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第二卷) (43-44) 作者:PNGONE

.

【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作者:PNGONE2021-5-10 发表于S

第四十三章 一树梨花压蔓蔓

我被淑贞热烈的阴道夹裹着,不用看我也知道,阴道里早就一片狼藉,污浊不堪了。我们两人的爱液在小穴里汇成了爱欲的海洋,精液已泛滥成灾,荡漾出一股股浓烈的膻腥之气。

已是三更半夜,杨玉环早就睡熟了,赵飞燕也困意朦胧。花木兰拍拍我的背说,去洗洗,我搂着你睡一会吧。

我点点头,扶着她的腰去洗了鸳鸯浴。

回到床上,她手里握着我的老二睡着了。我射精之后,也电量不足。早早就睡了过去。

约莫早晨七点多,我感觉脸上传来一阵毛茸茸的压迫感。嘴里似乎有很多毛蹭了过来。

睁开眼才发现,淑贞阿姨正蹲在我脑袋边上,将自己的小穴对准了我的嘴巴上下摩擦。

我拍了她一下,张口就去咬她的阴唇。

啊——

她高声的淫叫吵醒了另外两个女人。

她们朝这边看看,不长时间也各自露出小穴,对着我的嘴巴一阵摩擦。

我一边擦嘴,一边为她们舔外阴和骚胯。

西域男孩告诉我的服务时间是九点。也就是说,到了九点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个时间和规矩她们三个也都知道。

赵飞燕笑着说:我们先玩一会儿,然后去吃早饭。

其余二女也没有意见。

我问:你们接下来想怎么玩?

淑贞说:我想要你持续干我三十分钟。

赵飞燕笑着说:我想要一个小时。

我看看杨玉环,说。行啊,我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

赵飞燕捏捏我的老二说:很硬。晨勃的鸡巴最好了。像铁棍一样。

这是最后的决战。干完这两个小时,十万就到手了。只不过,今早晨干完她们三个,我得回去好好补觉了。

长长的两个小时,我只射了两次。一次射给了杨玉环,最后一次给了赵飞燕。我疲惫的躺在床上,感觉口干舌燥。虽然做爱的感觉很让人兴奋。但是我昨晚只睡了一点点,现在只要微微沾上床,就容易睡着。

望着杨玉环和赵飞燕的鲍鱼里流淌出自己的精液,瞬间觉得一阵酣畅淋漓的征服感充满心田。

五炮换十万。这笔买卖值了。

裤裆的存货被我倾泻一空,我拎着装着现金的手提袋离开酒店。虽然现在走起路来还有些困倦,但是感受着手里沉甸甸的金钱,心头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了。

回到家里,我吃了两个肯德基汉堡。然后匆匆睡去了。这一睡就是晚上十点多。

叮铃铃——

枕头边的电话将我吵醒,咕噜噜的肚子也叫了起来。我饿了。

电话是隋琳打来的,要我晚上过去。此刻,我觉得自己清心寡欲,射击开炮的欲望不是很强。

于是就推脱说自己在大学城这边陪女朋友。

隋琳信了,也不再强求。

毕竟我一天之内射五次总觉得有些弹药消耗过度。

三天后,我的弹匣重新填满。射击和开炮的欲望有些强烈。

这几日,我都在隋琳那里过夜,这个女人给我做海鲜,炖牛肉。使得我体内的精弹填补的很快很快。再加上,每晚只睡她一个女人,子弹就算稍有消耗,我也觉得每日欲求不满。裤裆鼓的老高了。

晚上开炮射隋琳,下午偶尔还去大学城干蔡玲。

一日一夜睡不同的两个女人,让我觉得自己犹如帝王般淫荡。

去蔡玲那里纯粹是为了白天发泄过多的邪火。冷静下来后,我便开车回来到健身房锻炼身体。

一天的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

我从健身房离开,我的第二块手机在裤兜里震动了起来。这块手机我一直调成震动,只是通过腿部肌肉的接触判断是否来电话。

这是我的一个私密号码。主要是为了瞒着陈玉和刘雪薇。

打来电话的是刘蔓蔓这个骚货。

“喂。蔓蔓姐。”

“小章,你快来我家一趟。我昨晚被人下药了。”

电话那头刘蔓蔓带着哭腔,听起来似乎精神极不稳定。

“好,别着急。我马上过去。”

发动车子,一路疾驰到了刘蔓蔓的公寓。

“怎么了,蔓蔓姐。”

我虽然跟这个女人做过好几次,但是现在依旧喜欢叫她蔓蔓姐。

刘蔓蔓哭的稀里哗啦,扑进我的怀里一个劲的流眼泪。

我问她:“你咋了?谁给你下药了?”

