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侠 第二十一章 快乐

助拳更,狗子来帮韩小贼冲刺打广告了~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呵呵呵……都死咯。叫你们不服我,似不似都死咯?呵呵呵……哈哈哈哈……”

烧成焦黑的竹屋边,藤花手里拎着一颗脑袋放声大笑,神情癫狂。

七十六具尸体,就在她的身边,随着哔哔啵啵的轻响,被火苗舔舐,啃咬。

百部联军出征,这些蛮人村落之中,只剩下了些老弱妇孺而已,愿意称藤花一声部主的,也大都被抽调去蛊宗那边帮忙。

剩下不走的,除了走不动的,就是只想安安分分生活的。

他们当然不是藤花的对手。

砍钝了六把细长的弯刀,藤花独个屠掉了这一部村落。

袁忠义没有出手杀人,只是在旁保证没有人可以逃走而已。

他心中清楚得很,藤花并不是真的恨这些人。

这个已经被恐惧驯服的蛮女,是在斩断自己的根。

她要拿出足够的借口,说服自己,从此以后死心踏地去做一个中原汉人的女奴。

若非如此,她大笑的时候,又何必眼角带泪。

这倒是让袁忠义更加欣慰没有看错人。

藤花时不时打量他的神情,察言观色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当初战战兢兢的狗子。

只可惜,他是袁忠义,不是一个会把神功随便传授下去的糊涂瞎子。

此处距离蛊宗控制的腹地已经不远,不宜久留,袁忠义和藤花将可用来炼蛊的东西搜刮一番,拎着两个巨大的包袱,避开道路,往山林幽静之处离开。

拿到目标蛊虫之前,袁忠义并没兴趣去找贺仙澄,当务之急,就是先寻个僻静可靠的地方,靠这些物件和百炼虫,先把他想要的几样炼制出来。

一个月后用来繁衍的那些百炼虫长成破蛹,还得再掳些女子,这次就可以可用金疮药护住伤口,将甲虫分作五批产卵,第五波虫儿孵化出来,第一波的成虫又可产卵,肉巢育种不必间断,才是最高效的法子。

但这种行径一旦传出,他就必定会被打成十恶不赦的魔头,因此必须格外小心。所幸如今战乱,男丁多被征去,或作兵卒,或为民夫,剩下女眷就算出了什么事,也没人顾得上管。

一路盘算,他先按原定计划,与藤花离开蛮子这边,返回东北方向,寻那个在茂河上游办事的男护法去。

如今炼蛊的物件备下不少,他打算先把藤花安置到一个秘密场所,留下足够吃喝,让她专心炼蛊。

即便被她逃了也不打紧,一个蛮女,就算浑身是嘴,也没本事来指证他什么污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要之前的女俘能有一小撮顺利逃来茂林郡,他袁忠义的侠名就算是有了微薄基础,藤花休想憾动分毫。

带的东西多,他们并不急着赶路,等离开战乱地带,经过一个较为安宁的小镇,袁忠义花钱买了一辆牛车,为藤花置办了一身汉女衣物。

一路上硬逼着她调整口音,等慢慢从西方绕一个大圈经过茂林郡,渐渐靠近郡城北侧时,她只要不着急,说话就已经与汉女没有太大分别。

西南一带女子官话说得本也不太周正,藤花在蛮女中算是白净的,样貌又偏中原这边多些,小脚被软布鞋子裹住,换了汉家行头,只要不忽然冒出几句蛮话,寻常人绝看不出她的身份。

至于藤花这名字,让人听了只会当是姓滕名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

既然经过,袁忠义心里有着疙瘩,总要去打探一下情形。

折向东方丢开牛车,翻过山岭下来,在一处小村庄里,算是稍微得到了一些风声。

茂林郡这些日子已经安定下来,蛮兵东进,只留下少许兵力牵制此地守军,大安义军向南出兵,收复了几处据点。西南蛮族军阵不知为何回缩了许多,听闻似乎是被不知哪里的兵马抄了后方补给路线,一时间人心惶惶。

