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第二卷) (41-42) 作者:PNGONE

.

【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作者:PNGONE2021-4-27 发表于S8

第四十一章 一龙戏三凤(一)

我们两个又简单聊了一阵,我就下线了。

一连两天时间的等待,'西域男孩'那里并没传来任何回音。我心里暗暗寻思著,可能是这三个女人没有相中我吧。虽然当时心里有些可惜,不过却没觉得有太多失望。

这一天小磊给我打来电话,他在电话中不停地夸赞苏云超的妈妈,说什么中年美妇长得妩媚销魂,屁股很会夹人之类的话。总之小磊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只能嗯嗯的回复他。毕竟小磊的光顾的确可以为这个女人带来不少收入和快乐。

小磊说:“章哥啊,你同学他妈妈的屁股真带劲。我早就想草这样的女人了。干起来那叫一个爽。”

他说着说着便扯到了正题上。

小磊忽然问我:“哎,最近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我说:“感觉到什么?”

小磊说:“王总最近找咱们的次数少了。你感觉出来没有?”

我反问说:“她上个月找过你几次?”

小磊想了想说:“四次?五次?大概就这么多。以前都是十多次呢。”

我说:“上个月,王总根本就没找我。”

小磊忽然提高嗓音说:“你看看吧,果然有大问题了。王总恐怕又找了新欢了。”

我笑着说:“可能吧。人家是大老板。只要舍得花钱,大街上的帅小伙不有的是啊?”

小磊说:“这个骚女人。算了,没有她咱们可以继续找别的女人包养我们。”

我说:“你找到目标了吗?”

“还没呢?群里倒是有几个,不过我看着不来劲。我怕到时候硬不起来。”

我说:“看着没劲就别上了。浪费精子。”

小磊说:“不过还好。最近有欣欣给我败火。他不找就不找吧。”

“欣欣?欣欣是谁?”

小磊说:“你同学的妈妈叫崔雨欣啊。你不知道?我每次要射的时候就爱叫她欣欣。欣欣我要射你了。”

我奥了一声,原来苏云超的妈妈叫崔雨欣啊。

小磊聊得十分兴起,偶尔会跟我学几句他俩做爱时的淫荡腔调。我听了之后也不禁暗暗的想:苏云超他妈也真的够骚了。

小磊说:“章哥,你那个同学是不是跟他妈做了啊?”

我说:“没有吧。你听谁说的?”

小磊说:“我猜的。这么骚的女人不可能放过自己儿子。何况她儿子得了这个病,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院。”

我说:“你草的心还挺多的。做没做你得问问你的欣欣。”

小磊说:“嗯,明天我问问她。”

我说:“你整天在那里啊?”

小磊说:“没啊。我就上午去去啊。不过我准备这几天连着喂你同学他妈喝我的疙瘩汤。这个女人真是败火啊。”

我说:“你身上的火还挺大的。”

小磊说:“那是啊,自从郑爱琴滑胎后,我心情一直不好。这次有了欣欣,整个人又复活了。”

我打趣的说:“小心别再把这个女人的肚子再搞大”

小磊说:“不行了。这娘们吃药啊。她肯定不会怀孕的。不过这样最好,我可以随意开炮。”

我呆了呆没说话。

小磊继续说:“章哥,以后再遇见什么小媳妇,老阿姨啊。一定要通知兄弟我。我专门为各种老女人疏通下水道。”

我笑了笑说:“好的。以后再发现品相好的一定跟你分享一下。”

小磊说:“章哥仗义。”

聊完天后,我就挂了电话。

回忆著小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在心里只能默默对小磊说,对不起了哥们。有些女人我是不会跟你一起分享的。比方说陈玉,比方说你心心念叨的蔡玲。

不过刚才小磊的一番话,让我老二兴奋不已。他说,老逼宽松会疼人,耐插耐干很败火。我细细体味着,似乎有那麽点意思。

本想着晚上的时候去找蔡玲玩。可是下午的时候西域男孩便给我发来信息。他说,客户那边定下了。晚上在hg酒店等你。

我看到这个消息,心里着实有些紧张。一对三,这个活怎么干?怎么样才能把活干好?

