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淫神系统 (第一卷 第五-六回)作者:风景

【最强淫神系统】(第一卷 初临异世练龙阳 第五回 平静起风暗潮涌)

作者:风景2021年4月23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 第五回 平静起风暗潮涌

蓝傲尘不知因什么原故对软禁白素月一事,做了一个看似理所当然,却又隐藏更深的计划的决定。

他虽然撤走守卫,却又派人暗中监视,蓝羽臣和白素月的关系,早就被他知道个一清二楚。当年他带人回来蓝家,目的之一就是想得到蓝宁的帮助,劝他归降血玫瑰,可惜他不肯,众人只好用强的。

然而,奇怪的是蓝宁似乎另有所图,蓝羽臣当时是蓝家的命脉,如天才崭露头角,他日必定能成为蓝家的重心,蓝宁理应多加保护才是。

但当晚,众人招降不了蓝宁,就转为向他的儿子下手,蓝宁不加以阻止之外,还任由神秘人掳走他,那神秘人是谁?

蓝傲尘一直觉得那人是个美丽的女人,因她的身材和身手,都像极一个人——白素月。

可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果神秘人真的是白素月,为何两夫妇竟大打出手?

这当中是否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晚蓝宁追了出去达三天三夜之久,之后回来时身受重伤,而其子蓝羽臣则经脉受损,眼见就成为废人,蓝宁不理儿子性命安危,自此失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蓝羽臣变成废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慢慢地经脉失去作用,经医师诊断也找不出原因,蓝家因此花了很大的代价,也于事无补,本来蓝宁失踪,没有父亲的反对,蓝傲尘可以极力游说蓝羽臣加入血玫瑰,可是眼前蓝羽臣将变废人,无可奈何之下,唯有放弃计划。

之后血玫瑰又下令驱逐蓝羽臣出家门,蓝家虽然已掌握在蓝傲尘手中,可是其实背后是血玫瑰在控制蓝家。

蓝羽臣变成废人一事血玫瑰有另一看法,这会不会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是釜底抽薪之法?

无论怎样,蓝羽臣失去力量是事实,一切都要静观其变,两年来的监视,血玫瑰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蓝羽臣彻底废了!

于是下令不再监视他,如今也一年多了,蓝羽臣竟然又突然回来了,而且实力和以前竟然没多大差别?

难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血玫瑰对这事又要重新估计。

放弃软禁其母只是开始,新一轮行动慢慢揭开帷幕~蓝傲尘对于两母子不伦一事看之平淡,或许二人一早就有暧昧的关系,只是旁人难以觉察,当时他还未掌控蓝家,自然有很多事都不知道。

蓝傲尘一直独身,就是因为他爱着白素月,可惜当年她拣选了蓝宁,这一事他一直怀有恨意,只是爱比恨大,才渐渐默许一切。

或许在旁人眼中他很愚蠢,但爱这东西本是无法言喻的行为,是出自动物的本性?不知道,但肯定和原始人的习性有关。

这世界多大?多深?爱这东西就存在了多久吧!

天地未生,已经有爱了吗?他蓝傲尘是如此认为的。

那天道是什么?是爱吗?

蓝傲尘自嘲地笑了笑,心想:“蓝傲尘呀蓝傲尘,你是不是想她想疯了?”或许真的是疯了,白素月的实力一直深不可测,单凭她散发出来的灵气,就知道这女人不可轻视之,就连血玫瑰的那人对她也是心存忌惮,何况区区一名武师境界的他。

蓝傲尘在书房中幽幽地说:“蓝宁呀,你多么的幸运,得到如此美丽又强大的妻子,到底你有什么吸引力?”夜色迷离,冷风拂面,书台前的烛光摇曳,反映出来的影子又晃动几下。

他推开书房的门,看向外面的夜色,皎月悬空,星光灿烂,宁静得有点可怕。

月亮彷佛映出白素月的容颜,而星光顿变成蓝羽臣的身影,二人春光旖旎,蓝傲尘紧紧攥著拳头,对天狠道:“蓝羽臣,你的好日子不多了,尽管享受吧!”说毕,便返回自己的住处。

蓝羽臣知道了《龙阳破月心经》的秘密后,便开始另一种修练方式——双修。

双修是以男女交合所产生的阴阳二气为引,再以龙气为辅,在女方子宫中孕育龙胎,这龙胎是蓝羽臣虚丹之中的龙胎的分身,两者之间如母子关系般亲密,本胎是母,分胎是子,本胎只有一个,而分胎可以有无限个。

