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5-9) 作者:zzyfb1983

.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zzyfb1983 2020/09/115发表于:SIS论坛

异史氏曰:“冲洗娘妻这部小说,读起来更像是一部情感小说,风格有些类 似《我妻如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一直想写点后续,后来发现已经有 读者写后续,改为写秋月篇。我的烂笔头子很差劲,随便写了两章,看大家喜欢 程度,决定再写不写后续了。前几章属于秋月未成年阶段,没有肉戏。”

. 第五章 阴霾初散

黑夜中,可怕的寂静,衬托了我的泪水,被泪水打湿的枕头被我翻过了不知 多少回。自己的梦想破碎了,永远的破碎了,我的心也破碎了,感觉自己就像行 尸走肉一样,除了泪水,什么也没有了。

“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为什么我想用知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都没有?为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心里愤怒的质问著夜空。

夜,依然那么寂静……

早上,母亲来到我的身边,我看到了她肿胀的眼睛,透著深深的血丝,我知 道母亲肯定也是一夜没有睡着,母亲坐在我的身旁,爱怜得把我紧紧地搂在了怀 里,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温暖了。此刻,我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母亲身体不好, 家里也需要照顾,我即便工作,也不能离家太远,家里还需要我的帮衬。

“我去赵叔家的茶园工作吧。”我轻轻对母亲说道。整个村里、包括附近的 几个村庄,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去赵叔家的茶园打工了。我抬头看了看母亲,她 长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繁重的泪珠,眨了几回,又回到了眼眶。

“妮,难为你了,一会我让你爸爸去和你赵叔说一下,看看人家是否愿意让 你去茶园上班。先跟娘一起去吃饭吧……”

母亲说完这句话后,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如同珠子一般洒落在了我的脸上, 流进了我的嘴里,充满了苦涩……

和母亲一起去吃早饭,我第一次觉得早饭是如此的难以下咽,我抽咽著和父 母吃完了早饭,父亲正打算去赵叔叔家的茶园上班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敲 门声。

父亲赶快去打开了门,只听到父亲说了声:“书记,您来了啊。”

“是啊,大酣叔,我找你和秋月妹子有点事,也顺便安慰安慰秋月妹子。” (我的父亲叫做李大酣)

原来是村支部书记来了,书记和我是远房亲戚,比父亲小几岁,也姓李,和 我同辈。

李书记进了屋子,看着我一家那三双红肿的眼睛,他叹了一口气:“秋月啊, 这个事情你也别太难受了,咱们村穷啊,你也别太责怪李叔和李婶,他们也不容 易啊,再说能供你上完高中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看看,咱们村和你同龄的,别说 妮子了,就算是小子,有几个读完初中的?”

李书记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心里顿时感觉舒服了一些,心里对父母的那种恨 意,也少了一些。小声说了句“我不怪他们。”

“可是你知道咱们村为什么穷么?”

“我不知道。”

“每年我下了多大功夫,一趟趟网镇里跑、一趟趟往县里跑,为我们挣取扶 贫资金,可是怎么样?根本就是越扶越贫!”李书记激动的说道。

李书记说的没错,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好书记,为了村里能致富,煞费了苦心, 可是一次次挣取来的扶贫资金置办的副业,全部以失败告终。置办了个养猪场, 猪仔还没长大就被村民偷着杀了吃肉;置办了个米酒厂,结果因为管理不善,而 倒闭……

“咱们村穷,就是因为普遍学历太低啊,你看看咱们村,大字不识一个的人 就占了一多半,小学没毕业的又占了剩下的一半。咱们村里学校的老师水平也不 行,你让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人来教孩子们,不行的啊,来的支边老师,没有一个 呆得住的,长则半年、短则三天,又换成咱们的人来教,不成的啊。”

“书记,那你的意思是?”父亲听到这里,听出了一些端倪。

“大酣叔,秋月这么伤心,我不带点礼物,好意思来么?”李书记没有正面 回答,“秋月啊,我想交给你一个任务,你愿意完成不?”