西域男孩给我一些建议,大致上都是如何把握时间,如何拉长前戏。总之目的只有一个,让客户舒服了,自己才能赚到钱。

随后他给我发了几张客户的照片,都是她们出去爬山时的照片。

我看了看她们身后的景色,很熟悉啊。泰山嘛。她们三个一起合影微笑,从三个人的面相不难看出,她们三个的气质都很出众。她们的身材偏瘦,属于娇小型。从她们三人的长相上,我感觉她们应该是来自江浙一带的女人。

等我晚上来到了她们下榻的酒店房间,这再一次印证了我的猜测。她们三个有两个是江苏人,有一个是浙江人。

一开始,她们的说话音调我听不太懂。以为自己是在听外语。适应了一段时间后,她们才用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跟我交流。

这三个女人各自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那46岁的女人自称是花木兰。身高能有161cm。

那48岁的女人自称叫杨玉环。身高差不多也是161cm。

那个52岁的女人来自浙江名叫赵飞燕。身高有167cm。

她们三个长得都比较苗条纤细。在我面前,就像是三个小姑娘一般。

她们见到我笑的很开心,热情的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她们旁边。

花木兰很豪爽大方,每一次都是她代表三人跟我说话,那赵飞燕偶尔插几句嘴,杨玉环最沉默,几乎坐在那里一直笑。就是不说话。

花木兰问我今晚见到她们三个有什么感觉。我说很紧张,很兴奋。

花木兰笑笑,又问我说。你最多一次能坚持多久?

我说差不多半个点吧。

花木兰说,她们三个对我很满意。希望我对她们三个也能满意。这样才能在一起玩的嗨。

我问:“待会儿你们要我做什么?”

赵飞燕笑着说:让你做皇帝啦。你身体这么壮,今晚应该能满足我们三个。

我笑笑。老二有些鼓胀难耐。毕竟眼前这三个女人虽然半老,但是说笑间言辞十分撩人。

酒店这间屋子很大,是个豪华套间。足够我们四个人在这里一起折腾了。

花木兰说话的时候,用手不停地摩挲我的裤裆,摸着我那硬邦邦的大鸟,她十分喜欢和享受。

我说,你们三个要一起来?

花木兰笑笑说:“不是。今晚你要过五关把我们伺候舒服了,才能让你射出来。”

我问她到底怎么玩?

花木兰说:第一关就是舔我们的脚指头,第二关是舔我们的耳根。第三关舔奶头,第四关舔菊花。第五关舔鲍鱼。每一个人你都要舔到我们满意才能让你射。

我说:行吧。你们一个一个的来,还是一起上?

花木兰说,看在你这么壮的份上,我们一起来。

我说好吧。心想:这个活还是干的来。就算这样给她们舔一晚上都行。都省的我的子弹和体力了。

我当时一门心思集中在如何能拿到那十万块钱。至于客人要怎么玩,我让她们尽兴就是了。

赵飞燕让我脱衣服去洗澡,她们三个人穿着睡衣在床上看电视。

洗完了澡,我敞开了身体。花木兰笑着说,我就喜欢又高又壮的男人,顶的好舒服来。

我笑笑说,你要是让我顶你。我都怕把你下面顶坏了。

花木兰说:待会儿你伺候的好。满足你的这个要求。

我的金枪傲然挺立,神气活现。她们三个频频用手摸摸它的头,似乎是先提前感受下它的硬度。

好硬来。好大。

我的鸡巴龟头看起来有些发育畸形,属于横著长的那种。但是看在她们三个人的眼里却成了最靓丽的风景。

“你们把睡衣都脱了吧,我想看看里面。”

花木兰第一个脱掉,胸前两个桃子有些下垂,但是皮肤还算紧致。阴毛较少。我主要看得就是阴毛,只要那里森林少,舔起来就容易。

赵飞燕第二个脱衣服,他在我的面前还故意扭了扭屁股。被我一巴掌拍在上面。杨玉环的皮肤很滑,就是下面看着有些阴唇紧闭,不知道是唇肉太长还是刚洗完澡的原因。

杨玉环的逼最好看,几乎没有什么毛。阴唇很小,而且很肥。这样的逼吸吮起来比较有弹性。可以一口咬在嘴里。

我问她们说:“可不可以跳过第一关,直接去第二关。”

