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淫神系统 (第一卷 第十三回) 作者:风景

【最强淫神系统】(第一卷 第十三回)

作者是谁:风景1-5-2021是否首发:是(同发春满四合院)

第一卷:初临异世练龙阳,第十三回,仙子沉睡归龙幽

蓝羽臣轻轻的挽起二女的玉手,在这广大的空中平台上寻找幻魅仙子的踪迹。

四周除了蓝羽臣三人外一个人也没有,连风也静止,气氛有点不寻常。

走着走着,忽然看见前方有一道黑影,随着三人慢慢接近,那道黑影浮现出一个四条腿和两条手臂的妖物。

再走近看,才发现是一匹半人半马的生物,半人马有一头棕色的长发,双目圆大,样子充满威严,忠心耿耿的那种人格,他胸部平坦,肌肉结实,应该是位雄性半人马。

半人马看见蓝羽臣三人来到,并未有移动半分,只声音如雷说:“闲人止步!”

蓝羽臣疑惑地问:“你是什么人?”

半人马不苟言笑的嘴脸有点让人心情不爽,他道:“应该我问你们才对,说!你们是谁?”

凌彤欲说:“我们是……”可是纳兰静却阻止,抢声道:“慢,半人马先生是我们先问你,礼貌上你应先答。”她想摸清对方的底才好介绍自己。

半人马严肃道:“好胆色,敢问我是谁的人没多少个,现在都死翘翘了。”话罢右手凝聚出一根长枪。

蓝羽臣三人退后数步。

半人马仍然站在原地,可是那支长枪却迅速地连刺三枪,这隔空三刺,本应碰不到他们,可是奇怪的事就这样发生。

这三枪皆点在三人额头上,攻击虽然平淡,力量也很轻,不足以威胁到三人的命,可是额头上的红色印记此时却起了波动。

蓝羽臣挽著二女的手开始不安份起来,轻轻地揉起来,二女的心情也变得暧昧,有种苦恋的感觉,虽然身体渐渐火热起来,心欲却异常冷静,这么说吧,二女的身体很想得到安慰,但心灵却痛苦地被爱情折磨。

纳兰静感到内心很空虚,很想蓝羽臣来填满自己,可是却偏偏得不到他的爱。

凌彤也是如此,明明很想要满足他的欲望,内心却有种酸熘熘的味道。

蓝羽臣更加奇怪,明明身体很想要女人,但那东西却软如布甸!

半人马淡然说:“痛苦吧,什么叫爱?这就是爱!”

三人意识开始迷乱,肉体和精神处于两极,三人慢慢脱去衣物。

纳兰静娇体如玉,丰胸饱满坚挺,两颗肉蔻小巧红润,浅浅的色泽惹人怜爱,她双手轻轻揉捏自己的豪乳,愈摸愈感到空虚,爱情得不到满足,无尽的失落与挫败。

凌彤一手摸胸,一手扣阴,她心中对蓝羽臣的爱化为刺人的利刀,爱得愈深,痛得愈深,她动作娴熟,原本应快感连连,媚惑人心,现在却挂着一副痛苦的嘴脸,让人快乐不起来。

蓝羽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二女的美丽胴体,但胯间之物却不争气,任他如何刺激,就是软巴巴的,他唯有尝试更刺激的方法满足内心无尽的欲望。

他抬起纳兰静的玉足,开始抚摸起来,后脱去花鞋和袜子,又吻又舔,啧啧有声。

蓝羽臣的舌头滑落在纳兰静的脚趾,内心的异火化为强烈的奴性,他就如服务主人一样殷勤,每一根玉趾都舔干净。

纳兰静娇羞叹息,却不知为何而叹,只感到一股凄苦之感。

凌彤见此也递上自己的玉足,让蓝羽臣尽情享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人的欲火愈烧愈旺,但感情却异常冷淡,没有高潮,没有激动,没有娇吟,一切是那麽平静。

此时,小红睡醒了,它看见蓝羽臣正神情痛苦地舔二女的玉足,就大感奇怪,问:“主人,你在干什么?”

蓝羽臣没有回答,这让小红更加疑惑,它看见他额头上的印记散发奇异的力量,那种邪恶和堕落的气息,让它感到危险的意味。

“难道主人中了邪术?”

小红愈想愈不对劲,如果是平时的他,老早提枪上马了,如何忍得了美色在前而不享用?

如今他脸上的痛苦表情,加上那东西的软弱,小红不用思考也知道肯定出事了啦。

“看小红如何救主人吧!我吃!”