本胎又称为干婴,乾为天,亦属阳,即阳婴。

分胎又称为坤婴,坤为地,亦属阴,即阴婴。

天地和合,阴阳交泰,生生不息,衍生万象,龙气辅以修身,使肉身能承受天地之力,万物之本,随着交媾而炼成龙息,龙息又孕育龙胎,龙胎又生成龙息,周而复始,往返不断。

可是,蓝羽臣不明白本来已经接近圆满境界的蓝羽臣,又为何非得要重铸修为,他所预留的记忆中似乎缺少这一环,令他摸不着头脑。

白素月体内也有龙胎,此胎已然成熟,隐约有龙光护佑,龙胎真实不虚,又有一莲花侍侧,莲花生成莲液,滋润龙胎,使龙气愈发精纯。

白素月的实力之所以深不可测,和这龙胎有莫大关系。

蓝羽臣和小花交合时,都以其母为目标,誓要让小花也如白素月一样强大!

至于《龙阳破月心经》的来历,蓝羽臣的记忆中是这样说的。

“天和十年,我得到一星辰,星辰之中有许多奇珍异宝,可惜我修为尚浅,只能取最差的一件宝物,此宝物名乾坤万年歌,当中有一武学,名为《龙阳破月心经》,得此武学,我毕生所愿能有所望,强者之路,修心为上,修身为下,此武学反其道而行,有违天道,但我决定修练,与母合一,同修真道……”什么星辰?什么乾坤万年歌?无详细记录,好像刻意藏起来,难道蓝羽臣早就预料到自己可能真的会死?所以留有后著?

抑或这记忆被动过手脚?应该不会吧,蓝羽臣体内的系统都有提示自身与记忆融合,岂有坑他之理?

想着想着,他想到自己为何会穿越到这世界,会不会冥冥中有什么人安排?

如那些玄幻小说一样,宇宙中至高无上的生命在测试什么系统,想打造出最强的系统继承者之类的事情?

他被拣选不是没理由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蓝羽臣看着怀中熟睡的小花,心中幻想某一天现在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那麽他会有什么结局?醒来的世界又是怎样?

“睡吧,想太多了。”蓝羽臣安慰自己的说。

翌日,清晨,蓝羽臣一早起床练剑,这些日子他都勤练剑,自他拿到圣龙剑就一直如此。

挥剑一千下,约花两个小时,每次都弄得浑身是汗才休息,久而久之,他的臂力、腕力和指力都大大提高。

练完剑后才会吃早餐,吃完早餐又双修,一是找小花,二是找白素月,二择其一,大多轮流替换,一天和一人做爱。

蓝羽臣去见过自己其余的姊妹,她们都很美很可爱,大姐姐叫蓝如冰,今年二十一岁,生得很像母亲,但生性冰冷,高傲非常,加之身材又好,不愁没男人追,可是都被她一一拒绝了,蓝如冰是个武痴,一心修道,梦想是达到武道的颠峰,即成武神!

二姐姐叫蓝如清,今年十九岁,她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只是性格刚硬,做事粗鲁,就是俗称的神经大条,她喜欢钻研兵书,爱带兵打仗,经常幻想出入沙场,血溅黄昏,是比较忠心耿直的傻二姐。

两位双生儿妹妹一个叫蓝如玉,一个叫蓝如洁,今年皆有十四岁,娇小可爱,一个好静,一个好动,二人一静一动,一阴一阳,性格完全相反,第一次见两人,蓝羽臣都分不清楚谁是谁,除了一个经常扎左马尾,一个束右马尾,当二人垂发时,根本分不清二人身份。

二人的胸脯也是吓死人,小小年纪已经有E36罩杯,可谓早熟得十分紧要,只希望二人的胸脯不要再发育,不然就难看死了。

四人的名字加起来就是冰清玉洁,蓝宁还真会改名字呢。

蓝羽臣当日大闹蓝家和他经脉已经恢复一事都广为流传,这一事也传到穆家耳中,穆家家主穆浅仁便计划向蓝羽臣套取经脉恢复的方法。

可是因惧怕蓝羽臣的实力,便转为向小花下手。

这天下午,小花带着小红出门买东西,她修为虽低,却也发现被人跟踪,于是她加快脚步打算回蓝府。

可就在一转角的暗位之时,有人从后打昏了她,小红见此奋力攻击黑衣蒙面人,可是不敌对方,被对方一巴掌搧昏在地。

当小红醒来时已经近黄昏,它心知小花出大事了,于是马上跑去找蓝羽臣。

小红找到蓝羽臣,他正和白素月一起,小红马上说起话来,紧张地道:“不好了!小花姐姐被人抓走了!”蓝羽臣脑中听见一把稚气的声音,四处张望,终于看见跑来的小红,于是惊奇地问:“小红!你会说话?”小红大为紧张,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先救小花姐姐要紧!”“你知道那人的样子吗?”“不知道,对方穿黑衣并蒙面,只露出一双深沉的眼睛。”“那怎么办?怎找?”“不怕,我能嗅出小花姐姐身上的香味。”

“小花身上有香味吗?怎么我一直嗅不出?”

