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17-20) 作者:zzyfb1983

.

【沖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 zzyfb1983 2020-10-27發表於SIS

.

第十七章 婆婆去世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著,周一至周五的白天我帶著小康去學校,晚上安排好小康做作業後,就去找婆婆學習茶園的管理知識,周六日更多的是跟著公公去茶園學習具體茶樹的修剪、採摘等知識,總之在婆婆理論指導教學、公公實踐應用教學的基礎上,我逐漸掌握茶園的大部分知識,婆婆也逐漸把茶園的管理工作和茶葉的售賣工作交給了我。

有婆婆監督下,公公幫襯下,我完成第一次的茶葉售賣,雖然有一點點小差錯,但是總體沒有太大影響;很快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的茶葉售賣,我也是越做越好,我提出的一些管理理念也被婆婆認可,並應用在了茶園的管理上,明顯提升了茶園工人的工作積極性,在第四次茶葉售賣的時候,利潤明顯有了一定的提升,婆婆高興的直衝我豎起大拇指。

在平淡的日子裡面,還發生了一些小風波,比如小康偷看我洗澡被我發現等趣事,我心裡也明白,這是小康朦朧發育的性意識,但是小孩子過早的接觸異性身體,對身心發育極為不利,甚至會影響到將來的生育能力,我毫不猶豫的將這個事情彙報給了婆婆,婆婆找個時間教育了小康一番,不過以後我洗澡的地方,也由原來的臥室變成了公公給收拾出來的一樓東頭的小屋。我倒也省了很多事情,洗澡的時候不用在提水去二樓。

自從我改為去一樓洗澡以後,小康明顯經常帶有小情緒,小孩子的性格還是很明顯的,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孩子以前肯定沒少偷看我洗澡,為了彌補小康的小情緒,我經常用買些零食或者小玩具等方式來哄小康,小孩子在零食和玩具的誘惑下,那點點不滿意的小情緒也很快就煙消雲散了。

但是在我22歲,小康12歲,小學即將畢業那年,一個晴天霹靂擊中了我的家,婆婆晚上洗澡的時候,突然暈倒,當時公公聽到婆婆摔倒的聲音後,迅速的趕了過去,發現婆婆已經不省人事,等我披上衣服小跑過來的時候,公公已經把婆婆背進了臥室,由於是夜晚,沒有過往車輛,我安頓好小康以後,配合公公一起把婆婆抬上了全村唯一交通工具——我家的拖拉機,拖拉機刺耳的轟鳴聲中,我們顛簸了近一個小時,終於來到了國道上,為了趕時間,拖拉機鎖在路邊的一塊空地上,我們緊急攔住了一輛過往車輛,請求司機幫忙,還好司機非常熱心,把我們送到了縣醫院。

經過幾個CT和核磁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拿著片子端詳了一番後說:「腦瘤,而且已經很嚴重了,壓迫到了控制身體行動的神經,病人以後無法行動了。」

聽到這裡,我感覺心中一道霹靂划過,感覺眼前有些微微發黑,「那可以治療麼?」公公連忙追問。

「只能保守治療。」醫生無可奈何的說道。

「那還能活多久?」公公說這句話的時候嗓子明顯沙啞了,說明了公公一時也沒有辦法接受婆婆倒下的現實。

「最多一個月。」

「啥?」我驚呆了,聽到這裡人都傻了。

「最多一個月!」醫生大聲重複了一遍後,補充說道:「讓病人想吃啥就吃點啥吧。」

我已經記不得怎麼出的診斷室,雖然被逼嫁給小康,婆婆是始作俑者,但是自從結婚以來,婆婆很疼我,也非常信任我,我和婆婆之間雖然僅差10歲,但是逐漸已經建立起來了母女般的感情,我還沒有來及孝順她,她才只有32歲啊。

小康在家中還沒有人照顧、家中的茶園也需要人打點,我和公公商量了一下後,考慮一旦婆婆有啥突然狀況的時候,方便救治,婆婆就一直住在醫院裡了,家裡的經濟能力也是可以承擔的,我留下來照顧婆婆,而公公負責照顧茶園和小康,抽空到醫院來看望婆婆。

醫生用了一些舒緩神經的藥物以後,婆婆很快醒了過來,感覺婆婆早就有意識會有這麼一天,並沒有感覺到驚訝,因為婆婆已經全身上下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活動了,哪怕是一個小手指頭,就連說話都已經十分吃力了。

