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21-26) 作者:zzyfb1983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 zzyfb19832020-11-27發表於SIS

第二十一章 錯覺

隨著公公不斷的搓揉著我的腳丫,我的心思逐漸逐漸有了一絲絲的變化……

在我以前的認知裡面,腳丫就是用來走路的,但是走路多了以後,又會散發出濃重的味道……這時我才意識到,原來腳丫也是女人的性感器官之一,再被異性撫摸久了以後會產生異樣的心理變化。此刻我的心中正是這種莫名的變化,逐漸呼吸有些急促,我此刻只想狠狠地摟住他,讓他親吻我的臉頰。公公那雙望著我的眼睛,也有些紅潤和虛霓,仿佛在等待著我的主動……

我下意識的想要終結這種想法,連忙對公公說:「爸,我自己來就行了,我現在好多了,也沒有那麼疼了。」

邊說邊要抽回被公公捉在手中的腳丫,卻被一陣鑽心般的疼痛打斷了,公公看在眼裡,不由得笑著說:「別逞強了,還是我來幫你弄吧。」

隨後公公擦乾淨了我的兩隻腳丫,左腳由於剛剛被熱乎乎的火酒擦洗過,白裡透紅、受傷的左側趾骨附近有些紅腫;右腳則瘦長、略小,雪白雪白的,那種顏色更像是剛剛剝了殼的雞蛋再用用牛奶浸泡過的樣子。

老實說我從未如此仔細觀察過自己的兩隻腳丫,但是此刻由於被公公搓揉久了,卻不由得好好打量了一番,甚至有些羨慕這雙腳丫,可以享受到公公的搓揉,我卻得不到……

如果說我不感激公公對我的照顧與疼惜,那是假的,我是真心實意想報答公公,就在我要無法自已的時候,一陣恰到好處的冷風襲來,吹過我的臉頰,讓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我猛然想起,我確實應該報答公公,但是絕對不應該用這種方式去報答,我必須要克制,必須要克制住自己的感情,我裝做撓痒痒的樣子,狠狠的擰了一下自己的屁股,瞬間感覺到清醒了一些,胸口中的那股情慾有了少許的退卻……

很快公公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準備端起洗腳盆的時候,由於我探著身子看自己的腳丫,導致公公在起身的時候,腦袋擦了一下我的乳房,這一擦,我明顯看到了公公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不過公公還是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端著洗腳盆走了出去……

我連忙裝做啥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拿起了明天要講的課程內容,企圖用忙碌的工作來壓制自己那種不應該有的想法。實際上,那天晚上我一點書都沒有看進去,甚至小康的作業我都忘記了檢查……

接下來的十幾天中,每天晚上公公都會幫我用火酒搓揉腳丫,而我心中的那一股火也在不斷攀升,由原本的不好意思逐漸轉變成了受之坦然,由原本的躲躲閃閃轉變成了期盼。左腳的傷也逐漸在好轉,現在左腳用腳後跟著地緩慢行走,基本上不會在疼痛了,為了享受這種感覺,我內心裡甚至有點不願意讓左腳的傷病好起來。

直至有一天晚上公公由於出去吃酒席,未能給我搓揉腳丫,我心中居然感受到了無比失落,我知道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是根本控制不住,總是不由自主……

陪同小康吃過飯以後,督促小康做作業,我甚至感覺到了一點無聊,拿起了最近茶園的帳本看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院子大門口傳來了公公回到家的消息,明顯不止他一個人,聽到小康的表叔粗著嗓子喊道:「哥,不讓你喝了,你非喝,我知道你心裡苦,但是也要注意身體啊。」

「我……沒事,我是想娃他娘了……唔……」

我居然聽到了公公嗚咽的聲音,這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的聲音,雖然有酒精的刺激,導致了他感情此刻極為脆弱,但是一個大男人居然哭了起來。

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一瘸一拐的從屋子裡面走了出來,看見表叔扶著公公,公公把頭靠在了表叔的肩膀上,嗚咽著……

表叔看到我走了出來後,連忙說道:「秋月啊,你爸喝多了,快讓他歇會……」

「誰……誰說我喝多了……」

公公邊說邊抬起了頭,朝著我這邊看來,猛然間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那種似乎冒出火來的目光仿佛要把我看穿,然後用極快的速度衝到了我的面前,死死的摟住了我,「他娘,我想死你了,你到哪裡去了啊,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當時被嚇的有些發懵,都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種場面表叔顯然不能說任何話,最好的做法是扭頭裝作看不見,倒是從房間裡面跑出來的小康首先喊道「爸爸,那是秋月,不是媽媽……」

我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喊道:「爸,我是秋月啊,快放開我……」

聽到這裡,公公放開了我,他那雙哭得通紅的眼睛,眼淚依然一滴接一滴的湧出,襯托在銀色的月光下,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嘀嗒」「嘀嗒」……

公公此刻看著我的眼神有些奇怪,那種眼神,仿佛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感覺,感覺面前的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妻子,而不是兒媳婦。

我被他看的有些發毛,不敢發出任何聲音。這是時候倒是表叔率先打破了僵局,吆喝了一嗓子「秋月啊,照顧好你爸,喝多了,我先走了啊」

「哎,表叔,您回去慢點……」我下意識的回覆了一句話。

表叔走後,公公似乎清醒了一些,放開了我,緩慢的坐在了院子裡小康搬來的凳子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眼角依然掛著淚痕……

而我此刻最擔心的是剛才公公的這一個認錯人的擁抱,即便是他喝多了,但是表叔如果把這個事情宣傳出去,人言可畏,三天後整個村裡肯定就是沸沸揚揚,還好表叔是一個內向性格的人,這件事情後來真的沒有在村裡掀起什麼大的波瀾。

