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侠 第二章 野味

鉴于不少朋友问起一代大侠,这周先放出第二章。 基本上大致的风格和口味已经可见一斑,所以再次提醒一下。 感到不合口味的朋友,请果断Ctrl+W自救。 多谢。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方仁礼顿时有些慌神,勒住马头左顾右盼,一面傍山,另一面则是一片稀疏 林子,看地上车辙蹄印倒伏荒草,镖队和自家亲眷应是往这边去了。 他哪里还敢多呆,一抽马鞭便往那边追了过去,口中颤声叫道:“爹!娘! 二姐三姐!你们在哪儿?” 奔出十几丈,不听自家人回音,两旁树丛中却跳出三四个彪形大汉,手中握 着厚沉乌亮的鬼头刀,面目狰狞一身煞气,大喝着冲了上来。 “救命啊!有土匪!”方仁礼心胆俱裂,鞭子几乎抽裂马臀,慌不择路疾驰 而去。 才跑出不远,胯下马儿突然长嘶一声,俯身一头栽倒,也不知绊倒在什么上 面。凭他三脚猫的功夫,纵使反应颇快,身躯却不知该作何应对,当即狼狈万分 的摔在泥中,连滚了好几个跟头,趴在一片烂泥之中。 这片泥腥的要命,他满肚子斥骂撑起身子,只觉手上黏乎乎的好不难过,抬 起一看,才发现掌上竟满是褐红污血,吓得他三魂飞了六魄,发出一串惨叫,手 脚并用往后爬去。 爬出数尺,手掌在草丛中一下按住个硬邦邦毛茸茸的圆球,滑得他身子一歪 栽了个恶狗抢屎,险些连腰也扭了。 他气恼万分的爬起身来,一脚将那圆球踢出草丛,定睛一看,却是个血淋林 的人头,那张布满了惊愕恐惧的面孔,他竟并不陌生,正是保护他一家平安的镖 局中人。 怎么……怎么会遇上这种事!他双手扯着头发,转身就想去看马儿还能不能 骑,不想远处呼喝声迅速逼近,他哪里还敢回头,只得硬着头皮转身沿着车辙大 步流星追去,学了两三年的轻身功夫除了用来偷香,怕也只有这会儿最为卖力。 渐渐地,两旁尸身越来越多,不过镖师较少,反倒是五大三粗的山匪倒毙更 多。 方仁礼也无暇去数,只是边用衣袖胡乱擦抹着脸上的污秽,边夺路狂奔。 养尊处优娇生惯养了这些年,他哪里见过这种地狱般的场面,裤裆里湿漉漉 的,想必是刚才就已尿了裤子。 也不知跑了多久,方仁礼一头扎进一片空地中,抬眼一看,父母姐姐的马车 正停在面前,稀稀落落几个镖师护在两旁,背对着自己严阵以待,这才算是心中 一松,涕泪纵横踉踉跄跄跑了过去,叫道:“爹!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方家女眷都缩在马车之中,方父抖抖嗦嗦站在车边,一听方仁礼叫唤,喜出 望外回过身来,颤巍巍一把将他抱在怀中,老泪垂流喊着他的乳名道:“孝儿, 咱家……咱家今日遇上大祸了!歹人作恶,歹人作恶哇!要不是陈女侠武功了得, 咱们一家几口连着大半个镖局,就都葬身于此了!” 方仁礼壮着胆子探头一看,他垂涎已久的那位陈姓女侠果然正精神抖擞站在 最前挺剑而立,周围数尺方圆竟倒下了足有十余具尸体。 他心中大喜,只觉生机有望,赶忙拨开老父,三步并作两步窜上前去,站在 陈女侠斜后,向着对面凶神恶煞的十七八个贼匪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我姐 夫可是名震西南的剑侠,杯酒坠月杜太白,你们得罪了我,不怕他来把你们一个 个剁碎了喂狗么!” 陈女侠侧目瞪他一眼,斥道:“闭嘴,都是些亡命之徒,哪儿会有人认识杜 大侠。有这精神,帮我护好你的姐姐们去。” 