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缘 (16-17)作者:番茄汁

.

【江湖奇缘】

作者:番茄汁2020/08/20发表于:sis001

. 第十六章:失控

经过这么一出,莫晓川也没了欲望,只是抱着沉重的心情缓缓睡去。

第二天早上,莫晓川半睡半醒之间只感到下身说不出的舒服,睁开眼发现竟是柔莞在为自己做着口舌服务,莫晓川想到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当即道:“柔莞姐姐,不要闹了好吗?”

柔莞不言,只是继续吞吐着男儿的肉棒,莫晓川刚起床时本就一柱擎天,被美人这么一弄,打了一个战栗,直接射了出来。

柔莞细心的把嘴中的肉棒给舔的干干净净,才娇嗔道:“公子明明喜欢柔莞这么做,嘴上还说不要,真是口是心非。”

莫晓川这时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欲火瞬间就消退了大半,心道:“那合欢宗的大师兄许平,或许能给我一点帮助。”便朝着柔莞问道:“柔莞,许平兄平日都在何处?”

柔莞一边服侍着莫晓川穿衣,一边道:“许师兄就住在这上京城之中,只怕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宗去。公子想要找他的话,往繁华的地方找便是。”

莫晓川此时只想找到许平,待得穿戴完毕,对柔莞道了一句:“我先走了,保重!”柔莞也没做挽留,只道:“都是柔莞的错,柔莞希望公子能和绿烟妹妹和好。”莫晓川心生愧疚,只说:“是我管不住自己!”说罢,便朝外边走去。

出了这天上人间,莫晓川才想到这上京城何其之大,就光凭自己,如何找到许平?自己也没问慧空去了哪儿,不由一阵懊悔,当时应该向柔莞问的更详细一点的。心中似有一根刺扎着,莫晓川连这上京城的繁华景象也没心情看了,颇为郁闷的回到了客栈。

在客栈打坐修行到了夜里,莫晓川这才睁开眼来,心道:“许兄应当在那天上人间之中。”便起身出门,朝那“天上人间”赶去。

到了门口,莫晓川又迟疑了起来,生怕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挣扎了许久,还是摸出了柔莞的圣女玉佩,对着门口的侍女说道:“姑娘,我可以进去了吗?”

那侍女微微一笑,施了一礼,道:“圣女已经吩咐过了,公子凭这玉佩,可以随意出入,没有限制。”

莫晓川进了那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环顾四周,殿里此时并没有几个男人,更没有许平的身影,这才想到,太阳刚下山自己就赶了过来,未免太早了一点。

这时还有美女见莫晓川满脸愁容,但又气质非凡,向着莫晓川凑了过来。莫晓川此时心中只有快点见到许平的想法,哪里还有别的念头?只是闭着双眼,一言不发,不去搭理身边的莺莺燕燕。

就这么等了半个时辰,只听得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高声道:“莫兄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莫晓川睁眼望去,只见许平这提着一把折扇,面带微笑地朝自己走来。

许平大大方方地坐到了莫晓川的对面,只笑道:“怎么,莫兄来了这天上人间,反倒愁眉苦脸,莫非是唐突了佳人?”

莫晓川叹道:“许兄,我现在是心里如同一团乱麻,事情太乱,不知从何说起啊。”

许平倒是笑道:“莫兄,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优先杯!先喝了酒,再谈其他。”说着,倒了一杯,递向莫晓川。

莫晓川抓住琉璃盏,一饮而尽,又觉得不够,自己给自己满上,一连喝了好几杯,因为本来就是第二次喝酒,也没有用内力逼出酒意,才几杯下肚,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了起来,似乎平时不敢说的话现在都无所顾忌了。

莫晓川浑然忘记了许平乃是合欢宗的人,自顾自的说道:“我待绿烟姐一片真心,只是她却去那合欢宗,当真是自贱!”话一出口,才想到许平的身份,心里暗暗叫糟。

许平倒是毫不在意的哈哈一笑,道:“我看莫兄似乎对我宗有所误解。男女之事本来就是阴阳交泰的天地大道,宗里从来都是一厢情愿。若是碰上了对眼的人,大抵浮生若梦,姑且此处销魂。更何况,合欢宗虽势大,又何曾干过那逼良为娼之事?男女之事本来就是心灵交融,若是强迫,便是淫贼,我亦不能容之。”

莫晓川之前对合欢宗的印象可谓是极其不好,听到这话倒是有了一点新的看法,可想到绿烟,又道:“那女子也应该自重,怎能干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

许平拍了拍莫晓川的肩膀,道:“非也非也。在我看来,男女本就没有尊卑上下之分,为何男人可以风流,女子就不能风流?正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女子一样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许平满上一杯,一饮而尽,对莫晓川问道:“莫兄,不知你是为了柔莞圣女苦恼,还是为了绿烟圣女苦恼?”