公公被冷風吹了一會兒後,很快受不了胃裡酒精的刺激,哇哇大吐起來,吐了一地的狼藉,夾雜著酒臭味,令人作嘔。吐過以後,公公很快就回屋睡著了,我一步一挨的拿著鐵杴,敲碎了幾塊燒過的煤球,灑在了嘔吐物上。隨後在我的指揮下,小康捏著鼻子將那些骯髒的東西掃進了簸箕,倒了出去。

我洗漱完畢後,打發好小康去二樓睡覺,獨自一人來到了一樓側面的臥室,聽著公公的臥室傳來的一陣陣震天響的呼嚕聲,不由得心神不寧,這麼多天以來,今天是唯一的一天公公沒有為我用點著後的燒酒擦拭和揉捏傷腳,心中那種感覺,期待著明天早日到來,可以繼續享受公公的揉捏,同時又覺得今夜漫漫,度日如年……

雖然我知道我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也一直在強迫自己不要這麼去想,但是自己的思緒就好像一壺燒開了的水,即便是再用力的壓緊壺蓋,還是會被沸騰的水頂開,就在這種胡思亂想中,我不知不覺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十二章 尷尬

雖然我知道我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也一直在強迫自己不要這麼去想,但是自己的思緒就好像一壺燒開了的水,即便是再用力的壓緊壺蓋,還是會被沸騰的水頂開,就在這種胡思亂想中,我不知不覺迷迷糊糊睡著了……

又經過了多天的恢復,在公公每日的照顧下,我的左腳已經越來越好轉,現在已經可以自己打洗腳水、自己洗腳丫、自己按摩了,但是我還是裝做無法彎腰的樣子,雖然總是想說服自己,不能這樣子,但是每每到了事情面前,卻又忍不住裝做一副疼痛難忍的樣子。

針對這種腳傷,公公見過不止一次,公公應該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心照不宣的不戳穿我,繼續讓我享受著一個成熟男人的按摩……

一個周末,那天正是茶園需要著重採摘的時節,也正是天氣炎熱的時節,公公一大早就起來了,吃過早飯後,便招呼工人去茶園工作了。

在我的監督下,小康上午就完成了作業,我把公公提前做好的午飯熱了熱,吃過午飯後,小康無聊的跑出去找小夥伴們玩耍,而我在家中拿起了帳本翻看,計算著最近家庭的收入與支出。

翻看的時候,外面的陽光毒辣的照射著大地,透過窗戶折射進來的日光,曬得我的瞌睡逐漸涌了上來,我正在迷迷糊糊之際,聽到了門口有嘈雜的聲音,我一個機靈,連忙登上拖鞋,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正好看到大壯(村裡的一位村民,在我家的茶園打工,是公認身體素質最好的一個)背著公公走了進來,父親也跟在後面,只見公公耷拉著腦袋,靠在了大壯的肩膀上,一動也不動。

我連忙問父親:「爸,怎麼回事啊?我爸他這是怎麼了?」

「老趙剛才幹活的時候暈倒了,看樣子像是中暑了,來來來,趕快把老趙背到臥室去躺會,秋月啊,快去找一條濕毛巾來……」

父親中間那句話是對工人說的,我聽到後連忙一瘸一拐的來到了洗澡間,拿了一條毛巾,舀出來一瓢涼水,把毛巾浸濕後,走進了公公的臥室,此時工人和父親已經把公公扶好,

躺在了墊著涼蓆的床上,父親也是茶園工作的老手了,中暑的情況也是見怪不怪了,如何處理可以說是了如指掌。讓我轉了一下身,父親和大壯七手八腳的給公公脫掉了外衣、外褲和內褲後,然後他們迅速給公公套上了家中常穿的大褲衩,隨後父親拽過來了電風扇給公公吹了起來,同時接過我手中的毛巾給公公擦拭著額頭、臉頰、胸口等裸露在外面的地方。

父親給公公擦拭的同時,招呼我給公公涼上一杯水,等我倒好水,父親又給公公擦拭了一遍身體,這時父親跟我說:「秋月,咱們剛剛摘下來的茶葉還堆在茶園子門口呢,我們要趕快回去收拾起來,不然一會下雨的話,就拉倒啦!」

我點了點頭,「行,爸爸,你們趕快回去弄茶葉吧,這批貨人家已經訂好了,千萬可不能出問題啊,我來照顧爸就行了。」

我太清楚了,這批貨的合同還是簽訂的,一旦不能達產,僅僅是違約金就會導致我們的茶園破產。

「行,秋月,那我們走了,記得過十幾分鐘就給你爸他擦擦,如果醒了的話,就給他喂點水喝……」父親邊說邊急急忙忙的和大壯一起離開了……

此時,屋子裡面僅剩下了我和公公兩個人,而公公依然還在昏迷之中,不過面色已經不像剛才那樣子蒼白,有了一絲的紅潤,但是還是不停的有冷汗湧出,我見狀連忙回到水缸旁邊,重新投了投毛巾,回到公公身邊準備給他擦拭身體降溫……

從內心而言,我一直感激著最近這段時間公公對我的照顧,不嫌棄我腳臭,為我打洗澡水、為我洗腳、為我揉捏傷處甚至還為我修剪腳趾甲,而此刻看著中暑昏迷的公公,心疼的感覺不由得湧上心頭,心想這正是我報答他的機會……

接下來,我細心的為公公擦拭了起來,先是擦了擦額頭、擦了擦臉頰,然後用右手食指頂住毛巾的一角,給公公擦了擦耳朵後面和耳廓,換了一塊毛巾的地方後,擦了擦公公的眼眶和眉毛,隨後又輕柔的擦了擦公公的脖子,感覺毛巾有些微微發熱,我又去重新投洗了一遍毛巾,這次給公公擦了擦胸口、胳膊、腋窩,擦到腋窩的時候,一股濃重的異味涌了出來。

