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淫神系统 (第一卷 第十回) 作者:风景

.

【最强淫神系统】

作者是谁:风景2021-4-26首发:SIS001(同发春满四合院)

*** *** ***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 , 第十回,幻字真秘藏仙境

兽潮结束后竟然出现人潮!

据说那名身怀异宝的人是在一个废墟中找到宝物,这废墟的地下埋藏着一个极宏伟的宫殿,那人还在这地下宫殿中,于是人们纷纷向地下宫殿出发。

蓝羽臣和凌彤二人跟着蓝家的人马行动,想来个混水摸鱼,说不定能找到灵源石。

地面上的废墟成为大家扎营休息的地方,有些人迫不及待已经先进地下宫殿中寻宝去了。

现在已经入黑了,蓝傲尘命令众人休息一晚,第二天才进去。

蓝羽臣也问蓝傲尘取了一个营帐,他和凌彤二人在营帐中卿卿我我,聊人生理想……

然后在众人熟睡后,蓝羽臣的营帐中传出阵阵淫荡的叫床声。

蓝羽臣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操穴的机会,他要赚取淫练点,主要不是为了提升性宠的等级,而是到性宠商店买东西。

这个跨时空的性宠商店,有齐各式各样的性玩具,什么奇奇怪怪的都有,单是跳蛋就有几十款,还有其他情趣用品,如兔女郎服、猫娘服、SM女王服等等~

还有各式各样的性刑具,单是皮鞭就上百款,最夸张的是钢铁处女,专用来收集处女之血……

现在蓝羽臣才有几万点淫练点,连最普通的跳蛋也买不起,真是够可怜的。

他最想买的是黑色透肌丝袜,他妈的要30万点淫练点……

绝对是要拼了老命干女人,只要和女人有性接触都能增加淫练点。

如果启动双修模式的话,更能同时增加经验值和武练点,这是最大的好处吧,做爱也能练等~

这个系统绝对是淫荡系统!

蓝羽臣努力干着凌彤,她则努力地呻吟助兴,玩女人就是要让女人愈操愈浪,愈搞愈淫,什么道德伦理都抛到九霄云外,淑女都变荡妇~

“噢~主人~好棒~~我爱死你了~~~”凌彤又淫贱地说。

“彤奴,我要操爆你的贱穴~”

“哦哦嗯嗯~~~不要~~~奴家的小穴穴受不了啦~~~噢卖葛~~~~丢了~~~”凌彤不少被蓝羽臣的地球人术语所薰染。

“这么快丢~~今晚你就别想睡了!”

“主人饶命哦~~~哦呵呵呵呵呵~~~”

营外守夜的守卫欲火焚身,竟打手枪起来……

蓝羽臣的营帐内灯火通明,两条人型肉虫扭在一起,那道曼丽的女性影子,让守卫们遐想不断,白天那丽人出色的容貌,已经深深的吸引男人们的欲望。

“啊青!我不行了,来一发吧~~”

“我干!我是男的好不好!”

“我忍不住了,男的都照杀!”

“你妈妈的儿子臭鸭子……噢呜~~~~~”

营账外上演一场龙阳之癖的戏码……

翌日,清晨,众人整装待发,便进入地下宫殿的廊道里,带头的人拿着火把,在干燥的廊道中照亮前路。

三四个人拿着火把,前、中、后都有人拿着。

走了约莫一小时,终于看见亮光,众人喜出望外,前路突然豁然开朗,光线充足。

地下宫殿内竟然都是发光的紫水晶环绕而成,这里就好像一个特殊的空间,独立成世,远离烦嚣的城市生活。

这里就好像一个地底城市一样,有大大小小的房屋,青瓦红墙,翘檐圆顶。

众人都听见阵阵打斗之声,大地都微微颤抖,于是众人赶紧寻向中心宫殿处。

广大的殿堂外人满为患,而大殿门口有一壮硕男人手持石锤与两人酣战。

蓝羽臣走得稍微近些观看,发现另外两人的其中一人便是花姥,另一名是位儒雅公子,他运用阵法使出一条水龙困住那持石锤的男人。

而花姥则利用花瓣攻击,万天花舞,既曼丽又暗藏杀机。

手持石锤的男人独力战花姥,而不落下风,蓝羽臣估计没错的话,这男人是以纯肉体加灵气的浑厚而力抗二人。

同时,蓝羽臣发现他左手手上拿着一件金色的东西,那东西散发淡淡金光,有些细微的粉末被他吸收,为他提供源源不绝的灵气,所以石锤男人久战不疲,灵气旺盛。

蓝羽臣听见有人议论战况道:“叶家那郭公子的困龙阵果然利害啊,不愧为三阶阵师。”

另一人附和地道:“对啊,已经战斗了两小时,灵气消耗可不一般啊。”

“最厉害的还是那石破天,一身蛮气,与花姥同为武宗强者,竟能以一敌二,灵气消耗最大的应该是他。”

“可是不知他手中拿的那金石是什么东西,为他提供源源不绝的灵气,真仍神物啊。”

“这绝对是一件瑰宝!”

