身世还真的有点令人心酸,家道中落不单止,还母离父死。

“那灭魔神族是如何看上你的,这龙纹侠馆怎样成为会员?”“喔~这个嘛~其实灭魔神族并没有正式承认龙纹侠馆是其中一员的,这馆是我自己成立的,那要从我十岁那年说起了……”张钱通十岁那年,父亲还在狱中郁郁寡欢,而他则自己照顾自己,都有一段时间了。

起初他是靠变卖一些陈年的文物撑下去的,多多少少值点钱,后来给他发现到一枚银戒指,上面刻有灭魔神族的标志,起初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便拿去变卖,谁知那人看见这戒指,就偷偷地告知上级,原来他是神族的一员。

后来有一位老伯来找张钱通,将这银戒指的事告诉他,他才知道太爷爷原来是灭魔神族的一员,这银戒就是他的信物。

这老伯看见张钱通的苦况,便想帮一帮他,可是他一无潜力,二无学识,三无金钱,这三个基本的本钱都没有,无论老伯想教导他成修仙者或是贤士,又或是炼丹师和符师也不行。

在这个世界,凡人就注定一生庸碌,在苦海中浮沉,能糊口就不错了。

眼见情况这么糟糕,老伯也无能为力,于是将一件紫水晶交给他,对他说:

“如果有一天你能揭开这紫水晶的秘密,灭魔神族就必承认你的才能,到时候你就可以不愁衣食了。”老伯给了点小钱给张钱通,自此就在他的人生中消失了。

“我苦思五年,都不能解开这紫水晶的秘密,之后我就开始帮人解决疑难,小至寻找猫狗,大至寻人,凡是和龙幽城有关的事,我全都接下,当中自然有些解决不了的事,这样我就不收钱,经过三年努力,我终于打出名堂,打着灭魔神族的旗号,立了名声,就愈来愈多人找我帮忙,我黑白两道的人也帮,渐渐混出了万事通的名号,如今我二十岁,龙幽城内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清楚,也整合了查案的心得。”蓝羽臣也想到一个过惯凄苦生活的小孩子突然有钱会怎样,所以那老伯不给他一大笔钱,而是让他自立,动脑筋,想来那五年参悟紫水晶的秘密,对他脑筋的开发也有很大的帮助。

蓝羽臣查看过那紫水晶,除了有微弱的灵气波动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张钱通又道:“我什么方法也试过了,水泡、火烧、尿浸、泥掩等等,这究竟有什么秘密?”蓝羽臣勉励他道:“想必这紫水晶的力量已经暗暗影响你了,看看你如今的成就不就清楚了?”“我也是这样想,如果这就是紫水晶的秘密,我又如何获得灭魔神族的认同呢?”“智慧!智慧就是人类的潜能的结晶!”

张钱通似乎明悟了一些事情,看来那老伯真的深谋远虑啊。

张钱通笑说:“不说我了,我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唯一的长处就是爱管闲事。”“哈哈,这也不错哦~”

“对了,你叫我查的事我有些资料查到。”

就在此时,堂外步进一位长相温逸如玉的帅哥,此人便是陆童。

张钱通看见陆童进来,便打着哈哈的说:“陆兄,你又来了么,我刚巧有新的消息。”陆童有点憔悴,心情郁郁,他淡淡地道:“有什么消息?”张钱通简单介绍一下蓝羽臣和陆童给双方认识,然后才道:“你们俩人要查的地方都和金蛇帮有关,我查到殷纯当日遇到的人好可能是一名叫沐倩影的女子,有人认出她来。”陆童神情激动,问:“她是什么人?和金蛇帮有什么关系?”“这我就查不到了,当中牵涉到金蛇帮的内部事情,但我查到沐倩影是鬼畜街中的忘忧岛的其中一名经营者,这忘忧岛和金蛇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我黑白两道通杀,为不引起黑道不满,我只能查到这儿罢了,其余的事,要你自己去查。”“忘忧岛……鬼畜街……难道殷师妹已经……”想到鬼畜街,陆童有不好的预感。

张钱通又对蓝羽臣说:“蓝兄,那忘忧岛极有可能是金蛇帮的巢穴之一,你可以去那儿看看,我只能帮到这儿了。”蓝羽臣感激地道:“足够了,谢谢你。”

