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侠 第十九章 蜜螺

最近在调整时差想要早点睡,没赶上冲刺第一时间。

不过还在21号,也不算迟到吧XD

我盘点了一下最近的更新,发现还真是一直在刺刀见红。

南宫大唧唧窃了玉,韩小贼采了樱,计划表里明天魏同学也要带着小蓓蓓一起长大成人……

我最偏心的狗子虽然要开两个苞,但好像没什么牌面啊。

所以,我把原本在后面一点的设定提前了,小蛮女里开出个SSR。

也算是有了第二个能活很久的女角色吧……

可喜可贺~

那么,感谢大家对偷香贼的支持!

鞠躬。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吊藤花倒是麻利,一见袁忠义点头,双眼刀子般恶狠狠剜了玛希姆一下,大步走到这位蛊宗护法旁边,双手一拉解开腰带,把筒裙往起一提,亮出圆滚滚白花花的屁股,就要往她脸上蹲下去。

玛希姆额头青筋暴跳,终于还是忍不住凄厉惨叫一声,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蛮话出来。

旁边露珠急忙开口道:“她……她肯招啦。”

吊藤花一夹屁股站起来,看一眼袁忠义,小声道:“那……那还拉不拉诶?”

袁忠义本就是为了逼供,可不是有兴趣堆肥,当即笑道:“她肯说,那当然就不必浪费你那一泡好屎,扯两片叶子,外头拉去吧,顺便去溪边洗洗屁股,洗干净再回来。”

吊藤花双眼一亮,往外跑了两步,跟着将信将疑回头,小声道:“你……你不怕我跑撒?”

袁忠义微笑道:“有什么好怕,你要跑了,我再抓回来就是。到时候,你可就没烤鸡吃咯。”

看着他貌似温柔和气的笑容,吊藤花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抬起手怯生生道:“我不跑,我保准不跑,我等着回来学厉害的蛊术,我去拉了就回来……不不,洗干净就回来。”

袁忠义招招手,将已经知道男人滋味的露珠唤到身边,拍一把灯草的屁股,指着玛希姆道:“你去,拿匕首在旁边石头上刻,把她招供的炼蛊法子都刻下来。”

灯草很为难地摇摇头,“我……不晓得咋个写字。”

袁忠义皱眉道:“露珠,你呢?”

露珠也连忙摇头,“不懂,打小没得学。”

“你们蛊宗传本事……全靠说?”

“嗯。”两个蛮女一起点头,灯草小声道,“你们汉人有的字可写,我们族人就不知道该写啥。”

嘁,不愧是荒山野岭里搭竹屋的蛮子。袁忠义皱眉沉吟片刻,道:“好,那就让她一样样教你,你往心里记,记住了,再来教我们。”

露珠眨眨眼,颇不甘心地问:“辣我哩?”

袁忠义淫笑着将她往怀里一抱,扳过小脸就往她油光仍在的嘴儿上香了一个,道:“我先叫你爽个三魂出窍,你再慢慢学去。”

灯草还是处女,心里一慌,匆忙跑去玛希姆那儿,蹲下用蛮语小声交流起来。

露珠虽然不太情愿跟汉人交媾,但她们各部的姑娘都知道,女人生得美,男人就要长得壮,跟着羊,不如嫁只狼。眼见收拾汉人高手时威风凛凛的护法被袁忠义轻轻松松捉来炮制成这般样子,她宁愿自己解开腰带,免得被打到半死,再一样挨肏. “我,洗洗。”她一扭身,起来脱掉衣裙,过去蹲到水袋边,分开膝盖,往手心倒些水,在胯下擦一把,如是再三,低头看看,用脱下的裙子抹干,转身在火堆边铺开一片软草叶子,直挺挺往上一躺,抿着嘴看他。

一看就知道,这小蛮女虽是个破鞋,却不知道真正的女人乐子是什么滋味。袁忠义脱下裤子过去,拉她坐起,将已经半硬的阳物往她脸前一伸,“含进去吸。”

露珠一脸迷茫,抬头望着他,“吃……介个?”

