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21-26) 作者:zzyfb1983

【冲喜娘妻之秋月篇】 作者: zzyfb19832020-11-27发表于SIS

第二十一章 错觉

随着公公不断的搓揉着我的脚丫,我的心思逐渐逐渐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在我以前的认知里面,脚丫就是用来走路的,但是走路多了以后,又会散发出浓重的味道……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脚丫也是女人的性感器官之一,再被异性抚摸久了以后会产生异样的心理变化。此刻我的心中正是这种莫名的变化,逐渐呼吸有些急促,我此刻只想狠狠地搂住他,让他亲吻我的脸颊。公公那双望着我的眼睛,也有些红润和虚霓,仿佛在等待着我的主动……

我下意识的想要终结这种想法,连忙对公公说:“爸,我自己来就行了,我现在好多了,也没有那么疼了。”

边说边要抽回被公公捉在手中的脚丫,却被一阵钻心般的疼痛打断了,公公看在眼里,不由得笑着说:“别逞强了,还是我来帮你弄吧。”

随后公公擦干净了我的两只脚丫,左脚由于刚刚被热乎乎的火酒擦洗过,白里透红、受伤的左侧趾骨附近有些红肿;右脚则瘦长、略小,雪白雪白的,那种颜色更像是刚刚剥了壳的鸡蛋再用用牛奶浸泡过的样子。

老实说我从未如此仔细观察过自己的两只脚丫,但是此刻由于被公公搓揉久了,却不由得好好打量了一番,甚至有些羡慕这双脚丫,可以享受到公公的搓揉,我却得不到……

如果说我不感激公公对我的照顾与疼惜,那是假的,我是真心实意想报答公公,就在我要无法自已的时候,一阵恰到好处的冷风袭来,吹过我的脸颊,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我猛然想起,我确实应该报答公公,但是绝对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去报答,我必须要克制,必须要克制住自己的感情,我装做挠痒痒的样子,狠狠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屁股,瞬间感觉到清醒了一些,胸口中的那股情欲有了少许的退却……

很快公公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准备端起洗脚盆的时候,由于我探著身子看自己的脚丫,导致公公在起身的时候,脑袋擦了一下我的乳房,这一擦,我明显看到了公公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不过公公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端著洗脚盆走了出去……

我连忙装做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拿起了明天要讲的课程内容,企图用忙碌的工作来压制自己那种不应该有的想法。实际上,那天晚上我一点书都没有看进去,甚至小康的作业我都忘记了检查……

接下来的十几天中,每天晚上公公都会帮我用火酒搓揉脚丫,而我心中的那一股火也在不断攀升,由原本的不好意思逐渐转变成了受之坦然,由原本的躲躲闪闪转变成了期盼。左脚的伤也逐渐在好转,现在左脚用脚后跟着地缓慢行走,基本上不会在疼痛了,为了享受这种感觉,我内心里甚至有点不愿意让左脚的伤病好起来。

直至有一天晚上公公由于出去吃酒席,未能给我搓揉脚丫,我心中居然感受到了无比失落,我知道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但是根本控制不住,总是不由自主……

陪同小康吃过饭以后,督促小康做作业,我甚至感觉到了一点无聊,拿起了最近茶园的账本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大门口传来了公公回到家的消息,明显不止他一个人,听到小康的表叔粗著嗓子喊道:“哥,不让你喝了,你非喝,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啊。”

“我……没事,我是想娃他娘了……唔……”

我居然听到了公公呜咽的声音,这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虽然有酒精的刺激,导致了他感情此刻极为脆弱,但是一个大男人居然哭了起来。

听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一瘸一拐的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看见表叔扶著公公,公公把头靠在了表叔的肩膀上,呜咽著……

表叔看到我走了出来后,连忙说道:“秋月啊,你爸喝多了,快让他歇会……”

“谁……谁说我喝多了……”

公公边说边抬起了头,朝着我这边看来,猛然间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种似乎冒出火来的目光仿佛要把我看穿,然后用极快的速度冲到了我的面前,死死的搂住了我,“他娘,我想死你了,你到哪里去了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当时被吓的有些发懵,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场面表叔显然不能说任何话,最好的做法是扭头装作看不见,倒是从房间里面跑出来的小康首先喊道“爸爸,那是秋月,不是妈妈……”

我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喊道:“爸,我是秋月啊,快放开我……”

听到这里,公公放开了我,他那双哭得通红的眼睛,眼泪依然一滴接一滴的涌出,衬托在银色的月光下,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嘀嗒”“嘀嗒”……

公公此刻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奇怪,那种眼神,仿佛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感觉,感觉面前的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妻子,而不是儿媳妇。

我被他看的有些发毛,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这是时候倒是表叔率先打破了僵局,吆喝了一嗓子“秋月啊,照顾好你爸,喝多了,我先走了啊”

“哎,表叔,您回去慢点……”我下意识的回复了一句话。

表叔走后,公公似乎清醒了一些,放开了我,缓慢的坐在了院子里小康搬来的凳子上,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气,眼角依然挂着泪痕……

而我此刻最担心的是刚才公公的这一个认错人的拥抱,即便是他喝多了,但是表叔如果把这个事情宣传出去,人言可畏,三天后整个村里肯定就是沸沸扬扬,还好表叔是一个内向性格的人,这件事情后来真的没有在村里掀起什么大的波澜。

