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俠 第三十二章 解毒

簡體

狗子得到成就:雞巴飆血啪啪啪。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都市偷香賊》最新集正於阿米巴星球銷售中,其他作品看得開心合口味,有興趣打賞鼓勵作者的前往購買此書即可。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袁忠義低頭彎腰,緩緩跪倒,雙腿的麻木迅速向上蔓延,噬毒蠱瘋狂發作,讓他如此情景依舊慾火沸騰,勃漲的陽物血脈涌動,竟將那條小小紫金蠶噴飛出去,脫出一道紅線掉在地上。 book18.org

生死存亡之際,屬於袁忠義的人皮,瞬間崩裂。 book18.org

屬於狗子的冷靜,總算重又出現。 book18.org

他運功鎮毒,揣測著冰寒徹骨的痛楚應是什麼模樣,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藉機取出凈血丹,不敢再有半點託大,將兩顆一起塞進嘴裡,一口吞下。 book18.org

素娜也不過來追擊,口中噓溜吹了一聲,那兩條小蛇彈射而起,繞在她的腕上,恍如一對碧玉手鐲。她悠然看著,微微一笑,道:「隨你吃什麼藥,想解掉紫金蠶,也是做夢。」 book18.org

袁忠義大聲呻吟,痛哼著抬起頭,用憤恨目光盯著素娜,雙腿運力抻筋,做出抽搐的假象。 book18.org

可素娜並不上當,玩弄著腕上蛇頭,微笑道:「不見你七竅流血,我是不會過去的。阿妮米上了你的當,說不定連五毒陰經的秘密也告訴了你。你那寶貝被咬了一口還又粗又大,我這樣的女人可吃不消,真被你日泄了解掉毒,我豈不是死在自己的屄上?」 book18.org

七竅流血難度太高,袁忠義當然偽裝不出。 book18.org

但他本也不是為了將素娜騙過來。 book18.org

先不說素娜身上有沒有養著其他毒物還是未知,就是帳篷外她真高呼一聲就能叫來的蠱宗好手,也足夠致命。 book18.org

他騙的,是對方的謹慎。 book18.org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book18.org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book18.org

能解毒的娘們,山頂上就有一個,他何必要在這裡冒險。 book18.org

而且,雞巴噴著血,他可沒信心再噴精。 book18.org

他發出更加痛苦的呻吟,掙扎著往素娜的方向爬去。 book18.org

素娜神情一凜,立刻提氣後縱,雙手一甩,兩條小蛇飛射而出。 book18.org

袁忠義等的就是這一刻。 book18.org

他霍然起身,長笑一聲雙掌拍出,雄渾真氣猶如冰濤拍岸,迎向那兩條無腿爬蟲。 book18.org

蛇的敏捷終究比不了四隻爪子的火神鼬,兩條小蛇避無可避,當即被打得筋骨盡斷,軟軟掉在地上。 book18.org

他一招得手,就地一滾,反往來路退去。 book18.org

素娜被他那一招嚇到,立足之後先是一怔,跟著才意識到他是要跑,怒斥一聲,用蠻話高聲喊了幾句。 book18.org

袁忠義剛一鑽出帳後,就見火把紛紛亮起,腳步聲迅速接近,張弓搭箭的弦響不絕於耳。 book18.org

他不敢再有絲毫停留,手腳並用將所有真氣用上,飛快往崖壁上方爬去。 book18.org

可飛箭還未到來,毒性便攻向心脈。 book18.org

四肢若是被寒毒麻痹,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要麼變成刺蝟,要麼摔成肉泥。 book18.org

正在絕望之際,崖頂忽然垂下一條長索,伴著藤花的焦急大喊:「袁哥!抓住!」 book18.org

袁忠義精神一振,伸臂將繩索纏住握緊,喝道:「拉!」 book18.org

身子一輕,他終於能勻出真氣配合凈血丹壓住毒性,雙足連蹬急速上行。 book18.org

飛箭如雨,但叮叮噹噹射在石頭上,終究還是慢了片刻。 book18.org

素娜套好衣服追出帳外,大聲下令。 book18.org

袁忠義雖聽不懂,但一看那些打著火把策馬出擊的高手,和領在最前的靈童敖思耳,也知道他們定是要繞行另一側,追擊到斬草除根。 book18.org

他暗暗咬了咬牙,加倍用力,轉眼爬到崖頂,連著繩索一起往地上一滾躺倒,滿面大汗,道:「雲霞,素娜手上……有兩條淡青色的蛇……還、還有一條紫金蠶,我中了毒,還……有救麼?」 book18.org

雲霞雙目圓睜,顫聲道:「素娜……竟養了化血蛇和紫金蠶?那、那你為何還能活著上來?化血蛇你用內力還能壓住,紫金蠶可是蠱宗第一毒,你這……早該七竅流血斃命了啊。」 book18.org

