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俠 第三十八章 強食

簡體

不好意思耽擱了很久,校對的時候有點困勁上頭,希望沒有太多錯字。 其實倒不是過年家裡忙,而是最近眾所周知的公共事件,讓心情亂七八糟的。 還要一直關注身邊情況,拖慢了進度。 book18.org

不好意思。 book18.org

總之,祝大家新的一年身體健康,健康,還是他媽的健康。 book18.org

千萬要健康。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都市偷香賊》最新集正於阿米巴星球銷售中,其他作品看得開心合口味,有興趣打賞鼓勵作者的前往購買此書即可。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賀仙澄神情緊繃,一個箭步過去張望掃視。 book18.org

許天蓉內功底子果然不錯,展開身法兩個起落,就已到了一匹馬兒身旁。她頭也不回翻身上去,雙腳一夾,便揚蹄疾奔。 book18.org

袁忠義一腳本已踏上門檻,內息運足,便要飛身追去。 book18.org

這時賀仙澄卻慌忙道:「等等!」 book18.org

他陰戾目光冷冷一掃,道:「哦,你這是心軟了麼?」 book18.org

賀仙澄體內還被楊花蠱折磨,雙股微微打顫,搖頭道:「我師父……被你卸掉了關節,她……怎麼忽然又健步如飛了?」 book18.org

袁忠義因殺戮而亢奮的頭腦忽而一冷,扭頭看向地上仍躺著的四個女人。 能在這麼短時間為許天蓉接好肩腿,助她脫逃的,必定不是那個一看就稚氣未脫的豐乳少女,林香袖恐怕也力有不逮。 book18.org

何況年輕的兩個都被下了蠱,靠自己本事,絕起不來。 book18.org

那麼不是趙蜜,便是田青芷。 book18.org

袁忠義雙手抱肘,不緊不慢道:「澄兒,你猜是哪個?」 book18.org

賀仙澄擦擦額上的汗,皺眉道:「你……還有這閒情逸緻?」 book18.org

袁忠義笑道:「我為何沒有,你真當許天蓉還有機會逃掉麼?」 book18.org

話音未落,外面忽然傳來一聲恍若竹笛的奇詭哨音,旋即夜幕下忽然爆出一道紅光,赤電般追向那匹狂奔駿馬。 book18.org

不久,那馬兒消失的地方遠遠傳來一聲痛苦嘶鳴,跟著便是坐騎倒地的悶響。 袁忠義淡淡道:「她受了傷,跑不了。我挺想知道,澄兒你認為,放走許真人的會是哪個?田青芷和你師父勢同水火,想來,應該是趙蜜吧?」 book18.org

賀仙澄望著窗外黑漆漆的夜幕,直到聽見許天蓉遠遠的憤怒叫罵,像是被什麼人捉到,才吁了口氣,扭臉道:「你若讓我選,我當然是選田師伯。」 看到田青芷的雙腳微微一顫,袁忠義笑道:「可有緣由?」 book18.org

「其一,這裡懂九霄心法,內力深厚能裝昏硬抗你擊打的女人,只有她們兩個。以趙蜜的功力,恐怕還醒不來。」賀仙澄凝望著田青芷的雙手,緩緩道,「其二,她任何時候都不會放過坑害我師父的機會,心思其實也陰毒得很。要是趙師叔醒來,恐怕會奪路而逃。田師伯醒來,才有可能做出幫我師父先跑的行徑。」 book18.org

「哦?」袁忠義在心裡順了一下脈絡,隱約猜出結果,但嘴上還是笑道,「願聞其詳。」 book18.org

「這裡的人都已經知道你武功高強,為人小心謹慎,從這裡逃出去怎麼也要發出一點動靜,被你追上的可能性極大。換句話說,若是這裡有兩個還醒著的,先逃的那個,九成會被你捉回來。」 book18.org

他點點頭,「倒也不錯。」 book18.org

「所以有動機又有能力幫我師父這樣逃走的,只會是田師伯。她的如意算盤,恐怕是趁你去追我師父,起來將我殺了,往另一面逃竄。」 book18.org

袁忠義挑眉道:「可這些,莫非你師父想不到?我還當她也是個思慮周密的人呢。」 book18.org

「我師父就算想到,也只能同意。她甘願當誘餌,恐怕就是為了讓田師伯有機會殺我。我在她們心中是此事的元兇首惡,能有機會要我的命,還能搏一搏渺茫的逃走機會,為了這個,她倆應該能攜手合作一次。」 book18.org

