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第二卷) (20) 作者:PNGONE

.

【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第二部)】

作者:PNGONE2020-8-26发表于S8

第二十章 蔡玲的处女菊花

蔡玲很优雅的站起来,两个饱满的腚锤子被紧身裤勒的鼓鼓的。勾勒出一片傲人挺翘的曲线。我顺势将手拍了上去,啪的一声,蔡玲的肉臀颤了几颤,那里的胶原蛋白十分厚实。手感极软。

她回头朝我一笑,眼角处露出富态的鱼尾纹。她的鼻梁短而挺,笑起来竟有一种特别的惊心动魄。这感觉让我心头又酸又热,似乎是一座火山在胸膛里狂涌,此刻我的老二早已翘到了天上。

骚,难以言语的骚。

等著吧,你这个骚女人。待会儿让你给我二弟消消火。

等待的过程十分煎熬,听著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我的心都在颤抖,我已经迫不及待幻想着跟蔡玲来一场惊心动魄的炮战。

我几次走到浴室门口,轻轻打开门,那里面白雾蒸腾,什么都看不清楚。蔡玲好几次都被我吓了一跳,忙着要撵我关门。

渐渐地,水声停了。蔡玲围了一块浴巾出来了。

刚出浴的熟女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蔡玲身上就有。

我光着身子迎上去要给她擦头发,其实是下面憋得难受,要去占她便宜。

蔡玲浑身湿漉漉,在我的‘护送’下坐到床沿,她不停地擦著头发。我坐在她的身旁,右手环抱她的腰间,闻着她发际的香味,一阵鸡动。

蔡玲化过妆,沐浴后露出了素颜。大体上容貌未有太大改变,只是脸上的肌肤暗淡了一些。

这是她本来的样子,我发现她的颧骨处有一小片淡淡的斑点,像是雀斑。这点点雀斑让这个女人显得更加骚气无比。

她扶了扶那副红框眼镜,朝我微微一笑,眼波中的那股傲慢劲激荡而出,让我心潮澎湃。

我解开她身上的围巾,一对巨大的大白兔跳跃而出,耷拉在胸前,一眼望去雪白柔软。我压抑著自己狂跳的心脏,慢慢将手伸过去抓住其中一只,湿滑、柔软。

刚刚触碰到那只大白兔,我整个人似是打了个寒颤般。浑身一阵冷飕飕的寒意袭来,我知道这是高度兴奋所致。这些日子来朝思暮想蔡玲的大奶,终于被我摸到了。

我用力握了握蔡玲的奶黄,又用指头夹著那粒突起的花生豆。心中一阵荡漾的感觉此起彼伏,老二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阵阵的上下不停的翘动,它在迫切的想钻入眼前这个女人的肉体中。

不断的捋著秀发的蔡玲,我紧紧抱住了她。恨不能马上立刻将她插死在自己的床板上。只是她的头发未干,我只能暂时撩拨一下她。

“等等。一会儿就好了。”

蔡玲见我要把她推倒放炮,急忙阻止我。

我哪里由的她反抗,一个翻身就将她彻底压倒在床上。此时她的手上还拿着毛巾。

蔡玲笑着骂我太着急了,我说已经快憋不住了。随后慢慢放开她的胳膊,眼睛转移到她的双腿间。

每一个女人秘密地带的风光都不尽相同,虽然大致地形相仿,可是器穴的形状以及周围的景观实在相差很大。

蔡玲的两条大腿很粗很圆润,她的肉穴肥大饱满,阴草极为浓密,黑的发亮。那些又亮又长的阴毛遍布蔡玲的肉穴周围,乍一看去十分惊人。

阴毛茂盛的女人性欲必旺。我已经对这个女人的性欲有了一个很直观的了解,她的阴毛茂盛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只不过此时,她刚刚洗过澡,成片的阴毛被浸湿后聚到一片,显得不那么凌乱。

“干妈,你下面的毛好多啊。”

我望着蔡玲下面的一片阴毛,也是非常吃惊。以前不论陈玉还是王丽还是王云燕他们的阴毛都很淡,也很稀疏。哪有眼前蔡玲的茂密,如果那三个女人的阴毛像春天刚抽芽的嫩草,那么蔡玲的阴毛就像是内蒙古的大草原。

这种对比所产生的视觉冲击力是十分震撼的。

“讨厌,小坏蛋。”

蔡玲捂著自己的小穴,似乎被我一说,有些害羞了。

我使劲扯开她的手,重新审视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流淌出清清的溪水。

蔡玲的肉穴没有阴唇,或者说有阴唇但是我几乎看不到。我轻轻拨开那片茂密的黑森林,露出一片粉红色的肉穴风光。待会儿就要征服这片黑森林了,我在心中窃喜。

这片黑森林一眼望去就像是一片湿湿的沼泽地,不知道待会儿它会让我陷得多深?