结果花木兰说,不可以。必须过五关才让你干。

我无奈的摇摇头,只能从脚指头慢慢舔啊舔。看在钱的面子上,我也是豁出去了。

我一边给她们舔动脚趾,一边用手慢慢挠她们的脚底板。我这么做,无非是要尽快让她们跳到下一关。

我一一为她们细细的舔过,她们三个人也不说满意也不说不满意。我就直接跳到了第二关。舔耳朵。

她们三个就静静的躺在那里,任由我压在她们身上舔。这一次我可以将腿和老二在她们三人身上慢慢磨蹭,一是让自己兴奋起来,慢慢享受。而是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

她们说是过五关,其实要求并没有那麽严格。我舔完她们的双耳,一般就顺势去咬她们胸前的桃子。有时候我会一边咬着花木兰的桃子,一手又去摸赵飞燕的馍馍。

这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手不够用了,嘴也不够用了。恨不能此时多生出来几双手就好了。

被我舔奶的过程,就是三人闭目享受的过程。她们叽里呱啦用我听不太懂的话交谈著。我只能听个大概,她们大致上在说自己家的生意又如何如何。

她们的话我虽然听不完整,但是知道这是三个很有钱的女人。她们喜欢我这样强壮高大的北方汉子。因为我的身子可以给她们三人的小穴带来更勐烈的撞击和快感。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舔的嘴巴和舌头都有些僵硬了。

这时候我就听花木兰笑着说:开始舔我下面吧,小洞洞都好痒了。

我俯下身去,第一个去舔花木兰的鲍鱼。

果不其然,花木兰的阴唇上确实流淌著一丝丝晶莹剔透的粘液。我将她的鲍鱼全部含在嘴里,让她发出自在销魂的呻吟声。

“好舒服啊,帅哥。就这样一直舔我吧。”

听到花木兰呻吟,杨贵妃和赵飞燕也坐到了我身边。她们一个伸手握着我的老二上下撸著,另一个则用嘴亲我的腰和屁股。

这两个人显然是刚才被我亲的燥热了。

慢慢来,别着急。我一个个的都把你们三个骚货伺候舒服了。这是我内心最深处的声音。

舔完了花木兰又舔赵飞燕,舔完赵飞燕再舔杨玉环。我现在没时间顾忌分给她们三人谁的时间多。

只是一头扎进她们的双腿间,卖力的吸吮著那一张张流着口水的小嘴。

她们三个很有默契的排列好屁股,一个个饱满丰盈的臀部向我噘起,等待着来自我舌尖的诱惑和安慰。

啊——啊——啊

三个人的菊花被我的舌尖依次扫过。那种快活刺激的放荡声久久回荡在房间里。

我做完这一切,感觉自己的舌头有些抽筋。实在转不动了。如果只是伺候一个人,兴许我还能忙活过来。可是要同时为三个女人亲吻,我的舌头就有些转不动了。

花木兰说:“帅哥你的大鸟看着真棒。以前干过多少女人?”

我腰间挺著那根硬邦邦的棍子,说起话来很有底气。我说:“好几个吧。怎么了?”

赵飞燕说:“我上个月找了一个跟你身材差不多的男人。他下面看着很大,但是搞了没一会儿就射了。不知道你这个久不久。”

我看了看赵飞燕,捏了捏她的奶头,说:阿姨不让我停。那我就继续干你。

赵飞燕笑着说:男人再强也有缴枪那天。不过,之前我睡得那个时间太短了。最长也就十分钟吧。一点不尽兴。

花木兰说:小帅哥,上来吧。我先替她们试试你怎么样。

我点点头,挺枪疾刺。

花木兰身形相对我来说很娇小。我勐地一枪捅进去,她就惊得瞪大了眼睛,随后深吸一口气说:我的天,太大了。感觉快插到我子宫里了。

【未完待续】

第四十二章 一龙戏三凤(二)

花木兰的小逼很小巧,看上去跟我老二的尺寸有些不相配。但是这只是看上去而已,我的龟头慢慢将她的阴道壁撑的饱满了,她的那张小嘴还是将我粗大的枪管吞了下去。

紧紧的吸吮着我的枪头,让我有种捅了一个小女孩的花骨朵逼一般。

“你生过孩子吗?”我问花木兰。

花木兰说自己没有小孩。所以下面水嫩紧致,对老二的压迫感很强。

“来吧,快草死我吧。”

