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5-9) 作者:zzyfb1983

.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zzyfb1983 2020/09/115發表於:SIS論壇

異史氏曰:「沖洗娘妻這部小說,讀起來更像是一部情感小說,風格有些類 似《我妻如奴》,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部小說,一直想寫點後續,後來發現已經有 讀者寫後續,改為寫秋月篇。我的爛筆頭子很差勁,隨便寫了兩章,看大家喜歡 程度,決定再寫不寫後續了。前幾章屬於秋月未成年階段,沒有肉戲。」

. 第五章 陰霾初散

黑夜中,可怕的寂靜,襯託了我的淚水,被淚水打濕的枕頭被我翻過了不知 多少回。自己的夢想破碎了,永遠的破碎了,我的心也破碎了,感覺自己就像行 屍走肉一樣,除了淚水,什麼也沒有了。

「為什麼我的命這麼苦?為什麼我想用知識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都沒有?為 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心裡憤怒的質問著夜空。

夜,依然那麼寂靜……

早上,母親來到我的身邊,我看到了她腫脹的眼睛,透著深深的血絲,我知 道母親肯定也是一夜沒有睡著,母親坐在我的身旁,愛憐得把我緊緊地摟在了懷 里,好久沒有體會到這種溫暖了。此刻,我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母親身體不好, 家裡也需要照顧,我即便工作,也不能離家太遠,家裡還需要我的幫襯。

「我去趙叔家的茶園工作吧。」我輕輕對母親說道。整個村裡、包括附近的 幾個村莊,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去趙叔家的茶園打工了。我抬頭看了看母親,她 長長的睫毛上,掛著幾滴繁重的淚珠,眨了幾回,又回到了眼眶。

「妮,難為你了,一會我讓你爸爸去和你趙叔說一下,看看人家是否願意讓 你去茶園上班。先跟娘一起去吃飯吧……」

母親說完這句話後,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如同珠子一般灑落在了我的臉上, 流進了我的嘴裡,充滿了苦澀……

和母親一起去吃早飯,我第一次覺得早飯是如此的難以下咽,我抽咽著和父 母吃完了早飯,父親正打算去趙叔叔家的茶園上班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一陣敲 門聲。

父親趕快去打開了門,只聽到父親說了聲:「書記,您來了啊。」

「是啊,大酣叔,我找你和秋月妹子有點事,也順便安慰安慰秋月妹子。」 (我的父親叫做李大酣)

原來是村支部書記來了,書記和我是遠房親戚,比父親小几歲,也姓李,和 我同輩。

李書記進了屋子,看著我一家那三雙紅腫的眼睛,他嘆了一口氣:「秋月啊, 這個事情你也別太難受了,咱們村窮啊,你也別太責怪李叔和李嬸,他們也不容 易啊,再說能供你上完高中已經很不容易了,你看看,咱們村和你同齡的,別說 妮子了,就算是小子,有幾個讀完初中的?」

李書記說得一點錯都沒有,心裡頓時感覺舒服了一些,心裡對父母的那種恨 意,也少了一些。小聲說了句「我不怪他們。」

「可是你知道咱們村為什麼窮麼?」

「我不知道。」

「每年我下了多大功夫,一趟趟網鎮里跑、一趟趟往縣裡跑,為我們掙取扶 貧資金,可是怎麼樣?根本就是越扶越貧!」李書記激動的說道。

李書記說的沒錯,不得不說他是一個好書記,為了村裡能致富,煞費了苦心, 可是一次次掙取來的扶貧資金置辦的副業,全部以失敗告終。置辦了個養豬場, 豬仔還沒長大就被村民偷著殺了吃肉;置辦了個米酒廠,結果因為管理不善,而 倒閉……

「咱們村窮,就是因為普遍學歷太低啊,你看看咱們村,大字不識一個的人 就占了一多半,小學沒畢業的又占了剩下的一半。咱們村裡學校的老師水平也不 行,你讓一個初中沒畢業的人來教孩子們,不行的啊,來的支邊老師,沒有一個 呆得住的,長則半年、短則三天,又換成咱們的人來教,不成的啊。」