“别碰到牙,张嘴。”他懒得细教,三个蛮女一顿饭的功夫大致摸了摸底,没有值得长留的,随便玩玩,这十天半个月把炼蛊术弄到手,新孵出的百炼虫养一葫芦成虫,用木炭僵住,就可以轻装离开。

就算这三个在蛮女中算是姿色可人的,日上半个多月,也差不多该玩腻了。

看露珠颇为委屈地张大嘴巴,显然是在担心他尿进来的样子,袁忠义哈哈一笑,挺腰插入,压着她舌头就是一阵抽送,顶住上腭滑向喉头,舒舒服服日了几下喉花,对着憋红了脸的露珠笑道:“这叫吹箫,不是叫你喝尿,蠢娘们。”

在嘴里奸淫几十下,教她学会舌舔口吸,他这才压她躺下,转身趴在她脸上,一边继续让她在鸡巴周围嘬出咂咂水声,一边伸手过去,拨开乱糟糟的耻毛,从蜷成一团的小唇顶上摸到那颗缩在皮肉里、小小一点的肉豆。

“你……你摸个啥?”看来之前都是脱了衣服便干,露珠吐出阳物,颇疑惑地问。

“好好吸你的。”他笑着在乳房上拧了一把,略施薄惩,跟着捻住那颗小巧阴核,轻轻揉搓。

不几十下,露珠分在两边伸直的微黑长腿便忽然一抖,光溜溜的脚板蜷起了尖,小小的奶儿上下起伏,鼻子里呼哧呼哧出气,热乎乎喷向他的卵袋。

袁忠义玩弄女子有的是耐性花样,指尖变了几种方式,时捏时按,时掀时揉,时而还用《不仁经》的阴寒内力在头儿上一点,冰得她大腿乱颤,顷刻之间,下头红艳艳的屄花里就淌满了黏乎乎的蜜,他垂手用指头一探,滑溜溜钻进膣口。

掌心按住耻骨,指头往深处一挖,他舔舔嘴唇,有心要让灯草那个没经过事儿的少点害怕,便展开一只勾魂手,顶住女子上庭最敏感处运力就是一通猛抠。

露珠不过和族里相好有过那么两次野合,哪儿享受过这浑身酸畅的滋味,登时含不住嘴里的鸡巴,头一歪哇啦哇啦叫起了蛮话,双脚踩着草叶把屁股往上不停地挺,恨不得把他整只手都吞进去。

别说灯草看了过来,就连玛希姆和那个痴痴傻傻的虫窝女,都艰难抬头盯着火边,大概是想瞅瞅自家的好女子怎么这么快就在汉人胯下发了骚。

袁忠义知道她要丢,另一手按住她小腹不让她乱扭,加一根指头进去,双龙开洞,搅得叽叽作响。

露珠那串淫叫越发不成样子,最后连蛮语也说不清楚,就是张大嘴巴啊啊乱喊,屄缝里一股水箭喷出,泄得通体酥红,软软摊开,没了力气。

袁忠义抽出指头,送到露珠嘴里,让她用舌头舔净自己的骚汁,笑吟吟挪到她腿间,一挺身,粗大的阳物便轻轻松松刺进抹了油一样的肉洞里头。

那小屄洞儿刚刚丢过阴津,正是一缩一缩吸奶般动弹的时候,男子此刻奸入,最是快活。

袁忠义双手罩住小乳,一捏一顶,一揉一抽,慢条斯理干起来。

灯草在后头靠着洞壁,方才问出来那点蛊术早忘了个干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顶着露珠张开的大腿中间,看着袁忠义劲瘦有力的屁股一起一沉,看着一条粗长的肉棍子在露珠屄肉里钻进钻出,明明吓人得很,露珠却叫得骚浪快活,下头淫水一片片的流,屁股蛋子都湿漉漉能反光。

这……这戳屄,原来不是只有男人快活的么?