“没时间解释了,先去找她。”

“好,带路!”蓝羽臣说完,便马上穿回衣服,白素月问他:“主人,要去哪?”蓝羽臣抛下一句话后离去,他说:“小花出事了,我要去找她回来。”“需要月奴帮忙吗?”“不必,我暂时还不清楚情况。”蓝羽臣边说边奔出房门。

小红被蓝羽臣抱着并一直指向附近的一间大宅,蓝羽臣心知这次遇麻烦了,对方肯定是某家族的人,他们是针对他而来的!

“就是那儿!不好,小花姐姐的香味消失了,一定是有什么阵法隔绝气味了。”蓝羽臣小心翼翼靠近,离远望去,偌大的门庭有守卫把守,门口有石狮镇宅,气派不凡!

“穆府!”蓝羽臣看见门顶那牌匾写着两个大字。

蓝羽臣千头万绪,如果贸然闯进去,绝对会惊动整个穆家,到时间必遇到极大的阻挠,搞不好连自己的命也搭上了,在不知对方底蕴下贸然行动很危险。

冷静!现在绝对要冷静!

蓝羽臣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去哪?”小红见蓝羽臣向相反方向走,便惊讶地问。

“找娘亲帮手!”

城西,蓝府,宁月苑。

蓝羽臣和白素月一同商量怎样营救小花,他将发生的事告诉她,白素月微怒地道:“又是那穆贱人干的好事!”蓝羽臣坦白地说:“不知月奴有什么办法没有?”白素月沉思一会,然后冷静分析道:“依我看,穆家不直接对付你,而是对付你身边重要的人,是因为他们怕你,由此可知,他们目的应该是为了你身上的秘密。”蓝羽臣惊觉白素月说中了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他经脉修复一事?

“该不会是为了我经脉恢复一事吧?”

“正是!”

蓝羽臣更加愧疚起来,原来真的是他害了小花!

白素月继续道:“据我所知,穆浅仁有一位小儿子,早年因到海魔山脉探险,不慎行动,招致损兵折将,而其子则受到重伤,性命垂危,后来花了很大的劲救回一命,但自此成为废人了。”“原来如此,穆家想要我交出恢复经脉的方法,才抓走小花……”“嗯,此事主人可以放心,既然对方有求于你,必定不会对小花怎样的,性命无忧,只是,你又该如何拿出你的秘密呢?”蓝羽臣叹了一口气,后道:“看来此事不能善了。”白素月镇定地道:“主人放心,穆家短期内不会怎样,他怎么也得顾忌一下蓝家的实力,虽然他也知道现在蓝家由你二伯掌控,但始终你是蓝家的人,他不会惹蓝家不高兴的,前提是你要交出《龙阳破月心经》吗?”“此经绝对不能交出,我需要另想他法。”于是蓝羽臣返回住处,静心思考对策。

没有小花陪伴在侧,蓝羽臣有点不习惯,这才发觉自己在不知何时已经把她视为亲人。

此时小红在床上憩息,忽然幽幽叹气道:“小花姐姐现在怎样呢?好想念她唷~~”蓝羽臣随口说:“要救小花,必须拿出能修复经脉的证据。”小红不加思索地道:“难道不能拿假的证据充数吗?”假的……证据?

蓝羽臣一个激灵,想到了一个方法救小花,但必须有些条件才能成立。

“小红,你知道炼丹一事吗?”蓝羽臣突然想起就问。

“炼丹师?”

“对!虽然我也是炼丹师,可是等级太低,我想要高级些的丹方,你有没有办法弄到?”蓝羽臣也不知为什么自己把希望寄托于小红身上,他只觉得小红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当然知道了耶~~”

蓝羽臣吃了一惊,问:“什么?难道你真的会炼丹?”“嗯,只是我炼的方法有点恶心。”“怎么炼?怎么恶心?”

小红尴尬地道:“只要将药材吃下肚子,再拉出来就是了。”蓝羽臣万万想不到竟然能这样炼丹!天底下真的什么奇人奇事都有啊!

他不追问详细情况,现在他担心的是小花,于是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小红,小红听后大为兴奋,说:“小菜一碟啦,我随便拿出个丹方,至少让穆家的人弄个四、五、六年才能找齐药材,这样骗他们岂不容易么?”蓝羽臣喜出望外地道:“太好了,那就拜托你了。”“别客气,能救出小花姐姐,我义不容辞的!”接下来就是等穆家的人找上门了。

翌日,清晨,蓝傲尘就收到一封信,是穆家寄来的,内容大概是说要借用一下蓝羽臣。

其企图昭然若揭,不就是为了救自己儿子么?

