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俠 第十一章 月夜

簡體

還是再說一下……這本是虐派的路子,並不是如意樓系列那樣的武俠故事。 防低的朋友及時迴避。 book18.org

雖然之後沒有開頭那麼腥,但走心的話破防效果更好不是…… book18.org

務必慎重。 book18.org

啊,差點忘了正事,第十集衝刺啦! book18.org

瞧一瞧看一看,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韓小賊要玩人妻遊戲了~ book18.org

多謝大家支持,鞠躬。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另有《都市偷香賊》第十集將於阿米巴星球發布。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 book18.org

夕陽的殘光在遠遠的西山起伏的曲線上掙扎,最後幾線金芒將破敗的雲絮塗 抹成血紅,淙淙流淌的溪水上,漸漸吹起了清冷的夜風。 book18.org

天,終究還是黑了。 book18.org

只不過,袁忠義的身邊並未暗下來。 book18.org

他和杜曉雲下山的時候就帶了些備用的火把,此刻盡數點亮,插在周圍。 book18.org

跳動的火光映亮了他赤裸的下體,映亮了那根粗大的陽具。 book18.org

火把插在柔軟的泥土中。 book18.org

陽具插在柔軟的牝戶里。 book18.org

松脂燒融成油,纏布吸不住的盈餘垂流而下。 book18.org

淫蜜替了唾沫,陰唇沾不穩的清漿滴答墜落。 book18.org

掛在樹枝下的杜曉雲緩慢地搖晃著,嬌軀一絲不掛,站在她身旁的袁忠義也 緩慢地搖晃著,只不過,她的搖晃是因為他的搖晃,一下,又一下。 book18.org

「嗯嗯……」蒼白的口唇輕輕蠕動,冒出了一聲細長虛弱的呻吟。 book18.org

袁忠義知道,她差不多快要醒了。 book18.org

他的嘴角無法控制地向上挑起,露出的森白牙齒,在月光下像一把明晃晃的 彎刀。 book18.org

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顫動起來時,他抬起手掌,啪的一聲扇在並沒有多少腴肉 的屁股上。 book18.org

「嗚……」杜曉雲吃痛,登時睜開了眼。 book18.org

一隻蒼蠅嗡嗡盤旋幾圈,落在她的鼻尖。 book18.org

痒痒,可她撓不到。 book18.org

更多的蒼蠅在她的視野里飛舞,盤旋,圍繞著的,是一具已經發臭的女屍。 book18.org

那是她的大嫂。 book18.org

昏厥前的記憶終於潮水一樣涌回腦海。 book18.org

杜曉雲慘叫一聲,躬身抬頭看向仍在慢悠悠肏她的袁忠義,五官漸漸因為徹 底的不解而扭曲。 book18.org

「忠義,你……你在幹什麼?」 book18.org

袁忠義狠狠掐了一下她的乳頭,抬起身,垂手按住她早已充血的陰核,微笑 道:「看不出麼,杜姐姐,我在干你。」 book18.org

杜曉雲看著自己被吊起的手腳,一絲不掛的身軀,剎那間,心頭像是墜下了 萬仞雪峰頂上的大片寒冰,「你……為何……為何……要這樣?」 book18.org

看著她此刻的臉,袁忠義忍不住想起了當初那個采山丫頭,最後被他拿走了 銀子時候露出的表情。 book18.org

真是令他愉快極了。 book18.org

他喜歡這種錯愕,連雞巴都跟著脹大了幾分。 book18.org

「杜姐姐,你生得美啊,還說要嫁我,我干你,不是天經地義的麼?而且, 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你了呀,你為何這般詫異吶?」 book18.org

「你……你……」杜曉雲渾身顫抖起來,「你……到底是誰?」 book18.org

「怎麼,我是你的忠義啊。我看你暈過去,心神大損,好心用自己的身體安 慰你呢。姐姐,屄里舒服麼?流了這麼多浪汁,就別再繃著個臉了。」 book18.org

「你是不是瘋了!」杜曉雲尖聲嘶吼,「這是什麼地方,什麼時候!你在干 什麼啊!我嫂嫂死了!就死在這樹上啊!你放開我!放開我!」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袁忠義在另一邊屁股上扇了一掌,一邊加快挺動的速度,一邊獰笑道:「這 還用你提醒麼,她本就是我殺的啊。」 book18.org

