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貴婦太太們 (第二卷) (41-42) 作者:PNGONE

簡體
.

【我的泉城貴婦太太們】

作者:PNGONE2021-4-27 發表於S8

第四十一章 一龍戲三鳳(一)

我們兩個又簡單聊了一陣,我就下線了。

一連兩天時間的等待,'西域男孩'那裡並沒傳來任何迴音。我心裡暗暗尋思著,可能是這三個女人沒有相中我吧。雖然當時心裡有些可惜,不過卻沒覺得有太多失望。

這一天小磊給我打來電話,他在電話中不停地夸讚蘇雲超的媽媽,說什麽中年美婦長得嫵媚銷魂,屁股很會夾人之類的話。總之小磊對這個女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只能嗯嗯的回覆他。畢竟小磊的光顧的確可以為這個女人帶來不少收入和快樂。

小磊說:「章哥啊,你同學他媽媽的屁股真帶勁。我早就想草這樣的女人了。幹起來那叫一個爽。」

他說著說著便扯到了正題上。

小磊忽然問我:「哎,最近你感覺到什麽沒有?」

我說:「感覺到什麽?」

小磊說:「王總最近找咱們的次數少了。你感覺出來沒有?」

我反問說:「她上個月找過你幾次?」

小磊想了想說:「四次?五次?大概就這麽多。以前都是十多次呢。」

我說:「上個月,王總根本就沒找我。」

小磊忽然提高嗓音說:「你看看吧,果然有大問題了。王總恐怕又找了新歡了。」

我笑著說:「可能吧。人家是大老闆。只要捨得花錢,大街上的帥小伙不有的是啊?」

小磊說:「這個騷女人。算了,沒有她咱們可以繼續找別的女人包養我們。」

我說:「你找到目標了嗎?」

「還沒呢?群裡倒是有幾個,不過我看著不來勁。我怕到時候硬不起來。」

我說:「看著沒勁就別上了。浪費精子。」

小磊說:「不過還好。最近有欣欣給我敗火。他不找就不找吧。」

「欣欣?欣欣是誰?」

小磊說:「你同學的媽媽叫崔雨欣啊。你不知道?我每次要射的時候就愛叫她欣欣。欣欣我要射你了。」

我奧了一聲,原來蘇雲超的媽媽叫崔雨欣啊。

小磊聊得十分興起,偶爾會跟我學幾句他倆做愛時的淫蕩腔調。我聽了之後也不禁暗暗的想:蘇雲超他媽也真的夠騷了。

小磊說:「章哥,你那個同學是不是跟他媽做了啊?」

我說:「沒有吧。你聽誰說的?」

小磊說:「我猜的。這麽騷的女人不可能放過自己兒子。何況她兒子得了這個病,一時半會兒出不了院。」

我說:「你草的心還挺多的。做沒做你得問問你的欣欣。」

小磊說:「嗯,明天我問問她。」

我說:「你整天在那裡啊?」

小磊說:「沒啊。我就上午去去啊。不過我準備這幾天連著喂你同學他媽喝我的疙瘩湯。這個女人真是敗火啊。」

我說:「你身上的火還挺大的。」

小磊說:「那是啊,自從鄭愛琴滑胎後,我心情一直不好。這次有了欣欣,整個人又復活了。」

我打趣的說:「小心別再把這個女人的肚子再搞大」

小磊說:「不行了。這娘們吃藥啊。她肯定不會懷孕的。不過這樣最好,我可以隨意開砲。」

我呆了呆沒說話。

小磊繼續說:「章哥,以後再遇見什麽小媳婦,老阿姨啊。一定要通知兄弟我。我專門為各種老女人疏通下水道。」

我笑了笑說:「好的。以後再發現品相好的一定跟你分享一下。」

小磊說:「章哥仗義。」

聊完天后,我就掛了電話。

回憶著小磊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我在心裡只能默默對小磊說,對不起了哥們。有些女人我是不會跟你一起分享的。比方說陳玉,比方說你心心念叨的蔡玲。

不過剛才小磊的一番話,讓我老二興奮不已。他說,老逼寬鬆會疼人,耐插耐乾很敗火。我細細體味著,似乎有那麽點意思。

本想著晚上的時候去找蔡玲玩。可是下午的時候西域男孩便給我發來信息。他說,客戶那邊定下了。晚上在hg酒店等你。

我看到這個消息,心裡著實有些緊張。一對三,這個活怎麽干?怎麽樣才能把活干好?

