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侠 第二十五章 门主

最近有几个朋友提起,我发现有必要在这里说一下窃玉第八章的一个小问题。

那一章当初更新的时候没有注意,有一个小BUG,南宫星对唐青说出了大蜘蛛。

后来有朋友提醒,我回头修改了原文。

但问题是,很多当时搬运走的还是BUG版……

于是现在有些合集中,那一章还是BUG状态。包括我之前发的一个半截包。

那么这里提醒一下大家,第八章,还存在那个BUG的,请自行将大蜘蛛三个字替换为“那种毒虫”。

辛苦了,真是不好意思。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和包含蕊相处这些天,袁忠义不可能不旁敲侧击预先了解她那位执掌飞仙门的师父。

她叫许天蓉,虽说已是有名武林门派的主事,但年纪并不太老,据说而立之年接掌门派,到现在也就过了两、三年而已。

飞仙门虽不禁婚嫁,但门主却要一心发展本派根基,不得让夫妻家事和子女琐碎杂务分神。许天蓉同一辈的师姐妹中,那两、三个如今还云英未嫁的,想必就是当年一起争门主之位,错过了好时候的对手。

所以此前袁忠义一直觉得,贺仙澄不太可能嫁人。

出嫁从夫,女子门派也不能免俗,一旦婚配,就要随着夫家办事,既便飞仙门算是娘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剩下的也就是逢年过节回来探望的情谊而已。

也许世道激变,飞仙门的规矩,也到了不得不改的时候?

心中暗暗盘算着走过府邸小径,沿途院落,都已经收拾得极为整洁。

烽烟一过,最先恢复如初的,自然都是这些官吏的住处。人来人往,俱是高高在上,远处观之,光汉、蛮子还是义军,似乎并没太大分别。

在那丫鬟带领下,袁忠义信步走进后院中堂,迈过门槛,看到贺仙澄与包含蕊左右分立,守着中间椅子上一位青袍坤道,想必,那便是刚被张道安封为逸仙真人的许天蓉了。

白净的鹅蛋脸,鲜红的额心印,淡眉细目,瘦鼻薄唇,要说是美人,稍嫌凌厉有余柔媚不足,可若说姿色粗鄙,男人望去,却又会忍不住多打量几眼,心中微微发痒。

袁忠义目光一扫,上前拱手行礼,恭恭敬敬道:“在下袁忠义,表字智信,见过门主。”

许天蓉手掌扶着茶杯,微笑将他上下一番打量,柔声道:“来,不必那么生分,站得近些,让我好好看看。”

袁忠义暗暗调匀真气,上前两步站定。

“不错,不错,果然一表人才。”许天蓉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我问过仙澄和含蕊,昨夜到此,也凑巧见了些你救过的人。西南此行,武林损失了一位有为剑仙,实在可叹。但又多了你这样一位少年英豪,尤为可喜。我门下弟子多承少侠照顾,感激不尽。”

“江湖同道,分内之事,何谈一个谢字。”袁忠义谨慎措辞,但并未避开她的探寻目光,落落大方与其对视。

“含蕊,仙澄,你们师姐妹有一阵没好好聊聊了吧。”许天蓉左右一瞥,忽然如此说道。

包含蕊一愣,似乎想说和贺仙澄大前天才见了面。

但贺仙澄心领神会,微笑道:“师父,我和师妹先告退了,近日的确有不少事,我需要和她谈谈。”

等着两人并肩离开,许天蓉含笑道:“袁少侠,请坐。不必这般拘谨,以你和含蕊的关系,咱们算是自家人。”

袁忠义微笑称是,就坐下首,但心里却不敢有半点放松。

孙断曾反复对狗子说,江湖中能爬到高处的人,绝没有一个好对付的。

袁忠义对此深信不疑。

江湖根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蛮荒丛林,以武犯禁,以暴制暴,当一个人能一招就杀了你,那么他说的所有话,你最好都当作圣谕。