公公被冷风吹了一会儿后,很快受不了胃里酒精的刺激,哇哇大吐起来,吐了一地的狼藉,夹杂着酒臭味,令人作呕。吐过以后,公公很快就回屋睡着了,我一步一挨的拿着铁锨,敲碎了几块烧过的煤球,洒在了呕吐物上。随后在我的指挥下,小康捏著鼻子将那些肮脏的东西扫进了簸箕,倒了出去。

我洗漱完毕后,打发好小康去二楼睡觉,独自一人来到了一楼侧面的卧室,听着公公的卧室传来的一阵阵震天响的呼噜声,不由得心神不宁,这么多天以来,今天是唯一的一天公公没有为我用点着后的烧酒擦拭和揉捏伤脚,心中那种感觉,期待着明天早日到来,可以继续享受公公的揉捏,同时又觉得今夜漫漫,度日如年……

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也一直在强迫自己不要这么去想,但是自己的思绪就好像一壶烧开了的水,即便是再用力的压紧壶盖,还是会被沸腾的水顶开,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我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十二章 尴尬

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也一直在强迫自己不要这么去想,但是自己的思绪就好像一壶烧开了的水,即便是再用力的压紧壶盖,还是会被沸腾的水顶开,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我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睡着了……

又经过了多天的恢复,在公公每日的照顾下,我的左脚已经越来越好转,现在已经可以自己打洗脚水、自己洗脚丫、自己按摩了,但是我还是装做无法弯腰的样子,虽然总是想说服自己,不能这样子,但是每每到了事情面前,却又忍不住装做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针对这种脚伤,公公见过不止一次,公公应该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心照不宣的不戳穿我,继续让我享受着一个成熟男人的按摩……

一个周末,那天正是茶园需要着重采摘的时节,也正是天气炎热的时节,公公一大早就起来了,吃过早饭后,便招呼工人去茶园工作了。

在我的监督下,小康上午就完成了作业,我把公公提前做好的午饭热了热,吃过午饭后,小康无聊的跑出去找小伙伴们玩耍,而我在家中拿起了账本翻看,计算著最近家庭的收入与支出。

翻看的时候,外面的阳光毒辣的照射著大地,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日光,晒得我的瞌睡逐渐涌了上来,我正在迷迷糊糊之际,听到了门口有嘈杂的声音,我一个机灵,连忙登上拖鞋,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正好看到大壮(村里的一位村民,在我家的茶园打工,是公认身体素质最好的一个)背着公公走了进来,父亲也跟在后面,只见公公耷拉着脑袋,靠在了大壮的肩膀上,一动也不动。

我连忙问父亲:“爸,怎么回事啊?我爸他这是怎么了?”

“老赵刚才干活的时候晕倒了,看样子像是中暑了,来来来,赶快把老赵背到卧室去躺会,秋月啊,快去找一条湿毛巾来……”

父亲中间那句话是对工人说的,我听到后连忙一瘸一拐的来到了洗澡间,拿了一条毛巾,舀出来一瓢凉水,把毛巾浸湿后,走进了公公的卧室,此时工人和父亲已经把公公扶好,

躺在了垫着凉席的床上,父亲也是茶园工作的老手了,中暑的情况也是见怪不怪了,如何处理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让我转了一下身,父亲和大壮七手八脚的给公公脱掉了外衣、外裤和内裤后,然后他们迅速给公公套上了家中常穿的大裤衩,随后父亲拽过来了电风扇给公公吹了起来,同时接过我手中的毛巾给公公擦拭著额头、脸颊、胸口等裸露在外面的地方。

父亲给公公擦拭的同时,招呼我给公公凉上一杯水,等我倒好水,父亲又给公公擦拭了一遍身体,这时父亲跟我说:“秋月,咱们刚刚摘下来的茶叶还堆在茶园子门口呢,我们要赶快回去收拾起来,不然一会下雨的话,就拉倒啦!”

我点了点头,“行,爸爸,你们赶快回去弄茶叶吧,这批货人家已经订好了,千万可不能出问题啊,我来照顾爸就行了。”

我太清楚了,这批货的合同还是签订的,一旦不能达产,仅仅是违约金就会导致我们的茶园破产。

“行,秋月,那我们走了,记得过十几分钟就给你爸他擦擦,如果醒了的话,就给他喂点水喝……”父亲边说边急急忙忙的和大壮一起离开了……

此时,屋子里面仅剩下了我和公公两个人,而公公依然还在昏迷之中,不过面色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子苍白,有了一丝的红润,但是还是不停的有冷汗涌出,我见状连忙回到水缸旁边,重新投了投毛巾,回到公公身边准备给他擦拭身体降温……

从内心而言,我一直感激著最近这段时间公公对我的照顾,不嫌弃我脚臭,为我打洗澡水、为我洗脚、为我揉捏伤处甚至还为我修剪脚趾甲,而此刻看着中暑昏迷的公公,心疼的感觉不由得涌上心头,心想这正是我报答他的机会……

接下来,我细心的为公公擦拭了起来,先是擦了擦额头、擦了擦脸颊,然后用右手食指顶住毛巾的一角,给公公擦了擦耳朵后面和耳廓,换了一块毛巾的地方后,擦了擦公公的眼眶和眉毛,随后又轻柔的擦了擦公公的脖子,感觉毛巾有些微微发热,我又去重新投洗了一遍毛巾,这次给公公擦了擦胸口、胳膊、腋窝,擦到腋窝的时候,一股浓重的异味涌了出来。