“交给我?啥任务?”我有些不明就理。

“你是咱们村里学历最高的一个,我想让你去咱们村的学校当老师,一方面 你离家近,帮衬家里也方便一些,再说了,你一个大姑娘家的,跑远了,我也不 放心;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能长期教下去,好好负起责任来,给咱们村教出几 个人才来。当然了,我昨天下午就去镇里找过了,让咱们村学校做为镇小学的分 校,但是给的教师指标只有一个,也就是说你自己一个人,要包揽学校的所有事 情,每个月按照镇里的教师指标,一个月500,你愿不愿意去?”

“太愿意了!”父母异口同声,“叔婶,我是问秋月,你愿不愿意去咱们村 学校当老师?”

我简单思考了一下,“我愿意。”我轻声说道。

“那咱们说定了,你明天就去学校,跟那个闹着要走的支边老师交接一下, 其它的事情,我来办。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李书记说完以后,匆匆忙忙 走了。

“妮儿,人家书记对咱们还真够好的,咱不能不领情啊。”送走书记后,母 亲对我说道。

“是啊,妮儿,而且这份工作也不算太累,也不用风吹日晒的,每周还能休 息两天,一个月就可以挣到500块,很体面了。”父亲补充道。

父母说的都是实情,我也默默接受了这份现实,俗话说得好,“比上不足比 下有余”,这份心态下,未能上大学的阴霾,在我的心头逐渐散开……

. 第六章我当老师了

接受了教书这份工作以后,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书记已经给我把手续 办好了,我第二天早上,早早得来到了学校,和那个马上要离开的支边老师进行 了简单的交接,熟悉了一下学校的设施、制度以及孩子们的情况。

谈到孩子们的时候,我拿著名单,一个叫做“赵康”的名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我清楚知道,这个是赵叔叔家的孩子,而我之所以能读完高中,母亲至少可以一 直吃药吃到现在,全靠赵叔叔对我家的照顾,我不能没有感激之情。

因此,在聊到孩子们状况的时候,我特意针对赵康的情况,多问了几句。

交接老师,跟我介绍赵康的情况的时候,说的最多的字眼就是“内向”、 “结巴”、“体弱多病”,当时我还感叹,赵叔叔一家挺好的人,怎么孩子这么 赢弱。

交接完以后,支边老师就头也不回的的离开了学校,等孩子们陆续到了学校, 我把孩子们召集到一起,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后,开始挨个点名。

当我点到赵康的时候,“到……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不仅结巴还微弱,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瘦弱的孩子,个头不高,身体就像一棵 小树苗,四肢就像刚刚长出的还带有青绿色的树枝,细细的脖子上却撑著一个大 大的脑袋,我甚至有些担心这么细细的脖子能撑得住那么大的脑袋么?脸蛋黄黄 的,没有润红的颜色,感觉像是缺乏营养的痕迹;两只眼睛感觉也不太灵光,暗 淡而无光,目光呆滞。

瞬间,一种怜悯之情冲入我的心扉,明明是村里最有钱人家的孩子,可是外 表却如此令人可怜?

点名完毕后,我开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教学,为孩子们讲述思想品德课, 我还记得那堂课的名字叫做《五常与四德》,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讽刺,如果 孩子们知道了以后我身上会发生什么,首先四德中的妇德我就配不上,不过这也 是后话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我也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教学任务, 说实话,一天的工作,还是让我非常应接不暇的,只有音体美和品德课可以一起 教学,而数学语文和英语,我则要分开教学,虽然全校只有15个孩子,但是分 属六个年级,比如我在讲四年级课程的时候,只有1个孩子在听课,其余孩子我 安排他们在教室里面做我布置好的习题。

