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貴婦太太們 (第二卷) (45) 作者:PNGONE

簡體
.

【我的泉城貴婦太太們】

作者:PNGONE2021-5-13發表於S8

第四十五章 韓叫獸和老王

依依不捨的拔出老二,帶出一道白色的精液浪花。劉蔓蔓的小穴喝的很飽,稀稀拉拉不停地向外吐著。

精子逆流成河。污濁了她那粉粉的床單。

我歇了歇,準備晚上留下來陪她。畢竟蔓蔓的小穴不可辜負,她的狐狸精閨蜜我也志在逼得。

清晨的一通電話將我從蔓蔓的懷裡吵醒。

是小強打來的。

我知道小強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他既然找我必定是有很重要或是很新鮮的事情。

「首先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小強故作神秘的發笑。

我說:什麼好消息。

小強說:你還記得我隔壁的那一對小情侶嗎?分了。那男的不在這裡住了。

我說:你興奮個啥勁。分了,你還有想法咋的。

小強說:你不知道啊。那女的有紋身,還吸菸。不是什麼好東西,做女朋友難,做炮友容易。

我笑笑,扣扣劉蔓蔓的逼。劉蔓蔓輕輕呻吟了幾聲。

這幾聲,小強聽到了。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的聲音傳來。「臥槽,老章,你身邊有女人啊?快說,什麼時候認識的?多大了?」

劉蔓蔓故意湊到電話邊,嗲聲嗲氣的說:小章現在在我懷裡呢。你來救他啊。

小強似乎是被這句話搞到了G點。忽然發瘋似的吼著:老章,你昨晚去哪了?身邊那女人到底是誰啊?

我說:一個朋友。晚上喝多了,在她家過的夜。俺倆什麼也沒發生。

說完我又用力扣著劉蔓蔓的小穴。

小強被這一陣陣騷騷的聲音弄得有些凌亂,大罵我不夠意思。

我只是呵呵笑笑說:此事改天再跟你拉拉。

我這麼說,其實並不介意劉蔓蔓跟小強玩玩。畢竟這個女人都被老頭子壓過,難道就不能陪我兄弟爽爽嗎?

小強連連說好。他忽然又向我爆出一個重大消息。

「老章,你知道不知道咱們學校出事了。」

「咋了?」

「你還記得給咱們上過課的那個客座教授韓雲陽?」

「記得。挺好的一個老頭。」

「媽的,禽獸啊。這老東西是披著羊皮的狼。對咱班好幾個女生下過手。其中就有王一鳴他女朋友。真是日了狗了。」

王一鳴他女朋友?張曉曉?我忽然記了起來。當時大一軍訓的時候我還挺在意過張曉曉。身高一米七左右,留著一個魯豫一樣的短髮。一笑兩個酒窩,十分可愛。

「媽的,這太狗血了。張曉曉讓韓教授上了?」

「對啊。這事你都不知道嗎?照片都放到網上了。草了。你說現在王一鳴心裡得多酸啊。」

我也嚇了一跳。這個消息太震驚了。韓教授早就退休了啊。怎麼會搞上張曉曉了?

我問道:哪個網站有啊?我也看看。

「你不用看了,照片現在都被刪了。太特麼露骨了。我看著那上面那個女的就是張曉曉沒跑了。臥槽,好逼都讓狗日了。」

我說:張曉曉為什麼這麼干啊?

小強說:好像是當時張曉曉被韓教授下藥了。老韓怕事情露出去,就讓學校把張曉曉保送研究生了。

「怪不得。那現在張曉曉怎樣了?」

「估計在學校待不下去了。應該休學了。」

我問:誰把這個事捅出去的?

小強說:是下面一級的一個學妹。長得很漂亮。韓叫獸估計又想占人家的便宜,卻被人家男朋友黑了電腦。聽說老韓家裡電腦上的裸照都被人下載了放到了網上。

「草他媽,現在的學弟這麼厲害啊。」

小強說:是啊,要不能掛得住那麼漂亮的學妹嗎?優秀的男人都有幾把刷子的。

我說:是啊。老韓看著很慈善的一個老頭。沒想到這麼猥瑣啊。唉,張曉曉以後可完了。

小強說:對啊。張曉曉算是咱班重災區。完全裸了啊。臥槽,我看過那幾張照片,老韓還在張曉曉體內射精,精液都流出來了。還好幾連拍,簡直學的陳冠希啊。就差拍錄像了。

「臥槽。真刺激。寶刀不老。小強,你有沒有這些照片,傳給我看。」

「擦,好啊。虧了老子經常逛學校論壇啊。早就保留了證據了。不過,你是不是得請客。」

「那必須的。請你吃飯後,再請你泡個妹子。」

小強呵呵一笑,掛了電話。 不一會兒,我的qq就傳來了幾張裸照。上面的女孩一絲不掛,躺在一張辦公桌上。那是晚上的時候,還有幾張,是帶著精液的照片。

張曉曉!