虽然我明知道是异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却不反感这种味道,感觉更像是一个成熟男人的味道,擦完腋窝以后,毛巾明显脏了,我又去重新投洗了一次毛巾,给公公擦了擦小腹、腰,随后我打算替公公擦拭肚脐,因为我们都知道,针对中暑的人来说,擦拭肚脐眼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可以便于病人将体内多余的热量散发出去,由于大裤衩过于靠上,但是公公依然处于昏迷中,屁股底下紧紧的压着裤衩,我只能用力的拉了一下公公的大裤衩,企图往下退一退,却没有想到由于公公的大裤衩已经洗过很多水了,布料已经没劲了,呲啦一声,公公的大裤衩被我从侧面完整的扯开,顿时一副巨大的男性生殖器暴漏在了我的面前,这也太尴尬了,我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同时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一股强烈的汗臭味扑鼻而来,也不知道公公这是多久没有洗澡了,虽然是浓浓的汗臭味,还夹杂着一股特别奇怪味道,好像是从“那个地方”散发出来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味道让我更加向往,闻起来很舒服、很惬意。逐渐逐渐,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理智,我睁开了眼睛,仔细观察了那只成熟男人的硕大外阴,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仔细观察男性成人的外阴,不知道是不是公公异禀天人,尚未勃起就已经有20厘米左右的长度,粗的像一根水管,同时上面布满了凸出的青筋。我看过一些科普知识的书籍,知道中国男性的正常尺寸应该是勃起后在15厘米左右。

通过和脑海中的知识对比过以后,不由得产生了一丝丝对这只生殖器的向往,但是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我很快打消了所有的念头,先是给公公仔细擦了擦小腹,然后迅速的找来了公公另外一条大裤衩,给公公换上。

随后我又为公公擦了擦大腿、小腿和足心,就在我擦拭足心的时候,公公发出了一点声音“唔……”我听到后,连忙端起了水杯,试了试温度,送到了公公的嘴边:“爸,刚才您中暑了,是俺爹和大壮背您回来的,吓死我了……”

“没事……秋……月,我就是喝的……水少……了点,放心吧……死不了的……”

“爸,别说话了,先点水吧,不烫……”

公公顺着我的力度,喝了一大口水,脸色也更加好看了一点,公公顺着我胳膊的方向望了一下,看到了我手中还在拿着的毛巾,两行热泪流了下来,“秋月啊,真是爸爸的好儿媳妇啊……对了,咱们的茶叶……”

“爸,您放心吧,俺爹已经带着大壮他们去收拾了,肯定误不了发货……”

“这就好……”这时公公看见了自己的大裤衩,又看到了旁边堆放的他的外衣与外裤,“秋月……这……”

“哦,爸,这是俺爹和大壮送您回来的时候,帮您换下的。”我清楚公公的想法,连忙解释到。

随后公公打量了我一番,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对我说“哦,秋月啊,俺想睡会,你也累了,看你一头的汗,你也去歇会吧……”

“哎,爸,有事您喊我……”

我折腾了半天,也确实有点累了,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等我进屋后才发现,由于天气炎热、自己过度着急、行动不便以及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的那份紧张,全身上下已经全部都被汗水打湿了,薄薄的衬衫已经紧紧的贴在了身上,身上的各个部位隐约可见……我晕啊……这可全部都被公公看见了啊,太尴尬了……

【未完待续】

第二十三章 父母探亲

我折腾了半天,也确实有点累了,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等我进屋后才发现,由于天气炎热、自己过度着急、行动不便以及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东西的那份紧张,全身上下已经全部都被汗水打湿了,薄薄的衬衫已经紧紧的贴在了身上,身上的各个部位隐约可见……我晕啊……这可全部公公看见了啊,太尴尬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公公会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而又匆匆忙忙的把我支了出来。我连忙脱下了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准备用毛巾擦一擦身上的汗水的时候,却控制不住自己,拿起了那块毛巾,再次闻了闻上面的气味……当然,我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龌蹉,丢掉毛巾,换了一身衣服,连忙穿上……

毕竟公公的身体是大事,随后,我一步一挨地来到了公公的屋子旁边,害怕吵醒公公睡觉,故意压低了脚步声音,走到门口的时候,望见公公正在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紧皱着眉头,仿佛实在思索一个难题,隐约听到公公嘴里在喃喃细语“太像了、太像了……”看到我进来后,公公连忙住了嘴,露出了一个吃力的笑容,对着我说道:“秋月啊,一会晚饭你带着小康去邻居家吃吧,我现在是真的一点劲都没有……”此刻,我不由得被公公的高尚情操所感动,此时此刻,公公中暑刚刚醒来,首先想到的是我和小康如何吃晚饭问题。我连忙说道:“爸,您放心吧,一会我来做饭,最多就是慢点……”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大门开关的吱吱呀呀声音,小康噔噔噔跑进了屋子,原来是不知不觉中外面下起了小雨,小康没有办法继续玩耍而回到了家中,看到公公青灰色的脸庞,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连忙问道:“爸,你怎么啦?不舒服?”“儿子,我没事,就是中了暑,一会你和你媳妇去你柱子叔家吃晚饭吧。”小康听完后,搂着公公不依不饶的闹了起来,而我此刻心里清楚,公公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我连忙拿出老师的脸色与口吻,“小康,闹什么闹,去把明天的数学课外练习再去做一篇去!”不得不说,**对于老师的那种天然的敬与怕在此刻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小康立刻低着头走了出去,传了来“噔——噔——噔——”小康上楼的声音,当然了,从脚步声中可以听出来小康的不满……