雖然我明知道是異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此刻卻不反感這種味道,感覺更像是一個成熟男人的味道,擦完腋窩以後,毛巾明顯髒了,我又去重新投洗了一次毛巾,給公公擦了擦小腹、腰,隨後我打算替公公擦拭肚臍,因為我們都知道,針對中暑的人來說,擦拭肚臍眼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可以便於病人將體內多餘的熱量散發出去,由於大褲衩過於靠上,但是公公依然處於昏迷中,屁股底下緊緊的壓著褲衩,我只能用力的拉了一下公公的大褲衩,企圖往下退一退,卻沒有想到由於公公的大褲衩已經洗過很多水了,布料已經沒勁了,呲啦一聲,公公的大褲衩被我從側面完整的扯開,頓時一副巨大的男性生殖器暴漏在了我的面前,這也太尷尬了,我下意識的尖叫了一聲,同時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接下來一股強烈的汗臭味撲鼻而來,也不知道公公這是多久沒有洗澡了,雖然是濃濃的汗臭味,還夾雜著一股特別奇怪味道,好像是從「那個地方」散發出來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味道讓我更加嚮往,聞起來很舒服、很愜意。逐漸逐漸,我平復了一下心情,好奇心終於戰勝了理智,我睜開了眼睛,仔細觀察了那隻成熟男人的碩大外陰,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離仔細觀察男性成人的外陰,不知道是不是公公異稟天人,尚未勃起就已經有20厘米左右的長度,粗的像一根水管,同時上面布滿了凸出的青筋。我看過一些科普知識的書籍,知道中國男性的正常尺寸應該是勃起後在15厘米左右。

通過和腦海中的知識對比過以後,不由得產生了一絲絲對這隻生殖器的嚮往,但是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我很快打消了所有的念頭,先是給公公仔細擦了擦小腹,然後迅速的找來了公公另外一條大褲衩,給公公換上。

隨後我又為公公擦了擦大腿、小腿和足心,就在我擦拭足心的時候,公公發出了一點聲音「唔……」我聽到後,連忙端起了水杯,試了試溫度,送到了公公的嘴邊:「爸,剛才您中暑了,是俺爹和大壯背您回來的,嚇死我了……」

「沒事……秋……月,我就是喝的……水少……了點,放心吧……死不了的……」

「爸,別說話了,先點水吧,不燙……」

公公順著我的力度,喝了一大口水,臉色也更加好看了一點,公公順著我胳膊的方向望了一下,看到了我手中還在拿著的毛巾,兩行熱淚流了下來,「秋月啊,真是爸爸的好兒媳婦啊……對了,咱們的茶葉……」

「爸,您放心吧,俺爹已經帶著大壯他們去收拾了,肯定誤不了發貨……」

「這就好……」這時公公看見了自己的大褲衩,又看到了旁邊堆放的他的外衣與外褲,「秋月……這……」

「哦,爸,這是俺爹和大壯送您回來的時候,幫您換下的。」我清楚公公的想法,連忙解釋到。

隨後公公打量了我一番,然後露出了一個非常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對我說「哦,秋月啊,俺想睡會,你也累了,看你一頭的汗,你也去歇會吧……」

「哎,爸,有事您喊我……」

我折騰了半天,也確實有點累了,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臥室,等我進屋後才發現,由於天氣炎熱、自己過度著急、行動不便以及看到了不應該看到的東西的那份緊張,全身上下已經全部都被汗水打濕了,薄薄的襯衫已經緊緊的貼在了身上,身上的各個部位隱約可見……我暈啊……這可全部都被公公看見了啊,太尷尬了……

【未完待續】

第二十三章 父母探親

我折騰了半天,也確實有點累了,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臥室,等我進屋後才發現,由於天氣炎熱、自己過度著急、行動不便以及看到了不應該看到的東西的那份緊張,全身上下已經全部都被汗水打濕了,薄薄的襯衫已經緊緊的貼在了身上,身上的各個部位隱約可見……我暈啊……這可全部公公看見了啊,太尷尬了……

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剛才公公會用那麼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而又匆匆忙忙的把我支了出來。我連忙脫下了已經被汗水打濕的衣服,準備用毛巾擦一擦身上的汗水的時候,卻控制不住自己,拿起了那塊毛巾,再次聞了聞上面的氣味……當然,我很快意識到了自己的齷蹉,丟掉毛巾,換了一身衣服,連忙穿上……

畢竟公公的身體是大事,隨後,我一步一挨地來到了公公的屋子旁邊,害怕吵醒公公睡覺,故意壓低了腳步聲音,走到門口的時候,望見公公正在呆呆的看著天花板,緊皺著眉頭,仿佛實在思索一個難題,隱約聽到公公嘴裡在喃喃細語「太像了、太像了……」看到我進來後,公公連忙住了嘴,露出了一個吃力的笑容,對著我說道:「秋月啊,一會晚飯你帶著小康去鄰居家吃吧,我現在是真的一點勁都沒有……」此刻,我不由得被公公的高尚情操所感動,此時此刻,公公中暑剛剛醒來,首先想到的是我和小康如何吃晚飯問題。我連忙說道:「爸,您放心吧,一會我來做飯,最多就是慢點……」就在這個時候,聽到大門開關的吱吱呀呀聲音,小康噔噔噔跑進了屋子,原來是不知不覺中外面下起了小雨,小康沒有辦法繼續玩耍而回到了家中,看到公公青灰色的臉龐,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連忙問道:「爸,你怎麼啦?不舒服?」「兒子,我沒事,就是中了暑,一會你和你媳婦去你柱子叔家吃晚飯吧。」小康聽完後,摟著公公不依不饒的鬧了起來,而我此刻心裡清楚,公公現在需要的是休息,我連忙拿出老師的臉色與口吻,「小康,鬧什麼鬧,去把明天的數學課外練習再去做一篇去!」不得不說,**對於老師的那種天然的敬與怕在此刻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小康立刻低著頭走了出去,傳了來「噔——噔——噔——」小康上樓的聲音,當然了,從腳步聲中可以聽出來小康的不滿……

