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10-11) 作者:zzyfb1983

.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zzyfb19832020-9-22发表于:SexInSex.net

. 第十章 提亲

那天后来大家都具体说了些什么,基本上都记住,感觉自己已经浑浑噩噩,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大概知道他们四个在讨论结婚的具体细节,结婚的时间定在了三周后的中秋节。等到我们告辞的时候,小康玩够回家了,我看了看这个瘦弱的小男孩,心中又是一阵酸楚,但是还是习惯性的给了小康一个微笑,小康却惊奇的喊道:“秋月老师,你的脸上怎么了?谁打你了?”

“没事,这是你秋月老师刚才拍蚊子拍的。”母亲替我遮拦。

“秋后,秋后了还有蚊子么……”小康边喃喃细语边跑回了屋子里面。

到家后,我冲进自己的卧室以后,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枕头,失声痛哭,尖利而嘶哑的哭声,回荡在夜色笼罩的陋室中,更加衬托了我的苦涩,就仿佛在黄连水中浸泡过一般,一声声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把我的灵魂从躯壳中一丝丝的抽出来,抽出来,抽出来,然后编制成一张淡蓝色的网,将我包裹。

母亲呜咽著走进了我的屋子,将我紧紧搂在怀中,和上次因为不能上大学而悲伤得到的安慰一样,我再次感觉到了一丝丝温暖。

“妮啊,是娘害了你啊,娘的这个病,你不该治啊。”

这个事情,岂能怪母亲?母亲的养育之恩,比天高、比海深,就算要我做十八辈子的牛马,能换母亲的长命百岁,我也愿意。

“不,娘,我不后悔,我只要您身体健健康康,我就心满意足了。”

“妮啊,你也别怪你爹,他也是没法子啊,认命吧,谁让咱穷呢……”母亲说道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一连串的泪水涌出了眼眶,却没有一丝声音,感觉母亲是在特意的压住了哭声,只凭眼泪不停的往下淌……

又是一个无眠夜,我根本睡不着,翻来覆去,认命吧,反正我也是命运多舛,可是宏斌那里怎么办,我要怎么去和他说这个事情?没有答案……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做好早饭后,没有心情吃饭,直接来到了学校,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等著孩子们上学。

“秋月老师,你的眼睛怎么肿了?”

听到声音,我才回过神来,我扭过头来一看,第一个到学校的还是小康。看到小康,想到这就是我以后的丈夫,再次伤感,我那刚刚擦干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又落了下来。

“老师,你怎么哭了?”小康看到我落泪,显得非常害怕和紧张,我对孩子们的爱和对小康的歉意之情油然而发,小康毕竟是个孩子,他又能做得了主么?我哪里能够怪他?

“小康,老师没事,只是刚刚眼睛里面进了砂子。你先进屋子里面,自己看看书,等著上课,乖乖的。”我努力的给了小康一个微笑,来弥补刚刚给他造成的紧张之情。

后来学生们逐渐都到了学校,我开始的一天的讲课,也许只有讲课的时候,我才能短暂忘记我的苦恼,讲课时,我不由自主的会多看向小康,这个我未来的丈夫,我未来要照顾并厮守一生的人,即便是我在给别的年级上课的时候,眼睛还是看向小康的最多,他现在更像是我的孩子,无忧无虑的上课和玩耍,心里百感交集,每当感觉眼泪又要落下来的时候,强迫自己去想教学的事情,暂时忘记即将出嫁……

放学后,回到了家里,母亲告诉我,我要给小康做几套新衣服,按照村里风俗,结婚的当天,小康必须要穿着我提前做好的新衣服来迎娶我。这对于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我很小就学会了缝补衣服,做新衣服来说,我只要简单的学习一下就可以上手,晚上我抽出时间,为小康赶制衣服,往往红红的衣衫半成品,我不由得想起了宏斌,本来这些衣衫应该是为他缝制的,可是……

