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侠 第七章 迷乱

啊……抱歉又迟了。

大家的热情真是让我羞愧……

还好赶上剧透三了。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六集将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袁兄弟,你这马怎么连马鞍都没配一副?”牵出自己那匹枣红胭脂马,杜晓云英姿飒爽翻身上去,望着袁忠义那匹马,眉心微蹙,“看着还这么矮小,能跟上么?”

袁忠义夹紧马腹,喘息道:“我尽量快些,如今正事要紧,来不及另寻马匹了。”

杜晓云却摇了摇头,“磨刀不误砍柴工,你这马已经在喷沫子,路上要耽误事。”

“你且稍待。”她说罢,下马进去客栈,不过片刻,便快步出来,道,“换这匹马。”

跑堂从后槽那边牵出一匹瘦高黄马,器具齐全,看着就比他眼下这匹精壮迅疾。

袁忠义急着离开此地,免得自己伪装并不很妥当的脸被太多人记住,点头上马,踢腹启程。

其时宵禁在即,照说城内城外已经不准再有人马出入。

但杜家在西南也算有几分薄面,杜晓云的侠名,多少还能有些作用,守城兵丁听她一说,便忙不迭开城门撤拒马抬横栏,点头哈腰恭送。

袁忠义唇角微微抽搐,艳羡道:“杜女侠果然厉害,这些兵卒我进城的时候一个个趾高气扬,对上您,可就全不一样。”

杜晓云急着救哥哥嫂嫂,无心听这种奉承,策马疾奔,只道:“你先跟我说说,我大哥到底怎样了?”

路上袁忠义早已经编好了故事,当即气喘吁吁娓娓道来,讲给杜晓云听。

大力神魔孙断这种角色,根本不是寻常年轻人会认识的邪道高手,能提及此人,还能提到魔教镇教之宝的《不仁经》,杜晓云原本还有的几分疑虑,也都顷刻烟消云散。

在袁忠义的口中,杜太白是为了寻找一家姓方的人,杀上山寨清剿盗匪,恰逢孙断闭关,等他杀光山寨中的恶徒,救出包括袁忠义在内的一干人等,要走之时,才与孙断撞上。

孙断《不仁经》虽已有大成,但目盲腿残,终究敌不过杜太白剑法精湛。

“可杜大侠就要获胜之际,那……那残废恶贼却突然鬼叫一声,通体赤红,也不知道使了什么邪法,一掌就将杜大侠打飞出去。”

袁忠义讲得绘声绘色,杜晓云闻言一惊,“我大哥被他打飞出去?”

“正是如此,我们这些被救的人吓破了胆,那些女的都四散逃命去了。可我……我心想,错过杜大侠这次的救命良机,哪里还有求生的机会?我就猛地扑了上去,把杜大侠盖在身下,掩住他口鼻气息,希望他能不被那恶瞎子发现。”说到这儿,他停顿一下,声音微颤,露出几分恐惧,道,“当然,我也……也有些私心,我知道那老怪物练功需要用女子帮助,那些女人逃了,他肯定要追,我去保护被打伤的杜大侠,兴许……兴许反而能保住平安。”

杜晓云神情越发紧张,“之后呢?”

“那老贼果然听着声音先去追那些女子,我……听女人惨叫不住传来,觉得情况不对,急忙把杜大侠拖到一边,用茅草盖住。其实我到此刻也想不通透,为何杜大侠明明已经稳占上风,却突然被打伤了呢?”

袁忠义故意有此一言,其实是在测试杜晓云到底对《不仁经》了解几分。

《不仁经》中有一门功法名叫三阴破魂,可在修炼者对上实力远超自己的敌人时用以搏命,能让功力短时间内提升数倍,但之后至少三天虚弱不堪,比常人还要不如。

若杜晓云连这都知道,他就要更加小心谨慎应对,免得被识破。

但杜晓云并不知情,只是蹙眉道:“想必是那《不仁经》中有什么邪门功法吧,大哥不似是如此大意的人,怎么……唉。”

袁忠义叹道:“想来是看那魔头身体残废,失了戒心吧。之后我拖着杜大侠躲在角落,根本不敢去看外面的情形。后来,我听那老怪似乎拄着拐杖回去了,这才壮着胆子用冷水浇醒杜大侠,他将这些信物交给我,告诉我有马的地方,我就急忙赶来,找你求救。”

杜晓云怒道:“你为何不把我大哥也带下山?”

