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俠 第四章 突破

簡體

嗯……聖誕節快樂。 book18.org

希望下一章不需要等到下一個聖誕吧……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東勝洲關係企業、天香華文、第一會所及禁忌書屋。 book18.org

轉載請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   聽到孫斷的聲音突然傳來,狗子頭皮一炸,渾身發麻,背後的汗毛都豎了起 來,一條雞巴戳在方三小姐嬌嫩屁眼深處,當即就一陣發軟,只是菊蕾外緊內松, 牢牢握著根部,反而跟母狗一樣把他雞巴鎖住,想軟都不成。 book18.org

  「主、主人……狗子……就是一時……一時貪色……」不知道孫斷從什麼時 候就在外面,狗子哆哆嗦嗦想了半天,也只能擠出這麼一句。 book18.org

  奪的一聲輕響,房門無風自開,拄著兩根青竹杖的孫斷已幽靈般飛身飄入, 落在床邊尺余處,那猙獰眼窩仿佛可以見物般挪向狗子身上,啞聲道:「狗子, 老夫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越是喪盡天良,越是禽獸不如,老夫越是高興。這《 不仁經》,本就只有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的極惡之輩才有資格修煉,魔教被滅,老 夫便連個傳人也找不到。要麼窮凶極惡卻大字不識,要麼讀書識字卻一點武功底 子都沒有,你這種狗一樣的混蛋,簡直是老天送給我的弟子。哈哈哈哈……」   狗子卻不敢信他,小心翼翼道:「狗子……只是小奸小惡,好色下流,主人 ……主人過譽了。」 book18.org

  「兩個姐姐,你只日一個,未免有些不公。」孫斷竹杖一點,坐在旁邊桌上, 冷冷道,「進來吧。」 book18.org

  門外,緩緩爬進一個酥白雪潤,精赤溜光的女人。 book18.org

  方三小姐扭頭一看,登時悽然道:「二姐!你……你怎麼……」 book18.org

  方二小姐低著頭,仿佛已連害羞都不懂的,就那麼母狗般四肢著地,慢慢爬 到了床邊。 book18.org

  孫斷淡淡道:「狗子,你是條好狗,不比那些匪徒對我陽奉陰違,今後,山 寨里的女人,別的你可以隨意取用,這兩條母狗,則只屬於你,除卻老夫採用陰 元之外,旁人不許再碰。」 book18.org

  狗子滿心忐忑,顫聲道:「謝……謝主人賞賜。」 book18.org

  「這不是賞賜,這是任務。那些山匪只求自己快活,不肯好好為老夫播種, 這項大任,老夫今後就交給你做。」孫斷獰笑道,「你先讓這兩隻母狗懷上,再 去為老夫灌溉別的女人,等第一個孩子生出來,就由你親手給老夫送來,到那時, 你就是老夫的關門弟子。」 book18.org

  狗子找藉口欺辱三姐的時候雖提過讓她身懷六甲來躲避淫辱,可那不過是個 想法罷了。如今孫斷正式提起,反而讓他心裡一陣緊縮。 book18.org

  從此以後,他……就要把全山寨的女人為自己誕下的孩子,都送去給這老賊 修煉邪功? book18.org

  「怎麼,狗子,為何不語?捨不得你將來的小狗麼?」 book18.org

  狗子一顫,在自己舌尖狠狠咬了一口,借著痛楚清醒幾分,湊出一腔感激, 高聲道:「狗子心裡感激,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多謝主人恩賜神功,狗子的狗兒 狗孫若能助主人神功大成,那是狗子的福分!」 book18.org

  「孝兒——!」方三小姐雙眼發直,夜鬼般悽厲的慘呼一聲,雙眼一翻,昏 死過去,唇角一縷猩紅垂下,竟被狗子硬生生氣到真元受損,吐出血來。 book18.org

  孫斷滿意一笑,揮杖打在方二小姐撅起的屁股上,那白臀中央的屁眼本就腫 成了一個帶縫桃子,疼得她慘叫一聲,哀鳴道:「請吩咐,請吩咐就是……莫要 再打我了……莫要再打了……」 book18.org

  「狗子以後就是你的主子,說什麼,你就聽什麼,每晚你要讓他在你的賤屄 中出精至少一次,除月事期間,一日不可怠慢。」 book18.org

  「可……可那是我的……親弟弟啊……」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這一杖抽得極為響亮,似乎還用上了幾分真力,正打在跪伏的方二小姐腳心, 疼得她慘叫一聲縮成了一團。 book18.org

  孫斷冷冷道:「你小妹他已經日了,你這爛貨反倒要豎貞節牌坊麼?起來, 去給狗子含住,舔乾淨,舔硬,今晚你就跟你的小妹輪流服侍他,記好了,把精 好好收到你的屄里,若辦事不力,老夫就把你賞給院裡那隻真正的狗。」 book18.org