莫晓川只道:“都有!”

许平大笑道:“是愚兄格局太小,当自罚一杯!”当即满上一杯喝下,又道:“我见柔莞圣女对莫兄是红豆相思,莫兄莫不是觉得对不住家中国色天香的羽圣女?”

莫晓川只道:“我这已经犯了好几回错,只感觉自己对不起她!”

许平倒是道:“莫兄这般风流人物,年纪轻轻就有了这么多风流债,还不是莫兄魅力太大,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依我之见,莫兄不若和羽圣女坦诚相对,你倘若瞒着她,不如直接告诉她!羽圣女必不会和莫兄斤斤计较。”

莫晓川苦笑道:“你说的倒是和另一位‘高僧’说的一样!说的轻巧,我怎能和她说这种事,岂不是让她徒增伤心?”

许平拍了拍莫晓川,笑道:“非也非也!莫兄还是不懂女人。你外出风流,佳人尚且可能原谅;但你一旦隐瞒、欺骗,想要佳人原谅,那真是难如上青天!”

莫晓川只道:“那我昨日惹到绿烟圣女生气,我该如何是好?我只感觉这事不比隐瞒、欺骗她要轻了。”

许平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的正色道:“莫兄,依愚兄之见,可能绿烟圣女对莫兄无意。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若莫兄实在不甘心,今晚绿烟圣女应当在这里,莫兄去找柔莞圣女,让她和你引见绿烟圣女。只是,恐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许平掏出一个玉佩,道:“莫兄也是个妙人。这段时间我住在上京城的天仙客栈,莫兄有事可以来找我。倘若以后莫兄在别处有事相求,去合欢宗开的青楼里,用这个玉佩可以飞鸽传书联系我。我若看到,必不会推辞。”

莫晓川还心道,为何合欢宗都是用玉佩当做信物?不过收了玉佩,还是道:“谢过许兄为我开导!今后有事,便修书到北斗剑派,我看到之后必不推辞。我还是不打扰许兄快活了。”说完抱拳施了一礼,站起身来往殿后的厢房走去。

莫晓川还想着如何和柔莞说起此事,正路过一间厢房时,只听得里面传来女子的娇喘声,原本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仔细一听,竟隐隐感觉是绿烟的声音,一时心急,竟鬼使神差地绕道厢房后面,以指为剑,内力流转,悄无声息地将厢房后面的纸窗捅出一个小洞来,朝里边望去。

这不看还好,莫晓川一看到厢房里的场景,整个人都愣住了。

透过这蒙纸的镂空的雕花窗,只见厢房里,那象牙白的大床上,悬着一顶暗纹刻丝的罗帐,夜晚的清风抚动间,轻纱飘扬。帐内,一具雪白的胴体正跪在床上,四肢撑地,极力的迎合着身后的男人。男人身形肥胖,一手按住身前美人的美背,一手扶着自己的腰,正小幅地前后抽动着。莫晓川只能从侧面看到两人的侧脸,但那女子不是绿烟,又是何人?

昨晚的事情太过突然,以至于莫晓川只不过看了绿烟一眼,根本没有细细打量,如今望去,才发现绿烟如今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出水芙蓉一般的女孩,胴体雪白,肌肤细腻,更胜当年。玉峰饱满,尤胜往昔,正随着身体的摆动而前后摇晃着,好不诱人。整个人玉骨冰肌,秋水为姿,只可惜正被身后的男人攻伐着,破坏了这如同仙女的美感,仿佛一下子仙子落入了凡尘。

莫晓川是惊得脑子一片空白,只在那痴痴的看着。

只听得绿烟娇声道:“王爷……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深……”

身后的男人倒是大口喘着粗气,明显是不经常运动,本来身形就胖,此时更是累的不行,只道:“宝贝儿,要不我们换个姿势……”

绿烟脱出身来,转过身对男人娇嗔道:“那王爷先躺下,让人家在上面动……”