袁忠義早已想好答案,喘息道:「我救下藤花的時候,從飛仙門那裡搶了兩顆凈血丹。我帶在身上,剛才都吃了……似乎……稍微壓住了一些毒性。」 book18.org

他一邊說著,一邊摸出圓鏡膏,趁著雲霞不願意看他半裸模樣,悄悄揩了一點塗在龜頭傷口上,總算止住了血。跟著他亮出盒子,道:「這是一併搶來的傷藥。」 book18.org

藤花過來摸了摸他高高翹起的陽物,驚道:「這……怎麼和凍上了一樣涼呀!」 book18.org

雲霞探頭望了一眼下面,沒見有人試圖爬山,鬆了口氣,道:「紫金蠶我都沒見過活物,他能挺到現在,很不容易了。」 book18.org

藤花轉身就要求雲霞幫忙解毒,但袁忠義將她一拉,對她搖頭示意不要說話,自己則開口道:「雲霞,看來……我是不行了。你放下繩索,趁著靈童還沒帶人趕來堵住咱們的退路,下去逃命吧。」 book18.org

雲霞仍望著下面蠱宗總壇殘留的廢墟,沒有回頭,而是在山頂冷風之中道:「我逃了,你就死定咯。這世上能解掉紫金蠶寒毒的,只有我和素娜兩個女人。」 book18.org

袁忠義故意做出固執語氣,道:「那樣解毒,不過是多拖累你和我一起死罷了。藤花,你也跟著雲霞去吧,你們遠遠逃到沒人知道的地方,不要……被蠱宗找到。」 book18.org

藤花早已將一切賭在他的身上,瞥一眼他的表情,心領神會,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擠出幾滴眼淚,哀聲道:「袁哥,我……這條命都是你救的,解不了你的毒,我寧願陪你一起死在這兒。南疆這邊全是蠱宗的地盤,素娜動了殺心,我們就算下得去這座山,又能逃到什麼時候呀。」 book18.org

雲霞咬牙切齒地盯著下面,憤憤道:「你和素娜交手,她武功和你比如何?」 book18.org

「她不是我對手。但她好像懂什麼邪功,迷得我有些情難自已,她在體內藏了一條紫金蠶,引誘我心火大動,結果……就被叮了一口。」 book18.org

雲霞轉身,走到他旁邊,忽然掏出火神鼬,向下一甩。 book18.org

那紅毛畜生立刻聽著她的哨音,電光般張開嘴,尖銳的牙齒緊緊貼住了袁忠義的咽喉。 book18.org

她一把將藤花拽到自己身邊,用蠻話大聲道:「貼昂婭,這會兒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起來傷到你,你告訴我,之前你們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book18.org

藤花臉色霎時變得一片蒼白,她頂著一頭冷汗,顫聲道:「阿妮米,你……這話是啥意思喲?我們騙你,難道你姐姐也會騙你?」 book18.org

雲霞的眼中又是一陣迷茫,輕聲道:「我不知道,可我覺得……總有哪裡不太對勁。藤花,我覺得你特別怕他。如果你們真是要成婚的夫妻,不該這樣才對。現在你不必怕他了,你要是想說,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book18.org

藤花看向袁忠義,口唇微微顫抖起來。 book18.org

袁忠義平靜地望著她,目光淡定,就像喉頭那隻火神鼬並不存在,紫金蠶的毒也不會要了他的命似的。 book18.org

素娜就在山下,敖思耳很快就會帶著人馬堵住他們的退路。 book18.org

就算有繩子,袁忠義真的還能全身而退? book18.org

藤花沉默下來…… book18.org

雲霞緩緩道:「貼昂婭,你不說,是心裡有鬼麼?」 book18.org

藤花忽然笑了起來。 book18.org

她搖了搖頭,「我不說,是因為我覺得你實在是太蠢了。」 book18.org

雲霞的臉色頓時變了。 book18.org

「你姐姐都被人肏成了那副樣子,你卻連自己害怕都不敢承認。」藤花放聲大笑起來,指著她道,「什麼不對勁,你就是怕了!你以前都是靠毒,根本沒親手殺過人!你殺了兩個,就怕了!你嚇破膽,不想再報仇,就想來找我的不是。你是不是還打算割了袁哥的頭,下去栽贓給我們啊!」 book18.org

「好!」藤花厲聲喝道,拿出那把崩了刃的匕首,「你先割了我的頭吧!算我看錯了人,沒想到你是這麼一個膽小鬼。你帶著我們倆的腦袋下去,去找素娜認錯吧。看看素娜會不會放過你!我和袁哥先去巫魔地獄等你!」 book18.org