  方二小姐渾身抖了一下,噙著淚抬起身,趴到床邊,望著狗子,不知如何是 好。 book18.org

  狗子緩緩把已經軟了的陽具抽出來,坐到床邊,拍了拍二姐的頭。 book18.org

  方二小姐嗚咽一聲,握著那根腥臭撲鼻的雞巴,終於還是放進了櫻唇之間, 緩緩吸入,舔舐吞吐。 book18.org

  孫斷微微一笑,拄杖離開,臨出門前,嘶聲道:「明日午後,老夫就開始教 你上冊。」 book18.org

  翌日上午,孫斷召集群匪,將決定傳下。那些漢子雖然垂涎方家姐妹美色, 可孫斷髮話,命終歸還是比命根子重要一些。 book18.org

  狗子的名字依舊很賤,地位卻隱隱高了不少,姐弟三個住進了專門收拾出的 房間,伺候那些女人的骯髒活計,也交回給了從前那個跛子。 book18.org

  狗子忍不住想,如此下去,自己莫非可以在這山寨中,做到一人之下,數十 人之上? book18.org

  這念頭剛一冒出,他就一個激靈,連扇了自己四個耳光。 book18.org

  他一次次提醒自己,必須清醒,時刻保持清醒。 book18.org

  伴君如伴虎,守著這麼一個喜怒無常的魔頭,就算真做了關門弟子,沒命也 就是彈指間的事。 book18.org

  絕對,不可有絲毫怠慢。 book18.org

  午飯之前,方三小姐才醒轉過來。 book18.org

  可她瘋了。 book18.org

  她再也認不出姐姐弟弟,見了誰都是傻笑,笑一會兒,口水就滴滴答答流到 柔軟白皙的胸膛上,順著狗子留下的指印緩緩垂落。 book18.org

  狗子給她擦,她就抓他手揉自己的奶子,一邊叫「孝兒,孝兒」,一邊轉身 趴下,撅著屁股掰開腿窩,露出粉瑩瑩的穴眼兒,咯咯笑著亂扭。 book18.org

  方二小姐泣不成聲,在旁不停叫著妹妹乳名,卻再也喚不回她。 book18.org

  狗子去打來飯食,端著木盆進屋,就發現不過這片刻的功夫,方三小姐已經 摁倒了二姐,趴在她身上分著腿,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胯下塞,呵呵笑道:「孝兒, 孝兒,孝兒快來干姐姐,姐姐生了孩子,咱們分著吃。」 book18.org

  狗子不得不把方三小姐綁在床上,喂些粥後,用破布塞住了嘴巴。 book18.org

  「孝兒……」方二小姐幫著摁住妹妹手腳,看他綁完,抽噎道,「你……你 就要看你兩個姐姐,今後……這麼暗無天日生不如死麼?」 book18.org

  狗子起身走到門邊,拉開一線,屋外的陽光打在他鼻樑上,將臉從中割成整 整齊齊的兩半。 book18.org

  他躲了一下,避開了那道光,在門後的陰影里,咧嘴一笑,道:「二姐,我 和三姐都瘋了,你為什麼還不瘋?」 book18.org

  說罷,他聽著二姐惶恐的哭聲,開門走了出去。 book18.org

  伺候孫斷練功完畢,狗子默默收拾東西,並未提起自己要修煉的事情。   他知道,若那只是孫斷的玩笑,不提也罷,若那不是,孫斷自會開口。   果然,狗子正要離開的時候,孫斷啞聲道:「狗子,老夫說過,今日開始教 你修煉《不仁經》的上冊,你為何不聲不響就要走了?莫非是信不過老夫麼?」   狗子撲通跪下,其實心中已經不甚驚恐,但還是努力做出顫聲,道:「狗子 不敢,狗子只是看主人修煉神功略顯疲累,又不曾提及,想必是要休息,狗子自 然就該退下,不做打擾才是。」 book18.org

  「老夫生平無惡不作,背信棄義的事情,也不是沒有做過。但教你練功,卻 不是玩笑。」孫斷緩緩說道,拿起木匣,將狗子才放好的盒蓋打開,在裡面兩本 上摸索一下,拿出做了記號的上冊,緩緩道,「你既有些內功底子,學起來總不 會太慢。起初不必女人幫你延期續命,等你略有小成,你幫老夫弄來的女人恰好 也就到了。如此甚好。」 book18.org

  狗子吞口唾沫,心想,看來若當初他承諾的那些女人最後落空,他必定就得 不到那所謂的「延期」機會,也不知會遭到什麼可怖反噬。他心驚膽戰,口中卻 只有附和道:「是,如此甚好。」 book18.org