突然一股刺痛惊醒了我,原来是针尖深深的刺入了我的手指,瞬间的疼痛,让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长痛不如短痛,对于宏斌的事情,我心里有了答案,我抓起笔来,给宏斌写下了最后一封信,告诉他我即将出嫁,让他忘记我,永远的忘记我吧……然后把宏斌寄给我的所有信件,全部投入了火炉,望着火炉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烧掉的不仅仅只有那一封封信件,还有我的那一片片希望和一丝丝的眷恋。

三天后的周末,家里热热闹闹的全是亲戚,我知道我离出嫁越来越近了,很快村里有名的媒婆大钉奶奶领着小康和赵叔来到了我们家,带着三金首饰和村里风俗的喜庆十色(十种颜色的礼物,象征着十全十美)前来提亲,不得不说小康家里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来准备的礼物,仅仅是十色礼物中的那颗钻戒,就不止一万元。

父亲招呼媒婆、赵叔、小康以及所有前来的亲戚,一起在院子里面吃了一顿饭,我的心事重重,根本吃不下太多,而小康却呼呼大吃,望着小康,看到了那颗童年的纯洁之心,我顿时一股怜惜之情涌上心头,他和我一样,被迫接受这不受控的婚姻,想到这里,我开始为他挑鱼刺、捡好肉,小康吃饱后,由于早起,显然有些困倦了,我爱怜的把小康搂在怀里,他躺在我的臂弯上沉沉睡去;娘妻中娘的那一部分爱,从那个时候起,基本上开始了那么一丁点的显现……

. 第十一章 结婚

很快中秋节来临了,天还黑著的时候,我就起了床,开始化妆、打扮自己,不一会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全来了,母亲则在给大家安排着要做的事情,几个亲戚关系较近的姐妹帮我梳妆打扮。

母亲抽出空来,走到我的房门口,呆呆的望着穿着漂亮的婚纱、打扮如同仙女下凡般的我,眼神中充满着祝福和伤感,不由得眼眶红了,她扭过去了头,用袖子擦拭了一下眼泪。

很快迎亲的车队到了,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结婚排场,共计十二辆轿车,这在我这个小山村里面,也只有小康家可以做到,让我享受足了风光和羡慕的眼光。当小康手捧鲜花站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望着他那张擦满粉而又稚嫩脸、两个小脸蛋摸得彤红,活像一个大头娃娃,我伤感的同时知道我要离开了,跟随小康离开了,以后我就是赵家的人了,我走上前去,准备牵起小康的手,突然我猛地转过身来,对着父母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发现父母的额角多了几道皱纹和几丝银发,眼眶中的泪水打湿了这片氛围。看着父亲的沉默、听着母亲的安抚,感受着父母对我的爱,伤感之情再次充满胸膛,嫁给小康虽不是我的选择,甚至嫁给小康以后,未来的日子会过得怎样,我都不知道,但是我怎能轻易割舍下父母的养育,轻易离开这难舍的故居?我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喊道:“爹、娘,俺嫁人了,你们珍重!”豆大的泪水,冲刷着我的化妆。

父亲是在强忍着,不肯落下眼泪;母亲已经是潸然泪下。看到这个情形后,媒婆赶快跑了过来,劝道:“秋月啊,这个大喜的日子不能哭的,快把泪收了。”我用力止住了眼泪,几个姐妹连忙过来帮我补妆,然后一块红盖头盖在了我的头上……

在媒婆的指挥下,小康抓着我的手,我们踩着铺好的红地毯,听着周边唢呐吹响的百鸟朝凤,我们上了婚车,婚车徐徐开动了,虽然小康家和我家仅有一里地,但是随着我踏上婚车,从此以后我的家只能是我的娘家,就让我再掉一滴眼泪吧,别了,我的家。

车上的时候,小康瘦瘦的小手,死死的攥着我的手,我知道他的心里更没有底,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以后的生活,红盖头的下面,时不时露出他的小脑袋瓜,两只眼睛紧张的滴流乱转,我左手轻轻的拍了拍小康的小手,安慰他那紧张的心情,而右手拿着那块不停擦泪的手帕。