也不知道蛮兵东进,蛊宗的那位男护法会不会跟着离开,袁忠义不敢再耽搁,掏出身上碎银,在村里换了两匹垂垂老矣的驮马,和藤花勉强骑上,加速赶路。

之后三天,他们两个连交欢也没顾得上,总算是赶到了茂河上游,蛊宗说好要下毒的地界附近。

据说这边行动的蛊宗弟子大都是精挑细选,中原官话十分流利,样貌也不算太过奇异,可以改扮隐入寻常百姓之中。

义军安民的效率不差,茂河边上的小镇中,已有客栈开业迎来送往。

袁忠义不能带着大包小包出去办事,便开了一间上房,直接租下半月,安顿同时,借着这边消息灵通,又打探了一下茂林郡中的情况。

虽说南、西两门依然严阵以待,但北、东两座城门已经恢复通行,张道安麾下猛将领兵驻扎,飞仙门诸多弟子赶来发放药物粮草,收容许多他处流民,一时间,茂林郡成了附近人心所向,大安义军,也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当日拓跋宏所率的兵马,听闻城池失陷,整顿一番后回防。数天后清晨,陈兵东侧,李少陵身受重伤,仍强撑着策马上前,叫贺仙澄出来对质。

但让袁忠义都有些意外的是,拓跋宏在后张弓搭箭,竟出手将李少陵穿喉射死,跟着率领残部丢下兵器,入城投降了。

拓跋宏也没能保住性命,一干旧将纷纷归顺大安之后,他被枭首悬尸于城门之上,至今仍在示众。

北部这条补给线,如今已经算是通畅,听说是由张道安的义女之一——张白莲领兵护卫。

一日有粮草经过,袁忠义特地在酒肆要了碗水,微抬斗笠打量了一番。

枣红骏马上坐着个高挑女郎,红巾束头,赤色披风,一身旧皮甲打理得倒还整洁,就是裹着躯体看不出凹凸如何。她腋下夹着一支竹杆长枪,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看五官模样,英气有余美貌不足,让袁忠义衡量,属于那种可以抽抽阴元,却没兴趣喷洒阳精的女人。

也许换早些时候,他会对这种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女人产生更偏重征服欲的渴求。

但如今,他的征服欲都在贺仙澄身上,这缓缓骑过去的军中女将,他毫无兴致出手。

懒洋洋喝了口水,趁着周围人都在看大安义军通行,他将桌下的手一伸,摸在身边藤花的大腿中央。

藤花面不改色,一手端起水碗,一手将裙裾悄悄扯高,把大腿裸露给他,让他顺着摸进股间花房,对那娇嫩媚肉轻轻搔弄。

一口水咽下,她双颊就已微红。

路过的小二禁不住打量她一眼,挠了挠头,心道明明要的是水不是酒,怎么这就醉了呢。

藤花淫性荡漾,双腿夹紧,但两只眼睛,却目不转睛打量着外面围观的百姓。

因为袁忠义相信,如果蛊宗就在这附近,不可能不派人来打探情势。

虽说藤花一个部主,并不认识全部蛊宗弟子,但她对蛮子的相貌更加熟悉,也准备好了试探的法子,只要找到蛛丝马迹,就能设法将其引诱出来。

眼见护送粮草的军士鱼贯离开,余下一路烟尘,袁忠义抽回手掌,将黏乎乎的指尖伸到藤花的碗里搅了一搅,清洗干净。

藤花捧碗将自己的淫汁喝下,毫无不适——反正这些日子跟着他,她已不知喝过多少。

将碗一放,摆下四个铜钱,她起身走到棚外阳光洒满之处,伸个懒腰,做出一副心情愉悦的模样,嘘溜溜吹起了鸟叫一样悦耳的哨子。

按事先就已讲好的计划,袁忠义起身过去,将她腰肢一揽,微笑道:“走,回客栈。”