「放屁!」地上忽然傳來一聲暴喝,趙蜜雙掌一拍,飛身而起,滿面怒容撲向賀仙澄。 book18.org

袁忠義橫挪半步,一招望月掌打向趙蜜肋下洞開空門。 book18.org

趙蜜不閃不避,忽然一腳蹬在旁邊牆上,逆著掌力雙臂一張,緊緊抱住了袁忠義的胳膊。 book18.org

《不仁經》的可怖內息僅一吐,就震斷了她數根肋骨。 book18.org

這時,地上一直未動的田青芷猛地一翻,抓起旁邊一張染滿血的凳子向著袁忠義身上一丟,屈膝蹬地,離弦之箭般從窗子射了出去。 book18.org

「哼。」袁忠義鼻中冷冷一嗤,氣運周身,單掌劈出,咔嚓一聲便將凳子打碎,跟著提氣展開輕功,竟就這麼拖著趙蜜飛身而出。 book18.org

田青芷此前只是被卸掉右肩關節,其餘地方並未受傷,內息運轉之下,輕功至少有平時九成水準。 book18.org

她武功不弱,袁忠義拖著一個豐美趙蜜,硬追絕追不上。 book18.org

但袁忠義穿窗而出,便雙手一按攥住了趙蜜後心衣服,運氣一震阻斷她背後數條經脈,旋即沉聲暴喝,擰腰一甩,將那曲線玲瓏的大好身子,當作暗器一樣丟了出去。 book18.org

田青芷剛提氣縱上房檐,身子一矮還沒落穩,背後已有風聲傳來。她扭頭一望,臉色煞白,此時只求自保,橫掃一腿就將趙蜜踢落下去。 book18.org

但這一招的功夫,丟開累贅的袁忠義已然殺到。 book18.org

「惡賊!我和你拼了!」田青芷怒叱一聲,屈指成爪,使出了廣寒折桂手中最陰狠的招數——斷玉杵! book18.org

這招顧名思義,是要用折斷兔子搗藥玉杵的方式對某處出手。所以袁忠義私下悄悄給它改了個名兒,叫吳剛變嫦娥。 book18.org

吳剛能變,袁忠義卻不能。 book18.org

他也學過廣寒折桂手,雖說還不算很精,但內力上已遠勝田青芷不知多少,後發先至,反而先殺到了田青芷的胯下。 book18.org

她驚叫一聲,頓足擰腰要躲。 book18.org

可袁忠義下手狠辣,並非什麼憐香惜玉之輩,一爪擰得又深又緊,她避之不及,整片褲襠都被狠狠攥住。 book18.org

刷拉一聲,裙服連著褻褲被扯掉一塊,指縫之間,還夾了一叢黑油油的陰毛。 田青芷一聲悶嚎,忍痛雙爪齊出,急襲袁忠義雙目。 book18.org

袁忠義咔嚓踏斷腳下屋樑,向側面閃開。 book18.org

田青芷立足不穩,急忙跟著起跳。 book18.org

袁忠義手掌一探,又是刷拉一聲,扯掉她左乳前衣衫布料,指肚大的嫣紅乳頭頓時跟著一尖兒白肉顫巍巍露了出來,夜風清冷拂過,當即便硬了幾分。 田青芷這才意識到,自己慌亂急切之下,竟成了被貓兒戲耍的耗子。 她心中惱火,頭腦卻迅速冷靜下來,知道若再慌裡慌張,便更無半點勝機,索性放開手腳,也不去遮掩裸露陰乳,黑眸凝神,細細盯著袁忠義身形,仿佛要竭盡全力做拚死一擊。 book18.org

袁忠義欺她右肩才剛接好,剛一站穩,便踢飛兩片爛泥瓦,打向面門,身形一晃,再度來襲。 book18.org

「好不要臉!」田青芷揮臂拍開碎瓦,袁忠義已到面前,她怒吼一聲,撩陰腿起,指尖虛招一晃,往太陽穴釘去。 book18.org

袁忠義獰笑格架,提膝一擋,手掌斜抹,內力到處,那一條寬大袖子無聲無息斷裂,飄揚落下。 book18.org

田青芷羞憤交加,裸臂也不回防,似乎是想趁袁忠義有意羞辱不下殺手,發狠猛攻。 book18.org

可女子武功大都走的是輕靈迅捷路線,殺招幾乎全部是奔著陰損要害而去,袁忠義心如明鏡,仗著內力深厚輕輕鬆鬆格擋架開,兩隻虎狼之爪將廣寒折桂手練得越發精熟,一聲輕響,便是一塊布料飛起,刷刷刷刷,月下花蝶飛舞,轉眼到處都是殘片。 book18.org