这二人蠢蠢欲动,不,应该说在场的人都蠢蠢欲动,但因修为低微而观战一阵罢了,其实是想冷手执热煎堆!

蓝羽臣心想暗道:“一定是灵源石!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应该怎样取过来呢?”

蓝羽臣再环顾四周,没发现洛颜花的身影,他大为失望。

眼前先要得到灵源石,这样才能开启幻魅仙境!

打定主意,蓝羽臣对凌彤说:“我去劝他们别打了,我有个想法,不知是不是真。”

凌彤担忧地道:“他们会停手吗?”

“为了更大的宝藏,一定会停的。”

“那主人你小心点。”

蓝羽臣应了一声,便慢慢挤出人群,他鼓起灵气,扯起嗓音道:“停手!”

酣战的三人真的停下来,第一,是想休息一会,第二是好奇谁人这般大胆。

花姥认出蓝羽臣,便道:“是蓝家的小伙子?你想干什么?”

蓝羽臣心想要众人听他的话,必须挑起众人的贪念,说的话必须重磅,够分量!

“再打下去对大家也不好,倒不如留些气力挑战武王的潜修之地。”

众人都大为惊讶,武王的潜修之地?幻魅仙境?这近乎传说的地方,真的有吗?

花姥人老心不老,她问:“你怎会知道幻魅仙境所在?”

蓝羽臣坦白道:“我当然不知道确切地点。”

石破天先兴奋,后失望,他吼道:“臭小子!不要命了?敢在这胡言乱语?”

蓝羽臣理直气壮地道:“我没有胡言乱语,我确实不知道幻魅仙境确实地点,但你知不知道,你手中的宝物,乃是开启幻魅仙境的重要之物!”

“此话当真?”郭公子好奇地问。

“我没必须说谎来骗大家,我正要寻找灵源石,是巨石像告诉我的。”

“巨石像?”

于是蓝羽臣将任务内容告诉他们,石破天听后大为兴奋,道:“这颗金石竟然就是灵源石?是幻魅仙子留下给巨石像的?难怪这般神异!”

“如果大家不信,大可跟我一起到巨石像那儿,到时候就一清二楚了。”

这消息广传开去,仿佛炸开了锅,武王潜修之地啊!会有什么宝物?这绝对是天大的机遇!

蓝羽臣也知道了石破天在那儿找到这颗灵源石,以此推测,他说:“我估计这儿就藏着幻魅仙境的入口!”

“大有可能!正所谓愈平凡的地方就愈适合藏宝物!”石破天表现出豪气的一面,他将灵源石交给蓝羽臣,并道:“这个给你,你拿去给巨石像吧。”

蓝羽臣不客气了,接过灵源石后系统就发出“叮”的一声,道:“恭喜蓝羽臣完成《寻找灵源石》支线任务!奖励已发放!”

“谢了,大家就等我四天吧。”

“好。”

蓝羽臣前去找巨石像,他手中拿着引路石,此石记忆著巨石像的气息,过了两天就找到巨石像位置。

他呼叫巨石像说:“巨石像,是我,蓝羽臣,我已经找到灵源石了。”

巨石像认得蓝羽臣的声音,便起来对他说:“你找到了?”

蓝羽臣拿出灵源石,问:“你看看是不是这颗。”

巨石像拿着那金色的石子,悠长地道:“是啊~~就是它。”

巨石像张开口把灵源石吞进腹中,蓝羽臣期待地问:“那可以开启幻魅仙境了?”

“开启?不,我不能开启。”

蓝羽臣马上变了脸色,他问:“为什么?你想反口?”

“对狡猾的人类不用那麽诚实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蓝羽臣感到不太乐观,眼前的巨石像难道就是幻魅仙子?

“你就是幻魅仙子?”

“不,我叫魅岩,是幻魅仙子座下的守护将之一!”

蓝羽臣立即转身就跑,魅岩冷笑道:“人类果真狡猾啊~~嘿嘿嘿嘿~~”

魅岩发出古怪的嚎叫声,然后整个幻魅森林内的灵兽和妖兽都得到了一个命令——杀光所有人类!

蓝羽臣极速奔逃,但路上遇到的妖兽皆向他攻击,他费了很大的劲才能摆脱它们。

当他回到废墟,就看见来寻宝的人都陷入战斗中,蓝羽臣大叫道:“退守地下遗迹!快!”