“还能有谁?就是杨虎那个王八蛋。他把我卖了。”

杨虎就是杨总,我第一家公司的老总。在那里我认识了陈玉和李秀珍和刘蔓蔓。

“怎么回事啊?慢慢说。”

刘蔓蔓抹着眼泪,身上只披了一件睡衣,睡衣就只系着一根腰绳,她胸前的小馒头看得我一阵精虫上涌。

我伸手要去摸她胸前的两个小馒头,却被她一巴掌打开。她现在正处在气头上,对我的这种轻佻行为十分反感。

“杨虎为什么给你下药?”

“昨晚,他打电话让我出来吃饭陪客户。我们吃完饭,又去唱歌。他和客户一起把我送回来的。我昨晚喝的不算多,就在车上喝过几口饮料。回来之后就觉得心里躁动,很想要。他们在这里呆了老长时间也不走。杨虎跟我说,晚上让我在家陪客户。我不愿意。他就闪了我一巴掌走了。”

我砸吧砸吧嘴说:“畜生啊。连小蜜都舍得打。”

“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小蜜。就是他泄欲的工具。他自己玩腻了,就把我送给别人。还跟我说,老董刚跟他老婆离婚,让我以后跟着老董。以后有的是钱花。”

“畜生。连自己的女人都往外推。然后呢。”

“我自从喝了那饮料之后,觉得天旋地转。浑身没劲。不过,我脑子很清醒。他们给我下的催情药。要不我晚上怎么会那么想要。”

“那个客户一直在你家吗?”

“杨虎在的时候,他就在那里洗澡。杨虎走了之后,他也没走。说要送我一辆车还有香奈儿包包。我不信他,就想赶他走。结果他把我的手机都拿到另一个屋子里藏起来了。”

“这么说,这流氓睡了你了?报警啊。这叫强奸。”

“早晨我打电话找杨虎,说要报警。杨虎很生气的骂我,他说让我好好想清楚。少给他惹事。要不然就把老董给我拍的裸照放到网上。我不敢报警。”

“畜生。这么说那个姓董的客户拍了你的裸照了?”

“嗯。他把鸡巴放在我脸上拍的照。还有我下面也拍了。这下没脸见人了。”

刘蔓蔓说完搂着我的脖子哭了起来。

我轻轻地说:你准备怎么办?

刘蔓蔓说:我以后不能住在这了。我得搬走。

我说:这么说就让那个王八蛋白干你了?

刘蔓蔓哭的很伤心,说:姓董的那个王八蛋我找不到在哪。可杨虎的家我知道在哪。我会找人去弄他。

我说:你这么做,就不怕做出违法的事来?

刘蔓蔓说:我怕啊。我也气啊。怎么没让车把他给撞死。小章,你会不会嫌我脏。

我说:不会。别人欺负了咱。咱们又没法报复他。只能别往心里去了。

刘蔓蔓哭着说:我能报警。可我一旦报了警。我这辈子就毁了,父母知道了我在外面给人当小三,还被一个老头给强奸了。以后还怎么嫁人。

“那个客户是个老头?”

“嗯,六十多岁。孩子都比我大。”

“妈的,这精力跟老王有一拼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这老头王八蛋。”

“小章,你说我以后怎么办啊?”

我说:“要不你搬去我那里吧。”

“搬去你那里?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我说:“我自己有一套房子。你先住在那里吧。”

“那我工作怎么办?”

“我先养着你。”

“你养我?你拿什么养我?”

我说:你看不起我啊。不过,我养你有条件。

“每晚陪你睡呗。”

“不用每晚,偶尔就行。我性欲没那么强。”

“不行,我只能在你那里住几天。等我稳定了下来,再出去找个工作。”

“随你吧。”

“小章,你真好。比那个畜生杨虎好多了。”

我笑笑说:“他包养你,每年给你多少钱?”

刘蔓蔓伸出两个手指头。

“三十万?”