待婆婆醒過來以後,公公眼圈紅紅,「他娘,你安心養病,醫生說了,沒事的,很快咱們就可以出院了。」

「老趙啊……你趕……快回去吧……留下秋月陪著我就行了……小康那孩子,離……了人不成的啊……」婆婆吃力的說道。

「唉,他娘啊,那俺走了。」公公說完,不顧身邊有人,低下頭在婆婆的嘴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後,一步三回頭的離去了。

待公公離去後,醫生給婆婆用了鎮定藥物,婆婆很快睡著了,我也趴在婆婆身邊迷糊了一會兒。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婆婆清醒的時間是越來越短,從可以堅持8個小時清醒,已經逐步減少到了4個小時,刨除我給喂飯還有伺候婆婆拉撒以外,剩餘的時間很少了,婆婆雖然說話很吃力,但是她還是抓緊了一切時間,拚命的再和我說話,說的最多的是小康和家裡的茶園,想利用最後的時間將她所有的知識灌輸給我。

我含著眼淚,拚命的記憶,記憶婆婆說過的每一句話。

兩周後,婆婆的身體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每天很難找到清醒的時間了,就連飯都沒法吃了,只能靠輸液維持體內的營養需求,這種情況下,公公不得不帶著小康也來到了醫院,時刻準備著與婆婆的最後一面。

「老婆,咱媽怎麼了?」小康來到醫院後,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對婆婆的關心。

「沒事的,咱媽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她很快就會出院跟咱們回家了。」

我安慰小康,小康似信非信的點了點頭,眼圈中含滿淚水。

又過了一周,婆婆的身體進一步惡化,嘔吐、呼吸急促等症狀開始越發的劇烈,醫生也給婆婆帶上了24小時心跳檢測設備和呼吸機,公公、小康和我,時刻守在身邊,不敢離開,隨時都可能是婆婆的最後一面了。

帶上呼吸機不久,也許是吸了高濃度氧氣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婆婆悠悠醒轉了過來,嘴村哆嗦著顯然是想說話,可是由於呼吸罩擋著,根本說不出來,看到婆婆迫切的眼神,我和公公緊急商量了一下,決定叫醫生給婆婆取下呼吸罩,同時打一劑強心針,聽完婆婆說的最後的遺言。

一支強心針打下去後,婆婆的狀態明顯好了很多,說話也清晰了很多,但是我們都知道這是在利用藥物榨取最後的生命的力量。

「他爹,秋月啊,等俺死了以後……」

「不,娘你不會死的,您會好起來的!」我忍不住的打斷婆婆的話。

「秋月,別打斷我,聽我說完,俺的命俺知道,俺的大限到了,那個算命瞎子說得對,只是俺32歲的這個坎是過不去了……」

「他爹啊,俺死了以後,小康就交給你和秋月照顧了,你們要照顧好他啊,別讓他受委屈……俺那可憐的小康……」

婆婆說到這裡的時候,雖然身體已經不能支持她發出哭泣的聲音了,但是可以看到兩行渾濁的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流到了枕頭上。

「他娘,小康也是俺的兒子,這你就放心吧。」

婆婆聽到這裡後,眨了一下眼睛,繼續說道:「家裡的茶園的管理和茶葉的售賣權,就交給秋月吧,他爹啊,這方面你不行,秋月這孩子機靈,能辦好。」

聽到這裡我不禁心裡一哆嗦,婆婆相當於是把所有的家產都交給了我,這固然是對我能力的認可,同時也是充分對我的信任。

「他娘,我也是這麼想的……」

「好……小康啊,你要聽你爹和秋月的話,娘走了以後,你要堅強起來,知道嗎?」

「嗯,娘,俺不要你死……」

小康終於忍不住了,哇哇大哭起來。

「傻孩子,人哪裡有不死的,好了,他爹啊,你帶著小康先出去,我有些話要單獨和秋月說,這是我們女人之間的事情,你個大老爺們就別聽了。」

「哎,好……」公公嗚咽著,帶著小康離開了病房。

待公公和小康走遠後,「秋月啊,我以前就和你說過,你爹這個人啊,沒人品、沒能力,茶園不能交給他,他會毀了這個家的,所以你一定要拿得起來,把茶園的擔子擔起來。」我流著淚點了點頭。

「但是你爹這個人還是有兩點好處,一方面是身體有力氣,身體條件好,能幹活,所以現階段你還要依靠他,依靠他幫你打理茶園和照顧小康;再有你爹這個人對娘是真的好,當年他花了一大筆彩禮把娘娶進了門,日子過得很苦,即便這樣子他寧肯自己吃糠也讓我吃上細糧,過年割的肉,他一口都捨不得吃,全讓娘吃,說心裡話,娘是真的感激他,所以以後你爹養老送終的事情,就交給你和小康了……」

