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8-9) 作者:zzyfb1983

簡體

. book18.org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book18.org

作者:zzyfb1983book18.org

2020-9-18 發表於SIS book18.org

異史氏曰:「沖洗娘妻這部小說,讀起來更像是一部情感小說,風格有些類似《我妻如奴》,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部小說,一直想寫點後續,後來發現已經有讀者寫後續,改為寫秋月篇。我的爛筆頭子很差勁,隨便寫了兩章,看大家喜歡程度,決定再寫不寫後續了。目前還在劇情鋪墊階段,沒有肉戲。 book18.org

另註:本章劇情與原著相比將開始有部分改變。 book18.org

第八章 母親病危 book18.org

和宏斌書信往來的日子真的很甜蜜,那個時候也很知足,覺得以後能和宏斌一起長相廝守,他主外、我主內,憧憬著美好的生活。不知不覺,一年多已經過去了,我為學校的付出也有了收穫,我教的孩子裡面,有三個小學畢業班的,其中2個考上了縣三中,為此學校特意獎勵了我1000元獎金,這在當時我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可以說我的父母一輩子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book18.org

然而,有一天在上課的時候,一個鄰居匆匆忙忙的衝進了教室,沖我喊道:「秋月啊,快回去看看吧,你娘在家裡暈倒了,現在人還昏迷不醒。」 book18.org

聽完以後,我只覺眼前一黑,大腦中一片空白,聽到鄰居喊道:「你還愣著幹嘛,快走啊。」我才反應過來,匆匆忙忙說了句下課,就往家裡跑。 book18.org

我邊跑邊問鄰居「我娘怎麼了?」 book18.org

「不知道啥病,上茅廁的時候暈倒了,半截身子都掉坑裡了。幸虧當時小花她娘在你家和你娘在嘮嗑,覺得不對勁,才喊了人來。」 book18.org

聽完以後,心痛和焦急的感覺紛紛湧上了心頭,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book18.org

當我氣喘吁吁的跑回家後,父親和周邊好幾個鄰居都在家裡,母親身上的屎尿已經被擦洗乾淨,他們已經把母親搬上了小推車,準備送到村醫那裡去。 「秋月啊,你可回來了,快過來幫忙,把你娘送到村醫那裡去!」父親對我說道。 book18.org

這個時候,一陣秋風吹拂在了我的臉上,我突然冷靜了下來,沖父親喊道:「爸,不能送到村醫那裡!」 book18.org

「妮兒,咋了?」 book18.org

「我聽鄰居的說法,俺娘很有可能是心腦血管疾病,村醫那裡是既沒有檢查的設備也沒有治療的藥物,去了那裡有啥用,白白耽誤時間。」 book18.org

「那你說咋辦?」父親也有點沒了主意。book18.org

「送去縣醫院。」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book18.org

「咱們咋送?連個車都沒有。」父親反問我。 book18.org

「去找趙叔,現在正是收賣茶葉的時候,外面肯定會有收購茶葉的車來咱們村。那些買家肯定有趙叔的長期顧客,求他幫忙說下,讓收茶葉的車送咱們去縣醫院,應該不難。」 book18.org

「妮兒,還是你靈光,咱們就這樣,快去老趙家的茶葉交易點。」 book18.org

父親安排了一個身強力壯的鄰居幫忙推車,我跟著車一路小跑護著母親,防止過於顛簸的村路導致母親摔下來。 book18.org

父親由於腿腳不好,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後面。等到了趙叔家的茶葉交易點的時候,趙叔和趙嬸都在忙著,趙嬸忙著收錢和算帳,趙叔忙著張羅僱傭的幾個村民幫忙裝卸茶葉,我急忙跑過去跟趙嬸大概了說了一下情況,趙嬸馬上就急了起來,衝著趙叔喊道:「老趙,快過來。」 book18.org