恍如一記重錘狠狠砸在雙乳之間,杜曉雲身子一彈,面色慘白,顫聲道: 「你……你說什麼?」 book18.org

「杜姐姐,我說,你嫂嫂其實是我殺的。我把她先奸後殺,再把她丫鬟先奸 後殺,可惜當時太匆忙,不能像現在這樣慢慢享受,煞是遺憾呢。」 book18.org

杜曉雲眸中光芒隱隱有些渙散,大片冷汗從額頭冒出,流下,口中喃喃道: 「不、不可能……你騙我……忠義,你騙我……你為什麼騙我……我……我哪裡 惹你不開心了麼?你……你說……我……我可以道歉的……」 book18.org

看她心智已顯出異常,袁忠義一掌捏住她左乳,將一股森寒真氣灌入,鎮住 心脈,柔聲道:「我從一開始就在騙你。杜太白是我殺的,杜夫人是我殺的,翠 兒是我殺的,你跟我上去後被我下了迷藥,你的貞操是我奪去的,沒有什麼返回 來的土匪,更沒有淫賊李耆卿,那一晚我狠狠肏了你一頓,你一直摟著我叫大哥, 讓我覺得在肏自己妹妹,真帶勁。你那些屄毛,也是我閒得沒事兒編成了小辮兒, 好不好玩兒?」 book18.org

杜曉雲死死盯著他,目中一片通紅,突然身軀一陣痙攣,喉頭一震,噗的吐 出一口鮮血,噴洒在雪白的胸脯上。 book18.org

急怒攻心,陽襲陰虧,杜曉雲額上青筋暴跳,可身上卻已使不出力,滿口腥 甜堵著嗓子,仿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從猩紅齒縫中擠出一句:「為……為什 麼!」 book18.org

袁忠義伸手握住她被血染紅的乳房,慢慢將那片猩紅塗抹開來,推勻在赤裸 肌膚上,緩緩道:「因為我高興。這是你們杜家應得的。你不必覺得寂寞,下去 有你大哥大嫂陪著,過不久,我就送你們杜家下去團圓。看你模樣,想必你娘應 該還有幾分風韻,你們是武林世家,是不是還有親戚姐妹啊?你且耐心等著,我 過後送她們下去,你們聚到一起,可以聊聊,我肏得誰最快活。呵呵,呵呵呵呵 ……」 book18.org

心神巨震而傷,杜曉雲剛一開口,又是一片鮮血嘔出,她滿目淚光,悽然道 :「我……我們杜家……哪裡開罪了你……你要……如此報復……你說啊!你到 底是我們哪路仇家!你告訴我……告訴……我啊……」 book18.org

察覺到原本一直緊緊裹著陽物的肉壁鬆弛了幾分,袁忠義知道她已油盡燈枯, 吊著最後一口氣,不過是心有不甘,死不瞑目罷了。 book18.org

卡住纖腰,他快速猛頂幾下,粗喘一聲,將陽氣充盈的精漿,噴射在酥爛如 泥陰津汩汩不絕的花心深處,跟著緩緩抽出,後退兩步,才道:「因為是你大哥 害我變成這樣的。沒有他,這世上就不會有狗子,更不會有袁忠義。」 book18.org

杜曉雲瞪眼望著他,眸中神光漸暗,人中兩側,血痕自鼻孔緩緩垂下,「我 ……我不懂……」 book18.org

「他為什麼要娶我姐姐!」袁忠義怒目圓瞪,突然上前抓住她的大腿,氣運 胯下,還未完全軟化的肉棒登時又堅硬如鐵。 book18.org

他挺身狠狠一刺,插入她滑溜溜松垮垮的屄里,嘶聲道:「你大哥是武林豪 俠,為什麼要來娶我大家閨秀的姐姐!為什麼!他不來娶我大姐,我們就不會想 去跋山涉水探親!不去探親,又怎麼會被孫斷抓到山上!不是被孫斷抓了,我怎 麼可能親手殺了我爹,強暴我娘和我其他姐姐!是他害我變成了狗子!我現在成 了袁忠義,你們一個我也不會放過!一個也不會放過!」 book18.org

杜曉雲被撞得通體震顫,但晃動不休的臉上,還是漸漸轉變出一個極為驚愕 的神情。 book18.org

「你……你原來是方……」 book18.org

「閉嘴!」袁忠義一聲怒喝,虎口一張,死死卡住了杜曉雲咽喉。 book18.org

但他沒有用力捏緊,他不准她這樣憋死。 book18.org

他將腰臀一推,陽具直抵洞開陰關,跟著強運不仁經,硬是在空空如也的蓄 積之處狂掠。 book18.org

不論陰陽,皆是精泄之時最為暢快,雖說此刻杜曉雲連點滴陰元也榨不出來, 堪稱元陰盡毀,可就像男子出精過多後再射,僅是雞巴干跳一樣會有快活,她的 將死之軀,仍感到一股股鑽心酸暢沖向腦海。 book18.org

