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第二卷) (16) 作者:PNGONE

.

【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第二卷)】

作者:PNGONE发表于S8

第十六章 陈玉复婚引怒炮

王云燕仰躺在那里,肉穴口微微蠕动,像是在喘息。那里虽然遭受了我的连番炮击,但是我看得出来,她还没有喝饱盛满。若我还有一腔热乎乎的精液,她依旧还能吃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下了床去清洗。

我问她,“怎么样。”

她说:“妈妈很满意。” 我不知道她满意我插她的过程,还是满意我那热乎浓厚的精液。

到了第二日,王云燕开车载我离开。临下车的时候,这个女人从包里拿出一沓捆绑的整齐的新钞。这一沓新钞中间有银行的白色捆条。我吓了一跳,知道王云燕有钱,可是没想到她这么有钱。

王云燕说:“宝贝,这些钱拿去买两套新衣服,再学个驾照。”

我说:“干妈,用不着这么多吧。”

她说:“怎么用不着?以后想吃什么就买点。只要以后你好好爱妈妈,妈妈什么都给你。” 王云燕说完,伸手在我脸上摸了一把,赞叹说:“儿子真帅。”

我激动的拿起钱下了车,我知道今晚她还要来接我回家播种,我们缠绵的机会才刚刚开始。

昨晚,我隆隆四炮让王云燕领略了我的腰腹力量以及满满的精子储备。我身体年轻,至于精液,那时候根本就觉得用不过来。

我喜悦的回到家中,进了门。我吓了一跳,只见陈玉在家里忙碌着做饭,看到她一袭紧身的黑色衣裤,饱满的后庭勾勒出无比翘挺的弧度,我下面瞬间有些发胀。

陈玉这个大屁股,啧啧,简直就是一个榨精盆地,又高又宽,外形还优美,让人一陷入就迅速进入快乐的天堂。

她带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着,见到我回来朝我笑了笑说:“你去哪了。我以为你早早就去上班了呢?”

我说:“出去跑了会步,锻炼身体。”

这时候才七点半左右,陈玉对我的谎言也不追究。她将做好的几个菜迅速端了上来。

我说:“姐,你怎么大清早过来了,也不提前给我说说。”

陈玉笑着说:“有什么好说的。这就是我家,我来这里还用跟你说啊?”

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玉说:,我知道。来,快吃饭吧,我看你昨晚都没回来,猜你也许是去谈恋爱了。”

我说:“最近确实找了个对象。”

陈玉说要看看照片。我说:“暂时没有,人家还上学,而且我们还在刚刚交往。”

陈玉捏了捏我的脸,并没有生气,她知道自己跟我不可能有结果。可我为了不让她更加伤心,只能暂时拿女朋友这个事情做挡箭牌,以后等我赚了钱,再给她补偿吧。

等陈玉收拾了碗筷,我从后面抱着她的腰说:“姐,以后可能晚上陪你的时间会少一点了。怎么办?”

陈玉说:“不要紧。你谈恋爱为主。姐还能跟她抢你吗?”

听着这话我心中难受,我知道陈玉心里也不好受。只是我半个月时间要给王云燕,剩下的半个月我只想好好陪伴陈玉。

我说:“姐,我这几天要去报名学个车。”

她说:“好啊!为了去看你那个在大学城的女朋友?”

我顺着她的话编了下去,说:“是啊,毕竟这里距离那边太远了。坐公交还得倒车,在路上要耽搁好几个小时。”

陈玉理解我,说:“行啊,你需要钱就跟我说,姐支持你。”

我说,“不用,我家里刚给了钱学车。”

我没有对她说我有快钱,怕她怀疑怕她伤心。也许我有女朋友这个事情不足以让陈玉伤心,毕竟我要恋爱结婚,我们两个从一开始就说得清楚。可是若让她知道我跟干妈出去睡觉,恐怕她心里会不好受。

我的手慢慢绕到她的大腿根那里,陈玉的胯宽,从后面一抱上去,无比的舒坦。再加上我的两只手抚摸着她的两条圆润丰腴的大腿,更加让我浑身热血翻涌。

我说:“姐,早晨来一次吧。”

陈玉说:“晚上吧。待会儿还有事情。”

我说:“晚上,我要去她那里。”

陈玉明白了,点点头,知道恋爱中的人有多疯狂。

她说:“那你什么时候陪我?”

我想了想说:“要不给她半个月,陪你半个月怎么样?”