接下来几天更加忙碌,因为这个学期很快就要结束了,我要准备孩子们的期 末考试,同时要安排好假期作业;而回到家中,要帮助父母做家务,虽然日子过 了匆忙,却也逐渐适应新的生活,有了一丝踏实的感觉。每天在学校,听到孩子 们嗲声嗲气的喊一声“秋月老师”,回到家中看到母亲那慈爱的眼神,我的劳累 也就随之烟消云散。

当我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回到家中,递给父亲的时候,父亲紧紧地搂住了我, 十分激动,也十分高兴,但还是把钱一分不剩的装进了口袋,我知道他太缺钱了。

孩子们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随即放了暑假,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我 的家庭当中,缺少了学校的繁忙后,也让我有了一丝丝空闲,我不禁想到了宏斌, 心中一阵惆怅,我现在已经和他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算了不再联系了,徒增相 互之间的尴尬和烦恼。

为了进一步了解每个孩子的情况,假期期间,我挨个进行了家访。

期间,当我来到赵康家时,见到了我家的恩人——赵叔和赵婶。

赵叔在院子里和我简单寒暄了几句,把我请进了家门,赵婶依靠在床上,看 到我以后,挣扎的坐直了点,说道:“秋月,快坐,老赵,去给秋月倒杯水。”

我连忙跑过去搀扶赵婶,“赵婶,您身体不舒服,就随意吧,赵叔不用忙了, 我就是来了解了解小康的情况,方便教育他更好的学习。”

赵康看到我以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露出兴奋的表情,嘴里说道:“秋 ……月……老……好。”

赵婶听了赵康的结巴口音,微微一皱眉头,说了句:“小康,你出去玩会去, 我和你秋月老师有话要说。”

待小康走远后,赵婶跟我说起话来,“唉,小康这孩子命苦啊,我打小这身 子骨就差,我怀小康的时候,又因为琐事动了胎气,身体就更不行了,小康这孩 子刚出生还没满月,就生了场病,发了高烧,等送到县医院的时候,已经烧了十 几个小时了,从那以后,这孩子也是体弱多病,直到现在是耳朵也背,说话也说 不清,不熟悉他的人,听懂他说话都很难。我们给他起名叫康,就是希望他以后 可以健康啊。”赵婶呜咽著说完。

听着赵婶的话,我心中一紧,想着命运多舛的自己,“同是天涯沦落人”的 感觉油然而生,不由得跟着落下了眼泪,“赵婶,别担心,小康会好起来的。”

“秋月啊,小康这孩子,在学校你要多费心啊,根据他的情况,照顾他一点 吧。”

“放心吧赵婶,回来我安排小康在最前面上课,我也会尽快适应小康说话, 以后我会常来的,多帮助小康,也多来看看您。”

接下来我们又一起寒暄了几句,我准备告辞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赵婶看我的 眼睛有些愣神,突然眉头又露出了一丝丝微笑。后来我才明白,这一丝微笑的味 道……

. 第七章信件

家访完毕以后,我尽可能抽时间去小康家,一方面给小康辅导功课,一方面 也帮助赵婶做一些家务,可怜小康是一方面,报答赵叔赵婶的恩情是更重要的部 分,我的父母对我的做法也十分支持。

通过一个假期的沟通,我逐渐听懂了小康的说话,摸清了他组织语言的方式 甚至他小脑袋瓜中的想法,接触多了逐渐发现,这个孩子还是非常可爱的,也非 常听话。

很快暑假就结束了,我再次来到课堂,看着孩子们叽叽喳喳的欢快样子,我 也逐渐乐在其中。我直到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幼儿园暴力、小 学暴力?看着孩子们欢快、其乐融融的样子,你也下得去手?

我最喜欢上的就是体育课,所有孩子可以和我一起,我带着他们欢快的玩耍, 跳皮筋、丢沙包、追赶游戏等等,逐渐我有种把校园当作家的感觉,精力奉献给 了校园,也从校园中获得了欢乐。

下午是二年级孩子们的语文课,我给孩子们讲解著课本中的生字,通常我会 让孩子们用新学的生字组词并造句,提升孩子们的学习效果。

在讲到“约”这个生字的时候,我让一个孩子来组词和造句,一个奶声奶气 的声音“约——约定——老师和我约定好了,一会带我们玩跳皮筋。”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突然一震,我猛然间想起来我和宏斌的约定,我不由 自主的走了神,甚至忘记点评孩子的对错。

“秋月老师,我说得不对么?”