聽到這裡,我再次點了點頭,也知道了公公和婆婆之間的深厚感情。

「就是可憐了小康了,才12歲就沒了娘,秋月啊……」

婆婆說到這裡的時候,突然哽住了,繼而閉上了眼睛,我連忙大聲喊道:「娘,娘,你快醒醒,醫生、醫生快來啊。」

聽到我的大聲喊叫,公公和小康首先跑了進來,這個時候婆婆已經閉上了眼睛,我瞟了一眼婆婆的心跳監視器,發現還有微弱的跳動,果然不一會婆婆又悠悠醒轉,睜開了眼睛,拉住了我的手,我知道婆婆的手雖然可以動了,但這一定是常說的最後的迴光返照,婆婆用了一個非常怪異的眼神望著我,這一縷目光似乎很侷促,但是帶著少許的旋轉,眼睛中充滿了渾濁的血絲,但是帶著那麼一絲絲的神秘,甚至我被這個目光盯得有些發毛。婆婆遲鈍了一會,仿佛是在思索生命中最後的難題一樣,眉頭微微揚起,緊接著眉頭解開,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像是臉上的一道漣漪,迅速划過臉龐,不敢相信這是一個行將就木的人發出的微笑,仿佛全世界最困難的難題已經迎刃而解一樣,婆婆望了望已經哭成淚人的我,說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話語:「秋月,不要傷心,我們會再次見面的……」

隨後婆婆徹底的閉上了雙眼,心跳監視器也完全拉平,檢測不到任何的信號了,小康早已嚎啕大哭起來,而我想起了平時婆婆對我的關懷以及結婚兩年來我們之間產生的感情,眼淚止不住的湧出眼眶,落在了那隻依然攥緊著我的手上……

哭泣,有的時候是用聲音在哭泣,也就是常說的乾打雷不下雨,有的時候是用表情在哭泣,有的時候是發自內心的傷感哭泣,而此時此刻我感覺我是在用靈魂哭泣,釋放著心中的那股悲哀……

這個時候醫生趕了過來,用一條白單子蓋住了婆婆……

這個時候外面一陣秋風襲來,吹得醫院院子裡面的楓葉颯颯作響,一片片血紅般的楓葉隨風落下,其中還有一片被風吹進了病房,落在了蓋在婆婆身體的白色布單上……

.第十八章 當家做主

婆婆的後事主要是由公公和父親張羅著辦的,我的任務主要是照顧好小康,同時領著小康一起做好守孝工作,按照村裡的風俗要停屍三天,我和小康要做為孝子孝媳來趴棚三天,這三天中,我寸步未離開小康,小康顯得非常的難過,時常趴在我的懷裡,流著淚反覆對我說一句話:「老婆,我沒有媽媽了……」

每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更多的是心疼小康,總是會把小康摟在懷裡,輕聲安慰他:「別怕,你還有我,我會一直陪著你,照顧你……」每次小康都會把臉蛋貼在我的胸前,慢慢的止住淚水。

守孝期很快就過去了,我也繼續回到了學校教課,小康也要繼續學習,但是明顯可以看出來小康的情緒非常不穩定,課間的時候經常自己一個人掉眼淚,每當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我總是愛憐的把小康摟在懷裡,輕聲安慰著他,我知道小康心裡很苦,有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小康在我耳邊說:「老婆,我再也沒有媽媽了,這才短短几天,媽媽就從一個能來回走動的媽媽成了躺在病床上的媽媽,又很快成了冰冷的媽媽,又很快就只剩下了骨灰盒中那麼一點點,現在只剩下一個墳包,我想媽媽……哇……」

說完以後,小康哇哇大哭起來,聽到這裡我也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淚,進一步的摟緊了小康,讓小康枕在我的胳膊上,儘可能的給他更多的溫暖……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小康的情緒也在逐漸好轉,俗話說到的好,「時間是磨平一切創傷的最好工具」,小康也逐漸接受了母親去世的事實,逐漸也開始了有了一些笑容,課間的時候也逐漸願意去外面跑跑跳跳了。

小康逐漸讓我放下了心,可是我逐漸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守孝期剛剛結束的時候,公公就來跟我商量,意思是把茶園所有的管理和家裡的一切交給我,說白了就是讓我當家做主,這雖然是婆婆臨終前的意思,但是我還是推辭了一番,但是在公公的堅持下,我還是接受了。