男人长舒一口气,一把倒在大床上,发出一声重响,肥胖的身体震得连床帐都在不停的震动。莫晓川这才看清,那齐王的那活儿是又短又小,和他如山一般的肚腩相比,几乎是小不可察了。绿烟低下头来,温柔的舔着,仿佛丝毫不介意上面还有两人的春水一般。

之前莫晓川和柔莞欢好时,柔莞也是这般的,当时还觉得尚可接受;可如今看到心心念念的绿烟竟这么卑微的伺候着另一个男人,不由得怒火中烧起来。

绿烟舔弄了好一阵,只听得那齐王躺着唤道:“宝贝儿,快上来吧!本王等的都不耐烦了!”莫晓川没有想到绿烟这般伺候他还不满意,恨不得一把冲进去,但是又怕从此和绿烟彻底形同陌路,只能不停地让自己息怒,强行忍住了冲进去的冲动。

只听得绿烟委屈的道:“王爷,人家这不是想伺候的您舒服一点吗?”说着,握住那短小之物,往自己的身下塞去。那齐王感到重新进入了美人的体内,不由得一声舒服的闷哼,嘴里还叫道:“快……快……自己动!”

绿烟看着身下的男人,虽然神色还是一副娇媚动人的样子,可眉头瞬间蹙了一下,眉眼间一瞬间竟露出了一丝不一样的神色,似是轻蔑,似是不甘。只是那齐王正微眯着双眼,正沉浸在肉欲之中,并未注意到绿烟那一闪而过的表情。

莫晓川倒是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的变化,当真是心痛欲裂,还以为绿烟是被他所迫,但想到自己一旦冲进去,两人的关系就彻底宣告破裂了,一双眼已是刺激的发红起来,双拳握紧,疯狂的压抑着体内的怒火。

绿烟还在那齐王的身上,前后扭动着自己那盈盈一握的纤腰,一双玉手按在齐王那肥胖的肚腩上。只见屋外晴云如擘絮,新月似磨镰,屋内玉人眉如翠羽,肤若羊脂,周身是轻纱舞动,在这清辉沐浴下扭动着楚腰,如同天上的仙女起舞一般。只可惜那身下的肉山和男子粗重的喘气声破坏了如画的一幕,看的莫晓川心痛不已。

伴随着绿烟微弱的“嗯嗯啊啊”声,这还没有运动多久,只听得那齐王低吼一声:“宝贝儿,我要射了!”只见得肥肉颤动间,两手按住了绿烟的玉腿,奋力的将下身向上顶着,似乎是要更加深入一点。

绿烟只是娇呼道:“好多……好热……王爷射的人家好舒服……”眼里的不屑却突然消失,泛起奇异的神采来,虽然神色仿佛真的极为享受一般,但眼中的神采绝非享受,而是一种自信的神采。

只听得屋内绿烟已经趴到了那齐王身上,正含情脉脉地看着齐王。齐王哈哈大笑道:“宝贝儿,本王弄的你舒服吗?”绿烟娇嗔道:“讨厌……王爷那么厉害,还要问人家……人家被王爷弄的那么舒服,一辈子都离不开王爷了……”

齐王哈哈大笑,只道:“来,宝贝儿,香一个!”

绿烟双眸紧闭,面露娇羞,一副任君采劼的样子,那齐王哪里忍得住,一把吻了上去。莫晓川在窗外看的是浑身发抖,心里骂道:“这齐王还以为自己床上功夫无双,真是让人恶心!不知我怎么才能将绿烟从他的魔爪中拯救出来?”心里这么想着,不忍再看屋中的场景了,倒是朝着柔莞的厢房奔去。

进了厢房,并不见柔莞的身影,只听得里边的房间有哗哗的水声传来。莫晓川走过去一瞧,只见隔着一层珠帘,水汽蒸腾,云雾缭绕间,隐隐可见一具不输绿烟的背影正在沐浴,一头青丝没有扎起来,而是像瀑布一样垂在身后;一双玉臂如同纤纤软玉,十指修长,如削春葱,正擦拭着羊脂美玉一般的娇躯。整个画面就如同仙境中的仙子在沐浴一样,不是柔莞又是谁?