很快做饭这个事情,已经不再是什么难题,因为我的父母来看望公公,在我的要求下,母亲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们一家五口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公公虽然不敢喝酒,但是饱餐过后的他感觉已经恢复如初。

吃饭的时候公公反复问父亲这批茶叶的状况,其实这也正是我想要了解的,经过父亲的反复说明,我和公公终于确认了这批货可以按时达产,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而小康此刻却是小孩子本色,胡吃海塞,直至肚子发出了“呃、呃”的饱嗝抗议才作罢……

晚饭过后,小康拿着手电筒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抓知了猴,父亲和公公在院子里面乘凉,享受着雨后带有泥土气息的清新空气,同时聊着他们男人的事情,母亲刷过碗、收拾过桌子后,扶着我来到了我的卧室。这次是母亲为我洗的脚丫,为我用点燃后的烧酒擦拭的伤处,我的脚丫是一样的臭气熏天,母亲的动作一样的细腻、一样的让我感动,但是我的内心里却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洗完脚丫以后,母亲帮我换上了拖鞋,搀扶着我走到了院子里面一起乘凉,这时听到公公对父亲说道:“老李啊,这次可全亏了你啊,不然啊,我可能就躺在茶园子里了,而且这批茶叶也就泡汤了。”“唉,老赵啊,千万别这么说啊,且别说咱俩是亲家,就仅仅看在同村人的面子上,我哪里能不管啊,而且茶园子破产了,首先我就要失业……”“也是,老李啊,咱们一起努力,把茶园子干起来,你就一个闺女、我就一个小子,他们俩又其乐融融,等小康长大了,他俩有了娃以后,咱哥俩谁的钱不是他们小两口的……”父亲听到这里,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有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自从这次公公和父亲的对话以后,父亲对茶园子更加上心了,主动承担起来了很多管理上的事情,换句话说,父亲原来更像是一个打工者,干活的目的是为了拿到工资,而后来更像是在为自己而干活、而拼命……

父母和公公聊了一会天,准备起身告辞回去的时候,这时小康一只手拿着一瓶子知了猴,一只手拎着手电筒回来了,进门就冲着父母、公公和我兴高采烈地指著瓶子诉说着他辉煌的“战果”,听说父母要走了,小脸立马拉了下来,我的父母确实是疼人的人,看到这种情况,父亲说在待一会儿,他来跟小康一起数数知了猴,母亲则陪我回到了院子里,坐在了小板凳上,这时母亲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数知了猴的小康,酝酿了好一会,说了一句话:“妮儿啊,小康马上就要上初中了,赵家对咱也挺不错的,你该做做准备,给人家生个娃了……”母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音,我扭头一看,原来是身边的公公喝水呛到了嗓子,我连忙过去帮助公公锤了锤后背,待公公逐渐平息下来以后,我扭头对母亲说:“娘,现在说这个事还有点早,小康还太小了……”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公公跟了一句话:“是啊,小康太小了,这个事再过几年再说吧。”母亲听到公公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再言语。倒是还在数知了猴的小康听了个大概意思,立马扯著童音喊了起来:“谁说我小,谁说我小,我非要让老婆给我生儿子不行……”

父亲和母亲被小康的这句话逗得是哈哈大笑,而我则羞了个脸蛋通红,下意识的扭过去了头,可是在我扭头的时候,我发现公公并没有笑,而是用一种异常的眼光,仿佛在冒着火星的眼光,看着我,这种眼光,感觉要把我吞掉……我连忙闪开了眼神,不敢和他继续对视……

. 第二十四章 愧疚(上)

父亲和母亲被小康的这句话逗得是哈哈大笑,而我则羞了个脸蛋通红,下意识的扭过去了头,可是在我扭头的时候,我发现公公并没有笑,而是用一种异常的眼光,仿佛在冒着火星的眼光,看着我,这种眼光,感觉要把我吞掉……我连忙闪开了眼神,不敢和他继续对视……

随后父母终于还是起身告辞了,小康自行洗漱了一下,就去睡觉了,在我刷牙漱口的时候,听到我的卧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倒水声音,我不明就理。过了一会公公走了出来,递给我一杯晾好的白开水,对我说道:“秋月啊,今天着实出了不少汗,先喝点水,然后去洗个澡吧,我知道你爱干净。”“唉,爸,这个真是太感谢您了,您今天刚刚中过暑,身体还没有好利索……”“行啦,别说了,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快点喝水然后去洗澡吧。”我心怀感激的喝了一大口凉白开水,总感觉哪里好像有些不对,是刚刚公公的眼神不对吗?有些哆哆嗦嗦的感觉,可能是公公今天中暑后,又用了很大的力气帮我提水的原因吧……是刚刚喝的白开水的味道不对吗?可能是今天我也有些累了吧……不去想了,先去洗澡,赶快睡觉吧……