雲霞一愣,向後退了半步,有些惱火地瞪著她,道:「可這一切難道不是太巧了麼?」 book18.org

藤花指著袁忠義道:「那袁哥現在中毒也是為了上來騙你的屄咯!下頭開弓射他的,都是配合我們演戲咯!你愛救不救,我的男人,不要你管!」 book18.org

她一把掙開雲霞,過去趴下,撕開袁忠義領口,露出肩頭的蛇毒傷口,低頭就用力吸吮,將仍然發出淡淡青光的毒血用力吐在地上。 book18.org

袁忠義摸了摸她的頭髮,看向雲霞,柔聲道:「我不知道你們在吵什麼。要是因為救我的事,那雲霞,你不要聽藤花的。她離了我就不能活,才會逼你救我。你不一樣,你現在走還來得及,去吧,你有火神鼬保護,能逃掉的。」 book18.org

雲霞抿緊嘴唇死死盯著他,想從他的眼裡看出什麼。 book18.org

可什麼也看不出。 book18.org

那既是袁忠義,又是狗子。 book18.org

以雲霞的年紀,她哪裡能真正識破。直覺的示警,已經是她的極限。 book18.org

她怎可能知道,藤花其實早已經跟袁忠義綁在了一起。 book18.org

袁忠義若被蠱宗擒住或是殺掉,藤花也免不了萬毒齧體的酷刑。 book18.org

雲霞深吸口氣,蹲了下來,「北邊的,你武功到底有多好,我心裡沒底。你給我個回話,你解了毒,能不能殺出條路?」 book18.org

袁忠義微微一笑,深吸口氣忽然低頭一吹,那火神鼬哀鳴一聲,翻出數尺,在地上滾了一圈,才四足踏定立住。 book18.org

那畜生火氣不小,張嘴就要去咬他腳踝,雲霞伸手一捏,揪住它後脖子皮,塞進了腰間皮囊。 book18.org

「你不必給我解毒,我靠凈血丹和內功壓住,一樣能帶你們殺出去。只不過……稍危險些罷了。」袁忠義偏不開口求她救命,坐起拍了拍背後的土,拉過藤花一吻,將她唇上殘血舔入口中,嗔怪道,「今後不准再這麼莽撞,這毒要是厲害,將你毒死,你這不是叫我心疼麼?」 book18.org

藤花撫摸一下唇瓣,低頭道:「蛇毒我才敢吸,別的什麼,我也沒膽子下嘴。」 book18.org

此時凈血丹的效力已經發揮出來,連噬毒蠱分泌的催情體液也被壓下,那條一直頗為滑稽昂起的陽物,總算軟軟垂下。 book18.org

所幸紫金蠶的毒性也是陰寒一路,凈血丹輔助之下,《不仁經》漸漸流轉開來,將毒性壓住。袁忠義臉色好轉一些,向下拉拉衣擺,道:「這次是我大意,中了素娜的邪媚子功夫,沒能控制住情慾。把繩子備好,咱們這就下去吧。」 book18.org

雲霞摸到頭上,拔下銀釵,從中一捻,捏出一根細細的針,她握住他的腳踝,一針刺入三陰交,左右一轉拔出,看上面血痕泛著慘碧光芒,搖頭道:「不行,這樣下去碰上敖思耳,你死不要緊,我也會被他們抓住。如今怎麼……也是撕破臉了,除了救你,我也沒別的辦法。」 book18.org

她扭臉看向藤花,「你可莫要覺得我是在跟你搶男人。」 book18.org

藤花連忙點頭,「絕不敢,絕不敢。」 book18.org

雲霞緩緩吐出口氣,雙手放在丹田之前,閉目調息。 book18.org

藤花心裡焦急,卻不敢催,只好在旁不住觀望袁忠義氣色。 book18.org

袁忠義已經發現凈血丹不足以將紫金蠶的毒全部解掉,噬毒蠱也早已用盡全力不再生效,不知躲去哪裡休息,分泌出的那些毒素和催情體液,倒是被凈血丹洗了個徹底。 book18.org

此時不需要動手,他能用全部內力壓制毒性,情況倒是還好。 book18.org

就是時候一長,藥效過去,餘毒發作,他可就沒辦法再裝出淡定自若的模樣。 book18.org

藤花等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有些焦慮,疑惑道:「雲霞,你……還沒好麼?」 book18.org

雲霞並不理她,片刻之後,吐一口長氣,才睜開眼蹙眉道:「你催什麼。你真當我屄里的水喝一口就能解毒麼?我要先運五毒陰經,將藥力催入陰津才行,這是秘密,本不該說的。你就會瞎問。」 book18.org

