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第二卷) (45) 作者:PNGONE

.

【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作者:PNGONE2021-5-13发表于S8

第四十五章 韩叫兽和老王

依依不舍的拔出老二,带出一道白色的精液浪花。刘蔓蔓的小穴喝的很饱,稀稀拉拉不停地向外吐著。

精子逆流成河。污浊了她那粉粉的床单。

我歇了歇,准备晚上留下来陪她。毕竟蔓蔓的小穴不可辜负,她的狐狸精闺蜜我也志在逼得。

清晨的一通电话将我从蔓蔓的怀里吵醒。

是小强打来的。

我知道小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既然找我必定是有很重要或是很新鲜的事情。

“首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小强故作神秘的发笑。

我说:什么好消息。

小强说:你还记得我隔壁的那一对小情侣吗?分了。那男的不在这里住了。

我说:你兴奋个啥劲。分了,你还有想法咋的。

小强说:你不知道啊。那女的有纹身,还吸烟。不是什么好东西,做女朋友难,做炮友容易。

我笑笑,扣扣刘蔓蔓的逼。刘蔓蔓轻轻呻吟了几声。

这几声,小强听到了。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声音传来。“卧槽,老章,你身边有女人啊?快说,什么时候认识的?多大了?”

刘蔓蔓故意凑到电话边,嗲声嗲气的说:小章现在在我怀里呢。你来救他啊。

小强似乎是被这句话搞到了G点。忽然发疯似的吼著:老章,你昨晚去哪了?身边那女人到底是谁啊?

我说:一个朋友。晚上喝多了,在她家过的夜。俺俩什么也没发生。

说完我又用力扣著刘蔓蔓的小穴。

小强被这一阵阵骚骚的声音弄得有些凌乱,大骂我不够意思。

我只是呵呵笑笑说:此事改天再跟你拉拉。

我这么说,其实并不介意刘蔓蔓跟小强玩玩。毕竟这个女人都被老头子压过,难道就不能陪我兄弟爽爽吗?

小强连连说好。他忽然又向我爆出一个重大消息。

“老章,你知道不知道咱们学校出事了。”

“咋了?”

“你还记得给咱们上过课的那个客座教授韩云阳?”

“记得。挺好的一个老头。”

“妈的,禽兽啊。这老东西是披着羊皮的狼。对咱班好几个女生下过手。其中就有王一鸣他女朋友。真是日了狗了。”

王一鸣他女朋友?张晓晓?我忽然记了起来。当时大一军训的时候我还挺在意过张晓晓。身高一米七左右,留着一个鲁豫一样的短发。一笑两个酒窝,十分可爱。

“妈的,这太狗血了。张晓晓让韩教授上了?”

“对啊。这事你都不知道吗?照片都放到网上了。草了。你说现在王一鸣心里得多酸啊。”

我也吓了一跳。这个消息太震惊了。韩教授早就退休了啊。怎么会搞上张晓晓了?

我问道:哪个网站有啊?我也看看。

“你不用看了,照片现在都被删了。太特么露骨了。我看着那上面那个女的就是张晓晓没跑了。卧槽,好逼都让狗日了。”

我说:张晓晓为什么这么干啊?

小强说:好像是当时张晓晓被韩教授下药了。老韩怕事情露出去,就让学校把张晓晓保送研究生了。

“怪不得。那现在张晓晓怎样了?”

“估计在学校待不下去了。应该休学了。”

我问:谁把这个事捅出去的?

小强说:是下面一级的一个学妹。长得很漂亮。韩叫兽估计又想占人家的便宜,却被人家男朋友黑了电脑。听说老韩家里电脑上的裸照都被人下载了放到了网上。

“草他妈,现在的学弟这么厉害啊。”

小强说:是啊,要不能挂得住那么漂亮的学妹吗?优秀的男人都有几把刷子的。

我说:是啊。老韩看着很慈善的一个老头。没想到这么猥琐啊。唉,张晓晓以后可完了。

小强说:对啊。张晓晓算是咱班重灾区。完全裸了啊。卧槽,我看过那几张照片,老韩还在张晓晓体内射精,精液都流出来了。还好几连拍,简直学的陈冠希啊。就差拍录像了。

“卧槽。真刺激。宝刀不老。小强,你有没有这些照片,传给我看。”

“擦,好啊。亏了老子经常逛学校论坛啊。早就保留了证据了。不过,你是不是得请客。”

“那必须的。请你吃饭后,再请你泡个妹子。”

小强呵呵一笑,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我的qq就传来了几张裸照。上面的女孩一丝不挂,躺在一张办公桌上。那是晚上的时候,还有几张,是带着精液的照片。

张晓晓!