其实,我说的“她”并不是指女朋友,而是王云燕。但是陈玉不知道。

陈玉笑了笑说:“看把你忙的,劈成两半都不够用了。”

我说:“对啊,狠不能多长几个老二,一下就把你俩都同时捅了。”

陈玉被我逗得哈哈大笑,显然她对我半个月半个月的提议很是满意。她说:“行,你去那边的时候,跟我说一声。不过,半个月就半个月。其余的晚上都得跟我睡。”

我说:“好!保证让你俩都高兴。”

陈玉听了这个话,脸上才慢慢露出喜悦之色。之前总觉得她似乎有心事,在想什么,现在等我把话说开了,她又恢复了以前的娇美。

女人就是这样,哄哄更乖顺。

陈玉本来说有事,我本来也说要学车报名。可等到我们吃了早饭,两个人腻歪在一起,嘴唇与嘴唇贴合在一起的瞬间,浓浓的火药味便开始蔓延到我们两个身上。一场激烈的炮战在所难免。

陈玉在我这里本就穿的不多,她连胸罩也没有穿,看得出她昨晚在这里睡的。可惜我不在,这种深深歉意,让我心里有愧。今天怎么说我都要好好弥补她,下午我再去母校的驾校报名。

陈玉也知道了我心里的愧意,望着我笑盈盈的。双手向上一抬一撸衣服,两个巨大饱满的白饽饽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还是熟悉的尺寸,熟悉的味道。我饿虎扑奶,一个猛子将她撞倒在床上,我身上的衣服还未脱去,只是想简单的压着她。

陈玉的身板跟我之前睡过的几个女人都不一样,她的身子似乎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她的骨盆宽阔,让我小腹和老二都能得到很好的支撑,她的腰身丰腴,扶在手里充满无限的神往。她的一对大白兔坚韧又不失柔软,含在嘴里嚼劲十足。她身上的气味骚邪,让我最容易沉沦。她的小穴肉厚Q弹,耐得住我猛烈的贴身轰撞,可以让我尽情释放心中的野性。在我心中,陈玉是一座完美的炮台。

陈玉就像一艘航母,我的战斗鸡在上面或者在下面都会感觉无比的安全和宽阔。昨晚跟干妈的四炮让我精液有些稀薄,我知道这次射到陈玉里面,她根本不会有事的。

我对她说:姐,这次你就不用吃药了,我们来点刺激的吧。

陈玉说好,她想看看我有没有本事将她的肚子搞大。我说:“一般人还真不行。毕竟你的肚子里以后只能盛放我的种子。”

陈玉笑了,笑的无比灿烂。她也渴望为我生孩子。我相信,以后她应该会有机会的。

我很快速的扒掉了她的紧身黑裤,露出了一条蕾丝紫色小内裤。陈玉知道我喜欢蕾丝系列,所以以后她买的全部是诱惑蕾丝类型的小内内。

我三下五除二褪去衣衫,露出了有些疲惫却钢硬的老二。陈玉跪起来,开始用嘴巴给我的龟头上涂抹润滑液,这是我们预热前必须要做的。就像是冬天发动车子后要让它空转摩擦一会一个道理。我的利剑也需要陈玉开始时不停地用自己的舌头来回擦拭。直到它变得光滑肿胀,锋芒毕露。

吧唧吧唧

一道道温暖的冲击波袭向我的大脑,让我浑身各处都变得麻酥酥起来。我闭上眼享受着陈玉舌尖带来的热辣。一丝丝一缕缕舒爽的感觉从我的两个肾游走到龟头。

我再一次觉得尿意朦胧,没错,我每次受到如此高强的刺激时,多少就会有点小便失禁。

陈玉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这几个曾经品尝过我玉液琼浆的女人感觉滋味如何。忽然我感觉到自己的两颗鸟蛋陷落,一股湿漉漉的暖流,迅速包裹住我的这两个小珠子。爽感爆棚。

我说:“姐,就这么给我含一会吧。”

陈玉不作声,牢牢吸住了我的两颗圆珠不松口。她不停地用自己的口水来回润滑他们,像是在给他俩洗澡澡。

我对两颗蛋蛋的感觉渐渐强烈了起来,他们被陈玉这样牢牢挤压温暖着,内部鼓胀的像是一座急待爆发的火山。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蛋蛋像是要舒服的要爆开了。

忽然,我捧住陈玉的脸蛋,将自己的大龟龟猛地插入她火辣的嘴唇里。温暖如春天般包围了我的老二。随后我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因为用力过猛我似乎感觉自己的枪头都触碰到了她的咽喉要道。

陈玉被我触及了咽喉,本能的干呕起来。她给我大腿一巴掌,似是在责怪我刚才太暴力的对待她。

我重新将老二放入她的口中,略带歉意的说:“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就想狠狠的草你的嘴。” 陈玉朝卫生纸上吐了几口秽物,继续跪着舔我的老二,只不过这一次,她将双手牢牢扶着我的大腿,生怕我故技重施。让她再度干呕起来。

我叉着腰身子前后摇摆起来,直到龟头整个麻木起来,才将其抽出。 “姐,来吧。让我干你。”

我把她放平整,随后整个人朝她压了过去。陈玉双腿自然的岔开,就像是为我敞开大门那样自然,恭迎自己的陛下回宫。

我的龟头轻轻抵在陈玉的阴唇上,轻轻的乱捅。这让陈玉慌乱着急,她想用手抓住我的大蛇,引导它归巢。可是我枪头一低,顶向她的菊花。

我坏笑说:“姐,还是让他自己进吧。”

陈玉点点头,深情的望着我说:“小章,有个事。姐要跟你说说。:“

我说:“什么事?”