袁忠義暗道一聲好險,原來素娜最後那句竟然還是誘敵,他若真上當去強行日她來嘗試解毒,此刻就算把她肏泄了,也是一命嗚呼的下場。 book18.org

這麼看來,等五毒陰經到手,還真要儘快讓藤花吃著草藥學會才行。他身邊如今最可靠的,就只有這個失去一切僅剩下他,不得不陪他到底的小蠻女。 book18.org

袁忠義望著雲霞,故作赧然道:「可我那東西被咬了,雖說抹了些傷藥,止住了血,還是隱隱作痛。這能辦事麼?」 book18.org

雲霞將一頭青絲往後一挽,做成個斜辮垂在肩頭,忽而一笑,明眸中浮現一股醉人媚意,嬌聲道:「能不能,看我的本事咯。」 book18.org

話音未落,她手掌一抬,在領口一抹,繩結鬆開,那對開小褂登時敞向兩邊,露出軟酥酥白馥馥沉甸甸圓溜溜的一雙俏奶兒,半邊乳暈恰藏在衣襟之中,奶頭若隱若現,煞是誘人。 book18.org

袁忠義心中一盪,胯下一熱,竟真的緩緩翹了起來。 book18.org

他微微皺眉,道:「你也會素娜的媚功?」 book18.org

「我要接她的班,她的功夫自然都要傳我,這也是自小練的,怎能不會。」雲霞語調愈發嬌媚,將身上東西放下,站起雙手撫摩著腰肢兩側,輕輕一扭,鬆開系帶的皮裙便順著光滑的大腿往下掉落,她將裹著胯下的布扯到手裡,一聲媚笑,丟在袁忠義臉上,道,「她的你也聞了吧?」 book18.org

袁忠義點了點頭,跟著心中一震,明白了問題所在。 book18.org

「這上面有巫門勾搭男人用的藥,蠢人,素娜的屄布你也敢聞。」看藤花急忙將那條布巾拿開,雲霞哼了一聲,道,「慌什麼,我又沒用。我還沒和靈童成親呢。別個男人,蠱宗也不准我勾搭。」 book18.org

她也知道事不宜遲夜長夢多,不再多說廢話,眼波流轉媚態橫生,那雙滑嫩手掌在袁忠義胯下一搭,便靈巧捏住了已經硬起幾分的龜頭,口中嗓音越發柔細,道:「你們北邊的女子喜歡管男人叫郎君,那我以後便叫你北郎,好不好呀?」 book18.org

袁忠義陽氣下貫,鬥志昂揚,這種時候的男人,怎麼也會比平常好說話些。 book18.org

更何況此刻自己才是有求的那個,他便點頭道:「你喜歡,便隨你高興。」 book18.org

「那,北郎,我要你立下重誓,此生此世絕不會背叛我。」雲霞撫摸著他龜頭的傷處,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那股被叮咬後的隱隱刺痛,竟漸漸消失,「我本來可以一生享受一個男人的專情,真要偷偷漢子,也沒誰敢說。我今後跟著你,你們北人有本事的,都要三妻四妾娶一大堆,你可不能叫她們欺負我。」 book18.org

挑在媚功生效之後說起這種事,倒也算是精明,袁忠義故意做出已被誘惑的樣子,乖乖跟她一起念出萬毒齧體之誓。 book18.org

反正,袁忠義這名字都是他隨便起的,誓言這種隨便說說的東西,他也從未放在心上。當年在孫斷面前他什麼毒誓沒發過,最後死的那個,可不是他。 book18.org

等誓言說罷,雲霞似乎完成了什麼很重要的儀式一樣,將他一推,按倒躺下,屈膝蹲在他身上,道:「你已經是我的北郎,那,我這就來給你解毒。等你毒解了,再來為我殺光這些叛徒。」 book18.org

袁忠義微微抬身,老實不客氣地掏出她半藏在衣襟里的酥乳,擺出色慾攻心的模樣,輕搓著頂上突起嫣紅,喘息道:「我被毒成這樣,就算不為你報仇,也決不會放過他們。你不久就會知道,什麼叫無毒不丈夫。」 book18.org

雲霞的唇角向上勾起,對他語氣中的陰毒似乎格外滿意,她舔舔唇瓣,握著雞巴在自己那一線媚縫上緩緩磨擦,道:「那更好,我不喜歡你做好人,你越毒,我就越愛。你能毒到殺掉素娜,殺光這些叛徒,殺掉飛仙門那些母驢,今後……我就和藤花一樣死心塌地跟著你,做你這大毒蟲的母蟲子,為你生崽,生一堆小毒物,好不好呀?」 book18.org

最後那句她嬌聲問著,兩根手指挖進牝內,也不知在什麼地方一摸,捏出一隻小蟲,放進木盒裡面。 book18.org

袁忠義禁不住背後一緊,暗道這雲霞倒也不是真的毫無心機城府。她明明知道媚功和牝戶藏毒蟲的本事,卻不曾對他示警。瞧上來後她趁機發難的樣子,保不准就盼著他栽在素娜手裡,好逼問藤花。 book18.org