莫晓川此时体内还充斥着无尽的怒火,体内的酒精更是让自己丧失了几分理智,之前不过是强行压抑住自己;不过在这龙涎香的香味和浴房内飘扬的氤氲香气的萦绕下,望着眼前香艳的场景,双目赤红,刹那间怒火便是转化为了熊熊的欲火,一瞬间就冲破了莫晓川的最后一丝理智,不禁呼吸都猛然急促起来。迟疑不到几息,就再也忍耐不住,体内内力流转,一把冲上前去,将正在浴盆里的柔莞直接抱了起来。

柔莞正在沐浴,没想到竟突然被人抱起,正提起内力欲要反抗,却余光看到来人正是莫晓川,当即放弃了抵抗,而是任由莫晓川抱着,感受到莫晓川下身的坚硬早已经顶到了自己,嘴上娇嗔道:“公子你真急……”

莫晓川此时哪里还听得去这些,将柔莞一把丢到床上,用力将裤腰带一解,便一手握住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一手按住美人,用力一插,便和柔莞融为了一体。

柔莞见到莫晓川此时双目发红,一副欲火焚身的样子,惊呼道:“公子这是怎么了?”

莫晓川此时脑子里还回想着那齐王和绿烟欢好时的场景,捻起动字诀来,大力抽送间,只对着身下的佳人大声问道:“你说,我弄的你舒不舒服!”

柔莞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一双玉腿环上了莫晓川的腰,一边迎合着男人的抽送,一边娇声道:“舒服……柔莞被公子弄的舒服死了……公子好厉害……”

莫晓川心中的怒气和欲火这才消退了一点点,当即双手撑地,连动字诀都忘了捻住,直接大力抽送着,只听得小腹和佳人的玉阜猛烈相碰发出的“啪啪”声音,畅快无比。

“公子……你今日怎么这么厉害……啊……弄的柔莞好舒服……”

“好深……啊……好大……公子好厉害……”

听着身下美人的声音,莫晓川脑中又猛然浮现出那齐王和绿烟欢好的场景,当即一把从柔莞的体内抽了出来,说道:“快帮我含一含!”

柔莞娇嗔道:“讨厌……就知道作践人家……”不过动作倒是没停,而是乖巧地爬到了莫晓川的身上,开始温柔的吞吐起来。

莫晓川直感到柔莞又用上了那深喉的技巧,如潮的快感是一波波冲击着自己,在这般刺激下,欲火夹杂的怒火也消散了大半,尚且恢复了一点理智,当即一把按住了柔莞的臻首,将自己的肉棒一把抽了出来,大声道:“柔莞姐,我要你坐上来动!”

柔莞刚被莫晓川粗暴的将肉棒从嘴里抽出,娇声道:“柔莞当然愿意服侍公子,只希望公子能温柔一点。”说完,便一手扶住莫晓川的肉棒,直接坐了上去。

莫晓川只见身上的美人芙蓉如面柳如眉,水沉为骨玉为肌,绝美的脸庞和如玉的娇躯上还有没有擦拭的水珠,在月光流华下晶莹欲滴,光华流转;一头青丝早已湿透,散在脑后,脸上的神色写满了欢愉;盈盈一握的纤腰正在自己身上扭动着,激起胸前的玉峰随之摆动,一时间竟看的痴了,只感觉身上的美人就是绿烟,感觉体内充满了力量,誓要让她彻底折服,从此忘掉那齐王。

莫晓川一手捻出动字诀,一手按着柔莞的玉腿,腰部也有节奏的上下耸动起来,迎合着柔莞的侍奉,次次直击柔莞的花心。

这观音坐莲的姿势,本来就是对女子刺激最大的几种姿势之一,如今莫晓川更是主动攻伐,一改攻势,刺激的柔莞整个雪白的身子都泛红起来,每次抽动之间都颤抖不已,嘴里更是娇喘连连。

“公子……好厉害……点到柔莞的心子了……啊!轻点……”

“柔莞爱死公子了……嗯……啊……公子太厉害了……柔莞要被公子弄坏了……”

莫晓川大力抽送间,大声问道:“你说,你最爱的是谁!”