「杜姐姐,我待你不錯吧?在我身下快活死,等你化身厲鬼跟在我身後時, 念著這會兒脫陰的滋味,天氣熱的時候,莫忘了給我後脖子裡吹吹涼風。」他放 開手,轉而捏住杜曉雲的下巴,用冷冽而又溫柔的扭曲聲調,一字字說道。 book18.org

杜曉雲的喉嚨里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響動,仿佛便是她的回答。 book18.org

跟著,她一直拚命抬起盯住他的頭,猛地一軟,垂了下去。 book18.org

「這便死了麼?」袁忠義仍未拔出來,他懶洋洋自語一句,便用染滿了血的 手,一邊撫摸著她已經沒有反應的身軀,一邊繼續搖動起來。 book18.org

濕漉漉的肉縫漸漸變涼,沒有了之前的溫度,也不再柔軟而收縮。 book18.org

但他依舊在裡面不停地進出,雙手,也依舊在不住地撫弄。 book18.org

不知道過去多久,火把將熄,杜曉雲搖晃的身軀都已有些僵硬,他才停下動 作,向後退開。 book18.org

這次射的陽精與上次的混在一起,黏乎乎流出,一滴一滴掉在地上。 book18.org

他從快燒完的火把里挑出一根長些的,彎腰慢慢收拾了些東西,望著杜曉雲 的妖艷裸屍,默默站了片刻,冷笑一聲,走去了溪水那邊。 book18.org

在溪水中脫光將身上好好洗了一遍,袁忠義把預備要帶走的東西收拾妥當, 仗著如今夜能見物,踩著慘白月光,大步離開。 book18.org

找到杜曉雲的胭脂馬,他縱身上去。那馬兒似乎認主,頗不聽話,不住噴鼻 揚蹄,不肯出發。 book18.org

磨蹭片刻,袁忠義略感惱火,索性一招望月掌劈在馬頭,用它主人教的武功 將它打死陪葬,換回自己那匹瘦黃馬,辨認一下方向,揚鞭提韁,沿路奔西南而 去。 book18.org

俠士身上往往不缺銀兩,袁忠義劫了杜家兄妹連著女眷四人,盤纏充裕,到 了下一座城,賣舊換新,總算有了一匹像樣坐騎。 book18.org

觀察一下此地百姓居所,他尋家城外的小客棧,練功幾個時辰,倒頭睡下。 book18.org

等到入夜,袁忠義牽馬離去,出了郊外崗哨關卡,尋個野地將馬栓好,展開 醉仙步法飛一般折了回去,悄悄翻入城中。 book18.org

他不求獵色,只為破采元陰,黑巾蒙面,挨家挨戶探去。只要家裡有女人, 年紀不是太老太幼,他便果斷下手。 book18.org

不論家裡幾人,他一掌一個先全部打暈,再將女子單獨抱出。 book18.org

要是女子姿色欠佳,他便放在桌上扯掉裙褲抹口唾沫奸進去,運內力聚攏元 陰強行破開陰關,儘快吸納完畢。 book18.org

若是女子仍為童貞,且容貌身段都還不錯,他才肯撥冗將她捆好手腳堵住嘴 巴,推拿喚醒,展開手段送她情潮泛濫,陰元狂泄直到將一腔積蓄盡數獻出。 book18.org

這種處子,也不過讓袁忠義費上小半個時辰功夫,其餘尋常女人,皆是得手 便走,馬不停蹄。 book18.org

他當下武功還沒掌握精熟,如今亂世不安寧,朱門大戶不少有護院看守,便 都繞過不去招惹。 book18.org

如此一晚下來,等到天色魚肚泛白,離城而去,上馬往下一處趕路之時,袁 忠義足足毀了四十一名女子清白,奪了四十一份救命元陰。 book18.org

他行事謹慎,一份份都在心中仔細計量。按照經驗判斷,他至少可保八十天 平安無憂。 book18.org

如此心中安定,他策馬徐徐西行南下,白日裡趕路練功休息,一到深夜,若 是睡在野外或沒什麼女人的小村便還罷了,若是遇到州郡縣城,便將輕功拿出來 實際演練,采陰直至天明。 book18.org

他這般不挑不揀胡吃海塞的保命手段倒也有效,等到半月過去,策馬接近邊 陲要地之時,他胯下已欠了三百多名女子的肉債,積蓄近五百天,身上望月掌練 得少些,只有三重,而醉仙步法一直苦修外加實踐,在不仁經的助力下,剛剛突 破了第七重境界,已有大成。 book18.org