“哦,不,你说得很好,坐下吧。”我赶紧回过神来,继续教孩子们读书识 字。

那天的课程是怎么结束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本来答应课程结束后去小康 家帮他补习功课的,我也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推后了,感觉浑浑噩噩,回到家中躲 进了自己的房间。

脑海中全是宏斌的音容与容貌,我的眼睛突然模糊了,眼泪挣扎著涌出了眼 眶,我再也忍不住了,抓起笔来,写了一封充满了思念的信件,封好信件、贴好 邮票以后,写收件人地址的时候,我开始犯难了,甚至宏斌在哪个班我都不知道, 只能按照我已知的信息写上了:浙江大学企业管理系王宏斌。

第二天,我托付一个去镇里买化肥的老乡,帮我把信件寄了出去,我不知道 这封信能不能邮寄到宏斌手里,现在想起来,如果宏斌没有收到这封信的话,或 许对我们都有好处,相互之间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苦恼了。

半个月后,我收到了宏斌的回信,我当时有些懵了,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 石压住,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种痛快已经不能用语 言来表达,似乎身上的每一个汗毛都有跳动的欢畅。

我颤抖著打开了信,“秋月,我想你,我也给海洋大学去过信件,可是没有 回音,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因为家庭原因,未能去上大学,我绝不对嫌弃你,更 不会觉得你低我一等,相反你的遭遇加深了我对你的爱怜,你等我毕业,我要娶 你做我的妻子,我要你和我一起创业,请相信我……”

读完信件,我的心,无法安宁,它在那里跳跃和颤抖,我甚至清晰听到了自 己心脏跳动的“砰砰”声,我确实为这来临的一切所兴奋不已,难以自持。泪水 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泪水中包含的是深情、甜蜜?

从那以后,我和宏斌之间书信往来,每次收到宏斌来信的时候,都是我最开 心的时候,细细品味那来自一封封书信中的浓浓爱意,邮寄出的信件中也饱含了 我一丝丝的爱恋。

一天晚上我在备课的时候,看到第二天要讲的大诗人王维写的《相思》,不 禁抬起头,望着窗外反省点缀满的星空,细细品味着其中的每一句话: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不禁联想到了宏斌,对啊,相思、相思、相思……

宏斌啊,你可知道?我对你的思念就如同那银河蜿蜒不止……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宏斌的心,通过书信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每天晚 上,读著宏斌的书信、心中思念著宏斌, 安然入睡。

然而好景不长,一天我正在上课的时候,一个噩耗传来……

【未完待续】

第八章 母亲病危

和宏斌书信往来的日子真的很甜蜜,那个时候也很知足,觉得以后能和宏斌一起长相厮守,他主外、我主内,憧憬著美好的生活。不知不觉,一年多已经过去了,我为学校的付出也有了收获,我教的孩子里面,有三个小学毕业班的,其中2个考上了县三中,为此学校特意奖励了我1000元奖金,这在当时我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可以说我的父母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然而,有一天在上课的时候,一个邻居匆匆忙忙的冲进了教室,冲我喊道:“秋月啊,快回去看看吧,你娘在家里晕倒了,现在人还昏迷不醒。”

听完以后,我只觉眼前一黑,大脑中一片空白,听到邻居喊道:“你还愣著干嘛,快走啊。”我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说了句下课,就往家里跑。

我边跑边问邻居“我娘怎么了?”