众人如找到救命草一样疯狂地退到地下遗迹中。

蓝羽臣跑到大殿外,将事情告诉众人,众人立即怨声载道,对蓝羽臣恨之入骨。

不知谁先喊:“我们冲出去!”

“不!太危险了!”蓝羽臣企图阻止。

可是众人不听,又再冲出去。

最后还是退回来,死伤无数。

“封死出口!”不知谁人又喊,他们已经失去理智~

结果众人被堵在地下遗迹里。

石破天揪著蓝羽臣的衣领,狠道:“都是你害的!”

蓝羽臣冷静地道:“现在对付我有用吗?我也被骗了啊,谁知道那巨石像就是幻魅仙子座下的守护将?”

石破天重重地把蓝羽臣摔开,然后毅然走向出口,并道:“谁跟我杀出去?”

蓝羽臣冷嘲地道:“凭你就能杀出去吗?没错你修为很高,可是你面对的是整个幻魅森林的灵兽和妖兽,谁想做你的替死鬼?”

计划被识破,石破天抡起石锤,准是想砸在蓝羽臣身上。

凌彤挡在蓝羽臣身前,劝说道:“石前辈,现在我们要同心协力,不是自相残杀的时候呀!”

蓝羽臣站起来道:“有一点我倒是觉得奇怪。”

“你别在危言耸听了!”石破天怒吼道。

郭公子却礼貌地道:“现在绝对要冷静,任何可疑的地方都可能是我们的一线生机。”接着转头对蓝羽臣问:“你发现了什么吗?”

蓝羽臣点了点头,道:“是的,我觉得魅岩有能力号令幻魅森林内的所有灵兽和妖兽,其实力应该不低,但为什么要放我回来通知大家呢?”

“因为杀你如杀一只蝼蚁那样容易!其真正目的是想一锅踹!”石破天暗讽蓝羽臣实力微弱,却想在这儿当大哥。

此时一直沉默的花姥说:“会不会这儿有什么特殊?”

蓝羽臣道:“我也是这么认为,或许幻魅仙境的入口就真的在这儿!”

郭公子道:“对喔,外面的动静也没有了!魅岩一定是要保护这儿!所以不敢用强的!”

众人都松一口气,蓝羽臣附和地道:“没错,所以我们在这儿应该很安全~”

郭公子提议道:“可是长久下去被困在这儿也不是办法,既然幻魅仙境的入口可能在这儿,我们就搜寻一下吧。”

众人都表示同意。

蓝羽臣和凌彤一起寻找,她担心地问:“主人,我们会不会死在这儿?”

“别胡思乱想,我们一定会没事的。”蓝羽臣坚定地答。

凌彤看见蓝羽臣坚定的样子,内心自然地升起一股信心,不知怎样觉得依靠着他就会觉得很安心,这也是为何她称呼他作主人的原因,没别的,就是觉得他如自己的主人一样会好好照顾她。

一小时过去,众人还是找不到幻魅仙境的入口。

有些人开始抱怨,开始质疑这儿是不是真的有幻魅仙境的入口,一些人索性坐下来等死。

两小时过去……

“不找了!这儿根本就没有什么幻魅仙境的入口!我们都会死在这儿!”不知谁先大喊~

众人都心情沉重,此时,蓝羽臣虽然仍未放弃,可是也动摇了信心,而在这时,凌彤不知去了哪。

他到殿堂内看一看,发现凌彤果然在这,从一开始她就对这殿抱持好奇的态度。

蓝羽臣走过去,问:“你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

“那你在找什么?”

“我记得小时候来这儿玩的时候,这儿有一块石碑的,可现在不知去了哪。”

蓝羽臣诧异地问:“你小时候来过?”

凌彤点了点头,道:“我记得小时候没地方去玩,就经常走进幻魅森林,当时发现了这儿,还把这儿当作基地什么的游乐场呢,那时这儿有很多小朋友来玩的。”

“没有受到灵兽和妖兽的攻击吗?”

“没有耶~那时候这森林很和平,都没有主动攻击人类的灵兽或妖兽。”

蓝羽臣仿佛找到一个突破口一样,他追问道:“那时候你多大?”

“七、八岁吧。”

蓝羽臣的记忆中也似乎有这儿的样子,脑海中浮现一位小女孩的样子,竟和凌彤的样子重合了,难道二人自小就有过一面之缘?曾经一起玩过?

“我也记起了!这儿的而且确有一块石碑!”蓝羽臣斩钉截铁地道。

蓝羽臣想起什么,心想:“难道那五块石板就是那石碑的一部分?”于是就走去问石破天。

“石前辈,请问你那颗灵源石在那儿得到的?”

“就在这个殿中啊。”

“哈哈哈哈哈哈~”蓝羽臣大笑起来。

石破天疑惑地问:“臭小子,是不是想到些什么?”

