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俠 第十章 曉暮

簡體

第九集衝刺中,大俠助拳! book18.org

另外在此再次重申一遍,一代大俠這本書是我自嗨程度超過鎖情咒的一本。 請防禦能力不足的朋友酌情觀看。 book18.org

多謝~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另有《都市偷香賊》第九集將於阿米巴星球發布。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忠義,這……這青天白日的……怎麼……怎麼可以!」杜曉雲大吃一驚,垂手就去撥袁忠義的胳膊。 book18.org

可他是精熟此道的,順勢一抽扯掉腰帶,雙手往上一抱架住她胳膊,不給她去抓裙腰的機會。那苗條身子哪裡掛得住寬鬆裙褲,登時便落在地上,亮出兩條又白又直的長腿。 book18.org

他順勢一摟她腰,將頭拱進她懷裡,往那柔軟胸乳之間隔著衣服一通胡吻亂啃,粗喘道:「姐姐,你不是願意與我做夫妻麼,那你證明給我看,青天白日又怎麼了,我對你的心意,天地可鑑,我才不怕。」 book18.org

「這……這哪裡是怕不怕的事!」杜曉雲亂了陣腳,被他胡亂親吻,心軟了,身子軟了,渾身上下,不知不覺哪裡都軟了,「忠義,我願意……可……可也要看時候地方啊。」 book18.org

「這裡又沒旁人。」袁忠義摟緊不放,張嘴咬住一扯,拉開她衣襟,對著脖頸下的凹窩舔上去,含糊道,「姐姐,我還沒好好看過你呢,叫我好好看看你……看看你吧。」 book18.org

杜曉雲那淺薄的江湖經驗根本派不上用場,連著兩日被他吻來吻去,覺得此刻要繼續掙扎有些遲了,可要是就這麼順從了他,又實在羞得渾身發燙,通體如焚,顫聲道:「忠義……姐姐……我……不是……這樣……」 book18.org

袁忠義手腳何等麻利,她這兒幾句話沒說利索的功夫,肚兜的帶子也已經被他摸進後背扯開,嘴唇一滑,便爬上潔白玉丘,一口含住了還微微有些發腫的奶頭。 book18.org

「忠義……」杜曉雲身子如遭雷擊般一僵,眼中泛起一陣水光,「你……你就……這般著急麼?」 book18.org

「嗯,姐姐,我……我可已經忍了整整兩夜。」他說幾個字,便舔一下顫巍巍的乳尖,「我……我頭一晚便……見到了他們如何待你的殘忍,我心疼啊,姐姐,你這樣嬌花一樣的好人兒,是該有男人好生憐愛的呀……」 book18.org

他故意在此時提醒了她失身之夜的慘痛,果不其然,當即就叫她渾身一緊,面色發白,半晌說不出話。 book18.org

這種大好機會,袁忠義豈會錯過,他手口並用,轉眼就將杜曉雲身上衣衫剝得乾乾淨淨,陽光灑在白羊兒似的身上,在細絨體毛上鍍出一層金邊,分外好看。 book18.org

「姐姐,姐姐,」他一聲聲喚著她,唇碰奶頭手撫乳,另有二指繞去臀下,撥草尋溪,「咱們來做夫妻,咱們做了夫妻,此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你來為我生兒育女,我好好學武,來為你報仇,我去做杜家的上門女婿,以後……以後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天……就交給我來撐。」 失去了主心骨的空落精神驟然被硬塞來一截木頭,杜曉雲渾身微顫,終於還是含淚抱住袁忠義的頭,俯首哽咽道:「你……你就當真……不在乎麼?你……你摸摸,我……我連那種地方……都被人戲弄了……」 book18.org

溺水之人,有木必抱,又哪會去想裡頭是不是藏著毒蛇呢。 book18.org

袁忠義當然知道那邊會摸到什麼,那一個個小辮子,還是他耐著性子親自梳上去的。 book18.org

但此刻自要裝作不知,手指一碰,順著摸索一陣,倒抽一口涼氣,他將杜曉雲往前一推,低頭就要去看。 book18.org

「不行!」杜曉雲羞恥至極,尖叫一聲急忙蒙住他眼睛。 book18.org

「杜姐姐,我來為你解開,這種事情……本就該是你夫君我該做的啊。」袁忠義把她掌心拉下到唇邊,溫柔一吻,望著她道,「你受的羞辱,就像是鞭子抽著我,姐姐,我比你還痛……來,你到這兒坐下,儘管交給我吧。」 book18.org