小红从宠物空间中走出来,跳到蓝羽臣的头上,然后慢慢地喙那印记,小嘴一张,就把那印记逐小逐小吃掉。

半人马讶异地看着小红,却未加阻止。

蓝羽臣渐渐清醒过来,当额头上的印记被小红吃光后,他才如梦初醒,道:“怎么回事?我……啊静!彤奴!”

蓝羽臣看见纳兰静和凌彤痛苦的表情,同时两手一上一下地不停揉搓自己两处私羞之地,就知道出事了。

又看见小红坐在地上打饱嗝,便问它:“小红,你是怎样救我的?”

小红满足地说:“把你额头上的印记吃掉呗~好饱啊~~”

蓝羽臣吃惊地望着小红,心想这也行?但眼前不是吃惊的时候,他要救人。

“小红,能不能把啊静和彤奴的印记也吃掉?”

“吃不下了,让我休息一会吧。”

蓝羽臣没有办法,唯有先满足凌彤的需要吧。

他开始抚摸她的身体,早已经熟悉的人儿,如今表现得如斯痛苦,蓝羽臣心都碎了。

他呵护着自己的女人,尽力满足她的肉体需要,可是心灵的空虚却弥补不了。

他奋力操凌彤,希望能减轻她的苦情,可是她不单止没有兴奋,更加泪流潸潸。

凌彤感到异常绝望,她笃定眼前的男人是在玩弄自己,而不是爱她。

虽然如此,她仍不能拒绝他,她爱着他,任他如何多情,妻子几多,她都能忍!

过了一小时,蓝羽臣焦急地问小红:“小红,你行了没有?”

“行了。”

“好,先吃掉纳兰静的印记吧。”蓝羽臣想纳兰静是处女之身,自己未得对方同意,不好用强的,所以先为她解开印记的法力。

蓝羽臣知道幻魅仙子的计划就是想让那些相爱的情侣陷入心碎的旋涡中,根本不安好心,什幺小夫妻爱情大冒险,假的!

小红吃光纳兰静的印记,她就慢慢恢复神志,一向处变不惊的她也大大惊惶起来,看见自己赤裸的身体,回想刚才的痛苦,心中百感交杂,她从没试过爱一个人爱得如此痛苦的。

“臣哥哥……”纳兰静看见蓝羽臣和凌彤交合,内心有种凄楚的感觉,心想究竟他爱不爱自己呢?

蓝羽臣一句关心的话语出口,道:“啊静,没事吧,我担心死了,幸好多亏有小红在。”

纳兰静心头一阵温暖,感觉到他没有强要自己,这种能忍欲的男人,才是值得爱的男人吧。

她答道:“没事,我很好,只是有点累。”然后马上穿回衣服。

“那就好。”

又过了一小时……

小红将凌彤额头上的印记也吃掉了,凌彤就慢慢清醒过来。

此时蓝羽臣正在穿衣服,她想起刚才的心情,顿时郁郁起来,问:“是主人救了我吗?”

“全靠小红而已,我只是用自己的方法满足你,使你好过一点。”

凌彤突然如小女孩一样撒娇似的抱着蓝羽臣,她道:“主人,我是真的爱你的,无论你有多少妻子也好,我也是爱你。”

蓝羽臣心中一阵温馨甜蜜,他说:“我知道,你的心是向着我的。”吻了她一下,她才套上衣服。

三人重新站定,蓝羽臣恨意难消,对半人马恶言道:“臭人马!都是你干的好事!”

半人马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他淡然道:“既然通过考验,就跟我来吧。”

蓝羽臣欲发作,但纳兰静阻止了他,她道:“先别轻举莽动,这儿毕竟是人家地方,静观其变。”

半人马边走边说:“我不是叫臭人马,我是幻魅仙子座下守护将之一,我叫魅玛。”

蓝羽臣笑道:“还不是马?”

魅玛“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走了不久,二人来到一处庭园,这儿不大,却有另一位守护将把守。

那是一头金色蘑菰的妖物,它对蓝羽臣等人道:“最后一场考验,你们愿意接受吗?”

蓝羽臣终于爆发,道:“一切都是一场恶意的游戏!没什么好玩的!那什么幻魅仙子也不是什么好人!”

金色蘑菰表现出人性的一面,它委屈地道:“不是你想像中那样的,我们守护将只是为了拣选适合的人选让主人复活罢了。”

蓝羽臣等三人诧异非常,他问:“幻魅仙子死了吗?”

金色蘑菰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比死更惨。”

“愿闻其详。”

金色蘑菰娓娓道来:“其实主人的真名叫花千幻……”

二十多年前,花千幻爱上了一个男人,那男人的魅力不在于其外貌,而在于他能勾起女人的欲望,性爱的欲望。

花千幻被那男人出色的性技迷倒,自甘堕落地成为对方的性奴,过着服侍主人的生活,原本一切都很美好,可是,那男人的妻妾本来就多如牛毛,这本来也没什么,然而,最后他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妹妹!