“好极,那麽钱方面,每人收个2000贝好了。”蓝羽臣立即刷卡付钱,陆童有些肉痛,但也付了。

及后,二人一起离开龙纹侠馆,蓝羽臣好奇陆童寻找的人也是女生,又见他脸容憔悴,定必是相思之苦,于是开解他说:“陆童是吧,我可以叫你陆兄?不必太过担心的,开心点,阴天过后总有晴天。”“我没事,只是有点失落。”蓝羽臣见他可怜,便多说几句:“殷姑娘是陆兄的爱人吗?”“她是我师妹……可是我……喜欢她。”蓝羽臣恍然大悟,心道:“原来是单恋。”

蓝羽臣没去过鬼畜街,所以不知道那儿是什么地方,但看见陆童听完张钱通说鬼畜街三个字后,脸色变得更阴沉,心知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故试探地问:

“你知道鬼畜街是什么地方吗?在哪儿?”

“鬼畜街在贫民区,是一处男人极乐,女人痛苦的地方。”陆童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话语中已经透露出鬼畜街的隐秘。

走着走着,二人正要分道扬镳之际,刚刚要转身时,陆童忽然又转向蓝羽臣说:“不如你和我一起去鬼畜街。”蓝羽臣思考一会,尴尬地道:“男人的事,你懂的。”陆童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拜托你,和我一起夜探鬼畜街,我怕我会堕落,我不可以背叛殷纯啊!”蓝羽臣深感陆童的为难,一方面必须去鬼畜街,一方面又怕被那儿的声色犬马所掳,他想忠于爱人,和蓝羽臣的想法截然相反。

蓝羽臣好奇地问:“那儿有这么大魔力吗?”

“有!绝对有!那儿是一个与外界截然不同的世界,那儿的生存法则太过糜烂,任何男人都会迷失于情欲之中,鬼畜街有另一个名字,叫沉沦窟,不单止女人沉沦于男人的怀抱,男人更会沉沦于那儿的肉海之中啊!”蓝羽臣愈听愈期待,他倒是要看看那儿是否真的这么淫秽!

蓝羽臣相约陆童三天后一起夜探忘忧岛,看陆童的表情,真的对那儿恐惧至深。

蓝羽臣不禁好奇洛天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父亲,他建立金蛇帮,潜藏鬼畜街,经营黄色事业,难道他是一位黑道传奇人物?

洛颜花有这么一位父亲,她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呢?所以她才会来到蓝家做婢女?

是她父亲派她来的?

蓝羽臣想到很多,可是都没真凭实据,洛天笑的人格恐怕好不到那儿去吧。

这一晚,蓝羽臣和凌彤双修时,蓝羽臣心不在焉,脑中幻想着忘忧岛的女人们有多美丽多淫贱,干起上来又会是怎么一番情趣?

其实又有什么特别呢?

在香港住的时候不是也有很多黄色事业吗?他也光顾过一次,那次的体验十分之不好,那只鸡要吻不给吻,那儿一点鲜嫩的感觉也没有,又松又阔,色泽又黑,除了样子还过得去外,干起来真的没劲。

不过收费算是便宜,五百元港币一次,额外服务另计收费。

蓝羽臣去过一次就不去了,就是没恋爱的感觉,没有心动。

双方都是为了解决需要,一个是肉体需要,一个是金钱需要。

还不如认真识个女友来得好,起码有血有肉真感情。

想着想着,蓝羽臣就干得凌彤高潮了。

他纵有期待,也不过是图个新鲜感罢了,鬼畜街真的那麽淫奢,早已经跳出固定圈子了吧,还用偷偷摸摸的吗?

蓝羽臣也提醒自己,不要过于沉迷女色,过于沉迷女色早晚也会遇到辣手的女人,到时感情陷得深了,不能自拔,又何苦来由?

总而言之,要适可而止,女人只不过是玩物,妻子则是衣服,旧了就换。

难得来到异世界,什么也应该体验一番,这才不枉此生啊!!

月洁星纯,这夜蓝羽臣搂抱着怀中小美人熟睡,做了一个甜甜香香的美梦~~如果真的有神,神会惩罚这么淫荡的他吗?

蓝羽臣说着梦呓道:“我必成神……我必成神……”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