趙叔跑了過來,了解了大概情況,立馬張羅著聯繫車輛,很快有一個司機願意送我們去縣醫院,等我們把母親抬上車後,父親還沒有走到,以他的速度,估計要走到至少也要20分鐘以後,我深知此刻就是和時間賽跑,和死神拼速度,而父親走的村路太窄,車又不能開進去接他,我一咬牙,「不能等了,師傅,咱們出發。」 book18.org

「等等。」趙嬸叫住了我。 book18.org

「嬸,您還有啥事?」 book18.org

「老趙,你跟著一起去,帶上兩萬塊錢,人命關天的事情。」趙嬸沖趙叔命令到。 book18.org

「你說啥?」趙叔有些疑惑,2萬塊在那個時候,對於我們村一般人家來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即便是趙叔家富裕,如果拿走2萬塊也相對挖掉一塊心頭肉。 「少囉嗦,你快點進屋跟我拿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平時溫柔的趙嬸,此刻態度堅硬異常。趙叔不再有異議,跟著趙嬸回到了屋子,趙嬸給了他一摞厚厚的錢後,小聲的叮囑了幾句話,讓趙叔和我,陪著母親前往了縣醫院。 一路上車子開得飛快,一路上我不停的為母親揉按太陽穴、掐捏人中、揉捏臉蛋及附近,儘量為母親保持血液通暢;趙叔則不停的為母親擦汗。 book18.org

人家司機一方面是看趙叔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有人命關天之際的焦急感,平時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僅僅用了四十分鐘來到了縣醫院,到了醫院後,直接進了急救室,當母親推入急救室後,我感覺心力交瘁,緊繃著的那根弦有了一絲的放鬆,癱坐在急救室門口的座椅上。 book18.org

過了一會醫生出來了,看了看我和趙叔,他誤以為趙叔是我母親的愛人,將趙叔叫了進去。大概幾分鐘後,趙叔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跟我說:「秋月啊,大夫說了,是急性腦梗,幸虧咱們送的及時,目前還有希望救,就是需要頭頂開顱進行手術,費用大概在1萬5左右,加上藥物費用,總體費用在2萬以上,你如果同意的話,你就去簽字,我去交錢。」 book18.org

「啊?怎麼這麼貴?」這麼多錢,我不由得吃了一驚。 book18.org

「我也覺得貴,人家大夫說了,咱們這縣醫院要不是吃著國家級貧困縣的補貼,這個價格還下不來呢,至少要翻個跟頭。」 book18.org

我知道此刻時間就是生命,我來不及猶豫,來不及思考,此刻只有我才能擔負起這個責任,我已經滿18歲了,在父親還沒有趕到的情況下,家屬簽字那欄,只有我簽字才能生效,我抄起筆來,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李秋月。等我把手術單交給醫生後,趙叔急匆匆的跑去了收費處。 book18.org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簽下不僅僅是母親的手術單,更是我一生的賣身契;但是這件事情,我從不後悔…… book18.org

焦急等待的幾個小時,我簡直是渡秒如年,此時我愈發感覺自己的責任重大,壓在了我瘦弱的肩頭,我感覺已經無力承擔,可是父親直到手術結束都沒有趕到,當時我還有些怪他,後來我才知道從我們村到縣城的必經路上,在我們車剛剛經過不久就發生了嚴重的山體滑坡,整個路面全部被堵死,父親是下車徒步繞走了幾十公里的山間小路連夜趕到的醫院,事後我還慶幸我們的幸運,如果我們沒有在山體滑坡之前通過那段路,那麼母親必然因為搶救不及時而去世。 book18.org

終於我看到了急救室的大門打開,醫生出來了,我連忙沖了上去:「醫生,俺娘怎麼樣了?」 book18.org

「病人還在昏迷,但是血管已經疏通,腦部的節片已經取出,雖然還要在重症監護室觀察幾天,但是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待病人甦醒後,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 book18.org