还真的是她。

我被震撼到了。这居然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

如今躺在办公桌上被人射入了精液。

张晓晓的逼有一张特写。毛很多很黑,但是不影响小穴的美感。阴唇很小,阴毛上还有精液。看得出韩教授射的时候有些射不尽。拔出来的时候有些精液洒在阴毛上。

唉。我全部收藏了下来。

想着将这些照片给老王看看。毕竟老王跟韩教授是同龄人。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

我急忙给老王打电话,告诉了他这件大事。

老王说让我过去给他欣赏。他要近距离观看这个美丽的同学。

来到老王家里,这家伙依旧整天神秘兮兮。不知道在家捣鼓什么。

“怎么样?老王。刺激吧。”

老王看看我说:“看你教授的活肯定不怎么好。精子射出来的时候绵软无力。”

我说:这不是先射进去后再拔出来时沾上的吗?

老王一本正经的说:“不是。估计你教授当时不想射里面。想要拔出来。结果射了几下后,就软了。这时候再往阴道里面塞,就塞不进去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老王说:“你看看这阴毛上的精液这么浓的一堆,还拉丝。这是头一枪就打这么远。这一小块估计是第二下射的时候留下的。你再看看阴道里面,精液都煳到外阴上了。这是他后期想再捅进去的时候沾上的。要不你没事拔出来往小阴唇上抹啊。你看看你教授射了多远才?是不是软弱无力?毕竟上了年纪,可以理解。”

卧槽。

这个你都能看出来啊。好像经你这么一分析,似乎有些道理。 老王又说: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射精的头一炮。也许头一炮已经在阴道里射了。后来才想起来要拔出来。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要不然那个小阴唇上也不会沾上浓精了。

我比出大拇指说:经验老道啊。

老王笑笑说:你教授射了也就一寸多远。要是我来干,同样拔出来站在桌前,我起码能射到这女孩的胸口位置。你信不信?

我咽了口唾沫说:信啊。你牛逼。

老王有些得意说:二十来岁的小姑娘,阴道壁还是紧实的。在你把老二拔出来射的时候,应该充满强大的爆发力才对。你看看你教授,短小无力。才射到阴毛上。可能当时他也太紧张了。不过,越是紧张应该射的更远才对。

我说:你最近有没有找几个处女玩?

老王白了我一眼说:我能闲着么?给你看个好玩的吧。

他说完从沙发上打开笔记本电脑。随后为我看了几张照片。

我上下翻动照片,发现这都是一些身材高挑,面容秀美的女孩。

每个女孩身边都有一行小字,写着她们的身高,年龄,体重,籍贯,学历等等。

我翻了一会儿,看得有些心里痒痒。这些女孩实在太漂亮了。有几个还穿着空姐制服。不知道是职业装还是cosplay

“老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待选的秀女。你往后看,还有她们每个人的私处特写照。有的逼逼长得真美啊。”

我加快翻阅速度。果不其然,前面看到的每个女孩,后面都一一拍了裸照。

我数了数,这一共是十四个女孩。

我说:“你给我看这些裸女啥意思?你都上过?”

老王摇摇头说:暂时还没有。目前报上来的这些女孩都是处女。老子想跟她们这些小女孩玩个游戏。

我说:什么游戏?

老王摇摇头,眯著一双老眼说:给我生孩子的游戏。

我说:这游戏有什么新鲜的。

“你不懂啊。我这个年纪精子的成活率已经下降喽。想老来得子不是那么容易啊。”

我撇撇嘴说:你美国不是有孩子吗?

老王说:都是溷血儿,我想要在中国留几个纯正的种。老王家的这条根不能断。

我说:溷血儿孩子也是你孩子。

老王说:不一样。他们生在美国,是美国人。将来我这几个孩子,是中国人。

我哦了一声,说道:你将来会回中国?

老王说:我现在不就在中国么?等老了就回这里。 “那你这些中国的孩子咋办?”