“不知道啥病,上茅厕的时候晕倒了,半截身子都掉坑里了。幸亏当时小花她娘在你家和你娘在唠嗑,觉得不对劲,才喊了人来。”

听完以后,心痛和焦急的感觉纷纷涌上了心头,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当我气喘吁吁的跑回家后,父亲和周边好几个邻居都在家里,母亲身上的屎尿已经被擦洗干净,他们已经把母亲搬上了小推车,准备送到村医那里去。

“秋月啊,你可回来了,快过来帮忙,把你娘送到村医那里去!”父亲对我说道。

这个时候,一阵秋风吹拂在了我的脸上,我突然冷静了下来,冲父亲喊道:“爸,不能送到村医那里!”

“妮儿,咋了?”

“我听邻居的说法,俺娘很有可能是心脑血管疾病,村医那里是既没有检查的设备也没有治疗的药物,去了那里有啥用,白白耽误时间。”

“那你说咋办?”父亲也有点没了主意。 “送去县医院。”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咱们咋送?连个车都没有。”父亲反问我。

“去找赵叔,现在正是收卖茶叶的时候,外面肯定会有收购茶叶的车来咱们村。那些买家肯定有赵叔的长期顾客,求他帮忙说下,让收茶叶的车送咱们去县医院,应该不难。”

“妮儿,还是你灵光,咱们就这样,快去老赵家的茶叶交易点。”

父亲安排了一个身强力壮的邻居帮忙推车,我跟着车一路小跑护着母亲,防止过于颠簸的村路导致母亲摔下来。

父亲由于腿脚不好,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后面。等到了赵叔家的茶叶交易点的时候,赵叔和赵婶都在忙着,赵婶忙着收钱和算账,赵叔忙着张罗雇佣的几个村民帮忙装卸茶叶,我急忙跑过去跟赵婶大概了说了一下情况,赵婶马上就急了起来,冲着赵叔喊道:“老赵,快过来。”

赵叔跑了过来,了解了大概情况,立马张罗著联系车辆,很快有一个司机愿意送我们去县医院,等我们把母亲抬上车后,父亲还没有走到,以他的速度,估计要走到至少也要20分钟以后,我深知此刻就是和时间赛跑,和死神拼速度,而父亲走的村路太窄,车又不能开进去接他,我一咬牙,“不能等了,师傅,咱们出发。”

“等等。”赵婶叫住了我。

“婶,您还有啥事?”

“老赵,你跟着一起去,带上两万块钱,人命关天的事情。”赵婶冲赵叔命令到。

“你说啥?”赵叔有些疑惑,2万块在那个时候,对于我们村一般人家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便是赵叔家富裕,如果拿走2万块也相对挖掉一块心头肉。

“少啰嗦,你快点进屋跟我拿钱,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平时温柔的赵婶,此刻态度坚硬异常。赵叔不再有异议,跟着赵婶回到了屋子,赵婶给了他一摞厚厚的钱后,小声的叮嘱了几句话,让赵叔和我,陪着母亲前往了县医院。

一路上车子开得飞快,一路上我不停的为母亲揉按太阳穴、掐捏人中、揉捏脸蛋及附近,尽量为母亲保持血液通畅;赵叔则不停的为母亲擦汗。

人家司机一方面是看赵叔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有人命关天之际的焦急感,平时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仅仅用了四十分钟来到了县医院,到了医院后,直接进了急救室,当母亲推入急救室后,我感觉心力交瘁,紧绷着的那根弦有了一丝的放松,瘫坐在急救室门口的座椅上。

过了一会医生出来了,看了看我和赵叔,他误以为赵叔是我母亲的爱人,将赵叔叫了进去。大概几分钟后,赵叔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跟我说:“秋月啊,大夫说了,是急性脑梗,幸亏咱们送的及时,目前还有希望救,就是需要头顶开颅进行手术,费用大概在1万5左右,加上药物费用,总体费用在2万以上,你如果同意的话,你就去签字,我去交钱。”

“啊?怎么这么贵?”这么多钱,我不由得吃了一惊。

“我也觉得贵,人家大夫说了,咱们这县医院要不是吃着国家级贫困县的补贴,这个价格还下不来呢,至少要翻个跟头。”