「醫生,我太……太感謝您了。」我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拉住醫生的手連聲道謝。 book18.org

「哎,你母親也算命大,首先送到的還不算太晚,其次,這種手術咱們醫院根本沒有技術水平。要不是恰好王醫生來咱們這個縣醫院蒞臨指導,那後果……」 醫生搖了搖頭,「那不,就是那位。他可是咱們全國數得著的心腦血管疾病專家。」醫生指了指一位剛剛從搶救室出來的另一名醫生說道。 book18.org

「好啦,現在沒事了,你們在重症監護室門口要留個人,保證隨叫隨到。」醫生說完以後,轉身離開了。 book18.org

「趙叔,俺娘救過來了,俺娘救過來了。」 book18.org

「我聽到了,秋月,咱們努力沒有白費,一定是你的孝順感動了上蒼。一會我去重症監護室門口等著,等你爹來了我再走,你也累了,去坐著休息會兒吧。」 此時,得知母親已經平安,萬分高興的同時,緊繃的那根弦徹底送開了,疲勞、睏倦、乏力各種感覺涌了上來,我下意識的摟住了趙叔的脖子,一方面是對勝利後下意識的慶祝,另一方面也是在身心交瘁的情況找個依靠。 book18.org

當時,我絕對沒有其它的想法,我和趙叔歲數查著大概20多歲,我摟住他,更像是女兒對父親的撒嬌,可是沒有讓我想到的是,他的想法卻有了那麼一絲絲的變化…… book18.org

第九章 訂婚 book18.org

母親清醒過來以後,看到我和父親守在身邊,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住院的化肥問題,我不敢撒謊,如實相告以後,母親心疼的直哭,跟我和父親抱怨,不該治啊,死了算了。我和父親不停地安慰母親,母親的心態才逐漸平穩下來。 隨後在我和父親的精心照料下,母親很快就出院了,母親出院後,她的常備藥裡面又增加了一種需要舒張血管的藥物,家裡的花銷更大了,母親基本上可以自理了以後,我就趕忙回到了學校,雖然村支部書記安排了村裡文化稍微高點的人來給孩子帶課,但是怎麼來說,也不如我了解孩子們,更重要的是,我需要趕快回到工作崗位上去掙錢。 book18.org

家裡更需要錢了,我所能做到的就是更加努力的工作,教出優秀學生,領導學校發的獎勵金;從這以後,我更加關注和疼愛每一個孩子,尤其是那個叫做趙康的孩子,母親的命都是趙康父母給救回來的,我發誓要好好培養趙康。 轉眼間又是一年過去了,又是一個畢業班送走了,這年的三個畢業班學生,全部考上了縣三中,學校發給了我1500元獎金,可是這些錢對於我家的外債來說,無異於杯水車薪。 book18.org

所幸的是,母親的病沒有惡化,而是逐漸好轉,身體也在逐步恢復,從可以拄著拐杖可以慢慢挪著步子走,到丟掉了拐杖慢慢行走,再到行走基本上與原來差不多了,只是不能連續走太多的路。 book18.org

欣慰母親轉好的同時,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孩子們身上,有一天,對就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就在那天,我的命運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book18.org

早上,我和平常一樣,早早的來到了學校,把教室的桌子、小板凳什麼的都簡單擦了擦,然後坐在小板凳上擦著自己的汗水,等待孩子們到來,今天首先第一個到學校的是趙康,我看到他那張蠟黃的臉龐,總有一種心疼感覺湧上心頭,和往常一樣,笑著和他打招呼,儘可能的多給他一些溫暖。 book18.org

「小康,你媽媽的身體最近還好嗎?」 book18.org

「不…不」小康微微的搖了搖頭 book18.org

「唉」我長長的嘆了口氣,「好幾天沒有去看你媽媽了,今天放學我去看看你媽媽,另外給你補補課,最近的成績有些不理想哦…」我一邊說,一邊拍了拍他的腦袋瓜。 book18.org