到了小康家附近,右手中的手帕已然湿透,小康依然是在媒婆的指导下,拉着我的手下了车,走在红地毯上,领着我迈过了象征着日子红红火火的火盆,赵叔赵婶已经在屋子里面等着我们了,赵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兴,说话声音的底气明显比以前充沛,仿佛她的身体恢复了健康,父亲和母亲以及其他亲朋好友,陆陆续续来到了小康家里,后面就是流程上的事情了,在媒婆的指引下,我领着小康给我的父母敬茶、然后改口,父母交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红包。

接下来就是拜天地流程了,虽然我盖着红盖头,看不到小康父母的样子,但是时不时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我知道他们心里开心极了。待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在村里一位老者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洞房门口的供桌旁。

“一拜天地!”随着旁边一位老者的呼喊,我拉着小康缓缓跪下,朝着供桌上供奉的天地牌位缓缓跪下。

“二拜高堂!”随着老者再一声呼喊,我拉着小康一起向赵叔赵婶缓缓跪下,同时我接过了媒婆早已准备好的茶碗,向着父母敬了上去。

“夫妻对……”正当老者准备第三声呼喊的时候,却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秋月……”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了,这是我梦萦魂牵的那个男人,这是宏斌,可是他怎么来了,按照时间计算,我是提前三周给他写的信,按照信件邮寄速度,邮寄到他那里大概需要18天,而后他是怎么用了三天时间从杭州赶过来的?而且他是怎么找到我这个村子的?这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为了来找我,肯定受了很大的罪、吃了很多的苦。

“哎哎……你是谁,我们这正举行婚礼呢……”正堂外的亲属和村民一下子把宏斌给拦住了。

“让开让开……秋月……”宏斌不断的挣扎和叫喊著,不过听声音他被村们死死的拉住了,根本进不来,听着他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我和他之间的点点滴滴全部涌上了心头,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揪下来头上的红盖头,只为可以再次见到他一面,看着他那满头大汗的脸庞、因为着急而扭曲变形的眼神、因为拉扯而走了样的衣衫,豆大的泪珠砸在了我的婚纱上。

“你是谁?到这来干什么?”赵叔看到这一幕,一下子从木椅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呵斥道,同时在场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我是秋月的男朋友……”宏斌被人挡在外面不断的挣扎,同时怒吼道,听到这一句话,村里的其他人还有赵叔赵婶以及我的父母都看向了跪在正堂前的我。

“秋月,你不是答应等我毕业一起去创业吗?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吗?为什么现在要和别人结婚?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为什么?”宏斌不断在人墙外嘶吼著,我当时大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对不住他,没有遵守和他的约定,甚至我不敢用眼神直视他,而赵叔显得十分的生气,看了我一眼后,就走向了人墙附近。

“对不起,秋月即将嫁入我们赵家,而且已经订过婚,过完礼,不管你是谁,请不要打扰我们家办喜事!”我知道赵叔这是强行压着心头的怒火,如果不是为了大喜日子,宏斌估计已经被揍趴下了。

“秋月,他真的是你男朋友?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啊?”首先看出端倪的是我的母亲。

我望了望母亲,想着母亲的身体,心碎了,宏斌说以后带我一起去创业,他的能力我绝对相信,可是我母亲的病不能等,我等不起,我别无选择。

我狠了狠心,说道:“不……我不认识他……”

“给我赶得远远的,不走的话,就给我揍他!”赵叔指挥着村民。

宏斌依然挣扎的不肯走,眼看一顿胖揍就要落在了他的身上,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跑到赵叔赵婶面前说道:“爹、妈,今天是我和小康的大喜日子,打人的话,于亲不利,让我来对他说几句话,让他走算了。”

“你能让他走?”赵婶用疑问的方式默许了我的做法,显然她也不想在她儿子的婚礼上出现打架等与婚礼格格不入的事件。

我走到宏斌面前,对宏斌说道:“你走吧,你就当我死了,我不想再连累你,你也不要连累我了。”

