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1-27)作者:zzyfb1983

.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zzyfb19832020/09/11发表于:SIS论坛

异史氏曰:“冲洗娘妻这部小说,读起来更像是一部情感小说,风格有些类似《我妻如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小说,一直想写点后续,后来发现已经有读者写后续,改为写秋月篇。我的烂笔头子很差劲,随便写了两章,看大家喜欢程度,决定再写不写后续了。前几章属于秋月未成年阶段,没有肉戏。”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第一章:童年

我叫李秋月,出生在深山里面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贫困村,村民们世世代代以种茶为生,靠卖出去的茶叶换取粮食等生活必需品,村里的交通以及各种配套设施都非常差,人们的知识水平普遍较低。就在九十年代的某天,我呱呱落地了,但是母亲因为难产,以及村里落后的医疗条件,母亲生完以后,永久的失去了再次生育的能力,同时也落下了容易虚脱的病根。但是父母爱我,不像有些村民那样,认为难产的孩子克父母,对难产的孩子充满了敌意。

也许是父母只有我这一个孩子的缘故,对我格外的疼爱,但是家里依然很穷,母亲落下病根以后,常年靠吃药来维持,仅仅依靠父亲打工来挣取微弱的工作来养活一家。自打我记事起,就记得父亲每天都要去赵叔叔家的茶园上班,每次到月底的时候,父亲可以拿回来些许钱交给母亲,往往也会给我带来一块糖,让我解解馋,月底往往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但是我的家里很穷,差不多是村里最穷的人家了,还没有上学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洗衣服、做饭、缝补衣服等日常家务工作,也算是分担了母亲一部分压力。

后来,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周边经常有远亲的大娘、大婶等人,来到我家跟我父母说,别让我上学,“什么女孩以后要嫁人”、“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啊”、“女孩读书没有用啊”等等,但是父母不为所动,他们像培养男孩一样培养我,顶住了家里的经济压力,把握送到了学校,也就是村里的唯一一所破旧的学校,学校里面仅有十来个学生、一个老师。我深深知道,自己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尽可能多的帮助家里干一些活。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道不会做的题,我去问爸爸、妈妈,可是他们全都不会,我当时就急哭了,但是同时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以后只能依靠自己来改变自己的人生。从那以后,我学习更加用功了,更加肯吃苦了。

六年的小学转瞬即逝,我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县三中(县里最好的初中),初中后,我个子也逐渐高了、可以帮助家里干更多的活了,上学的花销也更多了,父母并没有让我辍学,顶住了各种压力,让我继续读书。但是这个时间段,父亲跟我念叨最多的一句话“你要感谢你赵叔。”

我慢慢明白了,原来是父亲的老板,也就是赵叔,这个我们村茶园的最大承包人,在父母困难之际,肯借钱给我们家,同时邀请母亲去帮忙看茶园,不需要任何体力劳动,每天只需要转转,就可以拿到5块钱的工资。

小学的时候,我永远是学习最好的那个,甚至比我高一年级的同学,往往很多知识还不如我,但是村里有个没文化的大爷,听说我的成绩后,感叹道:秋月这孩子,考国家主席都考得上;初中后,我学习上更加努力了,但是我却总也考不了全校第一名,第一名永远被临班的一个叫做王宏斌的男孩子占据着,不管我怎么努力,总分总是和他差5-10分,甚至有一次我数理化和英语都考了满分的情况下,王宏斌的数理化和英语也满分的同时,语文比我高了3分,我打小就是一个不服输的孩子,但是初中的学习较量中,我服了。

第二章:高中(上)

初中三年,就在我和王宏斌的学习较量中慢慢度过,老师们也都知道,我俩学习上的较劲,老师们还故意挑拨我俩较劲劲头,比如我的班主任会跟我说“秋月,前几天听宏斌跟他班主任说,老师你放心吧,我肯定还是第一,那丫头不如我”;正是在这种较劲中,我中考了,不出意外,中考成绩中宏斌第一、我第二,我们两个都考上了县一中(县里最好的高中)。

高中前的暑假,我拿著录取通知书回到了家里,几个月没有回家了,我兴冲冲的拿着通知书送到了父母面前,父亲看后,激动的流下了热泪的同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后来,我读懂了父亲的眼眸,参杂了高兴、激动、忧愁还有痛苦,当然了这是多年以后,我经历了太多人生事件以后,才明白了这个道理,如果当年我读出了父亲眼眸中的那一丝浮云苍穹,我说什么也不会继续去读书,而是会老老实实的在家种茶,找个人家嫁了,也就不会有以后的太多太多痛苦了。当然这是后话,况且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父亲拿着通知书,扭头走出了家门,我知道父亲肯定是又去借钱了,家里收入太低了、而母亲常年吃药,都要钱。当时的我,还不完全懂人生的心酸。但是,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可以继续读书,我要用知识改变命运、改变自己的未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父亲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毛爷爷,塞进了我的书包,我知道,父亲肯定是又去找赵叔叔借钱了,整个村里肯借给我家钱的,只有赵叔叔一家了,他们家也是我们村生活最好的家庭。