她的身上,也就只剩下了半幅淡黃兜衣,靠一根繞肩帶子,松垮垮耷拉在右腋之下。 book18.org

鞋襪以上,髮釵以下,幾近全裸。 book18.org

袁忠義下手並不算輕,那緊湊細膩的肌膚之上,處處都是抓出的血印紅痕,右乳乳暈都冒了血珠。 book18.org

田青芷一生從未如此絕望過。 book18.org

她已將九霄心法運到了極致,可袁忠義那一身邪門的內力恍如森森寒冰,她運出的那點冷風,平時威勢十足,吹到真正的冰峰之上,就只能掀起幾片雪花而已。 book18.org

這時,兩個尋常中原民女打扮的年輕姑娘到了下面,一個手腳麻利將受傷暈迷的趙蜜抓起來五花大綁,另一個用匕首架著許天蓉的脖子,望著田青芷咯咯笑道:「你們武林正道打架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人家色誘頂多飛個媚眼,你們就敢脫到光屁股,不愧是飛仙門喲。」 book18.org

田青芷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氣血翻湧幾乎立足不穩,咬牙道:「無恥匪類!」 book18.org

那自然就是袁忠義安排下的兩個蠻女心腹。 book18.org

雲霞嬌笑一聲,道:「我見過幾個山大王,頂多就是光著膀子,人家壓寨夫人都要臉,不肯光屁股出來打架。這種好光景,也就能在你們飛仙門這兒見識見識咯。」 book18.org

說著她匕首一划,將許天蓉胸前衣服割開,露出兩團滿月般渾圓嫩白的妙乳,垂手撥弄著道:「你們是師姐妹,乾脆一起光唄,美得很呢。」 book18.org

田青芷滿面怒火,明知道此時分心不得,可還是忍不住往許天蓉那邊飛快瞄了一眼。 book18.org

袁忠義飄然而上,鬼魅般與她錯肩而過,瞬間便到了她的身後。 book18.org

田青芷心中大駭,急忙雙臂後攻,聳肩縮脖,第一時間保護後頸要害。 其實這種時候最佳的應對該是向前縱身躍出。 book18.org

可一來這裡已經到了房檐,一躍而下便是那兩個不知道來路的女子幫手。二來,她赤身裸體,下意識會迴避過於大幅的動作。 book18.org

而這正是袁忠義要的。 book18.org

她不敢跑,就要中招。 book18.org

反手擒拿無論如何不會比正手更順,袁忠義雙掌一捏,就將她手腕鉗住,也不去斷她經脈,就那麼狠狠一擰,嘎巴一聲,便將她纖秀雙掌擰去了極不自然的一個角度。 book18.org

「啊啊啊——!」田青芷昂首慘叫,抬腿便往後踢。 book18.org

袁忠義在背後對付女人輕車熟路,側身一讓,單手握住她雙腕一歪,緊緊抓住了她的那條腳踝。 book18.org

他如今內功精深,氣血控制在毫釐之間收放自如,更何況方才撕扯衣物的時候就已興奮,此刻稍稍一晃,那條碩大陽物迎風一兜便高高昂起。他淫笑一聲,控著田青芷向後一扯,就站定在她胯後,微微矮身,向著她扯掉毛後腫起一片的恥丘便是一頓亂頂。 book18.org

田青芷聲嘶力竭,怒罵:「無恥!無恥奸賊!無恥!賀仙澄!你……你選的好男人!你給我出來!」 book18.org

賀仙澄吱呀一聲推開窗子,面色蒼白,眼眸漆黑。 book18.org

她瞄一眼滿面頹喪已無鬥志的許天蓉,緩緩抬起視線,看著仍在扭腰躲避掙扎,但只有單足可用,根本迴避不開的田青芷,微微一笑,道:「師伯,你若肯將九霄心法交出來,我就姑且勉為其難,為你求求情。」 book18.org

田青芷雙肩搖晃,單腿屈伸,柔韌腰肢左扭右擺,躲著在後面不斷追逐的那條怪物,雙目含淚不墜,怒道:「你休想!你就是將我一片片切了,也別想從我這兒知道半個字!」 book18.org

她話音未落,袁忠義忽然拉著她往後一撤,狠狠一掌打在腰後。 book18.org

「啊!」她哀叫一聲,被提著雙手跪伏下去,疼得一身雪白皮肉瑟瑟發抖。 袁忠義將她雙臂捏住狠狠一拗,嘎巴一聲,雙肩關節一起扭曲,尖聲慘叫之中,他鬆開那已經無力反抗的胳膊,雙掌抱住腰肢往上一提,就那麼站在屋頂,將龜頭擠入到她乾澀的膣口之中。 book18.org