袁忠义一缩脖子,战战兢兢道:“杜大侠说他受伤颇重,动弹不得,而且……他说那老怪应该也已奄奄一息,兴许回去就会找密室躲起来疗伤,带着他,我反而更可能走不脱。”

杜晓云重重哼了一声,拿起鞭子对着身后马臀就狠抽了几下。

那胭脂马吃了迁怒,嘶鸣一声,更加卖力狂奔,袁忠义渐渐被落在后面,直到下一个岔道,才重新齐头并进。

快到的时候,杜晓云才想起问了一声方家的事。

袁忠义早已想好,只说自己被抓上去不久,山里匪徒倒是提过曾抓上来一家姓方的,但男的都已死光,一老俩小三个女的也半截就死光,他一个也未见到过。

“杜大侠也问过我,我说了之后,他显得颇为伤感,看着更加委顿,我也就不敢多提了。”

杜晓云怒道:“我早就劝大哥,大嫂如今养好身子,为杜家添丁进口才是首要,一班娘家的亲戚,被山匪抓去一年多,哪里还有生机?他就是不听!”

袁忠义低下头,轻声道:“可能,杜大侠也想……也想趁机多剿杀些为祸一方的土匪吧。”

杜晓云叹了口气,道:“如今这世道,兵荒马乱,匪祸哪里灭得干净……而且不少占山霸路的,其实是活不下去的穷苦百姓,真遇到了,还要散些银子出去……”意识到扯得远了,她目视前方,“不谈了,你也快些,莫要耽误了我大哥的性命。”

等到那片山林附近,明月已然高悬,远远狼嚎声起,恍如鬼泣。

袁忠义当然不肯让杜晓云从杜太白上山的路走,否则沿途既有横死车夫还有她大嫂与侍婢的两具艳尸,估计当场就要出事。

“这边。”他提前下马,从此前捉走那采山女孩儿的路线,带着杜晓云进了深山。

这一路上,她就只问过自己大哥如何如何,对杜夫人,仅在抱怨时稍带提到。袁忠义心中隐隐不悦,但也略感轻松,免得备下的谎话被询问太多露出破绽。

他不敢暴露武功,故意散去真气隐入经脉,脚下虚浮,上山行道不久就气喘吁吁。

杜晓云心急如焚,可又不愿碰他,最后只得解下佩剑,连鞘递出让他扶稳,运起内力上抬,帮他步履轻快几分。

袁忠义心里清楚,这种年轻女子内功根基再怎么扎实也有限度,在这里消耗一下,等到山顶真动起手来,他也能多些胜算。

当然,他的计划中,还是不动手最好。

他现在的武功可以说是既强又弱。他一身真气靠八重《不仁经》加持,随便施展什么阴柔功夫,一分便有八倍之威。但他除了《不仁经》外,又什么像样的武功都没学过,招式不过是花拳绣腿,轻功也就是跑跳纵跃,真能把架子摆得一板一眼的,拢共也就一招黑虎掏心——这一招还基础到不可与任何心法搭配,和运起内力随便挥一拳出去差异不大。

所以最理想的状况,还是不战而取人之阴。

看杜晓云步态身段,神情举止,想来是个苦修功法未动过什么春心的,这种内功根基扎实又正当好年华的处子,若是一身元阴没泄过半点,袁忠义心中估摸,少说也得有个十几二十天的分量。