方仁礼本就是随便逞下威风,一听训斥,再见到对面的确没有丝毫怯意,反 而上前两步,顿时脖子一缩退回到马车边上。 他爹看儿子身上尽是血污,顿时难过的泪流满面,拉着他的手絮絮叨叨问东 问西,唯恐伤了方家这唯一一棵独苗。 方仁礼心中稍定,一边随口安抚着慌了神的老父,一边伸长脖子留意着前面 战局。 两个山匪似乎有些按捺不住,对望一眼,左右分开挥刀冲来。 陈女侠本名陈澜,在江湖上也曾闯下过水舞剑妖的名号,只是时局不稳加上 情路坎坷,这才到镇上隐姓埋名做了镖师,这种寻常土匪再来百八十个,她也不 会放在眼里。 两把大刀劈来,陈澜滑步向前,裙裾飞扬中拧腰反刺抬腿踢出,轻而易举在 贯穿右侧匪徒喉头同时,足尖点中左侧腕脉,将另一人大刀卸下,跟着顺势旋身 横斩,剑光掠过,鬼头刀还未掉落在地,一颗人头已随着血柱喷跳而起。 “我早已说了,快些让开,我如今修身养性不愿多伤人命,凡是滚的,我就 饶他一条狗命。”陈澜横剑在胸冷冷道,不怒自威。 方仁礼看得目瞪口呆,心里连叫了几声庆幸,多亏他没对这位女镖师震动上 什么下作手段,否则,撞上的可绝对是铁板一块,非叫他吃够苦头不可。 那些匪徒却仍不见多少怯意,连半步也不曾后退,只是咬牙切齿的盯着他们。 陈澜冷哼一声,道:“怎么,不肯散去,是还有什么帮手不成?” “不错,老夫腿脚不便,来的晚了一些,没想到这种寻常镖局里竟还藏着这 么硬的好手。是老夫大意了。”一个嘶哑无比颇为刺耳的声音从侧面传来,接着, 四个大汉抬着一个竹制躺椅,满头大汗飞奔出来,缓缓放在地上。 方仁礼循声望去,大感不屑,那边躺椅上乘凉一样坐着的,竟是个双腿齐膝 而断、两只眼睛都被挖去只剩下褐红眼窝的干瘪老头,这种残废,他觉得自己都 能按倒痛打一番。 陈澜却并未大意,而是颇为谨慎转过身来,正面相对道:“阁下是谁?山大 王当成这副模样的,可当真不多见。” “老夫身陷囹圄多年,前些时候才得以脱身,听你年纪,怕是不太可能认识 老夫。”那老者抬手捻须,哑声道,“老夫姓孙,单名一个断字,昔年还在江湖 走动的时候,蒙朋友抬爱,赠了一个大力神魔的雅号。只可惜……老夫如今这副 模样,是见面不如闻名咯。” “大力神魔?”陈澜秀眉微蹙,思索片刻,突然面色一变,道,“你……你 不是投身魔教,成了十大护教长老之一么!” “咦?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有些见识。那都是多年前的旧事了。如今魔教都分 崩离析,哪里还有什么护教长老。”孙断口唇蠕动,嘶哑的嗓音宛如噩梦中的低 吟,摄人心魄。 陈澜白皙的喉咙蠕动两下,杏眼一转,在孙断眼睛和腿上仔细打量一番,沉 声喝道:“你虽是武林前辈,如今这副模样,想必也再难有当年大力神魔的威风, 今日你们死了不少,我们也折了许多,双方就算扯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如何?” 孙断阴恻恻一笑,道:“如今山河破败,狼烟四起,我收下这些亡命徒,本 也都是些走投无路的莽夫,旁人死的再多,只要他们有肉吃有酒喝有女人可日, 就决不会有多少难过。至于老夫,本就是下山来捕猎野味,那些没用的男人死就 死了,只要你们几个活生生的女人还在就好。” 陈澜面色一变,怒斥道:“你一把年纪,反倒成了采花淫贼么!” 孙断缓缓支起上身,淡淡道:“你错了,淫贼采花,不过是为了那弹指之间 的虚妄快乐。而老夫需要你们这些女子,是为了修炼一门盖世神功,你也是习武 之人,能成为这盖世神功的一部分,岂不是好事?” “呸!”