很快做飯這個事情,已經不再是什麼難題,因為我的父母來看望公公,在我的要求下,母親做好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我們一家五口吃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公公雖然不敢喝酒,但是飽餐過後的他感覺已經恢復如初。

吃飯的時候公公反覆問父親這批茶葉的狀況,其實這也正是我想要了解的,經過父親的反覆說明,我和公公終於確認了這批貨可以按時達產,心中的一塊石頭算是落了地。而小康此刻卻是小孩子本色,胡吃海塞,直至肚子發出了「呃、呃」的飽嗝抗議才作罷……

晚飯過後,小康拿著手電筒出去和小夥伴們一起去抓知了猴,父親和公公在院子裡面乘涼,享受著雨後帶有泥土氣息的清新空氣,同時聊著他們男人的事情,母親刷過碗、收拾過桌子後,扶著我來到了我的臥室。這次是母親為我洗的腳丫,為我用點燃後的燒酒擦拭的傷處,我的腳丫是一樣的臭氣熏天,母親的動作一樣的細膩、一樣的讓我感動,但是我的內心裡卻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

洗完腳丫以後,母親幫我換上了拖鞋,攙扶著我走到了院子裡面一起乘涼,這時聽到公公對父親說道:「老李啊,這次可全虧了你啊,不然啊,我可能就躺在茶園子裡了,而且這批茶葉也就泡湯了。」「唉,老趙啊,千萬別這麼說啊,且別說咱倆是親家,就僅僅看在同村人的面子上,我哪裡能不管啊,而且茶園子破產了,首先我就要失業……」「也是,老李啊,咱們一起努力,把茶園子干起來,你就一個閨女、我就一個小子,他們倆又其樂融融,等小康長大了,他倆有了娃以後,咱哥倆誰的錢不是他們小兩口的……」父親聽到這裡,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不過有一點我是非常清楚的,自從這次公公和父親的對話以後,父親對茶園子更加上心了,主動承擔起來了很多管理上的事情,換句話說,父親原來更像是一個打工者,幹活的目的是為了拿到工資,而後來更像是在為自己而幹活、而拚命……

父母和公公聊了一會天,準備起身告辭回去的時候,這時小康一隻手拿著一瓶子知了猴,一隻手拎著手電筒回來了,進門就衝著父母、公公和我興高采烈地指著瓶子訴說著他輝煌的「戰果」,聽說父母要走了,小臉立馬拉了下來,我的父母確實是疼人的人,看到這種情況,父親說在待一會兒,他來跟小康一起數數知了猴,母親則陪我回到了院子裡,坐在了小板凳上,這時母親看了看不遠處正在數知了猴的小康,醞釀了好一會,說了一句話:「妮兒啊,小康馬上就要上初中了,趙家對咱也挺不錯的,你該做做準備,給人家生個娃了……」母親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音,我扭頭一看,原來是身邊的公公喝水嗆到了嗓子,我連忙過去幫助公公錘了錘後背,待公公逐漸平息下來以後,我扭頭對母親說:「娘,現在說這個事還有點早,小康還太小了……」我還沒有來得及說完,公公跟了一句話:「是啊,小康太小了,這個事再過幾年再說吧。」母親聽到公公都這麼說了,也就不再言語。倒是還在數知了猴的小康聽了個大概意思,立馬扯著童音喊了起來:「誰說我小,誰說我小,我非要讓老婆給我生兒子不行……」

父親和母親被小康的這句話逗得是哈哈大笑,而我則羞了個臉蛋通紅,下意識的扭過去了頭,可是在我扭頭的時候,我發現公公並沒有笑,而是用一種異常的眼光,仿佛在冒著火星的眼光,看著我,這種眼光,感覺要把我吞掉……我連忙閃開了眼神,不敢和他繼續對視……

. 第二十四章 愧疚(上)

父親和母親被小康的這句話逗得是哈哈大笑,而我則羞了個臉蛋通紅,下意識的扭過去了頭,可是在我扭頭的時候,我發現公公並沒有笑,而是用一種異常的眼光,仿佛在冒著火星的眼光,看著我,這種眼光,感覺要把我吞掉……我連忙閃開了眼神,不敢和他繼續對視……

隨後父母終於還是起身告辭了,小康自行洗漱了一下,就去睡覺了,在我刷牙漱口的時候,聽到我的臥室里傳來一陣「嘩啦、嘩啦」的倒水聲音,我不明就理。過了一會公公走了出來,遞給我一杯晾好的白開水,對我說道:「秋月啊,今天著實出了不少汗,先喝點水,然後去洗個澡吧,我知道你愛乾淨。」「唉,爸,這個真是太感謝您了,您今天剛剛中過暑,身體還沒有好利索……」「行啦,別說了,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快點喝水然後去洗澡吧。」我心懷感激的喝了一大口涼白開水,總感覺哪裡好像有些不對,是剛剛公公的眼神不對嗎?有些哆哆嗦嗦的感覺,可能是公公今天中暑後,又用了很大的力氣幫我提水的原因吧……是剛剛喝的白開水的味道不對嗎?可能是今天我也有些累了吧……不去想了,先去洗澡,趕快睡覺吧……

今天真的太累了,我來到了浴缸的時候,已經是有點昏昏欲睡,強行撐著意志,脫下了衣服,緩緩地進入了浴缸,剛剛進入的時候,讓熱水刺激了一下,瞬間感覺到了清醒很多,連忙搓洗了起來,但是浸泡了一會兒以後,隨著水溫逐漸趨於適中,那股困意又逐漸涌了上來,我依靠在了浴缸的缸壁上,只覺得頭頂上的那盞昏暗的白熾燈在搖搖欲墜,左晃、右晃……只想閉上眼睛好好睡一覺……