袁忠义有心炫技,慢一会儿快一会儿,深一会儿浅一会儿,正面揉着奶子日一会儿,翻过来拍着屁股肏一会儿,直把露珠奸得死去活来,嗓子都叫得发哑,阴毛跟被水浇过似的,连片成毡,一身汗晶亮亮在火光边闪,也不知她啥力气都没出只是挨干,怎么就能累成这样。

半途吊藤花就洗干净回来,望着这两人的活春宫看出了神儿,情不自禁越走越近,最后干脆盘腿坐在了火堆边,伸手戳戳露珠嘴角喊出来的唾沫,小声嘟囔了句蛮话。

露珠点点头,跟着一声尖叫,又泄了一遭。

这已是第七回,她两条腿儿蹬也没力气蹬直,鸡巴头顶着的花芯软绵绵没了硬度,双眼都翻了起来。

袁忠义心知她吃不消了,暗笑一声抱起她软绵绵的腰,猛然发力,啪啪啪啪狂日数百下,将已经虚弱不堪的女子阴关硬生生泄开,大片淫汁漏尿一样外涌,而跟着迸出的阴元,则尽数被他笑纳。

他愉快地粗喘一声,身子一拱,堵着花芯凹口,将一股浓精射入。

吊藤花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一直呆呆盯着袁忠义那根湿漉漉的阳物抽出来,露珠的肉缝里一阵噗噜噜的响,吐出一大片白浆子来,才回魂了一样拍着胸,低头小声问了几句。

露珠咕哝了两声,一歪头,浑身筋软骨酥,一动也不想动了。

可袁忠义不肯就这么放过她,往前一跨蹲在她胸前,抱起她的头,下令道:“来,给小爷舔干净。”

吊藤花倒抽一口凉气,一脸惊恐。

露珠却毫无抵触的模样,顺从地张开嘴巴,舌头一伸,嘶噜嘶噜,一下一下把黏乎乎的硕大鸡巴寸寸舔净,跟着还意犹未尽地在龟头上亲了一口,满目春情哼了两声,眯着眼睛躺下不动了。

吊藤花叽里咕噜又问了一堆。

露珠懒洋洋摇摇头,说了两句,哼唧着一翻身,侧过去就那么睡了。

袁忠义伸脚拨开她屁股蛋,看着中间红肿肉缝还在反流精水,笑着拿过裙布给她盖住,伸了伸腰,扭头道:“灯草,炼蛊法子,你记住几样了?”

灯草一个激灵,面红耳赤道:“莫、莫得几样,我……我……顾不上问。”

“怎么,春心动了?”袁忠义笑眯眯走过去,柔声问道,“下头是不是痒了?湿了没?”

灯草个子娇小,缩成一团后,整个人被他影子罩住,都看不见火光。她抬眼望着袁忠义,伸手摸了摸,小声道:“是……是有些水,可、可我莫尿。”

“傻娘们,那不是尿,那是春水,说明你发春了。”袁忠义哈哈一笑,把灯草一把提起,搂在怀中,双手上下齐动,转眼把这娇小蛮女剥得精赤条条,一丝不挂。

“我……我还莫和男人耍过,”灯草双手抱在胸前,哆哆嗦嗦道,“我也能和托娜一样快……快活么?”

她一紧张,把露珠的蛮名都叫了出来。

“你没耍过,那开始会疼一下子。”袁忠义拉开她手,捏住较丰满的乳房顶端,垂手抚弄已经湿了的牝户,柔声道,“不过疼过去,后面就爽利咯。我看你发着春,也没办法好好盘问,不如我先让你乐一乐,等过了瘾,再来往心里记。”

“喔。”灯草颤巍巍应了一声,低头问,“我、我也要舔你的鸟儿莫?”

他把脱下的裙子往地上一扔,叉腰站定,道:“那是当然,尝尝男人的味道,没坏处。”

灯草咽口唾沫,并腿跪下,把额头前垂下的银链子解开,仰头看着他,伸长舌头,一横心,从肉蘑菇下头往上舔了过去。

之前露珠才上下左右前前后后舔了个遍,鸡巴上就算有味道,也是露珠的唾沫味儿。

灯草舔了几下,发现没什么尿骚气,暗暗放下心来,学着之前露珠的样子,张嘴含住,前前后摇晃起来。

袁忠义指点几下,让她掌握住诀窍,享受一会儿,忽然俯身抱住她的腰肢,笑道:“别松嘴,不然打你屁股!”