幸虧之前種種事情他都讓藤花親手參與,染了一身同胞血腥的她,已經沒有背叛他的餘地。要真只是尋常脅迫,這一關他八成要折戟沉沙。 book18.org

「北郎,嗯……你的……這根雞巴,也太大些咯……」雲霞往下沉腰試了試,眉心皺起,忍痛道,「你這樣讓我脹痛,我哪裡流得出水喲。」 book18.org

袁忠義估計一下時間,敖思耳他們騎馬繞行過來還要些時候。他們就算到了,想鑿出踏腳放手的地方上來也不是易事,應該不必擔心被騷擾。 book18.org

他將上衣一解,攤在背後,雙手將雲霞一抱,翻身將她換到下面,道:「這就是你不懂了,這樣大的寶貝,等你過了痛勁兒,便會嘩嘩流水,你想停,都停不下來。」 book18.org

「是麼?」雲霞雙手一罩乳峰,卻在指縫裡露出紅嫩奶頭,直勾勾望著他,妖嬈道,「那我交給你就好咯?我可不費力了。」 book18.org

「你忍著就好。」袁忠義已經落下心病,明明見她方才取了防身蟲子,仍一邊吻著她乳頭,一邊將手指先一步鑽入膣口,左探右探,東摸西摸。 book18.org

雲霞唇角一撇,嗔道:「你還摸啥,當我屄里是蟲子窩麼。沒啦。」 book18.org

他仍一直摸到肉滾滾圓鼓鼓的宮口,才算是徹底放心,以他的調情手段,掩飾倒也容易,選著女子最敏感的幾處用力一挖,喘息道:「我又不是找蟲,我這是幫你出水呢。」 book18.org

這指頭挖得確實快活,雲霞眯起眼睛一哼,兩條緊湊結實的大腿,便夾住了他的手腕。 book18.org

暫時還不能確定元陰會不會對解毒效果造成影響,袁忠義為了保險,不敢打她的其他主意,就只是施展渾身解數,將她萌發春情轉眼從星星之火變為熊熊烈焰。 book18.org

等口中乳蒂變得又硬又翹,手指挖掘濕漉漉唧唧作響,他發覺凈血丹的藥效正在過去,不敢再等,雙手分開雲霞膝窩架在肘間,向前一伏,便讓她嫩股大開,腰臀上舉,一線嬌紅牝戶微微張口,露出瑩瑩粉肉,晶瑩剔透。 book18.org

他將痛楚已消的龜頭頂在滑溜好似抹油的蜜縫上,先緩緩向前一滑,在絨毛包裹的小豆兒上輕輕撞了一下。 book18.org

雲霞嬌哼一聲,雖還在發著媚功,卻能看出那棕色眸子中閃過一絲緊張。 book18.org

他望著她的眼睛,回抽,前頂,滑出濕溜溜的屄肉,仍在陰核上磨了一磨。 book18.org

她皺了皺眉,跟著嫵媚一笑,面頰上浮現出小小的可愛酒窩,嬌聲道:「北郎,你再不快些,可來不及解毒了。」 book18.org

袁忠義俯身在她唇瓣上一吮,柔聲道:「可你若不快活,不是更解不了。」 book18.org

「差不多了,屄里……早都痒痒上咯。」她倒不忸怩,雙腳在兩邊一蹬,抬起裸胯在他腰上撞了一下,「風吹屁股,涼嗖嗖的,早濕透了,你還等什麼嘛……」 book18.org

「好。」袁忠義伸手捻住她嬌紅乳頭,身軀一挺,那條粗長陽物,便分開緊湊水路,長驅直入,只一下,便將細長肉洞徹底撐滿,還粘著圓鏡膏的雞巴,倒像是給她破瓜的地方順便上了層藥。 book18.org

也不知是圓鏡膏有效,還是蠱宗的媚功了得,雲霞只咬唇悶哼一聲,就抱著他的胳膊,肩背抵地,微微抬高腰臀扭動嬌軀,裹著那條肉龍一口口嘬著。 book18.org

見她不怎麼疼,袁忠義也鬆了口氣。要是破瓜太過難忍,連累陰津不出,那凈血丹效力過去,紫金蠶餘毒發作,他又要大頭小頭一起痛。 book18.org

輕搓乳頭,腰杆擺了幾下,袁忠義忽而感覺不對,這細嫩油滑的小屄眼子裡頭,怎麼好似有股暗勁兒,像條軟綿綿但頗為柔韌的肉筋,繞著他雞巴頭一圈一圈纏上來,他往外抽,那股勁兒就往裡唆,他往裡頂,那股勁兒就往外推,進出之間,龜頭陣陣酥麻。 book18.org

要不是藤花天生一個蜜螺寶牝給他練出了本事,在這淫媚陰功之中,他可堅持不了多久。 book18.org

雲霞嬌聲呻吟看他轉眼肏了百餘下,那水汪汪的眸子裡,浮現出幾分佩服,輕舔唇珠,喘息道:「不愧是……老把藤花日得吱哇叫的男人。素娜……還總要給她男人吃焚身蠱,才能養得住妖蠱王,你……光憑自己就有這本領……我倒也……沒選錯人。」 book18.org