他說著起身將她轉抱到椅子這邊,按她坐下,抬起她雙腳搭在兩邊。 「嗚……」杜曉雲急忙雙手掩住腿心,陽光正面潑來,讓她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是裸在了無數眼睛之前,口中不由自主喃喃道,「不行,忠義……不行……」 「姐姐,拿開,這裡沒有別人,只有我和你,拿開吧,你能放開,才能不再痛苦。把這些骯髒的難過的,都丟給我吧。」他沒有強拿開她的手,就只是柔聲不住說道,同時用口唇輕輕撫弄著她緊繃的大腿內側。 book18.org

「忠義,」沉默良久,杜曉雲終於夢囈般輕聲道,「你……你真就……一點都不介懷麼?」 book18.org

袁忠義用面頰貼著她的股間肌膚,柔聲道:「姐姐,實不相瞞,我……我過往當書童的時候,也……也仗著自己模樣俊俏,偷過主人家的丫鬟。你並非清白之軀,可我也不是什麼在室童男呀。」 book18.org

杜曉雲唇角一顫,雙手幾乎捏住掌心的那些陰毛,「男人與女人,又不能一概而論。」 book18.org

「那是在世間俗人心裡,在我心裡,姐姐合該與男人相當。而且……我偷丫鬟是主動,你……你受羞辱卻是被迫,算起來,還是我的清白丟得更不知廉恥。姐姐莫要嫌棄我才是。」 book18.org

「你……凈會說我愛聽的,男人三妻四妾,從來都天公地道,女人……就連守寡改嫁,也少不得被指指點點。我的清白……豈能和你的是一回事。旁的不說,我……我……」她滿面紅霞,遲疑片刻,才艱難道,「我要有了……有了身孕,連誰是孩兒父親都不曉得,忠義,所以……所以你就再等等吧。你容我來了月事,確認無恙。否則,就讓我先將胎兒墮掉。我已……已要用殘花敗柳之軀做你妻子,又怎麼能……再為你產個不清不楚的孩子。」 book18.org

知道女人心思細膩,到了心中動情便不自覺會想得長遠,袁忠義微微低頭,在她手背上連吻數下,才柔聲道:「姐姐,早殺胎兒對女子身體損害極大,你陰關被破,我豈能讓你再冒那種風險。我今日非要與你做夫妻,也有這層考慮,有了今日的歡好,將來……真要有了孩兒,我便將其視若己出,決不多想。姐姐,你還不肯體諒我一片苦心麼?」 book18.org

杜曉雲被抬起雙腳時連鞋襪都被脫去,此刻身上不著寸縷,僅有陽光如金色紗衣披在胸腹之間,這種情形,若再去矯情羞恥與否,似乎早已遲了。 心中的酸澀終究還是漸漸湧上的蜜意取代,她的胳膊哆嗦了一下,緩緩抬了起來,放在兩邊的扶手上,緊緊握住,同時,閉上了雙眼。 book18.org

嬌美的牝戶不僅暴露在袁忠義的視野中,也暴露在了破爛屋頂投下的陽光里。 溫熱的金光中,捲曲的毛髮下,柔軟的陰唇花瓣一樣閉合在一起,被照映出透亮的淡紅色澤。 book18.org

他喘息著湊近,用指尖輕輕往兩邊一拉,花瓣綻放,藏在裡面的粉嫩蕊芯跟著暴露出來,明亮的光照下,那軟嫩的粉肉害羞一樣往內一縮,擠出一點晶瑩閃耀的蜜露。 book18.org

深深嗅了口氣,聽到杜曉雲羞恥的哼聲,袁忠義才伸出手,將那故意弄成特別不好解的辮梢拿在了手裡。 book18.org

他的手故意貼得很近,為她解開的時候,指節不住觸碰在桃花源口的媚肉上。 只不過到了這時,杜曉雲心裡的羞恥都已經接近麻痹,徹底放鬆了四肢,癱軟在椅子上,又成了任他擺布的模樣。 book18.org

但這次她是完全清醒的。 book18.org

沒有藥。 book18.org

只不過是靠一些甜言蜜語和隨手布置,他就讓一個英姿颯爽的俠女赤身裸體躺在陽光下的椅子上,張開雙腳露出屄,像個不要臉討主人歡心的丫鬟一樣,擺出了淫蕩的架勢。 book18.org

心裡的得意,幾乎快要滿溢在臉上。 book18.org

袁忠義並不太擔心被看到此刻的笑意。 book18.org

不僅是因為杜曉雲緊閉著眼還蒙住了臉,也因為他已經解開了所有的小辮子,用手掌溫柔地將那些陰毛梳理到了上方,露出了再沒有任何遮掩的嫩牝。 這樣,他就有了藏匿表情的地方。 book18.org