如此一来,至少离开此地的赶路时日,就算是攒够了。沿途若有什么村妇山姑,打晕拖到路边还能笑纳几次野食,总不会再有性命之忧。

心中盘算,他嘴上也没闲着,絮絮叨叨隔三差五便跟杜晓云攀谈几句,既是为了拉近关系,也想着探探这位女侠的深浅。

他以前常爱听些江湖传闻,知道武功高低与心智之间并非严格相关,脑筋愚钝的一样可以成为一代名侠。所以,他打算先了解一下杜晓云究竟是什么心智。

行到半途,袁忠义就已经放了八分的心。

杜晓云年纪轻轻,出门闯荡大都跟着杜太白一道,在家中还是长房幺女,备受宠爱,可以说除了习武之外的时间,算是娇生惯养也不为过。

这样的一个女人,能有多少心机。至于那点不可无的防人之心,应付一般土匪还行,袁忠义这样察言观色战战兢兢活了一年多的“狗子”,早超出了她浅薄阅历的所知范围。

而且,袁忠义的年纪更小一些,即使装容邋遢,五官底子仍在,依旧算个颇俊俏的少年。

莫要小看男子容貌,还是方仁礼的时候,他就知道,女人对生得俊的男人,天然就会多几分信赖亲近。这与男人见了美貌姑娘后的德行,其实并无二致。

磨磨蹭蹭过了山腰,袁忠义估摸杜晓云的内息应该已经消耗不少,便故意猛喘几口,擦汗道:“杜女侠,后面还有小半个时辰的路要走,咱们歇歇吧。我听你的气也短了不少。”

杜晓云没有逞强,收回佩剑,将上山时做的简陋火把插在旁边,嗯了一声,便寻块石头坐下,调息运功,恢复体力。

袁忠义略一思忖,坐在远处,双手托腮,直愣愣望着杜晓云。

习武之人大都敏锐,她不多时便发现袁忠义在盯着自己,不禁蹙眉道:“你看什么,我脸上脏了?”

袁忠义故意做出痴痴神情,舔舔嘴唇,小声道:“我就是……就是觉得你好看,我都没见过你这样英姿飒爽的漂亮姑娘。”

他词句选得极为谨慎,避开美人免得轻佻,加上英姿飒爽修饰在前,免得被识穿吹捧——毕竟别说他大姐,翠儿那个持剑侍婢都比杜晓云更显娇美。

“那是你见得太少。”果然,杜晓云哼了一声,口吻颇为复杂,“我大嫂就比我美得多。”

袁忠义做出愣头愣脑的样子,皱眉道:“那些软绵绵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女子,也就放在画里好看。”

他添加几分伤感进去,垂头又道:“她们那样的被捉到这山上,怕是活不出半个月去,再怎么美,最后也就是山里一堆臭肉,树根一泡狼屎。”

杜晓云气上心头,咬牙骂道:“这群恶贼!早知如此,我和大哥一起上山,必定将那什么狗屁大力神魔当场手刃!”

袁忠义满脸期待,兴奋到:“那老魔头受伤不轻,咱们过去,兴许赶得上!”

杜晓云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不让她休息太久,只觉胸中热血沸腾,挺身站起,仍将剑鞘递给他扶稳,道:“好,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袁忠义点点头,但起身时却故意打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回原处,急忙锤打着小腿颤声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这腿……还是酸沉沉,没力气了。”

杜晓云情急,也顾不得那么多,蹲下道声:“把腿伸直。”便将他双脚抱到膝上,一指点在阴市穴,蹙眉凝神将一股股醇和真气灌入,助他振作。

袁忠义早已将一身真气散开藏起,但故意留了一些在经脉中虚浮游走。果然如他所料,杜晓云一边帮他舒筋活血,一边问道:“你还学过内功?”

他点点头,道:“我在山寨委曲求全,那老贼担心我们本事太差不好帮他下山抓人,就指点了些功法。他……他还夸过我资质好呢。”

“你内功练了多久?”

“一个月出头。杜姐姐,我……算不算天分好的啊?”