  這話說完,屋內安靜下來,片刻之後,孫斷開口道:「修習之前,你可有什 麼話要問?」 book18.org

  狗子屏息凝神思索片刻,點頭道:「有。」 book18.org

  「你問。」 book18.org

  「主人……為何要教狗子神功?」 book18.org

  他盯著孫斷的臉,緊張到不敢出氣。可他只能問,不得不問,這句話若不問, 會顯得他心機太深。 book18.org

  孫斷呵呵笑道:「你是在問,老夫為何不擔心報仇,對麼?」 book18.org

  狗子顫聲道:「主人神功蓋世,自然不必擔心狗子這種鼠輩伎倆。」 book18.org

  「有仇的人,都想報仇。老夫也不例外。無奈腿斷目盲,那些又一個個都是 武林豪強,縱然老夫神功蓋世,也攔不住他們提前聞風而逃。」孫斷單掌壓著手 中秘籍,緩緩道,「老夫教你這門神功,你若有一天能學成,算計了老夫,為你 自己報了仇,說明老夫教出了一個真真正正的混世魔頭,屆時你離開這裡,行走 江湖,自然就會慢慢為老夫報仇。」 book18.org

  「主人說的……可是當年名門大派圍剿魔教之事?」 book18.org

  孫斷冷哼一聲,道:「蠢材,老夫都只肯稱其為魔教,豈會為了他們報仇? 他們技不如人,死得其所。若不是那般正道高手群策群力,將魔教聖壇打得七零 八落,老夫也沒機會一嘗夙願,拿到這本《不仁經》。」 book18.org

  說到這裡,他的語調驟然變得怨毒無比,「老夫只是沒想到,名門正派的高 手竟也會對投降認輸的我下毒手,老夫這雙腿雙眼,便是要報的仇。」 book18.org

  「那……主人是否願意告知狗子仇人姓氏名誰?」 book18.org

  孫斷冷哼一聲,道:「等你有本事出去時,老夫自然會告訴你。若沒本事, 說了也是白費唇舌。」 book18.org

  「是,狗子知道了。」 book18.org

  「下冊,老夫修煉的時候,想必你已經通讀,有了幾分印象。只不過,《不 仁經》上冊才是根基,你只看下冊,不得其門而入,只會走火入魔。」孫斷摸索 著秘籍封皮,卻不將上冊交給狗子,「這上冊,老夫口授與你,親自講解,七日 即可入門,之後你自行勤加修煉,不懂之處來問老夫,假以時日,自有小成。」   這一個午後,狗子才真正知道了,女人和不足滿月的嬰兒,究竟是為作何用。   這《不仁經》,乃是天下至陰至毒,卻又至強至奇的一門邪功。 book18.org

  修習者自略有小成之後,功力便會自行增加,什麼也不必做,吃飯喝水,如 廁睡覺,只要血脈循環,氣息往復,內功就會不住增長。 book18.org

  此後修煉功法本體的每一層進境,都只是讓自行增加的速度提升,每一重境 界,速度都會提升一倍。孫斷如今已有七重境界,哪怕昏睡一日,也依舊能增加 相當於其他一流內功七日修為,且這七日,乃是十二時辰不吃不喝連續苦修的七 日,就是閉關,也不會有如此效率。 book18.org

  《不仁經》修成的內息雖陰極毒極,卻並非僅能驅動陰寒武功,除了至陽武 學不可使用,其餘均能融會貫通,只要功法含有一分陰性,《不仁經》練至幾重, 即可發揮出幾倍效率。只消練到五重境界,那就連八陽二陰的剛猛武功,依舊能 十成運用。 book18.org

  這的確是天下罕見的奇門神功,難怪當年魔教崛起,數年間就席捲武林,釀 成滔天大禍,犧牲不知多少英雄好漢。 book18.org

  可這門功法,卻有一個極為玄奇的缺憾。 book18.org

  從開始研讀修習之日起,修習者的體內,就會緩慢積累起不知是業報還是魔 障的致命損害。一旦損害積累到一定程度,便會令修習者在無法形容的痛苦折磨 中發瘋死去。 book18.org

  《不仁經》中原本並無消解之法的記載,害死過不知多少貪圖神功貿然修煉 的人。直至魔教教祖,犧牲百名教眾,才從《不仁經》字裡行間隱藏的訊息與邪 功中一些運氣法門裡找到端倪,以屍骨累累的驗證,找到了兩個可以臨時消解魔 障的法門。 book18.org

  其一就是女子陰元,此為人體至陰之氣固煉凝縮,強奪化入經脈,依渾厚程 度可將魔障消解兩到三十天的分量。 book18.org

  其二則是不足滿月嬰孩的精血,那是人間至純之體,吸入腹中煉化,男嬰可 消解二百六十餘日,女嬰性屬至陰,則可化一年之災。 book18.org

  孫斷初成之際身體行動不便,魔障發作,險些喪命,全靠一腔憤恨撐到一個 村子,一夜之間姦污整村女子,殺了一名剛剛出生本就要被溺死的女嬰,這才死 里逃生。 book18.org