西域男孩給我一些建議,大致上都是如何把握時間,如何拉長前戲。總之目的只有一個,讓客戶舒服了,自己才能賺到錢。

隨後他給我發了幾張客戶的照片,都是她們出去爬山時的照片。

我看了看她們身後的景色,很熟悉啊。泰山嘛。她們三個一起合影微笑,從三個人的面相不難看出,她們三個的氣質都很出眾。她們的身材偏瘦,屬於嬌小型。從她們三人的長相上,我感覺她們應該是來自江浙一帶的女人。

等我晚上來到了她們下榻的酒店房間,這再一次印證了我的猜測。她們三個有兩個是江蘇人,有一個是浙江人。

一開始,她們的說話音調我聽不太懂。以為自己是在聽外語。適應了一段時間後,她們才用不怎麽標準的普通話跟我交流。

這三個女人各自給自己取了一個名字。

那46歲的女人自稱是花木蘭。身高能有161cm。

那48歲的女人自稱叫楊玉環。身高差不多也是161cm。

那個52歲的女人來自浙江名叫趙飛燕。身高有167cm。

她們三個長得都比較苗條纖細。在我面前,就像是三個小姑娘一般。

她們見到我笑的很開心,熱情的拉著我的手讓我坐在她們旁邊。

花木蘭很豪爽大方,每一次都是她代表三人跟我說話,那趙飛燕偶爾插幾句嘴,楊玉環最沉默,幾乎坐在那裡一直笑。就是不說話。

花木蘭問我今晚見到她們三個有什麽感覺。我說很緊張,很興奮。

花木蘭笑笑,又問我說。你最多一次能堅持多久?

我說差不多半個點吧。

花木蘭說,她們三個對我很滿意。希望我對她們三個也能滿意。這樣才能在一起玩的嗨。

我問:「待會兒你們要我做什麽?」

趙飛燕笑著說:讓你做皇帝啦。你身體這麽壯,今晚應該能滿足我們三個。

我笑笑。老二有些鼓脹難耐。畢竟眼前這三個女人雖然半老,但是說笑間言辭十分撩人。

酒店這間屋子很大,是個豪華套間。足夠我們四個人在這裡一起折騰了。

花木蘭說話的時候,用手不停地摩挲我的褲襠,摸著我那硬邦邦的大鳥,她十分喜歡和享受。

我說,你們三個要一起來?

花木蘭笑笑說:「不是。今晚你要過五關把我們伺候舒服了,才能讓你射出來。」

我問她到底怎麽玩?

花木蘭說:第一關就是舔我們的腳指頭,第二關是舔我們的耳根。第三關舔奶頭,第四關舔菊花。第五關舔鮑魚。每一個人你都要舔到我們滿意才能讓你射。

我說:行吧。你們一個一個的來,還是一起上?