看着父亲回屋的背影,更加弯曲了,父亲的头上,更添加了几丝银色……

父亲的艰辛我没有完全理解,但是也明白一些这几张毛爷爷中涵盖的辛酸泪,暑假期间我尽可能帮助家里多做一下家务活,距离开学还有1天的时候,我踏上了去县城的道路。

到了学校报道的时候,我遇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王宏斌。

第三章:高中(下)

“秋月,你也来报道了啊”王宏斌向我打着招呼。

“宏斌,你分到哪个班了?”我客套的询问著。

“我在538班,你呢?”

“我也在538班”

凑了巧了,初中时期,我俩是较劲拼成绩的两个人,高中却来到了同一个班级。

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面就按部就班了,找到班级、找到宿舍,然后等班主任第一次点名,然后大家一起打扫卫生。就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和宏斌有了第一次肢体接触。老师安排我去擦地,我拿起班级的水桶去打水,准备回来擦地。

我们班级距离打水的地方有些远,大概300米左右,需要穿过操场,当我走到半路的时候,就放下水桶打算休息一下,这个时候看到宏斌从对面走了过来,帮我拎起水桶,轻轻地说了句“我帮你拎”,我追了上去,想把水桶抢回来,嘴上说着“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宏斌没有说话,也没有松手,我抢了几次,抢不回来以后,发现在操场上和一个男生拉扯也不好看,就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当时,我对他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情节,也许这就是爱情的萌芽吧。

高中的学习非常苦,但是我发誓要好好学习,除了老师留下的作业,我还要额外去图书馆借习题集来做,“题海战术不能说是应付高考的唯一途径,但至少是条捷径”我深信班主任老师说的这句话。每天大量的习题练习,高中的知识也逐步被我所掌握,熟能生巧的感觉油然而生。但是,我每次考试,永远仅是第二,第一是王宏斌。

我不服输,高中的学习中,我又和他较上了劲,宏斌一方面在很多地方关心我,一方面也在较劲和我比学习,用他的话来说“秋月,谢谢你的帮助,如果不是你始终在后面撵着我,我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动力去学习”。

在生活方面,我知道家里的困难,尽量减少生活费用,用过的作业本的边边角角空白地方,都是我的草稿纸;我从来不用圆珠笔和水笔,为了省钱只用钢笔;吃饭的时候,我只打很少的菜,和著食堂免费的粥,嚼著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和咸菜;高中的学习生活太苦,我吃的又太差,晚上熬夜做题的时候,眼前经常短暂发黑,后来我才知道,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太过于劳累。

在和宏斌比拼学习的同时,我们两个也逐渐产生了难舍难分的友谊,经常一起去图书馆借书,一起讨论分析难解题目,相互之间分享做题的经验,相互之间沟通做题的便捷方法……有一次,我们两个讨论一道数学函数题的时候,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边去食堂边讨论问题,到了食堂,为了继续讨论,我们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宏斌看到我的馒头与咸菜,默默的放到我的饭盒中一个鸡腿,我想拒绝,可是闻着鸡腿的香气,肚子中缺少油水的我,无法拒绝。

后来我逐渐明白了,我是一个有欲望的人,而且我的欲望往往可以战胜我的理智,也为后来的很多悲剧埋下了伏笔。从那以后,我的伙食明显改善了,每次吃饭的时候,宏斌总是会帮我买一个鸡腿或者一个猪蹄什么的。

逐渐到了高三,学习的压力更大了,我和宏斌的较劲依然继续,但是我依然没有任何一次考过他,我们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一起学习,一起讨论,一起做题。高三第一学期临近期末的某个周日,我们没有课程,但是我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来到教室自己上自习,做习题。当我来到教室的时候,和往常一样看到了宏斌,他也在学习,看到我来了以后,与往常一样,露出一个友谊的笑容。我来到自己的课桌前,做起了习题。

正当我聚精会神做题的时候,突然感觉周边一暗,抬头一看灯灭了,停电了。灯灭了到无所谓,现在也是白天,只不过稍微暗点而已,可是现在是大冬天,我们学校刚刚经历过“电代煤”改造,停电意味着停暖,在西北风的洗礼下,教室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大冰窖,手冻的拿不住笔的时候,还如何去学习?正在我郁闷而又心疼缺少了这一天的学习时间的时候,宏斌背著书包来到了我的面前,轻轻对我说了句话“走,去我家里学习吧。”