藤花千娇百媚往他怀中一靠,动作大胆无比,引来无数人侧目。

她不仅视若无睹,还就这么往前走了起来,顺滑腰身左右扭摆,带得紧凑臀肉款款摇曳,晃动出阵阵迷人微浪。

不知多少人艳羡的目光,就此落在了袁忠义寻常富户打扮的背影上。

一对儿年轻男女手牵手跟了过去,看上去像是恰好同路。

袁忠义摸出蛊宗的解毒药,递给藤花一颗,两人一起压在舌下。

毕竟时日已经过去良久,蛊宗不可能还不知道玛希姆连着部下一起遇袭的事,万一跟来的蛊宗弟子认得藤花,觉出异常,先含上药,有备无患。

藤花走出一段,在人少处扭身踮脚亲了袁忠义面颊一口,顺势余光扫过去,低声道:“哥,来咯。”

袁忠义嗯了一声,换做寻常嗓音,淫笑道:“好妹子,客店怪气闷的,如今七月将至,夏花繁盛,草长莺飞,正是往山中去的好日子啊。有道是,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岂不美哉?”

藤花故意羞答答一撇脸,道:“全仗哥哥,人家才有一口吃喝,去哪里,还不是哥哥一句话。但求哥哥怜爱。”

袁忠义笑道:“天意怜幽草,妹妹肯随我去,那自然是要百般怜惜的呀。”

他二人一路调笑,旁若无人,转眼就离开小镇,走向草木深处。

而那两个盯梢的尾巴互望一眼,略显犹豫。

藤花猜到他们还不放心,一边用木棍拨草探路,一边高声唱起了山歌——用的当然是蛮话。

那两人立刻眼前一亮,互望一眼,快步跟来。

藤花唱着山歌和袁忠义一起走到一个僻静山坳,选一棵参天大树,下面堆起落叶,让他坐下。

袁忠义靠住树干,闭目颔首道:“可以了。”

藤花蹲下,将自己衣衫解开,亮出一段带着晒痕交界的脖颈,裙子弄乱一些,抽掉发簪甩乱头发,静静等着。

过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一声蛮语询问。

藤花故作受惊,跳到袁忠义另一侧,手里拿出蛊虫盒子,高声回了一句。

那两个盯梢的面带喜色跳出来,一边叽里咕噜说着话走近,一边抬起双手示意并没暗器毒物。

藤花也露出放下心来的表情,垂下木盒,指了指袁忠义,告诉他们这是个南边过来的商贩,手上有点闲钱,她想毒杀抢下。

那二人不疑有他,快步走近。

这时,那个女的一歪头,盯着藤花的脸,忽然咕哝道:“贴昂娅?”

那是藤花的蛮名。

那蛮女嘟嘟囔囔逼近,连声质问,同时手掌一摸,从腰侧拿出一个吹管。

只可惜,他们已经走得太近。

袁忠义忽然睁眼,暴起出手。

这种距离下,就是蛊宗护法,也挡不住他望月掌全力一击。

那乔装的蛮子反应颇快,急忙抬臂交叉面前。

无奈功力差距太大,袁忠义一掌劈下,不屑变招,硬生生将那蛮子双臂劈断,掌力带着他的断臂击中额头,当即颅骨碎裂,七窍流血,惨叫都没发出一声,便软软倒下。

袁忠义先将较远的蛮子杀掉,剩下那个蛮女面如土色,忙吧吹管凑到嘴边。

寒光一闪,藤花的匕首,就已砍上了抓吹管的右腕。

她顺势一腿将那蛮女扫倒在地,手起刀落,将对方左掌钉在地上,冷冷道:“要命的,就老实点。”

听她说起汉话,那蛮女也换了过来,颤声道:“吊藤花,你这是疯了么?”

袁忠义站在一旁,垂目望着她,冷冷道:“她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没问,不要胡乱开口。”

“你是谁?”