「書記,那你的意思是?」父親聽到這裡,聽出了一些端倪。

「大酣叔,秋月這麼傷心,我不帶點禮物,好意思來麼?」李書記沒有正面 回答,「秋月啊,我想交給你一個任務,你願意完成不?」

「交給我?啥任務?」我有些不明就理。

「你是咱們村裡學歷最高的一個,我想讓你去咱們村的學校當老師,一方面 你離家近,幫襯家裡也方便一些,再說了,你一個大姑娘家的,跑遠了,我也不 放心;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長期教下去,好好負起責任來,給咱們村教出幾 個人才來。當然了,我昨天下午就去鎮里找過了,讓咱們村學校做為鎮小學的分 校,但是給的教師指標只有一個,也就是說你自己一個人,要包攬學校的所有事 情,每個月按照鎮里的教師指標,一個月500,你願不願意去?」

「太願意了!」父母異口同聲,「叔嬸,我是問秋月,你願不願意去咱們村 學校當老師?」

我簡單思考了一下,「我願意。」我輕聲說道。

「那咱們說定了,你明天就去學校,跟那個鬧著要走的支邊老師交接一下, 其它的事情,我來辦。我還有點事,我就先走了。」李書記說完以後,匆匆忙忙 走了。

「妮兒,人家書記對咱們還真夠好的,咱不能不領情啊。」送走書記後,母 親對我說道。

「是啊,妮兒,而且這份工作也不算太累,也不用風吹日曬的,每周還能休 息兩天,一個月就可以掙到500塊,很體面了。」父親補充道。

父母說的都是實情,我也默默接受了這份現實,俗話說得好,「比上不足比 下有餘」,這份心態下,未能上大學的陰霾,在我的心頭逐漸散開……

. 第六章我當老師了

接受了教書這份工作以後,後面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書記已經給我把手續 辦好了,我第二天早上,早早得來到了學校,和那個馬上要離開的支邊老師進行 了簡單的交接,熟悉了一下學校的設施、制度以及孩子們的情況。

談到孩子們的時候,我拿著名單,一個叫做「趙康」的名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清楚知道,這個是趙叔叔家的孩子,而我之所以能讀完高中,母親至少可以一 直吃藥吃到現在,全靠趙叔叔對我家的照顧,我不能沒有感激之情。

因此,在聊到孩子們狀況的時候,我特意針對趙康的情況,多問了幾句。

交接老師,跟我介紹趙康的情況的時候,說的最多的字眼就是「內向」、 「結巴」、「體弱多病」,當時我還感嘆,趙叔叔一家挺好的人,怎麼孩子這麼 贏弱。

交接完以後,支邊老師就頭也不回的的離開了學校,等孩子們陸續到了學校, 我把孩子們召集到一起,簡單自我介紹了一下後,開始挨個點名。

當我點到趙康的時候,「到……到」一個怯生生的聲音,不僅結巴還微弱, 我順著聲音看過去,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瘦弱的孩子,個頭不高,身體就像一棵 小樹苗,四肢就像剛剛長出的還帶有青綠色的樹枝,細細的脖子上卻撐著一個大 大的腦袋,我甚至有些擔心這麼細細的脖子能撐得住那麼大的腦袋麼?臉蛋黃黃 的,沒有潤紅的顏色,感覺像是缺乏營養的痕跡;兩隻眼睛感覺也不太靈光,暗 淡而無光,目光呆滯。

瞬間,一種憐憫之情沖入我的心扉,明明是村裡最有錢人家的孩子,可是外 表卻如此令人可憐?

點名完畢後,我開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教學,為孩子們講述思想品德課, 我還記得那堂課的名字叫做《五常與四德》,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是諷刺,如果 孩子們知道了以後我身上會發生什麼,首先四德中的婦德我就配不上,不過這也 是後話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天時間很快就結束了,我也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教學任務, 說實話,一天的工作,還是讓我非常應接不暇的,只有音體美和品德課可以一起 教學,而數學語文和英語,我則要分開教學,雖然全校只有15個孩子,但是分 屬六個年級,比如我在講四年級課程的時候,只有1個孩子在聽課,其餘孩子我 安排他們在教室裡面做我布置好的習題。

