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奇緣 (16-17)作者:番茄汁

簡體

. book18.org

【江湖奇緣】 book18.org

作者:番茄汁2020/08/20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 第十六章:失控 book18.org

經過這麼一出,莫曉川也沒了慾望,只是抱著沉重的心情緩緩睡去。 book18.org

第二天早上,莫曉川半睡半醒之間只感到下身說不出的舒服,睜開眼發現竟是柔莞在為自己做著口舌服務,莫曉川想到這已經是第二次了,當即道:「柔莞姐姐,不要鬧了好嗎?」 book18.org

柔莞不言,只是繼續吞吐著男兒的肉棒,莫曉川剛起床時本就一柱擎天,被美人這麼一弄,打了一個戰慄,直接射了出來。 book18.org

柔莞細心的把嘴中的肉棒給舔的乾乾淨淨,才嬌嗔道:「公子明明喜歡柔莞這麼做,嘴上還說不要,真是口是心非。」 book18.org

莫曉川這時才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慾火瞬間就消退了大半,心道:「那合歡宗的大師兄許平,或許能給我一點幫助。」便朝著柔莞問道:「柔莞,許平兄平日都在何處?」 book18.org

柔莞一邊服侍著莫曉川穿衣,一邊道:「許師兄就住在這上京城之中,只怕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宗去。公子想要找他的話,往繁華的地方找便是。」 book18.org

莫曉川此時只想找到許平,待得穿戴完畢,對柔莞道了一句:「我先走了,保重!」柔莞也沒做挽留,只道:「都是柔莞的錯,柔莞希望公子能和綠煙妹妹和好。」莫曉川心生愧疚,只說:「是我管不住自己!」說罷,便朝外邊走去。 book18.org

出了這天上人間,莫曉川才想到這上京城何其之大,就光憑自己,如何找到許平?自己也沒問慧空去了哪兒,不由一陣懊悔,當時應該向柔莞問的更詳細一點的。心中似有一根刺扎著,莫曉川連這上京城的繁華景象也沒心情看了,頗為鬱悶的回到了客棧。 book18.org

在客棧打坐修行到了夜裡,莫曉川這才睜開眼來,心道:「許兄應當在那天上人間之中。」便起身出門,朝那「天上人間」趕去。 book18.org

到了門口,莫曉川又遲疑了起來,生怕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掙扎了許久,還是摸出了柔莞的聖女玉佩,對著門口的侍女說道:「姑娘,我可以進去了嗎?」 book18.org

那侍女微微一笑,施了一禮,道:「聖女已經吩咐過了,公子憑這玉佩,可以隨意出入,沒有限制。」 book18.org

莫曉川進了那金碧輝煌的宮殿里,環顧四周,殿里此時並沒有幾個男人,更沒有許平的身影,這才想到,太陽剛下山自己就趕了過來,未免太早了一點。 book18.org

這時還有美女見莫曉川滿臉愁容,但又氣質非凡,向著莫曉川湊了過來。莫曉川此時心中只有快點見到許平的想法,哪裡還有別的念頭?只是閉著雙眼,一言不發,不去搭理身邊的鶯鶯燕燕。 book18.org

就這麼等了半個時辰,只聽得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高聲道:「莫兄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莫曉川睜眼望去,只見許平這提著一把摺扇,面帶微笑地朝自己走來。 book18.org

許平大大方方地坐到了莫曉川的對面,只笑道:「怎麼,莫兄來了這天上人間,反倒愁眉苦臉,莫非是唐突了佳人?」 book18.org

莫曉川嘆道:「許兄,我現在是心裡如同一團亂麻,事情太亂,不知從何說起啊。」 book18.org

許平倒是笑道:「莫兄,莫思身外無窮事,且盡生前優先杯!先喝了酒,再談其他。」說著,倒了一杯,遞向莫曉川。 book18.org

莫曉川抓住琉璃盞,一飲而盡,又覺得不夠,自己給自己滿上,一連喝了好幾杯,因為本來就是第二次喝酒,也沒有用內力逼出酒意,才幾杯下肚,只覺得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了起來,似乎平時不敢說的話現在都無所顧忌了。 book18.org

莫曉川渾然忘記了許平乃是合歡宗的人,自顧自的說道:「我待綠煙姐一片真心,只是她卻去那合歡宗,當真是自賤!」話一出口,才想到許平的身份,心裡暗暗叫糟。 book18.org

許平倒是毫不在意的哈哈一笑,道:「我看莫兄似乎對我宗有所誤解。男女之事本來就是陰陽交泰的天地大道,宗里從來都是一廂情願。若是碰上了對眼的人,大抵浮生若夢,姑且此處銷魂。更何況,合歡宗雖勢大,又何曾干過那逼良為娼之事?男女之事本來就是心靈交融,若是強迫,便是淫賊,我亦不能容之。」 book18.org