至此,他心中那根一直繃緊的弦,總算是鬆弛下來。 book18.org

加上武林人士齊聚西南邊陲,共商義舉,他左思右想,不敢貿然造次,惹來 眾人圍剿採花大盜,可就大大不妙。 book18.org

實力足夠之前,他也不敢去找杜家的麻煩,掂量一番,便跟著江湖豪客們前 進的方向,慢悠悠策馬追隨,一邊暗中苦練醉仙步法、望月掌,一邊結交打探, 初窺武林一隅。 book18.org

雖說本性依舊好色,神功也在催促著獵取女子,但袁忠義的耐性早已今非昔 比,手握時間還長,並不著急。 book18.org

而且路上第一批結識的江湖同道之中,女子不過三個,一個粗手大腳練武練 糙了身子,一個年過四旬眼角唇畔已有細紋,僅剩一個勉強還入他法眼的,卻是 個小騷蹄子,同行三晚,便叫他看見睡在三個不同男人房中。 book18.org

一行走了五日,袁忠義大致摸清了江湖規矩,暗暗記住許多常識,還打聽出 了李少陵和賀仙澄兩個目標的所在。他知道這班人武功平平,響應召集去衝鋒陷 陣,也都是些送死嘍羅,便找個藉口,拱手告辭。 book18.org

不過當天他並未走遠,而是改換裝扮,重又買了匹馬,揚鞭趕路,早早埋伏 去了那些新交朋友預定今晚要留宿的地方。 book18.org

待到夜深人靜,那白日裡對任何人也不假辭色的小騷蹄子果然悄悄摸出門, 手裡端著油燈,又往之前三個男人其一的住處摸去。 book18.org

這三人是明面上那幫江湖俠士中武功最好的,差不多有江湖二流貨色的水準。 這小騷貨挨著個地伺候,要說是抱大腿,未免有些牽強。 book18.org

袁忠義猜測,這多半是個修了采陽補陰雙修法的女賊。 book18.org

這種女子,元紅必定是沒了的,但元陰,則必定是大大充沛。 book18.org

對尋常男人,她不過是破鞋一雙,有幾分姿色,可堪一用,拿來瀉火。 book18.org

但對袁忠義,可就是一顆不小補藥,值得冒險來走一趟。 book18.org

看那燈火搖曳走近,他抬手摸了一下臉上黑巾,心中冷笑一聲,趁她轉過牆 角,提氣一蹬,沖了過去,電光石火間,就已到了那小騷蹄子身後。 book18.org

功力差距不小,犯不著露出真功夫,他拿出二分功力,揮掌打滅油燈,橫臂 一鎖勒住她纖長脖子,啞聲冷冷道:「要活命的,就別出聲。本大爺就圖一個快 活,你識相點。」 book18.org

「嗯……嗯嗯。」她顫巍巍點了點頭,果然沒有出聲,也不見掙扎。 book18.org

懂採補的女狐狸,最不怕的就是採花賊。 book18.org

袁忠義陰惻惻一笑,將她往腋下一夾,轉頭縱身而起,騰雲駕霧般帶著她連 越幾重屋脊,進到一間破落小廟之中。 book18.org

這騷蹄子跟人說的多半是假名,袁忠義也不必自曝身份多費時間,伸腳撥來 供桌邊的舊草墊子,將她面朝下一按,便抽去裙帶一把扯下了褻褲。 book18.org

「我乖乖聽話,大爺……大爺還請多少塗些唾沫,莫給人家肏傷了呀……」 她伏在草墊上,白花花的屁股高高撅起,聽嗓音頗為害怕不住顫抖,可那細細的 腰,卻頂著白臀左右扭了兩扭。 book18.org

「騷蹄子!」袁忠義啞聲啞氣罵了一句,用裙帶將她雙手鬆垮垮反綁,褪下 褲子從後面一騎,便將粗長的雞巴頂了進去。 book18.org

那肉窩兒還半點不曾泛潮,狠狠一聳,磨得他龜頭都略微刺痛。 book18.org

但果然不出他所料,這女人陰陽之道精熟得很,嘴裡哎喲叫了一聲,那軟綿 綿的屄眼兒卻陡然一動,裹著陽具輕輕一吮,四面一起泌出稀溜溜的淫汁,轉眼 便讓穴里順滑無比。 book18.org

「嗯嗯……」小騷蹄子也不叫痛,硬邦邦的雞巴頂著屄芯兒上來就是一通狂 肏,她趴在墊子上,就只是一邊哼哼一邊扭腰,乖得像只小羊。 book18.org

袁忠義想要的可不只是這女人采陽搜刮積蓄的肥美陰元。萬一她背後還有個 門派什麼的,保不准有不少師姐妹在江湖行走,能問出些有用的,將來得閒,可 以費點心思找找這些大補丸。 book18.org