话音未落,他一挺身,竟把她娇小裸躯头下脚上倒着抱了起来。

灯草吓得双手乱挥,却不敢撒嘴,吃奶一样紧紧嘬着龟头,唯恐脱出去要挨打。

见她方向不对只能拼命仰头,袁忠义手臂发力,直接将她悬空转了一圈,单手抱紧贴在胸膛,那仰天举起的嫩屄,就这样送到了他的眼下。

大概是常穿山越岭攀爬赶路,蛮女的下体不如中原女子那么细嫩,大腿筋肉饱满,根部略显粗糙,这小蛮女还没有尝过男人,一双阴唇依旧颇为发达,用指头剥开,里面的色泽倒是还算鲜嫩,紧挨着屁眼的凹陷肉窝中,已有一汪蜜露,晶亮折光。

虽说论五官相貌,除了吊藤花外都还不如包含蕊,但山林蛮女自有一股纯然野性,颇能激起男人征服的冲动。

那边还有个最美的吊藤花等着破瓜,袁忠义懒得多玩花巧,揉了几下屄口,便压开外皮,寻到小红珍珠般的娇小阴核,三根指头轻轻一捏,用出刚才在露珠身上先试过的法子,清凉真气绕着豆儿旋转,同时指肚拨弄,飞快捻挑搓抹。

灯草毕竟还是雏儿,大概都还没被男人摸过,略费了些功夫,高高举起的双腿才一阵乱蹬,晃着脚丫泄了初阴。

阴津乃是守关的根基,当然是让她泄得越多,过会儿奸淫起来破关夺元就越发轻松,袁忠义将她抱紧,下面挺腰在她口中抽插,顶得她呜呜连哼,手指则继续玩弄牝珠。

转眼一刻过去,灯草本就头下脚上血脉逆行,憋得头晕目眩满脸通红,连泄数次之后,已经含不住口中的鸡巴,偏偏身子不受控制吐不出去,双腿夹着袁忠义的头想勾一勾,又腰酸腿软发不出力,一时间胸肺进不去气,竟像是要活活被那手指拨弄到美死在这儿。

袁忠义这才把她放开,向上一举抽出阳物,看她已经神魂颠倒意乱情迷,笑眯眯将她抱到就近一支石笋旁,单掌运力横扫,切瓜砍菜般削掉一段尖头。

吊藤花瞪圆眼睛,伸手摸摸自己身边一支不过手腕粗的石笋,用拳头砸了砸,纹丝不动,望着袁忠义斩断的那快有大腿粗的一段,又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闪动,神情显出几分庆幸。

伸手捏了一把灯草小巧微尖的嫩屁股蛋,袁忠义将她放在那削平石笋上,分开双腿抱住后腰,挺身就是一顶。

“哎呀啊——!”灯草两条细长的腿一下子抻得笔直,双手攥着他的肩膀,恨不得把指甲掐进肉里。

那个被强行撑开的小洞呈现出一片鲜红,紧紧裹着深埋进去的阳物,一缕缕血丝从下沿溢出垂下,流过还在发抖的屁眼,流到了灰白色的石笋上。

吊藤花打了个冷战,膝盖不自觉并到一起,目不转睛盯着灯草哆嗦的双腿,想看看之后到底会怎么样。

袁忠义呻吟一声,浅浅抽送几下,龟头被处子嫩牝吮得阵阵翘麻,快活非常。

灯草则把之前的愉悦滋味忘了个干干净净。

她身子小巧,阴户自然也就紧嫩,加上未经人事,袁忠义那硕大阳物长驱直入,让她觉得像是被柄钝斧子劈进了胯下,整个人都快往两边裂开,还不敢大叫,只能咬唇攥拳嘤嘤抽泣。

袁忠义不紧不慢抽送几十下,等她在奸淫中渐渐适应胀痛,才抬手扣住她乳尖旋转揉搓,提腰抵住处子蕊心儿那团半硬肉突,画圈磨弄。

如此片刻,灯草哭泣渐歇,娇喘不绝,架在肩上那两只脚掌,总算不再绷得死紧,而是张开脚趾,被磨一下,就握什么东西似的一蜷。

感到里面润了许多,油膏似的淫蜜再次充盈,袁忠义微微一笑,向外拉出,磨过环环嫩肉,再往里凶猛一顶。

“哎哟哦……”灯草又叫喊了一声,但这次比起痛楚,显然已经是快乐更多,她双手抱住袁忠义的脊梁,操着口音浓重的汉话,乱七八糟嚷嚷起来,“大鸟……鸟儿,可……可戳死我咯……屄……屄都要被你戳穿咯……”