花千幻的妹妹是个绝世美人,比她美不知多少倍,那男人一见倾心,竟甘愿放弃整个森林来满足她,花千幻内心妒嫉非常,她能容忍他有很多女人,但就不能容忍他只爱一个女人~

花千幻的妒火让她每天活在痛苦之中,她空虚的心灵得不到爱的滋润,久而久之走上魔道。

后来那男人神秘失踪,自此花千幻就沉沦于堕爱之中,她放纵情欲,和很多男人一起,但愈是这样,她就愈是思念那男人,那男人是她的初恋,是夺去她的初夜的男人,更是她心中的唯一~

几年之后,花千幻运用力量开辟了幻魅仙境这空间,在这仙境内潜修,但不忘抓男人来玩,但原来海魔早已在她身上下了禁咒。

蓝羽臣听到此,就好奇问:“那男人是谁?”

“他就是鼎鼎大名的海魔。”

蓝羽臣三人大惊,竟然是他!

魅玛道:“希望你能解开主人身上的禁咒。”

“什么禁咒?”

“爱的魔咒。”

原来海魔的女人都有一道独有的爱的魔咒,即使被海魔抛弃也不能爱别的男人,更甚者此咒会愈来愈狠毒,使被施咒者心中被海魔的影子支配。

海魔就是那种即使得不到也别想便宜别人的心态吧。

结果花千幻的放纵,加速她思念海魔的毒咒效果,从而令她沉睡不醒。

金色蘑菰重复那一句话,道:“你愿意接受最后的考验吗?”

蓝羽臣隐隐猜到最后的考验是什么,不就是令沉睡的花千幻醒来吗?

蓝羽臣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把握。”

“其实也不难,只要寻找到传说中的纯洁的爱,就能使主人苏醒。”

“纯洁的爱?”

“那是天地间最真摰的情花,唯有真心相爱的恋人的血才能使之绽开,只要给当花开时才有的花蜜给主人喝,那麽海魔的禁咒就会解除。”

“纯洁的爱在哪儿有?”

“不知道。”

蓝羽臣一阵头大,天地之广,去哪找这花?

“叮!恭喜蓝羽臣触发支线任务《唤醒花千幻》,任务内容:寻找纯洁的爱,并得到其花蜜,让花千幻喝令她苏醒。任务提示:万花谱。任务等级:B级,任务奖励:5万点经验、7000点武练、500点积分、5000贝,特殊奖励一件,请问是否承接?”

蓝羽臣问:“没有其他方法了么?”

“有,除非找到海魔,让他自愿解除禁咒。”

蓝羽臣心想:“这更难啊,即使找到海魔也没法让他解除禁咒吧。”

纳兰静此时竟然赞同蓝羽臣帮助花千幻的说:“臣哥哥,你就帮一帮她吧,花千幻其实也是一个悲剧的主角吧。”

蓝羽臣咬一咬牙,心道:“是!我接!”

“叮!完成接《唤醒花千幻》支线任务,任务期限:三年内。”

蓝羽臣说:“我尽力而为吧。”

“谢谢你。”

此后,蓝羽臣等人就循传送门离开幻魅仙境,返回幻魅森林后,魅岩找上了蓝羽臣,对于蓝羽臣通过两重考验,最后还接受第三个考验,令它对蓝羽臣大大改观,说话态度都恭敬不少。

从魅岩口中得知,众人进入幻魅仙境后外界的时间都没有花多了,蓝羽臣才知道自己不过是过去了一小时罢了。

其他的人也都已经出来很久并从幻魅森林中离开,纳兰静要汇合同门,所以先行离去,而蓝羽臣则和凌彤慢慢返回龙幽城。

……

魅岩、魅玛和魅姑三名幻魅仙子座下的守护将聚集在一起,在那庭园之中闲谈,说到蓝羽臣的事,三位守护将都赞口不绝。

“咳……咳……”此时传来一阵咳嗽声,三名守护将惊讶地转身,然后向来者行礼道:“奴仆拜见花姥。”

“嗯,起来吧。”花姥随和地道:“幻儿可好?”

“主人她……”

守护将们带花姥到一处开满繁花的草地上,前方有一石台,上面躺着一位姿色雅丽的女子,她一身黑裙罩身,曼妙的曲线让人遐想不断,可是花姥见她,就泪流满面道:“幻儿!”

过一会……

花姥回复平静,道:“幻儿,我必定会为你报仇的,那恶魔的微笑我已经得到手,当中的秘密也解开了,你安心等待吧。”

花姥转身对三位守护将道:“你们三个,跟我离开。”

“是!”