  他根據自己的經歷判斷,《不仁經》從修為可以自行提升之日起,魔障其實 就隨時可能發作,每次消解,不過是延後了發作時間。他哪裡還敢怠慢,當即趁 著時日尚久,四處襲擊無辜女子,直到得了機會,在山上奪下這一方土地,準備 豢養一群女子,以供安穩修行。 book18.org

  狗子在心裡翻來覆去思索數遍,原本猜想,孫斷將這門邪功傳授給他,是為 了將他更加牢固的控制在掌中。可轉念一想,似乎並無走這一步的必要。 book18.org

  難不成,這裡面還隱藏著什麼更不可說的秘密? book18.org

  可上冊總綱已經傳授給他,就算有什麼秘密,此時此刻,也容不得他拒絕了。   狗子望著孫斷手邊盒子裡的那本上冊,心中奇怪,若是真心傳授,孫斷目不 見物,全憑記憶講述指點,狗子看不到圖譜,一些穴位經脈還要孫斷在他身上摸 索,寧肯費這麼大的功夫,為何不讓他直接看書? book18.org

  其中必定有什麼古怪。 book18.org

  狗子經歷這麼一番劇烈變故,心思早已深沉如井,他一邊恭敬聽著孫斷指點, 一邊留心觀察那本上冊,終於叫他看出了那書冊上的暗記。 book18.org

  原來孫斷是將一粒米粘在了封皮下角,手指一摸,便知道此為上冊。 book18.org

  狗子暗暗記在心裡,從房中告退之後,心裡就隱隱有了盤算。 book18.org

  自這日起,狗子心無旁騖,將瘋了的三姐交給二姐照顧,自己除了每晚姦淫 兩個姐姐完成播灑陽精任務之外,就一門心思將下冊的內容反覆默背,一遍遍印 在心中。 book18.org

  他年紀輕,腦子明,天賦又是極佳,一旦沒了雜念,自然不是孫斷這樣整日 需要防備他人的中年殘廢可比。 book18.org

  方家兩位小姐同時月事到訪的那天,狗子終於將下冊秘籍的全部內容死死記 在心裡,而此時,孫斷不過才背熟了四成。 book18.org

  專注於下冊的代價,就是孫斷口頭傳授的上冊記下頗慢,狗子並不著慌,他 一邊按著孫斷指點修煉打下根基,一邊一遍遍不厭其煩地觀察孫斷取收秘籍的步 驟動作。 book18.org

  等有了九成把握,狗子心知,到賭這一把的時候了。 book18.org

  這個午後,狗子照例前去密室伺候,等孫斷練完武功,準備指點他心法的時 候,他從袖中悄悄取出一粒藏好的米,輕輕黏在了下冊的書角。 book18.org

  此時孫斷已經摸到上冊的記號,自然不會再檢查下冊,將盒子隨手放在身邊, 就開始教授。 book18.org

  今日的口訣狗子已經演練過一次,他知道,機會就在此一刻。 book18.org

  他專心修習,等到孫斷叫他過去,摸著經脈指點他運氣法門的時候,他便還 照著上次失敗的法子施為,果然,四肢一陣發麻,通體滯澀,哎喲一聲摔倒在床 邊。 book18.org

  他故意將一隻手擺得靠前,於是,兩本秘籍連著盒子一起,頓時掉了下來, 灑落在地。 book18.org

  「蠢材!昨日就是敗在這裡,怎麼沒有記住教訓?」 book18.org

  聽著孫斷怒斥,狗子一邊連連告饒,口稱愚鈍,一邊幫忙將秘籍撿起,悄悄 摳掉上冊封皮的米粒,與下冊交換位置,原樣放回盒中。 book18.org

  孫斷一掂分量,兩本皆在,便放回床上,繼續講解。 book18.org

  狗子胸中心臟狂跳,緊張無比,孫斷只當他是被責罵嚇到,還難得好言好語 安慰了幾句。 book18.org

  一夜過去,盒中米粒粘實變硬,自然摸不出什麼分別。次日狗子再來房中, 終於如願以償,孫斷摸索一番之後,交到他手上的,便已成了上冊。 book18.org

  狗子不敢表現出來,一邊仗著心中精熟,為孫斷誦讀下冊內容,一邊雙眼盯 緊上冊,拚命記憶。 book18.org

  孫斷練功的時候,會默許狗子在旁翻閱下冊,熬到此刻,狗子總算是窺見了 《不仁經》神秘莫測的全貌。 book18.org

  讀完之後,他望向孫斷,也終於明白了,這老賊為何會突然如此大度,將他 收為關門弟子。 book18.org

  一腔憤恨湧上心頭,但狗子知道,當下還不是時候,為了將計就計,他要做 的事情還多,他要忍耐的時間,也還長。 book18.org

  轉眼一個月過去,狗子早已將上冊背熟,但暫且不敢私下偷練未被教授的部 分,唯恐孫斷教他時發現破綻。所幸根骨頗佳進境尚可,這天練完,他只覺丹田 之中一股極陰寒氣絲絲縷縷冒出,緩緩游遍全身,當即納頭拜倒,裝出狂喜無比 的樣子將此事告知。 book18.org