柔莞被莫晓川是攻伐得不能自己,嘴里娇呼道:“公子……是公子……好舒服……公子弄的柔莞好舒服……柔莞要快活死了……”

莫晓川听得更是加大了往上顶的力度,只听得房间里充斥着柔莞的娇吟声,春色盎然。莫晓川已经战斗了一炷香的时间,再也忍不住了,一个哆嗦,也没有和柔莞说,便猛然射了出来。柔莞被这热流一烫,一声凤啼,整个人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也泄了身子。

莫晓川手中还掐着这动字诀,只见三道浓烟正滚滚流入体内,内心充斥的怒火竟然一下子就消散了绝大部分,只觉灵台一片清明,整个人的思绪也清晰了起来,这才回想起了刚刚的场景,心中暗道:“苦也!”一边收掉了动字诀,一边想着这事该怎么处理。

此时柔莞正软绵绵的趴在莫晓川的身上,娇声道:“公子今晚怎么这么神勇,弄的柔莞好舒服……”莫晓川此时可谓是真正的心乱如麻,愁绪万千,虽然怒火消退,但是内心深处隐隐告诉自己,今夜放纵一晚,忘了这百般忧愁……

莫晓川抚着柔莞的青丝,温柔地道:“对不起,柔莞姐,我太猴急了……”话音未落,就感觉玉人胸前的丰满正压在自己的胸口,心猿意马间,下身又缓缓的硬了起来,当即低吼道:“柔莞姐姐,我想要了!”

柔莞娇嗔道:“想要可以,但不许那么粗暴地对人家了……”

莫晓川哪里还忍得住,一把脱去身上残留的衣服,一把吻上了柔莞。很快,两人就交融在了一起,房间里传来了令人害羞的声音……

. 第十七章:决裂

这一整晚,莫晓川都在和柔莞颠龙倒凤,一夜风流,花间忘忧;而柔莞也极力迎合莫晓川,更是让莫晓川陷入温柔乡之中,不知不觉,心里有了一点点柔莞的位置……

直到早上,莫晓川又被柔莞温柔的口舌服务给弄醒,昨晚和佳人的尽心交欢,已经让莫晓川心里少了一点隔阂,也没有抗拒,微闭着眼,静静的享受着佳人的伺候,嘴里称赞道:“柔莞姐,我好舒服……”

柔莞发现莫晓川已经醒了,更加卖力的吞吐起来,更是用了深喉的功夫,百般挑逗下,莫晓川也没有忍耐,一把射了出来。柔莞依旧如常地帮莫晓川做着事后的清理,尔后又温柔的替莫晓川穿衣,问道:“公子是否还要柔莞替公子找绿烟妹妹搭桥牵线?”

莫晓川想到昨晚的场景,心里还是有淡淡的余怒,只道:“不用了……”待都穿好了衣服以后,对柔莞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柔莞点了点头,道:“希望公子早点想通!”

莫晓川刚刚走到大殿,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侧目望过去,竟是那齐王正从天上人间走出来,一脸的满足之色;而绿烟正跟在他的身后。莫晓川是怒火中烧,恨不得一剑斩了这齐王,但此时自己在这上京城里行凶,莫说死的是王爷,哪怕杀的是个乞丐,这大辽也不可能放过自己。心里恨恨的道:“我定要你付出代价!”

哪知那齐王看到莫晓川一脸阴翳地看着自己,眼中似乎还有杀气涌动,当即喝到:“贱民,用这种眼神盯着本王,真是狗胆包天,是想行刺吗!”

莫晓川听闻此言,左一句“贱民”,又一句“狗胆”,气得浑身发抖,已经忍无可忍,怒极反笑道:“猪一样的东西,还不自知!”说着,竟是内力运转,一掌朝着那齐王拍去。

齐王不过是普通人,连内劲都没有,若是一掌打在肥肉上,尚且还能活下来;若是打在脖颈、头上,恐怕会被莫晓川一掌拍死。

莫晓川这一掌还未拍到,就看到绿烟一个箭步窜出,玉手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自己就算运转内力也丝毫动弹不得。莫晓川这才想起绿烟早已是修出真气的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了,自己就算再抵抗也挣脱不了,当即吼道:“你为什么要阻我!”

绿烟一双会说话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莫晓川,眼里有挣扎,也有着浓浓的哀求,低声哀求道:“晓川,别动手,好吗!”莫晓川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一时间停止了挣扎。

这时那齐王才反应过来,吓得一屁股跌到了地上,嘴里还大喊着:“你这贱民,竟敢行刺本王,本王一定要把你株连九族,挫骨扬灰!宝贝儿,打死这个小子!”