莫曉川之前對合歡宗的印象可謂是極其不好,聽到這話倒是有了一點新的看法,可想到綠煙,又道:「那女子也應該自重,怎能幹出這等不知羞恥之事?」 book18.org

許平拍了拍莫曉川的肩膀,道:「非也非也。在我看來,男女本就沒有尊卑上下之分,為何男人可以風流,女子就不能風流?正所謂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女子一樣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book18.org

許平滿上一杯,一飲而盡,對莫曉川問道:「莫兄,不知你是為了柔莞聖女苦惱,還是為了綠煙聖女苦惱?」 book18.org

莫曉川只道:「都有!」 book18.org

許平大笑道:「是愚兄格局太小,當自罰一杯!」當即滿上一杯喝下,又道:「我見柔莞聖女對莫兄是紅豆相思,莫兄莫不是覺得對不住家中國色天香的羽聖女?」 book18.org

莫曉川只道:「我這已經犯了好幾回錯,只感覺自己對不起她!」 book18.org

許平倒是道:「莫兄這般風流人物,年紀輕輕就有了這麼多風流債,還不是莫兄魅力太大,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依我之見,莫兄不若和羽聖女坦誠相對,你倘若瞞著她,不如直接告訴她!羽聖女必不會和莫兄斤斤計較。」 book18.org

莫曉川苦笑道:「你說的倒是和另一位『高僧』說的一樣!說的輕巧,我怎能和她說這種事,豈不是讓她徒增傷心?」 book18.org

許平拍了拍莫曉川,笑道:「非也非也!莫兄還是不懂女人。你外出風流,佳人尚且可能原諒;但你一旦隱瞞、欺騙,想要佳人原諒,那真是難如上青天!」 book18.org

莫曉川只道:「那我昨日惹到綠煙聖女生氣,我該如何是好?我只感覺這事不比隱瞞、欺騙她要輕了。」 book18.org

許平收起了笑臉,一本正經的正色道:「莫兄,依愚兄之見,可能綠煙聖女對莫兄無意。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若莫兄實在不甘心,今晚綠煙聖女應當在這裡,莫兄去找柔莞聖女,讓她和你引見綠煙聖女。只是,恐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 book18.org

許平掏出一個玉佩,道:「莫兄也是個妙人。這段時間我住在上京城的天仙客棧,莫兄有事可以來找我。倘若以後莫兄在別處有事相求,去合歡宗開的青樓里,用這個玉佩可以飛鴿傳書聯繫我。我若看到,必不會推辭。」 book18.org

莫曉川還心道,為何合歡宗都是用玉佩當做信物?不過收了玉佩,還是道:「謝過許兄為我開導!今後有事,便修書到北鬥劍派,我看到之後必不推辭。我還是不打擾許兄快活了。」說完抱拳施了一禮,站起身來往殿後的廂房走去。 book18.org

莫曉川還想著如何和柔莞說起此事,正路過一間廂房時,只聽得裡面傳來女子的嬌喘聲,原本沒有放在心上,可是仔細一聽,竟隱隱感覺是綠煙的聲音,一時心急,竟鬼使神差地繞道廂房後面,以指為劍,內力流轉,悄無聲息地將廂房後面的紙窗捅出一個小洞來,朝裡邊望去。 book18.org

這不看還好,莫曉川一看到廂房裡的場景,整個人都愣住了。 book18.org

透過這蒙紙的鏤空的雕花窗,只見廂房裡,那象牙白的大床上,懸著一頂暗紋刻絲的羅帳,夜晚的清風撫動間,輕紗飄揚。帳內,一具雪白的胴體正跪在床上,四肢撐地,極力的迎合著身後的男人。男人身形肥胖,一手按住身前美人的美背,一手扶著自己的腰,正小幅地前後抽動著。莫曉川只能從側面看到兩人的側臉,但那女子不是綠煙,又是何人? book18.org

昨晚的事情太過突然,以至於莫曉川只不過看了綠煙一眼,根本沒有細細打量,如今望去,才發現綠煙如今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出水芙蓉一般的女孩,胴體雪白,肌膚細膩,更勝當年。玉峰飽滿,尤勝往昔,正隨著身體的擺動而前後搖晃著,好不誘人。整個人玉骨冰肌,秋水為姿,只可惜正被身後的男人攻伐著,破壞了這如同仙女的美感,仿佛一下子仙子落入了凡塵。 book18.org

莫曉川是驚得腦子一片空白,只在那痴痴的看著。 book18.org

只聽得綠煙嬌聲道:「王爺……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好深……」 book18.org