  孫斷哈哈一笑,道:「好,狗子,你果然是個學武的好材料,老夫當年初學 此功,近三個月才有了進境,你雖有老夫指點關竅,可能三十餘天就有小成,打 通一重境界,實屬不易,看來這門神功,老夫果然沒有找錯傳人。」 book18.org

  狗子心知此刻該說什麼,哆哆嗦嗦道:「主人,那……狗子是不是已經有了 遭逢魔障的風險?」 book18.org

  「不錯。但無妨,起初魔障不重,不至於那麼容易叫你慘遭反噬之苦。」孫 斷話鋒一轉,笑道,「不過此功初成,你的確是該體驗一下魔障被臨時壓制下去 後,奇經八脈之中那種暢快無比的滋味。」 book18.org

  「是,請問主人,狗子該怎麼做?」 book18.org

  孫斷面上露出一絲獰笑,「狗子,老夫這些天來,不是一直單獨為你留著一 個元陰尚在的女人麼?那便是你神功入門,助你邁過第一道門檻的幫手。今晚你 便去吧,老夫在外幫你看著,絕不叫你走火入魔。」 book18.org

  其實狗子早已猜到是誰。 book18.org

  被擄到山寨里的這些女人,僅有一個孫斷從來不曾用過,只交給那些山匪肆 意凌辱玩弄。 book18.org

  那便是方母。 book18.org

  他那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母親,早已被匪徒們折磨得不成人型,成了痴痴傻 傻的肉玩物。 book18.org

  她的確元陰尚在,可生過四個孩子,連月事都已不來的女人,怕是只有兩天 的分量而已。 book18.org

  狗子知道,分量其實並不重要。 book18.org

  就算方母半點元陰也給不了他,他也依舊只能去做。 book18.org

  因為孫斷想要他做。 book18.org

  這一晚,狗子把方母帶去了自己屋中,讓早已乖順如狗的方二小姐打來井水, 細細洗凈,然後,他解開褲帶,把那水淋淋的身子直接壓在了方家兩個小姐的身 上,用力聳入,抽送起來。 book18.org

  方母本就是最早瘋的那個,一邊被干,一邊與方三小姐四目相對,呵呵傻笑。   方二小姐在旁看著,只是默默流淚,不言不語。 book18.org

  又是二十餘天過去,孫斷口頭將秘籍上冊傳授完畢,令狗子勤加修煉,等到 五重境界之後,才可自行練習下冊。 book18.org

  狗子與心中記下的上冊內容印證一番,果然缺漏掉了幾處暗留的後手。他叩 頭謝恩,告退下去之後,結合下冊內容,不敢去找孫斷詢問,只靠自己悟性,摸 索補漏。 book18.org

  補漏齊全之後,這《不仁經》,也被狗子修習到了二重境界。 book18.org

  他開始向三重境界苦修的那天,孫斷派出的那批土匪,終於回來了。 book18.org

  依照孫斷的吩咐和狗子親自出的主意,匪徒們一共帶回了二十六名年輕女子, 其中十七個是方家的丫頭,另有九名,則是狗子的老相好。 book18.org

  惡狼守著肥肉,豈有不吃之禮,這批女子都已被狗子奸過,並無雛兒需要為 孫斷留著,因此帶回山上,其中就已有四個女人斷了癸水,珠胎暗結。 book18.org

  狗子如今雖說在山寨里已經是一人之下,群匪均對他恭敬有加,他卻誰都號 令不動,也依舊要照著孫斷的吩咐辦事。 book18.org

  那些舊情人一來就認出狗子,紛紛咒罵不休。 book18.org

  狗子懶得理會,當即拖出一個最標緻的,在院子裡當眾淫辱了足足一個時辰, 靠著技巧和如今隨心所欲的耐力,將那曾經的隔鄰少婦生生奸到便溺橫流,花心 崩綻,別說一腔元陰交給了他,險些連胎宮都跟著淫水泄出屄來。 book18.org

