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17-20) 作者:zzyfb1983

.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 zzyfb1983 2020-10-27发表于SIS

.

第十七章 婆婆去世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周一至周五的白天我带着小康去学校,晚上安排好小康做作业后,就去找婆婆学习茶园的管理知识,周六日更多的是跟着公公去茶园学习具体茶树的修剪、采摘等知识,总之在婆婆理论指导教学、公公实践应用教学的基础上,我逐渐掌握茶园的大部分知识,婆婆也逐渐把茶园的管理工作和茶叶的售卖工作交给了我。

有婆婆监督下,公公帮衬下,我完成第一次的茶叶售卖,虽然有一点点小差错,但是总体没有太大影响;很快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的茶叶售卖,我也是越做越好,我提出的一些管理理念也被婆婆认可,并应用在了茶园的管理上,明显提升了茶园工人的工作积极性,在第四次茶叶售卖的时候,利润明显有了一定的提升,婆婆高兴的直冲我竖起大拇指。

在平淡的日子里面,还发生了一些小风波,比如小康偷看我洗澡被我发现等趣事,我心里也明白,这是小康朦胧发育的性意识,但是小孩子过早的接触异性身体,对身心发育极为不利,甚至会影响到将来的生育能力,我毫不犹豫的将这个事情汇报给了婆婆,婆婆找个时间教育了小康一番,不过以后我洗澡的地方,也由原来的卧室变成了公公给收拾出来的一楼东头的小屋。我倒也省了很多事情,洗澡的时候不用在提水去二楼。

自从我改为去一楼洗澡以后,小康明显经常带有小情绪,小孩子的性格还是很明显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孩子以前肯定没少偷看我洗澡,为了弥补小康的小情绪,我经常用买些零食或者小玩具等方式来哄小康,小孩子在零食和玩具的诱惑下,那点点不满意的小情绪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但是在我22岁,小康12岁,小学即将毕业那年,一个晴天霹雳击中了我的家,婆婆晚上洗澡的时候,突然晕倒,当时公公听到婆婆摔倒的声音后,迅速的赶了过去,发现婆婆已经不省人事,等我披上衣服小跑过来的时候,公公已经把婆婆背进了卧室,由于是夜晚,没有过往车辆,我安顿好小康以后,配合公公一起把婆婆抬上了全村唯一交通工具——我家的拖拉机,拖拉机刺耳的轰鸣声中,我们颠簸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国道上,为了赶时间,拖拉机锁在路边的一块空地上,我们紧急拦住了一辆过往车辆,请求司机帮忙,还好司机非常热心,把我们送到了县医院。

经过几个CT和核磁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拿着片子端详了一番后说:“脑瘤,而且已经很严重了,压迫到了控制身体行动的神经,病人以后无法行动了。”

听到这里,我感觉心中一道霹雳划过,感觉眼前有些微微发黑,“那可以治疗么?”公公连忙追问。

“只能保守治疗。”医生无可奈何的说道。

“那还能活多久?”公公说这句话的时候嗓子明显沙哑了,说明了公公一时也没有办法接受婆婆倒下的现实。

“最多一个月。”

“啥?”我惊呆了,听到这里人都傻了。

“最多一个月!”医生大声重复了一遍后,补充说道:“让病人想吃啥就吃点啥吧。”

我已经记不得怎么出的诊断室,虽然被逼嫁给小康,婆婆是始作俑者,但是自从结婚以来,婆婆很疼我,也非常信任我,我和婆婆之间虽然仅差10岁,但是逐渐已经建立起来了母女般的感情,我还没有来及孝顺她,她才只有32岁啊。

小康在家中还没有人照顾、家中的茶园也需要人打点,我和公公商量了一下后,考虑一旦婆婆有啥突然状况的时候,方便救治,婆婆就一直住在医院里了,家里的经济能力也是可以承担的,我留下来照顾婆婆,而公公负责照顾茶园和小康,抽空到医院来看望婆婆。

医生用了一些舒缓神经的药物以后,婆婆很快醒了过来,感觉婆婆早就有意识会有这么一天,并没有感觉到惊讶,因为婆婆已经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活动了,哪怕是一个小手指头,就连说话都已经十分吃力了。