咔嚓。袁忠义一脚踩下,跺碎了她的右肘,淡淡道:“你没听懂我刚才说的是什么?没问你,不许开口。问你,就老实说。懂了么?懂就点点头。”

那蛮女疼得满脸大汗,望着藤花木然神情,心底一阵寒意上涌,如坠冰窟,急忙点了点头。

藤花拔出匕首,坐在那蛮女腰上,慢慢割开她前襟,露出微呈褐色的饱满乳房,问道:“你有过男人么?”

那蛮女一愣,满面不解,但略一犹豫,还是小声道:“有……有过。我娃儿都两岁咯。咱们……有话好说,莫要杀我。”

藤花皱了皱眉,颇有些愤怒地瞪着她,“你娃娃才两岁,来这边做什么?为啥不在家里看娃?”

那蛮女更加不解,一头雾水,胆怯道:“这……部主有令,要随护法办事,我哪里敢不跟着。”

“来的是哪个护法?”

“瑟杜。”

“你们躲在哪儿?”

那蛮女眨了眨眼,意识到情形不妙,不敢开口。

袁忠义蹲下,捏住她膨胀的紫色乳头,用手指在上面交错比划了几下,站起来,没有说话。

藤花毫不犹豫伸手捏紧那蛮女的乳晕,让她奶头高高耸起,匕首横竖斜三刀过去,熟练无比地将那小小葡萄切成了张开六瓣的小花。

“呜呜呜——!”那蛮女身子一挺,可还没惨叫出来,嘴巴就被袁忠义一脚踩住。

他等她没力气再叫,才挪开腿,用脚背拍了拍她的脸,淡淡道:“肯说了么?不肯的话,你身上可以雕花的地方,想必还不少。都说你们山里的蛮女像是烧不光的野花,我近来瞧着,山上那些野花大都分着十几瓣,你这奶头,切的还不够像。”

藤花喉头蠕动,伸刀又割,将每一瓣紫色乳花都细细一分为三,才讨好地看了袁忠义一眼。

等另一边乳头也被如法炮制,那蛮女的身子都抽搐起来,双脚蹬断了一株灌木,嘴角流下一丝白沫。

她看起来还想坚持。

可当她看到藤花用匕首割开她的裙子,撕裂衬裤,冷冷盯住她胯下的时候,她终于哭叫着求饶,把知道的都讲了出来,竹筒倒豆子一般。

藤花看到袁忠义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才松了口气,蹲下拿起那个蛮女的裙带,绕上她的脖子,双手缠紧,左右狠狠一扯。

袁忠义低头看了片刻,掩鼻不悦道:“怎么杀得这么臭?恶心死了。”

藤花小声道:“我怕血溅到衣服上,一会儿还要回镇子的。用毒……浪费东西。”

“算你这个理由好。”他起身道,“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回去休息一下,明日开始,咱们想个主意,把那个叫瑟杜的护法抓到手。”

藤花双手攥着那根腰带,没有起来,而是缓缓抬腰,撅起了屁股。

布裙被臀尖顶起了圆润的曲线,她轻轻喘息着,依然紧紧勒着手里的布条,呢喃道:“袁哥,可以……戳我么?”

袁忠义低头望着她不甚完整的侧颜,淡淡道:“你用词不对,是想挨罚了么?”

藤花哆嗦了一下,道:“那……你可以日我么?”