花木蘭說,看在你這麽壯的份上,我們一起來。

我說好吧。心想:這個活還是乾的來。就算這樣給她們舔一晚上都行。都省的我的子彈和體力了。

我當時一門心思集中在如何能拿到那十萬塊錢。至於客人要怎麽玩,我讓她們盡興就是了。

趙飛燕讓我脫衣服去洗澡,她們三個人穿著睡衣在床上看電視。

洗完了澡,我敞開了身體。花木蘭笑著說,我就喜歡又高又壯的男人,頂的好舒服來。

我笑笑說,你要是讓我頂你。我都怕把你下面頂壞了。

花木蘭說:待會兒你伺候的好。滿足你的這個要求。

我的金槍傲然挺立,神氣活現。她們三個頻頻用手摸摸它的頭,似乎是先提前感受下它的硬度。

好硬來。好大。

我的雞巴龜頭看起來有些發育畸形,屬於橫著長的那種。但是看在她們三個人的眼裡卻成了最靚麗的風景。

「你們把睡衣都脫了吧,我想看看裡面。」

花木蘭第一個脫掉,胸前兩個桃子有些下垂,但是皮膚還算緊緻。陰毛較少。我主要看得就是陰毛,只要那裡森林少,舔起來就容易。

趙飛燕第二個脫衣服,他在我的面前還故意扭了扭屁股。被我一巴掌拍在上面。楊玉環的皮膚很滑,就是下面看著有些陰唇緊閉,不知道是唇肉太長還是剛洗完澡的原因。

楊玉環的逼最好看,幾乎沒有什麽毛。陰唇很小,而且很肥。這樣的逼吸吮起來比較有彈性。可以一口咬在嘴裡。

我問她們說:「可不可以跳過第一關,直接去第二關。」

結果花木蘭說,不可以。必須過五關才讓你干。

我無奈的搖搖頭,只能從腳指頭慢慢舔啊舔。看在錢的面子上,我也是豁出去了。

我一邊給她們舔動腳趾,一邊用手慢慢撓她們的腳底板。我這麽做,無非是要儘快讓她們跳到下一關。

我一一為她們細細的舔過,她們三個人也不說滿意也不說不滿意。我就直接跳到了第二關。舔耳朵。

她們三個就靜靜的躺在那裡,任由我壓在她們身上舔。這一次我可以將腿和老二在她們三人身上慢慢磨蹭,一是讓自己興奮起來,慢慢享受。而是能給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

她們說是過五關,其實要求並沒有那麽嚴格。我舔完她們的雙耳,一般就順勢去咬她們胸前的桃子。有時候我會一邊咬著花木蘭的桃子,一手又去摸趙飛燕的饃饃。

這時候,我忽然覺得自己的手不夠用了,嘴也不夠用了。恨不能此時多生出來幾雙手就好了。

被我舔奶的過程,就是三人閉目享受的過程。她們嘰里呱啦用我聽不太懂的話交談著。我只能聽個大概,她們大致上在說自己家的生意又如何如何。

她們的話我雖然聽不完整,但是知道這是三個很有錢的女人。她們喜歡我這樣強壯高大的北方漢子。因為我的身子可以給她們三人的小穴帶來更勐烈的撞擊和快感。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舔的嘴巴和舌頭都有些僵硬了。