隱隱約約中,朦朦朧朧中,我似睡非睡中,感覺仿佛我再次遇見了長大後的小康——一個英俊、高大的帥哥,在不停的撫摸著我,摸著我的胸口、摸著我的屁股、摸著我……

等等……不對……這次的感覺和那次的昏沉中的感覺有些類似,是真的有人在摸我,可是我全身上下卻使不出一點力氣,隱隱約約聽到一個聲音「秋月、小康,原諒我!我控制不住,我真的控制不住,太像了……」但是這個聲音我卻聽得清清楚楚,這明明是公公的聲音,我正在洗澡,他來幹什麼,雖然我最近一直對他有很大的好感,他的那張國字型臉龐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那腦門上的幾條皺紋也是一種氣質上的點綴,而且他還背過我、給我洗過腳丫、給我揉捏過傷腳、為我修剪過趾甲,等很多親密的事情;他中暑暈倒的時候,我確實有發自內心的那種擔心,我也為他擦拭了身體,而且我還看到他的不應該讓我看到的「那個地方」、他也看到了我全身都濕透後的身材線條,雖然談不上打情罵俏,但是從某種角度來說屬於親情與愛情之間的擦邊球,但是絕不意味著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這樣子的話,不僅僅超越了道德的底線,更是我永遠對小康的背叛與愧疚……

「我實在等不下去了,你快要和小康生孩子了……原諒我……」公公的這段話既像是對我的告白,又像是喃喃的自言自語。我想動一下,逃避開在我乳房上來回揉捏的那隻大手,可是我做不到,甚至連眼睛睜開都做不到,我今天這是怎麼了,就算再累,也不可能現在渾身無力,我猛然想到了公公剛才遞給我的那杯水,難道是……

我只能任由那隻大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捏,雖然渾身無力,但是隨著這隻大手的不斷揉捏,卻也感覺到自己情慾漸升,不由得發出了微弱的鼻音「嗯、嗯」,這種聲音對於這隻大手的主人來說,無異於是一種鼓勵,很快這隻大手離開了我的乳房,我此時心中既感覺到了失落,又長長出了一口氣。可是,我這口氣還沒有出完,一隻嘴唇貼了上來,先是貼在了我的嘴唇上,用舌頭撬開了我的嘴唇和牙齒,送入了我的口腔之內,與我的舌頭交織在了一起,拚命地允吸了起來,我的舌頭被吸入了他的牙齒之間,感受著他牙齒的輕輕撫摸,隨即一股濃重的菸草味道傳入了我的口中,我的臉蛋感覺到了扎刺的感覺,我知道這是那個人的鬍鬚刺痛我的臉蛋的感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此刻對這種疼痛卻並不反感,相反漸漸燃起了被征服的享受……

很快那條舌頭離開了我的嘴唇,順著我的下巴、脖子逐漸向下滑落,落在了我的乳頭上,開始大力吸允著我的乳頭,頓時一股又麻又癢的感覺涌了上來,這種麻養的感覺還在進一步擴散,由乳頭擴散到了整個乳房,由一隻乳房擴散到了兩隻乳房,由乳房擴散到了下陰,由下陰擴散到了全身……

那張嘴巴隨後「肆虐」了我的另外一隻乳房後,終於離開了我的乳頭,隨後聽到了「啪啦、啪啦」的聲音,我知道這是這個人邁入浴缸的聲音,這時我終於感覺聚集起來了一點力量,我用盡全身的力氣睜開了眼睛,半躺在浴缸中的我,眼睛被燈光刺得有些發疼,但是很快我看清楚了這個男人——正是公公,赤裸的公公,眼睛紅得讓人害怕,下身那條「水管」高傲的仰著頭,碩大而又血紅色的龜頭頂部反射著刺眼的燈光……

一雙有力的大手把我從浴缸抱起,把我抱到了旁邊的床上,讓我穩穩的躺在了鋪著雪白色的床單上,腦袋枕在了柔軟的枕頭上,隨後那張嘴巴來到了我的下陰,我的陰唇很快感覺到了鬍鬚的扎痛,由兩對食指與拇指組成的手指頭們撥開了我下體兩片柔軟的唇,一條柔軟的大舌頭用力的往我的陰道裡面探索、深處探索……

隨著不斷深入的探索,我自己感覺到了下體有液體汩汩的流出,自己的呼吸頻率進一步加劇……

繼而我感覺到一根手指撥開了我覆蓋著陰蒂的那一小塊肉,讓我的陰蒂暴漏了出來,感覺到了一絲涼意,可是這個涼意還沒有讓我反應過來時候,整個陰蒂被他全部含進了嘴裡,又是那條舌頭,緊緊地纏在了我的那顆「小豆豆」上,開始巨大力氣的吮吸,那種強烈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整個人正在……逐漸地……逐漸地……被他吸引進去,這種被征服的感覺雖然與我道德的認知相違背,但是明顯順應著我的生理需求,下體明顯有更多的不知道名的液體流了出來……

而此刻的我,依然無法動彈,卻神志清醒,努力的轉了轉眼珠,卻只能看到這個人的頭頂上黑白相間的頭髮,尤其是那些白色的頭髮,讓我痛恨……這幾根白頭髮再次重申了我眼前這個人的身份……

但是痛恨之餘,那種慾望的攀升,猶如一團火焰在我的胸口熊熊燃燒,我卻又不願意拒絕,就在這種矛與盾的抉擇、道德與慾望的抉擇之間,我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安慰——這不是我的決定,我無力回天……

然後我伴隨著胸中火焰的燃燒,下意識的摟住了他的後背,直到此刻我依然沒有意識到或許是我不願意意識到我已經恢復了行動的自由……

隨後這個人直起來了身體,嘴裡不知道在嘟囔著什麼,用他那強有力的雙手,舉起了我的雙腿,把我的兩隻腳丫放到了我的肩膀頭上,這時的我集中起來了最後的一點點理智,集中在了一點,努力的說出了:「不……不要……」

