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10-11) 作者:zzyfb1983

.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zzyfb19832020-9-22發表於:SexInSex.net

. 第十章 提親

那天後來大家都具體說了些什麼,基本上都記住,感覺自己已經渾渾噩噩,什麼事情都心不在焉,大概知道他們四個在討論結婚的具體細節,結婚的時間定在了三周後的中秋節。等到我們告辭的時候,小康玩夠回家了,我看了看這個瘦弱的小男孩,心中又是一陣酸楚,但是還是習慣性的給了小康一個微笑,小康卻驚奇的喊道:「秋月老師,你的臉上怎麼了?誰打你了?」

「沒事,這是你秋月老師剛才拍蚊子拍的。」母親替我遮攔。

「秋後,秋後了還有蚊子麼……」小康邊喃喃細語邊跑回了屋子裡面。

到家後,我衝進自己的臥室以後,再也忍不住了,抱著枕頭,失聲痛哭,尖利而嘶啞的哭聲,迴蕩在夜色籠罩的陋室中,更加襯託了我的苦澀,就仿佛在黃連水中浸泡過一般,一聲聲的痛苦的唏噓,仿佛是把我的靈魂從軀殼中一絲絲的抽出來,抽出來,抽出來,然後編製成一張淡藍色的網,將我包裹。

母親嗚咽著走進了我的屋子,將我緊緊摟在懷中,和上次因為不能上大學而悲傷得到的安慰一樣,我再次感覺到了一絲絲溫暖。

「妮啊,是娘害了你啊,娘的這個病,你不該治啊。」

這個事情,豈能怪母親?母親的養育之恩,比天高、比海深,就算要我做十八輩子的牛馬,能換母親的長命百歲,我也願意。

「不,娘,我不後悔,我只要您身體健健康康,我就心滿意足了。」

「妮啊,你也別怪你爹,他也是沒法子啊,認命吧,誰讓咱窮呢……」母親說道這裡,再也忍不住了,一連串的淚水湧出了眼眶,卻沒有一絲聲音,感覺母親是在特意的壓住了哭聲,只憑眼淚不停的往下淌……

又是一個無眠夜,我根本睡不著,翻來覆去,認命吧,反正我也是命運多舛,可是宏斌那裡怎麼辦,我要怎麼去和他說這個事情?沒有答案……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做好早飯後,沒有心情吃飯,直接來到了學校,一個人坐在小板凳上,等著孩子們上學。

「秋月老師,你的眼睛怎麼腫了?」

聽到聲音,我才回過神來,我扭過頭來一看,第一個到學校的還是小康。看到小康,想到這就是我以後的丈夫,再次傷感,我那剛剛擦乾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又落了下來。

「老師,你怎麼哭了?」小康看到我落淚,顯得非常害怕和緊張,我對孩子們的愛和對小康的歉意之情油然而發,小康畢竟是個孩子,他又能做得了主麼?我哪裡能夠怪他?

「小康,老師沒事,只是剛剛眼睛裡面進了砂子。你先進屋子裡面,自己看看書,等著上課,乖乖的。」我努力的給了小康一個微笑,來彌補剛剛給他造成的緊張之情。

後來學生們逐漸都到了學校,我開始的一天的講課,也許只有講課的時候,我才能短暫忘記我的苦惱,講課時,我不由自主的會多看向小康,這個我未來的丈夫,我未來要照顧並廝守一生的人,即便是我在給別的年級上課的時候,眼睛還是看向小康的最多,他現在更像是我的孩子,無憂無慮的上課和玩耍,心裡百感交集,每當感覺眼淚又要落下來的時候,強迫自己去想教學的事情,暫時忘記即將出嫁……

放學後,回到了家裡,母親告訴我,我要給小康做幾套新衣服,按照村裡風俗,結婚的當天,小康必須要穿著我提前做好的新衣服來迎娶我。這對於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我很小就學會了縫補衣服,做新衣服來說,我只要簡單的學習一下就可以上手,晚上我抽出時間,為小康趕製衣服,往往紅紅的衣衫半成品,我不由得想起了宏斌,本來這些衣衫應該是為他縫製的,可是……