這時候我就聽花木蘭笑著說:開始舔我下面吧,小洞洞都好癢了。

我俯下身去,第一個去舔花木蘭的鮑魚。

果不其然,花木蘭的陰唇上確實流淌著一絲絲晶瑩剔透的粘液。我將她的鮑魚全部含在嘴裡,讓她發出自在銷魂的呻吟聲。

「好舒服啊,帥哥。就這樣一直舔我吧。」

聽到花木蘭呻吟,楊貴妃和趙飛燕也坐到了我身邊。她們一個伸手握著我的老二上下擼著,另一個則用嘴親我的腰和屁股。

這兩個人顯然是剛才被我親的燥熱了。

慢慢來,別著急。我一個個的都把你們三個騷貨伺候舒服了。這是我內心最深處的聲音。

舔完了花木蘭又舔趙飛燕,舔完趙飛燕再舔楊玉環。我現在沒時間顧忌分給她們三人誰的時間多。

只是一頭扎進她們的雙腿間,賣力的吸吮著那一張張流著口水的小嘴。

她們三個很有默契的排列好屁股,一個個飽滿豐盈的臀部向我噘起,等待著來自我舌尖的誘惑和安慰。

啊——啊——啊

三個人的菊花被我的舌尖依次掃過。那種快活刺激的放蕩聲久久迴盪在房間裡。

我做完這一切,感覺自己的舌頭有些抽筋。實在轉不動了。如果只是伺候一個人,興許我還能忙活過來。可是要同時為三個女人親吻,我的舌頭就有些轉不動了。

花木蘭說:「帥哥你的大鳥看著真棒。以前干過多少女人?」

我腰間挺著那根硬邦邦的棍子,說起話來很有底氣。我說:「好幾個吧。怎麽了?」

趙飛燕說:「我上個月找了一個跟你身材差不多的男人。他下面看著很大,但是搞了沒一會兒就射了。不知道你這個久不久。」

我看了看趙飛燕,捏了捏她的奶頭,說:阿姨不讓我停。那我就繼續干你。

趙飛燕笑著說:男人再強也有繳槍那天。不過,之前我睡得那個時間太短了。最長也就十分鐘吧。一點不盡興。

花木蘭說:小帥哥,上來吧。我先替她們試試你怎麽樣。

我點點頭,挺槍疾刺。

花木蘭身形相對我來說很嬌小。我勐地一槍捅進去,她就驚得瞪大了眼睛,隨後深吸一口氣說:我的天,太大了。感覺快插到我子宮裡了。

【未完待續】

第四十二章 一龍戲三鳳(二)

花木蘭的小逼很小巧,看上去跟我老二的尺寸有些不相配。但是這只是看上去而已,我的龜頭慢慢將她的陰道壁撐的飽滿了,她的那張小嘴還是將我粗大的槍管吞了下去。

緊緊的吸吮著我的槍頭,讓我有種捅了一個小女孩的花骨朵逼一般。

「你生過孩子嗎?」我問花木蘭。

花木蘭說自己沒有小孩。所以下面水嫩緊緻,對老二的壓迫感很強。

「來吧,快草死我吧。」

花木蘭此時有些翻著白眼。她在我強大勐烈的炮火攻擊下,身子漸漸顫抖了起來。她在享受這種被我狂草的快感。

我看看一旁的楊玉環和趙飛燕。她們笑嘻嘻的望著我的汗珠慢慢掛滿額頭。

我勐地拔出槍頭,輪到楊玉環了。

其實,這三個女人當中最令我感到興奮的就是這個女人,她的逼微微有些紅腫,像是一個惹人憐愛的小女孩的嘴唇。

狠狠插入其中,有些涼涼的,很是舒服。幾秒之內,龜頭感受到了兩種不同溫的陰道。

楊玉環不說話,就是看著我笑,她一笑,眼角皺起幾條歲月打磨的細紋。看上去很成熟,很風騷。

「阿姨,你的逼里水很多。」

我用力的摩擦著,不大功夫,她的小穴里就溢出了不少濕濕的液體。滑滑的,涼涼的,讓人想尿在其中。

我親著她的嘴唇,她摟著我的背,靜靜享受著我的身體給她帶來的一波波高潮。若此刻我不是在伺候這三個人,我真想就此射在楊玉環那紅艷艷,肥嘟嘟的鮑魚里。那感覺一定爽到飛起來。

可是此刻,我還不能射。我的工作不是享受和射精,而是用最少的子彈讓她們達到更多的高潮。

趙飛燕摸著我的屁股說:感覺這個小伙子很強,比那個小王還會伺候人。

花木蘭說:小王是李姐的相好,健身教練。雞巴硬,也挺持久的。不過,這個帥弟弟更有勁,雞巴頂到我裡面很深。

趙飛燕說:「弟弟,待會兒輪到我了。」

我擦擦汗,說:你們怎麼不找三個男人一起玩。

趙飛燕說:我們就喜歡同時玩一個。看你們明天提不上褲子。

我看看這個五十多的女人,心想,你們三個騷貨這是要榨乾我們啊?

我還沒草夠楊玉環,就被趙飛燕拽了過去。她主動的架起雙腿,讓我刺進了她的老穴。不得不說,趙飛燕的穴是最鬆弛的,畢竟她生過孩子,肚子上有一個明顯的刀口。應該是剖腹產。

「阿姨生的是閨女還是兒子?」

趙飛燕深情的看著我說:生了個閨女。比你大,都快三十了。

我開玩笑的說:那我再送你一個閨女?