茶園和教學的雙重壓力下,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教學上,每周一至周五都要占據我至少8個小時的時間;而到了晚上一方面備課的時候監督小康學習,小康睡覺以後還要考慮明天茶園要開展哪些工作,早上起來以後要做好早飯,跟公公說清楚茶園需要安排工人做的事情。

周末和節假日的時候,就是忙茶葉售賣的事情,忙得如同陀螺一樣,一天天連軸轉、一周周連軸轉、一月月連軸轉,但是苦中也有樂趣,春暖花開後,第一批雨前茶售賣完畢後,我計算了一下,凈利潤達到了近五萬塊,可以說這是我人生賺到的第一筆錢,自從我跟隨婆婆學習茶園的管理時候,我就夢想著可以有朝一日把茶園做大,掙到更多的錢。

隨著我掙到了第一筆錢後,公公對我的態度也逐漸逐漸在變化,由原來的命令型,逐漸變成了商量型,再後來變成了巴結型。

比如最開始的時候,晚上吃晚飯的時候公公會對我說:「秋月,一會想著把今天的帳目算一下。」

而現在,晚上當我為計算帳目而煩心的時候,公公會主動為我端來水果,然後滿臉笑容的對我說:「秋月,我明天幹啥活?」

隨著這種轉變的不斷深入,現在這個家裡公公更像是一個打工仔,家中的很多家務活也逐步由公公承擔了起來,我在家中的權威逐漸樹立了起來。

但是生活中總是會發生那麼一絲絲有滋味的事情,一個周末我和公公帶著小康去茶園忙碌的時候,由於我不小心,一腳踩空,狠狠地扭了一下左腳,那種刺骨鑽心般的疼痛,讓我不禁大喊起來。

公公和小康聽到聲音以後連忙趕了過來,「怎麼了?秋月。」

公公過來以後,連忙蹲下身子檢查我扭傷的腳踝,「沒事,就是崴了一下,啊……」當時我感覺左腳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根本不受控制,稍微一用力,就是那種鑽心般的疼痛,公公見狀,連忙坐在我的腳邊,抓住我的左腳,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後緩緩為我脫掉鞋子和襪子,這是我才看到我的左腳的外腳背已經腫脹的像個大饅頭一樣,畢竟公公常年忙碌在茶園,對於這種情況也見過幾次。

「咱們要趕緊去醫生那裡,看樣子像傷到了骨頭,必須趕快正骨。」公公抬起我的左腳,仔細看過之後,焦急的對著我說到。

「小康,趕緊回村去找幾個人幫忙,把咱家小推車……不行,來不及了……」公公猶豫了一下,「秋月,我背你去醫生那裡。」只見公公脫下了遮陽的草帽,遞給小康以後,蹲下身子背對著我說到。

「這……不太好吧……」我看著公公的後背,猶豫了起來,公公背兒媳婦,這成何體統。

「快點,耽誤了時間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公公的語氣非常嚴厲,也很焦急,有段時間沒有聽到過公公這種命令的語氣了,隨後我立刻想到了我的父親,就是因為崴了腳,傷了骨頭後,沒有及時正骨,留下了一生的病根,走路一瘸一拐的,同時也留下了「李瘸子」這個一生的外號,想到這裡我感到了一絲絲害怕,我可不想像父親那樣子,成為一個瘸子,然後我咬緊牙關,忍著疼痛起身趴在了公公的背上,任由公公背起我向著山下跑去……

現在雖然是5月份,但是南方的天氣已經非常炎熱,我此時僅穿了一件T恤長衫,裡面就是貼身的弔帶,我儘可能的用胳膊肘支起來,避免胸部和公公的後背貼在一起,公公背著我很快跑了起來,不得不說公公的身體素質真的很棒,也許是優秀的身體素質基因外加常年在茶園中忙碌鍛鍊的結果,背著一個人可以在崎嶇的山路上小跑著,小康提著公公的草帽和水壺,勉強能跟上我們。

說實話我心裡很清楚,由於我用胳膊肘支起了上半身,胸部避免和公公的後背接觸,但是由於我沒有摟住他的脖子,公公這樣子背著我,其實是非常累的。

果不然,不一會兒,就聽到了公公那厚重的喘氣聲音,我連忙沖公公喊道:「爹,停下來,休息一會吧。」

「沒事,爹不累,你這個……這個……不能耽誤!」

公公依然有些氣短,但是腳下的步伐卻沒有減緩,臨近村裡診所的時候,公公的後背已經全部濕透了,豆大的汗水不停的從他的腦袋兩側滴下,而接下來是一段上坡的山路,公公的步伐已經明顯開始發飄,有些左右搖晃,邁出去的步子已經有些發抖,但是小跑的步伐並沒有減緩,邁出去的每一步,仿佛都是在用盡全身的最後一絲力氣,但是卻讓我感覺到充滿了堅定……