他湊近幾寸,張開口,吐舌舔了上去。 book18.org

「啊!」杜曉雲驚叫一聲,果然馬上睜開雙目,「忠義!你……你幹什麼!」 「姐姐,你不是嫌自己髒麼?」他鼻尖貼著微凸的陰核,口唇依舊埋在膣口外,粗喘道,「我來為你弄乾凈,以後,我要讓這裡都是我的味道,姐姐……你是我的。」 book18.org

「那也不能……不能舔這種地方呀!」杜曉雲急忙垂手去推他的頭。 可此時她已經渾身酥軟,那條舌頭在屄縫攪來攪去,舔得她腰後一陣陣翹麻暢快,纖細十指壓住袁忠義的額角,卻怎麼也使不上力。 book18.org

「姐姐,咱們要做夫妻啊,夫妻,怎麼會互相嫌棄。姐姐的屄又嫩又香,好吃得很。」袁忠義貼著陰戶一通含糊低語,同時雙手麻利解開腰帶,扯掉了自己的褲子。 book18.org

情慾亢進,他那條雞巴,早已猙獰揚起,猶如一個紫紅棒槌。 book18.org

「可……可那是……嗚……你……我……」杜曉雲腦子已成了一鍋肉粥,水米肉香混在一起,蒸得她渾身脫力,只覺小腹深處一陣緊過一陣,一陣酸過一陣,一陣癢過一陣,陰津潺潺滲出,與舌頭攪進來的唾沫轉眼混在一處,難分彼此。 她陰關已破,袁忠義又是對付女人的精熟老手,指捏乳頭舌舔陰,不多時,便弄得她悶哼不住,突的屁股一挺,嗚嗚泄了一遭。 book18.org

「姐姐,可是快活了?」他帶著一下巴晶亮蜜汁抬頭,故作欣喜問道,「你泄了好多出來。」 book18.org

杜曉雲羞得說不出話,扭頭將大半通紅面孔埋在手肘間,只嚶嚶呻吟。 袁忠義當然不肯就這麼奸進去便宜了她,身子一挺站起,柔聲道:「姐姐,我怕你傷到,你也幫幫我吧。」 book18.org

杜曉雲一怔,微微抬頭側目,紅著臉道:「我……我怎麼幫你?」 book18.org

袁忠義柔聲道:「姐姐你看,這寶貝如此大,要是不仔細潤濕了,生生往裡闖,姐姐不是生過孩兒的婦人,多半要吃痛的。」 book18.org

杜曉雲蹙眉道:「我自小習武,吃些痛……不打緊的。」 book18.org

袁忠義湊近親她一口,她知道他嘴上有自己下體的東西,本想躲開,可又覺得不妥,加上面頰被他捧住,只得呻吟接下,「可我不捨得啊。」他吻了片刻,放開她舌尖,喘息道,「姐姐,你就幫幫我嘛。」 book18.org

心性較高的女子,大都較吃男人擺小撒嬌這套,袁忠義從小磨著三個姐姐長大,風流快活也喜歡找成熟些的女子下手,要吃定一個杜曉雲,還不是易如反掌。 book18.org

「要……要怎麼幫你?」她滿面不解,輕聲問道。 book18.org

「塗點唾沫,唾沫一沾,那寶貝就滑溜溜的,即便進去,也不那麼痛了。」 「是麼?喔……」杜曉雲眉心緊鎖,猶豫半天,抬手用指頭在嘴裡吮了一口,跟著,把沾了唾液的指頭,小心翼翼放在袁忠義的龜頭上。 book18.org

看她臉上羞得,一副血要噴出毛孔的樣子,袁忠義肚裡好笑,嘴上賣可憐道:「姐姐,這可不成,你抹了我還沒進去,就風乾了。」 book18.org

「那、那要怎麼辦嘛!」 book18.org

「姐姐,你想想我剛才怎麼給你抹的,你不舒服麼?姐姐,你也叫我舒服舒服吧,求求你了。」他捻著她雙乳嫩尖兒,一口一個姐姐地叫著,心中一陣恍惚,仿佛真的又多了一個姐姐出來,唇角不覺便浮現一絲微笑,眼底柔情也逼真了幾分。 book18.org

杜曉云為難至極,她其實頗為愛潔,哪裡肯用嘴巴去舔男人撒尿之處,可袁忠義如今快要成了她的天,再加上方才確實是自己便溺之處被舔在前,這句嫌髒,便怎麼也不好意思說出口來。 book18.org