「畜生!畜生!你這個……畜生——!」田青芷雙臂垂下,腰腿無力,仍在靠身體彈動激烈掙扎,大聲叫罵。 book18.org

袁忠義亢奮至極,在她腰側狠狠一捏,就這麼衝著毫無潤滑的滯澀陰戶硬生生捅了進去。 book18.org

肉皮摩擦,連他的雞巴都有幾分吃痛。 book18.org

但之前他輪番姦淫年輕女弟子的時候,本就連逆氣蠱都懶得去管,被咬便抽插碾死,那點點刺痛,反而讓他獸性更旺,慾火如熾。 book18.org

此刻也是一樣,他粗喘一口,向外一抽,院子裡火把照上來的昏暗光芒中,垂目瞄見陽物上的斑斑血痕,他大笑一聲,向著夾緊的臀肉中央重新刺入,直插宮門。 book18.org

「啊——!」田青芷羞憤慘叫,眼淚終於落下,墜在院中地上。 book18.org

她上身幾乎全部探出屋頂之外,下垂的雙手雙乳清晰可見,袁忠義發力姦淫,那兩條胳膊便與兩丘奶肉一起前後搖晃。 book18.org

雲霞用刀托起許天蓉的臉,笑道:「好好看看,你師姐正在野地里和男人日屄呢。飛仙門……呵呵呵呵。」 book18.org

兩行清淚順著面頰落下,許天蓉臉上神情卻沒有幾分變化,只是悽然道:「仙澄,引狼入室,看著同門……一個個慘遭戕害,如此……你滿意了?」 賀仙澄手裡握著那把匕首,小臂微微顫抖,但語調鎮定如常,窗口中能見到的半身也穩如泰山,「既然我得不到想要的,那同門與否,和我也沒什麼關係。戕害你們,總好過和你們一起死,死得豬狗不如。」 book18.org

聽著田青芷聲聲慘叫,看著她柔白大腿內側垂下的猩紅血絲,許天蓉喃喃道:「與這人面獸心的怪物同道,你真以為將來能比豬狗好多少麼?」 book18.org

「晚個幾十年,幾年,幾個月,哪怕幾天……也好過當下就死。」賀仙澄微微一笑,「師父,我還有很多事想做,很多地方想去看看。為了不死,我什麼都肯做。你呢?你就準備像師伯一樣,當著這麼多雙眼睛,被淫辱致死麼?」 袁忠義姦淫起興,抬起巴掌對著田青芷緊湊彈手的屁股扇起了巴掌,抽一巴掌,插上十合。 book18.org

一聲脆音之後,接著十下悶響,許天蓉抬眼望去,看田青芷為了不再亂喊,已將下唇咬出了血,雙目半閉,道:「到了這個地步,我還能蠢到相信你麼?這個門主之位對你如此重要,無論如何,你都不會留下我的性命。仙澄,你私下偷偷調製出來的那些藥,當真值得你將事情做絕到這份上?」 book18.org

「值得。」賀仙澄毫不猶豫答道,「門主的位子我可以不要,但你打我獨門秘藥的主意,我就一定不會放過你。」 book18.org

雲霞撫摸著許天蓉雙乳之間的細嫩皮肉,忽而笑道:「你要逼問她,不如乾脆拿她養了蟲子,她什麼時候肯說,什麼時候准她死,不說,便跟素娜一樣,在麻袋裡一輩子生小蟲。如何?」 book18.org

賀仙澄微微皺眉,道:「還不知這兩位妹妹,應當如何稱呼?」 book18.org

藤花坐在趙蜜身上,捏著赤毒蠱喂正在她膝蓋上伸懶腰的火神鼬,搶著道:「我們是袁哥的奴婢,怎麼稱呼,袁哥說了算。」 book18.org

雲霞本都已挺起胸膛打算報上名號,一聽這話楞了一下,抬頭瞄一眼袁忠義,見他正在田青芷背後凶獸一樣把那女高手肏得雙眼翻白,目中寒光幾乎凝成兩把匕首,縮了縮背,也道:「對,我們是他的奴婢。隨意使喚的。你呢?是下一個?」 book18.org

賀仙澄唇角微微抽動兩下,道:「興許吧,他若非要讓我當個端茶倒水的奴婢,我也不是不能從頭學起。」 book18.org

袁忠義低沉一笑,忽然伸手抓住田青芷的髮髻,下體狠狠往裡一戳,雙足一蹬,竟這麼用暴起陽物挑著她血流如注的牝戶飛身躍下。 book18.org

剛一落地,他將已抽光了元陰的陽物向外一拔,仍揪著田青芷髮髻不松,碩大龜頭往她臉上一湊,濃精噴射而出,劈面染了大半白濁。 book18.org

田青芷牙關喀喀一陣輕響,雙目一翻,終於羞憤到暈厥過去。 book18.org

這次袁忠義不會再有怠慢,一腳將她踢到兩個蠻女身邊,道:「藤花,雲霞,給她綁了。」 book18.org

他伸手接過許天蓉,望著她一片慘白依然風韻不減的清麗容顏,微微一笑,手指捏著她酥胸揉了幾下,柔聲道:「真人,你明知道你師姐是要賣你做誘餌,還傻乎乎地跑,圖個什麼啊?」 book18.org