但这又是个群狼能搏虎的地方,树敌太多,下场不言而喻。

对眼前三十岁就能当上门主统领近千门人的女子,这个一手教出贺仙澄的师父,他哪里敢有半分怠慢。

许天蓉虽然自称从两个弟子那里已经问过袁忠义的事,但打开话匣子闲谈之始,仍是在寒暄询问他的出身来历。

理由也很充分,他既然已和包含蕊私定终身,无父无母的情形下,许天蓉这个师父就是三媒六聘应当下去提亲的人。

袁忠义一一应对,他对自己过去的事情只要一有闲暇就会深思熟虑仔细编造,力求不留半点破绽,也不给人追根寻底查找实证的机会。

扼腕叹息了一下杜家兄妹横死的悲剧后,许天蓉话锋一转,柔声道:“袁少侠,不知你是否介意,让我摸摸腕脉,看看你受的这股邪门内力,究竟是什么来头?”

袁忠义微微一笑,起身过去,挽起袖管,伸出手臂,道:“烦请门主费心。”

许天蓉二指一搭,按在脉络交结之处,低头垂目,逼入一股淡淡阴凉真气,细细体察。

他没有装模作样去掩饰什么,以他的经验,对付越是精明的人,就越要尽量减少自己的破绽。

“袁少侠可修习过什么内功?”她收回手指,微笑问道。

“在下本是个托主人收留的小小书童,哪里有机会学习内功。身上这点微末伎俩,也全赖杜大侠兄妹嘱托。实不相瞒,我这运气发力的门道,都是自己胡乱摸索出来的。”

许天蓉微微扬眉,摸出一枚铜钱,递给他道:“少侠若不见怪,可否用尽全力,将这铜钱打向门外那座假山?”

袁忠义颔首道:“是。”

那是震泽石堆叠而成的园景,形貌奇异,个头极大,倒是不会打偏。

他略一斟酌,将功力运到六成,故意选了个《不仁经》中非攻击性的路数,猛一发力,弹指打出。

铜钱呜的一声破风而去,将灰沉沉的奇石上打出一个密纹裂缝,整个嵌入其中。

许天蓉目光微动,脸上笑意更浓,赞道:“好一个少年英雄,含蕊能得你垂青,可是高攀了啊。”

袁忠义故作惶恐,低头道:“哪里哪里,含蕊她花容月貌,名门弟子,为人温柔体贴,对我情深意重,她愿意下嫁,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

许天蓉颇为欣慰地点了点头,道:“福缘好,知进退,识大体,有分寸,袁少侠未来必定是武林中不可多得的一方俊杰,依我看呐,就是将西南四剑仙绑在一起,也及不上一个你。”

“不敢当不敢当,万万不敢当。”袁忠义心中惴惴,完全搞不清这人在打什么主意,索性只是自谦,不再多言。

“此地如今只有你我二人,隔墙无耳,大可少些顾忌隐瞒。含蕊求援时遇到的惨事,即便你不说,我作为长辈,不能置若罔闻,提也不提。”

袁忠义心底飞快思索,口中谨慎道:“门主,这是含蕊的伤心事,其实……我也不太愿意提起。”

许天蓉叹了口气,道:“所以那并非对你完全没有影响,你也并非毫不在意。男子汉大丈夫,岂会不在乎伴侣清白。”

袁忠义缓缓道:“但在下绝不会因此而对含蕊有任何不当之举,还请门主放心。”

许天蓉露出一丝苦笑,道:“袁少侠,男婚女嫁,到底讲究的是个门当户对。咱们江湖中人就算不拘小节,该匹配的,也不能太过不成体统。”

袁忠义微微皱眉,故意道:“门主请放心,我知道如今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和含蕊私定终身,就已是天大的福分。我一定苦修武学,奔走四方行侠仗义,等到未来在江湖闯出一番名号,再来让含蕊成为我袁家堂堂正正的夫人。”

许天蓉微笑道:“袁少侠此言差矣,我之前就说了,不论从什么角度,都是含蕊高攀。她……即便不出事,也配不上你这样的少年英豪。”