待婆婆醒过来以后,公公眼圈红红,“他娘,你安心养病,医生说了,没事的,很快咱们就可以出院了。”

“老赵啊……你赶……快回去吧……留下秋月陪着我就行了……小康那孩子,离……了人不成的啊……”婆婆吃力的说道。

“唉,他娘啊,那俺走了。”公公说完,不顾身边有人,低下头在婆婆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去了。

待公公离去后,医生给婆婆用了镇定药物,婆婆很快睡着了,我也趴在婆婆身边迷糊了一会儿。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婆婆清醒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从可以坚持8个小时清醒,已经逐步减少到了4个小时,刨除我给喂饭还有伺候婆婆拉撒以外,剩余的时间很少了,婆婆虽然说话很吃力,但是她还是抓紧了一切时间,拚命的再和我说话,说的最多的是小康和家里的茶园,想利用最后的时间将她所有的知识灌输给我。

我含着眼泪,拚命的记忆,记忆婆婆说过的每一句话。

两周后,婆婆的身体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每天很难找到清醒的时间了,就连饭都没法吃了,只能靠输液维持体内的营养需求,这种情况下,公公不得不带着小康也来到了医院,时刻准备着与婆婆的最后一面。

“老婆,咱妈怎么了?”小康来到医院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对婆婆的关心。

“没事的,咱妈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她很快就会出院跟咱们回家了。”

我安慰小康,小康似信非信的点了点头,眼圈中含满泪水。

又过了一周,婆婆的身体进一步恶化,呕吐、呼吸急促等症状开始越发的剧烈,医生也给婆婆带上了24小时心跳检测设备和呼吸机,公公、小康和我,时刻守在身边,不敢离开,随时都可能是婆婆的最后一面了。

带上呼吸机不久,也许是吸了高浓度氧气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婆婆悠悠醒转了过来,嘴村哆嗦著显然是想说话,可是由于呼吸罩挡着,根本说不出来,看到婆婆迫切的眼神,我和公公紧急商量了一下,决定叫医生给婆婆取下呼吸罩,同时打一剂强心针,听完婆婆说的最后的遗言。

一支强心针打下去后,婆婆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说话也清晰了很多,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在利用药物榨取最后的生命的力量。

“他爹,秋月啊,等俺死了以后……”

“不,娘你不会死的,您会好起来的!”我忍不住的打断婆婆的话。

“秋月,别打断我,听我说完,俺的命俺知道,俺的大限到了,那个算命瞎子说得对,只是俺32岁的这个坎是过不去了……”

“他爹啊,俺死了以后,小康就交给你和秋月照顾了,你们要照顾好他啊,别让他受委屈……俺那可怜的小康……”

婆婆说到这里的时候,虽然身体已经不能支持她发出哭泣的声音了,但是可以看到两行浑浊的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到了枕头上。

“他娘,小康也是俺的儿子,这你就放心吧。”

婆婆听到这里后,眨了一下眼睛,继续说道:“家里的茶园的管理和茶叶的售卖权,就交给秋月吧,他爹啊,这方面你不行,秋月这孩子机灵,能办好。”

听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一哆嗦,婆婆相当于是把所有的家产都交给了我,这固然是对我能力的认可,同时也是充分对我的信任。

“他娘,我也是这么想的……”

“好……小康啊,你要听你爹和秋月的话,娘走了以后,你要坚强起来,知道吗?”

“嗯,娘,俺不要你死……”

小康终于忍不住了,哇哇大哭起来。

“傻孩子,人哪里有不死的,好了,他爹啊,你带着小康先出去,我有些话要单独和秋月说,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个大老爷们就别听了。”

“哎,好……”公公呜咽著,带着小康离开了病房。

待公公和小康走远后,“秋月啊,我以前就和你说过,你爹这个人啊,没人品、没能力,茶园不能交给他,他会毁了这个家的,所以你一定要拿得起来,把茶园的担子担起来。”我流着泪点了点头。

“但是你爹这个人还是有两点好处,一方面是身体有力气,身体条件好,能干活,所以现阶段你还要依靠他,依靠他帮你打理茶园和照顾小康;再有你爹这个人对娘是真的好,当年他花了一大笔彩礼把娘娶进了门,日子过得很苦,即便这样子他宁肯自己吃糠也让我吃上细粮,过年割的肉,他一口都舍不得吃,全让娘吃,说心里话,娘是真的感激他,所以以后你爹养老送终的事情,就交给你和小康了……”