蓝傲尘找蓝羽臣商量,蓝羽臣没有将自己的计划说出,只叫蓝傲尘回信给穆家,说他必定会到府上一叙。

蓝羽臣不急,眼下情况一定要吊高来卖,这才能使对方真的相信他有恢复经脉的方法。同时,蓝羽臣也学写这世界的字,这世界的字和中国汉字差不多,学上手很容易。

三天后,穆府,正厅。

穆家老爷穆浅仁坐立不安,对身边的亲信田不义问道:“究竟那蓝什么臣会不会来?”“是蓝羽臣呀老爷,叶家回信他必定会来的,况且他的情人就在我们手中,他不来也得来!请老爷冷静,耐心等待。”“冷静?你叫我如何冷静!信儿已经废了五年啦,我真的不想看见他颓废下去!”“老爷,如果被对方知道你的企图,恐怕我们就处于被动了,对方一定会吊高来卖,提出苛刻的条件。”“还敢和我谈条件吗?不要命了?”

“总之保持镇定,一定对谈判有利的。”

此时,有一名男仆走进来,通报有客人到了。穆浅仁收起烦躁的心情,问:

“对方有否报上名来?”

“有,叫蓝羽臣。”

穆浅仁兴奋的笑道:“哈哈哈哈哈,终于来了,来了!”田不义劝告说:“老爷,不要自乱阵脚,冷静,冷静。”穆浅仁干咳两声,装作从容淡定道:“快请蓝公子进府。”“是!”蓝羽臣慢条斯理步入正厅,小红则在他肩膀。

“晚辈蓝羽臣拜见穆老爷。”蓝辰不卑不亢地道。

穆浅仁摆了摆手,道:“请上坐。”

蓝羽臣施了个下马威,直白地道:“我看不必了,我说完就走。”穆浅仁想不到蓝羽臣如此直接,被吓了一吓,把原本要说的话都忘了。

“阁下想要的东西我是有,但其珍贵程度不可想像,救我的师父不许我随意说出,但如今我妻子遭你们掳去,此番做法实不理智,若果我代你们去求恩师,或许他会网开一面给那丹方给你。”穆浅仁听不进那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他一听见丹方,就激动起来道:“丹方?真的有丹药能使人经脉恢复吗?”蓝羽臣浅浅一笑,信心十足地道:“家师是何许人也,他老人家见识广博,修为极深,当然有这丹方啦!”“你师父是谁?”穆浅仁有点慌的说,若果蓝羽臣真的有个强大的师父,这一次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了,他开始担心他的师父会不会对穆家构成威胁。

蓝羽臣从对方眼神和举措中看出,他有些忌讳了!

“家师讳名恕难相告,但穆家对我所做的事,我已经通知了他老人家,就不知道他有什么反应。”穆浅仁额角渗汗,心中惊怕万分,暗暗责怪自己太过鲁莽。

然而,田不义在穆浅仁耳边说了些什么,使他又强硬起来,道:“哼,既然如此,大可叫你师父来救人!我警告你,勿要耍花样!不然,我可不保证不会辣手摧花哦~~”蓝羽臣勃然大怒,周身散发强大的龙气,把整个正厅都充满了,压得穆浅仁和田不义气喘嘘嘘,心感惊怕!

最后蓝羽臣抛下一句话:“你敢动小花一根汗毛,我要杀得你穆家上下鸡犬不留!”然后慢步离开。

待蓝羽臣走后,穆浅仁和田不义深深惧怕,心想他必定尽得他师父真传了,穆浅仁颤声道:“此……此人……惹不得……惹不得!”蓝羽臣将希望寄托于蓝家的威望上,希望借此镇慑穆家,穆家同为城西的大户,应该深知道蓝家的底蕴有多深厚,他想对小花不利,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事实是被蓝羽臣发威镇慑的穆家真的乖了下来,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他相信小花一定没事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要装腔作势,要让穆浅仁坐立不安。

蓝羽臣何尝不想立即救小花呢,但不可以心急,一心急后患就多了,他不想同样的事情再发生。

等了足足七天,一切风平浪静,蓝羽臣觉得是时候了,就和小红商量,制作假的丹方。蓝辰告诉小红,药材不能乱写,要有医理根据,还要不是完全看不懂的。

小红思考良久,终于研究出一门偏方,应该能鱼目混珠。

蓝羽臣唯有相信小红真有炼丹的才能,它和小花相处了这么久,对她有不浅的感情根基,应该不会乱来。

蓝羽臣照小红所说,写好丹方,就叫人通知穆家。

【待续】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第六回,群雄夜动袭叶家

穆浅仁收到通知后,高兴得立上想见蓝羽臣,可是田不义却阻止,并叫他慎防鱼目混珠,但穆浅仁不听劝,立即找人叫了蓝羽臣来。

蓝羽臣来到穆家正厅,为了保险起见先要求见到小花才将丹方交出,穆浅仁马上答应,命人带小花出来。

“小花!”