我知道此刻时间就是生命,我来不及犹豫,来不及思考,此刻只有我才能担负起这个责任,我已经满18岁了,在父亲还没有赶到的情况下,家属签字那栏,只有我签字才能生效,我抄起笔来,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李秋月。等我把手术单交给医生后,赵叔急匆匆的跑去了收费处。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签下不仅仅是母亲的手术单,更是我一生的卖身契;但是这件事情,我从不后悔……

焦急等待的几个小时,我简直是渡秒如年,此时我愈发感觉自己的责任重大,压在了我瘦弱的肩头,我感觉已经无力承担,可是父亲直到手术结束都没有赶到,当时我还有些怪他,后来我才知道从我们村到县城的必经路上,在我们车刚刚经过不久就发生了严重的山体滑坡,整个路面全部被堵死,父亲是下车徒步绕走了几十公里的山间小路连夜赶到的医院,事后我还庆幸我们的幸运,如果我们没有在山体滑坡之前通过那段路,那么母亲必然因为抢救不及时而去世。

终于我看到了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医生出来了,我连忙冲了上去:“医生,俺娘怎么样了?”

“病人还在昏迷,但是血管已经疏通,脑部的节片已经取出,虽然还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但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待病人苏醒后,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医生,我太……太感谢您了。”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拉住医生的手连声道谢。

“哎,你母亲也算命大,首先送到的还不算太晚,其次,这种手术咱们医院根本没有技术水平。要不是恰好王医生来咱们这个县医院莅临指导,那后果……”

医生摇了摇头,“那不,就是那位。他可是咱们全国数得着的心脑血管疾病专家。”医生指了指一位刚刚从抢救室出来的另一名医生说道。

“好啦,现在没事了,你们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要留个人,保证随叫随到。”医生说完以后,转身离开了。

“赵叔,俺娘救过来了,俺娘救过来了。”

“我听到了,秋月,咱们努力没有白费,一定是你的孝顺感动了上苍。一会我去重症监护室门口等著,等你爹来了我再走,你也累了,去坐着休息会儿吧。”

此时,得知母亲已经平安,万分高兴的同时,紧绷的那根弦彻底送开了,疲劳、困倦、乏力各种感觉涌了上来,我下意识的搂住了赵叔的脖子,一方面是对胜利后下意识的庆祝,另一方面也是在身心交瘁的情况找个依靠。

当时,我绝对没有其它的想法,我和赵叔岁数查著大概20多岁,我搂住他,更像是女儿对父亲的撒娇,可是没有让我想到的是,他的想法却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变化……

第九章 订婚

母亲清醒过来以后,看到我和父亲守在身边,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住院的化肥问题,我不敢撒谎,如实相告以后,母亲心疼的直哭,跟我和父亲抱怨,不该治啊,死了算了。我和父亲不停地安慰母亲,母亲的心态才逐渐平稳下来。

随后在我和父亲的精心照料下,母亲很快就出院了,母亲出院后,她的常备药里面又增加了一种需要舒张血管的药物,家里的花销更大了,母亲基本上可以自理了以后,我就赶忙回到了学校,虽然村支部书记安排了村里文化稍微高点的人来给孩子带课,但是怎么来说,也不如我了解孩子们,更重要的是,我需要赶快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挣钱。

家里更需要钱了,我所能做到的就是更加努力的工作,教出优秀学生,领导学校发的奖励金;从这以后,我更加关注和疼爱每一个孩子,尤其是那个叫做赵康的孩子,母亲的命都是赵康父母给救回来的,我发誓要好好培养赵康。

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又是一个毕业班送走了,这年的三个毕业班学生,全部考上了县三中,学校发给了我1500元奖金,可是这些钱对于我家的外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所幸的是,母亲的病没有恶化,而是逐渐好转,身体也在逐步恢复,从可以拄著拐杖可以慢慢挪著步子走,到丢掉了拐杖慢慢行走,再到行走基本上与原来差不多了,只是不能连续走太多的路。