听到这里,我再次点了点头,也知道了公公和婆婆之间的深厚感情。

“就是可怜了小康了,才12岁就没了娘,秋月啊……”

婆婆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哽住了,继而闭上了眼睛,我连忙大声喊道:“娘,娘,你快醒醒,医生、医生快来啊。”

听到我的大声喊叫,公公和小康首先跑了进来,这个时候婆婆已经闭上了眼睛,我瞟了一眼婆婆的心跳监视器,发现还有微弱的跳动,果然不一会婆婆又悠悠醒转,睁开了眼睛,拉住了我的手,我知道婆婆的手虽然可以动了,但这一定是常说的最后的回光返照,婆婆用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眼神望着我,这一缕目光似乎很局促,但是带着少许的旋转,眼睛中充满了浑浊的血丝,但是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神秘,甚至我被这个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婆婆迟钝了一会,仿佛是在思索生命中最后的难题一样,眉头微微扬起,紧接着眉头解开,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脸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庞,不敢相信这是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发出的微笑,仿佛全世界最困难的难题已经迎刃而解一样,婆婆望了望已经哭成泪人的我,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语:“秋月,不要伤心,我们会再次见面的……”

随后婆婆彻底的闭上了双眼,心跳监视器也完全拉平,检测不到任何的信号了,小康早已嚎啕大哭起来,而我想起了平时婆婆对我的关怀以及结婚两年来我们之间产生的感情,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眼眶,落在了那只依然攥紧着我的手上……

哭泣,有的时候是用声音在哭泣,也就是常说的干打雷不下雨,有的时候是用表情在哭泣,有的时候是发自内心的伤感哭泣,而此时此刻我感觉我是在用灵魂哭泣,释放着心中的那股悲哀……

这个时候医生赶了过来,用一条白单子盖住了婆婆……

这个时候外面一阵秋风袭来,吹得医院院子里面的枫叶飒飒作响,一片片血红般的枫叶随风落下,其中还有一片被风吹进了病房,落在了盖在婆婆身体的白色布单上……

.第十八章 当家做主

婆婆的后事主要是由公公和父亲张罗著办的,我的任务主要是照顾好小康,同时领着小康一起做好守孝工作,按照村里的风俗要停尸三天,我和小康要做为孝子孝媳来趴棚三天,这三天中,我寸步未离开小康,小康显得非常的难过,时常趴在我的怀里,流着泪反复对我说一句话:“老婆,我没有妈妈了……”

每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更多的是心疼小康,总是会把小康搂在怀里,轻声安慰他:“别怕,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照顾你……”每次小康都会把脸蛋贴在我的胸前,慢慢的止住泪水。

守孝期很快就过去了,我也继续回到了学校教课,小康也要继续学习,但是明显可以看出来小康的情绪非常不稳定,课间的时候经常自己一个人掉眼泪,每当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总是爱怜的把小康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他,我知道小康心里很苦,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康在我耳边说:“老婆,我再也没有妈妈了,这才短短几天,妈妈就从一个能来回走动的妈妈成了躺在病床上的妈妈,又很快成了冰冷的妈妈,又很快就只剩下了骨灰盒中那么一点点,现在只剩下一个坟包,我想妈妈……哇……”

说完以后,小康哇哇大哭起来,听到这里我也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进一步的搂紧了小康,让小康枕在我的胳膊上,尽可能的给他更多的温暖……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小康的情绪也在逐渐好转,俗话说到的好,“时间是磨平一切创伤的最好工具”,小康也逐渐接受了母亲去世的事实,逐渐也开始了有了一些笑容,课间的时候也逐渐愿意去外面跑跑跳跳了。

小康逐渐让我放下了心,可是我逐渐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守孝期刚刚结束的时候,公公就来跟我商量,意思是把茶园所有的管理和家里的一切交给我,说白了就是让我当家做主,这虽然是婆婆临终前的意思,但是我还是推辞了一番,但是在公公的坚持下,我还是接受了。