“不,秋月,我忘不了你,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宏斌有些语无伦次,挣扎着想向我靠近,却被村民们拉得死死的,哪里动弹得了半分?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意思,轻轻说了一句英语,那是丹麦组合Michael Learnsto Rock 演唱的伤感情歌25 minutes中的一句歌词,这首歌也是高中时,我们最喜欢的几首歌曲之一。“Boy,I missed your kisses all the time,bug thisis twenty five minutes too late.Though you travelled so far ,boy I'msorry you are twenty five too late. ”【大意为:男孩,我一直想念(也可以理解为错过)着你的吻,但是你今天迟到了25分钟,虽然你长途跋涉的来到我这里,但是对不起,你迟到了25分钟】。宏斌听完以后,眼睛中的泪水越积越多,终于泪水决堤而出……

“你忘了我吧,你改变不了已经成为的事实,多说无益,既对你不好,也对我不好,你赶快走吧。”

“秋月……不……”听着宏斌那声嘶力竭的声音,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的心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我不再感到伤感和疼痛,只要想要那么一丝丝的平静,仅此而已。

“新娘子,把红盖头盖上,只有入洞房才能掀起红盖头,你这样十分不吉利的。”随着那个宏斌的远去,村里的人才回过身来,而一旁的媒婆赶紧对着我说到,我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红盖头重新盖上。

“好了,刚刚发生了一点小误会,现在误会已经解决了,婚礼继续。”那个在旁边呼喊的老者,赶紧打着圆场说道,而赵叔也重新回到了木椅上坐下,坐下的时候重重的发出了“呼!”的一声,似乎还是有些生气。

“夫妻对拜!”当赵叔重新落座后,老者重新呼喊著,之后我拉着小康转身冲我,面对面对拜了一下。

“送入洞房!”随着老者最后一声呼喊,我拉着小康的手,在媒婆的带领下,转身进入了旁边早已布置好的洞房。

来到早已布置好的洞房后,我轻轻坐在了洞房的新床上,透过盖头的边缘,我可以看到床单上绣著的大大的双喜字,心情依旧未能从刚才的波澜中恢复过来,轻声呜咽著。

“秋月啊,这就是咱们女人的命啊,拜堂拜过了,现在也入了洞房,你就是赵家的媳妇儿了,名正言顺,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奶奶理解你。”媒婆拉着我的手,轻声安慰。

“来,新郎官,掀盖头。”媒婆说完后不久,我看到了小康那只稚嫩的小手出现在了盖头的底部,攥著一把包满红布的竹棍,颤抖著挑开了盖在我头上的盖头。接下来,我再次看到了小康那张稚嫩的脸,显然是有些不知所措,我怜惜之情再次涌上心头,轻轻地拍了拍小康的小脑袋瓜。

“老师,咱们是结婚了么?”

“对啊,咱们天地也拜了,洞房也入了,就算结婚了。”

“那岂不是要生……”

“你是说生儿子?”我反问道。

“是……”

“你呀,刚十岁,想生儿子,还早呢?”听到我们的对话后,旁边的媒婆却忍不住了,忍不住笑场后抚摸著小康的脑袋说道。

“那…什么时候?”听到小康的这个问话后,我没有回答,想到以后要为这个小孩子——只有疼爱没有爱情的男孩,生下孩子,厮守终生,心中不由得一阵惆怅,轻轻地叹了口气,拿起粉饼,默默的补著妆。

“秋月老师。”我听到小康的呼唤以后,来到了他的身边,拉起了他的小手。

“是不是有些困了?老师哄你睡觉好不好?”我牵着他的手,帮他脱去了鞋袜,就像平时在学校招呼孩子们午睡的时候一样,之后把小康抱到了床上,盖好被子,轻轻拍著小康,可能是由于早起的缘故,小康在我的拍打下,很快就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