突然一股刺痛驚醒了我,原來是針尖深深的刺入了我的手指,瞬間的疼痛,讓我想明白了一個道理,長痛不如短痛,對於宏斌的事情,我心裡有了答案,我抓起筆來,給宏斌寫下了最後一封信,告訴他我即將出嫁,讓他忘記我,永遠的忘記我吧……然後把宏斌寄給我的所有信件,全部投入了火爐,望著火爐中熊熊燃燒的火焰,燒掉的不僅僅只有那一封封信件,還有我的那一片片希望和一絲絲的眷戀。

三天後的周末,家裡熱熱鬧鬧的全是親戚,我知道我離出嫁越來越近了,很快村裡有名的媒婆大釘奶奶領著小康和趙叔來到了我們家,帶著三金首飾和村裡風俗的喜慶十色(十種顏色的禮物,象徵著十全十美)前來提親,不得不說小康家裡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來準備的禮物,僅僅是十色禮物中的那顆鑽戒,就不止一萬元。

父親招呼媒婆、趙叔、小康以及所有前來的親戚,一起在院子裡面吃了一頓飯,我的心事重重,根本吃不下太多,而小康卻呼呼大吃,望著小康,看到了那顆童年的純潔之心,我頓時一股憐惜之情湧上心頭,他和我一樣,被迫接受這不受控的婚姻,想到這裡,我開始為他挑魚刺、撿好肉,小康吃飽後,由於早起,顯然有些睏倦了,我愛憐的把小康摟在懷裡,他躺在我的臂彎上沉沉睡去;娘妻中娘的那一部分愛,從那個時候起,基本上開始了那麼一丁點的顯現……

. 第十一章 結婚

很快中秋節來臨了,天還黑著的時候,我就起了床,開始化妝、打扮自己,不一會村裡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全來了,母親則在給大家安排著要做的事情,幾個親戚關係較近的姐妹幫我梳妝打扮。

母親抽出空來,走到我的房門口,呆呆的望著穿著漂亮的婚紗、打扮如同仙女下凡般的我,眼神中充滿著祝福和傷感,不由得眼眶紅了,她扭過去了頭,用袖子擦拭了一下眼淚。

很快迎親的車隊到了,我從未見過這麼大的結婚排場,共計十二輛轎車,這在我這個小山村裡面,也只有小康家可以做到,讓我享受足了風光和羨慕的眼光。當小康手捧鮮花站在我家門口的時候,望著他那張擦滿粉而又稚嫩臉、兩個小臉蛋摸得彤紅,活像一個大頭娃娃,我傷感的同時知道我要離開了,跟隨小康離開了,以後我就是趙家的人了,我走上前去,準備牽起小康的手,突然我猛地轉過身來,對著父母深深地鞠了一個躬,不知道怎麼突然就發現父母的額角多了幾道皺紋和幾絲銀髮,眼眶中的淚水打濕了這片氛圍。看著父親的沉默、聽著母親的安撫,感受著父母對我的愛,傷感之情再次充滿胸膛,嫁給小康雖不是我的選擇,甚至嫁給小康以後,未來的日子會過得怎樣,我都不知道,但是我怎能輕易割捨下父母的養育,輕易離開這難捨的故居?我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喊道:「爹、娘,俺嫁人了,你們珍重!」豆大的淚水,沖刷著我的化妝。

父親是在強忍著,不肯落下眼淚;母親已經是潸然淚下。看到這個情形後,媒婆趕快跑了過來,勸道:「秋月啊,這個大喜的日子不能哭的,快把淚收了。」我用力止住了眼淚,幾個姐妹連忙過來幫我補妝,然後一塊紅蓋頭蓋在了我的頭上……

在媒婆的指揮下,小康抓著我的手,我們踩著鋪好的紅地毯,聽著周邊嗩吶吹響的百鳥朝鳳,我們上了婚車,婚車徐徐開動了,雖然小康家和我家僅有一里地,但是隨著我踏上婚車,從此以後我的家只能是我的娘家,就讓我再掉一滴眼淚吧,別了,我的家。

車上的時候,小康瘦瘦的小手,死死的攥著我的手,我知道他的心裡更沒有底,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以後的生活,紅蓋頭的下面,時不時露出他的小腦袋瓜,兩隻眼睛緊張的滴流亂轉,我左手輕輕的拍了拍小康的小手,安慰他那緊張的心情,而右手拿著那塊不停擦淚的手帕。