蔡玲坐起来夹著腿,继续擦头发。此刻我的眼光依旧盯在她的大腿根那里。欣赏著那一片广大的黑色风光。

我的老二始终处在一种持续亢奋的状态中,蔡玲时不时还要用手安慰它一番。可是每一次伸手触碰我的老二,它都很骄傲的在她手中翘动几下,让蔡玲一阵失笑。

等她擦干了头发,我从后面偷袭了蔡玲的两只大白兔,一只手攥住一个,使劲的揉搓著。一边揉一边感受心中的电流。激烈澎湃,麻木舒爽。

我的老二直直的顶在了她的后腰上,似是要在那里钻个窟窿。那种硬挺的感觉让蔡玲欣喜无比,对着我连连发出骚情的微笑。

“干妈,给我含含老二吧。”我祈求着。此刻恨不能将老二插到她的喉咙里。

蔡玲转过身,示意我躺下,随后她跨到我身上,将屁股调给我。我一看这个姿势,她要准备69啊。这个女人也想让我给他口。

我慢慢扒开蔡玲的双腿,露出一片湿湿的肉洞。那里水草十分繁茂,一不小心就会将那些草全部舔在嘴里。

不过,与此同时,一股温暖令人麻木的暖流也从我的龟头上蔓延到全身。蔡玲对我率先下口了,我静静地感受了三秒钟。

她的嘴唇跟舌头配合的很好,让我的整条枪都变得麻滋滋起来。这是个高手,我在心里暗暗称赞。蔡玲的口活甚至比王丽和陈玉加起来都好,那种紧密的包裹感,直叫人大呼过瘾。

我慢慢捋平一片片的杂草,开始吃蔡玲的鲍鱼。

很奇怪,蔡玲已经流了这么多的淫水,怎么她的淫水尝起来一点也不咸腥?我一度怀疑这是无色无味的粘液。

我的舌头频频贴着她的阴道壁前行,这让蔡玲十分震惊,大呼受不了。我的舌头就像一个小电钻,探索中伴随著不停地震动,这种方式让女人最是觉得酸爽。

“不行了,宝贝。来草我吧。”

我说,“好,待会儿要射在鲍鱼里。

蔡玲说,“不行,‘头精’射里面怀孕的几率很大。”

我问她,“什么是‘头精’。 ”

蔡玲说,“就是一天内男人射的第一次精叫头精。”

我点点头,果然是教授。连做爱都研究的这么细致。

蔡玲的屁股不断地扭著,同时也被我死死的抓着,拍打着。她开始求饶,我慢慢松开嘴,但是依旧让她给我含着老二。

既然‘头精’不能射她鲍鱼里面,那只有先射菊花里了。子弹总不能无故浪费吧。

我感受着蔡玲嘴里火辣辣的温度,决定对她实行菊花爆。

“干妈,那我今天第二次可以射里面吧?”

“可以宝贝。”

我拔出老二,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小瓶子。蔡玲看了看问我是什么,我说是好东西。说完就挤出一些涂抹到老二上。随后又抹了一些蔡玲的肛门上。

我抹的这些是润滑液,专门爆菊用的。可以用来润滑龟头和肛门,使爆菊变得轻而易举。可是这一切蔡玲都不知。

她朝我撅著屁股,早已架好了炮台,静等我的火炮归位。

望着这一片黑乎乎的森林,我又打了个寒战。这真的堪比挪威的森林啊。我内心的热血不断翻涌,老二慢慢接近这片湿漉漉的地带。

哧溜一下,我挺枪而入,十分顺畅。龟头上传来丝丝被挤压的感觉。没想到蔡玲的肉壁还这么有伸缩力。实在没想到,这算是意外之喜。

蔡玲说除了我没有再跟别的男人做过,这话我有点信了。因为她的肉穴的确有点紧实。平时晚上都会去操场跑步锻炼,所以大腿有劲,逼逼也紧。

我说,“以后由我代替你老公开发它。”

蔡玲说,“好,被干儿子草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问她有什么不一样,她说被我这么干很刺激。

听了蔡玲的骚言骚语,我的枪杆子更硬了。狠狠的捅着她的鲍鱼,我们之间摩擦出了一道道爱的白浆。

蔡玲再三叮嘱我不能将‘头精’射进去。等第二次可以射里面。

我说,“这次不让内射应该射哪里。射你眼镜上吗?”

蔡玲说射眼镜上也可以,反正她也没有觉得不好。

说实在的,我曾经真的想在她的眼镜上射出几发子弹,让那粘稠的白色汁液糊满她的两个眼镜片。可是现在有菊花,我更想在那里射出自己的‘头精’。

我的心在不停地激荡,想着待会儿以何种体位才能生猛的射出子弹,释放我心中无穷的怒火。最后,我决定望蔡爆菊。

把蔡玲重新放平躺在床上,我将我的枕头垫在她的臀部,为了让菊花更好的暴露,我反复调整了多次,最后终于加好了菊花炮台。我看着蔡玲发出淫荡的笑。

蔡玲不知道我要进攻她的菊花,要不然死活都不会愿意让我这样轻易的准备。可是下一刻已经晚了。

我将润滑油涂抹的均匀,自己的枪杆以及蔡玲的菊花附近。这样便于我快速的进入菊花台。

“啊,你干什么?”