袁忠义自己心里清楚,留下那点残渣般的内息,随便一个身强体壮能读懂心法的入门小孩,半个月也就练出来了。他就是想让杜晓云多损耗些内力在此而已。

反正他要的是阴元而不是真气,是正经纯粹的采阴,只要能让他有机会施展全部手段,不了解内情的女子仅会觉得快活,舒服到浑身发虚,既然内力无损,自然也想不到其实已经亏了身子。

杜晓云并不知道这是试探,她本就是个耿直性子,略一犹豫,道:“你被骗了,你这资质不适合学内功。你这次帮我大哥有功,过后我带你回杜家,传你一些外门功夫吧。你身子这么壮实,肯踏实苦练的话,将来剑法一样可以有所成就。”

袁忠义故作失望地垂头叹了口气,感觉杜晓云方才休息养出来的真气已经差不多都输给了自己,便一抽腿,站起小跳两下,摆出强撑笑容的样子,朗声道:“我能走了,咱们赶快去救杜大侠吧。”

大抵是方才试探着换上的“杜姐姐”称呼起了作用,这次杜晓云走得离他近了些,剑鞘上给的上托力量也强了三分,走出半里多,她还忍不住柔声道:“其实内外功资质大都互补,你内功资质不佳,说不定恰恰是个修习外功的好材料。外功练到登峰造极,照样是一方宗师。”

听她笨嘴拙舌还想安慰自己,袁忠义暗暗好笑,嘴上感激道:“多谢杜姐姐,你人真好,像你这样的女侠,才叫名副其实。我能遇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几世修来的福气。”

杜晓云脸上一红,幸好见他没有回头,倒是不必避开视线,忙清清嗓子,道:“这是你应有的福报,你好心救我大哥,我自然要设法帮你,我们江湖女子,一向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既然关系近了些,袁忠义套话也就更加大胆,加上意识到杜晓云这人没什么城府心机,稍微用些话术,便能知道不少想要的情报。

他一早就听孙断说过,在江湖行走的女人,除了有真本事可以独善其身的高手之外,大都不愿落单行动,女侠与女侠之间,魔女与魔女之间,关系往往要比男子间要紧密得多。

所谓手帕之交,离了闺房,一样换汤不换药。

所以袁忠义想知道,顺着杜晓云这棵藤,有没有机会摸到其他的瓜。

之前那个翠儿,还是他生平第一次享受到习武多年的处女,当时过于紧张只急着吸阴保命,事后回味,才想起比寻常绵软少女更加紧致销魂的美妙感受。既然练武,阴元恢复想必也比柔弱女子快上几分,他此刻想想,其实已经略感后悔。

不过斩断前尘这个念头仍在,后悔也不过是想想而已,和方仁礼有直接关系的人,一个也不能留。

等杜晓云的事情了结,袁忠义就可以放心大胆开始真正的人生了。

杜晓云哪里招架得住如今袁忠义的口舌,心防稍松,就不知不觉被套去了话。

她的确有个关系颇好的手帕交,名叫贺仙澄,是近十余年才崭露头角的白云山飞仙门弟子。比起武功,贺仙澄更擅长调药,毒药丹药信手拈来,去年与杜太白同行的时候,还曾给过一袋帮助夫人怀孕的药丸,吃下之后,杜夫人气色果然日渐好转。

最近大半年,杜晓云一直在跟着大哥东奔西走寻找方家人的下落,尽管嘴上不说,可心里早已厌倦。

贺仙澄前些日子托人捎信过来,说西南边陲又有反贼起事,里通外族,边关守将惨遭刺杀,与杜太白齐名的西南四剑仙之一,秋风拾遗李少陵登高一呼,恳请能赶去的武林豪侠齐聚一堂,刺杀也好突袭也罢,来为家国江山尽一份力。

杜晓云这几日人虽然还在此地,心却早飞去了狼烟遍地之处。

人生一世,侠名流传江湖,哪里比得上留于庙堂青史,垂颂千古。

“我当初就劝过大哥,舍小家顾大义,他偏不听,结果……在这鬼地方出了事,真是急死我了。”一说到此处,杜晓云愤愤不平,听口吻气势,若非袁忠义是个外人,当场就要抱怨自家大嫂几句。

袁忠义顺着她的话头哄了几句,只捡好的说,又挑了些没甚意义的浅显笑话,总算逗得她展颜一笑,比绷着脸的时候,平添几分动人。

可这笑,不久便转成了泪如雨下的嚎啕大哭。

“哥——!大哥!大哥——!你醒醒!你醒醒啊!”