她抬手阻止他开口,继续道:“更何况,出事木已成舟,覆水难收,配不上的福分你硬要给她,那反而是害她。”

听出她口吻中隐隐的提醒,袁忠义一怔,道:“在下不太明白,还请门主指点迷津。”

“我便直说了吧,含蕊一定会是你的,但,也绝对不可做妻。你们私定终身也好,私情偷欢也罢,那都是你们少年人的私事,不必顾虑太多。可你袁少侠的夫人,这个头衔,却万万马虎不得。”

袁忠义略显讶异,缓缓道:“门主,我袁忠义何德何能,配得上你这般过誉?”

“不居功自傲,果然是经过磨砺的少年英杰。”许天蓉先赞了一句,跟着才微笑道,“袁少侠,你带着杜家兄妹遗愿,奔波数百里而来,相助仙澄成此大事,此为一功。战阵之后独行南疆,格杀蛊宗护法玛希姆,救出女俘一百七十余人,破蛮兵营地,焚烧补给,杀敌四百余,此为一功。你得到讯息,星夜驰援,破蛊宗毒计,诛杀护法瑟杜,危机死局之中仍能将张将军妥善救出,此为一功。短短数十日,你对茂林郡一带的安定可说居功至伟,就连张将军都对你青眼有加,亲自传书父王为你请赏,当下在西南大安国之地,我那寥寥几句,怎能算是过誉。”

袁忠义总觉得隐隐有哪里不对,但手上一抱拳,还是客客气气道:“不敢当,机缘巧合,碰上而已。杜大侠临终前曾叮嘱,叫我一定记住行侠仗义四个字,我片刻不敢忘怀。那些所谓功劳,不过都是分内之事,应该的,应该的。”

“冒昧问一句,袁少侠今年贵庚?”

“过了腊月,就有十九了。正当有一番作为的年纪。”

“可也是成家的年纪了。”许天蓉笑吟吟道,“袁少侠,你对茂林郡有功,对飞仙门,也是恩德不小。我门下都是些孤苦无依的女孩,以她们的出身,按说是不配你这样一位少年英才的。”

“岂敢岂敢。”袁忠义口中谦虚,心中却道,算下来你们飞仙门的我都已经日过十多个,配不配的,我是真不在乎。

不料许天蓉话头又是一转,柔声道:“可眼下,我们飞仙门也恰好有一位立了大功,正适合请赏的姑娘。我这个做师父的,为她操心,她面皮薄,万一被你回绝,脸上无光,在这茂林郡可待不下去了。我啊,就来探探你的口风。袁少侠心中对未来的夫人,可有什么期盼?”

茂林郡如今立了大功的姑娘,除了你们家贺仙澄还有别人?需要这么拐弯抹角?

袁忠义脑后微微发紧,谨慎道:“门主,贺师姐天仙一样的人物,你这么说,我可惶恐得很。”

许天蓉微微摇头,道:“那些愚夫口中一声声的仙姑,做不得数。仙澄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你别看她年纪轻轻行走江湖,家事女红一样娴熟精通,乱世之中可以和你同行天下,将来万民归心,九州安定,你们归隐田园,也一样会是神仙眷侣。”

“而且,”她目光一闪,道,“这也是为了含蕊着想。她自卑残败之躯,无论如何不肯做你夫人,只肯做个侧室。她与你共过患难,听你言语,对她也颇有真情,那将来你的袁夫人若是与她不睦,难免惹出许多事端。你枕畔难安,做事也会大受影响。仙澄本就是她最心服的师姐,一贯对她们多有照料,仙澄在上,含蕊喊一声姐姐,必然心甘情愿,不会有什么嫌隙。”

袁忠义满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初见面就谈到了婚嫁之事上,而且,竟然不是包含蕊,是那个传闻被张道安看中的贺仙澄。

这里头必定有什么古怪之处。

别的不说,你们飞仙门门主不得出嫁,贺仙澄这么精明能干的人才,这便不要了么?

再者说,他这些日子做下的事,真有这么大的功劳?