花木兰此时有些翻着白眼。她在我强大勐烈的炮火攻击下,身子渐渐颤抖了起来。她在享受这种被我狂草的快感。

我看看一旁的杨玉环和赵飞燕。她们笑嘻嘻的望着我的汗珠慢慢挂满额头。

我勐地拔出枪头,轮到杨玉环了。

其实,这三个女人当中最令我感到兴奋的就是这个女人,她的逼微微有些红肿,像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的嘴唇。

狠狠插入其中,有些凉凉的,很是舒服。几秒之内,龟头感受到了两种不同温的阴道。

杨玉环不说话,就是看着我笑,她一笑,眼角皱起几条岁月打磨的细纹。看上去很成熟,很风骚。

“阿姨,你的逼里水很多。”

我用力的摩擦著,不大功夫,她的小穴里就溢出了不少湿湿的液体。滑滑的,凉凉的,让人想尿在其中。

我亲着她的嘴唇,她搂着我的背,静静享受着我的身体给她带来的一波波高潮。若此刻我不是在伺候这三个人,我真想就此射在杨玉环那红艳艳,肥嘟嘟的鲍鱼里。那感觉一定爽到飞起来。

可是此刻,我还不能射。我的工作不是享受和射精,而是用最少的子弹让她们达到更多的高潮。

赵飞燕摸着我的屁股说:感觉这个小伙子很强,比那个小王还会伺候人。

花木兰说:小王是李姐的相好,健身教练。鸡巴硬,也挺持久的。不过,这个帅弟弟更有劲,鸡巴顶到我里面很深。

赵飞燕说:“弟弟,待会儿轮到我了。”

我擦擦汗,说:你们怎么不找三个男人一起玩。

赵飞燕说:我们就喜欢同时玩一个。看你们明天提不上裤子。

我看看这个五十多的女人,心想,你们三个骚货这是要榨干我们啊?

我还没草够杨玉环,就被赵飞燕拽了过去。她主动的架起双腿,让我刺进了她的老穴。不得不说,赵飞燕的穴是最松弛的,毕竟她生过孩子,肚子上有一个明显的刀口。应该是剖腹产。

“阿姨生的是闺女还是儿子?”

赵飞燕深情的看着我说:生了个闺女。比你大,都快三十了。

我开玩笑的说:那我再送你一个闺女?

赵飞燕调皮的说:要是我年轻几岁,兴许可以。现在年纪大了,你办不到了。

我听了这话,心里有些不服气。人家隋琳也跟你差不多年纪,如今却想跟我生个宝宝呢。只是,我没有将这话说给赵飞燕听,说了人家也不信。

将赵飞燕压在身下用力的抽插著,脑海里渐渐想起了隋琳。若跟隋琳的颜值一比,赵飞燕差得远。身材也不行。

我的枪管在松弛的阴道里毫无压力,渐渐有些兴趣缺失。

我问道:待会儿我射给谁?

赵飞燕第一个开口说:射给我吧。

我说,今晚都射给你吗?

花木兰笑着说:不把我们都伺候舒服了,不准你射。

我说好,挺枪又捅进花木兰的小穴里。

她们三个跪在床上,每个人都朝我噘著腚,她们三个的小穴被我一览无遗。毛浓密一些的,毛稀疏一些的,肉穴干燥的,肉穴湿漉漉的。简直各有各的不同,一眼望去风景无限。

一枪挑三洞。干完一洞又插下一洞,如此循环,抽插不止。这时候就是个铁人,也快要累坏了。

“不行了,阿姨,我好想要射。”

我的长枪被三个鲍鱼轮番摩擦的有些想吐。

“好孩子,射给我吧。”赵飞燕开口,回头笑着望着我。她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母爱。那种渴求精液的声音,让我浑身打了个激灵。

我此时正在抽插花木兰,我说:阿姨你要不要啊?滚烫的精液。

花木兰摇摇头说:别射我里面。

我勐地抽出来,插到杨玉环屄里。同样的问了一句:阿姨,你要不要啊?