許天蓉抿了抿唇,道:「我一人能換兩個逃走,為何不做。只可惜……沒想到你竟然還有伏兵。」 book18.org

袁忠義當然早就將兩個蠻女安排在附近,否則單憑那些藥餅的煙,萬一引不來足夠多的蛇蟲,豈不是功虧一簣。 book18.org

有火神鼬在,雲霞盯著受傷逃跑的慌張女人出手,那自然是一抓一個準。 「我也沒想到,你們求生的毅力還挺強。本以為用不到她倆了。」袁忠義捻住乳頭,二指反覆捏搓,道,「真人,你那九霄心法,對我其實沒什麼用。我的真氣比你深厚得多,內功心法也比你的強得多,我就算需要點掩飾……五毒心經我已經能學。說句實話,那內功對我來說,還是不如能好好羞辱你的機會誘人。」 book18.org

他捏住她下巴抬起,順著那光潔修長,微有汗味的脖子緩緩舔了一口,「你這樣看起來端莊賢良,高高在上的女人,最適合剝得精光,好好玩上幾天,肏得你哭喊求饒,滿地噴尿,然後找個流民堆,洗得乾乾淨淨扔進去,看他們把你輪姦上幾個時辰,再搶著拿來填肚子,有的啃你的乳,有的咬你屁股,用那生了銹的刀開你的膛,抽你的腸子出來洗凈下鍋,哎呀哎呀……你內功深厚,興許被吃剩一半的時候,還能沖他們講幾句修仙成聖的法子呢。哈哈哈哈……」 許天蓉半裸嬌軀微微顫抖,咬牙道:「你……原來竟是個瘋子麼?」 袁忠義笑聲一斂,搖了搖頭,「瘋子?不,我怎麼會是瘋子呢。我是狗子。許真人,我可應當叫你一聲姐姐才是啊。我是狗子,你就是母狗,不如你這就撅起屁股,咱們先來交媾一番,看看能不能生下一窩小狗,好不好呀?」 賀仙澄在窗後打了個哆嗦,雖說下腹因為楊花蠱依舊酸癢火熱,但渾身各處,已如墜冰窟。 book18.org

藤花不緊不慢把新捆好的田青芷也坐在屁股下面,從懷裡摸出一隻蜈蚣,掐掉頭衝著火神鼬晃了兩下。 book18.org

那紅毛畜生一搖尾巴從雲霞肩頭跳下,高高興興用前爪捧著蜈蚣啃了起來。 雲霞雙眼亮得發光,舌尖情不自禁就在唇上一舔,看那模樣,倒比她的寵物還看著嘴饞。 book18.org

「等……等等!」許天蓉感到裙帶一松,渾身一緊,顫聲道,「袁忠義,你究竟想要什麼?」 book18.org

袁忠義單手將她裙腰往下一壓,悠然撫摸著豐潤光滑的赤裸臀肉,淡淡道:「我想要澄兒,你已將她送給了我。她要什麼,你得問她。」 book18.org

許天蓉一生未近男色,渾身一陣惡寒,禁不住高聲道:「賀仙澄!你就鐵了心,要欺師滅祖麼!」 book18.org

「師父,」賀仙澄輕聲道,「你可知道,我為了智信,已連哥哥都害死了。」 「什麼?」 book18.org

「你們本該是要被我哥哥采陰補陽,活活吸死的。你橫豎也是死,不如將九霄心法給我,為你,也為林師妹求一個痛快吧。你江湖經驗豐富,應該知道,死得慢,和死得快之間的差別。」 book18.org

「我寧肯讓它就此失傳……」許天蓉察覺到那隻溫熱手掌正要往大腿中央摸去,急忙夾緊,指尖不住顫抖,忽然道,「賀仙澄,袁忠義的內功這麼好,也是陰寒一路,適合女子修習,比九霄心法厲害不知多少,你為何不讓他教你?我看你們郎情妾意,郎才女貌,般配得很吶。」 book18.org

賀仙澄淡淡道:「你不必費心挑撥,我不敢動他武功的心思,我知道好歹,也怕死。我沒資格跟他說般配,他覺得我有用,用起來開心,我就很慶幸了。」 「我實在想不到,你以前的心高氣傲……竟都是裝出來的。你竟能賤到這個份上!」 book18.org