後來我才明白,這句話對於一個成熟男人來說,與其說是拒絕,倒不如說是挑逗……

很快我聽到了一陣陣粗重的喘息聲音,「呼哧、呼哧」,直入我的心肺,我甚至聽到了我的心跳和這個人的心跳產生的共鳴,一起發出的「碰!碰!碰!」的聲音,緊接著我感覺到了,感覺到了,感覺到了,感覺到一顆如同滾燙的剛剛剝開的鴨蛋般的東西,頂在了我的兩片陰唇之間,沾滿了我下體流出的液體,隨後深深的刺入了……

「啊!!!」一聲我的痛苦呼喊,伴隨著我那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縈上心頭,我那可憐的下陰被徹底撕開了,我立刻明白了,我失去了什麼,我完成了哪些不應該在此刻完成的轉變,我此刻雖然處於神智不太清醒狀態,但是一個女人如果失去了這個東西都不記得的話,那她還記得什麼?但是隨即一種被征服的踏實感湧上了心頭,隨即立刻又被對小康的愧疚所取代……

就是為了這份愧疚,這是我一生欠下的良心債,後來我為了這份債務,為了彌補小康,我當時肯定是想不到,我付出了怎樣的代價?當然這也是後話了……

【未完待續】

第二十五章 愧疚(中)

就是為了這份愧疚,這是我一生欠下的良心債,後來我為了這份債務,為了彌補小康,我當時肯定是想不到,我付出了怎樣的代價?當然這也是後話了……

隨著他第一次將那個東西拔出來,又是一陣撕裂般的疼痛,我下意識的死死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我明顯感覺到了,那顆滾燙的「大鴨蛋」的尾部有一個明顯的淺溝,我下陰裡面的兩片肉死死的包裹在了上面,而且有鮮血伴隨著「大鴨蛋」的離開而湧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這張雪白色的床單上……

此時,這個人發出了類似野獸低吼般的叫聲,讓我感覺到了厭惡,同時又再次湧上了那種被征服的嚮往,難道這就是達爾文進化論中所說的「雌性哺乳類動物天生就喜歡被雄性徵服」?可是那次宏斌在教室裡面,意圖對我不軌的時候,我為什麼沒有這種感受?難道這就是命運的安排麼?

我用力地睜開了眼睛,再次看到了他的那張臉,頭部略微揚起、五官微微的扭曲,顯得醜陋無比,原本那張帥氣的國字臉此刻有些模糊,臉上的表情似乎代表著他強忍著什麼……

隨後又是一次深深的刺入,這次明顯比第一下的刺入更深,疼痛沒有剛才那麼劇烈,但是依然痛徹心扉,「啊」,我再次忍不住地叫了出來,但是這個聲音對於他來說,更像是他做為勝利者的宣言,更像是一種鼓勵……他隨後更加用力地又深入了一點,感覺那顆「大鴨蛋」引領著「水管」順著我的下陰使勁往裡鑽,感覺整個身體都被填滿,這種疼痛的感覺直抵後心……

「噢……好緊……」,「秋月,我知道對不起你,就算你告我強姦,我也要做……我的生命中不能沒有你……」這到底是喃喃自語,還是深情的告白,還是真的害怕我去翻後帳給我的一種討好?但是他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再一次抽了出來,「啵」的一聲,那顆「大鴨蛋」離開了我的下體,此時我的體會只有顫抖和懊悔……我後悔為什麼會要喝那杯水、為什麼要洗澡、為什麼要……

「我要繼續了,忍著點……」這個人說完後,給了我第三次刺入,這次的疼痛感已經很弱了,我感覺到了那顆「大鴨蛋」深深的進入了我的體內,甚至我有種幻覺,看到了因為受到擠壓,自己的小腹隆起的小包,隨著這顆「大鴨蛋」的進一步深入,狠狠地撞擊在了下陰裡面最深處的那塊肉上,「啊」我再次叫了出來,這次的呼叫不僅是因為疼痛,更多是由於撞擊帶來的那種衝擊感覺……

「秋月……我知道你很疼,也知道我現在很野蠻……但我就是想這樣的占有你……勇往直前,不想後退……」這個人一邊細語的同時,對我來了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由壓緊我的雙腿,變為了讓我豎起雙腿,而他死死的抓住我的兩隻腳丫,依舊不停的是那一下又一下的抽插……每次的深入後,「大鴨蛋」與最深處那塊肉之間的撞擊,都好像把我的五臟六腑都推到了喉嚨,讓我有一種想把涌到喉嚨的臟器全都嘔吐出去的衝動的感覺,而每次的抽出又好像把它們全部拉拽了回去,每一下的抽插,都讓我不得不痛苦的呻吟,我只能用力咬住嘴唇,拚命地忍受著,眼淚不由得淌了下來,滑落在了柔軟的枕頭上……

逐漸逐漸,衝擊感和疼痛全部轉變為了麻木,每次「大鴨蛋」推入後的麻木伴之而來的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充實,再很快剩下的只有充實……充實感越來越多的占據了我的意識後,甚至我自己都沒有發現,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雙手緊緊地摟在了他的後腰上,只為了可以幫助他用力送給我更多的充實感覺……「不疼了吧?是不是好多了?」或許他說得沒錯,但是我不願意承認,但是即便我再不願意承認,也無法改變我感覺上的現實。

隨著越來越多的充實感湧上心頭,甚至讓我短暫忘記了對小康的愧疚之心,但是絕不意味著永遠忘記……「既然無力反抗,不如默默的享受……」這是我此刻可以給自己的唯一的安慰……