“羽臣哥哥!”

二人相见,百感交集,蓝羽臣便将伪丹方交给穆浅仁,穆浅仁不通医理,对丹药毫无研究,于是交给田不义看,田不义细心琢磨,然后问了几个问题,蓝羽臣早已经料到如此,所以一早问了小红关于这伪丹方的事情,例如用什么方法炼制、下药的先后次序和药的药效是什么等等。

田不义察觉不出有任何不妥,于是就认同了此丹方,并如实告诉穆浅仁这丹方上的药材都很珍贵,不是那麽易到手,想劝穆浅仁把蓝羽臣扣押下来,直到炼成此丹。

可是穆浅仁见丹方不假,便不再强留蓝羽臣,主因是害怕对方背后的师父不高兴,能教出这般出色的徒弟,实力自然不差,所以就放行了。

于是,蓝羽臣带着小花回到叶府,经此波折,二人都有说不尽的话。

这晚两人相拥而睡,说不出的温馨甜蜜。

如今是天和十七年,十月十五,秋末之际。

在龙幽城中,各大家族的实力都差不多,是以东叶、西蓝、南诸葛、北独孤四大家族为首,分别坐镇城东、城西、城南和城北。

其他小家族一直被压制,对四大家族俯首称臣,已经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龙幽城之大,即使骑快马,也要绕个三天三夜,人口多达十万,富人只占了二十分之一,中产阶层占最多,约为三分之二。

剩下的三分之一有一半是介乎中产和富人之间游移的流动人口,剩下的就是穷人了。

龙幽城外的官道上有两道身影,一男一女,年龄届乎十六岁到十八岁,二人长貌娟秀,男的温逸如玉,女的温婉如兔,男的壮硕高大,女的身姿曼妙,两人均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衫,手中拿剑,似是某门派的弟子。

女的用花巾抹去香汗,并说:“陆师兄,龙幽城就在前面了,你确定那人在这儿么?”

姓陆的师兄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的道:“谁知道呢?”

女的皱了皱黛眉,怨道:“你不是有把握才带我来吗?”

陆师兄嬉皮笑脸道:“人家想和殷师妹共处多些才……哎唷~”

姓殷的师妹踩了师兄的脚一下,转身欲走,陆师兄快上拉着她,劝说道:“师妹,别急着走嘛,难道你想回去师门里闷死吗?”

殷师妹停下来,思考一会,然后又转过身来,边继续向龙幽城前行,边一本正经地道:“或许真的给你蒙对了也不一定,咱们一于好好调查一番,回去师门时也好回复。”

陆师兄马上附和地道:“师妹英明,我也是这般想的!”

殷师妹看不过眼他的拍马屁功夫,转移话题道:“究竟那个什么恶魔的微笑有什么古怪呢?为何会被那人劫走?”

陆师兄也不太清楚,只能笼统回答:“那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竟然抢这种‘伪术品’。”

“一定要彻底调查清楚!”

陆师兄又附和道:“一定要!”

殷师妹不满意道:“你能不能有些主见啊?”

“师妹说的一定没有错!”

“给你气死了!”

“嘻嘻,师妹发怒的样子真可爱耶~”

“变态!”

“对,我就是变态!”

“无耻!”

“谁人无耻呀我无耻~~”

“去死!”

师兄妹二人小打小闹似乎已经惯了,这两师兄妹真的有趣呢,不知他俩到龙幽城会引起什么的趣事?

官道上沙尘滚滚,突然有一匹棕色马疾奔而过,师兄妹二人吃了不少尘埃,殷师妹大骂道:“骑马不长眼!想撞死人呀?”

马上之人穿着黑纱衣,并头戴纱帽面罩,只露出一双精灵的眼睛,看她婀娜的身材,似乎比殷师妹还有看头,年龄应该较大,但不会超过二十岁吧。

陆师兄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看见对方转头过来看他,差点想跪下膜拜她。

黑衣女子朗声道:“路这么大,你二人不懂闪避吗?笑话!”

殷师妹那受过如此的气,吃了不少尘还给骂?