茶园和教学的双重压力下,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教学上,每周一至周五都要占据我至少8个小时的时间;而到了晚上一方面备课的时候监督小康学习,小康睡觉以后还要考虑明天茶园要开展哪些工作,早上起来以后要做好早饭,跟公公说清楚茶园需要安排工人做的事情。

周末和节假日的时候,就是忙茶叶售卖的事情,忙得如同陀螺一样,一天天连轴转、一周周连轴转、一月月连轴转,但是苦中也有乐趣,春暖花开后,第一批雨前茶售卖完毕后,我计算了一下,净利润达到了近五万块,可以说这是我人生赚到的第一笔钱,自从我跟随婆婆学习茶园的管理时候,我就梦想着可以有朝一日把茶园做大,挣到更多的钱。

随着我挣到了第一笔钱后,公公对我的态度也逐渐逐渐在变化,由原来的命令型,逐渐变成了商量型,再后来变成了巴结型。

比如最开始的时候,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公公会对我说:“秋月,一会想着把今天的账目算一下。”

而现在,晚上当我为计算账目而烦心的时候,公公会主动为我端来水果,然后满脸笑容的对我说:“秋月,我明天干啥活?”

随着这种转变的不断深入,现在这个家里公公更像是一个打工仔,家中的很多家务活也逐步由公公承担了起来,我在家中的权威逐渐树立了起来。

但是生活中总是会发生那么一丝丝有滋味的事情,一个周末我和公公带着小康去茶园忙碌的时候,由于我不小心,一脚踩空,狠狠地扭了一下左脚,那种刺骨钻心般的疼痛,让我不禁大喊起来。

公公和小康听到声音以后连忙赶了过来,“怎么了?秋月。”

公公过来以后,连忙蹲下身子检查我扭伤的脚踝,“没事,就是崴了一下,啊……”当时我感觉左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根本不受控制,稍微一用力,就是那种钻心般的疼痛,公公见状,连忙坐在我的脚边,抓住我的左脚,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后缓缓为我脱掉鞋子和袜子,这是我才看到我的左脚的外脚背已经肿胀的像个大馒头一样,毕竟公公常年忙碌在茶园,对于这种情况也见过几次。

“咱们要赶紧去医生那里,看样子像伤到了骨头,必须赶快正骨。”公公抬起我的左脚,仔细看过之后,焦急的对着我说到。

“小康,赶紧回村去找几个人帮忙,把咱家小推车……不行,来不及了……”公公犹豫了一下,“秋月,我背你去医生那里。”只见公公脱下了遮阳的草帽,递给小康以后,蹲下身子背对着我说到。

“这……不太好吧……”我看着公公的后背,犹豫了起来,公公背儿媳妇,这成何体统。

“快点,耽误了时间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公公的语气非常严厉,也很焦急,有段时间没有听到过公公这种命令的语气了,随后我立刻想到了我的父亲,就是因为崴了脚,伤了骨头后,没有及时正骨,留下了一生的病根,走路一瘸一拐的,同时也留下了“李瘸子”这个一生的外号,想到这里我感到了一丝丝害怕,我可不想像父亲那样子,成为一个瘸子,然后我咬紧牙关,忍着疼痛起身趴在了公公的背上,任由公公背起我向着山下跑去……

现在虽然是5月份,但是南方的天气已经非常炎热,我此时仅穿了一件T恤长衫,里面就是贴身的吊带,我尽可能的用胳膊肘支起来,避免胸部和公公的后背贴在一起,公公背着我很快跑了起来,不得不说公公的身体素质真的很棒,也许是优秀的身体素质基因外加常年在茶园中忙碌锻炼的结果,背着一个人可以在崎岖的山路上小跑着,小康提着公公的草帽和水壶,勉强能跟上我们。

说实话我心里很清楚,由于我用胳膊肘支起了上半身,胸部避免和公公的后背接触,但是由于我没有搂住他的脖子,公公这样子背着我,其实是非常累的。

果不然,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公公那厚重的喘气声音,我连忙冲公公喊道:“爹,停下来,休息一会吧。”

“没事,爹不累,你这个……这个……不能耽误!”