到了小康家附近,右手中的手帕已然濕透,小康依然是在媒婆的指導下,拉著我的手下了車,走在紅地毯上,領著我邁過了象徵著日子紅紅火火的火盆,趙叔趙嬸已經在屋子裡面等著我們了,趙嬸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高興,說話聲音的底氣明顯比以前充沛,仿佛她的身體恢復了健康,父親和母親以及其他親朋好友,陸陸續續來到了小康家裡,後面就是流程上的事情了,在媒婆的指引下,我領著小康給我的父母敬茶、然後改口,父母交給了我們一個大大的紅包。

接下來就是拜天地流程了,雖然我蓋著紅蓋頭,看不到小康父母的樣子,但是時不時聽到他們爽朗的笑聲,我知道他們心裡開心極了。待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在村裡一位老者的指引下,我們來到了洞房門口的供桌旁。

「一拜天地!」隨著旁邊一位老者的呼喊,我拉著小康緩緩跪下,朝著供桌上供奉的天地牌位緩緩跪下。

「二拜高堂!」隨著老者再一聲呼喊,我拉著小康一起向趙叔趙嬸緩緩跪下,同時我接過了媒婆早已準備好的茶碗,向著父母敬了上去。

「夫妻對……」正當老者準備第三聲呼喊的時候,卻被一個聲音給打斷了。

「秋月……」這個聲音我太熟悉了,這是我夢縈魂牽的那個男人,這是宏斌,可是他怎麼來了,按照時間計算,我是提前三周給他寫的信,按照信件郵寄速度,郵寄到他那裡大概需要18天,而後他是怎麼用了三天時間從杭州趕過來的?而且他是怎麼找到我這個村子的?這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他為了來找我,肯定受了很大的罪、吃了很多的苦。

「哎哎……你是誰,我們這正舉行婚禮呢……」正堂外的親屬和村民一下子把宏斌給攔住了。

「讓開讓開……秋月……」宏斌不斷的掙扎和叫喊著,不過聽聲音他被村們死死的拉住了,根本進不來,聽著他聲嘶力竭的叫喊聲,我和他之間的點點滴滴全部湧上了心頭,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揪下來頭上的紅蓋頭,只為可以再次見到他一面,看著他那滿頭大汗的臉龐、因為著急而扭曲變形的眼神、因為拉扯而走了樣的衣衫,豆大的淚珠砸在了我的婚紗上。

「你是誰?到這來幹什麼?」趙叔看到這一幕,一下子從木椅上站了起來,大聲的呵斥道,同時在場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我是秋月的男朋友……」宏斌被人擋在外面不斷的掙扎,同時怒吼道,聽到這一句話,村裡的其他人還有趙叔趙嬸以及我的父母都看向了跪在正堂前的我。

「秋月,你不是答應等我畢業一起去創業嗎?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嗎?為什麼現在要和別人結婚?而且還是一個小孩子?為什麼?」宏斌不斷在人牆外嘶吼著,我當時大腦中一片空白,只覺得自己對不住他,沒有遵守和他的約定,甚至我不敢用眼神直視他,而趙叔顯得十分的生氣,看了我一眼後,就走向了人牆附近。

「對不起,秋月即將嫁入我們趙家,而且已經訂過婚,過完禮,不管你是誰,請不要打擾我們家辦喜事!」我知道趙叔這是強行壓著心頭的怒火,如果不是為了大喜日子,宏斌估計已經被揍趴下了。

「秋月,他真的是你男朋友?可是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你提起過啊?」首先看出端倪的是我的母親。

我望了望母親,想著母親的身體,心碎了,宏斌說以後帶我一起去創業,他的能力我絕對相信,可是我母親的病不能等,我等不起,我別無選擇。

我狠了狠心,說道:「不……我不認識他……」

「給我趕得遠遠的,不走的話,就給我揍他!」趙叔指揮著村民。

宏斌依然掙扎的不肯走,眼看一頓胖揍就要落在了他的身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來跑到趙叔趙嬸面前說道:「爹、媽,今天是我和小康的大喜日子,打人的話,於親不利,讓我來對他說幾句話,讓他走算了。」

「你能讓他走?」趙嬸用疑問的方式默許了我的做法,顯然她也不想在她兒子的婚禮上出現打架等與婚禮格格不入的事件。

我走到宏斌面前,對宏斌說道:「你走吧,你就當我死了,我不想再連累你,你也不要連累我了。」

「不,秋月,我忘不了你,我永遠都忘不了你。」宏斌有些語無倫次,掙扎著想向我靠近,卻被村民們拉得死死的,哪裡動彈得了半分?