“我们被骗了。”蓝羽臣信心十足地道。

“被骗?”众人都有点紧张,依蓝羽臣的口气,好像已经解开了一些秘密。

“巨石像根本没有说谎,而是转移视线,他一直在保护幻魅仙境,而保护的最佳方法,就是让入口就在你眼前,你仍是找不到,如果一开始就不给你们找的机会,你们就会千方百计地寻找,这就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倒不如大剌剌地摆在我们面前。”

郭公子似乎有点茅塞顿开之感,他附和地道:“对啊,俗语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吗?”

石破天抓破头也不明白,他心急地问:“你是不是已经找到幻魅仙境的入口,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吧。”

蓝羽臣斩钉截铁地道:“是!”

“在哪?”

“就在这殿中!”

“什么?!”

众人皆惊疑不定,这殿老早被人搜索过千万遍了,如果真的有入口,又会在哪?

石破天鄙夷地说:“我看你是疯了。”

“是不是疯,一试便知。”

蓝羽臣径自走向殿内,然后盘膝坐下,说:“彤奴,跟我一起冥想。”

“什么?”

蓝羽臣又对众人说:“入口就在这儿,但进入的方法就是一个‘幻’字,我先进去了,你们慢慢想吧。”

接着蓝羽臣突然消失了,之后凌彤也消失,众人看见皆震惊,郭公子立即笑呵呵道:“原来如此!”他也盘膝坐下来冥想,之后亦消失了。

如果蓝羽臣突然消失是偶然的话,还可以解释他弄什么隐身术的把戏,那麽凌彤又消失了呢?郭公子也似乎看穿什么,也都一起消失了。

“快冥想呗!”不知谁先喊,然后众人纷纷争抢坐到殿堂内冥想。

石破天此时不得不服蓝羽臣,他说:“这臭小子果真有些门道啊!”

……

一片绮丽又梦幻的仙境中,四处都是奇花异卉,古树怪蝶,景色幽静,灵气丰郁。

一座悬浮的巨大平台上,突然现出一道人影,正是蓝羽臣。

他看见这么蔚为奇观的风景,都深深被幻魅仙子所慑服,想得出如此方法隐世,果真非凡的手段啊!

“叮!恭喜蓝羽臣完成《幻魅仙境》支线任务,任务奖励已经发放。”

“叮!恭喜蓝羽臣将等级提升到19级!”

蓝羽臣兴奋地说:“哈哈哈哈~~连升两级呢~~”

接着凌彤和郭公子也相继出现,二人看见如此震撼的风景,皆被幻魅仙子的能力所慑服。

郭公子走前数步,到蓝羽臣身前道:“谢谢你了,我先行一步。”

“好的,不送。”对于郭公子的自信,蓝羽臣自然不会说三道四,但他面对陌生的环境的主见,还是等别人一起行动较好。

接着陆陆续续有不少人进来,当中不乏有自信者,例如石破天和花姥,二人都迫不及待出去探索一番。

然后,有一位绝色粉黛的少女走来对蓝羽臣说:“好久不见了。”

“姑娘,我俩认识吗?”

“我是纳兰静。”

蓝羽臣眉毛轻扬,她就是他的未婚妻纳兰静?果真是上等货色哦~

纳兰静恬淡如水的神态,波澜不惊的气质,既幽雅又高贵,但话语中略带骄矜之气,看她出水芙蓉般的美貌,和那傲人的身材,又的确有傲的本钱。

同纳兰静一伙的同伴中,有一位青年站出来提醒道:“纳兰师妹,别和他靠太近,注意身份。”

“我知道了,赵师兄。”回应一句后,就向蓝羽臣抛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等你。”

我等你?

蓝羽臣露出一副色迷迷的淫样,心想:“难道她也想当我的性宠?”

凌彤则听出此话藏有深意,似是一种情吧,至于是不是男女相爱那种情,就不得而知了。

“主人挺受欢迎嘛~”凌彤酸熘熘地道。

蓝羽臣一把搂过凌彤来,又摸又捏的说:“我的好老婆吃醋了?”

凌彤听见他称她为老婆,顿时内心一阵暖意,原来他一直把她当作妻子吗?

“我们何时行动?”凌彤轻语道。

“不急,现在人数还没有原来的一半,等多些人进来才行动。”

“可是,那些大宗门和大家族的有实力的人都先行动了哦~”

“那些人过度自信,在这未知的陌生环境中生存,必然要受些损伤,而我则想将伤害减到最低。”

凌彤满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觉得他这个人做事很难触摸,看似易被迷惑,却又能保持清醒,她还以为自己已经迷得住他呢,看来又不然。

《第一卷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