還真的是她。

我被震撼到了。這居然是我的大學同班同學。

如今躺在辦公桌上被人射入了精液。

張曉曉的逼有一張特寫。毛很多很黑,但是不影響小穴的美感。陰唇很小,陰毛上還有精液。看得出韓教授射的時候有些射不盡。拔出來的時候有些精液灑在陰毛上。

唉。我全部收藏了下來。

想著將這些照片給老王看看。畢竟老王跟韓教授是同齡人。在這方面很有發言權。

我急忙給老王打電話,告訴了他這件大事。

老王說讓我過去給他欣賞。他要近距離觀看這個美麗的同學。

來到老王家裡,這傢伙依舊整天神秘兮兮。不知道在家搗鼓什麼。

「怎麼樣?老王。刺激吧。」

老王看看我說:「看你教授的活肯定不怎麼好。精子射出來的時候綿軟無力。」

我說:這不是先射進去後再拔出來時沾上的嗎?

老王一本正經的說:「不是。估計你教授當時不想射裡面。想要拔出來。結果射了幾下後,就軟了。這時候再往陰道裡面塞,就塞不進去了。」

「你怎麼看出來的。」

老王說:「你看看這陰毛上的精液這麼濃的一堆,還拉絲。這是頭一槍就打這麼遠。這一小塊估計是第二下射的時候留下的。你再看看陰道裡面,精液都煳到外陰上了。這是他後期想再捅進去的時候沾上的。要不你沒事拔出來往小陰唇上抹啊。你看看你教授射了多遠才?是不是軟弱無力?畢竟上了年紀,可以理解。」

臥槽。

這個你都能看出來啊。好像經你這麼一分析,似乎有些道理。 老王又說:不知道這是不是他射精的頭一炮。也許頭一炮已經在陰道里射了。後來才想起來要拔出來。但是這種可能性不大。要不然那個小陰唇上也不會沾上濃精了。

我比出大拇指說:經驗老道啊。

老王笑笑說:你教授射了也就一寸多遠。要是我來干,同樣拔出來站在桌前,我起碼能射到這女孩的胸口位置。你信不信?

我咽了口唾沫說:信啊。你牛逼。

老王有些得意說:二十來歲的小姑娘,陰道壁還是緊實的。在你把老二拔出來射的時候,應該充滿強大的爆發力才對。你看看你教授,短小無力。才射到陰毛上。可能當時他也太緊張了。不過,越是緊張應該射的更遠才對。

我說:你最近有沒有找幾個處女玩?

老王白了我一眼說:我能閒著麼?給你看個好玩的吧。

他說完從沙發上打開筆記本電腦。隨後為我看了幾張照片。

我上下翻動照片,發現這都是一些身材高挑,面容秀美的女孩。

每個女孩身邊都有一行小字,寫著她們的身高,年齡,體重,籍貫,學歷等等。

我翻了一會兒,看得有些心裡痒痒。這些女孩實在太漂亮了。有幾個還穿著空姐制服。不知道是職業裝還是cosplay

「老王,這些人是幹什麼的?」

「待選的秀女。你往後看,還有她們每個人的私處特寫照。有的逼逼長得真美啊。」

我加快翻閱速度。果不其然,前面看到的每個女孩,後面都一一拍了裸照。

我數了數,這一共是十四個女孩。

我說:「你給我看這些裸女啥意思?你都上過?」

老王搖搖頭說:暫時還沒有。目前報上來的這些女孩都是處女。老子想跟她們這些小女孩玩個遊戲。

我說:什麼遊戲?

老王搖搖頭,眯著一雙老眼說:給我生孩子的遊戲。

我說:這遊戲有什麼新鮮的。

「你不懂啊。我這個年紀精子的成活率已經下降嘍。想老來得子不是那麼容易啊。」

我撇撇嘴說:你美國不是有孩子嗎?

老王說:都是溷血兒,我想要在中國留幾個純正的種。老王家的這條根不能斷。

我說:溷血兒孩子也是你孩子。

老王說:不一樣。他們生在美國,是美國人。將來我這幾個孩子,是中國人。

我哦了一聲,說道:你將來會回中國?