「姐姐,姐姐,我好漲,你快幫我親親吧。不然,我……我可要忍不住硬往裡闖了。」 book18.org

陽光正好,袁忠義估摸杜曉雲膣口那些蜜露可不禁曬,這會兒八成已經乾了,便故意催促道。 book18.org

杜曉雲果然不知道輕重,咬牙道:「你……你就硬闖吧,姐姐練武的,身子壯實,吃得住痛。」 book18.org

「哦,那姐姐你要是疼得厲害,就告訴我。」他伸手將她往椅子邊抱了抱,那白桃一樣的好臀半邊懸空,毛茸茸的果裂也綻開在他胯下。 book18.org

以前偷丫鬟,他沒少用春凳鞦韆之類的東西助興,馬步分開姦淫個通透毫無壓力,更不要說如今不仁經在身,就是一口氣從青天白日干到明月高懸,活活把女人乾死,也不在話下。 book18.org

他有心要讓杜曉雲知道厲害,壓下肉棒之後,深吸口氣,將真力運入任督交匯之處,血脈受催,那條陽具登時搖晃著又大了幾分。 book18.org

接著,鴨蛋大小的龜頭刻意選了個不太順暢的角度,猛地往裡一壓。 「嗚——」 book18.org

女子膣口本就是身上數一數二的嬌嫩,杜曉雲之前的傷並未徹底痊癒,此刻被他有意蹂躪,立刻悶哼一聲雙腳繃直,疼得皺眉眯眼,緊緊咬住了下唇。 袁忠義急忙抽身而出,蹲下湊近她微微顫抖的壺口,貼上雙唇輕柔舔了幾下,起身道:「姐姐,我弄疼了你是麼?」 book18.org

杜曉雲此前也沒想到大腿根中央能跟被木樁子釘進來一樣漲裂難忍,見他對自己身上沒有半點嫌棄,略一猶豫,終於還是輕聲道:「那……那還是讓我……給你抹點唾沫上去吧。」 book18.org

袁忠義臉上一喜,湊近椅子前一踮腳,將粗長陽物遞到她臉前,「那就有勞姐姐了。」 book18.org

杜曉雲紅著臉蹙眉抬手,先給他把龜頭附近都仔細擦拭一遍,看著那黑黝黝的馬眼愣了會兒神,這才開口墊舌,繞著那大蘑菇頭輕輕舔了起來。 book18.org

「嗯嗯……好舒服……」 book18.org

其實刺激也沒多強,但杜曉雲這樣的女子,肯婉轉唇舌伺候,就已是絕大的心靈享受,袁忠義自然樂得誇獎幾句,權作鼓勵。 book18.org

她對情事較為懵懂,說是塗唾沫,便認認真真地抹,一團團口水用舌尖唇瓣摩擦染上去,不一會兒,就將大半條雞巴都舔得油光鋥亮,幾點唾液都垂落下去,蜘蛛似的拉長成絲。 book18.org

袁忠義也沒指望從她嘴裡享受到多少吹簫樂趣,見好就收,看她已有些不願再舔,便順勢一抽,柔聲道:「好,姐姐,那我這就來了。」 book18.org

「嗯。」杜曉雲鬆了口氣,緩緩靠到後面,帶著幾分茫然,望著自己胯下烏毛叢外,那一寸寸逼近的碩大陽物。 book18.org

袁忠義稍稍卸去幾分真力,讓陽具略收幾分,跟著握住肉莖,用濕漉漉的龜頭貼著陰核款款摩擦,十餘下後,才沉腰捧臀,緩緩送入。 book18.org

這次他用的角度順暢,力道溫柔,唾液淫汁混合一處,滑溜溜一裹,便將龜頭吞進了大半。 book18.org

還是很脹,但確實不怎麼痛,杜曉雲咬唇望向正盯著交合處的袁忠義,心中百感交集,隨著體內一股股漲滿填塞的感覺傳來,她知道,自己就這樣成了他的女人,成了一個,三天前還素昧平生的男人的女人。 book18.org

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忍耐著,閉起雙眼,不再去想身上熱辣辣的陽光,不再去想胯下暖融融的酸脹。 book18.org

今後,一切就都交給他吧…… book18.org

袁忠義慢條斯理地搖晃著身軀,不徐不疾地刺激著杜曉雲的情慾。 book18.org

交合之後,他有了頗為可喜的發現。看來女子對他動心動情之後,不僅愛欲更容易濃烈起來,陰元的恢復似乎也要快些,這不到三日的積蓄,倒是已經夠讓他賺個一天。 book18.org