袁忠义在后方站定,冷眼望着杜晓云扑在杜太白早已冷透的尸身上,心中还微感紧张。

毕竟来取信物的时候只是匆匆布置一番,胸口那一掌补上去的时候尸体都已僵硬,若是经验丰富的人仔细查探,保不准能看出破绽。

不过杜晓云此时悲痛欲绝,哭得几欲晕厥,想来不会发现什么。

他正想着下一步该如何做得自然,杜晓云却突然拧身站起,呛的一声长剑出鞘,遥遥指住他的喉头,喝道:“你为何不带我大哥下山!你说啊!”

袁忠义当机立断,双膝触地跪下,眼中逼出几滴泪花,惶恐道:“杜姐姐,我……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般状况啊。杜大侠说、说不能搬动,不然须臾就会没命,我只是听他的。我……我哪里懂啊。”

杜晓云知道不该迁怒,可心中悲愤至极,淤塞难忍,加上一路内息消耗颇巨,只觉喉头一紧,腥甜上涌,那薄薄唇瓣缝隙间,竟溢出一道嫣红血丝。

袁忠义心中暗喜,但心知此刻还不是时候,急忙起身,壮着胆子擦过剑锋走到她身边,一脸焦急将她微晃娇躯扶住,“杜姐姐,你没事吧?”

“走开!”杜晓云将他猛地一推,可此刻内息枯竭力气也快要耗尽,没把他推出,自己反而退开两步,颇为狼狈险些摔倒。

这一下羞怒交加,她仰天凄厉尖叫一声,突然将所剩无几的内息运到周身,手中长剑狂舞,转眼就在旁边一棵老歪脖树上连砍了十七、八下。

这歪脖树绑过不少姑娘,供匪徒奸淫取乐,如今被女子一剑剑砍得木块翻飞,倒也算是遭了现世报。

袁忠义不敢上前,悄悄撤开两步,静等着她发泄。

看她快要不支,他才高声提醒道:“杜姐姐,要不……咱们还是走吧,那老魔头万一……万一还活着呢?”

果不其然,杜晓云早已失了冷静,都不管自己摇摇欲坠,瞪着通红双眼道:“那老贼在哪儿?我今日就要将他抽筋扒皮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袁忠义唯唯诺诺应声,上来扶住她道:“可……可万一那老魔头还……”

“那我就拼了这条命!”杜晓云嘶声道,“你若怕死,指给我地方,就下山去吧。”

袁忠义适时一挺胸膛,朗声道:“杜姐姐,你人这么好,我袁忠义岂能将你丢下不管,既然你要拼命,那、那我陪你去就是。”

杜晓云一怔,目中戾气顿时消解几分,眼波禁不住泛起层层柔光。

袁忠义知道若再继续她反而要理智冷静下来,便扶着她往里走去,握住她持剑手腕,道:“我来带路,杜姐姐,你若没力气,我借给你。咱们一起对付那个老魔头!”

杜晓云热泪盈眶,抿唇擦去嘴角血痕,咬牙道:“好,就算我今日死在这里,能有你这个萍水相逢的义士相陪,我也无憾了!咱们走!”