今天真的太累了,我来到了浴缸的时候,已经是有点昏昏欲睡,强行撑着意志,脱下了衣服,缓缓地进入了浴缸,刚刚进入的时候,让热水刺激了一下,瞬间感觉到了清醒很多,连忙搓洗了起来,但是浸泡了一会儿以后,随着水温逐渐趋于适中,那股困意又逐渐涌了上来,我依靠在了浴缸的缸壁上,只觉得头顶上的那盏昏暗的白炽灯在摇摇欲坠,左晃、右晃……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隐隐约约中,朦朦胧胧中,我似睡非睡中,感觉仿佛我再次遇见了长大后的小康——一个英俊、高大的帅哥,在不停的抚摸着我,摸着我的胸口、摸着我的屁股、摸着我……

等等……不对……这次的感觉和那次的昏沉中的感觉有些类似,是真的有人在摸我,可是我全身上下却使不出一点力气,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秋月、小康,原谅我!我控制不住,我真的控制不住,太像了……”但是这个声音我却听得清清楚楚,这明明是公公的声音,我正在洗澡,他来干什么,虽然我最近一直对他有很大的好感,他的那张国字型脸庞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那脑门上的几条皱纹也是一种气质上的点缀,而且他还背过我、给我洗过脚丫、给我揉捏过伤脚、为我修剪过趾甲,等很多亲密的事情;他中暑晕倒的时候,我确实有发自内心的那种担心,我也为他擦拭了身体,而且我还看到他的不应该让我看到的“那个地方”、他也看到了我全身都湿透后的身材线条,虽然谈不上打情骂俏,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属于亲情与爱情之间的擦边球,但是绝不意味着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这样子的话,不仅仅超越了道德的底线,更是我永远对小康的背叛与愧疚……

“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你快要和小康生孩子了……原谅我……”公公的这段话既像是对我的告白,又像是喃喃的自言自语。我想动一下,逃避开在我乳房上来回揉捏的那只大手,可是我做不到,甚至连眼睛睁开都做不到,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就算再累,也不可能现在浑身无力,我猛然想到了公公刚才递给我的那杯水,难道是……

我只能任由那只大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捏,虽然浑身无力,但是随着这只大手的不断揉捏,却也感觉到自己情欲渐升,不由得发出了微弱的鼻音“嗯、嗯”,这种声音对于这只大手的主人来说,无异于是一种鼓励,很快这只大手离开了我的乳房,我此时心中既感觉到了失落,又长长出了一口气。可是,我这口气还没有出完,一只嘴唇贴了上来,先是贴在了我的嘴唇上,用舌头撬开了我的嘴唇和牙齿,送入了我的口腔之内,与我的舌头交织在了一起,拚命地允吸了起来,我的舌头被吸入了他的牙齿之间,感受着他牙齿的轻轻抚摸,随即一股浓重的烟草味道传入了我的口中,我的脸蛋感觉到了扎刺的感觉,我知道这是那个人的胡须刺痛我的脸蛋的感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对这种疼痛却并不反感,相反渐渐燃起了被征服的享受……

很快那条舌头离开了我的嘴唇,顺着我的下巴、脖子逐渐向下滑落,落在了我的乳头上,开始大力吸允着我的乳头,顿时一股又麻又痒的感觉涌了上来,这种麻养的感觉还在进一步扩散,由乳头扩散到了整个乳房,由一只乳房扩散到了两只乳房,由乳房扩散到了下阴,由下阴扩散到了全身……

那张嘴巴随后“肆虐”了我的另外一只乳房后,终于离开了我的乳头,随后听到了“啪啦、啪啦”的声音,我知道这是这个人迈入浴缸的声音,这时我终于感觉聚集起来了一点力量,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睁开了眼睛,半躺在浴缸中的我,眼睛被灯光刺得有些发疼,但是很快我看清楚了这个男人——正是公公,赤裸的公公,眼睛红得让人害怕,下身那条“水管”高傲的仰著头,硕大而又血红色的龟头顶部反射著刺眼的灯光……

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从浴缸抱起,把我抱到了旁边的床上,让我稳稳的躺在了铺着雪白色的床单上,脑袋枕在了柔软的枕头上,随后那张嘴巴来到了我的下阴,我的阴唇很快感觉到了胡须的扎痛,由两对食指与拇指组成的手指头们拨开了我下体两片柔软的唇,一条柔软的大舌头用力的往我的阴道里面探索、深处探索……

随着不断深入的探索,我自己感觉到了下体有液体汩汩的流出,自己的呼吸频率进一步加剧……

继而我感觉到一根手指拨开了我覆蓋着阴蒂的那一小块肉,让我的阴蒂暴漏了出来,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可是这个凉意还没有让我反应过来时候,整个阴蒂被他全部含进了嘴里,又是那条舌头,紧紧地缠在了我的那颗“小豆豆”上,开始巨大力气的吮吸,那种强烈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整个人正在……逐渐地……逐渐地……被他吸引进去,这种被征服的感觉虽然与我道德的认知相违背,但是明显顺应着我的生理需求,下体明显有更多的不知道名的液体流了出来……

而此刻的我,依然无法动弹,却神志清醒,努力的转了转眼珠,却只能看到这个人的头顶上黑白相间的头发,尤其是那些白色的头发,让我痛恨……这几根白头发再次重申了我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但是痛恨之余,那种欲望的攀升,犹如一团火焰在我的胸口熊熊燃烧,我却又不愿意拒绝,就在这种矛与盾的抉择、道德与欲望的抉择之间,我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安慰——这不是我的决定,我无力回天……