也就是說,杜曉雲這樣的女子只要往身邊帶上三個,起碼可保性命無憂。 而且,動情女子在陰關已破的情形下,回復多少陰元都是手到擒來,他才款款抽送百餘合,就見她通體酥紅,一雙赤腳蜷曲高抬,顯然又到了泄身當口。 這麼不堪玩弄的嬌軀,一夜擺平二、三十個也是輕而易舉。 book18.org

袁忠義心中得意,並不急著採收獵物,抵住花芯磨了幾下,將一次絕頂輕柔化為普通泄身,保住裡面噴薄欲出的陰精,好多將她把玩一陣。 book18.org

杜曉雲哪裡知道這些,只當他溫柔忍耐,是為了不叫她損傷太過,泄了之後,又正是滿心甜蜜柔情的時候,忍不住便道:「忠義,你……你不必太在意姐姐身子,姐姐挺壯的,你……還是不要這樣小心翼翼了,我看了……不快活。」 「姐姐說謊,方才你明明快活得很,屄肉都把我的寶貝吸住了,拔都拔不動呢。」袁忠義彎腰往她嘴上吸了一口,調笑道。 book18.org

杜曉雲滿面通紅,抬頭咬他肩膀一口,嬌喘道:「人家……心疼你啊。」 「可我也心疼姐姐,你說你陰關被破,我……我要是縱情和你交歡,真不會害了你麼?」他扶住她緊湊腰肢,稍稍加快了出入的動作。 book18.org

這一快,硬邦邦的龜頭撞在屄心子上,讓杜曉雲屁股一夾,登時美得叫了一聲,急忙掩飾道:「我……我哪有那麼不濟事。只要……只要不是陰元枯竭的時候還……還一直要泄,就不會脫陰。你……只管快些吧,不然……這青天白日的,萬一……萬一有誰來了,我……我可真沒臉再活了。」 book18.org

「那、那好,姐姐,我……我可要動了。」袁忠義伸手握住她雙乳,先將陽物送到最深,旋轉磨蹭,在那軟塌塌的花芯上一通按揉,擠出一片片清漿,「你若受不住,得趕緊告訴我。要是為此傷了你的身子,我……我可追悔莫及。」 杜曉雲已經滿肚子情意綿綿,那條嫩腔子裡到處發酥,酸癢得心尖兒直抽,莫說是傷了身子,就是真被他乾死在椅子上,怕也能含笑九泉,「你……你只管來吧……姐姐……受不住,會說的。」 book18.org

「嗯。」他眼睛一眯,將水淋淋的雞巴往外一拉,帶得嫣紅屄肉都翻出一截,跟著運足力道便是一夯,身子拍在杜曉雲大腿之間,讓整張椅子都吱嘎晃了一下。 book18.org

「嗯嗯……」她胯下濕漉漉的小騷肉結結實實吃了一下,美得雙頰生暈,偏頭靠在椅背上咬唇長哼一聲,媚態畢露。 book18.org

袁忠義登時性發,揉著那對兒奶子,貼在杜曉雲身上狂抽猛送,聳得她一身緊湊皮肉淫波蕩漾,才幾十下,小嘴便再也咬合不住,一口口叫喚出來,悅耳無比。 book18.org

狂干一番,他仍在最後關頭突然放緩,輕柔點幾下蕊心嫩肉,讓那股鑽心快活的滋味,隨著少許陰精緩緩流淌出來,不至於帶著陰元一起狂泄。 book18.org

杜曉雲已被擺弄得媚眼如絲,赤腳軟綿綿垂在兩邊,也早忘了陽光灑在裸軀上的羞恥,纖長手指到了情濃之時,忍不住便在袁忠義胸膛上胡亂撫摸。 這一趟泄過,袁忠義估摸差不多到了時候,再憋著積累幾遭,保不準會叫她當真脫陰,要真讓她就這麼快活到沒了命,可非他所願。 book18.org

正好他也覺得雞巴陣陣發酸,便將身子一撤,在杜曉雲發涼唇瓣上吮吻片刻,把她翻轉過來,雙手扒著椅背,屈膝跪伏,往外聳出雪白臀峰。 book18.org

「忠義……你這是?」她扭臉看他,略感不解。 book18.org

「換換姿勢,不然我怕姐姐腿麻。」他柔聲答道,雙掌沿著這體態下分外飽滿的臀弧走了一圈,往上一抬,蛟龍一個猛子扎入濕濘窄淵,頂得她一聲哎呀,低頭咬著手指不再說話。 book18.org

捧著大桃兒抽送,袁忠義低頭望著她被扒開的肉谷之中,那個褐紅色的輪紋菊蕊,微微一笑,騰出一手在陽具周圍繞著蹭上一片粘汁,指尖頂著中央凹窩一轉一頂,鑽了進去。 book18.org