“可以。你干得很好,这是你应得的奖励。我也会干你干得很好。”他贴到她身后,掀起裙子,挖了几下,凑过去,缓缓插入。

阳物一路撑开紧缩的蜜螺,藤花咬住下唇,只用鼻息构造出淫乱的呻吟,揪着腰带两侧的双手在发抖。

他插进最深处,磨了几下,抽出。

藤花立刻变得湿润,早已熟悉那阳物形状的嫩壁拼命分泌着黏糊糊的淫露。

插入十几次后,紧涩的通道就变成了悦乐的源泉,给袁忠义带来阵阵销魂噬骨的快活。

她的手抖得更厉害,身体被顶得稳不住,只好拉紧腰带,抵住地面,发白的拳头,顿时陷入到柔软的腐叶堆里。

她望着那个蛮女死鱼一样突出的眼睛,望着那光溜溜的屁股下失禁而出的腥臭屎尿,一阵密集的寒战从腰后爆发开来。

她眼中满是水光,门牙深深咬入唇中,一缕血丝汇集成滴,滚下,掉在尸体之上。

与此同时,藤花泄了,泄得浑身发麻,几乎灵魂出窍。

往回走的路上,暖融融的精浆被她那构造奇特的牝户收缩着挤了出来。

她并紧腿,迈着碎步,像个拘谨的汉家闺秀。

但只有她知道,那不停故意摩擦的双股,正把流出来的阳精,擦满大腿肌肤。

真快乐啊,活着……

客栈终究不是个合适的藏身之所,回去见到有江湖人在四处走动,袁忠义略一犹豫,便带着藤花拿上行李退掉房间,斗笠遮面匆匆离去。

这地方距离茂林郡不远,而那个瑟杜护法又就在附近茂河对岸,那么给藤花准备的炼蛊地点,就安置在镇中最好。

炼蛊不似炼药,没有那么多废水和古怪气味,死虫子虽多,但藤花爱吃虫,竹签一串火烤下肚,并不浪费分毫,也不容易败露行迹。

按照那个死蛮女的交代,瑟杜目前原本的任务已经取消,茂河投毒所需要的药物和虫卵数额太过巨大,百炼虫的养育又被来路不明的中原高手阻挠,眼看涨水期将至,不会再有成功的可能。

那护法和部下没有撤走,为的是找飞仙门报仇。

玛希姆和两个部主尚未找到,死掉女弟子身上的血字直指飞仙门,如今大安义军正与蛮兵对峙,蛊宗若还不打算对飞仙门下手才是怪事。

所以袁忠义并不急着亲自动手。

飞仙门后续支援的高手大都在茂林郡中听从贺仙澄调遣,凭瑟杜带着几个部主几十个弟子想要强攻绝对是痴人说梦。而想要悄悄潜入的话,身上就不能带任何危险物件,才能顺利通过严格把守的城门,以蛊宗高手的武功,赤手空拳不用毒物去刺杀贺仙澄,还是睡下继续做梦得好。

所以蛊宗的目的,也并不在贺仙澄镇守的茂林郡中。

他们盯上的,正是张道安的义女,张白莲。

飞仙门公开支持张道安的义军之后,张道安的五位义女,也都宣布加入飞仙门,成为挂名末位弟子。

对张白莲下手,既可以扰乱粮草押运,又可以除掉张道安的心腹亲信,还能让飞仙门落一个保护不力的罪过,堪称一石三鸟。

凭蛊宗弟子的武功,想要直接突袭杀死张白莲,恐怕护卫粮草的义军官兵不会答应。

但若是能找到机会用好瘴气丸、赤毒蛊之类可以远远下手的杀器,并非没有机会。

计划是在两天后,张白莲运送完此次粮草,返程北归时动手。

袁忠义暗自盘算,对付那么一帮亡命刺杀的蛊宗弟子,与其自己苦心设计去擒拿护法,不如借一借飞仙门的刀。

如果一切顺利,既能从瑟杜身上弄到他最想要的噬毒蛊,又能卖个人情给张道安和飞仙门,就此让贺仙澄高看一眼,也未可知。

在镇子西北角找了一处逃难富户荒弃的院落,袁忠义和藤花进去看了看,决定在那儿落脚。

值钱不值钱的物件早都被搬运一空,但他们两个都是能吃苦的人,只要屋子还在,灶台可用,就能入住。

家具没了,反而方便藤花用木炭在空地上分割开一个个养蛊的格子。之前路上已经抓了不少要用的毒物,靠百炼虫制作邪蛊,并不需要其他材料活着,藤花自己慢慢收拾,也没什么危险。