绿烟长叹一声,眼里仿佛充满了委屈和不甘,一把松开了莫晓川,尔后竟真的一掌向莫晓川打来。莫晓川只见她并未动用真气,也没有任何招式,只是看起来虎虎生风罢了,深深的看了绿烟一眼,随即一个箭步朝外边奔去。几息就消失在了门口。

齐王还心有余悸,嘴里恨恨的道:“本王一定要查出这个小子是谁!”事实上,莫晓川乃是凭借圣女玉佩进来的,并非通过预约一类的方式,更何况莫晓川本就不是这大辽的人,其实是根本查不到的。

莫晓川怕那齐王真的喊人来抓他,当即赶回了客栈里,脑中还想着今天绿烟的反应,明显有些不正常,只想着今晚定要去找绿烟问个明白,为何情况如此诡异。

……

整个下午,莫晓川沐浴更衣完,连饭都不敢出去吃,硬是等到了太阳西下,方才出门去,见没有人在外边,这才赶往那天上人间去。

拿着圣女玉佩进了天上人间,莫晓川见此时还没几人进来,这便直奔昨日绿烟的厢房而去。原本打算直接进去,想了想,莫晓川还是敲了敲门。

绿烟开门发现是莫晓川,一时间愣在了原地。莫晓川冲进去,一把抱住了绿烟。绿烟是真气期的高手,如若抗拒,真气外放就能把莫晓川击飞出去。绿烟没有反抗,而是静静地被莫晓川抱在怀里。

莫晓川心道绿烟应该不知道自己偷窥一事,颤声问道:“绿烟姐,你是不是想做那齐王妃?”

绿烟一把托住莫晓川的脸庞,柔声道:“晓川,我真的没有那种想法……”

莫晓川又问道:“那齐王是不是逼迫于你?”言罢,紧张的盯着绿烟。

绿烟艰难地说道:“没有……他没有逼我……晓川,你相信我好吗,我都是为了你好……”眼神全是复杂的神色。

莫晓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吼道:“绿烟姐,你为了我好,难道就是和那猪一样的齐王上床,然后想要当上那齐王妃吗!”

绿烟没想到自己和齐王的事情已经被莫晓川知道了,一把握住莫晓川的手,可怜兮兮的说:“晓川,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了你……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莫晓川一把甩开了绿烟的手,颤声道:“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绿烟颤声道:“真的……晓川你一定要相信我……我都是为了你好……”

莫晓川还欲与她争辩,只听得外边的回廊里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绿烟惊慌道:“不好,他来了!晓川,你先走吧!”可这房间里又只有一个门,莫晓川能逃到哪里去?绿烟闭着眼睛,痛苦的颤声道:“晓川,你还是躲到这屏风后面吧……求求你……不要出手……”说罢,竟是一道真气打入了莫晓川的体内,直接封住了他体内的内力流转,而后把他拉到了那屏风之后。

莫晓川在那屏风之后,只见竟是那齐王闯了进来,奈何自己内力无法运转,只能在屏风后,怒不可遏地看着厢房之中的情景。

那齐王一进门,就低声恨恨道:“今日本王查了一番,根本查不到那贱民的踪迹。后来寻到那守门的丫鬟才知道,那贱民竟是靠着圣女玉佩方才进来的,怪不得没有记录。本王到时候一定要找到那小子!”

只听得绿烟娇声道:“王爷,这种事情就不要提了,今晚只让人家伺候王爷,好吗?”说完,竟是一把拉开那齐王的腰带,对着他那短小之物轻柔地抚摸着。莫晓川看的是怒火中烧,但又不敢冲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绿烟跪在那齐王面前,一点点的把那齐王给弄硬了。

齐王是一阵舒爽,当即喝道:“还不含住?”

绿烟闻言,一把抓住齐王的肉棒,含在了嘴里,卖力的吞吐起来。含了一会儿,那齐王倒是舒服得双眼微眯起来,嘴里还念道:“对……就是那里……对……”

莫晓川听得房间里充盈着这吮吸的靡靡之音,看着绿烟跪在那男人的面前,用心地用自己的小嘴去取悦那个男人,虽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再看,但眼睛还是忍不住望着二人交欢的场景。

舔了好一会儿,那齐王才一边脱去衣物,一边说道:“宝贝儿,你这小嘴真是舒服。不过,还是和本王到床上去吧。”