身後的男人倒是大口喘著粗氣,明顯是不經常運動,本來身形就胖,此時更是累的不行,只道:「寶貝兒,要不我們換個姿勢……」 book18.org

綠煙脫出身來,轉過身對男人嬌嗔道:「那王爺先躺下,讓人家在上面動……」 book18.org

男人長舒一口氣,一把倒在大床上,發出一聲重響,肥胖的身體震得連床帳都在不停的震動。莫曉川這才看清,那齊王的那活兒是又短又小,和他如山一般的肚腩相比,幾乎是小不可察了。綠煙低下頭來,溫柔的舔著,仿佛絲毫不介意上面還有兩人的春水一般。 book18.org

之前莫曉川和柔莞歡好時,柔莞也是這般的,當時還覺得尚可接受;可如今看到心心念念的綠煙竟這麼卑微的伺候著另一個男人,不由得怒火中燒起來。 book18.org

綠煙舔弄了好一陣,只聽得那齊王躺著喚道:「寶貝兒,快上來吧!本王等的都不耐煩了!」莫曉川沒有想到綠煙這般伺候他還不滿意,恨不得一把衝進去,但是又怕從此和綠煙徹底形同陌路,只能不停地讓自己息怒,強行忍住了衝進去的衝動。 book18.org

只聽得綠煙委屈的道:「王爺,人家這不是想伺候的您舒服一點嗎?」說著,握住那短小之物,往自己的身下塞去。那齊王感到重新進入了美人的體內,不由得一聲舒服的悶哼,嘴裡還叫道:「快……快……自己動!」 book18.org

綠煙看著身下的男人,雖然神色還是一副嬌媚動人的樣子,可眉頭瞬間蹙了一下,眉眼間一瞬間竟露出了一絲不一樣的神色,似是輕蔑,似是不甘。只是那齊王正微眯著雙眼,正沉浸在肉慾之中,並未注意到綠煙那一閃而過的表情。 book18.org

莫曉川倒是捕捉到了這一瞬間的變化,當真是心痛欲裂,還以為綠煙是被他所迫,但想到自己一旦衝進去,兩人的關係就徹底宣告破裂了,一雙眼已是刺激的發紅起來,雙拳握緊,瘋狂的壓抑著體內的怒火。 book18.org

綠煙還在那齊王的身上,前後扭動著自己那盈盈一握的纖腰,一雙玉手按在齊王那肥胖的肚腩上。只見屋外晴雲如擘絮,新月似磨鐮,屋內玉人眉如翠羽,膚若羊脂,周身是輕紗舞動,在這清輝沐浴下扭動著楚腰,如同天上的仙女起舞一般。只可惜那身下的肉山和男子粗重的喘氣聲破壞了如畫的一幕,看的莫曉川心痛不已。 book18.org

伴隨著綠煙微弱的「嗯嗯啊啊」聲,這還沒有運動多久,只聽得那齊王低吼一聲:「寶貝兒,我要射了!」只見得肥肉顫動間,兩手按住了綠煙的玉腿,奮力的將下身向上頂著,似乎是要更加深入一點。 book18.org

綠煙只是嬌呼道:「好多……好熱……王爺射的人家好舒服……」眼裡的不屑卻突然消失,泛起奇異的神采來,雖然神色仿佛真的極為享受一般,但眼中的神采絕非享受,而是一種自信的神采。 book18.org

只聽得屋內綠煙已經趴到了那齊王身上,正含情脈脈地看著齊王。齊王哈哈大笑道:「寶貝兒,本王弄的你舒服嗎?」綠煙嬌嗔道:「討厭……王爺那麼厲害,還要問人家……人家被王爺弄的那麼舒服,一輩子都離不開王爺了……」 book18.org

齊王哈哈大笑,只道:「來,寶貝兒,香一個!」 book18.org

綠煙雙眸緊閉,面露嬌羞,一副任君采劼的樣子,那齊王哪裡忍得住,一把吻了上去。莫曉川在窗外看的是渾身發抖,心裡罵道:「這齊王還以為自己床上功夫無雙,真是讓人噁心!不知我怎麼才能將綠煙從他的魔爪中拯救出來?」心裡這麼想著,不忍再看屋中的場景了,倒是朝著柔莞的廂房奔去。 book18.org

進了廂房,並不見柔莞的身影,只聽得裡邊的房間有嘩嘩的水聲傳來。莫曉川走過去一瞧,只見隔著一層珠簾,水汽蒸騰,雲霧繚繞間,隱隱可見一具不輸綠煙的背影正在沐浴,一頭青絲沒有紮起來,而是像瀑布一樣垂在身後;一雙玉臂如同纖纖軟玉,十指修長,如削春蔥,正擦拭著羊脂美玉一般的嬌軀。整個畫面就如同仙境中的仙子在沐浴一樣,不是柔莞又是誰? book18.org

莫曉川此時體內還充斥著無盡的怒火,體內的酒精更是讓自己喪失了幾分理智,之前不過是強行壓抑住自己;不過在這龍涎香的香味和浴房內飄揚的氤氳香氣的縈繞下,望著眼前香艷的場景,雙目赤紅,剎那間怒火便是轉化為了熊熊的慾火,一瞬間就衝破了莫曉川的最後一絲理智,不禁呼吸都猛然急促起來。遲疑不到幾息,就再也忍耐不住,體內內力流轉,一把衝上前去,將正在浴盆里的柔莞直接抱了起來。 book18.org