袁忠义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领她往里走去。

其实此刻他若出手发难,杜晓云根本没有半点胜算,只能任他摆布蹂躏。这也正是他当初的算计之一。

但他这会儿改主意了。

杜晓云的反应比他预计还要好,他觉得,自己有机会得到更多。

那密室并不难找,也不难开,这么一个简陋的山寨,靠孙断一个瞎子指挥,能弄出这么个暗室已经很不容易,外面的好多掩饰还是袁忠义亲自动手装上的。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找得太熟练,否则容易引起怀疑,故意带着杜晓云在几间屋子转了两圈,看了看那些已经僵直的土匪尸体,才装作惊喜万分的模样,拉开了之前由他自己关上的暗门。

“这……这就是那个老贼?”打着火把看向地下,杜晓云身子一晃,不由得双脚脱力,坐在了旁边的破凳子上。

被袁忠义匆忙补了几剑还洒了些血过来的狰狞尸首,就僵死在屋角,地上散落着两本册子,正是足以扰动天下武林的《不仁经》。

杜晓云满腹怒火一腔愤恨,可仇人已死,当即蓦然成空。

浓烈的失落与不甘弥漫在心头,让她终于克制不住奔流的情绪,哽咽一声,低头托额,嘤嘤抽泣起来。

“杜姐姐,此间阴冷,你……你身子虚弱,披件衣服吧。”袁忠义脱下外袍,小心翼翼放在她身上,柔声道,“有点脏,你别介意。”

杜晓云情绪激荡,说不出话,只抽泣点了点头,将衣襟拉紧。

如此过去良久,本就快要烧完的火把到了末端,袁忠义默默出去找来油灯,将屋子照亮。

杜晓云这才渐渐平静下来,望着地上那两本散落的秘笈,终于起了疑心,过去捡起拿在手里,“这是什么?”

袁忠义在背后冷冷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口中故作紧张道:“我不知道,杜姐姐你看看吧。”

“不、不仁经!”杜晓云一看封皮,吓得向后一退,好似秘笈烫手一样险些丢在地上。

袁忠义眼中浮现一丝杀气,但还有着隐隐的期待,轻声道:“杜姐姐,这……这东西就是老魔头练出一身武功的仰仗吧?你要不要拿去,好行侠仗义拯救天下苍生?”

他连借口都已为她找好,只要她就坡下驴,顺水推舟,那他也就不必再费什么功夫,就在此地,将她献给《不仁经》作牲。

杜晓云双手紧紧捏着那两本册子,衣袖不住微颤,那对秀目渐渐瞪圆,神情先是凝重,跟着窃喜,旋即转为担忧,掺杂着几分贪婪,几分迷茫。

“杜姐姐?”袁忠义看她一直拿不定主意,又开口道,“这武功难道你不能练么?”

一般听到这话的人,都会被激起好奇,翻开看一看。

《不仁经》所记载的武功,透着一股邪恶的魅力,只要专心看上几页,便再也不可自拔。

他等着看,期待着看,想要看到杜晓云撕下女侠面具,露出真实嘴脸的样子。

到了那时,他就能制服她,打败她,从她英气勃勃的外表中,挖出软弱女人的骨髓,大口吃下。

“把油灯拿来。”杜晓云深吸了几口气,缓缓说道。

“咦?”袁忠义一怔,轻声道,“拿油灯?”

“嗯。”杜晓云咬了咬牙,下了极大决心般一字字道,“这种邪门外道的镇山之宝,自然是烧掉!”

“这……会不会太可惜了?”袁忠义有些惊讶地问。

他当然并不会真觉得惋惜,那两本册子,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这邪功恶名昭彰,孙断狗贼死前如此痛苦都不舍得将其破坏半点,可见其价值。”

“那你还要……烧掉?”

“邪教宝物,越珍贵就越留不得!”杜晓云仿佛唯恐自己反悔,不等袁忠义拿灯,自己转身走到桌边,一手捏住书角,另一手握住自己皓腕,将这本旷世武学,放在了灯火之上。

火苗跳动燃烧,顷刻便将书册撕咬吞噬,吃下大半。

一直等到火焰将要舔到自己手指,她才如梦初醒,将书往地上一丢,伸出剑鞘,拨着火头把两本书册烧得干干净净。

屋内无风,那黑色灰烬随着灯火热流飘扬飞落。

再无只言片语残留。

眼见那些书灰落尽,杜晓云长吁口气,虚脱般坐倒,扶额不语。

灯火如豆,缓缓跳动,袁忠义垂手立在一边,只悄悄打量她被昏黄光芒映亮的面颊,静静等待。

过了不知多久,杜晓云神情一凛,挺身站起,道:“糟,我把大嫂和翠儿忘了。忠义,咱们走,赶快下山去找她们。”