她微微一笑,刀尖在窗下牆上用力劃了一道,口中音調卻依然如故,「田師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日得花枝亂顫,滿臉腥臊,難不成還比我高貴優雅了?師父,等你比田師伯還慘的時候,咱們再比一比,看看到底是誰賤。」 book18.org

「要比賽啊?好,我來幫你們。」袁忠義忽然一笑,一掌將許天蓉打倒在地,飛身躍入窗內,赤條條進到裡屋,拿起自己東西,順便將林香袖和那圓臉少女一起拎出來,讓賀仙澄也到院內,燃起火把照著中間。 book18.org

他拿出一隻楊花蠱,一腳踩住許天蓉大腿,拉開她緊並雙股,出指一塞,送進了她的牝戶,笑道:「澄兒一隻,真人你一隻,你們都夾著,比一比,看看到底誰更淫賤。她已非處子,你卻還沒嘗過男人,不打緊,你是師父,敬老尊賢,這算澄兒讓你的。」 book18.org

許天蓉臉色蒼白,口唇顫動,道:「你……放了什麼進去?」 book18.org

「楊花蠱,真人應該聽過吧?」 book18.org

雲霞扭頭望向賀仙澄,目光略顯驚詫。她當然不信,竟有女人帶著楊花蠱,還能這麼長時間依舊鎮定自若。 book18.org

賀仙澄勉強一笑,輕聲道:「雲霞妹妹,你若不信,咱們都是智信的女人,我也不避嫌什麼,你摸摸便知。」 book18.org

雲霞臉上一紅,大概是想起了之前被按在床上一邊被日、一邊被藤花渾身亂摸的滋味,皺眉道:「北郎這麼說,我信他就是。」 book18.org

「北郎?」賀仙澄一怔,「這是什麼意思?」 book18.org

「他是我北邊來的郎君。」雲霞大大方方道,「我高興這麼叫他。」 這麼幾句話的功夫,許天蓉蒼白的臉上就已泛起了一層薄薄的胭脂紅,宛如微醺。 book18.org

她方才就已赤裸的雙腿緩緩夾緊到一起,牙關緊咬,眼見著身子就起了變化。 袁忠義過往就喜歡年紀大些的女子,深知這幫美嬌娘的身子,年紀越長,就越是能消受情慾帶來的絕妙滋味。同樣的手法,玩一個二八年華的少女,興許半個時辰還泄不了一次,若換做二十六、七的婦人,這時間盡夠她快活到求饒。 所以嘴上說是讓賽,實際他心裡清楚得很,許天蓉這樣三十多年不曾嘗過肉味的年長處女,就像是明明早已熟透卻硬繃著皮的果兒,芯兒里早就綿軟多汁,楊花蠱放進這樣的女人身子,那就是蛟龍入了海,絕不可能如賀仙澄那樣冷靜。 不過她畢竟有深厚的玄門內功底子,眼見面頰紅暈漸濃,仍連哼聲都不發出一點。 book18.org

袁忠義並不著急,此刻距離天亮還有段時間。而且就算亮了,這種荒村附近渺無人煙,他讓雲霞放出火神鼬戒備道路那邊,一樣能慢慢炮製剩下這幾位。 他叉腰站定,垂手晃了晃老二,道:「哪個有空,來給我助助興啊?」 賀仙澄眉心微蹙,但僅僅猶豫一霎,就邁開步子。 book18.org

可藤花連站都不站,將火神鼬往雲霞懷裡一丟,跪下膝行兩步,一抬頭便將沾滿穢液頗為腥臭的陽物含入口中,滋滋啾啾,舔個不停。 book18.org

賀仙澄愣在原地,還沒醒過神,就見雲霞也過去一蹲,從下面仰頭伸長香舌,靈活撥弄那皺巴巴的陰囊。 book18.org

這淫靡光景,她可不曾有機會領教。 book18.org

袁忠義輕輕呻吟兩聲,似笑非笑看向賀仙澄,道:「喲,就你沒空麼?澄兒。」 book18.org

「有空。」賀仙澄低頭一笑,輕聲道,「只是沒了空地,我瞧著,像是容不下我。」 book18.org

「那怎麼會,」袁忠義低沉笑道,「她們是奴婢,可你,還暫且不是。」 「我既然暫且不是……」她抬起眼,盯著他道,「那便更不能和她們去做一樣的事。」 book18.org