公公依然有些气短,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减缓,临近村里诊所的时候,公公的后背已经全部湿透了,豆大的汗水不停的从他的脑袋两侧滴下,而接下来是一段上坡的山路,公公的步伐已经明显开始发飘,有些左右摇晃,迈出去的步子已经有些发抖,但是小跑的步伐并没有减缓,迈出去的每一步,仿佛都是在用尽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但是却让我感觉到充满了坚定……

很快我们到了诊所,公公小心的把我放到了诊所的靠背椅上,此时我才注意到,公公此时此刻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气,微微发黑的脸颊已然憋得通红,汗水不停地从额头、耳边、下巴颏、手指尖等地拚命的涌出,然而他还没来及喘上一口就冲着村医喊道:“大……夫,快……快给俺家秋月看看,崴……崴了脚了……”

等到村医来到我的身边,开始为我检查的时候,公公才顾上自己,简单的摸了摸汗水,抓起诊所的暖壶,用手指往壶口试了一下,然后举起暖壶就开始咕咚、咕咚的大口喝水,直至一暖瓶水被他喝完……此时此刻,一阵暖流涌过心头,以前我还抱怨自己成为了一个娘妻,现在却为有这样子疼爱我的家庭而感到幸福和美满,小康、公公还有那已经去世的婆婆,无一例外的疼我、爱我、信任我……

最终诊断为趾骨骨折,好在村里诊所的这个“赤脚医生”,还真有一手接骨的好手艺,为我对准了断裂的骨头,当然难免少不了我的疼痛哀嚎,随后用木板为我固定好了脚底板,并缠好绷带。

回家的路上就容易多了,小康已经把家里以前婆婆用的轮椅推了过来,我坐在轮椅上,公公推着我,缓缓向家中走去……

此时的小康,依然围绕在我身边,虽然没有话语,但是他的眼神始终停留在我身上,我看得出来,那是心疼的眼神,因为眼眶中含着正在打转的泪水……

【未完待续】

第十九章 爱的感受

回家的路上就容易多了,小康已经把家里以前婆婆用的轮椅推了过来,我坐在轮椅上,公公推着我,缓缓向家中走去……此时的小康,依然围绕在我身边,虽然没有话语,但是他的眼神始终停留在我身上,我看得出来,那是心疼的眼神,因为眼眶中含着正在打转的泪水……

公公推着我,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在家里等着我们,她已经听说我崴伤了脚,正在焦急的等待我们回来。看到我一瘸一拐地下了轮椅,母亲连忙迎了,和公公一起搀扶着我, “妮儿,你没事吧……”这时母亲心疼的泪水已经涌了出来。

“没事,俺年轻养养就好了,就是伤了一根骨头而已……哎呦!”我尽量试着微笑的回答母亲,不想给母亲增添更多的烦恼。而恰在此时,不知道哪根筋用力出错,受伤的左脚著了一下地,那种刺骨般的疼痛,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快先坐会……”母亲边说边和公公一起扶着我坐在了去二楼卧室的台阶上,“傻丫头,折了一根骨头,能没事么……”母亲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明显开始哽咽……

我坐稳当以后,吃力的用手将左腿搬直,免不了又是一阵阵的钻心疼痛,看着我呲牙咧嘴的样子,母亲的眼泪再次脱眶而出,折射著夕阳的光芒,砸在了我的脸庞……

在我们三个人的共同努力下,我终于缓慢的回到了二楼卧室门外,此时母亲让公公去收拾一下家里散落的轮椅、水壶等杂物,她自己就可以照顾我上床了,公公犹豫了一下,还是下楼了。

母亲为我推开房门后,俯下身子,抬着我的左脚帮助我迈过卧室门口的小门槛,然后迅速站起身来,用双手从我咯吱窝下掏过的方式帮助我掌握著平衡,同时右脚划拉着踢开了地上放着的香皂盒,然后慢慢的引领着我来到了床边,此时,母亲一只手搂着我,另外一只手抚平了床单,拽过来了枕头后,扶着我缓慢的坐在了床上,蹲下为我脱掉了右脚的鞋子后,吃力地抬起了我的左腿,母亲的力量并不是很大,抬的过程中,总是可以听到母亲发出“嗯、嗯”的声音,身子也有点向右倾斜,我知道那是母亲在全身所有力量都释放出来的时候的声音和表情,把我的左腿抬上床后,又连忙起身把枕头正了正,让我靠在了枕头上……