柔莞正在沐浴,沒想到竟突然被人抱起,正提起內力欲要反抗,卻餘光看到來人正是莫曉川,當即放棄了抵抗,而是任由莫曉川抱著,感受到莫曉川下身的堅硬早已經頂到了自己,嘴上嬌嗔道:「公子你真急……」 book18.org

莫曉川此時哪裡還聽得去這些,將柔莞一把丟到床上,用力將褲腰帶一解,便一手握住已經堅硬如鐵的肉棒,一手按住美人,用力一插,便和柔莞融為了一體。 book18.org

柔莞見到莫曉川此時雙目發紅,一副慾火焚身的樣子,驚呼道:「公子這是怎麼了?」 book18.org

莫曉川此時腦子裡還回想著那齊王和綠煙歡好時的場景,捻起動字訣來,大力抽送間,只對著身下的佳人大聲問道:「你說,我弄的你舒不舒服!」 book18.org

柔莞似乎是猜到了什麼,一雙玉腿環上了莫曉川的腰,一邊迎合著男人的抽送,一邊嬌聲道:「舒服……柔莞被公子弄的舒服死了……公子好厲害……」 book18.org

莫曉川心中的怒氣和慾火這才消退了一點點,當即雙手撐地,連動字訣都忘了捻住,直接大力抽送著,只聽得小腹和佳人的玉阜猛烈相碰發出的「啪啪」聲音,暢快無比。 book18.org

「公子……你今日怎麼這麼厲害……啊……弄的柔莞好舒服……」 book18.org

「好深……啊……好大……公子好厲害……」 book18.org

聽著身下美人的聲音,莫曉川腦中又猛然浮現出那齊王和綠煙歡好的場景,當即一把從柔莞的體內抽了出來,說道:「快幫我含一含!」 book18.org

柔莞嬌嗔道:「討厭……就知道作踐人家……」不過動作倒是沒停,而是乖巧地爬到了莫曉川的身上,開始溫柔的吞吐起來。 book18.org

莫曉川直感到柔莞又用上了那深喉的技巧,如潮的快感是一波波衝擊著自己,在這般刺激下,慾火夾雜的怒火也消散了大半,尚且恢復了一點理智,當即一把按住了柔莞的臻首,將自己的肉棒一把抽了出來,大聲道:「柔莞姐,我要你坐上來動!」 book18.org

柔莞剛被莫曉川粗暴的將肉棒從嘴裡抽出,嬌聲道:「柔莞當然願意服侍公子,只希望公子能溫柔一點。」說完,便一手扶住莫曉川的肉棒,直接坐了上去。 book18.org

莫曉川只見身上的美人芙蓉如面柳如眉,水沉為骨玉為肌,絕美的臉龐和如玉的嬌軀上還有沒有擦拭的水珠,在月光流華下晶瑩欲滴,光華流轉;一頭青絲早已濕透,散在腦後,臉上的神色寫滿了歡愉;盈盈一握的纖腰正在自己身上扭動著,激起胸前的玉峰隨之擺動,一時間竟看的痴了,只感覺身上的美人就是綠煙,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誓要讓她徹底折服,從此忘掉那齊王。 book18.org

莫曉川一手捻出動字訣,一手按著柔莞的玉腿,腰部也有節奏的上下聳動起來,迎合著柔莞的侍奉,次次直擊柔莞的花心。 book18.org

這觀音坐蓮的姿勢,本來就是對女子刺激最大的幾種姿勢之一,如今莫曉川更是主動攻伐,一改攻勢,刺激的柔莞整個雪白的身子都泛紅起來,每次抽動之間都顫抖不已,嘴裡更是嬌喘連連。 book18.org

「公子……好厲害……點到柔莞的心子了……啊!輕點……」 book18.org

「柔莞愛死公子了……嗯……啊……公子太厲害了……柔莞要被公子弄壞了……」 book18.org

莫曉川大力抽送間,大聲問道:「你說,你最愛的是誰!」 book18.org

柔莞被莫曉川是攻伐得不能自己,嘴裡嬌呼道:「公子……是公子……好舒服……公子弄的柔莞好舒服……柔莞要快活死了……」 book18.org

莫曉川聽得更是加大了往上頂的力度,只聽得房間裡充斥著柔莞的嬌吟聲,春色盎然。莫曉川已經戰鬥了一炷香的時間,再也忍不住了,一個哆嗦,也沒有和柔莞說,便猛然射了出來。柔莞被這熱流一燙,一聲鳳啼,整個人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也泄了身子。 book18.org