陈澜怒道,“一派胡言!你身入魔教,练了不知道什么采阴补阳的 邪功,还说得如此恬不知耻,我看你身残不忍动手,没想到你这残废老狗如此不 识抬举。好啊,我倒要看看你练的是什么盖世神功!” 孙断抽了抽鼻子,笑道:“你这年纪还能守身如玉,多半是情路不顺。呵呵, 这真是天赐良机,这种内功不错阴元精纯的处子,少说也能帮老夫化用七八日的 功力,你就是想走,老夫也绝不答允。” “无耻老贼!看剑!”陈澜被说到痛处,羞怒交加,双脚一顿飞身而起,长 剑疾刺孙断喉头。 孙断冷笑一声,抬手神指凌空一捏,就如那双盲眼也能见物一般,准确无比 地将陈澜长剑夹在指缝。 陈澜面色大变,抬手运力一抽,长剑竟然纹丝不动,好似铸入磐石。 孙断屈臂一扯,一股真力顺着剑锋传去,陈澜撒手已然不及,半身一麻向前 扑倒,旋即胸前一紧,竟被孙断枯瘦左掌隔衣攥住了半边乳房。 “外功练得太勤,实在可惜。”孙断好整以暇揉了一圈,微笑道。 陈澜登时涨红了嫩白面皮,强提一口真气,左掌急劈,砸向孙断眼窝。 孙断右手一晃,只听当的一声,陈澜长剑齐指断在他手上,他一扬一刺,那 截断剑便闪电般刺入到陈澜左肩,穿骨而过。 “啊——”陈澜惨叫一声,右手松剑便要去救。 孙断撤指一弹,那截断剑噗的一声从陈澜肩头贯穿而出,寒光一闪,远远钉 入一个打算偷偷溜走的镖师后心。他旋即抬臂一格挡住陈澜掌招,手掌一滑,顺 着她右腕一路拂过,就听一串咔咔脆响爆竹般响起,一路响到肩头。 陈澜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孙断的手掌过处,她的手臂竟好像被抽光了骨头 一样,软软耷拉下去,再也动不了半根指头。 所幸她反应并不算慢,惨败霎时便至,她也知道再不保命便在来不及,痛号 声中双足一蹬,扭身便逃。 “晚了。”孙断叹息般轻声说道,双手在竹椅扶手上沉沉一拍,干瘦身躯犹 如离弦之箭,灰影一闪就已在半空握住了陈澜纤细足踝。 他左掌凌空虚劈,地上轰然一响开裂出数尺方圆的一个浅坑,借着这反弹之 力,他好似捕到雀鸟的鹰隼,带着陈澜无处借力的身影轻巧无比的回到竹椅之上。 “老贼!”陈澜忍痛曲起左臂,一肘顶向身后孙断。 这已是她最后的挣扎,就像已被提到空中的小兔,徒劳地蹬出一腿。 孙断冷哼一声,并指为剑疾刺而出,陈澜的手肘还未顶到他胸前,他的两只 枯瘦手指已经深深挖入她左肩剑锋透出的伤口之中,旋即一捏一拧,凄厉无比的 惨叫声中,那条左臂也软软垂下,再也动弹不得。 “老贼!我……我一身功力宁愿散去也不会便宜了你!”陈澜面色惨白,怒 极喝道。 哪知道孙断一掌印在她背后,震得她哇的一声喷出一片血雾,冷笑道:“你 那点狗屁功力,老夫才不放在眼里。老夫要的,不过是你坚守多年的精纯阴元而 已,它帮老夫化来的神妙功力,岂是你那萤火微光可比。” 陈澜自知一败涂地,绝非这老怪物的对手,听他话中意思,死前怕是还免不 了一番羞辱凌虐,她心气一向甚高,那里肯受这种委屈,当即一定心神,将舌根 合在齿缝,运力便咬。 孙断也不拦她,等她痛哼一声,齿缝血如泉涌之时,才不慌不忙一捏下颌, 按低她头,让她哇的一声吐出一截断舌带着满口血块,接着手指在她颈后穴道一 捏,笑道:“蠢女人,行走江湖这么久,莫非不知道只要及时止血,不叫你呛死, 嚼舌这种事情,便只是痛得要命么?” 陈澜疼得连面颊都抽搐起来,再想斥骂什么,可嘴里一来没了舌头,二来痛 不欲生哪里还说得清楚。 孙断深吸口气,探手在陈澜胸前随意捏了几把,旋即向下一抄,撕拉一声, 将她裤裆从中扯开,露出一片毛茸茸乱蓬蓬的耻丘。 “呜呜!呜啊啊啊——”陈澜羞愤欲绝,摇头狂呼,血沫从她的口唇之中飞 溅出来,狰狞无比。 谁都能听出她嘶嚎声中的屈辱和不甘,那清晰的呼救,分明的传递到周围众 人的耳中。 但没有人敢动。 方家老父早已跪在地上,吓得随时可能昏厥过去。其余的镖师一个个呆若木 鸡,竟都骇得傻在原地。 方仁礼满脑子都是一个逃字,只是四面围的都是凶神恶煞的山贼,一个个胳 膊比他的腿粗,他哪里迈得开步。 悲愤的呼声之中,孙断皱巴巴的老脸浮现了一丝狞笑,他垂下手,挤开裤裆 处特地缀上的一颗盘扣,跟着将那缝隙一拉,一条黑黝黝的粗大怪物便噗噜弹跳 出来,直挺挺竖在陈澜臀后。 方仁礼一贯自忖本钱雄厚,可一眼见到孙断那条老二,禁不住到抽一口凉气, 自愧不如。 寻常男子能有儿臂般的阳具,那连走路都要多带三分雄风,可孙断胯下那条 鸡巴,就连叫驴都要输上三分,竖在他齐膝而断的瘦削双股中间,真好似多了条 腿。 孙断亮出这条东西还不满足,双手一转,把陈澜调转到面朝自己,微笑道: “来,看看老夫这宝贝,你的处子元红,可就要归它了。” 陈澜泪眼婆娑垂首望去,顿时杏眼圆瞪,一边摇头惨叫,一边屈膝提腿,又 再挣扎起来。 目不见物的孙断仿佛颇为享受女子那心胆俱裂的悲惨哀鸣,笑吟吟侧耳倾听 同时,一双枯爪顺腰下滑,运力一捏,凶猛真气直贯陈澜双股根部两条大筋。 那两条有力弹动的长腿,顿时失去了所有力量,软软垂在两旁,连足尖也移 动不了分毫。 孙断似乎对那已全无反抗能力的玉体各个诱人之处都没有半点兴趣,一见陈 澜已没了挣扎抵抗的本事,便直接把她抱到了自己胯上。 龟头大如鸭蛋,陈澜的娇嫩玉壶又不曾有半点湿润,如此往上一放,那根鸡 巴和戳在一块连皮猪肉上怕是也没什么分别。 方仁礼也算是霸王硬上弓的行家,这么连唾沫都不抹上一把,就算进得去, 又哪里会有什么快活,遇上紧一些的娘们,非得磨破了龟头不可。 他正在心里嘲弄着老怪物武功虽高,床上本事可差得要命,就听一声几乎穿 透苍穹的尖叫,再定睛看去,孙断那双枯瘦手臂筋肉陡然暴起,竟硬生生把陈澜 动弹不得的娇躯摁下了数寸,算算距离,那紫黑发亮的龟头,想必已经硬生生破 关而入。 肩头与右臂的彻骨疼痛顿时被逼了下去,双股之间,犹如一根巨大木钉被重 锤击入,撕心裂肺已不能形容其万一,陈澜尖叫未止,便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这时一个胆子大点的镖师终于忍耐不住,抄起手边腰刀,转身便往远离孙断 一侧杀去,大叫道:“不逃还等什么!” 可他才不过迈出两步,那边孙断一抓陈澜软垂右手,向他这边平平一举,跟 着屈指一弹,就听陈澜一声惨叫醒转过来,一道寒光破空飞出,从后射入脖颈, 从喉头穿出,直直钉在树干之上。 方仁礼凝神看去,那杀了一人还入木三分的,分明就是一片薄薄的带血指甲。 那个镖师烂泥一样倒下的同时,方仁礼一家周围的所有人等,没有一个再敢 妄动半分。 陈澜面如金纸汗如雨下,哪里还看得出方才的半点英武,双唇蠕动,丝丝血 唾垂流,含含糊糊好似在反复说着什么。 孙断笑道:“这会儿知道求饶了么?放心,老夫不准你死,你便死不得。就 是黑白无常来拘你的魂,老夫也保证你能活到让那两个鬼也操过再说。” 看她娇躯不住颤抖,眼中神采涣散,他哼了一声,道了句不过如此,便双手 一松,只扶在前后不让她倒下,由她坐在那根巨物上,凭着自身体重缓缓沉下。 “嗯呜——呜……呜呀啊啊啊——” 鲜血润泽,花径开敞,宝蛤崩裂,猩红如浆。 