「那你能做什麼不一樣的?」 book18.org

賀仙澄沉默片刻,眼見那條肉棒在藤花口中越變越大,輕聲道:「我能問出她們的話。」 book18.org

「我的奴婢也能。興許比你問得還快。畢竟,你的手不夠狠,不說雲霞,就連藤花,只怕也比不過。」 book18.org

藤花聞言,吐出肉龜舔了幾下,仰頭道:「袁哥,我會好好努力,早日追上雲霞。要不,我這就幫你剮了剛才房上那個滿臉不情願的騷貨?還是一樣砍掉四肢養蟲子?」 book18.org

許天蓉雙眼閉起,眼淚橫流,一副所託非人的悔恨之相。 book18.org

賀仙澄握刀的手緊了緊,緩緩道:「問話,並不是光靠手狠就可以的。」 「我知道。但手狠些,總容易點。」袁忠義搖了搖頭,「澄兒,我本以為你有天生蛇蠍心腸,高興得緊。可沒想到,這不必藏起本來面目的好地方,你竟還有婦人之仁。」 book18.org

賀仙澄雙目頓時一瞪,如見到鷹隼影子掠過的野兔,渾身一震,當即高聲道:「沒有!智信,我……只是過往很少親自動手,你容我……慢慢適應一陣。」 雲霞嘬了一口卵皮,扭臉笑道:「適應?那你先來適應一下唆雞巴咯?」 袁忠義輕輕拍拍雲霞腦袋,「舔你的,澄兒的事,不用你插嘴。」 book18.org

雲霞眸子一轉,把頭扭回原處,往大腿中央探了幾寸,舌頭紅蛇一樣游向他臀溝,不屑一顧地哼了一聲。 book18.org

袁忠義微笑道:「澄兒,我看,不如讓你跟雲霞、藤花再來一場比賽。你說好不好?」 book18.org

賀仙澄目光閃動,「比什麼?」 book18.org

「許真人和林香袖,交給你。那個小師妹和田青芷,交給她們倆。天一亮,咱們就帶兩輛馬車走,找個別的地方,我去弄來吃喝,和你們需要的東西,你們兩邊分開審,好好地問,誰先將九霄心法弄到手,且驗證無誤,就是贏家。如何?」 book18.org

藤花舌尖掃了兩下馬眼,仰頭道:「哥,要是贏了呢?有啥獎勵麼?」 「哪邊贏了,便是哪邊更加能幹,今後我闖蕩江湖,自然就會更加信賴,能得到的好處,也就更多。」袁忠義微笑道,「而且連這都辦不好的,還是安心做個奴婢,別再想著指手畫腳的好。」 book18.org

賀仙澄知道他是在對自己施壓。 book18.org

她心思剔透,早已察覺袁忠義對自己的目的並非肉慾層面。 book18.org

否則,他不會有隱隱的失望——對美貌,她還有那麼幾分自信。 book18.org

可他那黑漆漆的眸子中藏著的大門另一頭,究竟是個怎樣的世界,她管中窺豹,就已通體生寒。 book18.org

這一夜的行為,其實早已讓她應接不暇。 book18.org

說好的偽裝姦殺,最後卻讓她看到了破皮而出的一隻狂暴凶獸。 book18.org

此地這些艷屍無人來查便罷,真要有經驗豐富的行家過來勘驗,那一具具死狀慘不忍睹的女屍,可對不上柳鍾隱采陰補陽為主要目的的淫賊事跡。 這還是她人生第一次不為了殺人而殺。 book18.org