“好”,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对于高三的我来说,学习时间太宝贵了。我知道宏斌家就在县城,离学校不远,本来可以不用住校的,但是为了提前锻炼自己适应大学的生活,他还是选择了住校。

我跟着宏斌,他骑着单车,我坐在后面,这个时候,我心里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觉得痒痒的、暖暖的、甜甜的、淡淡的。

县城的路况有些年久失修,单车颠簸的很厉害,我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宏斌的后背,这时我感觉到了,刚才的痒变成了抖、暖变成了热、甜变成了渴、淡变成了狂,突然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吹在了我的脸颊,我回过来了神,望着宏斌的后背,默默的把头贴在了他的后背,我明显也感觉到了宏斌的异样,呼吸节奏也在明显变快,腰部轻微的颤抖。

很快到了宏斌的家,他家的面积还不小,有四个卧室,后来我才知道,宏斌的父亲是县城某个国企的头头,我们一起来到他的书房,挨着开始了学习,宏斌打开了空调,向我们吹着热风,由于是单人的学习桌,两个人公用有些拥挤,我和他的胳膊时不时碰到一起,屋子里面很静,我可以清晰听到宏斌的呼吸声音,我的心中开始有了些许的心猿意马。

空调的风突然吹到了我的头发,我头发飘到了宏斌的脸上,我正要表达歉意的时候,宏斌一把搂住了我,此时我也心潮澎湃,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大脑中一片空白,觉得他搂住我非常舒服,我逐渐发育起来的双峰贴在他的胸口,感觉十分惬意,在他的怀抱中感觉万分安全。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上渗出了淡淡的汗珠,脸颊火热,心在抖动、全身在抖动,这时感觉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了我的嘴唇,我知道那是宏斌的唇,我感觉口干舌燥,不敢睁开眼睛。

正在我默默享受这份温柔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小斌,你在干什么呢!”一声历喝,惊醒了梦中的宏斌和我,只听宏斌不好意思的说了句:“妈,你怎么回来了?”

“我怎么回来了,要不是我回来,还看不到你居然堕落成这样子了,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挣钱供你上学,你心思不往学习上去,怎么用到这个方面来了?你对得起谁?”

“妈,我错了,她是我的同学,因为今天学校停电,我们约好一起学习的。”宏斌苍茫的解释。

“一起学习我不反对,你们是在学习吗?”宏斌妈妈怒气冲冲,“还有你是谁家的丫头,怎么这么不要脸?”

“阿姨,不是您想得那样,我……”我想解释一下,可以突然觉得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

“什么不是那样,我都看到了,给我滚出去,以后离我家小斌远点!”

“妈,不是那样子,你别凶她。”宏斌的话,让我心里燃起了一丝丝温暖,但是对于宏斌妈妈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啪”一声,宏斌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头印,“没你的事,给我滚回屋子里面去,你还不快滚。”后半句宏斌妈妈是冲我吼的,我被吓住了,默默地拿起了书本,走向了屋门口,离开之前,扭头看了一眼宏斌,他也在深情的望着我,我感觉心中一股莫名的疼痛,眼前有些微微发黑。

我记不得怎么回到学校的了,只是记得我没有回到教室,而是一个人躺在了宿舍,痴痴的发呆,同寝的同学都很好奇,问我怎么了,我没有答话,但是感觉了泪珠从我的眼眶中滑落,落在了枕头上。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看到了宏斌妈妈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从那以后班主任明显更加针对我和宏斌了,只要稍微看到我们两个有些亲密的情况,就会训斥,但是从那以后,我和宏斌之间好像更加亲密了,很多事情随着他的那一个吻,就挑明了,我也喜欢和他在一起,但是迫于班主任老师的监视,我和宏斌的亲昵转入了地下,放学与去食堂之间的时间差、晚自习结束与回宿舍之间的时间差、晨练与上课时间的时间差,都成了我们约会的美好时刻,我们一起互诉心中的思念之情、一起约定上大学后要做名正言顺的恋人、一起约定大学毕业后去创业、一起约定……

第四章:高考

高三的学习生活,枯燥而又乏味,脑子里面整天回荡著老师的那句话“不管哪科,想学好的话,最重要的事情有三件,第一是做题、第二是做题、第三是做题”,整天学习、吃饭、睡觉三点一线,但是有了宏斌的陪伴,我的高三生涯相对而言要甜蜜的多。