“你射吧。”

什么?我彷佛耳边出现了幻觉一样。没想到杨玉环也允许我体内射精。

赵飞燕还在一旁渴求说:射给我。我喜欢被男人射里面。

我再次拔出长枪,象征性的插了几下赵飞燕。然后掉转枪头,将早就憋不住的一枪精液全部注入了杨玉环的小穴里。

啊——

我狠狠抓搓着她的双乳,将全身的重量压向她翘起来的臀部。

“骚货,射你屄里,终于射你屄里了。这一刻真是天旋地转啊。”

我心里大声喊著。释放着兽欲。

杨玉环臀部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热滚滚的激流射到了阴道里,她忽然夹紧臀部,菊花都在颤抖著。整个人的腰身也剧烈的抖动起来。

隋琳和蔡玲都告诉过我,当男人滚烫的精子射进她们体内的那一刻,她们会觉得格外的舒服。那是另一番美妙的滋味。

赵飞燕拍了我屁股一下,说。孩子,怎么不射给阿姨?

我说:下一次射给你啊。这次没控制好。在她里面就想射了,没法再拔出来。

赵飞燕笑了。说我是个坏孩子。第一炮应该给她的。

简单休息了一会儿。花木兰又来了兴致,她从我缴枪之后,一直在等待我重振雄风。她还想要。

这时候花木兰躺在我的边上,搂着我的腰,跟我说着一些下流的话。她的一只手托着我的两个鸟蛋,慢慢的抚摸,希望它们快快助我找回男人的金枪。

“再给你一分钟,我想要。

我无奈的笑笑说,行啊。你帮我吹一下。立马就硬了。

花木兰嫌弃的看了我一眼,说什么也不会给我吹箫的。她是金主妈妈,怎么会给我这样一个服务的男人吹老二呢。是我想多了。

这时候,赵飞燕说:我给你吹吹吧。孩子。

我吓了一跳,赵飞燕看起来很慈祥的面容忽然朝我一笑,让我心中有种不顾一切的躁动。

我躺在花木兰怀里,赵飞燕在我腰间找到了小雀雀。

老二十分钟之前才吐过,虽然现在能够再次勃起,可是我还是想让它再休息一会儿。没想到,赵飞燕一口含住了它,这时的我如同掉进了温暖的海洋中,舌尖的浪花轻轻抚摸著龟头,让它一点点在赵飞燕嘴里变大,变粗。

“真是好孩子。现在已经老大了。”

我重新恢复了雄风,这都是赵飞燕阿姨吹箫的功劳。

我看着赵飞燕那张有些岁月的脸庞,忽然联想到了自己的大姨。小的时候,最最迷恋的就是自己大姨的怀抱。大姨的胸很大,每次她抱着我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开心。现在赵飞燕吸吮着我的老二,我也有种回到大姨怀抱里的感觉了。

好有味道的老女人。

越看赵飞燕,我越觉得小磊的那句话很对。老女人会疼人啊。败火最内行了。想到这里,我的老二蹭蹭的膨胀了起来。

第二炮的炮火显然我已经预留给了赵飞燕这个老女人。

又是轮番舔了一番逼。辛涩和苦咸的味道蔓延在舌尖,我的嘴里满是鲍鱼的味道,我不停的用卫生纸擦嘴。为了钱,我那一晚还是很拼。

等我们四个人再一次炮火激战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二点多钟。还有几个小时,我就解放了。

我渴望着第二轮炮火过后,自己能得到一定的休息时间。可是花木兰的一番话,让我的心彻底凉了。

花木兰说:今天睡了一下午,晚上睡不着了。小帅哥晚上好好听话啊。

我看看其余二人,她们也都精神饱满,似乎也不想干完就放我睡觉。

难道她们让我今晚一直这么干下去吗?真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我得节约体力和子弹。毕竟西域男孩早就跟我说过,一定要减少射精的频次。这样才有精力去伺候好客户。

我差点犯了一个大忌,今晚我不是来享受性爱的。我是来挣钱的啊。

如果我想一夜干三个女人,完全可以让隋琳给我安排。到时候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干累了就可以歇歇,睡一会儿,想干哪个女人就爬起来干谁。不用担心她们舒不舒服,只要自己爽了就行。

可是现在不行,我的任务就是伺候她们三个。客户现在正如狼似虎的需要我。我哪能就这样轻易缴枪射精。

煳涂,刚才我射精简直是煳涂。

可是那一次我已经憋到了极致,实在是不能再忍了。

其实,你完全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的性爱更持久。

这是西域男孩跟我说过的话。他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他的身体好,一夜七次郎都没问题。他的经验是现在的我最需要的。