“想什么呢?三万。”

“妈的,这逼一年就给你三万块。让你来事了也得搞?”

“他也没有包养我,就是零零碎碎会给我钱。现在总共加起来给过我这么多,我觉得他会为了我跟他老婆离婚。”

“这女人太傻了。这姓杨的也太抠了。”我骂了一句。

“我是傻。放着那么多好男人不找,非要找个结婚的老男人。”

“草。就是啊。你要是跟了老王。老王甩你的时候还能给你个几十万呢。”

“老王?谁是老王。”

“一个色老头。专门找处女上。”

“哦,你们男人就没个好东西。包括你。”

“是啊。我承认。但是我干不出杨虎这码子事。”

“我知道。你比他好多了。晚上在这里陪我吧,好不好。”

“可以,不过你得跟我说说。你怎么被老头干了。”我知道刘蔓蔓虽然被老头上了,但是此刻她的内心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绝望悲伤。她只是利用这个事情博取我的关怀和同情罢了。

这一切都是一场戏,她喜欢演给我看,那我就顺便看看和喝采。

刘蔓蔓说她被那老头压在床上,没有挣扎。而是很想要那根屌。因为她被下了催情药,下面渴望的很。

我知道这有一部分是事实。依照刘蔓蔓这样的骚浪性格,被老头干何尝不是另外一种快活。

老王以前跟我说过,小男孩渴望干上自己妈妈那个年纪的女人,小女孩渴望被爸爸那个年纪的男人压在身下。

这是人性。我当时不信,现在有点觉得老王就他妈是个淫才。

我说:“被那老头捅著小逼逼怎么样?”说这话的功夫,我便伸手去摸她的馒头鲍鱼。

刘蔓蔓的鲍鱼很有肉。这可是名穴啊。

“老头子搞了你多久?”

“不到十分钟。”

“妈的,早泄。”

我伸出手指用力扣着她的肉穴。说道:“老头的棍有没有我的大?”

“没有,不过但是我被下了药。他插进来的时候,我觉得很爽很爽。”

“所以你就没怎么挣扎?”

“没有。但是心里很抵触。不过越是抵触他,越觉得刺激。”

“骚货。这老东西射进去了。”

“嗯。射了里面两次。还走我后门了。”

“妈的,他那么硬吗?还能走后门?”

“一开始他进不去。最后他往哪里抹口水。硬是塞进去了。”

“一晚三炮。这鸟人跟老王差不多。”

“小章,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随便。特别贱。”

“没有。你被下药了。想要很正常。”

“可我现在就不想被这个人再插一次。”

“正常,可能这个老头却是长得不咋地。不过我认识一个好老头。人长得很精神。鸡巴特别大。真的。”

“比你的都大吗?”

“真的,比我的都大。这家伙是个华裔美国人。捅过金发妹子,还干过黑妞。经验无数。”

“真的假的。”

“真的。试过他的枪的女孩都觉得他很好。其实老王是个好老头。绝对比你遇到的这两个王八蛋强。老王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从女人那里得到了美妙的享受,就应该懂得感恩。要么给她们金钱,要么给她们家庭。”

“这老头有意思。”

“有意思吧。我给你看看他。鸡巴可大了。我手机有他的照片。”

我把老王的照片翻出来给刘蔓蔓看。那是一张他出去玩的时候拍的,老王一脸俏皮的神情望着镜头,头戴宽沿帽,上身一件浅灰色细麻圆领T恤,下身是一条色碎花大马裤。拄著文明棍,打扮的很是风骚。

“怎么样?老王看着挺帅吧?”

“嗯,很有气质。他就是你朋友?”

“对啊。老顽童。我给你介绍介绍?出手很阔。”

刘蔓蔓看了几张老王的照片,说:这个人不是喜欢玩处女吗?

我说:少妇,御姐,他都下手。哪有那么多处女让他开苞?