看她剖蛇胆取蜂针掰蜘蛛牙剥蛤蟆皮精熟无比,袁忠义放下心来,将她留下拾掇,自己去镇上花钱买了两袋陈粮,一些禁得住放的腌菜,连同锅碗瓢盆,门闩锁头,一趟趟运进家里。

战乱中搬迁的人络绎不绝,空房就算没有地契住进去,也没人会费心置喙。只要原主不找回来,此地就没什么问题。要是原主找回来也无妨,茂河近在咫尺,河里多几具尸体,义军大概是没空来管的。

拿出半日收拾好家中一切,在院中铺开一张买来的旧褥子,井里打水简单擦洗一下,袁忠义和藤花便宽衣解带席地幕天,尽情交媾。

一夜过去,叮嘱好藤花在这边一定要多加小心,袁忠义便离开这临时居处,穿过已被荒废的农田,回到镇上。

昨晚肏昏了藤花之后,他就一直在心中推演算计,究竟该如何做,才能在此次针对蛊宗护法的行动中得利最大。

思来想去,包含蕊仍是不二人选。最理想的状况,就是找回包含蕊,不要惊动贺仙澄,说服张白莲,利用情报反杀瑟杜。他已经从藤花那里问清楚噬毒蛊容器上的记号,混战中只要稍做掩饰,得到一个搜尸的机会,就能把此行最想要的物件顺利入手。

为了免去搜身可能惹来的祸事,袁忠义到北城门外并不急着进去,观望一阵后,径自走到门口一个兵卒眼前,抱拳道:“军爷,冒昧打听一下,飞仙门的诸位姑娘,是否还在城中?”

那小兵看着年纪不大,相貌淳朴,颇感羞愧道:“可别这么喊,可别这么喊,我可不是为了让人喊军爷才打仗的。你啥事?”

“在下袁忠义,是飞仙门包含蕊包姑娘的熟人,此前战事紧急,一时走散了。能不能劳烦军……劳烦小兄弟去帮忙通传一声,叫她来见我。”说着,他摸出一块碎银,递到那小兵手中,“小兄弟拿去吃些好的,长长个子,不然,怎么上阵杀敌啊。”

“可使不得,我要是拿了银子,和那些该杀的官兵还有什么分别!”小兵梗着脖子嚷嚷一句,塞回银子,道,“飞仙门的仙姑是我们的恩人,你等着,我去给你问问……诶,你咋不直接入城啊?”

袁忠义早已想好借口,拱手道:“实不相瞒,城东那场恶仗开打时,我还在听李少陵的号令,如今再回茂林郡,不免心中有愧。如果能将含蕊请来,我们在城外叙旧,我就不去给贺师姐添堵了。”

“贺仙姑你也认识啊?”那小兵没再多问,跑去跟对面同袍交接两句,回头说声等着,就丢开竹枪,一溜小跑钻进了城门里面。

袁忠义当然不是真的不想进城,只不过想要让包含蕊带着进去而已。有飞仙门弟子带着,搜身便会宽松许多,他如今身上带的不是毒就是蛊,真遇到个细细盘查的,保不准会有麻烦。

茂林郡城池颇大,袁忠义静静等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听得马蹄声一串脆响,穿门而出,径直冲到了他的身旁。

马上倩影一晃,不及停稳,便飞身下来,一个箭步冲向袁忠义怀中,双臂一勾将他牢牢搂住,带着哭腔道:“智信!我就知道你没死……我就知道!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师姐的盘算。”

两团软玉在胸膛上一压,不必看脸,也知道是包含蕊到了。

袁忠义抱住她躲去树后,不多说废话,手掌抚过她面颊泪珠,顺势一捧,便低头吻了上去。

唇畔沾染着些许泪咸,软弹可口。他心满意足吸吮片刻,才将羞红了脸的包含蕊放开,柔声道:“我知道,含蕊是绝不会害我的。”

包含蕊忙点点头,跟着神情一黯,又道:“我师姐……她其实也无心害你。她还差人去打探你的下落来者,说……你是个可造之材,是我……”