「這也是媚功的一部分?」袁忠義其實早就爽得後腰發麻,不得不垂手輕輕按住她陰核,飛快挑逗輔佐。 book18.org

熱騰騰硬梆梆的雞巴唧兒一下撞在花心,雲霞渾身一酥,媚眼如絲,呻吟道:「嗯,我要給你解毒……就得……運著這功夫。你可……再忍一下,我、我……唔……應該就要……出來了……」 book18.org

袁忠義揉得更急,對一旁干吞饞涎的藤花使個眼色,請她幫忙。 book18.org

藤花如夢初醒般身子一震,急忙在旁跪坐下來,伸手就去揉雲霞的胸脯。 book18.org

那小巧奶子正因袁忠義的動作飛快搖晃,握在她手裡,也陣陣蕩漾好似要脫逃出去的小兔。 book18.org

藤花情不自禁攥緊幾分,攥出雲霞一聲痛哼。 book18.org

雲霞瞥了她一眼,忍不住道:「你稍輕些哦,我都還沒懷崽,你要給我擠出奶來麼?」 book18.org

但袁忠義卻敏銳地發覺,她實際挺受用的。剛才被那一攥,不僅媚功的勁兒陡然頓了一頓,最裡頭那團軟中帶硬的屄心兒肉,都跟著哆嗦了一下。 book18.org

他略一猶豫,手指換成將陰核捏住,雞巴埋在深處小幅磨弄,忽然用力一擰。 book18.org

「啊喲!」雲霞雙腿一翹,短促尖叫一聲,可一身媚功正運著沒停,聽上去痛楚不過三分,倒有七成像在發騷。 book18.org

她抬腳蹬在他胸前,蹙眉道:「你做啥妖啊,痛!」 book18.org

「我知道痛,可你的水兒,好像更多了啊。」袁忠義一陣亢奮,另一手握住她腳踝往旁一拉,身子一聳,在她屄里狠狠一撞,指尖掐住陰核又是一扭。 book18.org

「呀啊——!」雲霞皺眉撇嘴,看著的確頗為吃痛。可這次,她沒再抱怨什麼,反而咬緊下唇,眼神閃爍,似乎十分疑惑。 book18.org

藤花雙目一亮,握著她巧乳的雙手頓時用力,再次攥緊。 book18.org

「嗚唔唔唔……嗯嗯……」雲霞唇瓣內收,緊緊抿住,鼻後漾出一串婉轉起伏的嬌媚哼聲,本還在踢的腳掌,也跟著繃直不動,只剩下足尖微微顫抖。 book18.org

看她胸口那片白膩都泛起紅光,袁忠義精神一振,忍住那一口陽氣憋在會陰,漲得馬眼傷處都滲了血,噼噼啪啪頂得她嬌軀亂顫,同時手指卡住陰核上方的細嫩外皮,就是一通花樣蹂躪。 book18.org

藤花也興奮得嬌喘吁吁,修得頗尖的指甲不覺掐入到雲霞腫脹乳頭之中,左右扭轉。 book18.org

雲霞雙手攥住兩側雜草,心頭一片混亂。她畢竟沒真和男人交合過,只知道頭一遭會痛。她隱約覺得不應該是這種痛法,最開始被日進來那下明明已經脹過了。 book18.org

可身上確實越來越燙,撐滿的屄肉中央酸軟欲化,眼見就連丹田氣都跟著亂了。霎時間,她眼前一花,頭頂一陣眩暈,情不自禁便昂起頭,衝著漆黑夜空哽咽般長吟出口。 book18.org

胯下嫣紅花唇抱緊仍在出入的陽物,縫隙之上一股陰精噴出,淋在袁忠義陰毛從里,那狹長蜜壺,也隨著她極樂丟精,湧出一大片稀溜溜的陰津。 book18.org

這股淫水果然與尋常女子不同,一接觸雞巴,便有一股清涼氣息絲絲縷縷滲入。 book18.org

袁忠義知道這是救星,當即往深處一插,趴下壓在雲霞身上,粗喘著等她流完。 book18.org

那些清涼氣息一入血脈,便順著經絡快速蔓延,噬毒蠱藏得更深,似乎對這頗為畏懼。 book18.org

而那些被他真氣強行壓制著的殘餘寒毒,終於如冰遇驕陽,轉眼消融。 book18.org

雲霞緩緩攤開四肢,大腿根的筋仍在微微痙攣,她垂目望向袁忠義,喃喃道:「吶,應該已經好咯。你這嚇死人的怪物,轉去……戳藤花的屄吧。我奶頭痛,屄里屄外都痛,我得……歇一會兒去。」 book18.org