接下來幾天更加忙碌,因為這個學期很快就要結束了,我要準備孩子們的期 末考試,同時要安排好假期作業;而回到家中,要幫助父母做家務,雖然日子過 了匆忙,卻也逐漸適應新的生活,有了一絲踏實的感覺。每天在學校,聽到孩子 們嗲聲嗲氣的喊一聲「秋月老師」,回到家中看到母親那慈愛的眼神,我的勞累 也就隨之煙消雲散。

當我拿著第一個月的工資回到家中,遞給父親的時候,父親緊緊地摟住了我, 十分激動,也十分高興,但還是把錢一分不剩的裝進了口袋,我知道他太缺錢了。

孩子們的考試很快就結束了,隨即放了暑假,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我 的家庭當中,缺少了學校的繁忙後,也讓我有了一絲絲空閒,我不禁想到了宏斌, 心中一陣惆悵,我現在已經和他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了,算了不再聯繫了,徒增相 互之間的尷尬和煩惱。

為了進一步了解每個孩子的情況,假期期間,我挨個進行了家訪。

期間,當我來到趙康家時,見到了我家的恩人——趙叔和趙嬸。

趙叔在院子裡和我簡單寒暄了幾句,把我請進了家門,趙嬸依靠在床上,看 到我以後,掙扎的坐直了點,說道:「秋月,快坐,老趙,去給秋月倒杯水。」

我連忙跑過去攙扶趙嬸,「趙嬸,您身體不舒服,就隨意吧,趙叔不用忙了, 我就是來了解了解小康的情況,方便教育他更好的學習。」

趙康看到我以後,抬起頭看了我一眼,露出興奮的表情,嘴裡說道:「秋 ……月……老……好。」

趙嬸聽了趙康的結巴口音,微微一皺眉頭,說了句:「小康,你出去玩會去, 我和你秋月老師有話要說。」

待小康走遠後,趙嬸跟我說起話來,「唉,小康這孩子命苦啊,我打小這身 子骨就差,我懷小康的時候,又因為瑣事動了胎氣,身體就更不行了,小康這孩 子剛出生還沒滿月,就生了場病,發了高燒,等送到縣醫院的時候,已經燒了十 幾個小時了,從那以後,這孩子也是體弱多病,直到現在是耳朵也背,說話也說 不清,不熟悉他的人,聽懂他說話都很難。我們給他起名叫康,就是希望他以後 可以健康啊。」趙嬸嗚咽著說完。

聽著趙嬸的話,我心中一緊,想著命運多舛的自己,「同是天涯淪落人」的 感覺油然而生,不由得跟著落下了眼淚,「趙嬸,別擔心,小康會好起來的。」

「秋月啊,小康這孩子,在學校你要多費心啊,根據他的情況,照顧他一點 吧。」

「放心吧趙嬸,回來我安排小康在最前面上課,我也會儘快適應小康說話, 以後我會常來的,多幫助小康,也多來看看您。」

接下來我們又一起寒暄了幾句,我準備告辭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趙嬸看我的 眼睛有些愣神,突然眉頭又露出了一絲絲微笑。後來我才明白,這一絲微笑的味 道……

. 第七章信件

家訪完畢以後,我儘可能抽時間去小康家,一方面給小康輔導功課,一方面 也幫助趙嬸做一些家務,可憐小康是一方面,報答趙叔趙嬸的恩情是更重要的部 分,我的父母對我的做法也十分支持。

通過一個假期的溝通,我逐漸聽懂了小康的說話,摸清了他組織語言的方式 甚至他小腦袋瓜中的想法,接觸多了逐漸發現,這個孩子還是非常可愛的,也非 常聽話。

很快暑假就結束了,我再次來到課堂,看著孩子們嘰嘰喳喳的歡快樣子,我 也逐漸樂在其中。我直到現在也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幼兒園暴力、小 學暴力?看著孩子們歡快、其樂融融的樣子,你也下得去手?