不过真要细想,蛊宗对百部联军的影响,比飞仙门对大安义军还大,四位护法他独自就剪除一半,好像真是颇为显赫的战功。

而且那个张白莲分别前被他肏得五体投地内外开花,说不定请功时又添了许多好话。

看来这两三日的功夫,他袁忠义不知不觉就成了个抢手的香饽饽。

袁忠义心里思虑,口中道:“门主,实不相瞒,我先前也与贺师姐相处过一段时日,我不觉得贺师姐对我有什么好感。强扭的瓜不甜,我行走江湖,还是更愿意求红颜知己真心以对,而非单纯只为了所谓的匹配。我还是更喜欢含蕊这样心里有我,时时惦着我的。”

“男欢女爱自然不能强求。”许天蓉微笑道,“所以此事,我当然要先问过仙澄。你放心,她对我的安排并无异议,甚至想要早日和你定下亲事,至于什么时候真的拜堂,就是你们小两口商量的事情了。既然袁少侠家中已无其他长辈,届时,不妨就由我来充当高堂吧。”

奇怪,奇哉怪也……袁忠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怎么一段时间未见,贺仙澄竟然打算嫁他了。

可如此大的一个便宜,收包含蕊额外附赠贺仙澄,他一个初出江湖刚刚小有声名的愣头青,还硬是推脱,不免有点惹人怀疑。

他只得先做出一脸喜色,拱手道:“既然门主美意如此殷切,在下……也不好虚情假意说自己并不高兴。不知……能不能让我跟贺师姐单独谈谈?”

许天蓉淡淡道:“这个不急,仙澄已经决定请袁少侠和含蕊一起在此地住下,免去通传的麻烦。你们想见面,随时都可以。”

“那……门主是还有什么吩咐么?”袁忠义谨慎问道,“门主只管将我当作弟子差遣,不必见外。”

她掏出一本册子,递给他道:“你只有内力深厚,这并非武学正途。你这身内力至阴至寒,能配得上将它驱策的心法着实不多,我暂且也并无良策。我这里有本《广寒折桂手》的誊抄秘籍,需求资质根骨颇高,对内力要求也十分苛刻,仙澄也不过刚刚入门而已。她面皮薄,未必好意思亲自传授,你就拿这本册子先粗略学学,补上武功的短板。内功的事,将来再想办法。”

袁忠义双手接过,不解道:“门主到底所为何事,不妨……吩咐在下吧。”

“这不过是给我飞仙门的佳婿一份见面礼而已,你不必多虑。若有什么事情需要袁少侠相助,我自会开口。”许天蓉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道,“对了,袁少侠……”

袁忠义心中一凛,抢着道:“门主不必总是这么见外,你是前辈,直呼在下名字便是。”

她莞尔一笑,道:“那你也不必总是一口一个门主,总觉得被你叫老了。我才受了陛下一个封号,旁人不论,你总称呼得起。”

袁忠义立刻乖乖道:“是,真人。”

“那么,忠义,我就继续说了。”她望着他的眼睛,轻描淡写道,“这次过来,我检查了一下含蕊的身子,她遭了飞来横祸之后,体质可是大不如前了……”

袁忠义背后一紧,莫名想起了当初被孙断那双瞎眼盯住的恶寒,脸上忙做出黯然神伤的样子,道:“这也怪我,才疏学浅,怎么也不知道该如何为她调理滋补。真人,你看我是不是应该当寻访一些珍奇药材,来为她滋养元气啊?”