“好胆别走!”殷师妹拔出剑来,欲追上去。

“嘿~驾!”黑衣女子轻叱一声策马而去,怎追也追不到了。

殷师妹当然追不到那黑衣女子,人家骑马会比你慢吗?

师兄妹二人一进入龙幽城,马上找到一家旅店住下来,而这家旅店就是城东叶家开的那家旅店。

城东,叶家,地下密室中。

昏黄的烛光之下,一道道影子投射在墙上,气氛异常神秘。

“爹,这是什么东西?”一名青年疑惑地问。

“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什么凋塑吧,只是形象怪异了点。”叶家家主叶豪鬼神情凝重地说。

那青年就是叶豪鬼的次子叶富,他好奇地问:“那麽是如何得到手的?”

此时,房间内的一位儒雅公子礼貌地道:“由我来说吧。”

众人都等待着他开腔,但他却慢条斯理,毫不紧张,这样令众人更加紧张。

“这是在黑暗拍卖会买来的。”

“什么?黑暗拍卖会?”叶富惊疑地道,他一想就想到邪恶二字上,和黑暗有关的东西都不会是好东西吧,这是他的直觉~~

“就是由黑鹰协会每月举行的拍卖会,不过,有时候几个月也没有举行一次,但一旦举行,就必引起龙幽城各家族的注意。”

密室内另一名高大的青年摆出一副“原来如此”的明白表情,可是其实他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原来此时密室中共有四人,分别是叶家家主叶豪鬼、其长子和次子,还有儒雅公子。

叶豪鬼的长子叶振邦问:“这东西从黑暗拍卖会投得,那麽没有解释过他的来历么?”

儒雅公子答道:“没有,这是一件神秘的艺术品而已。”

叶豪鬼似乎十分相信这位儒雅公子的眼光,他道:“想必郭先生一定知道些什么吧。”

“没错,这件艺术品名叫恶魔的微笑,是出自海魔之手!”

“什么?!”众人都大惊,一听见海魔这名字,仿佛代表着绝对的邪恶和力量,震撼人心!

而叶富却只是装作懂得罢了,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

“海魔?是不是二十年前令江南的修仙界闻风丧胆的那大魔头?”问问题的是叶富,因为这事情太久远,叶富不太清楚。

郭公子答道:“正是,海魔凶名远播,不单止杀人如麻,而且更好色成性,被他祸害的女人多不胜数,之所以称他为海魔,是因为他罪恶滔天,罪孽如海深重。”

此时叶振邦奇怪地问:“据说他二十年前突然在某山脉中失踪,后人称之为海魔山脉,自此众说纷纭,有些人说他在山脉中进行不知名的邪恶计划,有些人又说他在山脉中发现到重宝,不幸中伏死于非命,不知又是不是真的?”

郭公子脸色沉重地道:“恐怕两者都不是,实际上如何无人得知,只知道人们最后一次见他是在那山脉中,所以为了警戒后人,称那山脉为海魔山脉。”

叶豪鬼又更奇怪的问:“那这件艺术品又如何出自海魔手笔?”

郭公子解释:“海魔生平兴趣颇多,尤以凋塑最爱,这件作品就是他发迹后作成的。”他顿了顿,好像故意让众人深思一会,然后才继续道:“这件作品被称为恶魔的微笑,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是因他曾经恋上了一名女子,那女子是海魔一生中最爱的一位,可惜,那女子只不过是利用海魔,和他双修提升修为,后来她找到另一位伴侣,弃海魔不顾,海魔紧追不舍,最后和她与她的伴侣发生惊天动地的战斗……”

郭公子没有说下去,叶富急问:“后来呢?”

“没有后来了,没人知道结果,偷偷观战的人昏倒过去,最后他看见海魔笑着迎战,那笑容之诡异,仿佛如恶魔一样,后来这件作品面世,被观战的人看见,就称这件作品为恶魔的微笑,据传,这艺术品就是根据海魔当时的微笑来凋刻而成的。”

叶富不禁好奇,问:“那这艺术品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令黑鹰协会拿到黑暗拍卖会拍卖?你又为何投标回来?”

郭公子浅浅一笑,笑得极具深意,他道:“因为故事还没完,这件艺术品被那观战的人得到,后来他发现了这件艺术品的不凡之处,短短五年间修为突飞猛进,但也从此入魔,最后众正道修仙者一起诛杀他,那场世纪之战……他最后战死,临死前展露出一个恶魔的微笑,并扬言道‘吾身虽死,心却永存,海魔之秘,笑而不语’,从此,世人对这件艺术品的猜测很多,它也辗转落到过不同人的手中,但没有人发现到一丝秘密,海魔发迹时三十岁,那是他人生的颠峰,这件作品就是出自那时候。”

叶富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于是问:“那观战的人叫什么名?”