她用殘酷的手段剝奪同門的性命,為的是順應袁忠義的樂趣。 book18.org

更糟的是,他並不單純以虐殺為樂。 book18.org

他在期待,讓她,也從中找到興奮與快感。 book18.org

這隻凶暴的狂獸,好似正在尋找同類。 book18.org

賀仙澄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book18.org

這當然不是她想要走的路。 book18.org

她力爭上遊,費盡心機,為的是爬上頂峰,俯瞰眾生,做人上人,攪弄風雲,留名青史。 book18.org

而順著他的期待走下去,就只會把人皮化作繭子,蛹化成再也沒有人性的悽厲邪鬼。 book18.org

匕首的握柄上,已經滿是掌心的冷汗。 book18.org

雲霞輕輕咬了一口袁忠義的屁股,咯咯笑道:「好,比就比,天亮我先給那姓田的塞一肚子蟲,割了奶子切片串串烤給她吃,看她說不說。」 book18.org

袁忠義笑道:「那你可別忘了把這些屍體上的藥都收繳一下,飛仙門還是有些好東西的,起碼圓鏡膏止血,別讓那沒了奶子的嘩嘩流到死。」 book18.org

賀仙澄咬了咬牙,邁近一步,那張冷靜而嬌艷的臉,因火把的光轉到背面而被陰影籠罩。 book18.org

但她的眼睛,又亮了起來,恍如寒星。 book18.org

「那就比一場吧。可是,智信,我和師父的楊花蠱,還要繼續比下去麼?這蠱幫忙,我會不會是勝之不武?」 book18.org

袁忠義大笑起來,道:「不妨,這本就不算在狠辣手段的範疇,你可以用。還想用其他蠱的話,照樣可以找我。」 book18.org

許天蓉顫聲道:「袁忠義……你、你不是……不需要九霄心法麼!」 「九霄心法那種東西,哪兒有看你們比賽好玩。」袁忠義抽身離開,過去彎腰將趙蜜解開繩子扒光,分開雙腿趴下,用力一頂,喘息著姦淫起來,「你們四個帶走比賽,這個就沒什麼用了。本來還說模樣不錯,值得好好玩玩,非要逃竄,結果傷成這樣……敗興。」 book18.org

雲霞抽出匕首,過去蹲在趙蜜身邊,笑嘻嘻道:「這老屄是不是太松啦?」 話音未落,寒光一閃,趙蜜一隻耳朵便掉在了地上。 book18.org

趙蜜痛醒,哀叫著睜開雙眼。 book18.org

袁忠義把住她大腿狠肏幾下,笑道:「趙師叔,你總算醒了。你這屄深處怎麼比外頭緊得多啊?是你男人陽物太短麼?」 book18.org

趙蜜抬頭便要斥罵,可不料雲霞瞬間出手,匕首嫻熟無比刺入嘴裡一攪,戳得她滿口猩紅,不住嗆咳,一時半句話都說不清楚。 book18.org

「北郎,緊些了麼?」 book18.org

袁忠義捏住趙蜜豐滿臀肉,拔出戳入,笑道:「緊了,還濕了,這騷貨怕不是個怪人,越疼越爽。」 book18.org

趙蜜仍在偏頭嗆咳,血沫亂飛,胸腔震動,帶的那雙豐美奶子也晃晃蕩盪。 雲霞自己身段稍欠豐滿,便看誰胸前的豐碩乳瓜都不順眼,瞪著那搖擺奶頭,便伸出手提溜起來,冷哼一聲,將匕首從乳根打橫刺入,皺眉道:「好大的奶,一刀扎進去,對面都不見尖兒。」 book18.org

趙蜜哀叫一聲,淚眼婆娑搖頭求饒,比起先前幾個同輩,還真是差了一截骨氣。 book18.org

可惜雲霞偏偏是個硬也吃,軟也吃,軟的吃得更香的小怪物。她越聽哀求,目光就越是亢奮。刀尖在趙蜜乳中一轉,攪了兩下拔出,她一邊舔過上面沾染的黃脂赤血,一邊將一隻手伸到了裙下,嬌喘著揉起了豆。 book18.org

藤花過去翻開田青芷的眼皮看了一眼,不滿道:「袁哥,你給我們這個女的都快不行咯,用藥給她補補吧,不然我倆還沒開始問,她就要斷氣。」 袁忠義一邊猛日緊了很多的牝戶,一邊扭頭道:「澄兒,你們飛仙門的藥,你熟,翻找翻找,給你師伯吃下,省得她倆真覺得你勝之不武。」 book18.org

賀仙澄望著已經將趙蜜一邊奶子當作玩具、正拿乳頭鏤空雕花的雲霞,只覺胸口一陣煩悶,但還是微笑道:「好,我……先進去翻翻師叔師伯的。他們衣服里藏的藥應該都好些。」 book18.org

許天蓉張開雙目,瞄了賀仙澄一眼,緊緊抿住的唇角,一絲鮮血垂落。 賀仙澄跳入窗內,大步走向裡屋。 book18.org

她剛一落地,手中的刀尖就劇烈顫抖起來。 book18.org

等她走到內室,那把刀更是噹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book18.org

耳朵里灌了化屍蠱的鄧攏翠此刻仍未死透。 book18.org

她半邊頭顱的皮肉都已溶解,膿水流了滿身,白森森的頭骨裸露出來,裡面還能看到化掉小半的腦子,正在順著眼窩外流。 book18.org

她的四肢還在抽動,喉嚨里冒出咿咿呀呀的含糊聲響,雙腿之間,淌滿了腥臭屎尿。 book18.org

賀仙澄終於忍耐不住,一扭身跑到牆角。 book18.org

她一彎腰,胸腹之間翻江倒海,哇的一聲,嘔吐出來。 book18.org

胃裡的酸水,額上的冷汗,和眼底的淚,就這樣在骯髒的泥地上,混為一片。 恍惚間,她竟覺得,那是個就要將她整個吞沒的沼澤……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