很快我們到了診所,公公小心的把我放到了診所的靠背椅上,此時我才注意到,公公此時此刻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微微發黑的臉頰已然憋得通紅,汗水不停地從額頭、耳邊、下巴頦、手指尖等地拚命的湧出,然而他還沒來及喘上一口就衝著村醫喊道:「大……夫,快……快給俺家秋月看看,崴……崴了腳了……」

等到村醫來到我的身邊,開始為我檢查的時候,公公才顧上自己,簡單的摸了摸汗水,抓起診所的暖壺,用手指往壺口試了一下,然後舉起暖壺就開始咕咚、咕咚的大口喝水,直至一暖瓶水被他喝完……此時此刻,一陣暖流涌過心頭,以前我還抱怨自己成為了一個娘妻,現在卻為有這樣子疼愛我的家庭而感到幸福和美滿,小康、公公還有那已經去世的婆婆,無一例外的疼我、愛我、信任我……

最終診斷為趾骨骨折,好在村裡診所的這個「赤腳醫生」,還真有一手接骨的好手藝,為我對準了斷裂的骨頭,當然難免少不了我的疼痛哀嚎,隨後用木板為我固定好了腳底板,並纏好繃帶。

回家的路上就容易多了,小康已經把家裡以前婆婆用的輪椅推了過來,我坐在輪椅上,公公推著我,緩緩向家中走去……

此時的小康,依然圍繞在我身邊,雖然沒有話語,但是他的眼神始終停留在我身上,我看得出來,那是心疼的眼神,因為眼眶中含著正在打轉的淚水……

【未完待續】

第十九章 愛的感受

回家的路上就容易多了,小康已經把家裡以前婆婆用的輪椅推了過來,我坐在輪椅上,公公推著我,緩緩向家中走去……此時的小康,依然圍繞在我身邊,雖然沒有話語,但是他的眼神始終停留在我身上,我看得出來,那是心疼的眼神,因為眼眶中含著正在打轉的淚水……

公公推著我,我們回到家的時候,母親正在家裡等著我們,她已經聽說我崴傷了腳,正在焦急的等待我們回來。看到我一瘸一拐地下了輪椅,母親連忙迎了,和公公一起攙扶著我, 「妮兒,你沒事吧……」這時母親心疼的淚水已經涌了出來。

「沒事,俺年輕養養就好了,就是傷了一根骨頭而已……哎呦!」我儘量試著微笑的回答母親,不想給母親增添更多的煩惱。而恰在此時,不知道哪根筋用力出錯,受傷的左腳著了一下地,那種刺骨般的疼痛,不由得大叫了一聲。

「快先坐會……」母親邊說邊和公公一起扶著我坐在了去二樓臥室的台階上,「傻丫頭,折了一根骨頭,能沒事麼……」母親說後面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明顯開始哽咽……

我坐穩當以後,吃力的用手將左腿搬直,免不了又是一陣陣的鑽心疼痛,看著我呲牙咧嘴的樣子,母親的眼淚再次脫眶而出,折射著夕陽的光芒,砸在了我的臉龐……

在我們三個人的共同努力下,我終於緩慢的回到了二樓臥室門外,此時母親讓公公去收拾一下家裡散落的輪椅、水壺等雜物,她自己就可以照顧我上床了,公公猶豫了一下,還是下樓了。

母親為我推開房門後,俯下身子,抬著我的左腳幫助我邁過臥室門口的小門檻,然後迅速站起身來,用雙手從我咯吱窩下掏過的方式幫助我掌握著平衡,同時右腳劃拉著踢開了地上放著的香皂盒,然後慢慢的引領著我來到了床邊,此時,母親一隻手摟著我,另外一隻手撫平了床單,拽過來了枕頭後,扶著我緩慢的坐在了床上,蹲下為我脫掉了右腳的鞋子後,吃力地抬起了我的左腿,母親的力量並不是很大,抬的過程中,總是可以聽到母親發出「嗯、嗯」的聲音,身子也有點向右傾斜,我知道那是母親在全身所有力量都釋放出來的時候的聲音和表情,把我的左腿抬上床後,又連忙起身把枕頭正了正,讓我靠在了枕頭上……