「騷貨,你到底是什麼人?尋常女子,可沒你這樣的。」他一捏屁股,扒開 臀縫,狠狠鑽了她幾下,沉聲問道。 book18.org

「小女子……趙嬌,京郊人士,學……學了點三腳貓功夫,出來見見世面。 可……可沒想到落進大爺手裡。我一定給您好好伺候,可……可莫要傷我性命呀。」 book18.org

她報的還是袁忠義本就知道的假名,這來路,當然也八成是一派胡言。 book18.org

他冷哼一聲,道:「本大爺別的本事沒有,看人撒謊,尤其是看女人撒謊, 那是一看一個準兒。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說實話,我便饒你一命,不先奸後 殺。」 book18.org

趙嬌依舊嗓音發顫,搖晃著赤裸裸的豐臀哼唧道:「人家不懂……不懂大爺 在說什麼,莫非……莫非小女子還不夠乖麼。大爺想要人家怎麼伺候,您說句話 就行。可……可千萬別殺我呀。」 book18.org

她嘴上一句句求饒,陰戶里同時運上了暗勁兒,一層層嫩肉勒成一道道環筋, 兒口吮乳般向深處一下下地嘬。 book18.org

要是個不經事的童子,這一嘬怕是就要哆嗦著泄了陽。 book18.org

袁忠義已是一身至陰真功,並不在乎這點元陽精氣,被她屄肉嘬得爽快,索 性喘息著加快速度,啪啪頂了起來,口中道:「騷娘們,尋常人家的,哪兒有你 這麼浪!臭婊子,你還不說實話,小心老子射穿你的花心,叫你因奸成孕,挺著 大肚子,還見個屁的世面。」 book18.org

趙嬌那白煮蛋一樣的屁股扭得更急,嬌滴滴道:「大爺肯饒小女子一命,小 女子就感恩戴德了,真……真要懷了娃兒,我……我獨個尋處地方給您養著,您 說好麼?」 book18.org

「臭娘們!怎麼……如此的緊。」他故意粗喘幾聲,往前一聳,龜頭跳動, 連著數日沒有沾過女人,一泡濃精水箭一樣噴在趙嬌蕊芯。 book18.org

她嬌呼一聲,馬上運起功法,小腹蠕動,肉壁緊鎖,猛地一圈,將陽具根部 牢牢勒住,絲絲縷縷陰柔真氣滲出,把他精水中的陽氣貪婪吸入。 book18.org

與此同時,她忽然反手一拍,一掌印在袁忠義小腹,寒氣襲體,封向腰眼周 遭穴道。 book18.org

可惜這種陰柔內力到了不仁經的真氣之前,猶如溪流入海,哪裡能激得起半 點水花。 book18.org

但袁忠義有心試探,馬上裝做腰下一麻的樣子,定在當場,故作驚慌道: 「這……這是怎麼回事?」 book18.org

趙嬌咯咯笑道:「大爺還沒舒服透呢吧,讓小女子接著伺候你咯。」 book18.org

她說著鎖緊陽根擰腰一翻,抬腳踢在袁忠義胸口,雙臂一撐,仗著陰陽連接 難分,逆轉乾坤,騎到了袁忠義的身上。 book18.org

「算你這採花賊倒霉,好端端找到了本姑娘頭上。」她吃吃笑著撫弄他結實 胸膛,纖細指尖一撩,就掀開了袁忠義的面罩。 book18.org

「喲,是你,袁公子?」 book18.org

袁忠義用內力逼出一臉窘迫紅潮,結結巴巴道:「我……我……我見你…… 見你總是夜裡……去他們房中。才……才……」 book18.org

看他模樣生得俊,身子又壯,雖說探不出什麼內功,但方才一射陽氣充盈滋 味美得很,趙嬌咬唇一笑,索性解開衣扣,去掉肚兜,亮出雪頂紅梅似的一雙妙 乳,拉起他手罩在上頭,一邊轉圈揉搓,一邊膩聲道:「你既然眼氣,暗地跟我 說一聲也就是了。小哥哥生得這麼俊,還怕我入夜不去找你麼?」 book18.org

上頭抓手揉著奶兒,下頭她又運起陰功,緊啾啾的穴心兒蠕動起來,抱住被 夾在裡頭的龜頭便是一頓吮吸。 book18.org

這酸癢快活袁忠義樂得消受,眯眼呻吟,口中道:「可……可白日裡你…… 你對誰都不假辭色,我……我哪裡敢去找你搭話。」 book18.org

他在人前裝得頗為靦腆,如此回答,看似沒什麼破綻。 book18.org

趙嬌微微擺胯,吱吱套弄他未及半軟就又被媚肉吮硬的雞巴,譏誚道:「那 你倒有膽子裝採花賊,來偷本姑娘的香?」 book18.org

「我……我當你是個裝樣子的……騷貨。那……那自然是強姦一次,再無牽 扯得好。」他扭開頭,擺出倔強模樣道,「沒想到你……你竟然騷得這麼厲害, 我不是童子,都吃不消。既然失手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book18.org