他本就是要日透她的阴关,说是打算戳穿,某种意义上也不算错。

见灯草搂抱贴上来,双腿自然分开搭在手肘弯,袁忠义沉腰一抬,干脆将她抱到半空,边走边日,在洞里踱起了圈子。

之前做足了水磨功夫,这会儿破瓜之痛过去,灯草也跟着发出嗯嗯啊啊的淫声,小屁股被抛起来,还急忙扭着腰往下压,唯恐大鸟钻偏了她的小水窝。

处女破身,疼痛所致,想要一路泄到阴关洞开可不容易,袁忠义懒得费事,走了一圈,见下面已经淅淅沥沥掉落数滴淫浆,抱着她腰的双手便暗暗将真气送入。

蛊宗武功主要是外门一路,弟子精力大都用在养虫炼蛊,下毒用药上面,和飞仙门相似,顶尖高手也就是江湖上一流水准,教主和蛊师两个,单打独斗硬拼武学修为应该还不是李少陵的对手。

灯草一个下级女弟子,经脉里就没什么真气,哪里察觉得到自己被动了手脚,抱着袁忠义一阵浪叫,阴关便被内力催开,呜呜呀呀一串喊,泄了个干干净净。

元阴被夺,阴关大开,再往后奸起来可就容易得很,灯草体质不强,阴虚之后便泄个不停,袁忠义最后还没出精,她就昂头一声凄厉尖叫,被他抱在半空活活肏晕了过去。

“整日爬山进林的,怎么这般柔弱。”袁忠义瞄一眼吊藤花,将软绵绵被抽了骨头一样的灯草丢到露珠身边。

灯草哼唧一声,眼都没睁,两腿之间放屁一样响了两下,吹出一大片淫水。

吊藤花知道轮到自己,咽了下唾沫,蹲在火边添了两根柴,小声道:“舔,舔前可以洗洗不?我不想吃灯草的屄水水。”

这次抓来的蛮女之中,就数吊藤花模样最像中原女子,四肢亮在外面的部分并不很黑,脸孔白白嫩嫩,五官精致眉目秀气,草鞋里的脚掌也不像是常赤足走路的其他蛮女,有一层厚厚老茧,乳峰挺拔,翘臀娇美,要是让他自己选,本就打算留在最后一个慢慢品尝。

“好,你来洗吧。不过,先脱了衣服。”

吊藤花点点头,拎来水袋,拔开塞子,先喝了两口缓缓嘴里干涩,才匆匆脱去衣裙,赤条条垫着裙布,学灯草的样子跪坐,掬水给他仍然硬翘的阳物周遭清洗。

看到上面盘曲的血管还粘着零星血丝,吊藤花缩了缩脖子,一脸担心。

袁忠义低头问道:“露珠和我交合的时候,你唧唧咕咕都问了她些什么?”

吊藤花一五一十复述一遍,问得虽多,归结起来其实不过两句话,疼不疼,爽不爽。

露珠又不是什么处子破身,当然一点都不疼,爽得要上天。

吊藤花听得挺高兴,跃跃欲试,结果到灯草,哎呀一声鬼嚎,又给她吓掉了半个魂儿,得亏后来眼见着灯草满面涨红舒服得吱哇乱叫,不然这会儿真没胆子在这儿对着那根凶神恶煞的鸡巴。

仔仔细细擦洗完,吊藤花深吸口气,张大嘴巴,在龟头前比划了一下,皱眉道:“袁哥,你介个也太大咯……不准碰到牙,我要咋个唆嘛。”

“那就舔。”看她红红的嘴儿的确比刚才两个蛮女都小巧许多,袁忠义也不勉强,笑着摸了摸她插满银饰的头发,柔声道,“那两个都不中用,玛希姆说了教炼蛊的法子,结果都睡过去了,等会儿你可要争气些,你坚持下来,我让玛希姆先教你。”

吊藤花乌溜溜的大眼亮了几分,“好,我一定卖力气。”

为表心迹,她马上伸长舌头,贴着肉棒上下舔舐,一手握着后半截扶稳,另一手颇为讨好地掬水给他搓洗后头卵袋。

袁忠义端详着她的模样,问道:“你家中是不是有长辈,来自中原汉地?”