“你猜。”郭公子故作神秘道。

叶豪鬼知道自己的次子叶富根本不可能猜得到,于是把话接上,道:“那人的名字叫蓝天敌,是蓝家蓝傲尘的爷爷的亲弟弟。”

“竟然和蓝家有关?”叶富诧异地说。

叶豪鬼像缅怀过去的说:“应该是二十五年前吧,蓝天敌揭开了恶魔的微笑的秘密,只花了短短五年时间就超越同期的修仙者,在海魔消失那年,从此入魔叛离蓝家,据说当时蓝天敌的兄长也在诛杀蓝天敌之列,战况之惨烈,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叶富无法想像那惨烈的画面,当时他还没出世呢。

最后,郭公子打圆场地道:“好吧,我们就一起思考一下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吧。”

结果看了半天,众人都失望散去,叶富悄悄听见父亲问郭公子花了多少钱投得这玩意,郭公子举起三根手指,然后叶豪鬼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说:“郭先生可大手笔啊,这笔钱该不会算在我叶家头上吧。”

“当然是算在叶家的账上了。”

叶豪鬼差点想吐血身亡……结果后来大病了一场。

……

另一处阴暗的地下室内,燃烧着的火炬被冷风吹歪, 火光摇曳,一道长长的黑影从长长的廊道上伸延。

黑衣女子慢慢地走到一间石室中,如果殷师妹在的话,巴不定会狠狠地剐她几剑,因她就是那骑马不长眼的嚣张女子。

她那双精灵的眸子,深邃而明亮,散发着火炬般的炙热气息,令人遐想连篇。

黑纱罩下,那张若隐若现的美容,除了神秘,仍是神秘!

石室中有一男人背对着她,他声音雄浑有劲,却略显阴霾。

“沐倩影。”

“属下在。”

“那东西在叶家。”

“我立即去抢回来!”

“不必!”

“帮主另有想法?”

气氛阴沉又带着神秘,究竟二人所指的那东西是什么呢?

男人冷笑几声,后道:“你散播消息出去,说叶家藏有那东西,让群雄相争,咱们坐收渔人之利!”

沐倩影邪笑道:“帮主好计,属下这就去办!”

“记着,不要曝露身份,最好借孩童之口唱出。”

“是!”

此后,龙幽城内传出一首童谣,由孩童的口中传诵。

“叶藏于林隐锋芒,家声震城人心惶,有海成魔笑不语,宝贝沉底得成王~~”

叶豪鬼也听闻此谣,深感震惊,这童谣内藏剑锋,直指叶家!

最近叶府附近多了很多陌生人来往,还有很多密探,龙幽城内传得沸沸扬扬的是,叶家藏有海魔的宝物!

得者成王!

武王!

各家族都虎视眈眈,整个龙幽城都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

叶豪鬼担心得整天坐立不安,他肯定有人暗中设计陷害他,什么海魔宝物?不就是那件没用的艺术品么?有什么特别的?

如果不是因郭公子花了重价投得,他叶豪得巴不得当垃圾丢了。

这分明是想毁了他叶家!

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自己得罪了什么人,竟然用如此歹毒的手段来摧毁他家。

其心可诛呀~~~

城北,独孤家。

座落于山上的城北独孤家的宅第背山而立,偌大的府第有一片树林作为点缀,有一种清幽典雅的美感,整座建筑物宏伟非常,最独特的地标莫过于七宝浮屠塔。

位于西北面的七宝浮屠塔自成一片天地,位于山腰处,似乎不属于独孤家范围,却又无人敢踏足。

是一片清幽潜修的好地方。

七宝浮屠塔历史久远,至少有二百年历史,连当今龙幽城城主王天霸远远还未接管此地之前已经存在了。

如果要追溯,可追至嘉宝六年,雍清皇帝在位之时吧。

据说,独孤家祖上和岚天国皇室有密切来往,其渊源颇深,暂且不深究。

独孤家现任家主是独孤皇琦,年四十有九,育有二子三女,长子今年已经二十二岁,生得俊俏非凡,仪表堂堂,尽得其父真传。

他名叫独孤天空。

雅间内,独孤皇琦和独孤天空一边下围棋一边谈关于叶家有宝一事。

“爹,叶家好像已经将那件艺术品卖掉了,并公诸全城。”

“是福不是祸啊,叶家知道藏不住,与其成为众矢之的,倒不如转移视线。”

“你是说叶家这样做只不过是幌子?”

“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想关键是叶家是否已经解开了恶魔的微笑的秘密,否则那件作品也是徒具虚名罢了。”

“我反而担心背后作那首童谣的人的阴谋。”独孤皇琦语态忧郁的说。

“爹,难道有人想摆叶家上台?”