然后我伴随着胸中火焰的燃烧,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后背,直到此刻我依然没有意识到或许是我不愿意意识到我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自由……

随后这个人直起来了身体,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用他那强有力的双手,举起了我的双腿,把我的两只脚丫放到了我的肩膀头上,这时的我集中起来了最后的一点点理智,集中在了一点,努力的说出了:“不……不要……”

后来我才明白,这句话对于一个成熟男人来说,与其说是拒绝,倒不如说是挑逗……

很快我听到了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声音,“呼哧、呼哧”,直入我的心肺,我甚至听到了我的心跳和这个人的心跳产生的共鸣,一起发出的“碰!碰!碰!”的声音,紧接着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感觉到了,感觉到一颗如同滚烫的刚刚剥开的鸭蛋般的东西,顶在了我的两片阴唇之间,沾满了我下体流出的液体,随后深深的刺入了……

“啊!!!”一声我的痛苦呼喊,伴随着我那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萦上心头,我那可怜的下阴被彻底撕开了,我立刻明白了,我失去了什么,我完成了哪些不应该在此刻完成的转变,我此刻虽然处于神智不太清醒状态,但是一个女人如果失去了这个东西都不记得的话,那她还记得什么?但是随即一种被征服的踏实感涌上了心头,随即立刻又被对小康的愧疚所取代……

就是为了这份愧疚,这是我一生欠下的良心债,后来我为了这份债务,为了弥补小康,我当时肯定是想不到,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未完待续】

第二十五章 愧疚(中)

就是为了这份愧疚,这是我一生欠下的良心债,后来我为了这份债务,为了弥补小康,我当时肯定是想不到,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随着他第一次将那个东西拔出来,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我下意识的死死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我明显感觉到了,那颗滚烫的“大鸭蛋”的尾部有一个明显的浅沟,我下阴里面的两片肉死死的包裹在了上面,而且有鲜血伴随着“大鸭蛋”的离开而涌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这张雪白色的床单上……

此时,这个人发出了类似野兽低吼般的叫声,让我感觉到了厌恶,同时又再次涌上了那种被征服的向往,难道这就是达尔文进化论中所说的“雌性哺乳类动物天生就喜欢被雄性征服”?可是那次宏斌在教室里面,意图对我不轨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这种感受?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么?

我用力地睁开了眼睛,再次看到了他的那张脸,头部略微扬起、五官微微的扭曲,显得丑陋无比,原本那张帅气的国字脸此刻有些模糊,脸上的表情似乎代表着他强忍着什么……

随后又是一次深深的刺入,这次明显比第一下的刺入更深,疼痛没有刚才那么剧烈,但是依然痛彻心扉,“啊”,我再次忍不住地叫了出来,但是这个声音对于他来说,更像是他做为胜利者的宣言,更像是一种鼓励……他随后更加用力地又深入了一点,感觉那颗“大鸭蛋”引领着“水管”顺着我的下阴使劲往里钻,感觉整个身体都被填满,这种疼痛的感觉直抵后心……

“噢……好紧……”,“秋月,我知道对不起你,就算你告我强奸,我也要做……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这到底是喃喃自语,还是深情的告白,还是真的害怕我去翻后帐给我的一种讨好?但是他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再一次抽了出来,“啵”的一声,那颗“大鸭蛋”离开了我的下体,此时我的体会只有颤抖和懊悔……我后悔为什么会要喝那杯水、为什么要洗澡、为什么要……

“我要继续了,忍着点……”这个人说完后,给了我第三次刺入,这次的疼痛感已经很弱了,我感觉到了那颗“大鸭蛋”深深的进入了我的体内,甚至我有种幻觉,看到了因为受到挤压,自己的小腹隆起的小包,随着这颗“大鸭蛋”的进一步深入,狠狠地撞击在了下阴里面最深处的那块肉上,“啊”我再次叫了出来,这次的呼叫不仅是因为疼痛,更多是由于撞击带来的那种冲击感觉……

“秋月……我知道你很疼,也知道我现在很野蛮……但我就是想这样的占有你……勇往直前,不想后退……”这个人一边细语的同时,对我来了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由压紧我的双腿,变为了让我竖起双腿,而他死死的抓住我的两只脚丫,依旧不停的是那一下又一下的抽插……每次的深入后,“大鸭蛋”与最深处那块肉之间的撞击,都好像把我的五脏六腑都推到了喉咙,让我有一种想把涌到喉咙的脏器全都呕吐出去的冲动的感觉,而每次的抽出又好像把它们全部拉拽了回去,每一下的抽插,都让我不得不痛苦的呻吟,我只能用力咬住嘴唇,拚命地忍受着,眼泪不由得淌了下来,滑落在了柔软的枕头上……

逐渐逐渐,冲击感和疼痛全部转变为了麻木,每次“大鸭蛋”推入后的麻木伴之而来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充实,再很快剩下的只有充实……充实感越来越多的占据了我的意识后,甚至我自己都没有发现,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紧紧地搂在了他的后腰上,只为了可以帮助他用力送给我更多的充实感觉……“不疼了吧?是不是好多了?”或许他说得没错,但是我不愿意承认,但是即便我再不愿意承认,也无法改变我感觉上的现实。

随着越来越多的充实感涌上心头,甚至让我短暂忘记了对小康的愧疚之心,但是绝不意味着永远忘记……“既然无力反抗,不如默默的享受……”这是我此刻可以给自己的唯一的安慰……