吊藤花似乎发现这是个攀关系亲近的机会,忙不迭点头道:“对的对的,我老……老……这个汉家话咋滴说哩,我母娘的母娘,是她男人扫寨子娶来的,她就是汉家姑娘。”

哦……原来她外婆是汉人,袁忠义点了点头,难怪生得看起来亲切许多。

西南边疆汉夷原本混居得颇为融洽,此前还有商号定期来收南蛮的山货,千里贩运。

无奈随着中原乱象渐起,北方蛮夷入主所建的光汉朝摇摇欲坠,西南各部自然也就起了异心,对江南一带的花花世界,有了强烈欲望。

这一批杀来的百部联军之中,如这些蛮女一样将汉人视作猪狗牛羊,可以屠宰奴役的,恐怕才是多数。

袁忠义心里没那么多国仇家恨,反正吊藤花这样的蛊宗部主,一样要赤条条跪在他面前舔鸡巴,他心中所思所想,还是该如何在即将到来的风云乱世,谋求一块完全属于他的地方。

贺仙澄一介女流,都能凭着心机胆识,兵不血刃拿下茂林郡。他一个身负绝学,又有几分城府的英雄少年,岂能不做点大事出来。

略一分心,神情微变,下头跪着舔来舔去的吊藤花慌了神,小声道:“我……我闹滴不对莫?”

他低头一笑,蛊宗秘术即将到手,心情大好,弯腰捧住她大小恰如其分的妙乳,捏着顶上小草莓一样的嫣红奶头,柔声道:“很对,对得很。来,躺下叫我看看你洗干净的屁股。”

“哦。”吊藤花到这时也没了忸怩,拨拉叶子远远离开露珠和灯草,给自己单独铺开一片地方,双手撑着向后躺下,膝盖抬起,环臂抱住。

袁忠义抓着她蛮女中少见的白嫩脚掌,沉声道:“打开来,这样看不清楚。”

“嗯。”她红着脸应声,双臂转去环住乳房,顺着他的力道将腿打开,分至踩在两侧潮湿地上。

袁忠义眼前一亮,道:“双手抱膝,举起来打开。”

吊藤花略显不解,但还是乖乖照办,一手揽住一边膝盖,将身子折起,臀股高抬,呈到袁忠义眼前。

“不错,你倒是长了一口好牝。”他笑眯眯伸出手,自上而下摸过。

吊藤花耻丘上仅有细细几缕绒毛,整片阴户丰隆坟起,平躺都高耸如丘,两侧肉唇向内闭合一线,缝隙紧窄,不扒开都见不到内里小唇。而若是从两侧一扒,那鲜美牝肉便一层层打开,亮出当中艳红果裂,嫩瓤沾着细小水珠,仿佛入口即化。

袁忠义一贯将女子胯下私处看作第二张面孔,若是毛茸茸乱糟糟,红里透黑松松垮垮,那再怎么绝世仙容,日起来也少了几分味道。

而长着一口好牝,妙处娇媚,连带着也能觉得相貌都美了几分。

他心头一乐,将指尖吮湿,便往膣口摸去。

处子之躯,玉门关自然是紧小无比,藏着一环阻碍。但他指尖略一搅拌,就发觉她入口弹性极佳,并不只是软嫩。

这种回缩有力,扩张极易的蜜壶,抽送起来要比一般女子纯软洞口舒爽许多。

他更觉满意,往前一趴,压在吊藤兰身上将她嘴巴吻住,吮出舌尖一边揉奶一边把玩。

炼蛊期间,他多半抓不来什么新人,既然这里的蛮女最出挑的就是这个,那不如好好调教调教,这段时日当作主餐。

玩弄女人的本事,袁忠义是在不知多少良家妇女身上练出来的,对付吊藤花,自然是手到擒来。

一番亲吻抚摸,上下齐攻,不多时就将她弄的乳头竖立,奶丘膨胀,羞处粘液外溢,娇喘吁吁。

袁忠义有心给她多留点体力,今晚好歹先盘问些炼蛊法门出来,便趁她还未泄身之前,挺身坐起,抬高她双脚搭在肩上,左右各亲一口,将高翘阳物压下,抵住紧缩阴门缓缓发力。

“唔——嗯嗯嗯……”吊藤花眼中顿时冒出一片泪光,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胸口,哽咽道,“袁哥……胀、胀破咯……”