趙飛燕調皮的說:要是我年輕幾歲,興許可以。現在年紀大了,你辦不到了。

我聽了這話,心裡有些不服氣。人家隋琳也跟你差不多年紀,如今卻想跟我生個寶寶呢。只是,我沒有將這話說給趙飛燕聽,說了人家也不信。

將趙飛燕壓在身下用力的抽插著,腦海里漸漸想起了隋琳。若跟隋琳的顏值一比,趙飛燕差得遠。身材也不行。

我的槍管在鬆弛的陰道里毫無壓力,漸漸有些興趣缺失。

我問道:待會兒我射給誰?

趙飛燕第一個開口說:射給我吧。

我說,今晚都射給你嗎?

花木蘭笑著說:不把我們都伺候舒服了,不准你射。

我說好,挺槍又捅進花木蘭的小穴里。

她們三個跪在床上,每個人都朝我噘著腚,她們三個的小穴被我一覽無遺。毛濃密一些的,毛稀疏一些的,肉穴乾燥的,肉穴濕漉漉的。簡直各有各的不同,一眼望去風景無限。

一槍挑三洞。幹完一洞又插下一洞,如此循環,抽插不止。這時候就是個鐵人,也快要累壞了。

「不行了,阿姨,我好想要射。」

我的長槍被三個鮑魚輪番摩擦的有些想吐。

「好孩子,射給我吧。」趙飛燕開口,回頭笑著望著我。她的臉上洋溢著濃濃的母愛。那種渴求精液的聲音,讓我渾身打了個激靈。

我此時正在抽插花木蘭,我說:阿姨你要不要啊?滾燙的精液。

花木蘭搖搖頭說:別射我裡面。

我勐地抽出來,插到楊玉環屄里。同樣的問了一句:阿姨,你要不要啊?

「你射吧。」

什麼?我彷佛耳邊出現了幻覺一樣。沒想到楊玉環也允許我體內射精。

趙飛燕還在一旁渴求說:射給我。我喜歡被男人射裡面。

我再次拔出長槍,象徵性的插了幾下趙飛燕。然後掉轉槍頭,將早就憋不住的一槍精液全部注入了楊玉環的小穴里。

啊——

我狠狠抓搓著她的雙乳,將全身的重量壓向她翹起來的臀部。

「騷貨,射你屄里,終於射你屄里了。這一刻真是天旋地轉啊。」

我心裡大聲喊著。釋放著獸慾。

楊玉環臀部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熱滾滾的激流射到了陰道里,她忽然夾緊臀部,菊花都在顫抖著。整個人的腰身也劇烈的抖動起來。

隋琳和蔡玲都告訴過我,當男人滾燙的精子射進她們體內的那一刻,她們會覺得格外的舒服。那是另一番美妙的滋味。

趙飛燕拍了我屁股一下,說。孩子,怎麼不射給阿姨?

我說:下一次射給你啊。這次沒控制好。在她裡面就想射了,沒法再拔出來。

趙飛燕笑了。說我是個壞孩子。第一炮應該給她的。

簡單休息了一會兒。花木蘭又來了興致,她從我繳槍之後,一直在等待我重振雄風。她還想要。

這時候花木蘭躺在我的邊上,摟著我的腰,跟我說著一些下流的話。她的一隻手托著我的兩個鳥蛋,慢慢的撫摸,希望它們快快助我找回男人的金槍。

「再給你一分鐘,我想要。

我無奈的笑笑說,行啊。你幫我吹一下。立馬就硬了。

花木蘭嫌棄的看了我一眼,說什麼也不會給我吹簫的。她是金主媽媽,怎麼會給我這樣一個服務的男人吹老二呢。是我想多了。

這時候,趙飛燕說:我給你吹吹吧。孩子。

我嚇了一跳,趙飛燕看起來很慈祥的面容忽然朝我一笑,讓我心中有種不顧一切的躁動。

我躺在花木蘭懷裡,趙飛燕在我腰間找到了小雀雀。

老二十分鐘之前才吐過,雖然現在能夠再次勃起,可是我還是想讓它再休息一會兒。沒想到,趙飛燕一口含住了它,這時的我如同掉進了溫暖的海洋中,舌尖的浪花輕輕撫摸著龜頭,讓它一點點在趙飛燕嘴裡變大,變粗。