许天蓉摇了摇头,叹道:“这事真论起来,其实你才是罪魁祸首……可又怪不得你。”

袁忠义故作一惊,愕然道:“真人,此话是从何说起?我对含蕊,可从未有半点恶意啊。”

“我细细查过含蕊的脉象,她体质孱弱成如今这副样子,其实……”她微微一顿,面颊微显一抹红晕,“其实是阴精亏空,肾经虚弱。她多半是被蛊宗蹂躏时身上受创,之后一心与你缠绵,枕席之间贪欢过度,这次在蛊宗那边又竭尽全力带头救你,可以说是元气大伤。幸亏这两日你有所察觉,没再顺她的意,不然,她怕是要阴竭精枯,一命呜呼了。”

袁忠义倒抽一口凉气,道:“当真?我还只当她是累了……”

“千真万确。这也是我不愿她做你正妻的原因之一。为人妻者,开枝散叶才是重中之重,含蕊亏虚至此,腹中是绝不可能再有胎儿了。她守在你身边做个如夫人,才是上上之选。”

看许天蓉似乎没有追责的意思,袁忠义渐渐放下心来,大着胆子以懊恼神情道:“若是因我之故,说明我……其实是个伤人的体质。那、那我又怎么能再去连累贺师姐。”

许天蓉摇了摇头,道:“是含蕊自己受创后阴亏甚重,岂能全怪在你的头上。再者说,你这玄阴真气森寒至极,若没有女子为你提振阳欲,你也会受其拖累。你这大好的本事,岂能因为顾念女子孱弱而束之高阁。你大可放心,仙澄是我最重要的弟子之一,她比含蕊有分寸得多,绝不会让你再有什么追悔莫及的遗憾。”

再有?言下之意,包含蕊似乎是救不回来了啊。果然元阴夺过之后就该收敛一些,即便没有单次脱阴而亡,积累下来也会亏虚致死。

他暗暗决定,之后常伴身边的女子,一定要谨慎运功,大不了放过元阴不碰,也好过未来留下个克妻的名声。

堂堂侠少,身边跟着的红颜知己一个个肾痨而亡,传出去也太不像话。

他可不愿今后名垂青史之时,名字前留下的绰号叫什么“天煞孤星”、“鳏夫英雄”之类。

本以为今日差不多就到此为止,袁忠义正想着找由头告辞,许天蓉又开口道:“还有一事,我要先请忠义你做个准备。”

“但凭真人吩咐。”

“这两天,王上就要过来了。大安义军在北方连战连捷,势如破竹,茂林郡平定,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王上御驾巡视,必定要召见诸位有功之臣,届时不论谈及何事,还请忠义你记得,为了含蕊,你一定要将仙澄娶进门。”

头皮一阵发紧,袁忠义暗忖,难不成这许天蓉是不想贺仙澄成为张道安的女人,又不好自己拒绝,便抢先跑来趁着大安王没到,将这边的生米做成熟饭?

“我自然是愿意如此。可我担心……”他略一沉吟,道,“还有张白莲将军这个变数在。虽说事急从权,可毕竟我是污了张将军的清白,她若提及此事……”

“那便请旨御赐,让仙澄和张将军执平妻之礼,效法娥皇女英,不分尊卑,张将军虚长几岁,仙澄可以称她一声姐姐。”

“若是王上不允呢?”

“这你不必担心,我自会为你们出言相求。”许天蓉望向门外,微笑道,“耽误忠义你这么久功夫,快去跟仙澄说说喜事吧。”

袁忠义看向门口,一个翠衫绿裙,颇为白净俊俏的少女快步走入,道一声师父,便过去站定在身侧,垂目不语。

“这是林香袖,含蕊她们的师妹。我的关门弟子。香袖,这便是你师姐们提起的袁少侠。”

林香袖抬眼一瞥,柔柔一笑,道:“小女子林香袖,见过袁少侠。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多谢你相助师姐。”

看得出她们师徒有话要说,袁忠义起身道别,快步离开。

出了屋子,阳光当头照下,他昂首逆着金芒看向天空,心中微感恍惚。

但转眼之间,他就恢复了镇定,让等在门外的丫鬟领路,径直去找包含蕊和贺仙澄。

论急切程度,他必然是得揪出贺仙澄躲去个没人地方好好谈谈。

但于情于理,按照他此前塑造的形象,这会儿还是要迈进门去,先大步赶到包含蕊身边,把她搂进怀中温柔抚摸,软语安慰一番才是。

本来还在强绷着一张笑脸,被他这么一抱,包含蕊顿时泪如雨下,哭得梨花带雨,惹人生怜。

贺仙澄神情略显疲倦,起身道:“你们先谈谈,我去透透气,顺便让人备些吃喝,智信,你若没什么杂事,就在这里和含蕊一起吃吧。”

袁忠义点点头,恰到好处做出略显尴尬的表情,像是青涩少年对这突如其来的喜事不敢相信一样。

等贺仙澄一走,他便拥住包含蕊柔声道:“含蕊,你莫生气。你师父的安排,你要是不满意,咱们今夜悄悄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你说,好不好?”