方仁礼看着那条狰狞巨物一寸寸消失在陈澜撕开的裤裆之中,连大气也不敢 多喘半口。他亲手取下的元红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却莫说见,连听都不曾听过有 谁的开苞,能开的如此惨烈。 可他却转不开眼,喉头上下滚动几次,竟连湿漉漉的裤裆里,都突然一阵发 紧。 不过须臾,陈澜就已经坐到了底,阴关花心早被压得扁如面团,可那条鸡巴, 却少说还有小半露在外面。 看她连哀号的力气都已没有,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嘶哑呻吟,孙断狞笑着提起 右掌,缓缓按在她不住抽动的柳腰后侧。 接着,一股猛烈的真气透体而入,恍如一柄细长利锥,顺着督脉向下急行, 所经之处,犹如万针撺刺,痛不欲生。 那利锥转眼下到督脉任脉相隔之处,跟着锋锐一转,毫不留情地刺入陈澜花 房深处。 而直至此时,孙断都不曾抱着她动上一次,那条粗大的阳具,就像是一个进 食的工具,深深地埋在这上好菜肴之中。 并非情潮汹涌不可自拔,在连番泄身中崩流满腔阴津,而是被真气强行破开 阴关,不但没有丝毫愉悦,反而正已经裂伤的阴户加倍痛楚。在陈澜明显的抽搐 中,她口角的白沫,和再无守护的阴元一起流了出来。 片刻之后,孙断满足地呻吟了一声,双手抱起已经濒临昏厥的陈澜,抽出了 满是血丝的巨物,笑道:“不错,精纯的很,不愧是守身如玉的女侠,足能为老 夫转化整整八天分的神功。” 陈澜苍白的唇瓣颤动了一下,却已发不出什么声音。 “你刚才杀了老夫不少手下,这里站的,还有不少是他们亲如兄弟的好友, 我看,就把你交给他们处置吧。”他双手一抛,将陈澜丢给旁边的土匪,道, “留她条命,好歹也是个能生崽儿的。没轮到的,先去把那边会武的男人杀了。” 接到陈澜的土匪欢呼一声,三四人当即把她按倒围在周遭,长满黑毛的大手 一阵撕扯,顷刻便把不久前还威风八面的女侠剥得一丝不挂白羊一般。 这帮粗人哪知道什么风月情趣,那血糊糊的阴户也没让他们少了半点兴致, 一个大汉当即一脱裤子,趴在陈澜身上挺身一刺,黑乎乎的鸡巴恶狠狠戳了进去。 阴津狂泻加上处子落红,又被孙断那根巨柱开过了路,那土匪虽然壮硕,进 的到也顺畅,一顶到底,便忙不迭低头埋入陈澜丰润白嫩的乳房,一边波浪起伏, 一边对那一对儿奶子左舔右咬,只恨爹娘少给他生了一张嘴巴。 场景总算香艳了许多,可方仁礼却完全没了兴致观看,一腔热精,早被挺刀 逼近的土匪们吓成了尿,险些又撒一裤子。 他爹早已吓破了胆,瘫在马车边上软成烂泥,胸膛起伏鼓了半天的劲儿,才 勉强挤出句一字三颤的话来,“孝儿……快……快逃吧……” 马车中三位女子更是早已哭成一团。 方仁礼心乱如麻,抖抖嗦嗦看了一圈,四下根本没有活路可言,凶神恶煞的 土匪少说也有二三十人,一个个听着马车中的女子惊惧抽泣,听得兽性大发双目 发红,真和想要吃人的饥饿猛兽没有什么两样。 “跟他们拼了!”退无可退,一个镖师终于挥刀怒吼一声,杀了上去,残余 的七八个镖师呼啸一声四散杀开,靠着对死亡的恐惧榨出了生命中最后的勇气。 可孙断还在。 这个枯瘦的老者缓缓把可怖的胯下之物收回裤裆,跟着双掌一拍竹椅,咔的 一声掰下两块竹片,屈指一搓,甩手打出。 数点青芒好似长了眼睛,从土匪肩头电光般划过,将那些镖师手中兵器瞬息 之间全部打落。 镖师们的武功人数本就不占上风,一霎那全部没了兵器,顿时惨叫四起,尸 横就地。 当第一个匪徒喘着粗气从陈澜的赤裸玉体上爬起来的时候,镖局跟来的人手, 已经全军覆没。 