刘蔓蔓瞥了我一眼说:不去。姐姐不干卖肉这行。我要找个大款结婚。

我点点头,不再劝她。人各有志啊。

刘蔓蔓搂着我的脖子说:现在我想要了。昨晚让那个老东西插的怪痒痒的。

我还没怎么高潮,他就不行了。

我嘿嘿笑着说:老头十分钟已经很强了。是你需求太大。你没把老头榨干就不错了。

刘蔓蔓身子不停地往我身上蹭著。她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

【未完待续】

第四十四章 蔓蔓沉沦荐闺蜜

刘蔓蔓说:我有个闺蜜叫冷娜,嫁给了这里一个做餐饮连锁的老板。那个男的快五十了。她们现在平均每周只有一次。

我说,你闺蜜多大。

刘蔓蔓说:三十四。

刘蔓蔓经常让她闺蜜给自己介绍身边的老板。可是她闺蜜似乎不怎么上心,她一直等都没等到消息。

我说:“需要我帮你吗?”

刘蔓蔓说:你怎么帮我?色诱我闺蜜啊?

我说:也不是不可以。美男计有时候也很厉害。

“美的你,我看你是想睡她吧。”

我说:我都不知道你闺蜜长得美丑。我怎么睡她。

“很漂亮。很漂亮。长著一张狐狸脸,你看看范冰冰,就那样的脸。”

“那应该挺漂亮的。”

“你别想了,我不会把她介绍给你的。你是姐姐我一个人的。”

“好。那我不想了。”

刘蔓蔓解开了睡衣,骨感的躯体坐在我的腰上。小巧的乳房,紧致的小穴,细细的小腰,还有长长的大白腿。

就是这样的一个长腿宝贝,昨晚却被一个老头压着一顿发泄。想一想,我心里就觉得有些暗暗的兴奋。那一战肯定很刺激啊。可惜我不在场,要不真想用摄像机拍下来。

刘蔓蔓的大长腿朝我头伸了过来,然后塞到我嘴里。她开始浪笑。

这骚货敢这么对我。

我狠狠抽了一下她的腿,将它拉到我怀里。她就像个小猫一样蜷缩在我的怀里,不停地用红色的指甲划拉我的小奶头。

小奶头被她划拉的很舒服,很舒服。接着老二就像弹簧一样跃了起来。

“想干姐了吗?你都硬了小章。这老二怎么长的,真大真硬。”

“快舔吧。还能更硬。”

“真的吗?”

刘蔓蔓捋了捋头发,用小嘴包裹住了我宽大的龟头。

我浑身一个激灵,感觉老二又向上又拔高了一寸。小嘴玲珑,放在里面只觉一条滑滑的舌头不断用舌尖抵着它。骚扰它。二弟快活的快要流泪了。

“用嘴好好磨磨我的枪。”

“信不信姐给你咬断。”

刘蔓蔓深吸一口口水,似乎吃的很香。

“信啊。蔓蔓姐。昨晚你给老头吃老二了吗?”

刘蔓蔓勐地摇摇头。

“老东西敢放我嘴里,我真的给他咬断。”

“可怜的老头。蔓蔓姐,我的蛋蛋也要。”

她瞬间转移战场,轻轻吸蛋。瞬间两颗凉凉的鹌鹑蛋变得温暖无比。

嗯,全身都感觉温暖起来了。 “要不下次,叫上你闺蜜。咱仨一起。你吃我的龟头,让你闺蜜舔我的蛋蛋。那才爽呢。”

“谁稀罕给你舔蛋,长得帅了不起啊。”

“我倒不是想干她,我就想看看你闺蜜是不是真像你说的那样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我从来不知道上狐狸精是什么滋味。”

“骚呗。”

我问:哪里骚?

刘蔓蔓说:她哪哪都骚。说话也骚。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说话还装嫩。

我说:像林志玲嗲嗲的那种?

“对。就是那样。”

我心里骂了一句。这种骚婊子玩起来最带劲了。

我说:“蔓蔓姐,你就把她介绍给我吧。我喜欢这种骨子里骚骚的女人。”

刘蔓蔓拍了我大腿一下,说男人都喜欢这样的骚狐狸。

我说:人家好歹也是你的闺蜜啊。

刘蔓蔓呸了一声说:以前是,现在就是骚狐狸。

“那我替你教训教训这个骚狐狸。好不好,蔓蔓姐。求求你了。”

“你犯贱啊,你。你有了骚狐狸还搭理我么?”

我说:我以后都在家收留你了。你还怕我不理你啊?

“可我以后不想咱三一起玩。”

我说:“行,我也没有要跟你俩一块在床上玩的意思。以后咱们分开玩好不好?”