我最喜歡上的就是體育課,所有孩子可以和我一起,我帶著他們歡快的玩耍, 跳皮筋、丟沙包、追趕遊戲等等,逐漸我有種把校園當作家的感覺,精力奉獻給 了校園,也從校園中獲得了歡樂。

下午是二年級孩子們的語文課,我給孩子們講解著課本中的生字,通常我會 讓孩子們用新學的生字組詞並造句,提升孩子們的學習效果。

在講到「約」這個生字的時候,我讓一個孩子來組詞和造句,一個奶聲奶氣 的聲音「約——約定——老師和我約定好了,一會帶我們玩跳皮筋。」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裡突然一震,我猛然間想起來我和宏斌的約定,我不由 自主的走了神,甚至忘記點評孩子的對錯。

「秋月老師,我說得不對麼?」

「哦,不,你說得很好,坐下吧。」我趕緊回過神來,繼續教孩子們讀書識 字。

那天的課程是怎麼結束的,我已經記不清楚了,本來答應課程結束後去小康 家幫他補習功課的,我也以身體不舒服為由推後了,感覺渾渾噩噩,回到家中躲 進了自己的房間。

腦海中全是宏斌的音容與容貌,我的眼睛突然模糊了,眼淚掙扎著湧出了眼 眶,我再也忍不住了,抓起筆來,寫了一封充滿了思念的信件,封好信件、貼好 郵票以後,寫收件人地址的時候,我開始犯難了,甚至宏斌在哪個班我都不知道, 只能按照我已知的信息寫上了:浙江大學企業管理系王宏斌。

第二天,我託付一個去鎮里買化肥的老鄉,幫我把信件寄了出去,我不知道 這封信能不能郵寄到宏斌手裡,現在想起來,如果宏斌沒有收到這封信的話,或 許對我們都有好處,相互之間也不會有那麼多的苦惱了。

半個月後,我收到了宏斌的回信,我當時有些懵了,心裡仿佛被個無形的大 石壓住,腦子裡面一片空白,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種痛快已經不能用語 言來表達,似乎身上的每一個汗毛都有跳動的歡暢。

我顫抖著打開了信,「秋月,我想你,我也給海洋大學去過信件,可是沒有 迴音,我萬萬沒有想到,你因為家庭原因,未能去上大學,我絕不對嫌棄你,更 不會覺得你低我一等,相反你的遭遇加深了我對你的愛憐,你等我畢業,我要娶 你做我的妻子,我要你和我一起創業,請相信我……」

讀完信件,我的心,無法安寧,它在那裡跳躍和顫抖,我甚至清晰聽到了自 己心臟跳動的「砰砰」聲,我確實為這來臨的一切所興奮不已,難以自持。淚水 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淚水中包含的是深情、甜蜜?

從那以後,我和宏斌之間書信往來,每次收到宏斌來信的時候,都是我最開 心的時候,細細品味那來自一封封書信中的濃濃愛意,郵寄出的信件中也飽含了 我一絲絲的愛戀。

一天晚上我在備課的時候,看到第二天要講的大詩人王維寫的《相思》,不 禁抬起頭,望著窗外反省點綴滿的星空,細細品味著其中的每一句話: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不禁聯想到了宏斌,對啊,相思、相思、相思……

宏斌啊,你可知道?我對你的思念就如同那銀河蜿蜒不止……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和宏斌的心,通過書信緊緊的聯繫在了一起,每天晚 上,讀著宏斌的書信、心中思念著宏斌, 安然入睡。

然而好景不長,一天我正在上課的時候,一個噩耗傳來……

【未完待續】

第八章 母親病危

和宏斌書信往來的日子真的很甜蜜,那個時候也很知足,覺得以後能和宏斌一起長相廝守,他主外、我主內,憧憬著美好的生活。不知不覺,一年多已經過去了,我為學校的付出也有了收穫,我教的孩子裡面,有三個小學畢業班的,其中2個考上了縣三中,為此學校特意獎勵了我1000元獎金,這在當時我的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可以說我的父母一輩子沒有見過這麼多錢。

然而,有一天在上課的時候,一個鄰居匆匆忙忙的衝進了教室,沖我喊道:「秋月啊,快回去看看吧,你娘在家裡暈倒了,現在人還昏迷不醒。」

聽完以後,我只覺眼前一黑,大腦中一片空白,聽到鄰居喊道:「你還愣著幹嘛,快走啊。」我才反應過來,匆匆忙忙說了句下課,就往家裡跑。

我邊跑邊問鄰居「我娘怎麼了?」

「不知道啥病,上茅廁的時候暈倒了,半截身子都掉坑裡了。幸虧當時小花她娘在你家和你娘在嘮嗑,覺得不對勁,才喊了人來。」

聽完以後,心痛和焦急的感覺紛紛湧上了心頭,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當我氣喘吁吁的跑回家後,父親和周邊好幾個鄰居都在家裡,母親身上的屎尿已經被擦洗乾淨,他們已經把母親搬上了小推車,準備送到村醫那裡去。