袁忠义粗喘着低下头,心中也颇为差异。

那膣口弹性极强,轻轻松松就叫他借着蜜润破开处子门户,插了进去。

可不曾想,这条细长蜜壶竟与一般女子大不相同,其中嫩褶连绵一线,绕生成旋,竟像个倒长在里面的肉螺,越深越紧,攀绕蠕动,不过进去半根,就吮得他马眼一松,险些将刚才没出来的一腔热精就这么射了。

寻欢作乐的时候袁忠义也曾听闻过,女子私处有天生不同,格外讨男人欢心的异构,便被称为名器。他糟蹋女子无数,自然也遇到过褶皱分外多的,肉管儿特别曲折的,疙疙瘩瘩有些内突的,在欢场上还都有些个名目说法。

可都不及他此刻享受到的滋味这般销魂。

若那些比寻常牝户刺激强烈的可以叫做名器,当下吊藤花这内旋收缩,如能自然吸精的销魂宝穴,就堪称名器中的名器,让他甚至想要拿来纸笔,好好记下,列为销魂美景。

蜜汁润泽,滑溜却不失紧致,螺肉内旋,一进一出连膣壁都仿佛跟着微转,他暗暗记下,这内藏乾坤的宝穴,将来定要命名为蜜螺。

不仅身负奇穴,吊藤花好像还生着一身媚骨,袁忠义呆愣中本能抽送,就这怔怔出神,暗地寻思的片刻,她竟熬过了破瓜胀痛,春水潺潺润湿了肉棒不说,两只手还禁不住自己捏住硬翘挺立的奶头,咬唇一阵乱搓。

“怎么,不痛了?”袁忠义喘息着向前一挺,顶入最深处。

果然如他所料,这蜜螺美穴里外如一,层层旋纹直到尽头蕊心,才终结于膨大酥软的那团屄芯儿肉周围。

而到了那里,花芯贴着龟头微微磨弄不说,周围嫩肉还活螺般不断内吸,吮得他毛孔发麻,嘶嘶抽气。

“还……还胀,可不痛,屄……屄里好快活哟,恨不得……恨不得你多戳几下……”吊藤花抓着奶子媚眼如丝,两只脚勾到他背后,仿佛在催着他狠插一样下压。

袁忠义刚才猛肏灯草已经蓄了不少快活,如今蜜螺一口口吮着,他又不需要太顾着吊藤花,当即往她身上一压,抬臀一顿猛耸,在那销魂噬骨的绝美滋味中射了个干干净净。

这么一顿硬干,吊藤花仍啊啊叫唤着,陪他一起丢了阴津,阳精与其交融,混成一片黏滑。

趴在吊藤花身上喘息片刻,他暗自思忖,决定先不动她阴关。

如今他身上积蓄起码也有五百三十余日,以他最近见闻作为,怎么也不会缺阴元来路。

而吊藤花这蜜螺奇屄,说是千里挑一的销魂器也不为过,最重要的是,让他久违地体会到了纯粹交媾的快乐,比起吸纳阴元的愉悦,蹂躏女子的舒畅,隐隐都要胜过一筹。

这让他颇为动心,想着怎么能彻底收服,将来就算不带在身边,也能寻个安全地方放着,为他炼蛊。

“袁哥,我……给你洗洗不?”吊藤花动动身子,丢了之后虽说浑身舒泰酸酸软软不想动弹,可她此刻一心巴结讨好,便只想着让他欢心。

“不用。”他咕哝一句,侧头轻轻舔着她耳根脖子,柔声道,“你这汉名里那个吊字忒不吉利,今后你跟着我,就叫藤花吧。”

她嗯了一声,乖乖道:“好,哥叫我似啥我就似啥。”

“藤花,你好好学,你们护法的本事,你最好都学光了。将来,你就在安全的地方为我炼蛊,我来包你过上比跟着蛊宗好得多的日子。”

藤花也没想到袁忠义的态度忽然变了,她不知道是天生的媚穴改变了她的命运,只当是自己讨好得妥帖,连忙应下,点头道:“护法肯教,我就好好学,学会了为袁哥帮忙。”

“好,你很好。”袁忠义笑吟吟起身,抽出险些被她蜜螺吮硬在里面的阳物,拿过水袋,淋湿块布,低头为她温柔擦拭,“你好,我便会对你好。懂么?”