等母親忙完這一切坐在我身邊的時候,她已經是大汗淋漓,但是看著我已經舒服的靠在了枕頭上,她又表示出一副很輕鬆的樣子,和我說了一會話後,母親要回去了,說了句:「我走了,妮兒,這段時間少活動點……」

聽完母親囑託的話語,望著母親離去的身影,背影消失後,聽著母親下樓梯的時候發出的「噔、噔、噔」的聲音,終於這個聲音也混在了周邊交雜的環境中,我的淚水刷刷的衝出了眼眶……

「老婆,你怎麼哭了?是不是疼的?」這個時候小康跑進了屋子,看到掉淚的我,連忙衝到了我的身邊。

「我沒事,現在不太疼了,小康,去做作業吧。」

「還說不疼呢,竟騙人,都腫成了這個樣子,連夾板都用上了。」小康指著我那隻「全副武裝」的左腳說道。

「秋月,過幾天拆掉夾板以後,晚上用這個,點著了以後,用火酒洗洗,好得快。」我還沒來及回答小康,公公拎著瓶燒酒進來了。「兒子,快去學習!」後半句,是公公瞪著小康喊的,小康吐了吐舌頭,無可奈何的去找書包……

用火酒洗傷到骨頭的位置,是我們這邊的一種偏方,管不管用我也不知道,不過畢竟是公公的一片心意,我還是把燒酒接了過來,順便說了句:「謝謝爸爸。」

「只要你能快點好起來,爸爸就心滿意足了……」

公公聽著我由心而發的感謝之言,那張飽經滄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公公下樓後不久,小康也寫完了作業,我們也該休息睡覺了,我先是打發著小康自己去洗漱,開始犯難了,自己的洗漱怎麼辦?我們的臥室是在二樓,而水缸在一樓,正在我躊躇的時候,小康拿著我的刷牙水杯,接了滿滿一杯子水,走進了臥室,小孩子掌握平衡的能力不是很好,小康雙手擎著水杯,緩慢地一小步一小步的邁了過來,把被子放到了我們的床頭柜上後,轉身跑著去拿來了牙膏和牙刷,遞到我的手裡,「老婆,刷牙吧。」

聽到這裡,剛才那雙被淚水打濕的眼眶再次濕潤了,可是更感動的還在後面,小康又為我拿來了尿盆,放到了我的面前,顯然是讓我將漱口水吐在裡面,這孩子的心也太細了……

就在我快要刷完牙齒的時候,小康端著我常用來洗腳的水盆下樓了,我知道小康是要去給我打洗腳水,本來想攔住他,不讓他去,可是由於沒有洗腳,腳丫上的那種黏黏的瘙癢感覺,十分難受,也就任由小康去了。聽到了小康「噔、噔、噔」跑下樓的聲音,聽到了小康用舀子往水盆裡面舀水的聲音,聽到了小康「噔——噔——」上樓的聲音,突然聽到「咣啷」的聲音,然後是小康的呼叫聲音,我知道這肯定是小康端著水盆上樓的時候,翻了水盆導致的。

當時我下意識的要衝出去看看,左腳的一陣劇痛把我拉回了現實,我高呼:「小康,啥情況?」

與此同時,公公也發出了類似的聲音:「兒子,怎麼了?」 接著聽到了公公從一樓臥室裡面走出來的聲音。

「爸爸,我就是想給我老婆打盆洗腳水,她現在動不了的,上樓不小心打翻了。」

「你太小,這個事你做不來,我來吧,你趕快回屋子把濕衣服脫了,鑽被裡去。」

接下來聽到了小康「噔、噔、噔」跑上樓的聲音,很快小康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胸口往下全濕透了,我連忙招呼小康來到我身邊,幫助他脫掉濕透的衣服,讓他趕快鑽入了我身邊的被子。

公公隨後端著洗腳水盆進來了,幫我兌熱水的時候,說:「秋月啊,小康太小,這個事情他做不來,我來幫你弄就成,不用不好意思。」隨後,公公把兌好熱水的洗腳水端到了床前。

可是到此刻我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傷過腳的人應該深有體會,一隻腳骨折後,彎腰是非常困難的,很容易拉扯到受傷腳上的筋絡,隨後就是一股鑽心般的疼痛,很快公公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我根本無法彎下腰去,自己洗腳。