“不好。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她休想跟你上床。”

刘蔓蔓开始生气,不给我舔老二了。

我说:好吧蔓蔓姐。我不跟她玩。行了吧。

刘蔓蔓转过头,撒娇说:我就不想见你用插过她的屌再来插我。

我说,那你的小洞里现在还有老头的精子。我也没嫌弃啊。

“我都洗干净了。”

“那也有啊。精子早就射你子宫里面了。”

刘蔓蔓生了一会气,见我也有些不高兴。慢慢倒在我怀里说:别生气了。姐姐现在就让你舒服舒服吧。

我说:你屄里有老头的精液,我不想把鸡巴泡在别人的精液里。

刘蔓蔓一脸委屈的安慰我,说:那你想怎么办?我都洗干净了。我现在就想要你的老二。

我说:“你想让我不嫌弃,你就得不嫌弃别人。咱俩又不是男女朋友,你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好了,小章,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我好好让你舒服。”

我说:那你闺蜜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我好长时间不跟她联系了。”

我说:没事。我教给你怎么办。

随后我将老王教我泡妞的一些方法跟刘蔓蔓说了一下。

刘蔓蔓听了有些为难说:你让我跟她说,你是我的男朋友?然后还要请她来家里吃饭?

我说对啊。你请她来家里吃饭不很正常吗?然后你再跟她说说我床上的表现。让她多了解了解我。

“然后呢?”

“然后,你就跟她说,我每天要你三四次。她肯定心里痒痒。”

刘蔓蔓说:“然后,你再让我把你让给她?”

我说:让个屁啊。等她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这个女人我再勾搭她就容易多了。

刘蔓蔓切了一声说:你心眼真多。我这么帮你有什么好处啊?

我说:以后你下面要几次,我给你几次。直到我累瘫在床上为之。

“切,你一晚上也就三次。还能多到哪去?”

我说:我可以一次坚持很长时间。反正让你彻底满足,你信不信?

“我信。你确实挺勐的。我现在就想要。”

我说:不急。时间有的是。等她上钩了,我好好替你教训她。给她老公扣个绿帽子不好吗?

刘蔓蔓说:随你吧。反正破坏别人家庭也是你去。

我说:我就是帮她老公一把。放着这么骚的媳妇在家不草。多可惜。

刘蔓蔓说:我觉得她老公应该外面有人。上一次,她跟我说过,她老公有时候不在家睡觉。

“那肯定是他外面有人了。男人嘛,有钱就变坏了。总草一个女人,会觉得麻木没激情。”

“男人都挺贱的。”

“我们不贱,你们这些女人怎么会有机会啊?”

“也是。”

我说:这几天你就找你闺蜜。争取你搬到我那里住的时候就跟她说这个事。

刘蔓蔓看了我一眼说:看把你急的。你先把姐姐我伺候好了,我就帮你这个忙。

我一听,来了性趣。将刘蔓蔓抱了起来。随后往床上一扔。然后饿虎扑食般的压了上去。

“我现在就给你下面这块地上洒上希望的种子。”

我迅速褪去衣衫,仍在床边的椅子上。

挺著坚硬如铁的老二在丛林中寻找她的‘虎’穴。

不射‘虎’穴,焉得我子。遇上刘蔓蔓这种骚货,唯一能治好她这种骚病的,只有男人的这杆红缨枪。

没有沾血的馒头油光发亮,娇嫩可爱。

刘蔓蔓没有说错,她早晨的确是对鲍鱼清洗了一番。上面虽然没有了老头的精液,可是她的子宫甚至阴道深处的余精恐怕还在苟延存活。

“蔓蔓姐,你不吃药的话,会不会被老头搞大肚子?”

“不会,我这几天是安全期。没事。”

我慢慢将龟头对准了她下面的那张粉嫩的小嘴。哧熘一下,小嘴被巨大的龟头撑开,一股股温暖潮湿的电流瞬间包围了我的全身。

“蔓蔓姐的逼插著还是这么舒服。”

“你喜欢就天天插我。”

我狠狠戳进了最深处,送蔓蔓姐飞到了天上云端。

我笑了笑,望着那被我撑的有些发红的小穴,心里很是满足。这小馒头看上去真带劲啊。小小的孔洞一撑就像要裂开了一般。薄薄的两片阴唇,肉嘟嘟的暗红黑亮。

五分钟不到,我反复进行戳洞运动。乳白色的粘液如约而至。黏在我的红缨枪枪身上。这使得我不得不用卫生纸频频擦拭枪管。

“蔓蔓姐,这个时候,老头就射了吗?”