莫曉川手中還掐著這動字訣,只見三道濃煙正滾滾流入體內,內心充斥的怒火竟然一下子就消散了絕大部分,只覺靈台一片清明,整個人的思緒也清晰了起來,這才回想起了剛剛的場景,心中暗道:「苦也!」一邊收掉了動字訣,一邊想著這事該怎麼處理。 book18.org

此時柔莞正軟綿綿的趴在莫曉川的身上,嬌聲道:「公子今晚怎麼這麼神勇,弄的柔莞好舒服……」莫曉川此時可謂是真正的心亂如麻,愁緒萬千,雖然怒火消退,但是內心深處隱隱告訴自己,今夜放縱一晚,忘了這百般憂愁…… book18.org

莫曉川撫著柔莞的青絲,溫柔地道:「對不起,柔莞姐,我太猴急了……」話音未落,就感覺玉人胸前的豐滿正壓在自己的胸口,心猿意馬間,下身又緩緩的硬了起來,當即低吼道:「柔莞姐姐,我想要了!」 book18.org

柔莞嬌嗔道:「想要可以,但不許那麼粗暴地對人家了……」 book18.org

莫曉川哪裡還忍得住,一把脫去身上殘留的衣服,一把吻上了柔莞。很快,兩人就交融在了一起,房間裡傳來了令人害羞的聲音…… book18.org

. 第十七章:決裂 book18.org

這一整晚,莫曉川都在和柔莞顛龍倒鳳,一夜風流,花間忘憂;而柔莞也極力迎合莫曉川,更是讓莫曉川陷入溫柔鄉之中,不知不覺,心裡有了一點點柔莞的位置…… book18.org

直到早上,莫曉川又被柔莞溫柔的口舌服務給弄醒,昨晚和佳人的盡心交歡,已經讓莫曉川心裡少了一點隔閡,也沒有抗拒,微閉著眼,靜靜的享受著佳人的伺候,嘴裡稱讚道:「柔莞姐,我好舒服……」 book18.org

柔莞發現莫曉川已經醒了,更加賣力的吞吐起來,更是用了深喉的功夫,百般挑逗下,莫曉川也沒有忍耐,一把射了出來。柔莞依舊如常地幫莫曉川做著事後的清理,爾後又溫柔的替莫曉川穿衣,問道:「公子是否還要柔莞替公子找綠煙妹妹搭橋牽線?」 book18.org

莫曉川想到昨晚的場景,心裡還是有淡淡的余怒,只道:「不用了……」待都穿好了衣服以後,對柔莞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柔莞點了點頭,道:「希望公子早點想通!」 book18.org

莫曉川剛剛走到大殿,突然聽到身後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側目望過去,竟是那齊王正從天上人間走出來,一臉的滿足之色;而綠煙正跟在他的身後。莫曉川是怒火中燒,恨不得一劍斬了這齊王,但此時自己在這上京城裡行兇,莫說死的是王爺,哪怕殺的是個乞丐,這大遼也不可能放過自己。心裡恨恨的道:「我定要你付出代價!」 book18.org

哪知那齊王看到莫曉川一臉陰翳地看著自己,眼中似乎還有殺氣涌動,當即喝到:「賤民,用這種眼神盯著本王,真是狗膽包天,是想行刺嗎!」 book18.org

莫曉川聽聞此言,左一句「賤民」,又一句「狗膽」,氣得渾身發抖,已經忍無可忍,怒極反笑道:「豬一樣的東西,還不自知!」說著,竟是內力運轉,一掌朝著那齊王拍去。 book18.org

齊王不過是普通人,連內勁都沒有,若是一掌打在肥肉上,尚且還能活下來;若是打在脖頸、頭上,恐怕會被莫曉川一掌拍死。 book18.org

莫曉川這一掌還未拍到,就看到綠煙一個箭步竄出,玉手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自己就算運轉內力也絲毫動彈不得。莫曉川這才想起綠煙早已是修出真氣的年輕一代第一高手了,自己就算再抵抗也掙脫不了,當即吼道:「你為什麼要阻我!」 book18.org

綠煙一雙會說話的眸子死死的盯著莫曉川,眼裡有掙扎,也有著濃濃的哀求,低聲哀求道:「曉川,別動手,好嗎!」莫曉川眼裡滿是不可思議,一時間停止了掙扎。 book18.org

這時那齊王才反應過來,嚇得一屁股跌到了地上,嘴裡還大喊著:「你這賤民,竟敢行刺本王,本王一定要把你株連九族,挫骨揚灰!寶貝兒,打死這個小子!」 book18.org

綠煙長嘆一聲,眼裡仿佛充滿了委屈和不甘,一把鬆開了莫曉川,爾後竟真的一掌向莫曉川打來。莫曉川只見她並未動用真氣,也沒有任何招式,只是看起來虎虎生風罷了,深深的看了綠煙一眼,隨即一個箭步朝外邊奔去。幾息就消失在了門口。 book18.org