「真是好孩子。現在已經老大了。」

我重新恢復了雄風,這都是趙飛燕阿姨吹簫的功勞。

我看著趙飛燕那張有些歲月的臉龐,忽然聯想到了自己的大姨。小的時候,最最迷戀的就是自己大姨的懷抱。大姨的胸很大,每次她抱著我的時候,我都覺得很開心。現在趙飛燕吸吮著我的老二,我也有種回到大姨懷抱里的感覺了。

好有味道的老女人。

越看趙飛燕,我越覺得小磊的那句話很對。老女人會疼人啊。敗火最內行了。想到這裡,我的老二蹭蹭的膨脹了起來。

第二炮的炮火顯然我已經預留給了趙飛燕這個老女人。

又是輪番舔了一番逼。辛澀和苦鹹的味道蔓延在舌尖,我的嘴裡滿是鮑魚的味道,我不停的用衛生紙擦嘴。為了錢,我那一晚還是很拼。

等我們四個人再一次炮火激戰的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十二點多鐘。還有幾個小時,我就解放了。

我渴望著第二輪炮火過後,自己能得到一定的休息時間。可是花木蘭的一番話,讓我的心徹底涼了。

花木蘭說:今天睡了一下午,晚上睡不著了。小帥哥晚上好好聽話啊。

我看看其餘二人,她們也都精神飽滿,似乎也不想幹完就放我睡覺。

難道她們讓我今晚一直這麼幹下去嗎?真有可能,如果真是這樣,我得節約體力和子彈。畢竟西域男孩早就跟我說過,一定要減少射精的頻次。這樣才有精力去伺候好客戶。

我差點犯了一個大忌,今晚我不是來享受性愛的。我是來掙錢的啊。

如果我想一夜干三個女人,完全可以讓隋琳給我安排。到時候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干累了就可以歇歇,睡一會兒,想干哪個女人就爬起來干誰。不用擔心她們舒不舒服,只要自己爽了就行。

可是現在不行,我的任務就是伺候她們三個。客戶現在正如狼似虎的需要我。我哪能就這樣輕易繳槍射精。

煳塗,剛才我射精簡直是煳塗。

可是那一次我已經憋到了極致,實在是不能再忍了。

其實,你完全可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讓自己的性愛更持久。

這是西域男孩跟我說過的話。他曾經有過類似的經歷。他的身體好,一夜七次郎都沒問題。他的經驗是現在的我最需要的。

伺候女人不一定要用力將她們每次頂到G點。你完全可以慢慢抽插,保持或低於自己平時的活動頻率。這樣你的時間就長了,她們著急就急吧。反正我就這個頻率啊。

西域男孩的一些經驗還是很有用的。

女人的逼,像什麼。就像是一張嘴,一張吞精無數的嘴。這張嘴,你要充分挑逗它,而不是輕易讓它吞掉你。

慢一點,再慢一點去喂它。喂它的時候不要想著它,要想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這樣照做了。速度緩慢了下來。當然這個速度只有我自己能感覺到。