  那虛脫少婦的屁眼被塞了一夜驢屌之後,再也沒有女人敢罵狗子一字。   不久,方母染病,高熱不退,三日粒米不進,死在狗子房中。奄奄一息之際 仿佛迴光返照,心頭清明。但她望著狗子,至死,也什麼話都沒說。 book18.org

  孫斷上下兩冊修習完畢,狗子上山之前又用過兩個擄來的嬰兒,積累天數頗 多,便將山寨事務暫且交給狗子,帶著秘籍進到密室之中潛心閉關,將除了孕婦 之外的女人,統統留給狗子採補。 book18.org

  此時狗子內功已經頗有境界,孫斷指點的一套身法輕而易舉便掌握得爐火純 青,如果他想逃,孫斷閉關期間,他盡可遠走高飛。 book18.org

  可他沒有走。 book18.org

  一來,他還沒想好今後該怎麼辦,江湖之大卻已沒了他的容身之所,投奔大 姐都不知該如何解釋,二來,孫斷留的後手還沒到時候,他若逃了,必定會惹來 真正的麻煩,正中那老賊下懷。 book18.org

  保不准,這閉關的時日,就是在釣他這條安分太久的魚。 book18.org

  他絕對不能上鉤。 book18.org

  安安分分幫忙管理山寨這些鶯鶯燕燕期間,瘋瘋癲癲的方三小姐終於斷了月 事,浮現喜脈,懷上了狗子的娃娃。 book18.org

  方二小姐痛不欲生,趁夜想要用木棍打掉妹妹的孽種,被狗子發現,勃然大 怒,綁起吊在樑上,整整一日一夜。 book18.org

  狗子感覺,方二小姐雖然順從,韌性卻比剛烈的三姐要強出不少,忍受這般 淫辱,依舊能苟且偷生,長此以往,對他來說反倒是個後患。 book18.org

  尋思幾番,他打定主意,將懸空一天虛弱不堪的二姐帶去關押女子的房中, 當著那些認識他們的丫鬟婦人的面,干過陰戶干屁眼,再帶著腥臭塞入小嘴洗凈, 循環往復,足足擺弄了一個多時辰。 book18.org

  吸干微弱不堪的絲縷陰元,他又讓兩個方二小姐曾經頗親近的丫鬟胯下插上 木棍,一前一後夾著她淫弄一場。 book18.org

  如此折磨下來,方二小姐終於不堪重負,成了個雙眼發直,呆呆愣愣的傻子。   狗子對她也已失去興趣,把她留在女人房中,換了個手腳麻利的丫頭去照顧 方三小姐,從那之後,就只是每晚過來往她肚中出一次精,例行公事,此外再不 見面。 book18.org

  土匪們依舊下山打劫,上山吃肉,喝醉了日娘們,日過癮了睡覺。零零散散 抓回幾個女人,算是補了死掉的缺,在外被殺了幾個,也算是省了山寨的糧草。   聽他們在外劫掠時候打探的消息,時局不穩,舊朝越發風雨飄搖,各地狼煙 四起,義軍不斷舉旗,有土匪忍不住建議狗子,等孫斷出關,咱們也在山上扯起 一面大旗,興許,將來能拼一把龍椅坐坐。 book18.org

  狗子哈哈大笑,一腳將那小子踢了個跟頭,斥道:「少做些沒用的夢,主人 就算神功大成之後天下無敵,憑咱們這幾十人,都不夠叫大軍萬箭齊發一次。到 時候主人武功高強,你我可就成了刺蝟。」 book18.org

  白駒過隙,流雲飛逝,待到孫斷出關,重新接掌山寨,已是寒風凜冽,偶有 飛雪的季節。 book18.org

  山上的女人死了一些,剩下的倒有一半已身懷六甲,孫斷對狗子的努力大是 滿意,將下冊幾處狗子不太通暢的地方悉心指點,仍將未懷孕的女子留給狗子采 補。 book18.org

  直至此時,方二小姐依舊沒能懷胎,孫斷讓狗子把她牽來,伸手進去摸著宮 口一探,把住腕脈沉吟片刻,啞聲道:「這娘們已經廢了,你也莫再白費功夫, 丟給弟兄們解悶吧。」 book18.org

  狗子望著母犬一樣斜臥在地上的二姐,微笑著點頭道:「是。狗子這就去辦。」   不知不覺,狗子到山上已經將近十月,方三小姐大腹便便,不知是否調理不 當,她只有肚子又大又圓,四肢卻纖細瘦削。狗子心想,她怕是過不了生產這一 關了。 book18.org