齊王還心有餘悸,嘴裡恨恨的道:「本王一定要查出這個小子是誰!」事實上,莫曉川乃是憑藉聖女玉佩進來的,並非通過預約一類的方式,更何況莫曉川本就不是這大遼的人,其實是根本查不到的。 book18.org

莫曉川怕那齊王真的喊人來抓他,當即趕回了客棧里,腦中還想著今天綠煙的反應,明顯有些不正常,只想著今晚定要去找綠煙問個明白,為何情況如此詭異。 book18.org

…… book18.org

整個下午,莫曉川沐浴更衣完,連飯都不敢出去吃,硬是等到了太陽西下,方才出門去,見沒有人在外邊,這才趕往那天上人間去。 book18.org

拿著聖女玉佩進了天上人間,莫曉川見此時還沒幾人進來,這便直奔昨日綠煙的廂房而去。原本打算直接進去,想了想,莫曉川還是敲了敲門。 book18.org

綠煙開門發現是莫曉川,一時間愣在了原地。莫曉川衝進去,一把抱住了綠煙。綠煙是真氣期的高手,如若抗拒,真氣外放就能把莫曉川擊飛出去。綠煙沒有反抗,而是靜靜地被莫曉川抱在懷裡。 book18.org

莫曉川心道綠煙應該不知道自己偷窺一事,顫聲問道:「綠煙姐,你是不是想做那齊王妃?」 book18.org

綠煙一把托住莫曉川的臉龐,柔聲道:「曉川,我真的沒有那種想法……」 book18.org

莫曉川又問道:「那齊王是不是逼迫於你?」言罷,緊張的盯著綠煙。 book18.org

綠煙艱難地說道:「沒有……他沒有逼我……曉川,你相信我好嗎,我都是為了你好……」眼神全是複雜的神色。 book18.org

莫曉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吼道:「綠煙姐,你為了我好,難道就是和那豬一樣的齊王上床,然後想要當上那齊王妃嗎!」 book18.org

綠煙沒想到自己和齊王的事情已經被莫曉川知道了,一把握住莫曉川的手,可憐兮兮的說:「曉川,你相信我……我真的是為了你……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book18.org

莫曉川一把甩開了綠煙的手,顫聲道:「不是我想像的那樣……這話你自己相信嗎?!」 book18.org

綠煙顫聲道:「真的……曉川你一定要相信我……我都是為了你好……」 book18.org

莫曉川還欲與她爭辯,只聽得外邊的迴廊里傳來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綠煙驚慌道:「不好,他來了!曉川,你先走吧!」可這房間裡又只有一個門,莫曉川能逃到哪裡去?綠煙閉著眼睛,痛苦的顫聲道:「曉川,你還是躲到這屏風後面吧……求求你……不要出手……」說罷,竟是一道真氣打入了莫曉川的體內,直接封住了他體內的內力流轉,而後把他拉到了那屏風之後。 book18.org

莫曉川在那屏風之後,只見竟是那齊王闖了進來,奈何自己內力無法運轉,只能在屏風後,怒不可遏地看著廂房之中的情景。 book18.org

那齊王一進門,就低聲恨恨道:「今日本王查了一番,根本查不到那賤民的蹤跡。後來尋到那守門的丫鬟才知道,那賤民竟是靠著聖女玉佩方才進來的,怪不得沒有記錄。本王到時候一定要找到那小子!」 book18.org

只聽得綠煙嬌聲道:「王爺,這種事情就不要提了,今晚只讓人家伺候王爺,好嗎?」說完,竟是一把拉開那齊王的腰帶,對著他那短小之物輕柔地撫摸著。莫曉川看的是怒火中燒,但又不敢衝出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綠煙跪在那齊王面前,一點點的把那齊王給弄硬了。 book18.org

齊王是一陣舒爽,當即喝道:「還不含住?」 book18.org

綠煙聞言,一把抓住齊王的肉棒,含在了嘴裡,賣力的吞吐起來。含了一會兒,那齊王倒是舒服得雙眼微眯起來,嘴裡還念道:「對……就是那裡……對……」 book18.org

莫曉川聽得房間裡充盈著這吮吸的靡靡之音,看著綠煙跪在那男人的面前,用心地用自己的小嘴去取悅那個男人,雖一再告訴自己不要再看,但眼睛還是忍不住望著二人交歡的場景。 book18.org

舔了好一會兒,那齊王才一邊脫去衣物,一邊說道:「寶貝兒,你這小嘴真是舒服。不過,還是和本王到床上去吧。」 book18.org

綠煙吐出口中的肉棒,站起身來,正準備脫去衣裙,只見那齊王一把拉住,道:「別脫,本王就喜歡看你穿成這樣。」說罷,一手伸到綠煙的裙下,一把抄起綠煙的一條玉腿,舉到腰間,另一隻手拿著肉棒,引導著插到了綠煙的花穴之中。 book18.org