袁忠义看她脚下虚浮显然已经衰弱至极,急忙上前将她扶稳。他虽说还未长成,年纪尚轻,但终究已有了青年男子的身量,杜晓云身子一软,不自觉偎靠过来,显得娇弱许多。

他立刻趁热打铁,柔声道:“杜姐姐,这种荒山野岭,如今天色已晚,你大嫂肯定由婢女带着,去找车夫一起离开,去附近村庄求宿了。我看咱们最好休息一晚,明早天亮再走得好。”

杜晓云蹙眉道:“在这种龌龊地方休息?”

袁忠义忙道:“此地匪徒都已被杀光,这里的伙房我会用,知道东西在哪儿,有吃有喝,就算不留宿,也总要先吃些东西补补身子吧?杜姐姐,你刚才可连站都站不稳了。”

杜晓云轻叹一声,道:“也好,那……你就去弄些吃的吧。”

“杜姐姐,你也别守着这么个老魔头尸体了,我去清理块地方,咱们换到堂屋去吃。”

杜晓云心乱如麻,她本就习惯处处依赖大哥,袁忠义此刻又显得沉稳可靠,她不自觉便成了被牵着走的那个,点头道:“好。”

袁忠义知道,他最想要的结果,成了。

孙断的手上有几瓶魔教当年留下的药,袁忠义还是狗子的时候担心受其牵制,将其中各种毒丸都悄悄找机会换掉扔了。

但那种能让人心神迷乱浑浑噩噩的药膏,他却一直没舍得动。过来处置孙断尸体的时候,就悄悄揣进怀里,比取杜太白的信物还早。

山寨里还有盗匪们从青楼抢来的迷春花酒,但那东西一来气味呛人,容易惹出疑心,二来只要淋些冷水就能好转,可以轻易解掉,最重要的是,那花酒各处青楼都有使用,万一杜晓云阅历能够触及,露馅风险太大。

此刻杜晓云虚弱不堪,只用那种迷魂药膏,尽够了。

反正撩动春情,对他来说根本不必靠药。

他想好了种种突发情况的应对手段,可没想到,杜晓云对他颇为放心,到堂屋点起蜡烛后,就怔怔坐在椅子上发呆。

袁忠义反而有些失望,如此不知戒备的女人,大概真是靠大哥庇佑才得以保全至今吧。

但他并不敢大意。

这一年多来的经历已经足够教会他,思考,事前多思考,思考到一切可能性都胸有成竹,才是最安全的。

一锅浓粥摆到灶台,两个破碗洗净,他拿出药膏,往两个碗中都仔细抹匀一层,对光看看,出去放在堂屋桌上。

然后,他取来几块干肉,架在粥锅上用水气蒸着,翻出两个还能吃的窝窝,掰成四半,将药膏各抹上一层,贴在灶边就着热气烘烤。

等肉软了,他抹一把粗盐,连着窝窝一起拿出去,放在桌上,摆下筷子,柔声道:“杜姐姐,再稍等会儿,粥马上就好。”

杜晓云木然点了点头,没有应声。

约莫一刻功夫,粥香四溢,袁忠义拿来两块抹布,装着怕烫的样子将锅端到桌上,取来一个大勺,递到杜晓云手里,柔声道:“杜姐姐,你吃多少,就自己盛吧。这里就只有这些粗陋东西,你将就吃。我去里屋帮你收拾张床铺。”

“你呢?”

“我?”

“你要住哪儿?”