「你既然收了媚功,那我再讓你泄幾次,自然就不痛了。」袁忠義還差幾分火候就要出精,哪裡肯放她走,將她身子側擺,躺下從後面提臀一頂,就又跟她連到了一塊兒。 book18.org

這次沒了媚功助陣,雲霞那嬌嫩牝戶便遠不如蜜螺那麼銷魂,他就算還差不到二分火候,只要收著,一樣能將她日透。 book18.org

藤花雖然也慾火如熾,但她還惦記著安全,戀戀不捨在雲霞乳頭上擰了一把,便去崖邊兩端張望。 book18.org

敖思耳的人馬還沒攔截過來,但這邊素娜似乎不願再等,幾個精壯苦工拿來收拾廢墟的鐵鎬,叮叮噹噹在崖壁上開鑿,似乎想弄出攀爬的坑洞。 book18.org

藤花見袁忠義還在享受,便找來山頂石頭裡較大一塊,估摸一眼位置,推了下去。 book18.org

咕咚一聲悶響,石塊砸落在地,但崖壁下凹上凸,正在忙碌的蠻子都輕鬆躲過了石頭。 book18.org

這一塊石頭搬來砸下去的功夫,雲霞又被袁忠義拍打著屁股日升了天,雪白臀肉都有些紅腫,可濕漉漉的肉屄里,淫蜜汩汩不絕,被粗大雞巴攪成了一片白沫。 book18.org

一直讓雲霞泄了七八遭,乳房屁股都被玩弄得又紅又腫,側躺在那兒唾液都出了嘴角,袁忠義才低喘一聲,心滿意足放開精關,一下下噴在哆哆嗦嗦的花心上。 book18.org

陽物抽離,那一線飽滿肉縫自然合閉,大概是內里腔子縮得慢了,推出一股氣來,讓那小牝發出噗嚕一聲,噴出一大片白漿,流過還在微微發抖的屁股。 book18.org

袁忠義運功檢查一番,發現毒性已除,噬毒蠱歸位,除了馬眼裡那個傷口微微作痛,一切都已如常。 book18.org

他看向雲霞,心知這蠻女一旦離了媚功,就在他屌下走不出三合,而即便她發動功法勾魂攝魄,他也已經拿住她的要害——知道她越痛越歡,天生一個賤胚子,對這樣的女人,他十五歲就能玩到她尿一床。 book18.org

如此一來,雲霞大可以後慢慢炮製,讓她知道點邊角,也不會再起反叛之心。 book18.org

而當務之急,顯然還是前後包夾要圍殺他們的蠱宗。 book18.org

仔細一想,袁忠義就知道素娜的自信究竟從何而來。 book18.org

這五毒陰經的解毒法,靠強姦拿不到,須得雲霞主動運功才能成事。 book18.org

素娜心裡,多半還認為雲霞是受了袁忠義的脅迫或者蒙蔽,那這次在山頂上,就是個供她想清楚的機會。 book18.org

可惜啊,素娜大概是算不到,袁忠義靠著迷心蠱和楊花蠱,生生造出了一個無法撼動的人證。而雲霞那點直覺引發的疑心,也被藤花關鍵時刻的表演徹底消弭。 book18.org

那麼,按道理,此時此刻,就該是素娜最大意的時候。 book18.org

那兩條化血蛇已死,紫金蠶就算還有,袁忠義也一定會先拿木棍好好搗搗她的屄。 book18.org

他過去探頭望了一眼,素娜果然已經回了帳子,將外面交給了女護法督娜指揮。 book18.org

應該是做好了四散追查抓人的準備,敖思耳帶走的人馬占了多數,督娜身邊除了鑿山的苦工,就只有二十多個蠱宗弟子。 book18.org

袁忠義略一沉吟,果斷回身,過去將一股真氣送入雲霞體內,幫她力氣恢復,迅速為她穿好衣物,沉聲道:「咱們還有機會抓到素娜,你敢冒險試試麼?」 book18.org

雲霞摸了一把下身,略顯惆悵地望著看不出什麼血絲儘是淫汁浪液的掌心,輕聲道:「哪裡還有機會?我看……咱們還是趁著敖思耳沒攔截過來,早早逃命吧。」 book18.org

「不想為你一家報仇了麼?」 book18.org

雲霞身子一震,不語。 book18.org

「想想你姐姐,想想你做出的犧牲,今日這個機會,錯過恐怕就不會再來了。」 book18.org

雲霞微微低頭,親手殺掉同宗下屬後就淹沒了七分的恨意,總算又抬起了頭。 book18.org

她咬了咬牙,道:「你說,怎麼做?」 book18.org

袁忠義叫來藤花,迅速交代幾句。 book18.org

雲霞側目望他,片刻之後,才輕聲道:「你果然是個土裡埋的蠍子……」 book18.org

袁忠義笑道:「我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但也絕不是什麼真正的好人。素娜險些讓我沒命,我不出了這口惡氣,那今後怕是要睡不著覺的。」 book18.org