伺候女人不一定要用力将她们每次顶到G点。你完全可以慢慢抽插,保持或低于自己平时的活动频率。这样你的时间就长了,她们着急就急吧。反正我就这个频率啊。

西域男孩的一些经验还是很有用的。

女人的逼,像什么。就像是一张嘴,一张吞精无数的嘴。这张嘴,你要充分挑逗它,而不是轻易让它吞掉你。

慢一点,再慢一点去喂它。喂它的时候不要想着它,要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我这样照做了。速度缓慢了下来。当然这个速度只有我自己能感觉到。

我用腾出来的手指去捣花木兰的阴蒂,去捣赵飞燕的阴唇。只用老二去安慰自己喜欢的杨玉环。

龟头滚烫,第二炮似乎已经无法再阻止了。我看了看时间,一点半了。时间很久了。

赵飞燕摸着我的小乳头,仰著头轻轻地看着我笑。这个老女人渴望受精的快感,而我此刻也希望能用精液注满她的老穴。安慰她,让她开心。

“阿姨,想要我的精液吗?”

“想要。孩子,射进来吧。射进阿姨的子宫里去。”

“阿姨的屄里很烫。” “对啊。快把精液射进来,给阿姨的逼降降温。”

“好啊。我憋不住了。”

“来啊,好孩子。长得真帅,阿姨好爱你。”

“阿姨,我真射了。”

“啊,快射进来吧。我感觉到了。射的真有劲。精子真烫。阿姨好舒服。”

“阿姨,我能趴你身上睡会吗?”

“行,孩子。你睡会吧。累坏了吧。就这么趴在我身上睡吧。”

赵飞燕紧紧搂着我的脑袋,很是满足的笑了。我的老二在她的老穴里有些萎靡,但是没有被她的阴道挤出来,我的巨根依旧是有硬度的。浓浓的白色精液从她的鲍鱼里溢出,流到了床单上。

可是此时的我却顾不上去管这些。善后的工作都是杨玉环在做。

我真的有些困倦了,只有通过紧紧搂着赵飞燕,我才能得到短暂的喘息机会。老二一点点在阴道里软了,我暗暗的告诉自己,不能滑出来,呆在这里面对我是有好处的。起码我能好好的歇一歇。

要不然,花木兰又要拉着我去干活了。 花木兰和杨玉环见我一直呆在赵飞燕身上,也不好说什么。我始终没有将长枪拔出来,我跟赵飞燕侧身躺着。享受着这片刻的安静。真的好珍贵。

约莫过了半个钟头,我短暂的困了一会儿。虽然还是有些倦意朦胧,不过比之前刚射精的时候有精神。

我拔出老二,精液哗哗的流到床单上。刚才我用枪杆堵著赵飞燕的鲍鱼,不知道有多少子孙流到了她的子宫。

她朝我笑一笑,很满足。因为她刚才一直在夹着我的老二,这段时间里,赵飞燕很享受被我捅著的感觉。

“你快去洗洗。待会儿回来好好伺候我。”花木兰是三个人中最活跃的,她的要求也是最多的。

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身子,龟头被温热的水流激了一阵,迅速的抬起了龙头。

“年轻的小家伙身体就是好。钢枪时刻不倒。”

花木兰望着我又勃起的老二,心里十分喜欢。

花木兰双腿一分,朝我招招手说:来吧,帅哥。上来耕地了。

骚货!

我暗暗骂了一句。这个叫花木兰的富婆实在是淫荡的很。

她虽然淫荡,但是承受不了几下就开始叫唤。似乎自己的小逼像是要被我撕裂了一般。

我不去理会这些呼喊声。认真的埋头耕地,顺便想着怎样在她屄里播种。

花木兰的逼,娇小但是里面很热。老二放在里面像是泡在一盆热水里,让人很想在里面撒一泡尿。

你叫什么名字?

我问她。

花木兰说,你问这个干嘛?

我说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喊着你的名字草你。这样我更勐。

花木兰想了想说,你叫我淑贞阿姨就行。

“好,淑贞阿姨。我要草死你了。”

“你草死我吧。能被你这么壮的小伙草死,阿姨很高兴。”

我说:你玩过多少男人?

淑贞说:没有几十,也有一百。都是帅哥。我喜欢被帅哥的大鸡巴插。

帅哥的鸡巴舒服吗?

舒服死了。

你就一次没被人内射过?

有啊。不过被内射了我得吃药。

我说,内射爽不爽?