「嗯、嗯、嗯……」雖然我死死的咬著嘴唇,但是我深切的感受到了每一次巨大的充實感,帶動著我的下體在有節奏的收縮,小腹在有節奏的顫抖,伴隨著這個節奏我忍不住地發出了那種來自慾望之海的叫聲,而且一聲高過一聲……

「呼……幸虧吃藥了……」公公自己嘟囔了一句話後,似乎感覺說漏了嘴,連忙補充說道:「如果不是事先吃了藥,可能剛插進來我就射了,真的太緊了……」

伴隨著他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的的抽插,我再也無力咬住嘴唇,「啊……啊……啊……」終於我喊叫了起來,由弱變強,最終成為了歇斯底里的呼喚,感覺到那顆罪孽深重的「小豆豆」不停地跳動,帶來的溫熱和顫抖逐漸擴散到了全身(後來我為了懲罰它的罪孽深重,也給了它(我?)最嚴厲的懲罰)……

隨後他鬆開了我的腳丫,任憑我的腳丫砸落在床上,重重的趴在了我的身上,感覺到一個強有力的胸膛緊緊地貼在了我的乳房上,他對著我的耳邊輕聲細語道:「秋月……你放心……以……後我……會對你好的,你……要什麼都可以,一切都聽你的,不要哭了……我只有現在這一個奢望……以後我都聽你的……」這個人似乎也累了,說話已經有些氣短,隨後猛然直起來了身體,雙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雙乳,雖然沒有揉捏,但是下體卻似發瘋般的抽送,「啪、啪、啪……」地猛烈撞擊我的下體,更像是咬緊牙關的最後衝刺……

很快我感覺到了,那個「大鴨蛋」連同「大水管」一起進一步膨脹、進一步變長、進一步變硬,堅硬的它,仿佛要把我整個身體貫穿,繼而從我的嘴裡探出……

「啊……嗯……」隨著他一聲聲酣暢的呻吟,一團滾燙的東西直衝我的體內,狠狠地砸在了最深處的那塊肉上,感覺整個小腹都為之一顫,燙的我不由得再次發出了「啊」的高亢之音……然後是第二股、第三股……沖入我的體內,甚至朦朧中感覺這股液體衝破了我的隔膜,沖入了我的大腦,狠狠地刺激著我大腦的每一根神經線……

感覺到當我大腦神經線第三次跳躍的時候,我不禁抬起了頭,用腦袋頂部死死的頂住了枕頭,同時嘴裡「啊……嗯……」呼喚的同時,我再也忍不住了、再也控制不住了,那條尿道也伴隨著神經線的跳躍而不由自主的跟著收縮,已經不受我的掌控,隨後一股液體從尿道中「脫穎而出」噴濺在了他的身上,隨後流了下來,流到了我的身上、流到了床單上……後來我才知道,這叫「潮吹」……

也許是見到我尿了床後,他有些憐憫,也許是他已經得到了部分滿足,再次趴到我的身上,喘著粗氣對著我的耳邊呼哧呼哧地說道:「秋月……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小康……我真他媽是個混蛋!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我願意用死來彌補我的過失……」

我知道公公的文化水平不高,剛剛他說的那段話,也許是真心真情的流露,但是我並不感動,因為隨著「啵」的一聲,那顆「臭鴨蛋」終於離開了我的身體,充實感的終結,下體有些涼颼颼的漏風感覺隨之而來,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時刻提醒著我對小康的愧疚……

「還疼不疼?」公公再次帶著溫柔和討好語氣的詢問,更像是做錯了事情後的撒嬌,讓我更加的膩歪,我已經氣憤的說不出話來,感覺全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摟住他的雙手也鬆開了,平攤在了床上,我此刻只感覺到內心充滿了絕望,我和小康可以廝守終身的願望都無法實現了,只有眼淚還在不停地湧出……

我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嘴唇,這時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道傳入了我的大腦,這時我才意識到由於用力過猛,下嘴唇已經被咬破,對小康的愧疚之心再次縈繞心頭……

第二十六章 愧疚(下)

我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嘴唇,這時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道傳入了我的大腦,這時我才意識到由於用力過猛,下嘴唇已經被咬破,對小康的愧疚之心再次縈繞心頭……

我當時真的很想一腳踹死眼前的這隻混蛋,是他強行的拿走了我最珍貴的東西,真心希望他趕快滾蛋,離開我的視線……

可是隨後他再次將我抱起,不得不說他的力氣真的很大,一隻胳膊就把我抄了起來,另外一隻手則收走了那條雪白色的床單。不對!上面沾滿了點點滴滴殷紅色的痕跡,我知道那是我的……

此時此刻,各種悔恨再一次的湧上心頭,今天的這個事情其實很早就有預兆的,我猛然想起來了由於腳傷,我首次與小康分床睡覺的那個晚上,到底在黑暗中摸我的人是誰?為什麼他肯幫我洗腳、幫我揉捏傷痛,難道僅僅是為了我好?為什麼我就沒有從中品出來點什麼呢?但是此刻後悔還有什麼用?從這件事後,我逐漸明白了一個道理——後悔是一種耗費精神的情緒,後悔是比損失更大的損失,比錯誤更大的錯誤。所以不要後悔!