“我相信那人已经知道其中的奥秘,只是想渔翁得利,一次过解决四大家族。”

听见父亲这番警世之言,独孤天空有种茅塞顿开之感,也深深佩服其父没有把持不住贪婪的欲望而失去冷静。

往往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是其父则众人皆醉,唯我独醒。

或许,处处小心,见机行事就是他的座右铭吧。

“爹,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做?”

“明夺重宝,暗伺龙幽。”

“顺水推舟!好计!”

四大家族暗流涌动,背后的策划者也悄悄蛰伏龙幽城,令整个龙幽城笼罩在一股阴霾里。

这一晚,月暗星稀,原来寂静的街头突然窜出一群黑衣人,然后街尾又窜出一群黄衣人,接着屋顶上又窜出一群红衣人。

三路人马将叶家围得水泄不通,此番阵势惊动了叶府上下所有人,叶豪鬼心知要来的终归要来,便从容地站出来,守在北院的宗祠外,先人安息之地,不容侵犯!

其实,这是通往地下室的入口处,所以有重兵把守。

“攻!”黑衣人首领发施号令,率先冲入叶府。

黄衣人和红衣人则静观其变,打算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叶府守卫和黑衣人交战,死伤无数,叶豪鬼见形势不对,逐命令众守卫退守北院,固根守要。

红衣人站在高处,见叶家的守卫退守北方,首领逐下令进攻!

之后黑衣人和红衣人又打起上来,兵戎相见。

过了好一会,黄衣人见黑、红双方声势渐落,锋芒过后,又下令进攻。

结果黑、红、黄衣人都打起上来,乱成一团!

此时,叶府内人声鼎沸,喊杀之声不断,叶豪鬼心想:“鬼迷心窍的人啊,打吧,尽情打,来个鱼死网破更好。”

叶豪鬼留意到那些蒙面人的武功都不是出自四大家族,于是心生疑窦,便独自杀入人群之中。

一番交手之下,才一一辨认出对方底蕴。

叶豪鬼朗声道:“还以为是四大家族的其余三大家族联手围攻我,原来只不过是鱼毛虾蟹!”杀得起劲,招招夺命!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知谁先喊,然后如波浪一样此起彼伏传出。

当中各蒙面人的首领拉下面巾,露出真容道:“老鬼,是我,城北林家管家颜兴。”

“还有我,城西穆家管家田不义。”

“我是城南李家管家牛叔。”

叶豪鬼早觉得奇怪,四大家族的人城府极深,没有理由看不出这事件的背后有阴谋,原来全部都想做黄雀!

叶豪鬼由始至终都感觉到被人摆上台面,做众矢之的,先不说背后的策划人有什么阴谋,可就连其余三大家族也想坐收渔人之利,不顾四大家族的情谊,连自己人也想搞挎!

虽然叶豪鬼一向知道四大家族明面是和平共存,实质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何时都想吞拼对方,然而,他万万想不到是在整件事都有莫大的阴谋之下,而明夺重宝,暗伺龙幽!

谁都想做老大!可不是不选择时机啊!

“嘻嘻~~”此时,突然有一把稚气的女孩笑声响起,众人望向房顶,看见有一小女孩手中拿金蛇,正笑咪咪地居高临下望着众人。

“一群傻瓜~~嘻嘻~~”小女孩笑骂道。

田不义厉声斥喝小女孩道:“大胆的小娃!竟敢笑我们?”

“嗖!”“咝~”

“啊……”田不义突然叫了一声,众人向他望去,看见一条金蛇咬着他的脖子,一瞬间他就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然后身体僵直,死了!

那条蛇像有灵性,只咬田不义一人,不知谁先大叫:“金蛇帮!”

众人惊疑问:“金蛇帮?什么金蛇帮?”

叶豪鬼想了想,然后转身对小女孩客气地问:“金娃小妹妹,不知花姥在哪?”

小女孩咪咪嘴笑,道:“你倒是聪明,知道花婆婆不会丢下我不管。”

叶豪鬼马上紧张起来,提醒众人道:“大家小心,花姥在附近!”

“花姥?”众人一个接一个惊疑地问。

然后众人都抽了一口凉气,内心祈祷千万不要是那个花姥才好。

“咳……咳……”一阵咳嗽声传出,众人的心都凉了一截,真的是那个花姥!

从中庭慢步而来的老婆婆手拿木杖,木杖顶端开了一朵粉红色的花,老婆婆的白发卷束成髻,双目炯亮,却面容憔悴,身穿绣花衣衫,整个人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未完,待续。)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1_04_24 13:02:34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