爽啊。

我说,那我待会儿内射你。

花木兰说,不行。你别内射。

我说,你跑不了了。现在就射给你。我开始吓唬她。挑逗她。 不要,不要。

淑贞有些着急。

我狠狠的蹂躏着她的小穴,她就像被我的老二狠狠的钉在床上,根本逃不掉。

我说,那你要不要我的老二了?

她说:要。

我说,你要的话就得听我的。任我怎么做都行。

淑贞挣扎著说:不行。你别射里面。

我狠狠的草,就是不答应她。

赵飞燕和杨玉环在一旁抚摸着我的乳头,让我浑身血气翻滚。

这时候已经快半夜三点了。杨玉环慢慢有些困了,噘著屁股倒在一边。赵飞燕还在摸我,她觉得这一次还能在我这里榨取精子。

我不停的吓唬淑贞,说我马上要射了。吓得她四肢不停的挣扎。十分有趣。

被我吓唬了几次后,她才知道我一直都在吓唬她。随后我再故技重施,她也不那么反应强烈了。

赵飞燕捧着我的脸开始亲我的嘴巴。她的一条柔软的舌头不停的舔着我的牙齿和舌头。那股劲说不出的让我兴奋。

彷佛我这一炮应该射到这老女人的嘴巴里。

“快点干我。快点插。”花木兰似乎要达到高潮,不停的催促我加快频率。

我揉揉她的小阴蒂,让她舒服的死去活来。那种饥渴的声音更加强烈了。

“用力插我啊。我要大鸡巴。”

赵飞燕见我一直在乾花木兰,也兴趣缺缺的倒在一旁看着。

我回头问赵飞燕:阿姨我又要射了。怎么办?

赵飞燕笑笑,朝我噼开了腿。说:来吧,孩子。到阿姨身上射出来。

我看看那有些褶皱的小腹,再看看那阴毛稀疏的老逼。其实此刻在那里发泄出来也很不错,总比撸在花木兰的小腹上过瘾的多。

我擦擦汗说:好啊。阿姨。那我在你身上射。

说完将枪头拔出来。

花木兰一看我拔出枪来,有些意犹未尽说。不行,不能拔出来,继续干我啊。

我说,我要射了。不能射你里面啊。

花木兰说:算了,你继续干我吧。爱射哪里射哪里吧。

我看看赵飞燕的老穴,又看看淑贞的热穴。觉得还是先把花木兰喂饱了吧。这样三个人一人挨我一炮,也算公平合理。

我没有犹豫,继续挺枪插进淑贞阿姨的热穴里。

一进来,我浑身一颤。这逼里太特么热了。

“淑贞阿姨,你的逼里好烫啊。”

“烫吗?我觉得你的鸡巴才烫。不过越烫我越喜欢。”

“骚货,一会儿射一群小蝌蚪给你。”

“好。小伙,你快插我。摸我的奶子。”

花木兰不行了,她快高潮了。

女人要高潮的时候就爱说胡话。我很明白。

“我要把阿姨的逼草烂。”

我勐烈的捅著淑贞阿姨的小穴,巨大的肉棍像是真要将她完全刺穿。

啊——

好勐,好勐。

“快把我的逼操烂吧。求求你了。狠狠的草我。”

咕叽咕叽,我用力太勐。小穴里的液体和空气被我来回挤压的乱叫。

“啊,好爽。啊,好爽。阿姨恶逼快要被你插烂了。”

花木兰的逼确实被我干的有些红肿了。

我勐烈的搓着她的双乳,虽然小了些。但是能抓在手里。有种很小巧的别样风味。

她的双腿牢牢盘踞我的腰,一边被我干着,一边说着:“草死我,草死我。”

“淑贞阿姨,我要放炮了。”

“来吧,来吧。今天让你射里面。”

“骚货,日你妈。草。”

我浑身电流穿体而过,说不出的兴奋和快乐。

“不许拔出来。一直插在里面。把精子都射在屄里。”

“好。骚逼。都射给你。射给你。给你。”

我说话断断续续,每说一个词,炮筒里就向外射出一股激烈的炮弹。舒服而销魂。

射完之后抖三抖。

我抖了三抖,感觉炮管舒服了很多。淑贞阿姨一直死死抱着我,不让我拔出来。她也在学习赵飞燕。利用我老二的硬度,做最后的狂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