终于到了高考的前一天,我和宏斌约定报考同一所大学,临分别时,他紧紧的抱住了我,我把头轻轻的枕在了他的肩膀,那是一种带着安全的温暖,他轻轻抚摸我的秀发,我身体火热,我也感觉到了宏斌的身体在颤抖,突然宏斌抬起了我的头,狠狠的吻了我的嘴唇,我登时心中一片空白,心脏的跳动都可以听到,这是宏斌第二次吻我,猛然间,我想到了他第一次给我的亲吻,我想到了他的母亲那歇斯底里般的怒吼,猛地把宏斌推开,轻轻对他说,“我们这么做不好。”

他也意识到了冲动,“我送你到宿舍吧,祝你考个好成绩”。回到宿舍,我淡淡回味着白天的点点滴滴,是甜蜜还是香醇?

那个时候高考还是实行3+2的考试方式,共计考两天半,整个考试在轻松和愉快的心情中度过,我各科发挥感觉还算正常,就是今年物理有些题偏,但是考试是公平的,考完最后一科英语以后,我在考场门口遇到了宏斌,他考得也不错,完全正常发挥。

等成绩出来以后,宏斌超过了一本线50分左右,我超过了一本线30分左右,以他的成绩基本上可以被浙大、山东大学档次学校录取,而我只能上比他第一个档次的学校,曾经的约定,只能化为泡影,我不可能要求他按照我的成绩来报考志愿,当然他再也没有提起此事。

随后是漫长的等待,等待录取结果,没有出意外,宏斌被浙大企业管理系录取,而我被低一档次的海洋大学录取。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我是兴奋、担心和惆怅三重心情萦绕心头。兴奋的是我考上了重点大学,这是我们村子里面自打恢复高考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还是重点大学,担心的是家里的负担,还能不能支持我继续读书,惆怅的是我要和宏斌分离了。

拿着通知书回到家里以后,我把通知书给了父亲,父亲看着通知书,紧紧的抱住了我,老泪纵横,嘴里说到“妮,你给爸爸争光了。”父亲高兴的翻阅起我的通知书,当翻到通知书副页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股愁云飘上了他的眉头,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9月1日前,请带上学费5000元、住宿费1200元,共计6200元前往学校报到”。

家里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父亲一个月的收入只有区区600块,还要给母亲买药,这几年我上高中的几百块钱的花销都是找赵叔叔家借来的,母亲吃药钱不够的时候,也是找赵叔叔借钱,几年下来,我家已经欠赵叔叔家好几千块了,现在一下要拿出大几千块钱,父亲怎么能拿得出来?

想到这里,我的心微微一颤,父亲放下通知书后,进屋和母亲商量去了,虽然他们声音很小,但是我在门外听得很清楚,他们翻来覆去的讨论筹集学费的问题,甚至讨论到了卖掉房子基地,可是就算卖掉房子基地钱都不够,借钱的话,找赵叔叔借钱,一下子借这么多怎么长的开口,况且借了以后,怎么还啊。

听着他们谈话,我哭了,过了一会父亲来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红肿的眼睛,他知道我哭了,父亲对我说:“妮,去上学吧,爸爸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

我知道父亲的决心,但是我反问了父亲一句“如果砸锅卖铁也不够呢?”父亲当时愣住了,继而豪豪大哭,“妮,爸爸没本事啊,爸爸对不起你啊。”那是我见过父亲哭的最伤心的一次,深深的刺激了我的心灵,钱的重要性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

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想着上学与家庭状况之间的各种矛盾,也思索著筹集学费的办法,可是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第二天醒来后,父亲吃过早饭就出去了,我以为他是赵叔叔家的茶园上班,陪伴母亲说话、做着家务,不一会他就回来了,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同村的一个远房大娘,进门后,大娘把我叫到了西边的偏屋,坐好以后问我:“秋月,你不能在读书了,你看看你的家庭状况和经济条件,还能支持你在读书么?”

“不,我就要读书,人家考不上大学的还哭呢。”

“秋月啊,大娘理解你的心思,可是你想想,上学的费用从哪里来?”

“那我不管,那是你们大人的事情。”我倔强了起来,同时也明白了大娘是被我父亲请来当说客的。

“秋月,你这么犟,你是想把你爸爸累死么?”听到这句话,我沉默了。

“你再好好想想,好好算算,你爸爸需要不吃不喝每天工作多少个小时才能挣出你的学费?”大娘的这句话,是句大实话,但也正是这句实话,如同刀子一般在我的心头剜肉。我明白了,不再说话,默默的拿起了我的录取通知书,丢进了火炉……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