  近三百天過去,狗子本以為自己早就心如止水,可孩子再有一季就將出生, 他心中還是禁不住起了波瀾。 book18.org

  血脈骨肉,冥冥之中仍在撥弄著他的心弦。 book18.org

  不知是否感覺到了狗子的猶豫不決,不久後,初春融雪,孫斷第一次給狗子 分派了下山辦事的任務。 book18.org

  那並不是什麼難辦的差事,出去探風的土匪早就回來稟報,說百餘里外的山 溪邊上,住了一個孕婦,算算時日,也該生了。狗子此次,就是帶兩個人過去, 把那不足滿月的孩兒帶回來,交給孫斷處置。 book18.org

  狗子如今《不仁經》已有四重功力,每天極陰內功自行增長,武功早已不可 同日而語,他回想陳瀾,已有至少九成把握將她擊斃,六成把握生擒。 book18.org

  放在江湖上,他這少說也算是個一流末座的高手,只是去奪個娃娃,自然手 到擒來。 book18.org

  「那婆娘其實也蠻標緻,如今孩子生了,索性一併弄上山吧。」負責帶路的 黑蛋惡狠狠吐了一口唾沫,搓搓發紅的手,淫笑說道。 book18.org

  另一個土匪綽號木驢,半是因他本錢雄厚,半是因他姦淫女子喜好不加潤滑, 半濕不濕硬捅,三次到有兩次見血,耐性還好,女人往往如騎木驢般受罪。   木驢興致倒是不高,懶洋洋道:「山野里窩著、河邊打魚的娘們,能標緻到 哪兒去。狗子家的丫鬟都必定比她細皮嫩肉,你愛抓你抓,我只管帶孩子回去。」   狗子並不理會,只是不住觀察周圍地形,暗暗記在心裡。 book18.org

  此次他不逃,將來事發之日,若是他死,自不必說,可若他逃出生天,僥倖 過了那劫數,這會兒記下的路線便能派上用場。 book18.org

  山高林遠,陡峭崎嶇,跟著兩個不會輕功的土匪,狗子整整走了三個多時辰, 才算是看到要找的那條山間小河。 book18.org

  一行三人沿河又走出幾里,日頭都已高掛,總算遠遠看到了河邊一棟孤零零 的茅草小屋。 book18.org

  是什麼人家會住在這種地方漁獵為生?狗子暗暗搖頭,若是窮困潦倒到這般 地步,那這次奪了孩子殺掉大人,與他們反倒是個解脫,早早重新投胎去吧。   河邊架著兩張破漁網,不遠處掛著幾串魚乾,屋檐下懸了風乾獸肉,和一大 捧未處理的掃帚黍。 book18.org

  狗子有心試試自己如今的功力,氣沉丹田,內息運至雙腿,蹬地一躍,只覺 身輕如燕,飛鳥投林般掠過溪水,無聲無息落在亂石灘上。 book18.org

  他心中一陣狂喜,蹲下揀起一塊石頭,運力一捏,那堅硬卵石上咔嚓便被他 捏掉一塊薄皮。 book18.org

  《不仁經》初成不過數月,他身上就已有了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孫斷那老魔 頭已有至少兩年功底,難怪對付陳瀾會那般輕而易舉。 book18.org

  信心充盈,狗子微微一笑,不再耽擱,提氣屏息,不等身後那兩個土匪,足 尖一點,飛身落在茅屋門口。 book18.org

  那門扇不過是塊朽木板子,狗子抬腳一踢,便應聲而裂。 book18.org

  不料屋裡孩子母親竟然不在,只有個獵戶打扮的黑丑漢子正滿頭大汗抱著襁 褓中的娃娃軟語哄勸,一聽門碎,嚇了一跳,扭頭就道:「什、什麼人?」   那聲音結結巴巴含含糊糊,聽著就有八分蠢笨,狗子大皺眉頭,心想這樣的 男人都能找個婆娘在這鬼地方生下娃娃,還真是天可憐見。 book18.org

  此時此刻,多說無益,狗子大步邁去,左手前探,一把就抓住了嬰兒襁褓。   那漢子驚叫一聲,身子一蜷,狗熊般把孩子護在胸腹之中,怒吼道:「不、 不許動我、我孩兒!」 book18.org