我用騰出來的手指去搗花木蘭的陰蒂,去搗趙飛燕的陰唇。只用老二去安慰自己喜歡的楊玉環。

龜頭滾燙,第二炮似乎已經無法再阻止了。我看了看時間,一點半了。時間很久了。

趙飛燕摸著我的小乳頭,仰著頭輕輕地看著我笑。這個老女人渴望受精的快感,而我此刻也希望能用精液注滿她的老穴。安慰她,讓她開心。

「阿姨,想要我的精液嗎?」

「想要。孩子,射進來吧。射進阿姨的子宮裡去。」

「阿姨的屄里很燙。」 「對啊。快把精液射進來,給阿姨的逼降降溫。」

「好啊。我憋不住了。」

「來啊,好孩子。長得真帥,阿姨好愛你。」

「阿姨,我真射了。」

「啊,快射進來吧。我感覺到了。射的真有勁。精子真燙。阿姨好舒服。」

「阿姨,我能趴你身上睡會嗎?」

「行,孩子。你睡會吧。累壞了吧。就這麼趴在我身上睡吧。」

趙飛燕緊緊摟著我的腦袋,很是滿足的笑了。我的老二在她的老穴里有些萎靡,但是沒有被她的陰道擠出來,我的巨根依舊是有硬度的。濃濃的白色精液從她的鮑魚里溢出,流到了床單上。

可是此時的我卻顧不上去管這些。善後的工作都是楊玉環在做。

我真的有些睏倦了,只有通過緊緊摟著趙飛燕,我才能得到短暫的喘息機會。老二一點點在陰道里軟了,我暗暗的告訴自己,不能滑出來,呆在這裡面對我是有好處的。起碼我能好好的歇一歇。

要不然,花木蘭又要拉著我去幹活了。

花木蘭和楊玉環見我一直呆在趙飛燕身上,也不好說什麼。我始終沒有將長槍拔出來,我跟趙飛燕側身躺著。享受著這片刻的安靜。真的好珍貴。

約莫過了半個鐘頭,我短暫的睏了一會兒。雖然還是有些倦意朦朧,不過比之前剛射精的時候有精神。

我拔出老二,精液嘩嘩的流到床單上。剛才我用槍桿堵著趙飛燕的鮑魚,不知道有多少子孫流到了她的子宮。

她朝我笑一笑,很滿足。因為她剛才一直在夾著我的老二,這段時間裡,趙飛燕很享受被我捅著的感覺。

「你快去洗洗。待會兒回來好好伺候我。」花木蘭是三個人中最活躍的,她的要求也是最多的。

簡單的沖洗了一下身子,龜頭被溫熱的水流激了一陣,迅速的抬起了龍頭。

「年輕的小傢伙身體就是好。鋼槍時刻不倒。」

花木蘭望著我又勃起的老二,心裡十分喜歡。

花木蘭雙腿一分,朝我招招手說:來吧,帥哥。上來耕地了。

騷貨!

我暗暗罵了一句。這個叫花木蘭的富婆實在是淫蕩的很。

她雖然淫蕩,但是承受不了幾下就開始叫喚。似乎自己的小逼像是要被我撕裂了一般。

我不去理會這些呼喊聲。認真的埋頭耕地,順便想著怎樣在她屄里播種。

花木蘭的逼,嬌小但是裡面很熱。老二放在裡面像是泡在一盆熱水裡,讓人很想在裡面撒一泡尿。

你叫什麼名字?

我問她。

花木蘭說,你問這個幹嘛?

我說沒什麼意思。就是想喊著你的名字草你。這樣我更勐。

花木蘭想了想說,你叫我淑貞阿姨就行。

「好,淑貞阿姨。我要草死你了。」

「你草死我吧。能被你這麼壯的小伙草死,阿姨很高興。」

我說:你玩過多少男人?

淑貞說:沒有幾十,也有一百。都是帥哥。我喜歡被帥哥的大雞巴插。

帥哥的雞巴舒服嗎?

舒服死了。

你就一次沒被人內射過?

有啊。不過被內射了我得吃藥。

我說,內射爽不爽?

爽啊。

我說,那我待會兒內射你。

花木蘭說,不行。你別內射。

我說,你跑不了了。現在就射給你。我開始嚇唬她。挑逗她。

不要,不要。

淑貞有些著急。

我狠狠的蹂躪著她的小穴,她就像被我的老二狠狠的釘在床上,根本逃不掉。

我說,那你要不要我的老二了?