包含蕊一愣,眼中流露出一股喜色,颤声道:“你是说……咱们私奔?”

袁忠义坚定道:“不错,只要你点头,咱们晚上就私奔。”

他当然不舍得就这么抛下快到嘴的贺仙澄。不过他也知道,只要将决定权交给包含蕊,她就绝对不会离开。

这个为了爱人充满牺牲精神的姑娘,一定会先从他怎么才能更好的角度考虑。

果不其然,包含蕊眼中喜色渐渐转为欣慰,跟着擦擦泪珠,低头握着他的手掌,轻柔摸索着指根的茧皮,柔声道:“有你这句,我便怎样也没有遗憾了。智信,我师父说得对,你是就要展翅的大鹏鸟,早晚过龙门的壮鲤鱼,我能一直跟在你身边,这福分都可能消受不起。”

“你师父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么了不起。”

包含蕊摇摇头,满含着为他而荣耀的自豪道:“我师父亲自用石块试过,你打死瑟杜那一下,她就是运足十成功力也做不到。她说你这身奇遇得来的内力若是能找到法子妥善运用,在武林中至少是一流高手的顶峰,要比咱们西南一呼百应的四剑仙还要厉害。后起之秀中,在你这个年纪能有这种际遇的绝无仅有,同代高手,你只要稍加修炼琢磨,就能稳居三甲。”

她双眼闪闪发光,声音都激动到微微发颤,“你是要成为大英雄,被万人景仰的。”

她含笑一叹,幽幽道:“到时候,我可不能总是站在你身边,江湖中的风言风语,没有半点好话。我一个被蛊宗糟蹋过的女人,最好不要被人提起。”

“含蕊!”他故作愠色,怒道,“你再这么说,我今晚便将你绑走,上山做土匪,再也不管江湖事了。”

包含蕊忙抬手捂住他嘴,“好好,我不再说,保证不再说了。”

他含住她指尖,轻轻一舔,看她缩手,道:“所以你也同意你师父的安排?”

包含蕊神情坚定,颔首道:“智信,在你身边,别说是如夫人,妾,就是为奴为婢,做你孩子的奶妈,我也……没有半点怨言。我身子阴虚得厉害,师父说……”

她吸吸鼻子,但没压下泪花,赶忙扭开头,哽咽道:“说我当初……破身时遇到的损害极重,今后不能给你传宗接代,也……不知还能再活几年。”

她擦擦眼泪,又扬起了笑脸,道:“她说我清心寡欲的话,兴许还能平平安安活下去。可是……智信,你说那样的话,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只要一天见不到你,心里就好像被挖掉一块似的,我宁愿不要那么久的日子好活,我只要……在我还青春貌美的时候,跟着你,快快乐乐。”

她抱紧袁忠义,一口将他吻住,急喘着亲了片刻,才呢喃道:“智信,我知道你前两夜都不尽兴,你念着我身体不好,宁肯走旱道委屈自己,对么?”

不不不,偶尔玩玩女人屁股,也是极有乐趣的。他心中暗笑,嘴里柔声道:“这怎么能叫委屈,你忍着胀痛让我快活,才叫委屈。”

她小脸一红,双眸如醉,痴痴望着他道:“今后不要忍了,我要你在我身上次次都能尽兴。我昏过去,死过去,都不要紧,死在你床上,我见了阎王爷,也一定是高高兴兴笑着的。”

“别说傻话……”

“这不是傻话。”她把脸埋进他的胸口,“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唯一有信心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就是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那就为我好好活着。”他温柔抚摸着她柔顺发丝,轻声道,“你若死在我的床上,吓得我今后都抬不起头,该如何是好?”