趙嬌吃吃笑著彎腰親了一下他的臉,「那就讓你做個花下死的風流鬼吧。不 是本姑娘自誇,能死在我的胯下,那是你的福氣,這世上怕是再沒有比這更快活 的死法咯。」 book18.org

說著她扭腰更急,那濕漉漉滑溜溜的肉洞好似一個鑽心蝕骨的快樂漩渦,把 龜頭四面八方都磨得酸軟欲化,若不是袁忠義功力深厚,陽關轉眼就要被磨到松 動。 book18.org

顯然,她是準備放開手腳,把他採到精盡人亡了。 book18.org

袁忠義仍不發作,暗暗放鬆一些收束,享受著無法形容的美妙滋味將第二股 陽精射入,額上逼出些汗,喘息道:「這……這也太……快活了。趙姑娘……你 ……你這本事……到底哪裡學的?」 book18.org

趙嬌咯咯笑道:「死到臨頭,還關心這些做甚,我學本事的地方,說給你聽 你也不知道。教你做個明白鬼,對我有什麼好處?」 book18.org

她陰門死死鎖著,比方才更緊,陽物噴射之後,血液無法回流,依然硬挺如 故。她捏個手印,微笑坐穩不動,渾身上下,僅剩牝戶裡頭猶如千百蚯蚓環繞掙 扭,那銷魂滋味當即便又強出數倍。 book18.org

「啊……啊啊……」袁忠義故意叫喊兩聲,口角推出一絲唾沫,啞聲道, 「姑娘……我……我不是想做個明白鬼,就……就是……真要見了閻王爺,投胎 轉世,我……我還想來找你們。」 book18.org

「喲,倒是個要女人不要命的色中餓鬼啊。」趙嬌唇角一翹,道,「那要是 孟婆湯沒給你灌忘了,你就來找紅羅嬌吧。」 book18.org

「紅羅嬌?那……那是你的本名麼?」 book18.org

趙嬌咯咯笑道:「那是我家門派,我這本事算不入流的,只能采采你們這些 傻子。我要是練得精啊,就不必這麼飢不擇食,養著童身找機會嫁去大俠家裡咯。」 book18.org

感覺體內那根巨物又在顫動,她臉色一寒,道:「好了,差不多也該開了你 的陽關,送你上路了。下輩子再當採花賊,可記得選正經的良家婦女。」 book18.org

話音未落,她陰戶一放一收,一層寒氣圍住陽具,旋轉盤繞,陣陣快美沖入 腦海同時,一股陰勁兒小錐子一樣自馬眼向內迅速延伸過去,真力綿延,把花心 龜頭兩處陰陽關卡死死貼合一起,緊密連接。 book18.org

而這情形下,怕是還沒有女人能擋得住《不仁經》摧心一擊。 book18.org

袁忠義忽而一笑,雙手抬起,緊緊攥住她顫動乳尖,玄陰真氣不再收斂躲藏, 猶如百萬伏兵殺出,剎那間就把趙嬌那點微薄內力摧枯拉朽消滅。 book18.org

都不及她做出反應,所有防護便都化為烏有。 book18.org

修習採補之術的人,對體內元氣變化最為敏感,趙嬌臉色霎時一片慘白,雙 腳一跺鬆開陰門就要跳起逃命。 book18.org

袁忠義蓄勢待發已久,豈會給她這個機會,雙掌自乳房滑下一卡,便牢牢把 住了她的腰肢。 book18.org

這既非泄身多次陰津流逝城門洞開,也非內功從外強破經脈重錘砸牆,而是 趁著她用採補之法,讓她引狼入室開門揖盜,順順噹噹破關而入。 book18.org

如此制服,她反抗之力仍在,只是陰元被他迅猛抽吸,好似羔羊未被餓狼斷 喉,強按在地一口一口撕咬內臟,活生生看著自己去死。 book18.org

「不、不要……饒命,袁公子……袁公子,饒命啊!」趙嬌稍一嘗試就發覺 到自己斷無勝算,哪裡還有半點從容,涕淚縱橫雙乳亂顫,抓著他胳膊哀聲告饒, 「我有眼不識泰山,我知錯了……我……我陰元全給了你……我全給了你……求 你放我……放我一條生路就好……」 book18.org