“嗯、嗯、嗯……”虽然我死死的咬著嘴唇,但是我深切的感受到了每一次巨大的充实感,带动着我的下体在有节奏的收缩,小腹在有节奏的颤抖,伴随着这个节奏我忍不住地发出了那种来自欲望之海的叫声,而且一声高过一声……

“呼……幸亏吃药了……”公公自己嘟囔了一句话后,似乎感觉说漏了嘴,连忙补充说道:“如果不是事先吃了药,可能刚插进来我就射了,真的太紧了……”

伴随着他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的的抽插,我再也无力咬住嘴唇,“啊……啊……啊……”终于我喊叫了起来,由弱变强,最终成为了歇斯底里的呼唤,感觉到那颗罪孽深重的“小豆豆”不停地跳动,带来的温热和颤抖逐渐扩散到了全身(后来我为了惩罚它的罪孽深重,也给了它(我?)最严厉的惩罚)……

随后他松开了我的脚丫,任凭我的脚丫砸落在床上,重重的趴在了我的身上,感觉到一个强有力的胸膛紧紧地贴在了我的乳房上,他对着我的耳边轻声细语道:“秋月……你放心……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你……要什么都可以,一切都听你的,不要哭了……我只有现在这一个奢望……以后我都听你的……”这个人似乎也累了,说话已经有些气短,随后猛然直起来了身体,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双乳,虽然没有揉捏,但是下体却似发疯般的抽送,“啪、啪、啪……”地猛烈撞击我的下体,更像是咬紧牙关的最后冲刺……

很快我感觉到了,那个“大鸭蛋”连同“大水管”一起进一步膨胀、进一步变长、进一步变硬,坚硬的它,仿佛要把我整个身体贯穿,继而从我的嘴里探出……

“啊……嗯……”随着他一声声酣畅的呻吟,一团滚烫的东西直冲我的体内,狠狠地砸在了最深处的那块肉上,感觉整个小腹都为之一颤,烫的我不由得再次发出了“啊”的高亢之音……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冲入我的体内,甚至朦胧中感觉这股液体冲破了我的隔膜,冲入了我的大脑,狠狠地刺激着我大脑的每一根神经线……

感觉到当我大脑神经线第三次跳跃的时候,我不禁抬起了头,用脑袋顶部死死的顶住了枕头,同时嘴里“啊……嗯……”呼唤的同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再也控制不住了,那条尿道也伴随着神经线的跳跃而不由自主的跟着收缩,已经不受我的掌控,随后一股液体从尿道中“脱颖而出”喷溅在了他的身上,随后流了下来,流到了我的身上、流到了床单上……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潮吹”……

也许是见到我尿了床后,他有些怜悯,也许是他已经得到了部分满足,再次趴到我的身上,喘著粗气对着我的耳边呼哧呼哧地说道:“秋月……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小康……我真他妈是个混蛋!我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我愿意用死来弥补我的过失……”

我知道公公的文化水平不高,刚刚他说的那段话,也许是真心真情的流露,但是我并不感动,因为随着“啵”的一声,那颗“臭鸭蛋”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充实感的终结,下体有些凉飕飕的漏风感觉随之而来,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时刻提醒着我对小康的愧疚……

“还疼不疼?”公公再次带着温柔和讨好语气的询问,更像是做错了事情后的撒娇,让我更加的腻歪,我已经气愤的说不出话来,感觉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搂住他的双手也松开了,平摊在了床上,我此刻只感觉到内心充满了绝望,我和小康可以厮守终身的愿望都无法实现了,只有眼泪还在不停地涌出……

我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这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传入了我的大脑,这时我才意识到由于用力过猛,下嘴唇已经被咬破,对小康的愧疚之心再次萦绕心头……

第二十六章 愧疚(下)

我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这时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传入了我的大脑,这时我才意识到由于用力过猛,下嘴唇已经被咬破,对小康的愧疚之心再次萦绕心头……

我当时真的很想一脚踹死眼前的这只混蛋,是他强行的拿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真心希望他赶快滚蛋,离开我的视线……

可是随后他再次将我抱起,不得不说他的力气真的很大,一只胳膊就把我抄了起来,另外一只手则收走了那条雪白色的床单。不对!上面沾满了点点滴滴殷红色的痕迹,我知道那是我的……

此时此刻,各种悔恨再一次的涌上心头,今天的这个事情其实很早就有预兆的,我猛然想起来了由于脚伤,我首次与小康分床睡觉的那个晚上,到底在黑暗中摸我的人是谁?为什么他肯帮我洗脚、帮我揉捏伤痛,难道仅仅是为了我好?为什么我就没有从中品出来点什么呢?但是此刻后悔还有什么用?从这件事后,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后悔是一种耗费精神的情绪,后悔是比损失更大的损失,比错误更大的错误。所以不要后悔!