究竟花姥和花千幻是什么关系呢?

……

蓝羽臣和凌彤终于回到龙幽城,他直接带凌彤回蓝府,白素月见过她后都很满意儿子的眼光,这妞儿不差。

之后蓝羽臣就开始专心双修,赚取武练点提升《龙阳破月心经》的等级。

到第二年,深冬下起雪来,全国兴祝天德皇帝登基后第十八周年,国泰民安,四海升平,龙幽城城主举节全城庆祝,街道上一片节日气氛。

自从在幻魅仙境回来,蓝羽臣就将等级转为手动升级,防止系统自动将等级提升,因而修不出先天道体。

如今他的经验值早已超出等级上限,也早已经花近6万点武练把《龙阳破月心经》升至20级,如今已经是玄级下品武学了。

于是就在今天,蓝羽臣点击手动升级。

“叮!恭喜蓝羽臣手动升级成功,将等级提升至21级,境界晋升到武师,同修练出先天道体!”

蓝羽臣笑开花了,这一路努力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于是他查看如今的能力值资料。

等级:21(最高100级)

境界:武师前期(武者、武士、武师、武宗、武王、武帝、武皇、武尊、武圣及武神)

姓名:蓝羽臣

年龄:18

性别:男

武学:《龙阳剑诀》、《龙阳破月心经》

招式:杀拳、龙破万剑、龙旋舞刃、破邪龙波

生命:15300/15300

龙气:7650/7650

幸运:100/100

状态:饱足

经验值:44269/18800(手动升级)

武练点:14875

淫炼值:158899

积分:280

金钱:2万2300贝(1万贝=10两黄金),200两白银20铜板

蓝羽臣没有继续升级,先留着也好。

距离龙幽城的天才青年选拔赛还有一年零四个月,时间充足,然而,正当他准备大展拳脚时,系统传来坏消息。

“叮!主线任务《圣龙吞天耀全城》等级下降为B级,任务奖励相对调整!”

蓝羽臣差点骂娘,这什么鬼系统?还会调低任务等级?

蓝羽臣彻底无语,于是又开始钻研炼丹和画符之术。

……

陆童自殷纯失踪后,整个人意志消沉,他喜欢殷纯,喜欢到无可挽救的地步,原本他以为他可以得到她的垂青。

她也没说过讨厌他,二人相识近五年,这小师妹的脾性他最清楚,如果遇到什么坏人,被人欺负了,她绝对不会善罢干休,从前同门师兄弟得罪她,她就把对方整得很惨,小辣椒这外号已经成为她的象征。

她活泼开朗,人又美丽,身材又好,得到不少同门师兄的青睐,可她就是没有和他们有什么交杂。

她一直在他身边,他一直视她如珍宝,这儿下山来调查恶魔的微笑被盗一事,也是她指名要他一起来的。

她对他的信任已经超出了一个正常师兄妹的关系了吧。

城内充斥节日气氛,一片欢欣的景气,可是陆童的心却犹如末日,殷纯已经失踪了四个月了。

结果他放弃追查吴如意,改为寻找殷纯的下落,而刚刚他收到一只传音雀,那是一只纸折的鸟儿,是用一张传音符折成的,能飞达十公里远,这是师门传来的讯息,叫他回师门禀报调查的事儿进行成怎样。

可是他回复师门说暂时回不去,并将殷纯失踪的事告诉师门。他希望师门能派人来增援他,因为单凭一人之力,在十万人口的龙幽城找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也不知殷纯当日看见了谁,线索全无,怎找?

但他并没有想过放弃,为了他心爱的师妹,即使要他将龙幽城反转也在所不惜~

陆童誓要找到殷纯为止!

城西,穆府。

穆浅仁在地下密室内会见一名戴金蛇面具的男人,他战战兢兢地问:“帮主大人,为何花姥会将我的管家也杀掉呢?这不合……”被称为帮主的男人厉目一瞥,从容道:“不就是死了一只狗,我自然会安排人给你,不必为此啰嗦。”

穆浅仁唯唯诺诺地应道:“是……是的……帮主教训得对。”

“我叫你办的事办成怎样?”帮主问。

“已经办好了,那女孩在忘忧岛生活不成问题。”

“嗯,很好,我另有一任务交给你。”

“哦……是……是……好的。”

穆浅仁送走帮主,金蛇面具男从地下通道离开,直通鬼畜街!

待帮主走后,穆浅仁手拿一物,兴奋地道:“哈哈哈哈哈哈,有了这东西,我还怕蓝傲尘那家伙吗?”

他珍而重之地收妥此物,然后离开地下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