红肿的阴户中缓缓流下黏乎乎的白色浆液,与不远处一个个被割断的脖子上 流下的黏乎乎红色浆液彼此呼应,一起染湿了下方的泥土。 只不过,那些腥臭白浆还没流出多少,下一根脏兮兮的鸡巴就塞了进去,噗 滋挤出一片。 看到只剩下自己的家人,方仁礼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口唇不住颤抖,却连 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 大抵是想要保全儿女,方母泪流满面从马车中钻了出来,强迈开不住打颤的 双腿,跌跌撞撞跑了两步,向着孙断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哀求道: “山大王,我们全部盘缠都给您,您老……放过我们吧。我们家中还有产业,您 ……您留下我们两个老骨头,放孩儿们回去,万贯家财,保证如数奉上!求求您 ……放过他们三个吧……” 孙断冷冷道:“万贯家财老夫要来做甚?能买回老夫的双目双腿么?” “山大王,您要什么只管开口,我们夫妇能做到的一定去做,只求您放过我 的孩儿们……求求您了……” 孙断竟不再理她,对身边匪徒道:“这婆娘生过太多孩子,年齿又高,身上 不剩几两底子,老夫懒得费力,便赏了你们吧。” 方母虽然年纪不轻,可毕竟生活富足养尊处优,体态丰腴肌肤白皙,也算得 上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比起排队等那惨兮兮的陈澜,自然是好上不少。 孙断话音刚落,几个土匪立刻眼露凶光,快步抢上前去,趁方母磕头未起, 直接将她双手反剪背后抓住,撕拉一声扯开她的裙子,亮出肥肥白白的滚圆屁股。 方母抬头尖声高呼,喊出口的,却还是为子女求饶的话:“山大王,您放过 我的孩儿吧……求求您放过他们……我给您做牛做马为奴为婢,来世结草衔环, 必定报您大恩大德啊!” 她嘴里凄厉求情,身后那五大三粗的汉子也没闲着,三下五除二脱掉裤子, 往她臀后一个马步蹲开,双手扒开腚沟,一口唾沫吐在褐红玉门,扶住鸡巴往里 狠狠一戳,便顶到她数年不曾不被夫君碰过的松软甬道之中。 一边前后摇晃,一边被撕开衣襟掏出软软垂下的奶子,她一边仍在高呼求饶, 仿佛此时此刻,脑海中已仅剩下保全儿女性命这一个念头。 方仁礼跪在地上,心如死灰之际,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往母亲被撞的不住波荡 的雪白屁股那边看去,瞄了几眼,腹中一热,竟又觉得裤裆有些发紧。 “那个小子。你识字么?”孙断靠在竹椅上听着方母连绵不断的凄惨求饶, 突然开口问道。 仿佛抓住了一线生机,方母忍耐着体内来回冲撞的摩擦痛楚,忙高声道: “他识字!我们为孝儿请过先生,先生还夸他聪颖,他识字,真的识字!” 方仁礼汗出如浆,连点头都快要不会,最后急忙抬起右臂压着脑袋上下动了 动,跟着立刻反应过来,那孙断是个瞎子,哪里看得到,忙带着哭腔喊道:“我 识字!我……我和爹都识字!” “一个识字的就够了。”孙断冷冷道,“老夫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两个识 字的,在那婆娘身上的男人出精之前,分个死活出来,活着的我带走,帮老夫读 后半本秘笈。若是到时候两个都活着,就全杀了,若是有谁自杀,老夫就帮他杀 另一个。” 方父一双老眼顿时瞪如铜铃,抖抖嗦嗦看向方仁礼,道:“孝儿……这…… 这……” “去,给他们一人一把刀。”