莫曉川只見綠煙臉上連表情都沒有波動一下,不過嘴上倒是嬌哼道:「王爺插進來了……好大……人家好舒服……人家好想要……」 book18.org

那齊王倒是吸了一口冷氣,直道:「奇怪,寶貝兒你下面怎麼如此之緊,夾的本王都要射了。」 book18.org

綠煙的臉上迅速飛上兩抹緋紅,眼神望向了屏風的方向,兩人四目相交,綠煙眼神里滿是哀求,似乎在求莫曉川不要衝動。 book18.org

倒是那齊王驚道:「嘶——我這麼一說,怎麼寶貝兒你下面更緊了?!」說著竟從身上摸出一個小藥丸吃下,這才臉色好看了一點,一手抓著綠煙的玉腿,一手伸進了襟口之中,撫摸著美人的酥胸,下身緩緩抽動著,生怕一不小心就射了出來。 book18.org

綠煙嘴上嬌聲道:「啊……好爽……王爺好大……人家好舒服……」 book18.org

「好深……好厲害……再深一點……」 book18.org

莫曉川只看見房裡,一位美麗的女子,上著掐牙鑲邊的對襟衣衫,下著折枝牡丹紗繡裙,身形曼妙,卻兩手扶著牆邊,一隻修長的玉腿被身後的男人給抬高了,露出一大抹雪白的肌膚,炫目逼人;依稀可以看到,那男人的肉棒已經插進了美人的桃源秘境之中,正緩緩的抽動著;美人不勝嬌羞,嘴裡還嬌哼著,每次男人的進入都是渾身一顫。 book18.org

「王爺……好厲害……好舒服……人家要被王爺玩壞了……」 book18.org

只聽得「嘶啦」一聲,原來那齊王已經將綠煙的腿放下了,反倒是一把撕開了綠煙胸前的衣衫,頓時,一對渾圓挺翹的玉峰就彈了出來,被齊王的大手握在手裡,用力的揉捏著,細膩的乳肉從男人的指尖凸了出來,整個玉峰被抓成各種淫靡的形狀。齊王道:「寶貝兒,你這胸真是又大又挺!」 book18.org

綠煙扭過頭去,不讓莫曉川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只聽得綠煙嬌哼道:「人家被弄的好舒服,好大……王爺好會玩……好舒服……」 book18.org

「王爺……用力一點……好舒服……用力一點……」 book18.org

那齊王本來就是靠虎狼之藥方才與美人一戰,今天綠煙的花穴又格外緊緻,生怕自己太快泄了出來,所以只能緩緩抽送,聽得綠煙這麼叫喚,厲聲道:「本王想怎麼干你,用不了你教!」說著一把從綠煙下邊兒抽出來,一把將綠煙按在了床上,將美人翻了個身,整個人便趴了上去,開始聳動起來。 book18.org

莫曉川只見這胖的不行的齊王正壓在綠煙身上,兩手按著玉人的手臂,從這偏黑的龐大身軀下,伸出兩條如同凝脂的雪白玉腿來,正有規律的一擺一擺,迎合著齊王的抽送。莫曉川又急又氣,竟直接雙手捻印,運起了動字訣中的法訣,竟是想靠吸收天地靈氣來喚醒那猴王的神識。不料吸取了幾十息,卻是沒有絲毫動靜,不由得愈加生氣。 book18.org

這時,那邊的齊王已經直接吻上了綠煙的櫻唇,下身還在不停抽送著,房間裡縈繞著「啪啪」的淫靡之聲,以及綠煙那含糊不清的嬌哼聲。突然,那齊王猛地加快了速度,開始大力抽插起來。整個床被這齊王弄的咯吱咯吱直響,仿佛就要散架了一樣。 book18.org

「寶貝兒,你今晚太緊了……本王……本王要射了!」 book18.org

「嗯……好大……好深……人家要死了……」綠煙被壓在齊王身下,低聲叫喚道,頭始終偏向屏風的對面,不敢去看莫曉川。只見那齊王突然身軀一震,隨即整個人都癱在了綠煙身上,震得整個床都是一震,額頭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莫曉川心中罵道:「這肥豬,恐怕普通女子被他這麼一壓,一條命就去了大半!」 book18.org

只聽得床上,綠煙還在嬌滴滴地對那齊王道:「王爺這次弄的人家好舒服……」莫曉川更是心痛不已,恨不得一劍斬了那齊王。 book18.org

休息了半炷香的時間,齊王這才坐起來,一邊穿著衣物,一邊說:「寶貝兒,本王今晚還有要事,只能先到這兒了……」 book18.org

綠煙只是嬌聲道:「那人家送王爺出去……」只是那齊王倒是笑道:「寶貝兒,我倒是感覺你今晚比平時收斂了不少,莫不是穿著衣物的原因?」莫曉川是聽得內心咬牙切齒,沒想到平時綠煙竟然更加放蕩! book18.org