她說:要。

我說,你要的話就得聽我的。任我怎麼做都行。

淑貞掙扎著說:不行。你別射裡面。

我狠狠的草,就是不答應她。

趙飛燕和楊玉環在一旁撫摸著我的乳頭,讓我渾身血氣翻滾。

這時候已經快半夜三點了。楊玉環慢慢有些睏了,噘著屁股倒在一邊。趙飛燕還在摸我,她覺得這一次還能在我這裡榨取精子。

我不停的嚇唬淑貞,說我馬上要射了。嚇得她四肢不停的掙扎。十分有趣。

被我嚇唬了幾次後,她才知道我一直都在嚇唬她。隨後我再故技重施,她也不那麼反應強烈了。

趙飛燕捧著我的臉開始親我的嘴巴。她的一條柔軟的舌頭不停的舔著我的牙齒和舌頭。那股勁說不出的讓我興奮。

彷佛我這一炮應該射到這老女人的嘴巴里。

「快點干我。快點插。」花木蘭似乎要達到高潮,不停的催促我加快頻率。

我揉揉她的小陰蒂,讓她舒服的死去活來。那種饑渴的聲音更加強烈了。

「用力插我啊。我要大雞巴。」

趙飛燕見我一直在乾花木蘭,也興趣缺缺的倒在一旁看著。

我回頭問趙飛燕:阿姨我又要射了。怎麼辦?

趙飛燕笑笑,朝我噼開了腿。說:來吧,孩子。到阿姨身上射出來。

我看看那有些褶皺的小腹,再看看那陰毛稀疏的老逼。其實此刻在那裡發泄出來也很不錯,總比擼在花木蘭的小腹上過癮的多。

我擦擦汗說:好啊。阿姨。那我在你身上射。

說完將槍頭拔出來。

花木蘭一看我拔出槍來,有些意猶未盡說。不行,不能拔出來,繼續干我啊。

我說,我要射了。不能射你裡面啊。

花木蘭說:算了,你繼續干我吧。愛射哪裡射哪裡吧。

我看看趙飛燕的老穴,又看看淑貞的熱穴。覺得還是先把花木蘭喂飽了吧。這樣三個人一人挨我一炮,也算公平合理。

我沒有猶豫,繼續挺槍插進淑貞阿姨的熱穴里。

一進來,我渾身一顫。這逼里太特麼熱了。

「淑貞阿姨,你的逼里好燙啊。」

「燙嗎?我覺得你的雞巴才燙。不過越燙我越喜歡。」

「騷貨,一會兒射一群小蝌蚪給你。」

「好。小伙,你快插我。摸我的奶子。」

花木蘭不行了,她快高潮了。

女人要高潮的時候就愛說胡話。我很明白。

「我要把阿姨的逼草爛。」

我勐烈的捅著淑貞阿姨的小穴,巨大的肉棍像是真要將她完全刺穿。

啊——

好勐,好勐。

「快把我的逼操爛吧。求求你了。狠狠的草我。」

咕嘰咕嘰,我用力太勐。小穴里的液體和空氣被我來回擠壓的亂叫。

「啊,好爽。啊,好爽。阿姨惡逼快要被你插爛了。」

花木蘭的逼確實被我乾的有些紅腫了。

我勐烈的搓著她的雙乳,雖然小了些。但是能抓在手裡。有種很小巧的別樣風味。

她的雙腿牢牢盤踞我的腰,一邊被我幹著,一邊說著:「草死我,草死我。」

「淑貞阿姨,我要放炮了。」

「來吧,來吧。今天讓你射裡面。」

「騷貨,日你媽。草。」

我渾身電流穿體而過,說不出的興奮和快樂。

「不許拔出來。一直插在裡面。把精子都射在屄里。」

「好。騷逼。都射給你。射給你。給你。」

我說話斷斷續續,每說一個詞,炮筒里就向外射出一股激烈的炮彈。舒服而銷魂。

射完之後抖三抖。

我抖了三抖,感覺炮管舒服了很多。淑貞阿姨一直死死抱著我,不讓我拔出來。她也在學習趙飛燕。利用我老二的硬度,做最後的狂歡。

【未完待續】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