绿烟吐出口中的肉棒,站起身来,正准备脱去衣裙,只见那齐王一把拉住,道:“别脱,本王就喜欢看你穿成这样。”说罢,一手伸到绿烟的裙下,一把抄起绿烟的一条玉腿,举到腰间,另一只手拿着肉棒,引导着插到了绿烟的花穴之中。

莫晓川只见绿烟脸上连表情都没有波动一下,不过嘴上倒是娇哼道:“王爷插进来了……好大……人家好舒服……人家好想要……”

那齐王倒是吸了一口冷气,直道:“奇怪,宝贝儿你下面怎么如此之紧,夹的本王都要射了。”

绿烟的脸上迅速飞上两抹绯红,眼神望向了屏风的方向,两人四目相交,绿烟眼神里满是哀求,似乎在求莫晓川不要冲动。

倒是那齐王惊道:“嘶——我这么一说,怎么宝贝儿你下面更紧了?!”说着竟从身上摸出一个小药丸吃下,这才脸色好看了一点,一手抓着绿烟的玉腿,一手伸进了襟口之中,抚摸着美人的酥胸,下身缓缓抽动着,生怕一不小心就射了出来。

绿烟嘴上娇声道:“啊……好爽……王爷好大……人家好舒服……”

“好深……好厉害……再深一点……”

莫晓川只看见房里,一位美丽的女子,上着掐牙镶边的对襟衣衫,下着折枝牡丹纱绣裙,身形曼妙,却两手扶着墙边,一只修长的玉腿被身后的男人给抬高了,露出一大抹雪白的肌肤,炫目逼人;依稀可以看到,那男人的肉棒已经插进了美人的桃源秘境之中,正缓缓的抽动着;美人不胜娇羞,嘴里还娇哼着,每次男人的进入都是浑身一颤。

“王爷……好厉害……好舒服……人家要被王爷玩坏了……”

只听得“嘶啦”一声,原来那齐王已经将绿烟的腿放下了,反倒是一把撕开了绿烟胸前的衣衫,顿时,一对浑圆挺翘的玉峰就弹了出来,被齐王的大手握在手里,用力的揉捏着,细腻的乳肉从男人的指尖凸了出来,整个玉峰被抓成各种淫靡的形状。齐王道:“宝贝儿,你这胸真是又大又挺!”

绿烟扭过头去,不让莫晓川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只听得绿烟娇哼道:“人家被弄的好舒服,好大……王爷好会玩……好舒服……”

“王爷……用力一点……好舒服……用力一点……”

那齐王本来就是靠虎狼之药方才与美人一战,今天绿烟的花穴又格外紧致,生怕自己太快泄了出来,所以只能缓缓抽送,听得绿烟这么叫唤,厉声道:“本王想怎么干你,用不了你教!”说着一把从绿烟下边儿抽出来,一把将绿烟按在了床上,将美人翻了个身,整个人便趴了上去,开始耸动起来。

莫晓川只见这胖的不行的齐王正压在绿烟身上,两手按着玉人的手臂,从这偏黑的庞大身躯下,伸出两条如同凝脂的雪白玉腿来,正有规律的一摆一摆,迎合着齐王的抽送。莫晓川又急又气,竟直接双手捻印,运起了动字诀中的法诀,竟是想靠吸收天地灵气来唤醒那猴王的神识。不料吸取了几十息,却是没有丝毫动静,不由得愈加生气。

这时,那边的齐王已经直接吻上了绿烟的樱唇,下身还在不停抽送着,房间里萦绕着“啪啪”的淫靡之声,以及绿烟那含糊不清的娇哼声。突然,那齐王猛地加快了速度,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整个床被这齐王弄的咯吱咯吱直响,仿佛就要散架了一样。

“宝贝儿,你今晚太紧了……本王……本王要射了!”

“嗯……好大……好深……人家要死了……”绿烟被压在齐王身下,低声叫唤道,头始终偏向屏风的对面,不敢去看莫晓川。只见那齐王突然身躯一震,随即整个人都瘫在了绿烟身上,震得整个床都是一震,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莫晓川心中骂道:“这肥猪,恐怕普通女子被他这么一压,一条命就去了大半!”