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的意思,輕輕說了一句英語,那是丹麥組合Michael Learnsto Rock 演唱的傷感情歌25 minutes中的一句歌詞,這首歌也是高中時,我們最喜歡的幾首歌曲之一。「Boy,I missed your kisses all the time,bug thisis twenty five minutes too late.Though you travelled so far ,boy I'msorry you are twenty five too late. 」【大意為:男孩,我一直想念(也可以理解為錯過)著你的吻,但是你今天遲到了25分鐘,雖然你長途跋涉的來到我這裡,但是對不起,你遲到了25分鐘】。宏斌聽完以後,眼睛中的淚水越積越多,終於淚水決堤而出……

「你忘了我吧,你改變不了已經成為的事實,多說無益,既對你不好,也對我不好,你趕快走吧。」

「秋月……不……」聽著宏斌那聲嘶力竭的聲音,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我的心如同斷了線的風箏,我不再感到傷感和疼痛,只要想要那麼一絲絲的平靜,僅此而已。

「新娘子,把紅蓋頭蓋上,只有入洞房才能掀起紅蓋頭,你這樣十分不吉利的。」隨著那個宏斌的遠去,村裡的人才回過身來,而一旁的媒婆趕緊對著我說到,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把紅蓋頭重新蓋上。

「好了,剛剛發生了一點小誤會,現在誤會已經解決了,婚禮繼續。」那個在旁邊呼喊的老者,趕緊打著圓場說道,而趙叔也重新回到了木椅上坐下,坐下的時候重重的發出了「呼!」的一聲,似乎還是有些生氣。

「夫妻對拜!」當趙叔重新落座後,老者重新呼喊著,之後我拉著小康轉身沖我,面對面對拜了一下。

「送入洞房!」隨著老者最後一聲呼喊,我拉著小康的手,在媒婆的帶領下,轉身進入了旁邊早已布置好的洞房。

來到早已布置好的洞房後,我輕輕坐在了洞房的新床上,透過蓋頭的邊緣,我可以看到床單上繡著的大大的雙喜字,心情依舊未能從剛才的波瀾中恢復過來,輕聲嗚咽著。

「秋月啊,這就是咱們女人的命啊,拜堂拜過了,現在也入了洞房,你就是趙家的媳婦兒了,名正言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奶奶理解你。」媒婆拉著我的手,輕聲安慰。

「來,新郎官,掀蓋頭。」媒婆說完後不久,我看到了小康那隻稚嫩的小手出現在了蓋頭的底部,攥著一把包滿紅布的竹棍,顫抖著挑開了蓋在我頭上的蓋頭。接下來,我再次看到了小康那張稚嫩的臉,顯然是有些不知所措,我憐惜之情再次湧上心頭,輕輕地拍了拍小康的小腦袋瓜。

「老師,咱們是結婚了麼?」

「對啊,咱們天地也拜了,洞房也入了,就算結婚了。」

「那豈不是要生……」

「你是說生兒子?」我反問道。

「是……」

「你呀,剛十歲,想生兒子,還早呢?」聽到我們的對話後,旁邊的媒婆卻忍不住了,忍不住笑場後撫摸著小康的腦袋說道。

「那…什麼時候?」聽到小康的這個問話後,我沒有回答,想到以後要為這個小孩子——只有疼愛沒有愛情的男孩,生下孩子,廝守終生,心中不由得一陣惆悵,輕輕地嘆了口氣,拿起粉餅,默默的補著妝。

「秋月老師。」我聽到小康的呼喚以後,來到了他的身邊,拉起了他的小手。

「是不是有些睏了?老師哄你睡覺好不好?」我牽著他的手,幫他脫去了鞋襪,就像平時在學校招呼孩子們午睡的時候一樣,之後把小康抱到了床上,蓋好被子,輕輕拍著小康,可能是由於早起的緣故,小康在我的拍打下,很快就沉沉睡去……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