等母亲忙完这一切坐在我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是大汗淋漓,但是看着我已经舒服的靠在了枕头上,她又表示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和我说了一会话后,母亲要回去了,说了句:“我走了,妮儿,这段时间少活动点……”

听完母亲嘱托的话语,望着母亲离去的身影,背影消失后,听着母亲下楼梯的时候发出的“噔、噔、噔”的声音,终于这个声音也混在了周边交杂的环境中,我的泪水刷刷的冲出了眼眶……

“老婆,你怎么哭了?是不是疼的?”这个时候小康跑进了屋子,看到掉泪的我,连忙冲到了我的身边。

“我没事,现在不太疼了,小康,去做作业吧。”

“还说不疼呢,竟骗人,都肿成了这个样子,连夹板都用上了。”小康指着我那只“全副武装”的左脚说道。

“秋月,过几天拆掉夹板以后,晚上用这个,点着了以后,用火酒洗洗,好得快。”我还没来及回答小康,公公拎着瓶烧酒进来了。“儿子,快去学习!”后半句,是公公瞪着小康喊的,小康吐了吐舌头,无可奈何的去找书包……

用火酒洗伤到骨头的位置,是我们这边的一种偏方,管不管用我也不知道,不过毕竟是公公的一片心意,我还是把烧酒接了过来,顺便说了句:“谢谢爸爸。”

“只要你能快点好起来,爸爸就心满意足了……”

公公听着我由心而发的感谢之言,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公公下楼后不久,小康也写完了作业,我们也该休息睡觉了,我先是打发着小康自己去洗漱,开始犯难了,自己的洗漱怎么办?我们的卧室是在二楼,而水缸在一楼,正在我踌躇的时候,小康拿着我的刷牙水杯,接了满满一杯子水,走进了卧室,小孩子掌握平衡的能力不是很好,小康双手擎著水杯,缓慢地一小步一小步的迈了过来,把被子放到了我们的床头柜上后,转身跑着去拿来了牙膏和牙刷,递到我的手里,“老婆,刷牙吧。”

听到这里,刚才那双被泪水打湿的眼眶再次湿润了,可是更感动的还在后面,小康又为我拿来了尿盆,放到了我的面前,显然是让我将漱口水吐在里面,这孩子的心也太细了……

就在我快要刷完牙齿的时候,小康端着我常用来洗脚的水盆下楼了,我知道小康是要去给我打洗脚水,本来想拦住他,不让他去,可是由于没有洗脚,脚丫上的那种黏黏的瘙痒感觉,十分难受,也就任由小康去了。听到了小康“噔、噔、噔”跑下楼的声音,听到了小康用舀子往水盆里面舀水的声音,听到了小康“噔——噔——”上楼的声音,突然听到“咣啷”的声音,然后是小康的呼叫声音,我知道这肯定是小康端著水盆上楼的时候,翻了水盆导致的。

当时我下意识的要冲出去看看,左脚的一阵剧痛把我拉回了现实,我高呼:“小康,啥情况?”

与此同时,公公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儿子,怎么了?” 接着听到了公公从一楼卧室里面走出来的声音。

“爸爸,我就是想给我老婆打盆洗脚水,她现在动不了的,上楼不小心打翻了。”

“你太小,这个事你做不来,我来吧,你赶快回屋子把湿衣服脱了,钻被里去。”

接下来听到了小康“噔、噔、噔”跑上楼的声音,很快小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胸口往下全湿透了,我连忙招呼小康来到我身边,帮助他脱掉湿透的衣服,让他赶快钻入了我身边的被子。

公公随后端著洗脚水盆进来了,帮我兑热水的时候,说:“秋月啊,小康太小,这个事情他做不来,我来帮你弄就成,不用不好意思。”随后,公公把兑好热水的洗脚水端到了床前。

可是到此刻我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伤过脚的人应该深有体会,一只脚骨折后,弯腰是非常困难的,很容易拉扯到受伤脚上的筋络,随后就是一股钻心般的疼痛,很快公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我根本无法弯下腰去,自己洗脚。