「嗚唔——忠義,你……你動哪兒呢?」杜曉雲當即嚇得挺起身子,兩瓣屁股急匆匆夾緊。 book18.org

但袁忠義抬手在她腰眼一按,輕輕鬆鬆將她按回原處,指頭插在穀道中與雞巴交錯進出,喘息道:「姐姐,我這是為了讓你舒服。你老實說,快活不快活?」 book18.org

他問這一句,手指和陽物飛快交替進出了足足幾十回合,杜曉雲後竅酸脹前庭酥癢,哪裡還答得出話,腳尖一勾,又小小泄了一次。 book18.org

但這次他沒有見好就收,一感受到她蜜貝內縮,腔道吮緊,便乘機再次加大力度,每次聳動,都像是要將她頂飛出去,拍打得臀尖轉眼就泛紅一片。 「呀、呀……啊……啊、啊、啊啊……」杜曉雲被頂得肩頸都探出到椅背之外,一身舒爽讓腦海發白,不自覺便張大嘴巴,氣也喘不過來似的斷續淫叫,聲聲春意盎然,比三月末的貓兒還要騷浪七分。 book18.org

性濃至極,陰元自泄,袁忠義將手指挖到臀縫更深,幾乎隔著腸肉扣住龜頭,被他指尖抵住的芯肉無處可躲,被堅硬龜頭撞得酥爛稀軟,膨大如花。 一股股陽氣逼入,早已殘破的陰關哪裡還抵受得住,杜曉雲一聲哀鳴,渾身緊繃,胯下花穴崩碎如墜地琉璃,一腔淫蜜恍如便溺失禁,裹挾著這些時日間努力恢復的稀薄陰元,一股腦涌了出來。 book18.org

袁忠義不必擔心被發覺,只在陽具根部暗暗運功吸納,暢快一番後,將雞巴深深一埋,貼著那顫動宮口便噴出一大股腥熱濃精。 book18.org

杜曉雲被那熱精一衝,陽襲陰虧,悶哼一聲,又在極樂之巔暈厥過去。 袁忠義看著她趴在椅子上的赤裸嬌軀,陽光被一層細汗反射,晶瑩剔透,臀眼剛剛被抽出手指,仍未及閉合,一綹金光恰好落在會陰上側,將那半開肛口照得紅嫩誘人。 book18.org

陰關已經不禁逗弄,可後庭花怎麼蹂躪,也絕不會害了性命,頂多是穀道開裂再也憋不住屎。 book18.org

只不過,她杜曉雲哪裡還需要擔心那個…… book18.org

袁忠義呵呵低笑一陣,拿過她肚兜將手指擦了擦,趁著陽物還未軟化,運氣一頂,扶著擠入到緊澀旱道之中。 book18.org

反正等她醒來,屁眼脹痛也只會當是被手指挖的,嗔怪幾句,也好應付得很。他揉著緊湊彈手的臀肉,樂呵呵將她後庭花也開了苞,慢條斯理弄了足足一刻,才抽在外面,對著她汗津津的脊樑射了一片。 book18.org

出去拎桶水進來,袁忠義不緊不慢將周圍收拾乾淨,肚兜上用水簡單一搓,運功凍成冰渣摳下,扔在太陽下攤開晾著。 book18.org

直到用濕巾子擦上顫巍巍的乳頭,杜曉雲才回過口氣,長哼一聲,軟綿綿醒了過來。 book18.org

見袁忠義身上已經穿戴整齊,而自己還一絲不掛,她頓時羞紅滿面,往他懷裡一鑽螓首,嗔道:「你……你怎麼也不給我穿上衣服。」 book18.org

「姐姐身上還沒擦乾淨,帶著污穢穿衣,姐姐該不高興了。」袁忠義柔聲哄道,在她胸前足足擦了一盞茶功夫的濕巾這才往上爬到她頸側,為她洗凈面頰耳根。 book18.org

「這種時候……我哪裡還會講究那麼多。」她嘆息般說了一句,挪腿踩地,身子一動,臀後熱辣辣一陣牽扯,讓她忍不住蹙眉道,「忠義,下次……下次可不許這麼挖我了。」 book18.org

「姐姐不舒服麼?」 book18.org

「當時……是舒服,可這會兒怪得很,屁股里夾了東西一樣,還刺撓的疼。」她並未懷疑到後庭花開的地步,望一眼外面天色,便催促道,「趕緊幫我穿戴一下,咱們這就走吧,入夜前得離了這座山才行。」 book18.org