「秋月啊,你可回來了,快過來幫忙,把你娘送到村醫那裡去!」父親對我說道。

這個時候,一陣秋風吹拂在了我的臉上,我突然冷靜了下來,沖父親喊道:「爸,不能送到村醫那裡!」

「妮兒,咋了?」

「我聽鄰居的說法,俺娘很有可能是心腦血管疾病,村醫那裡是既沒有檢查的設備也沒有治療的藥物,去了那裡有啥用,白白耽誤時間。」

「那你說咋辦?」父親也有點沒了主意。 「送去縣醫院。」我斬釘截鐵的說道。

「咱們咋送?連個車都沒有。」父親反問我。

「去找趙叔,現在正是收賣茶葉的時候,外面肯定會有收購茶葉的車來咱們村。那些買家肯定有趙叔的長期顧客,求他幫忙說下,讓收茶葉的車送咱們去縣醫院,應該不難。」

「妮兒,還是你靈光,咱們就這樣,快去老趙家的茶葉交易點。」

父親安排了一個身強力壯的鄰居幫忙推車,我跟著車一路小跑護著母親,防止過於顛簸的村路導致母親摔下來。

父親由於腿腳不好,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後面。等到了趙叔家的茶葉交易點的時候,趙叔和趙嬸都在忙著,趙嬸忙著收錢和算帳,趙叔忙著張羅僱傭的幾個村民幫忙裝卸茶葉,我急忙跑過去跟趙嬸大概了說了一下情況,趙嬸馬上就急了起來,衝著趙叔喊道:「老趙,快過來。」

趙叔跑了過來,了解了大概情況,立馬張羅著聯繫車輛,很快有一個司機願意送我們去縣醫院,等我們把母親抬上車後,父親還沒有走到,以他的速度,估計要走到至少也要20分鐘以後,我深知此刻就是和時間賽跑,和死神拼速度,而父親走的村路太窄,車又不能開進去接他,我一咬牙,「不能等了,師傅,咱們出發。」

「等等。」趙嬸叫住了我。

「嬸,您還有啥事?」

「老趙,你跟著一起去,帶上兩萬塊錢,人命關天的事情。」趙嬸沖趙叔命令到。

「你說啥?」趙叔有些疑惑,2萬塊在那個時候,對於我們村一般人家來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即便是趙叔家富裕,如果拿走2萬塊也相對挖掉一塊心頭肉。

「少囉嗦,你快點進屋跟我拿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平時溫柔的趙嬸,此刻態度堅硬異常。趙叔不再有異議,跟著趙嬸回到了屋子,趙嬸給了他一摞厚厚的錢後,小聲的叮囑了幾句話,讓趙叔和我,陪著母親前往了縣醫院。

一路上車子開得飛快,一路上我不停的為母親揉按太陽穴、掐捏人中、揉捏臉蛋及附近,儘量為母親保持血液通暢;趙叔則不停的為母親擦汗。

人家司機一方面是看趙叔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有人命關天之際的焦急感,平時需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僅僅用了四十分鐘來到了縣醫院,到了醫院後,直接進了急救室,當母親推入急救室後,我感覺心力交瘁,緊繃著的那根弦有了一絲的放鬆,癱坐在急救室門口的座椅上。

過了一會醫生出來了,看了看我和趙叔,他誤以為趙叔是我母親的愛人,將趙叔叫了進去。大概幾分鐘後,趙叔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跟我說:「秋月啊,大夫說了,是急性腦梗,幸虧咱們送的及時,目前還有希望救,就是需要頭頂開顱進行手術,費用大概在1萬5左右,加上藥物費用,總體費用在2萬以上,你如果同意的話,你就去簽字,我去交錢。」