綠煙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但還是擠出笑容道:「王爺說笑了……人家一直都是這樣的……」頓了頓,又說道:「人家的衣服都被王爺撕爛了,就不送王爺了……」 book18.org

齊王倒是沒在意這個,道:「不送也無妨。本王先走了。」說完就推開門走了出去。 book18.org

這齊王前腳剛走,莫曉川就怒不可遏地從屏風後走了出來,徑直向綠煙走去。綠煙這時留著淚說:「曉川……你相信我……我真的是為了你好……」 book18.org

莫曉川此時感覺火氣已經到了最大值,大腦都沒有思索,便脫口而出:「賤人!」 book18.org

綠煙一把撲向了莫曉川,一邊哭一邊道:「我沒有……我都是為了你……相信我……」 book18.org

莫曉川想要一把推開,奈何此時修為被封,根本就推不開佳人,恨聲道:「你每句不離為了我,試問天底下,有哪個女孩會在愛人面前和別的人上床!」 book18.org

綠煙一道真氣打入莫曉川體內,解去了對莫曉川的封禁,鬆開了莫曉川,看著眼前的少年,已是泣不成聲。 book18.org

莫曉川還在氣頭上,吼道:「你不知道,當得知你來到這大遼的合歡宗時,我有多難受,第一次和娘吵了一架!你不知道,我一路從北鬥劍派,來到這大遼,就是為了你!你不知道,因為你的事,讓我走之前,我的妻子有多難受!我好不容易尋到你,你卻給我這樣一個驚喜!」 book18.org

綠煙只是搖著頭,雙目無神,喃喃道:「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book18.org

莫曉川說到痛處,怒極反笑,道:「今早,你護著那齊王,我尚且能夠忍住,今晚,竟然讓我看著你和那肥豬苟合,你讓我能忍嗎?你這是為了我好嗎?嗯?哈哈,我只笑自己瞎了眼,笑自己太蠢!」 book18.org

綠煙連流淚都停止了,整個嬌軀不斷顫抖,喃喃道:「我能理解你的……我能理解你……曉川……我真的是為了你好……你一定要相信我……」 book18.org

莫曉川顫聲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撞見了我和柔莞的事情,定是不想再和我有所瓜葛了。既然如此,我們以後就不要再見了,就當這一切從來沒有發生過,你安心去做你齊王妃,我走我的路,你我都還是各自心中那個一開始的樣子,就當對方已經死了吧!」 book18.org

綠煙一把抓住了莫曉川的手,急急地說道:「不是的……我不是要當那齊王妃……我也不喜歡那齊王……都是我的體質……曉川你相信我……」 book18.org

莫曉川淒涼的笑道:「相信你,你讓我怎麼相信你?綠煙,你變了……我心中的那個綠煙,就像是像一朵水蓮花,大方又直率,敢愛敢恨、心底善良,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那個以前溫柔的綠煙死了,死在了我的心裡,你就是個披著她皮的怪物!」說完,也不等綠煙解釋她的體質,直接轉身向外邊走去。 book18.org

莫曉川走到那大殿之中,許平竟然又坐在殿里,看著莫曉川面色陰沉,似乎明白了什麼。低聲嘆道:「莫兄,想開一點!」 book18.org

莫曉川直接坐到了許平對面,抓起桌上的酒,一飲而盡,竟一邊流淚一邊說道:「我沒想到,是這麼一個結果!」 book18.org

許平苦笑一聲,喚走了旁邊的美女,又倒了一杯酒遞給莫曉川,道:「它生莫作有情痴,天地無處著相思!莫兄,說說你和綠煙聖女的故事吧,愚兄聽著。」 book18.org

莫曉川一邊灌著酒,一邊斷斷續續地訴說著自己和綠煙的種種往事,從第一次見到綠煙,直至第一次吻上綠煙,這十幾年的點點滴滴…… book18.org

許平認真的聽完,感慨道:「秋葉不懂風的挽留……莫兄,不若放空自我,忘掉這一切,在未來的某一天,就像路人一樣,再度相逢。」 book18.org

莫曉川已經醉的不行了,流著淚吼道:「你他媽在說什麼胡話!她這麼傷我,我如何能原諒她!又何來的什麼再度相逢!」 book18.org

許平拍了拍莫曉川的肩膀,道:「何必呢?莫兄!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book18.org

許平剛想接著勸一勸莫曉川,只見莫曉川已經醉倒在了左上,已經呼呼大睡起來。許平苦笑道:「想不到莫兄竟然和綠煙之間有這麼多的故事,可惜如今莫兄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只希望莫兄可以早日走出陰霾之中。」言罷,許平喊來侍女,讓她們將昏昏大睡的莫曉川帶到柔莞那兒去。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