孙断冷笑道,“操那婆娘的,你也快些,你能 赶在他们爷俩杀起来之前出了精,马车里的两个嫩雏儿,老夫采罢阴元,便先赏 你。” 那汉子双眼红光更盛,牢牢卡住方母丰腴腰肢,啪啪撞上屁股,大腿肌肉都 绷成一块。方母完全傻在地上,没想到会换来这么个结果,可一想如果这么下去 那父子两人都要没命,赶忙拼死挣扎,盼着能延后点时间。 她猛一使力翻过身来,险些把那汉子甩脱,他一咬牙搂紧她腿强压上来,双 手抓住乳房用力掐住。 其他土匪都退开乐呵呵看起了热闹,一时间半裸美妇和精壮汉子厮打成一团, 胯下还偏偏连在一起,倒也颇为好看。 方仁礼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鬼头刀,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刀尖点着地面,说 什么也抬不起来。 他老父涕泪交加扶着马车站起,扭头看了看正为他们性命和歹人搏命拖延的 爱妻,凄厉地惨叫一声,将手中鬼头刀举了起来。 “爹……你……你……”方仁礼从小被宠溺到大,无论如何也不信父亲竟要 对自己下手,颤声几个字说出口去,满脑子却尽是母亲扭动挣扎的裸体和面前越 来越近的狰狞脸孔。 “动!手!啊!”察觉到阴户中的那根鸡巴越涨越粗,方母被压在下面卡住 脖子动弹不得,只得长声叫道,凄若夜枭。 “哇啊啊啊啊——”方父猛地跑上两步,高举的鬼头刀晃晃悠悠砍了下来。 方仁礼退开了一步,那沉甸甸的刀砍在他脚边的一块石头上,火花四射,映 亮了他死灰一样的双眼。 他的瞳孔骤然缩紧,手指死死握住了刀柄。 “不要!不要这么快……再操我!再多操我一会儿!我是欠日的女人,土匪 大爷!你再多日几下啊!” 随着耳边传来母亲彻底不顾廉耻的呼叫,方仁礼的手终于动了。 沉如泰山的刀,突然变得好似没了重量。 那土匪抽出湿淋淋的肉棒,耀武扬威的站起身来时,方父枯瘦的身影已经倒 了下去。 那张充满惊惧的老脸上,在人生最后的时刻,流露出一丝凄楚的微笑。 方仁礼看着刀口上缓缓流淌的血,呆若木鸡。 孙断的唇角勾起一丝狞笑,冷冷道:“不行,你慢了。是那边先出来的。” 方母一愣,喘息着喊道:“没有!没有!是我儿子先……先……先……” 她连说了三个先字,却发现之后的话她怎么也讲不出口。 弑父,大逆不道。 孙断冷笑道:“不过你下手这么果断,老夫很欣赏你,决定再给你一条活路。” 方仁礼的目光已经浑噩一片,看着四周的尸体,只觉世上再没有比死更可怕 的事,茫然道:“什么……活路?” “能与弑父相提并论的逆伦之事,还能有什么?”孙断哼了一声,屈指弹出 一道真气,正中方母颈侧,让她喉中一窒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接着道,“你去 奸她一次,出精进去,老夫就饶你母子二人不死。否则,她这么一个不可能再生 孩子的婆娘,老夫留之无用。” 方母啊啊呀呀的叫了几声,泪流满面连连摇头,一看方仁礼竟转过身来,当 即瞄了一眼马车,起身一头撞了过去。 旁边土匪眼疾手快,哪里肯让她就此自裁,拦腰一抱将她摔在地上,跟着按 手按脚,直接将丰腴美妇在地上赤裸裸压成一个大字。 “去吧,你连爹都杀了,还怕什么?还有什么你不能做?”孙断的声音突然 变得非常低沉,充满了奇异的诱惑力,“去吧,这也是为了救她。她会原谅你的, 这样一来,你们就都能活命了。” 心神好似被一根丝线拴住,方仁礼低下头,看着母亲的胯下,缓缓地拉开了 裤带。 