袁忠義坐起將她摟住,暫時放緩功力運行,微笑道:「其實,比起你的陰元, 我本就有更想要的東西。」 book18.org

「你說,你說,只要我能給的……我全給你……」發覺吸力減弱,趙嬌死里 逃生似的出了一身冷汗,喘息道,「袁公子想……想要什麼?」 book18.org

「紅羅嬌的情況,我要你一五一十全告訴我,不能有半點隱瞞。」袁忠義淡 淡道,「你最好說得快些,我這門功法用起來只能放緩不能停止,你說得太久, 我怕你還是免不了要做個風流鬼,活活美死啊。」 book18.org

練的就是採補功夫,趙嬌對泄身的滋味反而品嘗甚少,這快活一波波湧上來, 她真有些抵受不住,當即不敢討價還價,牙關輕顫,將紅羅嬌這個組織的事情, 竹筒倒豆子一樣飛快說了個遍。 book18.org

「原來人並不多啊……那還真是可惜。」片刻之後,袁忠義喃喃說道,信步 走出破廟,四下一望,拉起遮面黑巾,反正即將離開這裡,城裡民戶中的女子, 就還是別浪費了吧。 book18.org

他身影隨風而去,留下破廟中殘燭搖曳,昏黃光線照在那幾個破墊子上,映 亮了趙嬌已經有些僵硬的身軀。 book18.org

她雙手緊攥,兩眼圓睜,雪白的大腿如死蛙般張開,胯下桃源洞流出大片稀 湯,將草墊都浸到濕透。 book18.org

死不瞑目,自然是因為脫陰而亡前,袁忠義悠然笑道的那句話。 book18.org

「我的確更想要紅羅嬌的情報,可你的陰元,我也沒說不要啊。」 book18.org

喜悅到驚愕,驚愕到絕望,絕望中拿到一線生機,最後再被殘酷抽離,當女 人的神情這般變幻的時候,袁忠義便會興奮到無以復加。 book18.org

離開此城的時候,他騎在馬上,略略思忖了一下,為何這種享樂,不知不覺 竟超過了從前看女人慾仙欲死模樣的時候。 book18.org

興許,是因為他遇到孫斷前的最後一次得意滿足,便是禍害了那個采山姑娘 吧。 book18.org

幾日功夫,他手上拿到了李少陵與賀仙澄的位置,還掌握了紅羅嬌的部分情 報。策馬疾奔之時,他忍不住想,原來行走江湖,並不比在家鄉小地方橫行獵艷 困難多少。 book18.org

在那邊做紈絝子弟,要的是家財權勢。 book18.org

在江湖縱橫馳騁,要的則是武功心機。 book18.org

以他身上的《不仁經》,最合適的路子,自然是任意妄為,在亂世予取予求, 終成一個令人聞之膽寒的大魔頭。 book18.org

可是,昔年魔教何等威風,教中藏著《不仁經》,還有護教弟子千百之眾, 最後仍不免被群豪圍攻,落得個教滅人亡的下場。 book18.org

天道無親是真,常與善人是假,但人心向背,不得不考量在內。 book18.org

真走採花大盜到一代魔頭的路子,輕鬆暢快之外,危機四伏也是理所當然。 book18.org

他好不容易才苟活下來,當然寧肯選一條更費力但是更安全的路。 book18.org

狼披上羊皮,便能騙過許多獵人。 book18.org

魔頭唯有成了大俠,才最為安全。 book18.org

這本也是他不辭勞苦來找李少陵與賀仙澄的原因之一。 book18.org

身上有杜太白和杜曉雲兩個人的信物,還有一個精心編造,不怕去查的故事, 袁忠義暗暗下定決心,提升武功實力的同時,還要設法提升武林名望。 book18.org

至於從何做起,他大可慢慢去學。 book18.org

畢竟,他已不用時時擔心,自己這條小命了…… book18.org

接下來的半個多月,袁忠義先後換了數批江湖人同行,廣交朋友,順便積累 一些單薄名氣。行程雖然慢了不少,所得也遠不如趙嬌那次豐厚,但不積跬步, 無以至千里。 book18.org

隨著接近邊疆戰亂之地,同行武人漸漸少了下去,與最後一批聲稱要去靠北 地界助拳守軍的遊俠告別之後,連著兩天,袁忠義都沒再於酒肆茶水鋪之類地方 碰到適合結交的面孔。 book18.org