女子直覺隱隱在示警,她看向外面,擔憂道:「忠義,我這心裡總覺得……害怕,好像還有什麼魔頭就在咱們身邊藏著。下山的時候,咱們可得千萬小心。」 book18.org

袁忠義微微一笑,挺胸抬頭道:「姐姐大可放心,如今我學了功夫,絕不會再讓姐姐受人羞辱,若有賊人,我來將他擋住,姐姐逃下山去求救,來日……為我報仇就是。」 book18.org

杜曉雲在他背後拍了一掌,「休得胡言,你我……你我才成了夫妻,你便要我守寡麼。真來了厲害的對頭,咱們……咱們並肩作戰,若敵不過,一起死在這裡便是。今生無緣……來世我再……再與你白頭偕老。」 book18.org

說到最後,她自己羞紅了臉,聲若蚊鳴。 book18.org

因為方才那話,無疑等於是前生後世的誓約。 book18.org

若此時沒有回應,女子還不知要如何羞窘,袁忠義將她往懷中一摟,低頭將她吻住,直到氣喘咻咻,才放開道:「好,那咱們這就下山。」 book18.org

「大哥的屍首,還是得靠你了。」出去找了一條麻繩,杜曉雲含淚將杜太白已經隱隱有些腐敗的屍身捆綁結實,扶到袁忠義背上。 book18.org

袁忠義親手處理的屍體少說也有近百人,多扛一個死鬼雖不算什麼,但路上多消耗的體力,保不准也是一個風險。 book18.org

他裝模作樣背起來,走出一段,便將氣息調亂,用內力逼出一頭冷汗,咬牙切齒做出忍耐不吭聲的架勢。 book18.org

他雖不說,此刻杜曉雲的心思幾乎全在他身上,又豈會視而不見。 book18.org

於是,攏共不過下了一段山坡,她就忍痛暫時割捨下了大哥的遺體,尋了一處陰涼地,做好記號,拜了三拜,說等與大嫂會合,多叫些人上來幫忙,再將屍身好好收殮。 book18.org

這下輕鬆了許多,袁忠義心中暗笑,觀望一下路線,指著通往另外兩具屍體的路,柔聲道:「姐姐,這邊白天下山好走些,咱們從這兒下去吧。」 杜曉雲嗯了一聲,默默挽住他胳膊,與他一同往下走去。 book18.org

若說心裡沒有半點不舍,那不可能,但要說袁忠義能因這點惻隱之心而放她一馬,更是痴人說夢。 book18.org

在孫斷手下連睡覺做夢都想著如何苟活下來的日子,已經為他鍛造出一副冷硬淫邪的扭曲心腸,那些日子中荒唐逆倫殘忍淫穢的種種行為,也讓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方仁禮」這三個字,徹底埋葬在這座山上。 book18.org

他已經盤算妥當,殺掉杜曉雲後,他便往西南那邊一路過去,到了兵荒馬亂的地方,他夜裡襲擊幾個女子,自然也不會有人在意,等解決了生存的危機,他便要將杜家從這世上徹底剷除。 book18.org

等杜家的後患盡數除去,他潛心苦修武功,悄悄潛回家鄉,暗中將方家周圍的親戚朋友,凡有可能認出他的,一個個除掉,等到那時,他就可以心安理得以袁忠義之名重新做人。 book18.org

至於到時要做什麼,就等一切塵埃落定,再去考慮好了。 book18.org

捧得越高,摔得越重,沿途袁忠義甜言蜜語細心照顧,將杜曉雲哄得心花怒放,情意綿綿,死了兄長的那些哀戚都被沖淡,看著倒像是個私下養了情夫好不容易盼到親老公死了的寡婦,該傷心卻傷不出來。 book18.org

杜曉雲陰元枯竭,身子虛弱,袁忠義又存心刻意溫柔體貼,兩人走走停停,路上還休息片刻吃了點帶下來的干餅。 book18.org

她嫌餅子干硬,他便打來溪水,為她掰碎泡軟,沒有配菜,便吃一塊吻一下,最後看她兩腿交疊磨蹭的樣子,怕是下頭流的口水比上頭還要多些。 book18.org

等過了最險峻的時候,扶著氣喘吁吁的杜曉雲,袁忠義打眼一望,天邊已能見到如托空紅蓮般的晚霞。 book18.org

晨起朝霞,便是曉雲。 book18.org

落日時分,便是暮雲。 book18.org

日升日落,雲起雲滅,天理循環。 book18.org

獨獨一個生命,在浩然天地之間,從來都不值一提。 book18.org

正所謂,天地不仁。 book18.org

求天地,不如求己。 book18.org

他面上露出一絲殘忍的微笑,攙緊杜曉雲的胳膊,扶著她柔聲道:「杜姐姐,我記得沒錯的話,轉過此處,就有一條小溪,咱們可以將水袋充滿。」 杜曉雲見天色已晚,心裡有些著急,強打精神道:「好,喝些清水,咱們之後就別歇腳了,再這樣,咱們怕是到不了最近的村子。」 book18.org