她红着脸低下头,手指轻搓衣角,忸怩道:“是我天赐的佳婿,一定要设法救回来。可怎么也找不到。这城换了主,事情忽然多出一大堆,我这些天……好生想你,夜里辗转反侧,不知不觉……就哭湿了巾子。”

看她转眼又梨花带雨,袁忠义将她拥住,柔声道:“不哭,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她是你的师姐,就是我的师姐。我会和你一样敬她信她。我一路过来,亲眼见到大安义军不惊舍扰民,不劫掠财帛,比那些起了事就一路烧杀抢夺的农匪,高出不知多少。就连一个守门的娃娃兵,都不为银钱所动。此乃大义所在之兆。光汉气数已尽,贺师姐所做的,才是真正的大侠之举。李少陵……太过迂腐了。”

包含蕊长长舒了口气,心中最大担忧如春日融雪消解,喜不自胜,扑到他怀里,又借着树干遮挡,献上朱唇丁香,供情郎恣意品尝。

说够了情话,她被袁忠义的巧妙挑逗撩起了一身欲火,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引着他径直穿过城门,便往如今茂林郡的将军府过去。

方才已听她说了,飞仙门弟子当下占着一方天地,袁忠义便柔声道:“含蕊,你住处那边尽是女子,我过去多有不便,我看,就在附近找个落脚地方吧。”

“没什么不便,府里新进的许多仆妇,还是你袁少侠在南边救下来的呢。她们说起我还不信,只当你……乱军中难以幸免。谁知道她们真不是为了哄我,真是你救下来的。要我说,光是这一笔功,就够你封个副尉。那……蛮子兵的粮草,也是你烧的吧?”

袁忠义微笑点头,道:“我迷途过去,既然已经和蛊宗交上手,那自然得救人救到底,否则蛮兵追击,那些女人腿脚无力,岂有生机。”

他并不太想跟贺仙澄见面,斟酌道:“含蕊,你心里欢喜,不拘小节。可其他姑娘,毕竟还是要注重男女之防。我住过去,终归不太方便。还是就在附近寻个住处吧。我……也颇为想你。你容我好好一解相思,再……说些事情,好么?”

包含蕊心中如糖似蜜,骑在马上被他抱着恨不得这就宽衣解带被他插进去碾碎蕊芯,便顺从点头,与他就在附近寻了一家无人住处,与其中驻扎兵卒略作商议,请他们让出了屋子。

茂林郡中逃难民众最多之时,街巷十室九空,如今流民入住兵卒安顿,才稍微有了点起色,无论如何,也不缺住处,义军自然不会为此得罪仙姑。

包含蕊正在床边换新被单,袁忠义便做出一副迫不及待样子,关门上前将她搂住,吻颈亲耳,掀裙脱裤,手指一探,便轻轻松松钻进湿漉漉的屄肉之中。

她也早已情动,匆匆解开上衣,扯掉兜儿,抓住他另一手便按在绵软丰硕的乳房上,哽咽道:“我……真的好想你……我在城门外……刚一抱住你,就觉得……觉得浑身发烫。你摸摸,我……心跳得好快。”