這個時候,公公叼著菸頭,深深吸了一口煙,原地轉了一圈,長長吐了一口煙氣後,丟掉了煙屁股,剁了一下腳,踩滅掉了煙屁股,「哎……誰讓秋月現在是咱們家的頂樑柱呢……」自言自語完了以後,來到我身邊,蹲了下去,拉過來了我的右腳……

我猜到了他下一步要幹啥,連忙驚恐的喊道:「爸,別,別,這可使不得啊。」

「哎,我不幹,誰來啊……」

公公說完後,不由分說的幫我脫掉了襪子,頓時一股臭鹹魚味瀰漫在了屋子裡面,我知道我是大汗腳,平時自己洗腳的時候,都會皺眉頭,更何況今天在茶園走路較多,後來傷了左腳以後,右腳用力更多,出的汗也更多,公公當下就熏的轉過去了頭,小康也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中驚醒,「呲嘍」的坐了起來。

我甚至看到了自己腳丫脫掉襪子以後,冒的那股熱氣,和洗腳水中散發出來的蒸汽混合在了一起,那種味道我自己都有種想吐的感覺。接下來,公公扭頭屏住了呼吸,慢慢的將捉在手中的右腳放入了水盆,放入水盆後,鹹魚味才逐漸慢慢消失掉,公公這才轉過頭來,幫我清洗那隻腳丫,先是用手撩起清水由腳踝的地方慢慢地衝下,重複幾次後,幫我搓洗腳背和腳趾,甚至連腳趾頭的縫隙都幫我洗乾淨了。

看到這裡,我已經激動的說不出任何話語,任憑著那兩行熱淚緩緩流下,燈光下映著七彩的光芒,滴在了公公的臂膀上,一滴、兩滴……

. 第二十章 初見端倪

洗完腳以後,公公還細心的給我擦乾淨了腳丫,此時此刻我深刻的感受到了:感動這種情感,就是蟄伏在人體裡面的另類智慧,在面臨異樣的場景的時候,才會揭開這層封印,並釋放出來,更像是一種人文關懷中的精神體驗,是人與人之間心靈上的共鳴……

「秋月,明天我把一樓側面的臥室收拾收拾,你明天晚上就在那裡住吧,省的來回上樓。兒子,你今天先去那邊那個小床上去睡覺,你小子晚上睡覺不老實,別踢了你媳婦的傷腳。」

小康很顯然不願意,自己抱著被子和枕頭走向小床的時候,明顯帶著呼呼的悶氣,嘴裡不知道在嘟囔著些什麼,一看就知道是在發泄自己心中的不爽……

看到這些,我不禁有些心疼,等小康放好被子和枕頭以後,把小康喊到了我的身邊,把他摟在懷裡,在他的耳邊輕輕說了句:「小康要乖哦,等老婆的腳好了,就陪你一起睡,摟著你,好不好?」

「哼——」小康沒有答話,而是小脾氣式的一個鼻音,惹得我和公公不禁哈哈大笑……

懷著感動,這一夜我睡得好香、好甜,公公和小康,全都那麼疼我,想到自己的幸福時,我逐漸進入了夢鄉,夢見我的小康長大了,長成了一個帥氣、高大的英俊帥哥,把我摟在懷中,輕輕的撫摸著我……不對,好像這種感覺有點真實,我在朦朦朧朧中有些意識模糊,過了一會兒,又再次在夢中和長大的小康見面,小康愛憐的看著我,把我摟在懷中,把手伸入了我的胸前,等等,不對這次我真實的感覺到了,是真的有人在摸我,我立刻從夢中驚醒,只見眼前一個弱小的黑影,我嚇了一跳,連忙打開床頭燈,原來是小康悄悄溜到了我的床前,眼淚婆娑,見我醒了,小聲哭著說道:「老婆,我不要自己一個人睡……哇……」

看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了,連忙招呼小康鑽進我的被窩,「小康快進來吧,別哭了,別讓咱爸發現了……」

「老婆,我想你,我一個人睡覺,害怕……我一過來你就醒了……」

聽著小康的哽咽聲音,我把小康摟在了懷裡,任由小康把手放到了我的胸前……心中有些嘀咕,小康說他一過來我就醒了,那我的感覺是什麼?看來是睡覺睡懵了,不去想了,困……

不得不說,傷了腳以後,真的是什麼都不方便,早上起床以後,小康倒是可以幫我打來刷牙和洗臉的水,可是下樓的時候又著實費了一番力氣,最後還是公公把我背了下樓,到了樓下以後,公公說道:「今天我一定要把一樓側面的屋子收拾出來,今天晚上你就睡到一樓就行了。」