包含蕊思索一下,才明白过来抬头的意思,忍俊不禁,靠在他身上道:“我……也不想真的早死。我只是不要你顾虑我,收敛那么多。我会努力多吃补药,好好调养身体的。不过……今后我不是独个儿服侍你,想必也不会那么累了。”

知道她再怎么做出大方样子,心底也是醋意难平。此时去劝她宽心,反而显得是自己想要左拥右抱,袁忠义叹了口气,不再多言,只是静静与她相拥。

这种处理的确有效,等贺仙澄安排好饭食,包含蕊已经心绪平复,能笑吟吟留下她一起用餐。

吃过之后,包含蕊说跟着丫鬟去收拾两人住处,便起身离开,收拾完的干净圆桌边上,便只剩下了袁忠义和贺仙澄。

袁忠义看一眼关上的房门,柔声道:“贺师姐之前就想见我,打算说的,是今天这事儿么?”

没想到,贺仙澄摇了摇头,如星美眸中竟浮现一丝挫败,轻声道:“不过那件事已经不重要了,我一时失算,怨不得别人。这个局既然一早就为我而设,我应对不周,只能愿赌服输。”

袁忠义皱眉道:“贺师姐,你这话我听不懂。真人说你对与我的婚约并无意见,可这会儿看你,明明满肚子不情愿,要不……我还是去跟真人讲明白吧。”

贺仙澄忽然伸手将他拉住,摇头道:“不必,我不情愿的……并非嫁你。”

“那是什么?”

“是嫁人。”贺仙澄手腕一翻,搭住他的经脉,真气略略一探,缓缓道,“我不情愿嫁人,和不情愿嫁你,并不一样,懂么?”

袁忠义故作糊涂,道:“不太懂。”

贺仙澄淡淡道:“袁忠义,我也不是非嫁你不可,你若总是对我装傻,那我只好考虑另一边了。我自信还有几分姿色,不必非得跟你在这儿勾心斗角。”

“贺师姐,”袁忠义稍微收起几分伪装,笑道,“你总是遮遮掩掩不说清楚,我怎么猜得出你是什么意思。我现下只是觉得,你非得嫁人不可,不许给我,就要许给一个更糟的。你不把来龙去脉说清楚,我可帮不到你。”

“你怎么知道我要你帮忙?”贺仙澄冷笑一声,捏着他腕脉道。

“贺师姐日理万机忙得很,不是需要我帮忙,恐怕不舍得在我身上耽搁这么久功夫吧?”袁忠义轻轻一挣,不费吹灰之力将她手指震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你若不说,我天资鲁钝,反正含蕊对你来当大房还挺喜闻乐见。那么,我就安心当新郎倌儿吧。”

贺仙澄起身走到窗边,向外看看,折返回来,坐下道:“这事说来话长,我知道你不是傻子,就只挑最关键的。”

“等等,”袁忠义有些好笑,“贺师姐心里,什么样的算是傻子?”

“不够聪明的,都是傻子。”她秀眉微挑,道,“总之,我长话短说。飞仙门门主不可嫁人。我师父栽培了几个得意弟子,我以为我是最佳人选。我来此立功,结果竟是上当。我要么嫁你,为飞仙门笼络一个得力人才,要么就被张道安收去他家,不是嫁给某个义子,就是成了他的仙妃。”

袁忠义略一沉吟,虽然的确够短,但脉络还算清楚,不宜在此装傻,“贺师姐,可你如此努力扶持大安义军,真要成了他们张家的人,不就飞黄腾达了么?我看大安义军颇为开明,女子也能做将军,这不正是你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贺仙澄冷冷道:“并不好。女将军都是张道安的义女,他们张家睡过的女人,可没一个能再抛头露面的。”

“所以你宁愿选我?”袁忠义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将你关在闺房绣花?”