只听得床上,绿烟还在娇滴滴地对那齐王道:“王爷这次弄的人家好舒服……”莫晓川更是心痛不已,恨不得一剑斩了那齐王。

休息了半炷香的时间,齐王这才坐起来,一边穿着衣物,一边说:“宝贝儿,本王今晚还有要事,只能先到这儿了……”

绿烟只是娇声道:“那人家送王爷出去……”只是那齐王倒是笑道:“宝贝儿,我倒是感觉你今晚比平时收敛了不少,莫不是穿着衣物的原因?”莫晓川是听得内心咬牙切齿,没想到平时绿烟竟然更加放荡!

绿烟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挤出笑容道:“王爷说笑了……人家一直都是这样的……”顿了顿,又说道:“人家的衣服都被王爷撕烂了,就不送王爷了……”

齐王倒是没在意这个,道:“不送也无妨。本王先走了。”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齐王前脚刚走,莫晓川就怒不可遏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径直向绿烟走去。绿烟这时留着泪说:“晓川……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莫晓川此时感觉火气已经到了最大值,大脑都没有思索,便脱口而出:“贱人!”

绿烟一把扑向了莫晓川,一边哭一边道:“我没有……我都是为了你……相信我……”

莫晓川想要一把推开,奈何此时修为被封,根本就推不开佳人,恨声道:“你每句不离为了我,试问天底下,有哪个女孩会在爱人面前和别的人上床!”

绿烟一道真气打入莫晓川体内,解去了对莫晓川的封禁,松开了莫晓川,看着眼前的少年,已是泣不成声。

莫晓川还在气头上,吼道:“你不知道,当得知你来到这大辽的合欢宗时,我有多难受,第一次和娘吵了一架!你不知道,我一路从北斗剑派,来到这大辽,就是为了你!你不知道,因为你的事,让我走之前,我的妻子有多难受!我好不容易寻到你,你却给我这样一个惊喜!”

绿烟只是摇着头,双目无神,喃喃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莫晓川说到痛处,怒极反笑,道:“今早,你护着那齐王,我尚且能够忍住,今晚,竟然让我看着你和那肥猪苟合,你让我能忍吗?你这是为了我好吗?嗯?哈哈,我只笑自己瞎了眼,笑自己太蠢!”

绿烟连流泪都停止了,整个娇躯不断颤抖,喃喃道:“我能理解你的……我能理解你……晓川……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你一定要相信我……”

莫晓川颤声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撞见了我和柔莞的事情,定是不想再和我有所瓜葛了。既然如此,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了,就当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你安心去做你齐王妃,我走我的路,你我都还是各自心中那个一开始的样子,就当对方已经死了吧!”

绿烟一把抓住了莫晓川的手,急急地说道:“不是的……我不是要当那齐王妃……我也不喜欢那齐王……都是我的体质……晓川你相信我……”

莫晓川凄凉的笑道:“相信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绿烟,你变了……我心中的那个绿烟,就像是像一朵水莲花,大方又直率,敢爱敢恨、心底善良,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个以前温柔的绿烟死了,死在了我的心里,你就是个披着她皮的怪物!”说完,也不等绿烟解释她的体质,直接转身向外边走去。

莫晓川走到那大殿之中,许平竟然又坐在殿里,看着莫晓川面色阴沉,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叹道:“莫兄,想开一点!”

莫晓川直接坐到了许平对面,抓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竟一边流泪一边说道:“我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

许平苦笑一声,唤走了旁边的美女,又倒了一杯酒递给莫晓川,道:“它生莫作有情痴,天地无处着相思!莫兄,说说你和绿烟圣女的故事吧,愚兄听着。”

莫晓川一边灌着酒,一边断断续续地诉说着自己和绿烟的种种往事,从第一次见到绿烟,直至第一次吻上绿烟,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

许平认真的听完,感慨道:“秋叶不懂风的挽留……莫兄,不若放空自我,忘掉这一切,在未来的某一天,就像路人一样,再度相逢。”

莫晓川已经醉的不行了,流着泪吼道:“你他妈在说什么胡话!她这么伤我,我如何能原谅她!又何来的什么再度相逢!”

许平拍了拍莫晓川的肩膀,道:“何必呢?莫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许平刚想接着劝一劝莫晓川,只见莫晓川已经醉倒在了左上,已经呼呼大睡起来。许平苦笑道:“想不到莫兄竟然和绿烟之间有这么多的故事,可惜如今莫兄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只希望莫兄可以早日走出阴霾之中。”言罢,许平喊来侍女,让她们将昏昏大睡的莫晓川带到柔莞那儿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