“杜姐姐,这山寨屋子多呢,但软榻就这一张,本是那老魔头睡的,你莫要嫌弃。我去找个铺,只要死人味道小些的,将就便是。”

杜晓云似乎松了口气,道:“那,辛苦你了。”

“我这条命都是杜大侠救的,你们杜家是我的大恩人,别说只是这种小事,就是赴汤蹈火两肋插刀,我袁忠义又岂会说半个不字。”他正色说罢,见她已经盛好粥端起吹气,心中暗喜,往里收拾床铺去了。

这软榻上曾有不知多少女子的初红,交代在孙断那根丑陋阳具上。

其中,就有他的姐姐。

他望着这山寨中唯一被铺上的绸缎被褥,手掌轻轻拂过上面的怒放花绣,想象着不久后杜晓云躺在这里赤身裸体扭动的样子,一股热流奔向胯下,那条阳具,蠢蠢欲动。

关于《不仁经》,袁忠义想要测试的地方还有很多。

就从杜晓云开始吧。

他笑了笑,出门坐下,盛粥放在面前。

如他所料,那干肉太咸,杜晓云吃不惯,就仅是配着粥吃那块窝窝。他顺势将手里的窝窝也递给她,自己只吃干肉。

杜晓云心情不佳,食不知味,匆匆吃了几口,喝了小半碗粥,就说要休息,起身往里屋走去。

走出两步,她脚下一晃,险些摔倒,急忙扶住墙壁,蹙眉道:“这……怎么回事……”

袁忠义放下手里食物,过去装模作样将她一扶,故意啊哟一声,惊叫道:“杜姐姐,你……你发了好厉害的高热。”

“是……是么?”杜晓云抬手一摸,额上尽是冷汗,脑中混混噩噩,分辨不清。

“看来是你心伤过度,杜姐姐,快进来躺下。你也真是,一点不爱惜自己身体,你大哥在天之灵,一定也不想见你如此啊。”

她一听大哥二字,悲从中来,抽噎两声,软软坐在床边,任他扶着自己躺倒,无力道:“我……我明明很久没病过了。”

“可你身上火烫,我把粥端来,你再勉强喝些。”袁忠义说着出门端来粥碗,扶她起来,也不管她撒娇一样皱眉撇嘴,半推半就喂完了剩下半碗。

“嗯……头晕……”杜晓云目光渐渐迷离,口中也只剩下茫然呓语,可见药效,已经渐渐起了。

袁忠义这才露出藏不住的淫笑,出去将刚才就用余火烧热的水端了进来,拿出布巾丢进去,柔声道:“杜姐姐,你病情太急,这样下去,怕是要烧成一个傻子,事急从权,我……我可要帮你降热去燥了。”

杜晓云喉头蠕动,眨眨眼睛,无力道:“那……那就有劳你了,忠义。”

袁忠义双眼一亮,拿出布巾一拧,先将她风尘仆仆的面容擦拭一番,同时小声问:“杜姐姐,你就这么喜欢你大哥么?”

杜晓云眼中水光荡漾,呢喃道:“大哥……我最喜欢的……就是大哥……大哥……不会死的……”

袁忠义一听,知道药效已发,喜不自胜,布巾擦过杜晓云粉白修长的脖颈,停在领口那边,嗓音放沉,模仿着杜太白的腔调低柔道:“晓云,你且忍忍,我这边帮你擦拭身上,擦一擦,你就没那么难过了。”

说着,他拉开杜晓云衫裙系带,双目精光一闪,将她衣襟掀开。

杜晓云脸上潮红顿起,羞惭扭头,迷迷糊糊道:“大哥……大哥……我……我好羞啊……”

“你病了。”袁忠义附在她耳边柔声道,“病了就要想办法,乖乖听话。”

说着,他那只手就迫不及待带着湿巾一起钻进了精工细绣的红缎肚兜之中。

两团酥软尖翘、细汗微滑的妙乳,登时就将他魔掌夹在中央。

他低喘着扯下裤带,一抖腰杆,里外皆褪。

那条狰狞上翘的鸡巴,就这样指住了已毫无抵抗之力的杜晓云。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2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