欣慰母亲转好的同时,我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孩子们身上,有一天,对就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就在那天,我的命运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早上,我和平常一样,早早的来到了学校,把教室的桌子、小板凳什么的都简单擦了擦,然后坐在小板凳上擦著自己的汗水,等待孩子们到来,今天首先第一个到学校的是赵康,我看到他那张蜡黄的脸庞,总有一种心疼感觉涌上心头,和往常一样,笑着和他打招呼,尽可能的多给他一些温暖。

“小康,你妈妈的身体最近还好吗?”

“不…不”小康微微的摇了摇头

“唉”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好几天没有去看你妈妈了,今天放学我去看看你妈妈,另外给你补补课,最近的成绩有些不理想哦…”我一边说,一边拍了拍他的脑袋瓜。

最近几天小康好像有心事似的,感觉上课有时会走神,虽然眼睛是在看我,但是看我的眼神不是在听课,而是在用愣愣的眼神看着我,作业的正确率也在下滑,不过随后我很快就知道小康为什么出现了这种情况,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看到小康不停的抓着头的样子,我心疼的招呼小康“过来,让老师给你抓抓虱子。”小康顺从的躺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扒开他的头发,寻找起来,“呵,好大一只虱子,我看你哪里跑,还一肚子血,小康你是多久没有洗澡了?”

“好……好……”

“你是说好久没洗了?”

“嗯……嗯……”

“以后要常洗澡哟,今天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醒……”小康磕磕巴巴的说道。

“醒得早?”我听明白了小康的意思,小康点了点头。

“老……老师……你……为……为什……不……不……嫁……”我心中一惊,小康这孩子怎么今天有些奇怪,居然问到这个问题上来了。

“你是问老师为什么不嫁人是吧?”我微微一笑,看到小康再次点了点头。

顺着这个话题,我想到了宏斌,但是小康还小,我不能跟他说我在等我心爱的男孩,现在让他了解情爱也过早,我思索了一下,缓缓说道:

“因为老师不想那么生活下去,就仿佛你们努力读书一样,早日走出这片大山,去往外面的世界,不要被这个小村庄迷住了眼睛,仿佛坐井观天一般,老师当年是有这个梦想,我父母也是支持我的,所以老师没有着急出嫁,我要庆幸我有一个开明的父母,没有在我不懂事的时候把我送到别人家…算了,你还小,你不懂,长大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说完以后,不由得想到了未能上大学的遗憾,最后还是回到了这个小村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同时也在考虑宏斌已经上大三了,我要考虑把宏斌叫到家里来和我父母见见面了。

“好了,换前面……”我不想照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岔开了话题。

很快一天的课程就结束了,我也按照约定好的内容,带着小康朝着赵叔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赵叔家的时候,我奇怪的发现,我的父亲和母亲居然也在赵叔家,和赵叔赵婶一起围着饭桌吃饭,赵叔和父亲一起喝着瓶装白酒,那个时候,村里喝酒都是喝自家酿造的米酒,瓶装酒都是宝贝,平时根本舍不得喝,赵叔家虽然相对富裕,但是平时的日子还是很节俭的,这是怎么了,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我带着小康进了屋子,“哎,秋月也来了啊,正好一起坐下吃饭吧。”

赵婶笑容满面的说道,赵叔赶紧搬来一把椅子,但是他们那充满笑容的眼神始终围绕在我的身上,后来我逐渐明白了,虽然都是充满笑容的眼神,但是味道不一样……

而父母的眼神就显得拘谨的多,虽然也在笑,但是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我不明就理的坐下了,跟着大家一起吃起了饭,吃饭的时候,他们四个仿佛心照不宣一样,谁也不多说别的,就在闲聊著家常。而小康却吃的非常开心,很快就吃了个肚子溜圆,小康吃饱后,被赵婶打发出去玩耍,开开心心的出去找小伙伴们,我知道等小康走后,就要步入正题了。