「啊?怎麼這麼貴?」這麼多錢,我不由得吃了一驚。

「我也覺得貴,人家大夫說了,咱們這縣醫院要不是吃著國家級貧困縣的補貼,這個價格還下不來呢,至少要翻個跟頭。」

我知道此刻時間就是生命,我來不及猶豫,來不及思考,此刻只有我才能擔負起這個責任,我已經滿18歲了,在父親還沒有趕到的情況下,家屬簽字那欄,只有我簽字才能生效,我抄起筆來,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李秋月。等我把手術單交給醫生後,趙叔急匆匆的跑去了收費處。

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簽下不僅僅是母親的手術單,更是我一生的賣身契;但是這件事情,我從不後悔……

焦急等待的幾個小時,我簡直是渡秒如年,此時我愈發感覺自己的責任重大,壓在了我瘦弱的肩頭,我感覺已經無力承擔,可是父親直到手術結束都沒有趕到,當時我還有些怪他,後來我才知道從我們村到縣城的必經路上,在我們車剛剛經過不久就發生了嚴重的山體滑坡,整個路面全部被堵死,父親是下車徒步繞走了幾十公里的山間小路連夜趕到的醫院,事後我還慶幸我們的幸運,如果我們沒有在山體滑坡之前通過那段路,那麼母親必然因為搶救不及時而去世。

終於我看到了急救室的大門打開,醫生出來了,我連忙沖了上去:「醫生,俺娘怎麼樣了?」

「病人還在昏迷,但是血管已經疏通,腦部的節片已經取出,雖然還要在重症監護室觀察幾天,但是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待病人甦醒後,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了。」

「醫生,我太……太感謝您了。」我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拉住醫生的手連聲道謝。

「哎,你母親也算命大,首先送到的還不算太晚,其次,這種手術咱們醫院根本沒有技術水平。要不是恰好王醫生來咱們這個縣醫院蒞臨指導,那後果……」

醫生搖了搖頭,「那不,就是那位。他可是咱們全國數得著的心腦血管疾病專家。」醫生指了指一位剛剛從搶救室出來的另一名醫生說道。

「好啦,現在沒事了,你們在重症監護室門口要留個人,保證隨叫隨到。」醫生說完以後,轉身離開了。

「趙叔,俺娘救過來了,俺娘救過來了。」

「我聽到了,秋月,咱們努力沒有白費,一定是你的孝順感動了上蒼。一會我去重症監護室門口等著,等你爹來了我再走,你也累了,去坐著休息會兒吧。」

此時,得知母親已經平安,萬分高興的同時,緊繃的那根弦徹底送開了,疲勞、睏倦、乏力各種感覺涌了上來,我下意識的摟住了趙叔的脖子,一方面是對勝利後下意識的慶祝,另一方面也是在身心交瘁的情況找個依靠。

當時,我絕對沒有其它的想法,我和趙叔歲數查著大概20多歲,我摟住他,更像是女兒對父親的撒嬌,可是沒有讓我想到的是,他的想法卻有了那麼一絲絲的變化……

第九章 訂婚

母親清醒過來以後,看到我和父親守在身邊,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住院的化肥問題,我不敢撒謊,如實相告以後,母親心疼的直哭,跟我和父親抱怨,不該治啊,死了算了。我和父親不停地安慰母親,母親的心態才逐漸平穩下來。

隨後在我和父親的精心照料下,母親很快就出院了,母親出院後,她的常備藥裡面又增加了一種需要舒張血管的藥物,家裡的花銷更大了,母親基本上可以自理了以後,我就趕忙回到了學校,雖然村支部書記安排了村裡文化稍微高點的人來給孩子帶課,但是怎麼來說,也不如我了解孩子們,更重要的是,我需要趕快回到工作崗位上去掙錢。

家裡更需要錢了,我所能做到的就是更加努力的工作,教出優秀學生,領導學校發的獎勵金;從這以後,我更加關注和疼愛每一個孩子,尤其是那個叫做趙康的孩子,母親的命都是趙康父母給救回來的,我發誓要好好培養趙康。

轉眼間又是一年過去了,又是一個畢業班送走了,這年的三個畢業班學生,全部考上了縣三中,學校發給了我1500元獎金,可是這些錢對於我家的外債來說,無異於杯水車薪。

所幸的是,母親的病沒有惡化,而是逐漸好轉,身體也在逐步恢復,從可以拄著拐杖可以慢慢挪著步子走,到丟掉了拐杖慢慢行走,再到行走基本上與原來差不多了,只是不能連續走太多的路。