但是還沒有等我有過多的思索,一陣刺眼的燈光把我拉回了現實,他抱著我離開了床,走到了燈的正下方,隨後伴隨著「嘩啦、嘩啦」兩聲,他把我抱進了浴缸,緩緩讓我趴在了浴缸上,並且把我受傷的腿抬了起來,這樣子一來,我的下體完完全全的暴漏在了他的面前,而且是在燈光的正下方的照射下暴漏著,此刻的我渾身酸軟,一點力氣都用不出來,憑心而論,我不想在繼續被他玩弄,但是此刻渾身的酸軟,到底是迷藥藥勁未過、還是高潮後的餘波、還是慾望的發泄,還是兼而有之,我也說不清楚,又是一陣涼風吹過,鑽進了我那剛剛被「開張」的下體,感覺那股涼風直接鑽入了子宮之中,讓我狠狠地打了一個哆嗦……

不過也正是這個哆嗦,把我從慾望中拉回來了一點,對小康的愧疚再次湧上心頭,道德的標準再次點醒了我,我集中起來了所有的力氣,集中在了可以踹出位置最佳的左腳上,猛然間,狠狠的一腳踹了出去,正中他的面門,但是緊接著一陣鑽心的疼痛讓我喘不過氣來——我忽略了一個嚴重的問題,我的左腳傷還沒有好,而正是由於這股鑽心般的疼痛,讓我踹出的力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但是也讓他鼻孔中流下來了兩道鮮紅的印記。同時由於我過於疼痛,右腳失去了支撐力,同時由於他被我踹的一愣,摟住我的胳膊鬆了勁,只聽「撲通」一聲,我呈「U」型倒栽入了浴缸,先是尾巴骨部位重重地撞在了浴缸底部,由於浴缸中水的浮力和阻力,並不是很疼,但是隨後水面沒過了我的眼睛,只感覺狠狠的一口水嗆入了我的氣管,然後就是下意識的要咳嗽,結果又是更大的一口水灌入了胃中……

隨後感覺又是那雙有力的大手,從我的腋下掏了過去,把我從水裡面撈了出來, 舉起了我,讓我和他齊頭面對面,我用最後一絲力氣,吐出了嘴裡面還沒有來及下咽的那口洗澡水,此刻的我再也沒有了任何力氣,下意識的向後仰去,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長長的頭髮掃在了浴缸的邊緣……

「秋月,你醒醒……」耳邊不停的縈繞著這個聲音,可是我不願意醒來,我只感覺到此刻很累、很累……更多的是心累,糟糕的心情霸占著我的整個思緒。別說哭、笑還是說話了,就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累……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床上了,身上已經穿好了睡袍、蓋著涼被,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著身邊的他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我,大汗淋漓,見我睜開了眼睛,頓時一股歡喜的漣漪划過了他的眉頭,從一個眉頭經過額頭皺紋的連接,劃到了另外一個眉頭,「秋月,你終於醒了……我……」「滾!」此刻的我,聽著這股噁心的聲音,望著那個噁心的面孔,從牙縫中狠狠地迸出了這個字眼。瞬間,他的眉頭緊鎖,仿佛沉重的包袱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腦袋上一樣的那種憂愁,但是此刻我不想見到他……

「好……我滾……我不奢求你原諒我……只希望……」他又一次在我身旁喃喃自語,讓我的厭惡情緒再一次攀升,「滾!」這次我是帶著破音喊出的這個字。他默默的給我蓋了蓋被子,轉身離開了……

等他離開了我的視線以後,我終於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緊繃著的那根弦也感覺到逐漸放鬆了下來,眼淚止不住的涌了出來,根本控制不住,我呆呆的望著那盞依舊亮著的白熾燈泡,仿佛也在嘲笑我,讓我越發感覺到了痛苦,靜悄悄的屋子中,只有我微弱的啜泣聲音在輕輕迴蕩……

「啪」一個微弱的聲音,猛然把我從發獃中拉拽了回來,我閉上了眼睛,仔細聽了一下,沒有其它動靜了,應該是一隻野貓路過的聲響。與此同時,我也在想著,現在該怎麼辦?「離開這裡!對!我要離開這裡!」

我內心呼喊著,很快我做好了決定,我悄悄爬了起來,換好了外面穿的衣服,又收拾了幾件我自己的衣服,呆呆的等著,等到天亮……我就要離開這個是是非非之地,遠離這個讓我心碎的地方……

時間過得很慢、時間過得也很快……我看了看手錶,估計再有一會兒天就要蒙蒙亮了,此刻我心中最記掛的還是這兩年來和我朝夕相處的小康,那張孩童的臉龐始終揮之不去……我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小康的臥室,看到小康依然在沉沉的睡覺,我打算俯下身子親吻小康一下,正在此時突然傳來了小康的囈語:「老婆……老婆……救我……我怕……」我知道這是小康做噩夢了,以前我們一起睡覺的時候,遇見過幾次這孩子做噩夢,雖然明知道小康是在囈語,但是想到我就要離開這裡,永久的離開小康的時候,淚水止不住的再次流了出來,黑暗中襯托著皎潔的月光緩緩流下,我輕輕拿起小康的小手親吻了一下,小康很快止住了囈語,每次都是這樣子,這個孩子做噩夢的時候,只要我和他一有身體接觸,他立刻會停止噩夢……

將小康的小手放回到了被子裡面,同時又給小康重新掖了一下被子,最後給小康那張稚嫩的小臉蛋上來了一個輕輕的吻……終於……我狠了狠心,轉過了身去,緩緩下樓,同時心中默默念到:「別了小康……老婆對不起你……」懷著這份對小康愧疚的心理,我緩緩地出了大門……

當我一個人頂著擦蒙蒙亮的天,走在鄉間小路的時候,除了遠處偶爾傳來的幾聲狗叫以外,靜悄悄的可怕,但是我知道我必須要加快步伐,因為很快村民們就要陸續起來忙碌了,想到這裡,我忍著腳上的傷痛、忍著下體的刺痛,加大了步伐。

很快我走到了村子外面,腳上的傷痛此刻隱隱發作,我不得不暫時停下來了腳步,現在我又該去哪裡?如果沿著公路走的話,肯定會很快被他們找到,我不想被他們找到,這時我看到了茶園山對面的那座荒山,由於光照問題,那座山沒有人願意去種植茶葉,那座山也是我小時候一個人經常去抓蟋蟀、採集植物標本的地方,很少有人去那裡……對!我就去那裡先躲起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