“秋月啊,我们商量了一下,打算让你多照顾照顾小康。”首先说话的是母亲,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却看着桌面,手指在扣著桌面上的缝隙。

“妈,还有赵叔赵婶,你们都放心吧,在学校里面,我会加倍照顾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受任何委屈的。”我连忙跟话,我以为是不是小康在学校受到了委屈,赵叔赵婶跟我父母告状来了。

“不是那个意思,秋月,我们是想让你跟小康……”

“跟小康?”我还是不太明白母亲的意思。

“是……想让你跟小康喜结连理。”母亲终于缓慢的说完了这句话,说完以后她的眼眶明显红了。

“妈,你是让我去当娘妻?”

“是……”这次回答我的是父亲,他的声音很小,仿佛犯了错误一样唯唯诺诺。

“不,我不要当娘妻。”

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因为我深深知道娘妻这种旧社会存在的陋习,只是我们村子因为闭塞才没有断绝的丑恶现象依然存在,我深深知道:娘妻下场大都十分的悲惨,本来想等著自己的丈夫长大,之后圆房传宗接代,但是往往等丈夫长大了之后,他有了思想,他还年轻,而娘妻往往都已经有些老了,再加上丈夫从小到大被娘妻照顾,所以对妻子只有亲情,往往都是姐弟的亲情,根本没有爱情,所以丈夫外出寻找到了新的姻缘,把已经人老珠黄的妻子抛弃在家里,妻子独守家里照顾老人,等著丈夫能够回心转意回来,最后变成了“等郎妹”,还有小康身体不好,全村人都知道,听到很多村民私下偷偷议论过,说这个孩子活不长、长不大,如果那样子的话,祥林嫂的悲剧将彻彻底底地在我身上上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和宏斌之间的感情将彻底断送……

“你说啥?”父亲质问着我。

“我不要当!”

“啪”的一声脆响,我重重的挨了父亲的一个大嘴巴子,“不想当也得当,你的婚事,爹说了算。”

这时母亲紧紧拉住了父亲的胳膊,“孩儿他爹啊,先消消气,秋月还小,一下子也接受不了。”然后扭头对赵叔赵婶说道:“她叔,您看秋月这孩子这么不愿意,俗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啊,您看这事咱们要不再商量商量?”

“孩儿他娘,要不……”赵叔好像送了点口。

“你给我闭嘴!”赵婶冲赵叔怒吼到,紧接着扭头对我的母亲说“那就还钱,俗话说的也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慈祥的赵婶,此时此刻如同凶神恶煞一般,活脱脱一个现实版的黄世仁。

“她婶啊,我不就是欠你一条命么?我还给你就是了,别难为我的孩子了,行么?”母亲的话,已经从恳求变成了哀求。

“我要你的命干吗,你就算死了,你们家也要还钱。”赵婶没有任何松口的迹象。

此刻,我全明白了,赵婶是让我嫁给小康,来抵消我家欠下的赵家的债务,说白了,就是逼着我父母卖女儿,黄世仁和喜儿的故事在我这里重新上演。看着母亲那哀求的表情,想到母亲以后还要靠吃药维持生命,我的心全碎了,感觉有一把刀子在我的心间上一刀一刀又一刀的扎捅。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吸了一下流下的鼻涕,淡淡说道:“爸妈、叔婶,我愿意嫁给小康。”

“你说什么?”

赵婶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本来身体虚弱的她经过刚才一番争论本来有些疲倦了,听到我说完以后,立刻又精神了起来,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生病,不停的颤抖。

“我说我愿意嫁给小康。”我再次大声的重复著,但是心里恨死赵婶了。

“秋月啊,那咱们就说定了。”

赵婶快速抓住了我的手,仿佛生怕我反悔一样。

我狠心的点了点头,只是在点头的,几滴折射著灯光的泪水,砸在了我的衣衫……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9_15 7:57:27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