最近幾天小康好像有心事似的,感覺上課有時會走神,雖然眼睛是在看我,但是看我的眼神不是在聽課,而是在用愣愣的眼神看著我,作業的正確率也在下滑,不過隨後我很快就知道小康為什麼出現了這種情況,因為他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book18.org

看到小康不停的抓著頭的樣子,我心疼的招呼小康「過來,讓老師給你抓抓虱子。」小康順從的躺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扒開他的頭髮,尋找起來,「呵,好大一隻虱子,我看你哪裡跑,還一肚子血,小康你是多久沒有洗澡了?」 「好……好……」 book18.org

「你是說好久沒洗了?」 book18.org

「嗯……嗯……」 book18.org

「以後要常洗澡喲,今天你怎麼來的這麼早?」 book18.org

「醒……」小康磕磕巴巴的說道。 book18.org

「醒得早?」我聽明白了小康的意思,小康點了點頭。 book18.org

「老……老師……你……為……為什……不……不……嫁……」我心中一驚,小康這孩子怎麼今天有些奇怪,居然問到這個問題上來了。 book18.org

「你是問老師為什麼不嫁人是吧?」我微微一笑,看到小康再次點了點頭。 順著這個話題,我想到了宏斌,但是小康還小,我不能跟他說我在等我心愛的男孩,現在讓他了解情愛也過早,我思索了一下,緩緩說道: book18.org

「因為老師不想那麼生活下去,就仿佛你們努力讀書一樣,早日走出這片大山,去往外面的世界,不要被這個小村莊迷住了眼睛,仿佛坐井觀天一般,老師當年是有這個夢想,我父母也是支持我的,所以老師沒有著急出嫁,我要慶幸我有一個開明的父母,沒有在我不懂事的時候把我送到別人家…算了,你還小,你不懂,長大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book18.org

說完以後,不由得想到了未能上大學的遺憾,最後還是回到了這個小村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同時也在考慮宏斌已經上大三了,我要考慮把宏斌叫到家裡來和我父母見見面了。 book18.org

「好了,換前面……」我不想照著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岔開了話題。 很快一天的課程就結束了,我也按照約定好的內容,帶著小康朝著趙叔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趙叔家的時候,我奇怪的發現,我的父親和母親居然也在趙叔家,和趙叔趙嬸一起圍著飯桌吃飯,趙叔和父親一起喝著瓶裝白酒,那個時候,村裡喝酒都是喝自家釀造的米酒,瓶裝酒都是寶貝,平時根本捨不得喝,趙叔家雖然相對富裕,但是平時的日子還是很節儉的,這是怎麼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我帶著小康進了屋子,「哎,秋月也來了啊,正好一起坐下吃飯吧。」 趙嬸笑容滿面的說道,趙叔趕緊搬來一把椅子,但是他們那充滿笑容的眼神始終圍繞在我的身上,後來我逐漸明白了,雖然都是充滿笑容的眼神,但是味道不一樣…… book18.org

而父母的眼神就顯得拘謹的多,雖然也在笑,但是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我不明就理的坐下了,跟著大家一起吃起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們四個仿佛心照不宣一樣,誰也不多說別的,就在閒聊著家常。而小康卻吃的非常開心,很快就吃了個肚子溜圓,小康吃飽後,被趙嬸打發出去玩耍,開開心心的出去找小夥伴們,我知道等小康走後,就要步入正題了。 book18.org

「秋月啊,我們商量了一下,打算讓你多照顧照顧小康。」首先說話的是母親,但是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卻看著桌面,手指在扣著桌面上的縫隙。 「媽,還有趙叔趙嬸,你們都放心吧,在學校裡面,我會加倍照顧他的,絕對不會讓他受任何委屈的。」我連忙跟話,我以為是不是小康在學校受到了委屈,趙叔趙嬸跟我父母告狀來了。 book18.org