  狗子心中莫名一陣煩躁,氣貫右臂,化掌為拳,照著那漢子太陽穴上便是一 記。 book18.org

  砰的一聲悶響,那漢子雙目圓瞪,緩緩扭頭,口唇顫動只說了一個你字,鼻 孔中便有兩道血痕垂下,渾身一陣抽搐,轟然倒下。 book18.org

  可他仍不肯撒開懷裡的孩子,身子又頗為沉重,帶得狗子都猝不及防一個趔 趄。 book18.org

  「鬆開!」狗子羞惱交加,一掌切在那漢子手肘,喀喳一聲,臂骨應聲而斷。   那漢子唇角噴出幾點血沫,喉嚨嘶嘶作響。 book18.org

  可他仍未鬆手。 book18.org

  最後,狗子不得不將他手指一根根掰斷,才從懷裡掏出了那個哇哇大哭的娃 娃。 book18.org

  一望那孩子臉蛋,狗子倒也信了黑蛋的話,那女人想必標緻得很,否則跟這 麼一個炭黑醜八怪,可生不出這五官端正的白凈兒子。 book18.org

  狗子端詳片刻,搖了搖頭,一指點出閉了那孩子的氣,將襁褓往懷裡一抱, 匆匆離開。 book18.org

  那兩個土匪不願涉水,只在對岸等著。 book18.org

  狗子飛身躍回,心裡煩躁,不想抱著孩子,便往黑蛋懷裡一塞,冷冷道: 「成了,走吧。」 book18.org

  木驢轉頭就走,黑蛋卻頗不甘心,邁出幾步,還惦記著道:「那娘們呢?」   「娘們不在,趕緊走吧,不然走了夜路,摔下山去我可不管。」 book18.org

  狗子既然已這麼說,黑蛋也不好多言。 book18.org

  但走了小半個時辰後,木驢皺眉道:「狗子,人都說,生過的女人好再生養, 你看,那窮山惡水的鬼地方,這娃娃都能生得白白胖胖,興許那娘們用得上呢。」   黑蛋趕忙趁機道:「狗子,我知道夜路不好走,可你功夫好啊,嗖一下就他 娘的蹦出老遠,這樣,我倆抓緊點,快步往回趕,你辛苦點跑一趟,在那兒等一 陣子,把那娘們抓上山來吧。」 book18.org

  狗子心裡百般不願,只是搖頭。 book18.org

  木驢又道:「女人最是看重娃娃,回來發現孩兒丟了,去外面鬧將起來,也 是個麻煩。狗子,你就當是去滅口了,跑一趟吧。」 book18.org

  狗子只好應下,轉身出發。 book18.org

  他心裡盤算,那女人懷胎十月,她男人必定不敢沾她,興許存了不少陰元在 身,他回去將她制住,不妨先吃干抹凈,再帶上山去不遲。 book18.org

  不願太耗真氣,他回去茅屋那邊,反比三人離開時還慢了些。 book18.org

  在河邊側耳一聽,屋子裡毫無動靜,連氣聲也不聞半點,狗子索性就在對岸 找個僻靜處坐下,默默等孩子母親回來。 book18.org

  不曾想,左等右等不見人來,他默默苦練《不仁經》,足足溫習兩頁有餘, 天色漸漸暗下,算算時間那倆土匪都快要回到山寨,怎麼還不見有女人回來?   狗子隱隱覺得不對,拍掉身上露水,快步跑去河邊,縱身一躍,跳到了茅屋 門口,往裡探頭看了一眼。 book18.org

  哪知道一眼下去,直如五雷轟頂,將他打得僵立在地,雙膝一軟,撲通一下 跪在了地上。 book18.org

  這一瞬間,狗子就已明白,為何如此醜陋的黑漢能有一個五官端正的白凈兒 子。 book18.org

  屋裡的主樑上垂下了一條麻繩,地上倒著一個破木凳子,一個女人掛在半空, 口唇微張,舌頭耷拉,五官已因絕望和痛苦而扭曲。 book18.org

  但狗子認得出那是誰。 book18.org

  那正是當初他被抓上山前,在林間強行淫辱了一番的采山姑娘。 book18.org

  若是因奸成孕,不容於家,她孤零零一個無助少女,被迫跟山里野人一樣的 男子一起生活,又有什麼奇怪? book18.org

  她織漁網,種黍谷,在荒山野嶺之中與蠻熊一樣的傻男人相伴度日,頑強將 孩子生下。 book18.org

  可如今,她死了。 book18.org

  懸樑自盡。 book18.org

  狗子知道,其實,是他親手殺了她——早在初見面的那一天。 book18.org

  他突然站起,往門外跑了幾步。 book18.org

  只因他想起了那個孩子。 book18.org

  那個五官周正,白白凈凈的兒子。 book18.org

  可馬上,他又停了下來。 book18.org

  他低頭站在原地,愣愣站了很久。 book18.org

  他就那麼低著頭,呵呵笑了起來。那笑聲漸漸轉大,不一會兒,真氣鼓盪, 迴蕩在山谷之中,好似鬼哭狼嚎。 book18.org

  大笑聲中,他身下的石頭,仿佛落了幾點水痕。 book18.org

  但轉瞬間,就被他狠狠踩在腳下。 book18.org

  笑聲止歇,狗子回到茅屋,翻出火鐮,將屋子四角點燃。 book18.org

  熊熊火光照亮了他晃動的影子。 book18.org

  他展開輕功,飛身往山寨趕去。 book18.org

  依舊刺骨的夜風很快吹乾了他的臉,讓他的微笑,再也看不出半點破綻。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2000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