欣慰母親轉好的同時,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孩子們身上,有一天,對就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就在那天,我的命運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早上,我和平常一樣,早早的來到了學校,把教室的桌子、小板凳什麼的都簡單擦了擦,然後坐在小板凳上擦著自己的汗水,等待孩子們到來,今天首先第一個到學校的是趙康,我看到他那張蠟黃的臉龐,總有一種心疼感覺湧上心頭,和往常一樣,笑著和他打招呼,儘可能的多給他一些溫暖。

「小康,你媽媽的身體最近還好嗎?」

「不…不」小康微微的搖了搖頭

「唉」我長長的嘆了口氣,「好幾天沒有去看你媽媽了,今天放學我去看看你媽媽,另外給你補補課,最近的成績有些不理想哦…」我一邊說,一邊拍了拍他的腦袋瓜。

最近幾天小康好像有心事似的,感覺上課有時會走神,雖然眼睛是在看我,但是看我的眼神不是在聽課,而是在用愣愣的眼神看著我,作業的正確率也在下滑,不過隨後我很快就知道小康為什麼出現了這種情況,因為他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看到小康不停的抓著頭的樣子,我心疼的招呼小康「過來,讓老師給你抓抓虱子。」小康順從的躺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扒開他的頭髮,尋找起來,「呵,好大一隻虱子,我看你哪裡跑,還一肚子血,小康你是多久沒有洗澡了?」

「好……好……」

「你是說好久沒洗了?」

「嗯……嗯……」

「以後要常洗澡喲,今天你怎麼來的這麼早?」

「醒……」小康磕磕巴巴的說道。

「醒得早?」我聽明白了小康的意思,小康點了點頭。

「老……老師……你……為……為什……不……不……嫁……」我心中一驚,小康這孩子怎麼今天有些奇怪,居然問到這個問題上來了。

「你是問老師為什麼不嫁人是吧?」我微微一笑,看到小康再次點了點頭。

順著這個話題,我想到了宏斌,但是小康還小,我不能跟他說我在等我心愛的男孩,現在讓他了解情愛也過早,我思索了一下,緩緩說道:

「因為老師不想那麼生活下去,就仿佛你們努力讀書一樣,早日走出這片大山,去往外面的世界,不要被這個小村莊迷住了眼睛,仿佛坐井觀天一般,老師當年是有這個夢想,我父母也是支持我的,所以老師沒有著急出嫁,我要慶幸我有一個開明的父母,沒有在我不懂事的時候把我送到別人家…算了,你還小,你不懂,長大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說完以後,不由得想到了未能上大學的遺憾,最後還是回到了這個小村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同時也在考慮宏斌已經上大三了,我要考慮把宏斌叫到家裡來和我父母見見面了。

「好了,換前面……」我不想照著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岔開了話題。

很快一天的課程就結束了,我也按照約定好的內容,帶著小康朝著趙叔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趙叔家的時候,我奇怪的發現,我的父親和母親居然也在趙叔家,和趙叔趙嬸一起圍著飯桌吃飯,趙叔和父親一起喝著瓶裝白酒,那個時候,村裡喝酒都是喝自家釀造的米酒,瓶裝酒都是寶貝,平時根本捨不得喝,趙叔家雖然相對富裕,但是平時的日子還是很節儉的,這是怎麼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我帶著小康進了屋子,「哎,秋月也來了啊,正好一起坐下吃飯吧。」

趙嬸笑容滿面的說道,趙叔趕緊搬來一把椅子,但是他們那充滿笑容的眼神始終圍繞在我的身上,後來我逐漸明白了,雖然都是充滿笑容的眼神,但是味道不一樣……

而父母的眼神就顯得拘謹的多,雖然也在笑,但是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我不明就理的坐下了,跟著大家一起吃起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們四個仿佛心照不宣一樣,誰也不多說別的,就在閒聊著家常。而小康卻吃的非常開心,很快就吃了個肚子溜圓,小康吃飽後,被趙嬸打發出去玩耍,開開心心的出去找小夥伴們,我知道等小康走後,就要步入正題了。