贺仙澄美目微眯,道:“因为你更需要我的价值。你也暂时没有闺房可以关我。而且,若是只有十两银子下注,比起张道安和他的义子,我更愿意抢一百两全压在你身上。”

袁忠义故作惶恐道:“贺师姐,折杀我了。”

贺仙澄淡淡道:“若我没猜错,你恐怕都没有仔细规划过将来吧。我要是你,可没有闲情逸致在西南一隅浪费大好时光。”

“这话怎么说?”

“你的谎话里,有个要命的破绽,你自己都没察觉。”

“哦?”袁忠义一惊,心底立刻起了杀意。

“你口口声声不知道身上的真气是什么心法练出,可不过一段时间没见,你的功力又突飞猛进了一截。”贺仙澄摇头道,“你也忒不小心了些,有合适心法可以做遮掩之前,你这身奇怪魔功,起码应该暂且不要修炼才对。”

背后一股寒意升起,袁忠义掌心当即便捏了一把冷汗。

他终归不是武林世家出身,学《不仁经》前算是个江湖白丁,这方面经验不足,竟忘了若是没有心法配合,什么内家高手也无法让功力寸进。

贺仙澄轻声道:“我并不关心你到底学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功夫,也不关心含蕊这身子到底是蛊宗害的,还是你害的。你有心机,有手段,还有一身好本事。乱世之中,这是比一群愚夫拥护更有价值的东西。傻子的追随好骗得很,你这样的人才,错过就没了。我本打算慢慢引导你,让你知道我的价值,从而与我合作。可惜……我不慎中了师父的算计,飞仙门的门主,我已没有胜机。智信,你不觉得,你很需要一个我这样的人,来弥补你的不足么?”

袁忠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有交易,就有转圜余地,“贺师姐……”

“叫我仙澄。或者……澄儿也行。我没兴趣做你的师姐。”贺仙澄红唇一翘,一直有意收敛的光华伴随着摄人心魄的魅力散发出来,“你是不是想问,该怎么圆你这个破绽?其实也简单,你只要做到两件事就好。”

“第一,”她贴着他的嘴竖起一根手指,滑嫩指肚轻轻摩挲着他的唇,“要么暂停内功修炼,要么就不要让武功不错的人,有间隔一段时间再次测试你功力的机会。第二,我们飞仙门的绝学九霄心法,蛊宗的五毒阴经,都是目前距离你最近的纯阴内功,你必须尽快光明正大弄到其中一部,开始修炼。今后,你内功的增长,就和你嘴里的际遇无关,而是勤学苦练的结果。懂了么?”

袁忠义若有所思,一时不语。

他不得不承认,贺仙澄这个女人,的确有价值,而且,与她的美貌无关。

这种轻而易举帮他指明方向避免乱跑的本事,他非常想要。

他收起所有的伪装,露出镇定且隐隐透出杀气的神情,正色道:“仙澄,那要是依你的意思,两种纯阴内功,哪边比较容易些?”

贺仙澄微微一笑,道:“九霄心法,目前飞仙门只有我师父和一位师伯会,我师父准备把我嫁你,就绝对不会主动教你。我那师伯……她当年没争过我师父,恐怕咱们大婚她都未必肯来。走寻常路子,很难拿到。”

“那另一个呢?”

“五毒阴经是蛊宗仅供圣女修炼,以继承蛊师位子,压阵服众的功夫。圣女往往年纪不大,功力有限,但她一身毒功,无数毒物,听说,还能驱策各种古怪毒虫,你刚在她那边吃了苦头,应该领教过厉害。”贺仙澄明眸一转,仿佛能看破人心一样,忽然笑道,“不过你若是能拿到蛊宗护法多半随身带着的噬毒蛊,以你的功力,在毒性积累到难以吞噬之前,把那个圣女打倒,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她手掌放在他胸膛,隔着衣服轻轻按了一下他揣着的包袱,“蛊宗已经没了的两个护法都和你有关,你这么精明的人,不会忘了搜身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