“操那么多心干嘛,自然有人替我养。我在中国还有很多投资和公司和厂房,以后这些都会留给我这些孩子。”

我点点头。心说,土豪的世界我毕竟不懂。

“有人喜欢玩车,有人喜欢玩表。我喜欢玩女人,生孩子。”老王说完,拿过笔记本看了一眼。似乎很是得意。

我说:这么多女人一起给你生。能生个足球队了。

老王说:不一定。这些女孩都是处女。有的不一定能受孕。看看吧,谁能怀上老王的种,先奖励一百万,一套房。孩子要是生下来了,确定是我的。再奖励五百万。

我砸吧砸吧嘴。觉得老王一直隐藏的够深的。

我开着玩笑说:“要是一不小心,这十几个女孩都被你搞大了肚子。你不就倾家荡产啦?”

老王听后哈哈大笑,摸摸我的头说:你发烧了吧。就算这些女孩都坏了我老王的种,也不过是几个小钱而已。

卧槽。老王绝壁是个大土豪。我那时都有种想绑架他的冲动。

老王看着屏幕吧唧吧唧嘴,说:这个女孩是东北的老家。现在在这边上大学。学历可以,身高也可以。就是下面逼毛多了点。看着还挺乱的。性欲肯定强。

我白了老王一眼,心说,你生个孩子还检查人家逼毛长得美不美?

老王说:逼美是第一,人美是第二。我不能亏了自己的老二。

我也凑过来看了几眼,老王选的这十几个女孩已经直逼模特校花水准了。肤白貌美大长腿,最关键的还是处女。

老王看看我说:“心痒痒?记着吧小伙子。男人有钱才有交配权。”

经典!

我说:这些女的,你准备什么时候上?

老王不怀好意的看看我说:着急了?反正你也捞不着上。要不是这些人要给老子生孩子,匀一个给你玩玩也无妨。不过,她们这些女孩都有任务在身,所以没法让你玩了。不过,你可以跟着我去看。给老子拍录像记录下来。将来老子以后没需求了,可以把这些录像翻出来看看,回忆一下当年英姿勃发的样子。

我点点头说:行。你说咋办就咋办。

我知道老王不会亏待我。让我跟着去,后面一定有好处。’’

“还记得那个ZQ山庄吗?”老王笑眯眯的说道。

“记得啊。是个好地方。”

老王说:“今晚还去。你先给老子拍录像。完事之后自己找个女人玩去吧。”

此刻我想起了白虎阿姨牡丹。

我说:“这个山庄不会是你的吧,老王。”

老王笑笑道:“你猜?”

“我猜是。我看那里面的那些经理对你特别不一样。”

“那是咱老王有魅力。你去了什么也别想,什么也别问,尽情的玩就行了。”

我点点头,老王的这句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哦,对了。去之前先看看技师。相中了,我让经理给你留出来。最近又补充了一批新鲜血液。你不是喜欢老妈子吗?你看看,符不符合你的胃口?”

老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我。我一直好奇,这家伙怎么会有这些技师的照片和资料呢?

我翻看了一下,看到了牡丹。另外还有几个特别有韵味的熟女。我都一一记下来了。我知道老王今晚去是要玩处女,生孩子。而我则是享受熟女带来的心灵和肉体慰藉。

“我可以选几个?”

老王说:“只要你鸡巴能撬得动,随意。”

是啊。我回忆著上次大战三个老女人的情景。自己再贪心也只能一次插进一个洞洞。不过我依旧喜欢双飞。一个插,一个为自己舔。资源合理利用。

老王看我选好了,白了我一眼说:怎么还是熟女啊?有时候不如玩个处有滋味。

我说:这俩女的一个长得像我姑妈,一个长得像我邻居阿姨。

老王吧唧吧唧嘴说:嗯哼,你还专挑熟人下手。哪天遇见一个长得像你妈的。你不更来劲啦?

我说:哪有那么好遇见啊。我这辈子最想干的女人其实是我三姨。并不是我妈。我妈长得不如我三姨好看。

老王说:你三姨长啥样?用不用我帮你在全国找找神似的人。美国可是有这方面的探子和公司。专门照顾像你这样有特殊癖好的用户。

我说:真的能找到吗?

老王说:不敢说一定能找到。但是中国这么大,长得相似的人太多了。

我说:要是真能找到这样的人。我还真想上了她。

老王嘿嘿笑着说:应该问题不大。你只要给我照片,我就能让下面的人替你去找。

我说:好。等回头,我把三姨的照片发给你。

老王拍拍屁股说:走吧,出去吃顿好的。晚上去开垦处女地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