老王說:我現在不就在中國麼?等老了就回這裡。 「那你這些中國的孩子咋辦?」

「操那麼多心幹嘛,自然有人替我養。我在中國還有很多投資和公司和廠房,以後這些都會留給我這些孩子。」

我點點頭。心說,土豪的世界我畢竟不懂。

「有人喜歡玩車,有人喜歡玩表。我喜歡玩女人,生孩子。」老王說完,拿過筆記本看了一眼。似乎很是得意。

我說:這麼多女人一起給你生。能生個足球隊了。

老王說:不一定。這些女孩都是處女。有的不一定能受孕。看看吧,誰能懷上老王的種,先獎勵一百萬,一套房。孩子要是生下來了,確定是我的。再獎勵五百萬。

我砸吧砸吧嘴。覺得老王一直隱藏的夠深的。

我開著玩笑說:「要是一不小心,這十幾個女孩都被你搞大了肚子。你不就傾家蕩產啦?」

老王聽後哈哈大笑,摸摸我的頭說:你發燒了吧。就算這些女孩都壞了我老王的種,也不過是幾個小錢而已。

臥槽。老王絕壁是個大土豪。我那時都有種想綁架他的衝動。

老王看著螢幕吧唧吧唧嘴,說:這個女孩是東北的老家。現在在這邊上大學。學歷可以,身高也可以。就是下面逼毛多了點。看著還挺亂的。性慾肯定強。

我白了老王一眼,心說,你生個孩子還檢查人家逼毛長得美不美?

老王說:逼美是第一,人美是第二。我不能虧了自己的老二。

我也湊過來看了幾眼,老王選的這十幾個女孩已經直逼模特校花水準了。膚白貌美大長腿,最關鍵的還是處女。

老王看看我說:「心痒痒?記著吧小伙子。男人有錢才有交配權。」

經典!

我說:這些女的,你準備什麼時候上?

老王不懷好意的看看我說:著急了?反正你也撈不著上。要不是這些人要給老子生孩子,勻一個給你玩玩也無妨。不過,她們這些女孩都有任務在身,所以沒法讓你玩了。不過,你可以跟著我去看。給老子拍錄像記錄下來。將來老子以後沒需求了,可以把這些錄像翻出來看看,回憶一下當年英姿勃發的樣子。

我點點頭說:行。你說咋辦就咋辦。

我知道老王不會虧待我。讓我跟著去,後面一定有好處。』』

「還記得那個ZQ山莊嗎?」老王笑眯眯的說道。

「記得啊。是個好地方。」

老王說:「今晚還去。你先給老子拍錄像。完事之後自己找個女人玩去吧。」

此刻我想起了白虎阿姨牡丹。

我說:「這個山莊不會是你的吧,老王。」

老王笑笑道:「你猜?」

「我猜是。我看那裡面的那些經理對你特別不一樣。」

「那是咱老王有魅力。你去了什麼也別想,什麼也別問,盡情的玩就行了。」

我點點頭,老王的這句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哦,對了。去之前先看看技師。相中了,我讓經理給你留出來。最近又補充了一批新鮮血液。你不是喜歡老媽子嗎?你看看,符不符合你的胃口?」

老王把自己的手機遞給我。我一直好奇,這傢伙怎麼會有這些技師的照片和資料呢?

我翻看了一下,看到了牡丹。另外還有幾個特別有韻味的熟女。我都一一記下來了。我知道老王今晚去是要玩處女,生孩子。而我則是享受熟女帶來的心靈和肉體慰藉。

「我可以選幾個?」

老王說:「只要你雞巴能撬得動,隨意。」

是啊。我回憶著上次大戰三個老女人的情景。自己再貪心也只能一次插進一個洞洞。不過我依舊喜歡雙飛。一個插,一個為自己舔。資源合理利用。

老王看我選好了,白了我一眼說:怎麼還是熟女啊?有時候不如玩個處有滋味。

我說:這倆女的一個長得像我姑媽,一個長得像我鄰居阿姨。

老王吧唧吧唧嘴說:嗯哼,你還專挑熟人下手。哪天遇見一個長得像你媽的。你不更來勁啦?

我說:哪有那麼好遇見啊。我這輩子最想乾的女人其實是我三姨。並不是我媽。我媽長得不如我三姨好看。

老王說:你三姨長啥樣?用不用我幫你在全國找找神似的人。美國可是有這方面的探子和公司。專門照顧像你這樣有特殊癖好的用戶。

我說:真的能找到嗎?

老王說:不敢說一定能找到。但是中國這麼大,長得相似的人太多了。

我說:要是真能找到這樣的人。我還真想上了她。

老王嘿嘿笑著說:應該問題不大。你只要給我照片,我就能讓下面的人替你去找。

我說:好。等回頭,我把三姨的照片發給你。

老王拍拍屁股說:走吧,出去吃頓好的。晚上去開墾處女地了。

【未完待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