“嗯,他不行。我还没舒服呢。他就不动弹了。这样做再多次有什么用?”

我说:老头鸡巴不解渴。那我帮你解解渴吧。

说着又在后面按着她的屁屁摩擦著。

以前我的枪杆都是沐浴著刘蔓蔓的鲜血,那时候只觉得自己的大鸟上烫热阵阵。刺激的很,现在我抽插著粉嫩无血的小洞,似乎感觉另有一番紧张和刺激。

说不出来,也许是老头的精液让我越发奋勇,想要用自己的精兵打败对方的。也许是刘蔓蔓答应我要给我介绍狐狸精闺蜜。

可能两者都有,那时的我无比兴奋。插在馒头穴里的钢枪也异常骄傲。在那一抽一送中,尽显霸王本色。

“小章,你好硬啊。感觉快顶到我的胃了。”

“怎样啊,蔓蔓姐。喜欢跟我做爱吗?”

“喜欢啊。太喜欢了。”

“我觉得你闺蜜也应该喜欢。毕竟她都生过俩孩子了。经验应该更丰富。”

刘蔓蔓说:她下面肯定没有我的紧。你还喜欢吗?

我说:干女人操的是逼,其实干的是一种气氛。不同的女人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心理感受。

刘蔓蔓不再说话,噘著自己的小屁屁很配合的跟着我前前后后的一颤一颤。

忽然间,我干到了刘蔓蔓的G点上。她舒爽的嚎叫起来。

我记住了这个深度,又勐地抽送到这个位置。

刘蔓蔓快乐的不能自拔,胡言乱语让我使劲操。就这么操。不要停。还让我操她妹子,操她姐,操她全家的女人。

我抓紧她的双臀,用力的撞击她的骚胯。一下又一下,就像浪花拍打着岸礁。和谐而充满诱惑力。

“用力干我的小逼逼。它想让你狠狠的草。”

“蔓蔓姐,给你草的通红了。”

“不要紧,很舒服。用力干,用力干我。”

我有些兴奋说:“精子快喷出来了。快控制不住了。”

“不要射,再坚持一会儿。再插我刚才那里几下。好舒服。”

“是这吗?是不是这里?”

我忍耐著不让子弹即刻射出膛。

“对对,就是这里。再插几下啊。”

“蔓蔓姐,不行了。我要喷出来了。夹紧屁股啊。”

“好,好。你射吧。我已经夹紧了。”

她说完,两个腚锤子向里微微收拢,严密紧实的阴道压迫感瞬间传递到我的枪管上。膨胀的龟头受到死死的挤压后,蛙口最后一扇大门朝我的精子大军彻底敞开了。

“蔓蔓姐,受精吧。我要都射给你啦。”

“来吧,把你的孩子都射我骚逼里。姐姐给他们做妈妈。”

“啊,蔓蔓姐。我射你屄里啦。啊,接住!射了。射了。”

随着我一阵急促的喊叫声,浩浩荡荡的精液大军如同绝了提的洪水一样,势如破竹的冲向阴道,杀入子宫。

我一阵激射,将自己的无数儿孙愤怒的倾泻到刘蔓蔓的骚胯里。心里十分得意。

“蔓蔓姐,我这次射出来的子孙多不多?”

“好多。感觉屄里都被你灌满了。”

刘蔓蔓依旧噘著屁股,回头舒服的看了我一眼。

“别动,让精子飞一会。”

我套用了当时很热的一部电影的梗说道。

刘蔓蔓果真没动,只是用小穴包裹着我的老二,她的头趴在床上歇著,屁屁翘起,这个姿势,精子很容易顺流之下直捣龙宫。

“蔓蔓姐,你这样噘著腚会怀孕的。”

“怀就怀了。反正你到时候得对我负责。正好赖着你。”

“你愿意给我生孩子,我不介意。不过,我不会跟你结婚。”

“小王八蛋。滚吧。拿出来。”

“我开玩笑的,蔓蔓姐。这样不会怀孕的。我再感受一下你的体温。里面真暖和啊。”

我说的是实话,老二吐了之后,被这么热烈的温度包裹着的确是一件很美的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