蔡玲似乎觉察到了不对。

“干你屁眼。”

我使劲向下一压,巨大的体重带动坚挺的老二斜冲而下,目标蔡玲的菊花。

一经碰撞,一股巨大的阻力让我的枪行进不畅,蔡玲也吃惊,渐渐意识到我要进攻自己的菊花。忙跟我解释,那里不能进。

我心说,还用你解释吗?陈玉还有王丽她们早就被我捅的菊花残了,你也必须要开给我菊花绽放一次。

我压著蔡玲连带著掰着她的臀部,死死压制了她。让她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了。

伴随著几声啊啊的喊声,我的坚硬如铁的龟头终于克服重重阻力,顺利闯入蔡玲的肛门中。

蔡玲被我捅的直哆嗦,也不知道是兴奋地还是痛的。我怀疑又痛又爽,以前陈玉跟我说过她的感受,应该所有的女人感觉都差不多才对。

不再去管蔡玲,我生猛如野兽,继续将钢枪刺入肛门。这几下直叫蔡玲哭喊了起来。可是她还有什么办法?真的只有被我压著无限蹂躏的命了。

插动了十几下,蔡玲才慢慢不叫了,似乎是已经适应了这种感觉。她说这是第一次被人搞屁眼。

我说,“知道,基本你们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是处女菊。真是丈夫不知菊花贵,留给外人当炮台。”

蔡玲说她老公根本就没想过要插她的屁眼。

我问她,“插屁眼是不是跟小穴感觉不一样?”

蔡玲一边大喘一边说,“不一样。”

我特意从网上买的润滑液就是为了方便插王云燕的屁眼。最近这些日子,王云燕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说这种感觉才是痛并快乐著。我当然也乐意去做,因为屁眼很紧很紧。抽插起来有种特别的快感。

当然我干过的这几个女人中,插屁眼最舒服的还是陈玉。因为陈玉人高马大,屁眼周围敦厚肥实,插入后紧致不说还有一种宽松舒畅感,其余几个女人插入后都会感觉到一种局促,似乎不太敢用劲,生怕一不小心把她们的肛门戳裂。

我正面俯视蔡玲,她的红框眼镜在灯光的照耀下泛起红色的光芒,这道光看得我精虫冲脑,恨不能立刻开闸倾泻出万千子孙。

在肛门中,龟头的耐受力不如鲍鱼中。太紧实了,龟头时时刻刻都在遭受排斥和无边的挤压。明明在小穴里可以坚持三十分钟,到了肛门里立马变成十五分钟。再加上蔡玲透过风骚的红色眼镜妖媚的盯着我看,让我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更加狂躁不已。

“不好了,干妈,我要爆你肛了”

“你要射了吗?宝贝。”

“是啊,干妈。我坚持不住了。要在你腚眼里出来了。”

蔡玲忽然探出双手摸住了我的两个小奶头,她用长指甲慢慢在我胸口画圈圈,指头轻轻捏几下。让我本就快要爆炸的身体,再一次出现急剧的发胀。

这个女人,太他么骚了。太会玩了。她几下不经意间的挑拨,让我整个人顿时陷入爆发的边缘,她的指甲轻轻划过我的小奶头,那种异样的快感就像是几颗火星飞到弹药库里一样。

“我草,我草。干妈我干你腚里。啊,啊!”

我眼前恍惚了一下,天旋地转。随后龟头上一阵麻酥酥的快感瞬间蔓延到整个身躯,那一刻我整个人都麻醉了,舒爽了。似乎是灵魂出窍般,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

“啊,干你屁眼。”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终于将所有的愤怒一股脑排泄到蔡玲的肛门之中。那一刻蔡玲也张大嘴看着我,似乎在默默的感受。

万千滚烫的精虫流到她的肛门中,定然是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我老二随即感受到蔡玲肛门猛烈地一次夹击,她猛的夹的这下十分刚猛,差点将我的龟头整个挤出去。

“干妈,终于干你屁眼里面了。爽了。”

我舒服的浑身哆嗦起来。趁著激情未消,又冷不防的狠狠戳向蔡玲的菊花,吓得她一阵惊叫。我则笑的很淫荡,慢慢的龟头萎缩,终于被蔡玲的肛门挤出门外。

“快拿纸给我,流出来了。”

蔡玲知道自己肛门里流出了东西,急忙呼唤我拿纸巾。

我丢过去一块抹布,望着蔡玲黏糊糊的屁眼一阵出神,这景象真美啊。我那浓厚的‘头精’一块块的被蔡玲挤压出来,它们有的流到了我的抹布上,更多的还黏在菊花周围,看上去有一种雕零的美。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