「秋月啊,我們商量了一下,打算讓你多照顧照顧小康。」首先說話的是母親,但是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卻看著桌面,手指在扣著桌面上的縫隙。

「媽,還有趙叔趙嬸,你們都放心吧,在學校裡面,我會加倍照顧他的,絕對不會讓他受任何委屈的。」我連忙跟話,我以為是不是小康在學校受到了委屈,趙叔趙嬸跟我父母告狀來了。

「不是那個意思,秋月,我們是想讓你跟小康……」

「跟小康?」我還是不太明白母親的意思。

「是……想讓你跟小康喜結連理。」母親終於緩慢的說完了這句話,說完以後她的眼眶明顯紅了。

「媽,你是讓我去當娘妻?」

「是……」這次回答我的是父親,他的聲音很小,仿佛犯了錯誤一樣唯唯諾諾。

「不,我不要當娘妻。」

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因為我深深知道娘妻這種舊社會存在的陋習,只是我們村子因為閉塞才沒有斷絕的醜惡現象依然存在,我深深知道:娘妻下場大都十分的悲慘,本來想等著自己的丈夫長大,之後圓房傳宗接代,但是往往等丈夫長大了之後,他有了思想,他還年輕,而娘妻往往都已經有些老了,再加上丈夫從小到大被娘妻照顧,所以對妻子只有親情,往往都是姐弟的親情,根本沒有愛情,所以丈夫外出尋找到了新的姻緣,把已經人老珠黃的妻子拋棄在家裡,妻子獨守家裡照顧老人,等著丈夫能夠回心轉意回來,最後變成了「等郎妹」,還有小康身體不好,全村人都知道,聽到很多村民私下偷偷議論過,說這個孩子活不長、長不大,如果那樣子的話,祥林嫂的悲劇將徹徹底底地在我身上上演,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和宏斌之間的感情將徹底斷送……

「你說啥?」父親質問著我。

「我不要當!」

「啪」的一聲脆響,我重重的挨了父親的一個大嘴巴子,「不想當也得當,你的婚事,爹說了算。」

這時母親緊緊拉住了父親的胳膊,「孩兒他爹啊,先消消氣,秋月還小,一下子也接受不了。」然後扭頭對趙叔趙嬸說道:「她叔,您看秋月這孩子這麼不願意,俗話說得好強扭的瓜不甜啊,您看這事咱們要不再商量商量?」

「孩兒他娘,要不……」趙叔好像送了點口。

「你給我閉嘴!」趙嬸沖趙叔怒吼到,緊接著扭頭對我的母親說「那就還錢,俗話說的也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不知道為什麼,一向慈祥的趙嬸,此時此刻如同凶神惡煞一般,活脫脫一個現實版的黃世仁。

「她嬸啊,我不就是欠你一條命麼?我還給你就是了,別難為我的孩子了,行麼?」母親的話,已經從懇求變成了哀求。

「我要你的命幹嗎,你就算死了,你們家也要還錢。」趙嬸沒有任何鬆口的跡象。

此刻,我全明白了,趙嬸是讓我嫁給小康,來抵消我家欠下的趙家的債務,說白了,就是逼著我父母賣女兒,黃世仁和喜兒的故事在我這裡重新上演。看著母親那哀求的表情,想到母親以後還要靠吃藥維持生命,我的心全碎了,感覺有一把刀子在我的心間上一刀一刀又一刀的扎捅。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吸了一下流下的鼻涕,淡淡說道:「爸媽、叔嬸,我願意嫁給小康。」

「你說什麼?」

趙嬸一下子高興了起來,本來身體虛弱的她經過剛才一番爭論本來有些疲倦了,聽到我說完以後,立刻又精神了起來,身體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生病,不停的顫抖。

「我說我願意嫁給小康。」我再次大聲的重複著,但是心裡恨死趙嬸了。

「秋月啊,那咱們就說定了。」

趙嬸快速抓住了我的手,仿佛生怕我反悔一樣。

我狠心的點了點頭,只是在點頭的,幾滴折射著燈光的淚水,砸在了我的衣衫……

【未完待續】 貼主:Cslo於2020_09_15 7:57:27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