袁忠义上摸下揉,知道她阴关破损,不堪久战,一边柔声说着情话,一边将她吻着压下,从后面掏出硬邦邦的鸡巴,吱的一声,钻进了水淋淋的骚肉之中。

包含蕊显然苦于相思良久,扭腰晃臀迎凑了十几下,便抽泣一声,呜呜哭着丢了一大片阴津出来,双腿一软,立足不住。

袁忠义顺势将她抱上新铺的床,趴跪在边,拉开她白花花的屁股蛋儿,单脚踩住床板就又是一顿猛干。

经历过藤花那蜜螺神牝的纠缠锻炼,袁忠义如今耐力非凡,若是忍一忍,一发阳精就能把包含蕊肏到脱阴。

当然,他此刻并不舍得。

包含蕊痴情一片,可是他如今的重要跳板。

所以这次他不仅没有去吸她的阴元,还稍稍牺牲了些内力,来为她稳住肾经,好承欢更久,快乐更浓。

不多时,包含蕊连战连泄,腰酸腿软连趴都趴不稳。袁忠义将她一翻,仰面按在床上,压下来把她早已发凉的舌尖一嘬,伏在她分开雪股之间就是一阵打桩般的起落。

她方才就已在求饶,快乐实在是太过猛烈,叫她都觉得承受不住。

可此刻香舌被吮,话儿说不出口,想用哼声提醒,才吸了口气,嫩屄心子就被他势大力沉的肉龟狠狠一撞。

宛如水泡透的饼子挨了一拳,她那花心当场就喷了一片,大腿根的筋哆嗦几下,连泄身都没了力气。

袁忠义看她双眼有些失神,便渡了口气给她,贴着她火热的娇躯耳鬓厮磨,轻抽缓送,等她一点点从云端下来着了地,才一紧会阴,喷进酥烂花心之中。

“昂嗯……哈啊……”包含蕊的脸上浮现出看似非常痛苦的神情,耷拉在床边的雪白裸腿晃了几晃,软绵绵再也不动。

斗室之中万籁俱寂,仅余难平喘息,在二人口鼻之间交错流转。

相思稍解,情欲已平,包含蕊眯着眼睛裸窝在他身上,絮絮轻语,问东问西,问了一阵,才想起来前的话,好奇问道:“对了,你说有事要等这会儿讲,是什么呀?”

袁忠义枕着手臂,淡淡道:“这边押运粮草的,是不是个女将,叫做张白莲?”

包含蕊一怔,道:“是,她是新入门的末位弟子,大安王的义女,从师父那里学了点粗浅功夫。不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她入门拜师的事。她怎么了?”

“蛊宗派了一个护法,带着几十个弟子,想要等她后天折返,在茂河边伏击刺杀。”袁忠义正色道,“我从蛊宗弟子身上逼问出来的情报,为了不惊动他们,不得不将那人灭口。虽说死无对证,但我相信不会有假。”

包含蕊满肚子柔情蜜意顿时顾不上再慢慢回味,猛然坐起道:“这……该怎么办?哎呀,你先休息,我得去跟贺师姐说一声。张师妹要是出事,粮道一时间就找不到得力可靠的人了。”

“贺师姐日理万机,我看,不如咱们直接去找张白莲,将计就计,除掉这一股心腹大患。”袁忠义抬手一掌,真气外放,将顶上床帏吹得高高飘飘起,自信道:“我这段时间拼命练功,为的就是配得上你。我将那蛊宗护法手刃,再立大功,将来随你上白云山,说话也多几分底气。”

包含蕊大概是想起上次与蛊宗交手的惨痛回忆,神情一黯,低下了头。

他心如明镜,岂会不知,沉声道:“含蕊,这也是为了你好。贺师姐那样将你层层保护起来,你永远也消解不掉心里的疙瘩。此次你随我一起,咱们将蛊宗那些恶徒杀得七零八落,那个护法,我留给你解决。你就将他当作曾经……那个仇人,把他千刀万剐,一泄心头之恨。如此,你将来才能心底毫无阴霾,才能做我袁家的夫人,一生一世快快乐乐。”

包含蕊樱唇微颤,轻声道:“对,这是我不敢面对的事,那……就应该由我自己亲手解决。智信,咱们……能做到么?”

“有我在,绝无问题。只要计策顺利,蛊宗弟子们绝对敌不过张师妹的护卫军,我出手解决掉那个护法,把他抓去别处,交给你来杀掉报仇。如何?”

包含蕊抿唇拿起衣衫裙子,下床扯过布巾匆匆擦净牝户,一边穿戴,一边含泪道:“好,先不收拾了,我这就带你去找张师妹!蛊宗……我要他们全都不得好死!”

不到半个时辰,袁忠义就坐在了张白莲的对面。

张白莲阴沉着脸听包含蕊说完,凌厉目光一转,落在袁忠义脸上,道:“说,你打算怎么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