「不是那個意思,秋月,我們是想讓你跟小康……」 book18.org

「跟小康?」我還是不太明白母親的意思。 book18.org

「是……想讓你跟小康喜結連理。」母親終於緩慢的說完了這句話,說完以後她的眼眶明顯紅了。 book18.org

「媽,你是讓我去當娘妻?」 book18.org

「是……」這次回答我的是父親,他的聲音很小,仿佛犯了錯誤一樣唯唯諾諾。 book18.org

「不,我不要當娘妻。」 book18.org

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因為我深深知道娘妻這種舊社會存在的陋習,只是我們村子因為閉塞才沒有斷絕的醜惡現象依然存在,我深深知道:娘妻下場大都十分的悲慘,本來想等著自己的丈夫長大,之後圓房傳宗接代,但是往往等丈夫長大了之後,他有了思想,他還年輕,而娘妻往往都已經有些老了,再加上丈夫從小到大被娘妻照顧,所以對妻子只有親情,往往都是姐弟的親情,根本沒有愛情,所以丈夫外出尋找到了新的姻緣,把已經人老珠黃的妻子拋棄在家裡,妻子獨守家裡照顧老人,等著丈夫能夠回心轉意回來,最後變成了「等郎妹」,還有小康身體不好,全村人都知道,聽到很多村民私下偷偷議論過,說這個孩子活不長、長不大,如果那樣子的話,祥林嫂的悲劇將徹徹底底地在我身上上演,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和宏斌之間的感情將徹底斷送…… book18.org

「你說啥?」父親質問著我。 book18.org

「我不要當!」 book18.org

「啪」的一聲脆響,我重重的挨了父親的一個大嘴巴子,「不想當也得當,你的婚事,爹說了算。」 book18.org

這時母親緊緊拉住了父親的胳膊,「孩兒他爹啊,先消消氣,秋月還小,一下子也接受不了。」然後扭頭對趙叔趙嬸說道:「她叔,您看秋月這孩子這麼不願意,俗話說得好強扭的瓜不甜啊,您看這事咱們要不再商量商量?」 book18.org

「孩兒他娘,要不……」趙叔好像送了點口。 book18.org

「你給我閉嘴!」趙嬸沖趙叔怒吼到,緊接著扭頭對我的母親說「那就還錢,俗話說的也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book18.org

不知道為什麼,一向慈祥的趙嬸,此時此刻如同凶神惡煞一般,活脫脫一個現實版的黃世仁。 book18.org

「她嬸啊,我不就是欠你一條命麼?我還給你就是了,別難為我的孩子了,行麼?」母親的話,已經從懇求變成了哀求。 book18.org

「我要你的命幹嗎,你就算死了,你們家也要還錢。」趙嬸沒有任何鬆口的跡象。 book18.org

此刻,我全明白了,趙嬸是讓我嫁給小康,來抵消我家欠下的趙家的債務,說白了,就是逼著我父母賣女兒,黃世仁和喜兒的故事在我這裡重新上演。看著母親那哀求的表情,想到母親以後還要靠吃藥維持生命,我的心全碎了,感覺有一把刀子在我的心間上一刀一刀又一刀的扎捅。 book18.org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吸了一下流下的鼻涕,淡淡說道:「爸媽、叔嬸,我願意嫁給小康。」 book18.org

「你說什麼?」 book18.org

趙嬸一下子高興了起來,本來身體虛弱的她經過剛才一番爭論本來有些疲倦了,聽到我說完以後,立刻又精神了起來,身體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生病,不停的顫抖。 book18.org

「我說我願意嫁給小康。」我再次大聲的重複著,但是心裡恨死趙嬸了。 「秋月啊,那咱們就說定了。」 book18.org

趙嬸快速抓住了我的手,仿佛生怕我反悔一樣。 book18.org

我狠心的點了點頭,只是在點頭的,幾滴折射著燈光的淚水,砸在了我的衣衫……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