但是还没有等我有过多的思索,一阵刺眼的灯光把我拉回了现实,他抱着我离开了床,走到了灯的正下方,随后伴随着“哗啦、哗啦”两声,他把我抱进了浴缸,缓缓让我趴在了浴缸上,并且把我受伤的腿抬了起来,这样子一来,我的下体完完全全的暴漏在了他的面前,而且是在灯光的正下方的照射下暴漏著,此刻的我浑身酸软,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凭心而论,我不想在继续被他玩弄,但是此刻浑身的酸软,到底是迷药药劲未过、还是高潮后的余波、还是欲望的发泄,还是兼而有之,我也说不清楚,又是一阵凉风吹过,钻进了我那刚刚被“开张”的下体,感觉那股凉风直接钻入了子宫之中,让我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过也正是这个哆嗦,把我从欲望中拉回来了一点,对小康的愧疚再次涌上心头,道德的标准再次点醒了我,我集中起来了所有的力气,集中在了可以踹出位置最佳的左脚上,猛然间,狠狠的一脚踹了出去,正中他的面门,但是紧接着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的左脚伤还没有好,而正是由于这股钻心般的疼痛,让我踹出的力度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是也让他鼻孔中流下来了两道鲜红的印记。同时由于我过于疼痛,右脚失去了支撑力,同时由于他被我踹的一愣,搂住我的胳膊松了劲,只听“扑通”一声,我呈“U”型倒栽入了浴缸,先是尾巴骨部位重重地撞在了浴缸底部,由于浴缸中水的浮力和阻力,并不是很疼,但是随后水面没过了我的眼睛,只感觉狠狠的一口水呛入了我的气管,然后就是下意识的要咳嗽,结果又是更大的一口水灌入了胃中……

随后感觉又是那双有力的大手,从我的腋下掏了过去,把我从水里面捞了出来, 举起了我,让我和他齐头面对面,我用最后一丝力气,吐出了嘴里面还没有来及下咽的那口洗澡水,此刻的我再也没有了任何力气,下意识的向后仰去,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头发扫在了浴缸的边缘……

“秋月,你醒醒……”耳边不停的萦绕着这个声音,可是我不愿意醒来,我只感觉到此刻很累、很累……更多的是心累,糟糕的心情霸占着我的整个思绪。别说哭、笑还是说话了,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累……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身上已经穿好了睡袍、盖着凉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的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大汗淋漓,见我睁开了眼睛,顿时一股欢喜的涟漪划过了他的眉头,从一个眉头经过额头皱纹的连接,划到了另外一个眉头,“秋月,你终于醒了……我……”“滚!”此刻的我,听着这股恶心的声音,望着那个恶心的面孔,从牙缝中狠狠地迸出了这个字眼。瞬间,他的眉头紧锁,仿佛沉重的包袱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一样的那种忧愁,但是此刻我不想见到他……

“好……我滚……我不奢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他又一次在我身旁喃喃自语,让我的厌恶情绪再一次攀升,“滚!”这次我是带着破音喊出的这个字。他默默的给我盖了盖被子,转身离开了……

等他离开了我的视线以后,我终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紧绷着的那根弦也感觉到逐渐放松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根本控制不住,我呆呆的望着那盏依旧亮着的白炽灯泡,仿佛也在嘲笑我,让我越发感觉到了痛苦,静悄悄的屋子中,只有我微弱的啜泣声音在轻轻回荡……

“啪”一个微弱的声音,猛然把我从发呆中拉拽了回来,我闭上了眼睛,仔细听了一下,没有其它动静了,应该是一只野猫路过的声响。与此同时,我也在想着,现在该怎么办?“离开这里!对!我要离开这里!”

我内心呼喊著,很快我做好了决定,我悄悄爬了起来,换好了外面穿的衣服,又收拾了几件我自己的衣服,呆呆的等著,等到天亮……我就要离开这个是是非非之地,远离这个让我心碎的地方……

时间过得很慢、时间过得也很快……我看了看手表,估计再有一会儿天就要蒙蒙亮了,此刻我心中最记挂的还是这两年来和我朝夕相处的小康,那张孩童的脸庞始终挥之不去……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小康的卧室,看到小康依然在沉沉的睡觉,我打算俯下身子亲吻小康一下,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了小康的呓语:“老婆……老婆……救我……我怕……”我知道这是小康做噩梦了,以前我们一起睡觉的时候,遇见过几次这孩子做噩梦,虽然明知道小康是在呓语,但是想到我就要离开这里,永久的离开小康的时候,泪水止不住的再次流了出来,黑暗中衬托著皎洁的月光缓缓流下,我轻轻拿起小康的小手亲吻了一下,小康很快止住了呓语,每次都是这样子,这个孩子做噩梦的时候,只要我和他一有身体接触,他立刻会停止噩梦……

将小康的小手放回到了被子里面,同时又给小康重新掖了一下被子,最后给小康那张稚嫩的小脸蛋上来了一个轻轻的吻……终于……我狠了狠心,转过了身去,缓缓下楼,同时心中默默念到:“别了小康……老婆对不起你……”怀着这份对小康愧疚的心理,我缓缓地出了大门……

当我一个人顶着擦蒙蒙亮的天,走在乡间小路的时候,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几声狗叫以外,静悄悄的可怕,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加快步伐,因为很快村民们就要陆续起来忙碌了,想到这里,我忍着脚上的伤痛、忍着下体的刺痛,加大了步伐。

很快我走到了村子外面,脚上的伤痛此刻隐隐发作,我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了脚步,现在我又该去哪里?如果沿着公路走的话,肯定会很快被他们找到,我不想被他们找到,这时我看到了茶园山对面的那座荒山,由于光照问题,那座山没有人愿意去种植茶叶,那座山也是我小时候一个人经常去抓蟋蟀、采集植物标本的地方,很少有人去那里……对!我就去那里先躲起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