「爸,別麻煩了……」

我還沒有說完就被公公打斷了,「怎麼,還想讓我背你下來?累死了!」

聽到這裡,我連忙歉意的吐了一下舌頭,不再言語。

吃過了公公做好的早飯後,怎麼去學校又是難事,和公公商量了一下後,由公公騎著自行車帶我去學校,讓小康自己走著去學校。小康聽到以後,又是一陣小孩子脾氣的發泄,不過也無可奈何……

今天的上課著實累,首先不敢喝水這一條就讓我非常難受,課間也無法陪著孩子們玩,體育課帶領孩子們做運動的任務也被我交給了六年級的孩子,但是全部要求他們必須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還好每一個孩子還算聽話,至少可以說是還算怕我,沒有出任何差錯。

中午給孩子們做飯的工作,也由公公來給代勞,看著公公做飯忙碌,我突然想到一個辦法,我們倆和孩子們一起吃午飯的時候,我跟公公說:「爸,這段時間我來學校您太辛苦了,還要天天帶著我來,不如這樣子,咱們家裡也算寬敞,一樓的客廳也算夠大,不如收拾一下,讓孩子們到家裡去上課,我們也省得來回奔跑。」

公公當下就表示同意,吃完飯回去就把一樓客廳收拾出來。

下午上課的時候,我跟孩子們交代好,明天上課更換地點,很快下午的課程結束了,公公騎著自行車來接我回家,小康還是無可奈何的一個人默默往家走,感覺得到小康自己回家的路上,充滿了失落……

回到家以後,很多事情就順理成章了,一樓側面的臥室已經被公公收拾好了,地面和桌子都擦得乾乾淨淨,那張破舊的單人床上也鋪好了褥子和剛剛洗乾淨的床單,我的被子和枕頭也被公公擺放整齊,不得不說公公是一個心細的男人,客廳也被公公重新布置了一下,家裡所有的小板凳都拿了出來,還有公公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木板子,上面還刷了點黑漆。

晚上吃過晚飯以後,公公照例給我打來洗臉水,等我洗過臉後,,給我洗腳丫,小康幫我拿來刷牙,讓我享受足了公主般的待遇……

接下來的日子反而好過一些,至少不再需要公公騎車帶著我去學校,小康也省得來回奔波,一日復一日,一個月後,我左腳上的夾板拆掉了,可以用左腳底擦著地緩慢的行走了,但是醫生還是囑咐我少用左腳著地,骨頭還在癒合,一旦再次開裂,將會留下不可避免的永久性拐瘸,同時醫生囑咐每天晚上最近要用點著後的燒酒清洗斷骨外的皮膚,便於加速骨頭癒合。

拆掉夾板後的當天晚上,公公照例又端著水來給我洗腳,由於左腳已經一個多月沒有洗過了,一直被紗布和夾板包裹著,左腳脫下鞋子以後。

哎!那股臭味,就好像肉放久了生了蛆後的氣味,公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久才緩過勁來,緩慢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帶了個口罩回來了,小康此時正好推門進來,立刻喊道:「誰在吃榴槤,也不招呼我一下。」

當看到我要洗腳的時候,捂著鼻子就跑了出去,逗得我也有些許的莞爾。當右腳的襪子脫下後,兩隻腳的臭味還有點區別,如果說右腳是汗水浸泡過的那種濕潤的臭,那麼左腳就是那種更讓人作嘔乾燥的臭,兩種臭味混合在了一起,呃,那種噁心的氣味,狠狠的撞擊著我鼻孔的每一個細胞,繼而傳至大腦,給我帶來了眩暈的感覺……

即便這樣子,公公還是硬著眉頭,給我洗乾淨了雙腳,此時此刻的我,能不心生感激麼?望著公公那張飽經滄桑的臉,不由得覺得這張面孔是那麼的偉岸,一張標準的國字臉,越發的帥氣,額頭上的皺紋更像是一種魅力的點綴……

洗完腳以後,水盆裡面的沉澱物足足有一厘米厚,公公倒掉洗腳水後,往臉盆裡面到了點燒酒,隨後點著後,占著點著後的燒酒,揉搓我腳丫受傷的部分,正在此時,小康拿著完成的作業進來找我點評,看到公公為我搓揉腳丫的時候,我明顯看到了小康的鼻孔在有規律的張合,眼睛死死的盯著公公的手和我的腳丫,後來我才逐漸明白,這是小康的「醋」勁,可惜當時未能引起我的注意……

隨著公公不斷的為我搓揉,我的心思逐漸逐漸有了一絲絲的變化……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