这个时候,公公叼著烟头,深深吸了一口烟,原地转了一圈,长长吐了一口烟气后,丢掉了烟屁股,剁了一下脚,踩灭掉了烟屁股,“哎……谁让秋月现在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呢……”自言自语完了以后,来到我身边,蹲了下去,拉过来了我的右脚……

我猜到了他下一步要干啥,连忙惊恐的喊道:“爸,别,别,这可使不得啊。”

“哎,我不干,谁来啊……”

公公说完后,不由分说的帮我脱掉了袜子,顿时一股臭咸鱼味弥漫在了屋子里面,我知道我是大汗脚,平时自己洗脚的时候,都会皱眉头,更何况今天在茶园走路较多,后来伤了左脚以后,右脚用力更多,出的汗也更多,公公当下就熏的转过去了头,小康也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惊醒,“呲喽”的坐了起来。

我甚至看到了自己脚丫脱掉袜子以后,冒的那股热气,和洗脚水中散发出来的蒸汽混合在了一起,那种味道我自己都有种想吐的感觉。接下来,公公扭头屏住了呼吸,慢慢的将捉在手中的右脚放入了水盆,放入水盆后,咸鱼味才逐渐慢慢消失掉,公公这才转过头来,帮我清洗那只脚丫,先是用手撩起清水由脚踝的地方慢慢地冲下,重复几次后,帮我搓洗脚背和脚趾,甚至连脚趾头的缝隙都帮我洗干净了。

看到这里,我已经激动的说不出任何话语,任凭著那两行热泪缓缓流下,灯光下映着七彩的光芒,滴在了公公的臂膀上,一滴、两滴……

. 第二十章 初见端倪

洗完脚以后,公公还细心的给我擦干净了脚丫,此时此刻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感动这种情感,就是蛰伏在人体里面的另类智慧,在面临异样的场景的时候,才会揭开这层封印,并释放出来,更像是一种人文关怀中的精神体验,是人与人之间心灵上的共鸣……

“秋月,明天我把一楼侧面的卧室收拾收拾,你明天晚上就在那里住吧,省的来回上楼。儿子,你今天先去那边那个小床上去睡觉,你小子晚上睡觉不老实,别踢了你媳妇的伤脚。”

小康很显然不愿意,自己抱着被子和枕头走向小床的时候,明显带着呼呼的闷气,嘴里不知道在嘟囔著些什么,一看就知道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爽……

看到这些,我不禁有些心疼,等小康放好被子和枕头以后,把小康喊到了我的身边,把他搂在怀里,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句:“小康要乖哦,等老婆的脚好了,就陪你一起睡,搂着你,好不好?”

“哼——”小康没有答话,而是小脾气式的一个鼻音,惹得我和公公不禁哈哈大笑……

怀着感动,这一夜我睡得好香、好甜,公公和小康,全都那么疼我,想到自己的幸福时,我逐渐进入了梦乡,梦见我的小康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帅气、高大的英俊帅哥,把我搂在怀中,轻轻的抚摸着我……不对,好像这种感觉有点真实,我在朦朦胧胧中有些意识模糊,过了一会儿,又再次在梦中和长大的小康见面,小康爱怜的看着我,把我搂在怀中,把手伸入了我的胸前,等等,不对这次我真实的感觉到了,是真的有人在摸我,我立刻从梦中惊醒,只见眼前一个弱小的黑影,我吓了一跳,连忙打开床头灯,原来是小康悄悄溜到了我的床前,眼泪婆娑,见我醒了,小声哭着说道:“老婆,我不要自己一个人睡……哇……”

看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连忙招呼小康钻进我的被窝,“小康快进来吧,别哭了,别让咱爸发现了……”

“老婆,我想你,我一个人睡觉,害怕……我一过来你就醒了……”

听着小康的哽咽声音,我把小康搂在了怀里,任由小康把手放到了我的胸前……心中有些嘀咕,小康说他一过来我就醒了,那我的感觉是什么?看来是睡觉睡懵了,不去想了,困……

不得不说,伤了脚以后,真的是什么都不方便,早上起床以后,小康倒是可以帮我打来刷牙和洗脸的水,可是下楼的时候又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最后还是公公把我背了下楼,到了楼下以后,公公说道:“今天我一定要把一楼侧面的屋子收拾出来,今天晚上你就睡到一楼就行了。”

“爸,别麻烦了……”

我还没有说完就被公公打断了,“怎么,还想让我背你下来?累死了!”