不久之前才在采山女的阴户中大逞威风的阳具垂头丧气的耷拉着,丝毫没有 起色。 “娘的,东西不小,却是个骡子。”一个土匪骂了一句,周遭诸人哈哈大笑 起来。 孙断指尖一弹,又是一股真气遥遥点在方仁礼丹田之下,热流登时往阳具那 边汇聚了一些,软趴趴的鸡巴,立刻成了半硬不软的模样,“能塞进去就能成, 你们帮帮他。” 刚才才在方母身上爽了一次的汉子哈哈笑着站到方仁礼背后,一边把他按趴 下去,一边高声道:“来来来,操了这一场,咱俩可就是穿过一双靴子的好兄弟 了。” 方仁礼喘息越发急促,心中压着的千斤巨石随着软软龟头触到母亲湿漉漉的 牝户那一刹那,轰然崩碎。 孙断那仿佛有着神秘力量的声音在他耳中不断回荡,他抬头长声尖叫起来, 状若癫狂,接着,他一把挣开背后的汉子,双手一抄抬起了母亲双腿,盯着她满 是掌印的丰满酥胸,怒吼着将尚未完全胀起的鸡巴一股脑塞了进去。 方母目眦欲裂,悲愤欲绝,摇动脖颈将后脑往地上死命撞去,无奈泥土松软, 只有细碎小石,无论如何也取不走她的性命,只能让她眼睁睁看着一手带大的儿 子在上方不断地耸动,耸动…… “很好,穿上裤子,过来老夫这边站着吧。老夫不管你以前叫什么,以后你 就叫狗子,老夫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懂吗?”听到方仁礼喘息着从母亲身上爬 开站起,孙断满意的笑道,“好了,剩下还没来得及过瘾的弟兄,抓紧时间。马 车里的两个给我看好了,出了岔子,莫怪老夫出手无情。” 孙断话音未落,早就急不可耐的汉子们一把把方仁礼推到一边,脱掉裤子, 争抢着扑向方母和陈澜。 而马车里被拖出来的两位方家小姐,早已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发泄完的匪徒大抵够数之后,孙断再次叮嘱不要弄死两个女人,便先行一步。 方仁礼和两位姐姐,就这样被带到了群山之中一处隐秘的山寨里。山寨没有 名字,之前的山大王头颅还挂在门外的竹竿上,应该是他亲信的土匪尸体排开了 整整一列,才不过刚刚开始发臭。 方仁礼战战兢兢地看着周围粗糙的木屋,他此刻还不知道,未来要在这里度 过上千个怎样难熬的日夜。 “带狗子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不用怕他跑,这地方没人带路,他活着出不 去。”交代两句之后,孙断叫来一个匪徒背起自己,走进最当中的大屋。 那一天,直到深夜,剩下的匪徒才意犹未尽的返回,陈澜早已不成人形,为 了泄欲方便,她一口整齐银牙都被石头敲落,肿起的嘴巴里,不住的溢出丝丝白 浊,而方母没有杀人之恨在身,总算不像受了大罪的样子,只是双眼直楞,不住 呵呵傻笑,看样子,竟像是疯了。 一侧的一列屋子是专门用来关押女子的,里面关着之前山大王的压寨夫人, 和几个被抢上来供众人淫乐的女子,看她们面色苍白的样子,不难猜出都已被孙 断干脆利落的享用过。 这是方仁礼到山寨的第一天,也是陈澜不吃不喝的头一日。 十天之后,陈澜绝食而亡,临死之前,气极败坏的孙断命人将她绑在公马身 上,百般羞辱。 当晚,陈澜的裸尸以极为不堪的姿势挂在了大门外的树上,而方家泣不成声 的二小姐,被亲弟弟抱进了孙断的卧房。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5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