「嗯,那我就多出些力。」 book18.org

說話間,袁忠義已扶著她轉下山坡。 book18.org

杜曉雲一直警惕著周遭動靜,剛一下到溪邊草皮,就身子一震,猛地攥緊了袁忠義的手臂,「等等,忠義,那邊……那邊有個人。」 book18.org

袁忠義望過去,有點意外,翠兒的屍身竟然已經不在溪水中央,而是被拖進了溪邊一叢長草中,只露出一雙被泡到發白腫脹的腳,其中一隻,還被不知什麼猛獸咬掉了半個,白森森露著骨頭。 book18.org

他內力深厚,視線也比此刻虛弱不堪的杜曉雲銳利得多,但還是裝著樣子將她放開,邁過去幾步小心翼翼探頭看一眼,道:「啊喲,是……是個死人,還是個年輕姑娘。」 book18.org

杜曉雲聽是死人,心裡反倒安定幾分,鬆開已經攥緊的拳頭,快步走了過來。 袁忠義背對著她冷冷一笑,將長草揮臂撥開,口中道:「杜姐姐,這姑娘好可憐,咱們是不是把她屍身埋了啊?」 book18.org

杜曉雲蹙眉走近,定睛一看,頓時如遭雷擊,慘叫出口:「翠兒!」 翠兒仰面朝天一絲不掛攤開在草叢裡,身上的嬌嫩皮肉已經被吃去了將近七成,面頰被啃掉一半,內臟被掏空的乾乾淨淨,若不是還有小半張臉在,怕是真認不出原本是誰。 book18.org

袁忠義心道好戲才剛開始,可不能叫你就這麼暈過去,忙一個箭步過去扶住她,顫聲道:「杜姐姐,是你認識的人?」 book18.org

杜曉雲搖搖欲墜,強撐著不倒下,滿臉冷汗道:「這……這是……是我大嫂的……貼身侍婢。」 book18.org

袁忠義大叫一聲糟糕,顫聲道:「這……這杜夫人……莫非……」 book18.org

「快,快在周圍找找!」杜曉雲這才慌張叫喊出來,可舉目四望,到處皆是陌生山林,一時間茫然無措,只覺心灰意冷,恨不得乾脆就地死在此處。 袁忠義一拉她胳膊,「走,咱們往那邊找找。」 book18.org

他已經沒興趣再多加掩飾。他知道,這會兒杜曉雲根本沒有心力來懷疑他什麼。 book18.org

他就要在最適合的地方,解決掉杜家的另一個後代了。 book18.org

「這邊,這裡有散落的衣服!」袁忠義很快找到了杜夫人殞命的那棵樹,指著地上的各種痕跡喊道,「杜姐姐,你認認,這是你嫂嫂的衣服麼?」 杜曉雲越看越是絕望,喉嚨中腥甜上涌,全靠袁忠義扶著才不至於倒下。 她打量了一圈,見地上有不少斷枝,心中一驚,緩緩抬頭,往樹上看去。 然後,她就看到了她的嫂子。 book18.org

赤身裸體,掛樹而斃,處處紫痕的蒼白皮肉上,已有大片蒼蠅飛來飛去。 氣血翻湧,一絲猩紅從唇角垂下,杜曉雲悶哼一聲,終於抵受不住,暈倒在袁忠義懷中。 book18.org

袁忠義低頭靜靜望了暈厥的她片刻,臉上綻開了一個愉悅的微笑。 book18.org

夕陽如血,潑灑在他這個笑容上,讓他那張本頗英俊的面孔,透出一股來自地獄惡鬼的味道。 book18.org

接著,他抽出杜曉雲的腰帶,運力扯成兩段,找了杜夫人屍體下的一段粗壯樹枝,將她手腳捆在一起,吊了起來。 book18.org

吊起之前,礙事的衣裙,自然也早就剝了個乾淨。 book18.org

然後,他脫掉褲子,把唾沫抹滿杜曉雲的膣口,將陽物緩緩擠進到柔軟的肉腔深處。 book18.org

他就帶著溫柔多情的微笑,一邊揉搓她的雙乳,一邊姦淫起來。 book18.org

他的動作很慢。 book18.org

因為他並不著急。 book18.org

他還要等杜曉雲醒來。 book18.org

她醒了,黑夜,才能真的降臨。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