陈玉说,她想跟前夫复婚。

我闻言一惊,老二瞬间打了个激灵。我问,“为什么?”

她说为了让孩子上学。

我说:“那以后我们怎么办?”

陈玉说:“还像以前一样。复婚只是为了孩子能念个好学校,以后考个好大学。”

我点点头,为了孩子。他们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妥。

陈玉看我眼神有些吃惊,笑着跟我说,“用他前夫的户口,冬冬可以上个好初中,接受更好的教育。”

我心中有些不舍。因为我已经将陈玉视为自己的女人,可如今她要为了自己的孩子,选择复婚重新回到那个男人身边。` 只要一想到陈玉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反感的。虽然陈玉本就是他的妻子,但是我心中仍然觉得有些堵。

我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复婚?”

她说:“下个月。”

我说:“好,复婚就复婚吧。以后你哪还有时间到我这里?”

陈玉见我脸上有情绪,摸着我的脸说:“我们虽然复婚,但是互相不干涉彼此。完全就是为了冬冬。”` 我嗯了一声说:“也行。这样我们以后做爱,你就不用怕怀上了。”

陈玉说:“为什么?

我说:“反正你还是要跟前夫做。到时候是谁的孩子,哪能分的出来?”

陈玉摇摇头,她说她们复婚后还是要分居各过各的,复婚只是表面掩饰。

我这才放了心,老二哧溜一下狠狠的捅向她的小穴,这一下突然袭击算是对她的惩罚。

陈玉朝我笑笑,安慰说:“放心吧!姐不会再跟别的男人睡,只跟你一个人睡。”

我说:“这还差不多。今天上午我就要好好教训一下别人的老婆。

陈玉不说话,任由我狠狠的夹着她的两颗大黑枣。用力狠狠的炮击着她的肉穴。

“啪啪啪……”

枪头不停抽动的声音在卧室回响着,看着眼前即将复婚的陈玉,此刻我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这一刻,我真的有种想将她插死在床板上的冲动。

我一下下用力的插着,陈玉劈着腿不断的呻吟求饶,她问我,“今早晨这是怎么了,忽然用这么大的劲。”

我说:“都是因为你。”

陈玉对我的连番炮击总是能承受住,这不得不让我感慨她的肉穴之深,肉穴的承载力非同一般。此刻若是换做王总的话,早就被我捅的水花四溅,失禁一床了。

可是陈玉没有,她面对我身体的俯冲轰炸迎接自如,虽然她每一次也是惊叫连连,但是脸上始终荡漾着快活的笑意,并没有一丁点痛苦之色。

陈玉十分耐操,从第一次跟她做爱我就知道了这一点。

我感受着她下面湿漉漉的阴道壁,光滑且富有弹性。她的双腿一张一合间,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出老二被她的肉壁挤压的感觉,这感觉十分清晰。

“姐,再夹紧一点。”

我抽插了一阵,觉得龟头上的感觉似乎越来越浓,这才急切的让她再夹紧一些。只要陈玉夹得够紧,我开炮的瞬间,就会感受到更多的挤压快感,这一炮打出去也就越舒服。

“小章,要射门了吗?”陈玉问我。

她一向喜欢这么逗我。

我擦了额头上的汗,龟头那里确实麻木难耐,快感无限,似乎再摩擦一会儿山洪就要爆发了。

我说:“是啊。感觉炮弹快要出来了。”

陈玉笑笑,为了迎接我的这一炮,她使劲夹着自己的双腿。而我的腰腹此刻则在她的胯间来来回回做功。那种欢快的释放感时刻侵蚀着我的大脑,让我一度时间无法清醒。

我说:“姐,给我你的大屁股,我要在你后面放炮。

陈玉见我抽出滚烫的老二,心领神会的朝我撅起自己那两瓣硕大圆润的白色大瓢。我望着这两个高耸的半球,使劲一顶便进入了陈玉的深处。

我们俩一前一后跪在床上,我两只手狠狠攥着她那两个结实又肉感的大奶,身子紧密的贴合着她的臀部,向上不停地顶动着。

“姐,我要,要把你的骚穴都射满。”

“来吧,多射点给姐。”

我们两个的呼吸越来越焦躁,语言也越来越失去理智。

“姐,我要放炮了,准备,啊。放炮了。啊……啊……”

陈玉急促的说:“来吧,啊……感觉到了,你的精液真烫,又烫又多……”

我摁着陈玉的两个大屁屁,一通急促的扫射。差不多四五组猛烈的炮火蹿进了陈玉的体内,要不她也不会夸赞说我的精液又烫又多了。

等待老二完全吐得差不多了,我才意犹未尽的将它拔出。男人最幸福最回味的就是开炮前后的这几十秒。

从昨晚的王云燕到早晨的陈玉,我的老二不停地征战,以无比骄傲的姿态横扫两座肉穴,战绩辉煌。这对我的体力和肾力都是极大地考验,只是那时,我凭借年轻气血旺盛一一征服她们,让这些女人都统统臣服在我的钢枪之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