听到这里,我连忙歉意的吐了一下舌头,不再言语。

吃过了公公做好的早饭后,怎么去学校又是难事,和公公商量了一下后,由公公骑着自行车带我去学校,让小康自己走着去学校。小康听到以后,又是一阵小孩子脾气的发泄,不过也无可奈何……

今天的上课着实累,首先不敢喝水这一条就让我非常难受,课间也无法陪着孩子们玩,体育课带领孩子们做运动的任务也被我交给了六年级的孩子,但是全部要求他们必须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还好每一个孩子还算听话,至少可以说是还算怕我,没有出任何差错。

中午给孩子们做饭的工作,也由公公来给代劳,看着公公做饭忙碌,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我们俩和孩子们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我跟公公说:“爸,这段时间我来学校您太辛苦了,还要天天带着我来,不如这样子,咱们家里也算宽敞,一楼的客厅也算够大,不如收拾一下,让孩子们到家里去上课,我们也省得来回奔跑。”

公公当下就表示同意,吃完饭回去就把一楼客厅收拾出来。

下午上课的时候,我跟孩子们交代好,明天上课更换地点,很快下午的课程结束了,公公骑着自行车来接我回家,小康还是无可奈何的一个人默默往家走,感觉得到小康自己回家的路上,充满了失落……

回到家以后,很多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一楼侧面的卧室已经被公公收拾好了,地面和桌子都擦得干干净净,那张破旧的单人床上也铺好了褥子和刚刚洗干净的床单,我的被子和枕头也被公公摆放整齐,不得不说公公是一个心细的男人,客厅也被公公重新布置了一下,家里所有的小板凳都拿了出来,还有公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木板子,上面还刷了点黑漆。

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公公照例给我打来洗脸水,等我洗过脸后,,给我洗脚丫,小康帮我拿来刷牙,让我享受足了公主般的待遇……

接下来的日子反而好过一些,至少不再需要公公骑车带着我去学校,小康也省得来回奔波,一日复一日,一个月后,我左脚上的夹板拆掉了,可以用左脚底擦着地缓慢的行走了,但是医生还是嘱咐我少用左脚着地,骨头还在愈合,一旦再次开裂,将会留下不可避免的永久性拐瘸,同时医生嘱咐每天晚上最近要用点着后的烧酒清洗断骨外的皮肤,便于加速骨头愈合。

拆掉夹板后的当天晚上,公公照例又端著水来给我洗脚,由于左脚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洗过了,一直被纱布和夹板包裹着,左脚脱下鞋子以后。

哎!那股臭味,就好像肉放久了生了蛆后的气味,公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久才缓过劲来,缓慢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带了个口罩回来了,小康此时正好推门进来,立刻喊道:“谁在吃榴梿,也不招呼我一下。”

当看到我要洗脚的时候,捂著鼻子就跑了出去,逗得我也有些许的莞尔。当右脚的袜子脱下后,两只脚的臭味还有点区别,如果说右脚是汗水浸泡过的那种湿润的臭,那么左脚就是那种更让人作呕干燥的臭,两种臭味混合在了一起,呃,那种恶心的气味,狠狠的撞击着我鼻孔的每一个细胞,继而传至大脑,给我带来了眩晕的感觉……

即便这样子,公公还是硬著眉头,给我洗干净了双脚,此时此刻的我,能不心生感激么?望着公公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不由得觉得这张面孔是那么的伟岸,一张标准的国字脸,越发的帅气,额头上的皱纹更像是一种魅力的点缀……

洗完脚以后,水盆里面的沉淀物足足有一厘米厚,公公倒掉洗脚水后,往脸盆里面到了点烧酒,随后点着后,占着点着后的烧酒,揉搓我脚丫受伤的部分,正在此时,小康拿着完成的作业进来找我点评,看到公公为我搓揉脚丫的时候,我明显看到了小康的鼻孔在有规律的张合,眼睛死死的盯着公公的手和我的脚丫,后来我才逐渐明白,这是小康的“醋”劲,可惜当时未能引起我的注意……

随着公公不断的为我搓揉,我的心思逐渐逐渐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