她穴内构造奇特,阳物一离,屄肉层层内收,转眼就将里面精水推挤出来,被他擦得干干净净。

藤花撑起身子望着他算是伺候自己的模样,心中一阵惶恐,“袁哥,介个……我自己来呗。”

“诶,你帮我洗,我也帮你洗,这不是理所当然么。”袁忠义温柔一笑,将她抱起,对面坐拥,抚摸着汗津津的脊梁,亲亲小嘴,道,“我就喜欢你这样乖巧听话的姑娘,是不是蛮子,我倒并不关心。”

藤花连连点头,“我听话,我听话。”

“如此好极。”袁忠义从后托住她头,微笑吻来,辗转吸吮,一直逗到她娇喘吁吁,情潮再起,便一路向下,吻过双乳浅脐,一口亲在耻丘。

“嗯啊——”藤花情不自禁抓住他的发髻,长腿一盘缠在他脑后,喜不自胜道,“爽……爽利……哥……哥哥……要舔化……我滴屄咯……”

他捧住藤花臀肉,埋首股间一通舔吻,叫这个初解风情小蛮女牝紧腰松,屁股一夹一夹,泄出淫露汩汩,让他吃了满口。

他咽下,舔唇,拉她起身翻转趴下,抱住撅起嫩臀,便挺着阳物迫不及待插了进去。

蜜螺销魂果然不因处子失贞而减弱半分,一插到底,都还没抽,袁忠义就舒服得龟头酸胀,马眼都被花芯磨得发酥。

动作几下,他便性发,浑身肌肉绷紧,运足腰力拉起藤花双手,懒得用什么花巧,就只横冲直闯,小腹在她臀肉上拍打出一片红霞,撞得肉波荡漾,淫声不绝。

藤花也不是羞答答的性子,身上快活,嘴里便高叫低吟,屄里头舒服得快要抽筋,自己就晃着细腰往后迎凑,淫蜜把袁忠义的大腿都染湿小片,肉体拍击,掺上了点滴水响。

这一番袁忠义坚持久些,但也就让藤花多泄了两次,待到第三次阴津喷涌,他便也跟着一起出了,水乳交融。

畅快淋漓出过精,袁忠义神清气爽,看外面夜色已深,差不多到了可以出手的时候,便拿水袋过来,跟藤花一起给彼此擦干抹净,叮嘱藤花在这里找玛希姆盘问学习,要是她改主意又不肯说了,就喂屎到她嘴里,看她能硬气多久。

交代完毕,他略一思忖,将露珠和灯草的衣裙交给藤花看管,抽了一根带火木柴当作照明,便匆匆离去。

快到蛮兵营地外围哨卡的时候,袁忠义灭掉火把,凭记忆摸到一个暗哨后面,悄悄伸手一扭,拧断了那蛮兵的脖子。

他并不敢过快对藤花投注太多信任,所以营地这边他要尽快处理,早些回去看她逼问的结果。

运足内力展开身法将外围哨卡游走一遍,能摸到位置的都被他暗中杀掉,他这才从高处逼近营地。

围栏里还亮着火光,巡哨蛮兵人数不多,但分散挺开,成片营帐附近视线交错,想要下毒,还真比他预想的要难上许多。

他沉吟片刻,找到一个阴暗角落,拿出火镰点燃一小堆火,将带来的水袋加热至温,把心一横,回到营地边,将手上所有瘴气丸都拿出来,投进水袋之中。

看到淡淡薄雾冒出,他将水袋口一塞,单手晃了晃,施展醉仙步法腾空而起,无声无息落在营地之中。

他问过那几个蛮女,瘴气丸比起封喉散生效要慢,对付能自如移动的活人,效果并不太好。

所以他侧耳倾听,确定营帐内蛮兵睡得已熟,便悄悄掀开他们脑袋对着这一侧的帐篷,将水袋打开,迅速横浇一线。

潜行在营帐间的暗处,袁忠义越做越是顺手,隐隐还有几分亢奋。

可等到弄过去十几座营帐,堪堪毒死六七十人,他就发现,水袋空了。

只剩下需要入口的封喉散,而营地里,至少还有二、三百人。

这该如何是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