雲霞起身站定,道:「好,我就冒死跟你演這一場!麥素忒說到底不過是她素娜養的狗,狗死了,放狗咬人的,也不能饒過!」 book18.org

她和藤花並肩快步走到崖邊,探頭小心向下看了一眼,鑿山壁的事情並不順利,苦工都已離去,僅剩下督娜還領著那些弟子提防著這邊。 book18.org

藤花馬上將長索捆好,雙手握定,對雲霞點了點頭。 book18.org

雲霞過來將袁忠義用繩子綁好,在腰上打一個活結,道:「這能撐得住咱們兩個麼?」 book18.org

「不成問題。」袁忠義看向藤花,道,「慢慢松,不要慌,這是活扣,就是半路出岔子,我解開就是。」 book18.org

藤花肅容點了點頭。 book18.org

雲霞看藤花把繩索在石頭上繞好長度,雙腳踩住石根,做好準備。她把袁忠義帶到崖邊,低頭一看,微感眩暈,定了定神,才雙腳踩著他的後背,和繩索一起降下崖邊。 book18.org

月明星稀,火把映照,不久,督娜便看到了他們兩個,快步帶人過來,指揮他們張弓搭箭,仰頭望著雲霞的裝束道:「是聖女麼!」 book18.org

雲霞深吸口氣,大聲回應:「是我!這中原惡賊已經毒發身亡了!我不必再受他逼迫,督娜,快去請蠱師,這惡賊身上似乎有些寶物。」 book18.org

不必督娜去喚,素娜便已掀開帳門走了出來,抬手示意諸人不要放箭,道:「阿妮米,你就算是受人逼迫,也不該那麼狠心吧!麥素忒的事,你得給我一個交代!」 book18.org

雲霞咬了咬牙,看最後這段已經不高,鬆開繩子跳下,抬手接住袁忠義,拉開繩結往前一扔把他丟在地上滾了幾圈,道:「我受人蒙蔽,犯了大錯,甘願去教主那裡,受你們責罰。」 book18.org

素娜望向袁忠義,忽然拿過一張弓,對著他朝上的後背就是一箭射了過去。 book18.org

雲霞心中一緊,幾乎驚叫出來。 book18.org

但那一箭射入背中,袁忠義紋絲不動,並運足《不仁經》,通體青紫恍如凍斃,已經不剩半點破綻。 book18.org

雲霞這才暗暗鬆一口氣,道:「吶,死得透了。要不是他懷裡揣著些古怪東西,身上也有異狀,我就不把他費勁帶下來了。」 book18.org

素娜終於相信袁忠義已死,但她仍不肯自己過去,而是揮了揮手,讓督娜過去檢查。 book18.org

袁忠義不會龜息功,真被按住經脈查驗心臟,必然矇騙不過。 book18.org

但他也不需要矇騙到那個時候。雲霞方才的一丟,已經讓他距離素娜很近。 book18.org

督娜過來剛一拉住他的手,要找腕脈去把,就覺手臂一麻,已被廣寒折桂手擰住。 book18.org

剎那間,袁忠義暴喝一聲,騰空而起,帶著猝不及防被制住動彈不得的督娜,大鵬般撲向素娜。 book18.org

素娜應變極快,抽出身邊弟子腰間彎刀,毫不猶豫揮斬出去。 book18.org

一聲慘叫,血光漫天,被袁忠義當作肉盾人質的督娜,被這一刀斬斷纖腰,分作兩截。 book18.org

這刀本是要將袁忠義也一起斬死。 book18.org

可袁忠義早就料到素娜不會顧及督娜死活,最後關頭之前,就已將人質一蹬,使出醉仙步的上乘身法,瞬息翻越過素娜的頭頂。 book18.org

不等落地,他反手一招望月掌拍出,《不仁經》運至極限,真氣澎湃,猶如一塊巨大冰岩,當肩砸下。 book18.org

素娜一口鮮血噴出,被他打得單膝跪地,半身寒僵,不能再起。 book18.org

袁忠義落地擰身,毫不猶豫將素娜拉到身前,嘎嘎兩聲,用廣寒折桂手卸掉了她雙肩關節,旋即一扣她咽喉,用蠻話喝道:「都不准動!」 book18.org

眾人望過來的同時,雲霞無聲無息欺近,抽出蠱宗弟子一把彎刀,寒光連閃,轉瞬之間,便砍飛了數個腦袋。 book18.org

火神鼬一聲嘶鳴,飛奔而出,一口口咬在周圍弟子身上。 book18.org

猩紅遍體,雲霞望向素娜的陰狠眸子中,已不再有半點迷茫。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