之後兩日,所見之地越發荒涼,村莊十室九空,大片良田無人看管,連給馬 兒吃口上好草料的地方都難找。 book18.org

袁忠義細細一想,將馬栓好,靠輕功在附近細細探了一遍,果不其然,讓他 找到一個敵軍營地。 book18.org

說是敵軍,但這邊並不比內陸中原大都是揭竿而起的窮困農民,而是武裝齊 備兵馬彪悍的西南各族。 book18.org

這些蠻夷素來與本朝不睦,如今天下大亂,豈肯放過良機。 book18.org

袁忠義繞行窺探一番,估摸按他的輕功,要是潛入敵營被發現,來上千百把 強弓瞄著,插翅難飛。他本就沒什麼家國情懷在心,暗暗記下位置,便回到藏馬 的地方,繼續往李少陵召集群雄的目的地趕去。 book18.org

西南邊疆有一重鎮茂林郡,是本朝提防蠻夷的險要門戶,依山傍水,扼守要 道,部族聯軍若要繞行進犯,還可輕鬆斷其退路。 book18.org

該地守將沉穩老練,兩年間擊退敵寇七次,功勳赫赫。 book18.org

無奈朝廷不得人心,茂林郡中反賊起事,雖迅速平息,刺殺卻導致將軍傷重 不治。 book18.org

如今滇州牧守忙於應對東界叛匪,無力分兵支援,連接替的守將也派遣不來, 蠻夷敵寇,頓時蠢蠢欲動,鋪開爪牙,意圖進犯。 book18.org

李少陵召集西南武林群豪,便是想藉助諸多高手合力,刺殺也好燒營也罷, 只求暫且緩解一下敵軍攻勢,為茂林郡爭取數月喘息之機。 book18.org

但當下茂林郡守軍已成驚弓之鳥,幾位名俠還可入內,大批帶刀佩劍的江湖 人聚集,卻是萬萬不行。 book18.org

所以李少陵通傳出來的集合地點,是在茂林郡東側三十里外山腳下的小鎮隨 水集。 book18.org

袁忠義自覺方向沒有找錯,可連著兩天沒遇到一個可以搭話的人,無處問路, 看著周遭越發荒涼,心下不免有些惴惴。 book18.org

這要找錯路,一不小心跑去了蠻夷部眾的地盤,可麻煩得很。 book18.org

翌日晨起,袁忠義再次上路,總算遇到一個老樵夫,為他指明去向。 book18.org

原來他不知不覺進到山中,能走馬的道路並不太多,沿路自然蜿蜒繞遠,若 是換走陡坡小道,向西幾里,斜穿往南,便到了隨水集。 book18.org

衡量一番後,他索性將馬送給那個樵夫,展開輕功瀟洒離去。 book18.org

卡著八重瓶頸的醉仙步法依靠不仁經依舊夠快,日頭沒升多高,袁忠義已經 遙遙望見隨水集外賣水攤販扯起的小旗。 book18.org

他心頭一松,縱身跳入小路,大步流星走了過去。 book18.org

跟著,心中便是一涼。 book18.org

眼前的小旗依舊隨風飄揚,可那個破木棚子,已經是廢墟一片。 book18.org

木板下面壓著幾具屍首,飄出一股燒焦惡臭,分不出此地遇襲已過去多久。 book18.org

快步往裡查探,這本該群豪聚集之地,卻只能見到斷壁殘垣,和街巷中橫七 豎八的屍首。 book18.org

有些斷箭未曾回收,路邊還倒閉著幾匹披掛竹甲的軍馬,看來,此處應該是 遭到敵軍突襲,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book18.org

一路觀察過去,李少陵召來的武林中人應該是且戰且退,保護了不少百姓逃 往茂林郡,隨水集西側街巷之中,除了守軍兵士,就數勁裝短打拿著刀劍的豪俠 屍體最多。 book18.org

袁忠義粗略估計,不知道李少陵召集到了多少,反正在這隨水集裡,起碼死 了四十多個。 book18.org

有具女屍滿是血污的臉蛋還頗為俏麗,也不知是哪家的女俠,可惜一桿長矛 貫穿小腹將她釘在地下,還被大刀從頸側砍入,香肩連著一邊酥胸劈裂開來,死 得慘不忍睹。 book18.org

他搖頭惋惜片刻,正要繼續往西,追著李少陵他們的退路過去,耳邊就聽到 一陣金鐵交擊之聲,從南方不遠傳來。 book18.org

他精神一振,立刻使出醉仙步法,飛身趕去。 book18.org

幾個起落,他尚未看真切搏鬥之人的樣子,就聽到那邊喊出脆生生一句話, 讓他眼前一亮,心中大喜。 book18.org

「你先走,去找賀師姐,這裡我來擋著!」 book18.org

這鬼地方的賀師姐,除了杜曉雲那位手帕交,白雲山飛仙門的賀仙澄,還能 有誰? book18.org

貼主:snow_xefd於2019_07_05 11:47:10編輯 book18.org

版主:青青的世界於2019_07_06 3:10:37編輯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